處男被住家女傭開苞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傭。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萬個菲傭沒多大分別,一樣都是身裁瘦小、辦事勤快。在星期天她也會到皇后像廣場和她的鄉里吃午飯。要是她有什麼與別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臉。除了她在通電話 […]

Read more

玩女人玩到鄰居少婦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致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昏 […]

Read more

公屋的少婦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 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緻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 […]

Read more

富貴人家

我站在健身房的窗前,看著散步回來的已經懷了八個月身孕的媽媽穿著一件淡粉色的孕婦長裙,挺著個圓滾滾的大肚子,領著體形巨大的德國牧羊犬蘭迪走過庭院裏的青石路,走進了大門,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來。 下身的異樣 […]

Read more

左擁右抱女同事

我和秋怡初次相識的時候,大家同在一個寫字樓共事。 當時,她只是雙十年華,白白淨淨的,五官很端正。 聽說她已經嫁為人婦了,所以我沒特別對她注意。 那一年夏天,我和秋怡一起到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處理公司的展出 […]

Read more

肉奴隸女仆的誕生(催眠)

  啊…………….“,我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看著周圍陌生又有點熟悉的環境,“我不是死了嗎,難道說,我穿越了?” 我叫王興盛,16歲以前的人生可謂是一帆風順,父母的生意蒸蒸日上,家庭和睦。可就在16歲那 […]

Read more
1 2 3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