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師之寫真

走出自然堂,我在路上攔下一輛出租車,朝獎券上指定的攝影館行去。

「內褲怎麼黏黏的?什麼東西?」一屁股坐下,突然感覺內褲好粘,我疑惑的想到。

趁司機師傅不注意,我把身子往角落挪了挪,拉開了裙子的拉鍊,把裙子褪到了大腿。

「這?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有精液?!」看著從小穴裡流出的白濁,與溼噠噠的內褲,我一臉懵逼。

「難道我那是做的不是夢?是真的有人在幹我!?」突然想起之前在自然堂裡的畫面,我一直以為是做夢,沒想到是真的。

我摸了摸小穴,正回想著那畫面,沒注意到自己脫裙子的動作被司機發現了,這會兒他正盯著後視鏡看我。

「吱~~~」司機盯著我的小穴猛看,沒有注意到路況,等反應過來踩下剎車的時候,差點撞上了前面的車。

「啊!」坐在後排的我沒有系安全帶,突然一個急剎車,我一下沒坐穩,腦袋撞到了車頂,然後摔到了後座上。

「嘶~好痛!」這起身一摔,裙子掉到了腳下,我還不知道,躺在座椅上揉著腦袋喊疼。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司機趕緊轉過頭,連連道歉,眼睛缺不離我的小穴。

「沒,沒事~」我眯著眼睛,揉著被撞得地方,坐起來說道。

「滴~滴~」車子停著半天沒動,後面的車不耐煩的按起了喇叭。

司機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發動了車子,眼睛是不是還是瞟過來看。

「真是痛!」我搖了搖頭,調整了一下坐姿,從包裡拿出紙巾,張開腿擦拭起來。

內褲溼溼的穿起來不舒服,只好墊上一片姨媽巾先湊合一下,擦乾淨小穴,暫時也沒有精液流出來,就直接穿上內褲和絲襪。

從腳下拉起裙子,一?頭正好迎上司機的目光,這時我才知道,我剛剛做的事都被看到了,不由得臉紅了起來。

「要死了!司機肯定以為我是站街的,不然怎麼會在車上擦小穴!」我一臉羞憤的想著,趕緊穿好裙褲。

為了掩飾尷尬,我拿出酸奶喝了一口,假裝沒事的看著窗外。

一路無話,車子行駛了一陣,就到達了目的地,付了錢後,我掩面而逃。

到了攝影館外,看看時間已經是十二點半了,就在附近的麵店吃了一碗麵條。

吃完麵,這才朝攝影館走去。

「就是這裡了!」站在攝像館門口,對了對獎券上的名字,是這家沒錯,我便走了進去。

「你好!我有一張獎券,是你們這拍寫真的,麻煩你幫我看一下。」我將獎券遞給前臺,說明來意。

「好的,稍等一下,我查查!」前臺接過獎券在電腦上查找了起來。

「您好,您的這張獎券是限定的,只能拍攝私密的照片,會涉及一些大尺度的畫面,如果您同意的話我們就給您安排攝影師」前臺看了看電腦,?起頭說道。

「額,尺度大是怎麼說?」我奇怪的問道。

「就是可能有些畫面會比較暴露,不過您放心,我們的攝影師都是簽過保密協議的,不會出現外洩。」前臺笑著解釋道。

「唔!行吧!」我想了想,總不能比被人輪姦更暴露了,便同意道。

「好的,請您稍等!」前臺接待點點頭,在電腦上操作起來。

「這是樣本海報,請您選一個作為待會兒拍攝的題材,我們好準備場景與道具。」前臺接待遞給我一個本子說道。

看著手上的海邊,有女僕的,有職業裝的,有學生的,有女巫的,有泳裝的,有運動裝的。

穿著各式各樣服裝的女子,擺出一個個或魅惑,或清純,或淫蕩的姿勢,被相機記錄下。

「唔!拍什麼好呢?」看著海報,我不由得陷入了糾結。

「看運氣吧!」不知道拍什麼好,我便合上海報,閉上眼睛,隨意打開一頁。

「是巫女!巫女就巫女吧!」翻到的那頁,正好是一個巫女在神廟裡的照片,我也懶得找了,就拍這個好了。

「就這個吧!」我將巫女的那頁海報給前臺看,指著照片說道。

「好的,稍等一會兒!」前臺看了看我選擇的巫女,說了一句後在電腦上操作起來。

沒過一會兒,就有化妝師來帶我進去,我跟著她走進後臺化妝室。

在化妝室裡,我在化妝師的要求下,脫掉了身上的衣服,連內衣褲也脫掉了。

隨後,化妝師幫我穿上紅白相間的神廟巫女服,巫女服其實是裙子,上半身是白色的,裙襬是紅色的,下面裙襬並不長,只到大腿中部。

整件衣服只由一條紅色腰帶束縛,腰帶一去掉,直接就散開了,最後在穿上一件長長的透明薄紗外衣,弄好髮型,臉上畫個淡妝,拿上一把小團扇,一位絕美巫女出爐了。

一切準備就緒,因為是拍攝神廟的巫女,所以需要到外面去,所以攝影師已經在外面等我了。

出發前,有些口渴的我拿出酸奶,一口將剩下的一點都喝了,將瓶子丟進垃圾桶,便走了出去。

索性攝影館附近不遠就有一座神廟,不用走太久就能到,我跟在攝影師身後,攝影師在前面拎著設備走著。

神廟位於一個公園裡,我穿著巫女服走在路上,回頭率不知道有多高,路上的行人都盯著我的胸口看。

「又硬起來了~」原來,乳頭被衣服摩擦的又硬起來了,頂的巫女服上凸起兩個點。

「哼~」我哼了一聲,故意挺起胸膛,將本就堅挺的玉乳撐得更大了。

在路人垂涎欲滴的目光中,我們到了神廟,準備開始拍攝。

準備好東西之後就開拍了,第一幕是我站在神廟大堂祭拜的樣子。

第二幕則是拿著掃把掃地,第三幕我坐在樹下發呆的樣子。

在又拍了一些外面的照片後,我實在是冷的不行,就轉去拍室內的畫面了。

到了室內,拍了一張我坐在床沿,一條腿放在地上,一條腿架在床沿上,做抱腿狀,頭架在膝蓋上的樣子,這個姿勢下,小穴若隱若現。

然後又拍了一張我躺在床上,雙眼迷離一手窩著玉乳,吸吮著手指的樣子。

正巧,之前喝了的酸奶,這會兒藥效發作了,這動作要多自然有多自然。

拍完這張,在攝影師的指示下,我做起身盤著腿,低下頭伸手去解腰帶,這個動作被拍了下來。

隨後攝影師我轉過身,背對著他跪在床上,頭往右邊轉,緩緩褪下身上的衣物,露出光滑的背脊,而我也沒有反對的照做了,這一幕被相機忠實的記錄下來。

拍完這個,攝影師讓我把衣服拉上,躺在床上半邊身子用衣服蓋好,另一邊則敞開,露出雪白的玉乳,和若隱若現的小穴,攝影師則給我的玉乳來了個大大的特寫。

再之後,攝影師讓我將裡衣脫掉,就穿一件外衣,側著身子躺在床上,右手撐著腦袋,雙腿交疊,左手輕撫身軀。

我紅著臉脫掉了衣服,穿上薄紗外衣,在床上擺好姿勢,兩個殷紅如櫻桃般的乳頭,在薄紗外衣下若隱若現,令人瞎想連篇。

看著攝影師腿間支起的帳篷,我不由得嚥了咽口水,空閒的左手鬼使神差的捏著乳頭搓啊搓,嘴裡輕聲呻吟起來。

不用攝影師說,浴火上來的我,很自然的就做出各種魅惑人的動作。

時而深處舌頭舔著食指,時而揉捏玉乳,時而捲起左腿,用手指輕撫小穴,媚態十足,嘴裡還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攝影師拍著拍著呼吸漸漸粗重起來,眼神越發的不自然,彎著腰忍得很難受。

「你把衣服穿上吧!這樣就可以了!我在外面等你!」攝影師放下相機,深呼吸一口對我說完就逃出了房間。

「額~」我都已經準備好被攝影師幹了,結果他竟然跑了,我只好忍著浴火,哭笑不得的穿起衣服。

走出房間,我心不在焉的跟著攝影師離開,當走到神廟正堂的時候,看見有一群人圍著正堂,正在拍攝著什麼,我好奇的走過去看了看。

「好像在拍電影?」看著用布圍起來的神廟正堂,我好奇的想到。

「你怎麼才來!趕緊進去,這都開拍了!」我一走近拍攝場地,裡面的劇組人員可能是看我穿著巫女服,以為我是他們劇組的演員,便跑過來拉著我就往裡面走去。

「誒!不是~」我一愣神就被拉了進去,正準備開口,就上來兩個人拉住我,一個往我嘴裡塞布,另一個往我身上綁繩子。

「來不及了,快上道具!導演已經等了很久了!」其中一人一邊說著,一邊用繩子將我束縛住。

在我一臉懵逼的情況下,我被飛快的捆成了一團。

身上是菱縛,繩子穿過裙子下,他們不知道我裡面是真空的,以為我有帶了道具,便將繩子卡在我小穴的兩邊,我的陰脣被勒的往外翻出來,暴露出了小穴裡的嫩肉。

然後雙手被拉到背後呈合手狀捆在一起,雙腿則被困成了M形。

捆好我之後,他們將我?進一個房間裡,房間的一邊放了一個三角形的大木條,我們將我?到木條上,雙腿從兩邊分開放了上去。

「嗚嗚~」木條的邊緣卡進了我的小穴,刺激的我叫了出來。

可他們仍自顧自的擺弄著現場,先是將房樑上的繩子和我綁在一起,然後擺好房間的佈置就出去了。

「嗯哼~這什麼情況啊!哼~」坐在木條上,我無語的想著,卻忍不住摩擦起來。

沒過一會兒,一大群人帶著長槍短炮走了過來,在附近擺好拍攝機位,男主登場了。

一上來就是一陣尬演,我完全不知道什麼情況,只能掙扎,著順便摩擦著小穴。

演了一會兒,男主跑了上來,抽出木條,我就被懸空的吊在了那裡,然後很多攝像機就退了出去,只留下幾個,現場還用布遮了起來。

「原來是演床戲啊!」到現在我才知道他們是要幹嘛。

只見男主走到我面前,捏起我的下巴,很凶的就親了上來,然後一把拉開我胸前的衣襟,看到我裡面是真空的,明顯愣了一下。

可沒聽見喊停,便繼續手上的動作,雙手玩弄起我的玉乳,我也發出了享受的呻吟聲。

這時男主見手伸到了我的下體一摸,發現我下面是真空的,詭異的看了我一眼。

而作為的攝影機因為位置關係,是拍不到我們兩人下體的,而其他人都出去了,男主就繼續演著,準備假戲真做。

當演到要插入的那一幕時,男主拿掉了本來帶在下體上的矽膠套,猙獰的肉棒跳了出來。

「嗯,嗚嗚嗚~嗚嗚~」男主粗大的肉棒直接插進了我那氾濫成災的小穴,我弓起身子呻吟著。

在攝影機拍不到的地方,本應該是做做樣子,可現在我正在被瘋狂抽插著,臉上的迷離被攝像機忠誠的記錄下來,轉播到外面劇組人員的眼前。

幹了好一會兒,男主終於射了出來,大量濃稠的精液被射進了我的體內,男主害怕偷奸被發現,趕緊帶好之前的矽膠套。

又從邊上的道具裡,拿了一個比較不起眼的,塞進了我的小穴,剩的等下精液流下來露餡。

很快,剩下的一點就拍完了,他們進來將我身上的束縛解開,而我揉著雙手,夾著小穴裡的東西走出了房間。

剛好看到正在到處找我的攝影師,趕緊朝他走過去,而這時另一名身穿巫女服的女子朝我這個方向走來。

巧的是,我們兩人穿的衣服竟然一模一樣,連發型都是相同的,就是狀上稍微有點不一樣,難怪他們會認錯人了。

在愣了一會兒後,我找到攝影師,跟著他離開了神廟,夾著那道具一路回到攝影館,換回衣服的時候,我都捨不得將它取出來。

就這麼插在小穴裡,取了寫真集後,看他們銷燬掉那張內存卡之後,我就離開回家了。

從攝像館回來,我看著自己淫蕩的寫真,在春藥餘效的作用下,瘋狂自慰了一把,小穴裡的那個道具都被玩壞了。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輕聲呢喃
淫樂局長愛亂來
公司艷遇
工廠職員的性愛
一個瘸子的故事
剛生完孩子的嫂子更有味
淫女Mendy
遊覽車的綁架輪姦
媽媽下夜班
姐都快被你搞死了

熱門小說:
和女同事出差的密事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