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攤上一個有淫妻情結的丈夫

番外篇:老於夫妻的故事        老於是江南一個學院的老師,他年輕時身材高大,臉龐俊朗,又喜歡打籃球。

很有女孩子緣。

畢業後就留校當輔導員了,老於的老婆叫小鳳,也姓於,是低兩個年級的學妹。

那時候暗戀老於的女孩子還不少,但老於喜歡那種低眉順眼的溫順女孩子。

雖然小鳳不是那種國色天香,但是皮膚非常白,可以說是膚白如雪,吹彈可破那種。

身材發育的也很好,十八九歲的女孩子胸和屁股都顯得很突出。

小鳳也屬於暗戀老於的女孩子之一,系里有籃球比賽,她肯定到場加油。

但是性格比較悶騷,就是默默跟著他,也不敢表白。

直到畢業了,小鳳通過家里的關系留在本市的一個公司里,就算上班了。

老於的玩心本來很重,也不想很早結婚,本來還想多玩幾年。

但後來,老於的學校分房子,必須結婚才能分到房子,老於這才想起結婚的事。

想過來想過去,還是覺得自己的本家於小鳳最適合自己。

於是就試著和於小鳳聯系了。

那時,於小鳳已經在家里的安排下談論一個對象,小鳳沒覺得好也沒覺得不好,有點心不在焉,老是覺得在期待什麽,但自己也說不清。

直到老於來約她了,她自己心里才突然明白,自己一直在等老於向她求愛。

小鳳知道老於找她,喜出望外,早把她那個男朋友扔到九霄雲外去了。

不到三個月,就和老於打得火熱,還把老於帶著見了父母。

她父母對老於也很滿意,小夥子高大開朗,有禮貌,在學校的工作也不錯,雖然沒有發大財,工作還是很穩定的,至少不會象很多生意人一樣,到外面沾花惹草。

小鳳的父母是政府機關的人,喜歡本分平靜的生活。

為了讓老於及時分到房子,早早就讓他們領證了,婚禮到第二年春節的時候補辦的。

老於本來心里有點嫌這個學妹太本分,不向其他女孩子那樣活潑風騷,但婚禮那天晚上,等老於把小鳳的衣服剝光了放在床上,心里才暗自歡喜,覺得這個老婆娶得不虧,小鳳雖然臉蛋一般,但她的身體就像白玉一樣,奶子蹦出來足足有C罩杯大,奶頭紅紅的在白色的奶肉上顯得特別顯眼,稀疏的逼毛下面是令所有雞巴無比向往的一個近乎完美的饅頭逼。

當天晚上老於和小鳳顛鸞倒鳳,帳擺流蘇,操了個酣暢淋漓。

小鳳也臉上潮紅,顯然對這個夫君超級滿意,第2天起來回娘家的時候走路都不正常了,老於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對小夫妻也非常滿意,老丈母娘細心自然看出了女兒的變化,心里喜上眉梢,知道這個姑爺那夥厲害,把自己閨女都整成那樣了,知道閨女的後半生的性福有保障了。

想到此處,自己底下也不免暗暗的有點濕。

就這樣,小夫妻就開始了正常家庭朝九晚五的平凡生活。

老於雖然結婚了,玩心還是重,不想馬上要孩子,就這樣晃蕩了兩年。

小鳳的肚子老也鼓不起來。

為此小鳳媽媽還偷偷問了自己閨女幾次。

小鳳總是紅著臉說沒問題,就是她老公還不想要,趁年輕多玩會。

老於不想結婚,老婆的逼開始還操的逼較勤。

慢慢的也操的有點膩了,就像去飯店吃菜,雖然很好吃,但老吃同一盤菜也有吃膩的時候。

雖然老婆皮膚好奶子大,時間長了就有審美疲勞了。

雖然老於不稀罕操自己老婆的逼了,但是小鳳在別的男人眼里卻是個想千方百計得到的尤物,和老於一樣,也有別的男人喜歡小鳳這種風格的女人,小鳳的領導就是其中一個。

小鳳的領導叫秦嶺,是個40多歲的北方漢子,身材高大,說話豪爽,喝酒也豪爽。

單位上的事沒有他擺不平的,到外面也是很吃的開,還喜歡顯擺。

出門喜歡帶個年輕漂亮的女下屬做題的女秘書。

小鳳到這個到位之前,秦嶺出門的時候都是帶著單位的年近40,奶大屁股大還有些姿色的中年女人。

單位上到還有幾個年輕一點的,可以都比較難看,要奶沒奶要屁股沒屁股,他只好矬子里面拔將軍,帶著老一些的女人當秘書。

有兩個女的還想上秦嶺的床還換一個好一點位置,多發點獎金。

反正這種是在單位上也司空見慣。

秦嶺也沒閑著,沒事就在辦公室里,讓那幾個騷女人給他口交,口交完了再操。

然後發獎金的時候適當多發一點,有好差事的時候也盡量照顧。

小鳳來了以後,秦嶺看著小鳳雪白的脖子,隆起的胸部和嬌小的身材,褲襠里的雞巴就開始不老實了。

但那時他還要裝正人君子,加上小鳳的父母也在政府里工作,雖然不是什麽大官,畢竟還是有一定資源。

所以秦嶺開始也沒有造次,一直在觀察這個獵物。

為了接近小鳳,後來秦嶺把小鳳調到身邊做助理,說事要培養新來的大學生,培養後要幹重要崗位。

小鳳也是信以為真,她剛從學校畢業,以前的一切都是家里安排的,思想還非常單純,簡單。

覺得秦總像個長輩一樣關心呵護她,回家的時候還老說秦嶺的好話。

小鳳的父母雖然經歷的世事很多,嗅出了一點異常,但也沒往太壞的地方想。

還覺得女兒有領導喜歡和照顧,在單位發展會很順利。

小鳳爸爸雖然一直在機關保守壓抑的環境里工作生存,他看著自己女兒象蜜桃一樣的成熟的身體,又何嘗沒有過那種幻想?雖然很喜歡老於這個陽光青春的姑爺,但心里還是暗暗的有些吃醋。

他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閨女,現在成熟誘人,卻被老於這個從來沒有瓜葛的男人在天天操。

幻想著自己女兒光著雪白的裸體在姑爺胯下被操的亂扭的樣子,心里就有點悵然若失。

雖然是不是冒出這樣的想法,但他的人生經歷不可能讓他有進一步的發展,還是守著小鳳媽媽操膩的已經變黑了的逼,很無趣的有一答沒一答的操著。

這就是老一代人的宿命。

小鳳媽媽平時在機關里也很忙,女兒大了以後,對性的興趣逐步下降,主要精力都放在單位上的勾心鬥角上了,所以小鳳爸爸每次興致來了,也都是敷衍了事,搞得小鳳爸爸更是興趣索然。

小鳳也在秦嶺的關心下日複一日的工作者,全然感覺不到危險的來臨。

觀察了一年多,秦嶺對小鳳的性格和弱點也有相當的了解了。

小鳳的性格還是很溫順,膽小,還有點悶騷。

有時他開個黃色玩玩笑,小鳳也就是紅了臉不說話。

有了這些了解,秦嶺覺得心里有底了,把小鳳剝光了弄到床上操那時遲早的事情。

但是這個獵物他還不想驚著,他要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讓小鳳走進他設的圈套里。

後來秦嶺就開始老帶著小鳳出差,見客戶什麽的。

還讓小鳳給客戶敬酒。

他也試探著有意無意靠近小鳳的身體。

開始小鳳還是老躲著他,後來有一段時間,小鳳也不怎麽躲了,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

其實那段時間正是老於對小鳳的身體有點膩了的時間。

女人的身體很敏感,也不會欺騙自己,有時小鳳自己也沒意識到,身體就讓老秦靠近也沒抗拒。

女人身體本能如此,有時不是意誌或意識能解釋清楚的。

終於有一次,秦嶺帶小鳳又到外地出差了,晚上和客戶推背換盞喝了點酒,秦嶺假裝醉了,小鳳就扶著他回酒店房間,秦嶺的身子有意靠在小鳳的身上,小鳳那時也喝酒喝的半醉了,感受到一陣男人粗重的男性氣味,就像自己老公的氣味,又有點不同,帶有很野性的味道。

面前這個40多歲的男人,其實很有男人味。

小鳳從小就是乖乖女那樣,潛意識里喜歡在高大男人的愛護下做小女人那種,這也是為什麽小鳳暗戀老於。

秦嶺的身體特點也是小鳳喜歡那種,只是他們風格不一樣。

老於比較青春陽光,強壯。

秦嶺是那種成熟霸道的那種男性,到哪里都說一不二,對外打交道能力也很強。

象小鳳這樣的小女人,其實內心本能對強者有一種依賴感,雖然秦嶺的年紀可當她叔叔了,但是內心還是很崇拜的。

小鳳扶著秦嶺到房間里,自己也有點暈,就說:“領導,要不你早點休息,我回房間了。

”    秦嶺一看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到了,哪會放過。

順勢就抱住了小鳳了腰,嘴里還說著醉話:“不忙不忙,小鳳來來來,咱們再一起幹。

”嘴里說的幹杯,手上卻沒那東西,直接就把最湊上去一下子吻住了小鳳的嘴。

小鳳猝不及防,想掙脫,腰早就被秦嶺死死攬住了,嘴巴也被秦嶺的最封住了,只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秦嶺這樣一米八幾的大漢,一旦把一個不到一米六的小女人攬到手,就象獵豹抓住了獵物一樣,獵物哪能掙脫。

加上小鳳本身也暈暈乎乎,哪里有力掙紮,不一會就被秦嶺剝光了扔在床上。

看著小鳳象凝脂一樣白的皮膚,和自己老婆相比,簡直是天上地下。

秦嶺口水都留下來了。

小鳳還在無力地象征性的掙紮,秦嶺覺得更有征服欲望了。

把三下兩下就把自己衣服也脫光了,露出了早就發硬了的毛茸茸的大雞巴,秦嶺胸毛比較重,黑乎乎的,像個黑社會老大。

小風被秦嶺剝光了以後,象一只羔羊一樣蜷縮在床上,想護著自己奶和逼,心里感覺很複雜。

一種是一種很害怕的感覺,另一種是肉體對秦嶺雞巴的期待,加上平時積累的對秦嶺的崇拜,和一種從來沒有的墮落的感覺,使得小鳳想反抗,身體又不停使喚。

秦嶺看著小鳳潔白如玉的肉體,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本來想好好的慢慢的玩一下。

但下面的雞巴實在等不及了。

扒開小鳳緊閉的饅頭逼,一口就吃了下去。

小鳳全身的肌肉都緊張了,下面被秦嶺的嘴吃的感覺上來了,逼里的水開始分泌,越來越多。

秦嶺吃了一會就吃出這麽多水,知道小鳳是個悶騷女,操了這一次以後,以後可以長期操了。

他心里一陣激動,10幾厘米長的雞巴不停跳動,等不及了。

秦嶺抓了個枕頭墊在小鳳的屁股下面,把小鳳逼毛稀疏的逼露出來,掰開大小陰唇,紫紅色的龜頭抵住逼口,生生就擠進了這個窺視已久終於得手的逼里面。

小鳳被秦嶺吃住逼的時候已經放棄抵抗了,等秦嶺的龜頭象一個鉆頭一樣鉆進她陰道深處,感覺自己空空的下面終於被填滿了。

滿腦子都是秦嶺的大雞巴了,別的事情也不管了。

從喉嚨深處發出了長長的呻吟。

秦嶺以前玩過的女人不少,自己胯下的女人發出了這種聲音,表示這個獵物已經在他的胯下完全臣服了。

他以後想怎麽操就怎麽操了。

對於小鳳這樣安靜不說話的悶騷女人,秦嶺還是有一定研究的,他知道這種女人就喜歡男人往死里操,操的越兇她會越滿足,而且這種女人還特別耐操。

就算幾個男人一起輪也操不壞她,天生就是做蕩婦的料。

看來以前對小鳳的觀察還是不夠全面。

之前他的判斷是小鳳比較溫順,膽小,幹一次或幾次也不會對外說。

沒想到小鳳還有這種蕩婦的體質,不好好操真是浪費了。

那天晚上秦嶺就把渾身解數使了出來,還從包里拿了一顆偉哥吃了下去。

在偉哥的助力下,那天晚上小鳳被秦嶺操的死去活來,一個剛結婚乖巧的良家少婦,被秦嶺操的枝散葉落,一塌糊塗。

等秦嶺射完最後一泡精,小芬身上,頭發上,嘴里,逼里已經是一塌糊塗了,她癱在床上,連腿都合不攏。

眼里流出了淚水,不知道是委屈的,快樂的,還是對丈夫內疚的淚水。

小鳳潔白如玉的奶子和屁股也被秦嶺連打帶啃的弄的白里泛紅,顯得更加誘人。

第二天,秦嶺就帶著他這次出差的戰利品神采飛揚地回到了公司。

小鳳回家以後,把身體洗了好幾遍,生怕老於發現什麽。

其實老於那陣子正處於對小鳳身體玩膩了的時期。

對小鳳的變化完全沒感覺,小鳳回來以後也沒有操她。

老於不操她,小鳳就找到秦嶺填補了,雖然每次都有負罪感,但是身體還是沒法欺騙自己。

雖然在公司的時候小鳳還膽小不敢表現出來和秦嶺的關系,每次出差就免不了大操一次。

有一次小鳳出差回家,因為剛被秦嶺操完後就上了飛機,都來不及洗。

結果回家後,老於正好在家里,突然就來了興致,想拉住小鳳做一次愛。

小鳳那時候自己的逼里還滿是秦嶺的精液呢,趕緊找借口洗澡,把自己洗幹凈了才和老於又做了一次。

自從有了那次驚險的遭遇以後,小鳳就更加小心了。

日子就這樣不緊不慢地過著,後來由於雙方父母催著要孩子,小鳳就沒有采取避孕措施,本來那陣時間想讓秦嶺里自己遠一點,但很不巧秦嶺又趁出差的機會把小鳳暴操了幾次。

後來小鳳真的就懷上了,女兒生下來以後,小鳳其實心里一直打鼓,也不知道女兒是老於的還是秦嶺的。

好歹隨著女兒的長大,長的像小鳳自己,老於也沒有懷疑什麽。

就這樣糊里糊塗地過了幾十年,直到女兒出嫁到北京去了。

幾十年的秘密算是保住了。

小鳳生孩子以後,借著帶孩子的機會沒有和秦嶺再有什麽關系,秦嶺有找到了新去的女大學生,對小鳳的興趣也沒那麽濃了。

後來秦嶺因為工作調動,離開了那個東西,臨走之前,把小鳳突擊提了個處長當,也算對小鳳有所交代。

小鳳就在這個位置上做,安分守己的,最後退休前也熬了個公司副總當。

隨著領導崗位上的事情越來越多,對性的事情有一段時間也看的比較淡,把老於給冷落了。

直到把女兒蘭蘭嫁給了明,公司的事情年輕人也慢慢頂上來了,她心里才有了時間和興致和老於又親熱的比較多。

小鳳可能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兒也繼承了自己悶騷的體質,玩的比自己還野多了。

所以才有後來自己被自己的姑爺明操的故事,隔了二十年後,和自己的老公老於也新開始了一段淫亂的生活。

至於自己的女兒蘭蘭到底是老於還是秦嶺的女兒已經不重要了,只要是她自己生的就行了。

其實,在小鳳知道蘭蘭和老於發生關系以後,心里倒是一直期望蘭蘭是她和秦嶺的女兒,這樣好歹老於和蘭蘭沒有血緣關系,被老於操了也不至於就是亂倫。

這些都是小鳳這幾年的心理活動了,老於一直蒙在鼓里。

小鳳之所以滿足老於淫亂的想法有部分因素是想補償自己當年的錯誤,都這把年紀了,老於想幹點啥就幹點啥吧。

雖然自己也被女婿操了臉上很尷尬,但是明的雞巴使小鳳又想起當年的秦嶺來。

既然沒有外人知道,一家人這樣也挺好的。

想到這里,小鳳的臉上又有些發燙,不知不覺下面又濕了。

順眼的溫順女孩子。

雖然小鳳不是那種國色天香,但是皮膚非常白,可以說是膚白如雪,吹彈可破那種。

身材發育的也很好,十八九歲的女孩子胸和屁股都顯得很突出。

小鳳也屬於暗戀老於的女孩子之一,系里有籃球比賽,她肯定到場加油。

但是性格比較悶騷,就是默默跟著他,也不敢表白。

直到畢業了,小鳳通過家里的關系留在本市的一個公司里,就算上班了。

老於的玩心本來很重,也不想很早結婚,本來還想多玩幾年。

但後來,老於的學校分房子,必須結婚才能分到房子,老於這才想起結婚的事。

想過來想過去,還是覺得自己的本家於小鳳最適合自己。

於是就試著和於小鳳聯系了。

那時,於小鳳已經在家里的安排下談論一個對象,小鳳沒覺得好也沒覺得不好,有點心不在焉,老是覺得在期待什麼,但自己也說不清。

直到老於來約她了,她自己心里才突然明白,自己一直在等老於向她求愛。

小鳳知道老於找她,喜出望外,早把她那個男朋友扔到九霄雲外去了。

不到三個月,就和老於打得火熱,還把老於帶著見了父母。

她父母對老於也很滿意,小夥子高大開朗,有禮貌,在學校的工作也不錯,雖然沒有發大財,工作還是很穩定的,至少不會象很多生意人一樣,到外面沾花惹草。

小鳳的父母是政府機關的人,喜歡本分平靜的生活。

為了讓老於及時分到房子,早早就讓他們領證了,婚禮到第二年春節的時候補辦的。

老於本來心里有點嫌這個學妹太本分,不向其他女孩子那樣活潑風騷,但婚禮那天晚上,等老於把小鳳的衣服剝光了放在床上,心里才暗自歡喜,覺得這個老婆娶得不虧,小鳳雖然臉蛋一般,但她的身體就像白玉一樣,奶子蹦出來足足有C罩杯大,奶頭紅紅的在白色的奶肉上顯得特別顯眼,稀疏的逼毛下面是令所有雞巴無比向往的一個近乎完美的饅頭逼。

當天晚上老於和小鳳顛鸞倒鳳,帳擺流蘇,操了個酣暢淋漓。

小鳳也臉上潮紅,顯然對這個夫君超級滿意,第2天起來回娘家的時候走路都不正常了,老於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對小夫妻也非常滿意,老丈母娘細心自然看出了女兒的變化,心里喜上眉梢,知道這個姑爺那夥厲害,把自己閨女都整成那樣了,知道閨女的後半生的性福有保障了。

想到此處,自己底下也不免暗暗的有點濕。

就這樣,小夫妻就開始了正常家庭朝九晚五的平凡生活。

老於雖然結婚了,玩心還是重,不想馬上要孩子,就這樣晃蕩了兩年。

小鳳的肚子老也鼓不起來。

為此小鳳媽媽還偷偷問了自己閨女幾次。

小鳳總是紅著臉說沒問題,就是她老公還不想要,趁年輕多玩會。

老於不想結婚,老婆的逼開始還操的逼較勤。

慢慢的也操的有點膩了,就像去飯店吃菜,雖然很好吃,但老吃同一盤菜也有吃膩的時候。

雖然老婆皮膚好奶子大,時間長了就有審美疲勞了。

雖然老於不稀罕操自己老婆的逼了,但是小鳳在別的男人眼里卻是個想千方百計得到的尤物,和老於一樣,也有別的男人喜歡小鳳這種風格的女人,小鳳的領導就是其中一個。

小鳳的領導叫秦嶺,是個40多歲的北方漢子,身材高大,說話豪爽,喝酒也豪爽。

單位上的事沒有他擺不平的,到外面也是很吃的開,還喜歡顯擺。

出門喜歡帶個年輕漂亮的女下屬做題的女秘書。

小鳳到這個到位之前,秦嶺出門的時候都是帶著單位的年近40,奶大屁股大還有些姿色的中年女人。

單位上到還有幾個年輕一點的,可以都比較難看,要奶沒奶要屁股沒屁股,他只好矬子里面拔將軍,帶著老一些的女人當秘書。

有兩個女的還想上秦嶺的床還換一個好一點位置,多發點獎金。

反正這種是在單位上也司空見慣。

秦嶺也沒閑著,沒事就在辦公室里,讓那幾個騷女人給他口交,口交完了再操。

然後發獎金的時候適當多發一點,有好差事的時候也盡量照顧。

小鳳來了以後,秦嶺看著小鳳雪白的脖子,隆起的胸部和嬌小的身材,褲襠里的雞巴就開始不老實了。

但那時他還要裝正人君子,加上小鳳的父母也在政府里工作,雖然不是什麼大官,畢竟還是有一定資源。

所以秦嶺開始也沒有造次,一直在觀察這個獵物。

為了接近小鳳,後來秦嶺把小鳳調到身邊做助理,說事要培養新來的大學生,培養後要幹重要崗位。

小鳳也是信以為真,她剛從學校畢業,以前的一切都是家里安排的,思想還非常單純,簡單。

覺得秦總像個長輩一樣關心呵護她,回家的時候還老說秦嶺的好話。

小鳳的父母雖然經歷的世事很多,嗅出了一點異常,但也沒往太壞的地方想。

還覺得女兒有領導喜歡和照顧,在單位發展會很順利。

小鳳爸爸雖然一直在機關保守壓抑的環境里工作生存,他看著自己女兒象蜜桃一樣的成熟的身體,又何嘗沒有過那種幻想?雖然很喜歡老於這個陽光青春的姑爺,但心里還是暗暗的有些吃醋。

他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閨女,現在成熟誘人,卻被老於這個從來沒有瓜葛的男人在天天操。

幻想著自己女兒光著雪白的裸體在姑爺胯下被操的亂扭的樣子,心里就有點悵然若失。

雖然是不是冒出這樣的想法,但他的人生經歷不可能讓他有進一步的發展,還是守著小鳳媽媽操膩的已經變黑了的逼,很無趣的有一答沒一答的操著。

這就是老一代人的宿命。

小鳳媽媽平時在機關里也很忙,女兒大了以後,對性的興趣逐步下降,主要精力都放在單位上的勾心鬥角上了,所以小鳳爸爸每次興致來了,也都是敷衍了事,搞得小鳳爸爸更是興趣索然。

小鳳也在秦嶺的關心下日複一日的工作者,全然感覺不到危險的來臨。

觀察了一年多,秦嶺對小鳳的性格和弱點也有相當的了解了。

小鳳的性格還是很溫順,膽小,還有點悶騷。

有時他開個黃色玩玩笑,小鳳也就是紅了臉不說話。

有了這些了解,秦嶺覺得心里有底了,把小鳳剝光了弄到床上操那時遲早的事情。

但是這個獵物他還不想驚著,他要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讓小鳳走進他設的圈套里。

後來秦嶺就開始老帶著小鳳出差,見客戶什麼的。

還讓小鳳給客戶敬酒。

他也試探著有意無意靠近小鳳的身體。

開始小鳳還是老躲著他,後來有一段時間,小鳳也不怎麼躲了,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其實那段時間正是老於對小鳳的身體有點膩了的時間。

女人的身體很敏感,也不會欺騙自己,有時小鳳自己也沒意識到,身體就讓老秦靠近也沒抗拒。

女人身體本能如此,有時不是意誌或意識能解釋清楚的。

終於有一次,秦嶺帶小鳳又到外地出差了,晚上和客戶推背換盞喝了點酒,秦嶺假裝醉了,小鳳就扶著他回酒店房間,秦嶺的身子有意靠在小鳳的身上,小鳳那時也喝酒喝的半醉了,感受到一陣男人粗重的男性氣味,就像自己老公的氣味,又有點不同,帶有很野性的味道。

面前這個40多歲的男人,其實很有男人味。

小鳳從小就是乖乖女那樣,潛意識里喜歡在高大男人的愛護下做小女人那種,這也是為什麼小鳳暗戀老於。

秦嶺的身體特點也是小鳳喜歡那種,只是他們風格不一樣。

老於比較青春陽光,強壯。

秦嶺是那種成熟霸道的那種男性,到哪里都說一不二,對外打交道能力也很強。

象小鳳這樣的小女人,其實內心本能對強者有一種依賴感,雖然秦嶺的年紀可當她叔叔了,但是內心還是很崇拜的。

小鳳扶著秦嶺到房間里,自己也有點暈,就說:“領導,要不你早點休息,我回房間了。

”    秦嶺一看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到了,哪會放過。

順勢就抱住了小鳳了腰,嘴里還說著醉話:“不忙不忙,小鳳來來來,咱們再一起幹。

”嘴里說的幹杯,手上卻沒那東西,直接就把最湊上去一下子吻住了小鳳的嘴。

小鳳猝不及防,想掙脫,腰早就被秦嶺死死攬住了,嘴巴也被秦嶺的最封住了,只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秦嶺這樣一米八幾的大漢,一旦把一個不到一米六的小女人攬到手,就象獵豹抓住了獵物一樣,獵物哪能掙脫。

加上小鳳本身也暈暈乎乎,哪里有力掙紮,不一會就被秦嶺剝光了扔在床上。

看著小鳳象凝脂一樣白的皮膚,和自己老婆相比,簡直是天上地下。

秦嶺口水都留下來了。

小鳳還在無力地象征性的掙紮,秦嶺覺得更有征服欲望了。

把三下兩下就把自己衣服也脫光了,露出了早就發硬了的毛茸茸的大雞巴,秦嶺胸毛比較重,黑乎乎的,像個黑社會老大。

小風被秦嶺剝光了以後,象一只羔羊一樣蜷縮在床上,想護著自己奶和逼,心里感覺很複雜。

一種是一種很害怕的感覺,另一種是肉體對秦嶺雞巴的期待,加上平時積累的對秦嶺的崇拜,和一種從來沒有的墮落的感覺,使得小鳳想反抗,身體又不停使喚。

秦嶺看著小鳳潔白如玉的肉體,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本來想好好的慢慢的玩一下。

但下面的雞巴實在等不及了。

扒開小鳳緊閉的饅頭逼,一口就吃了下去。

小鳳全身的肌肉都緊張了,下面被秦嶺的嘴吃的感覺上來了,逼里的水開始分泌,越來越多。

秦嶺吃了一會就吃出這麼多水,知道小鳳是個悶騷女,操了這一次以後,以後可以長期操了。

他心里一陣激動,10幾厘米長的雞巴不停跳動,等不及了。

秦嶺抓了個枕頭墊在小鳳的屁股下面,把小鳳逼毛稀疏的逼露出來,掰開大小陰唇,紫紅色的龜頭抵住逼口,生生就擠進了這個窺視已久終於得手的逼里面。

小鳳被秦嶺吃住逼的時候已經放棄抵抗了,等秦嶺的龜頭象一個鉆頭一樣鉆進她陰道深處,感覺自己空空的下面終於被填滿了。

滿腦子都是秦嶺的大雞巴了,別的事情也不管了。

從喉嚨深處發出了長長的呻吟。

秦嶺以前玩過的女人不少,自己胯下的女人發出了這種聲音,表示這個獵物已經在他的胯下完全臣服了。

他以後想怎麼操就怎麼操了。

對於小鳳這樣安靜不說話的悶騷女人,秦嶺還是有一定研究的,他知道這種女人就喜歡男人往死里操,操的越兇她會越滿足,而且這種女人還特別耐操。

就算幾個男人一起輪也操不壞她,天生就是做蕩婦的料。

看來以前對小鳳的觀察還是不夠全面。

之前他的判斷是小鳳比較溫順,膽小,幹一次或幾次也不會對外說。

沒想到小鳳還有這種蕩婦的體質,不好好操真是浪費了。

那天晚上秦嶺就把渾身解數使了出來,還從包里拿了一顆偉哥吃了下去。

在偉哥的助力下,那天晚上小鳳被秦嶺操的死去活來,一個剛結婚乖巧的良家少婦,被秦嶺操的枝散葉落,一塌糊塗。

等秦嶺射完最後一泡精,小芬身上,頭發上,嘴里,逼里已經是一塌糊塗了,她癱在床上,連腿都合不攏。

眼里流出了淚水,不知道是委屈的,快樂的,還是對丈夫內疚的淚水。

小鳳潔白如玉的奶子和屁股也被秦嶺連打帶啃的弄的白里泛紅,顯得更加誘人。

第二天,秦嶺就帶著他這次出差的戰利品神采飛揚地回到了公司。

小鳳回家以後,把身體洗了好幾遍,生怕老於發現什麼。

其實老於那陣子正處於對小鳳身體玩膩了的時期。

對小鳳的變化完全沒感覺,小鳳回來以後也沒有操她。

老於不操她,小鳳就找到秦嶺填補了,雖然每次都有負罪感,但是身體還是沒法欺騙自己。

雖然在公司的時候小鳳還膽小不敢表現出來和秦嶺的關系,每次出差就免不了大操一次。

有一次小鳳出差回家,因為剛被秦嶺操完後就上了飛機,都來不及洗。

結果回家後,老於正好在家里,突然就來了興致,想拉住小鳳做一次愛。

小鳳那時候自己的逼里還滿是秦嶺的精液呢,趕緊找借口洗澡,把自己洗幹凈了才和老於又做了一次。

自從有了那次驚險的遭遇以後,小鳳就更加小心了。

日子就這樣不緊不慢地過著,後來由於雙方父母催著要孩子,小鳳就沒有采取避孕措施,本來那陣時間想讓秦嶺里自己遠一點,但很不巧秦嶺又趁出差的機會把小鳳暴操了幾次。

後來小鳳真的就懷上了,女兒生下來以後,小鳳其實心里一直打鼓,也不知道女兒是老於的還是秦嶺的。

好歹隨著女兒的長大,長的像小鳳自己,老於也沒有懷疑什麼。

就這樣糊里糊塗地過了幾十年,直到女兒出嫁到北京去了。

幾十年的秘密算是保住了。

小鳳生孩子以後,借著帶孩子的機會沒有和秦嶺再有什麼關系,秦嶺有找到了新去的女大學生,對小鳳的興趣也沒那麼濃了。

後來秦嶺因為工作調動,離開了那個東西,臨走之前,把小鳳突擊提了個處長當,也算對小鳳有所交代。

小鳳就在這個位置上做,安分守己的,最後退休前也熬了個公司副總當。

隨著領導崗位上的事情越來越多,對性的事情有一段時間也看的比較淡,把老於給冷落了。

直到把女兒蘭蘭嫁給了明,公司的事情年輕人也慢慢頂上來了,她心里才有了時間和興致和老於又親熱的比較多。

小鳳可能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兒也繼承了自己悶騷的體質,玩的比自己還野多了。

所以才有後來自己被自己的姑爺明操的故事,隔了二十年後,和自己的老公老於也新開始了一段淫亂的生活。

至於自己的女兒蘭蘭到底是老於還是秦嶺的女兒已經不重要了,只要是她自己生的就行了。

其實,在小鳳知道蘭蘭和老於發生關系以後,心里倒是一直期望蘭蘭是她和秦嶺的女兒,這樣好歹老於和蘭蘭沒有血緣關系,被老於操了也不至於就是亂倫。

這些都是小鳳這幾年的心理活動了,老於一直蒙在鼓里。

小鳳之所以滿足老於淫亂的想法有部分因素是想補償自己當年的錯誤,都這把年紀了,老於想幹點啥就幹點啥吧。

雖然自己也被女婿操了臉上很尷尬,但是明的雞巴使小鳳又想起當年的秦嶺來。

既然沒有外人知道,一家人這樣也挺好的。

想到這里,小鳳的臉上又有些發燙,不知不覺下面又濕了。

【完】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小雷的情色檔案
媽媽,我的聖诞節禮物
淫亂生日
離不開的大家庭
狂舔媽媽的大騷屄
熟透的水蜜桃
你想也想不出的亂倫
公公睡上了兒媳
債主的誘惑
亂倫烏托邦

熱門小說:
和女同事出差的密事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