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熟婦班主任

馬軍是一名高一學生,學習在班裏還算是中等,不過個頭很高,將近一米七五,在班裏的男生中也算是鶴立雞群。

這天上午課間操的時候,馬軍沒有去,而是和班裏幾個男生躲在廁所裏抽煙,煙是一個叫黃國新的男生從家裏偷出來的,黃國新的父親是縣裏城建局的副局長,家裏很有錢。

「黃國新,你和李婷的事怎麽樣了?」另外一個男生忽然問道。

李婷是他們班裏最漂亮的女生,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可以說是全班男生的夢中情人,黃國新早就叫囂著要追到李婷,可卻一直沒得手。

「沒問題,李婷早晚是我的女朋友。」

黃國新得意洋洋的說道,忽然有些不安的說道,「你們幾個可不能挖我的牆角啊。」

「狗屁。」

馬軍不屑的說道,把手裏的煙頭彈到茅坑裏,「你自己沒本事,就別怪別人下手,要是讓別的班男生搶了先,那我們可就丟人了。」

「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能把李婷給拿下。」

黃國新臉色一變,他還真的擔心馬軍會和自己搶李婷。

「放心吧,你看上的女生我沒興趣和你爭。」

馬軍拍了拍黃國新的肩膀,走到茅坑前拉開褲子拉鏈,掏出一根粗粗大大的雞巴,射出一股又直又長的尿液,也許是尿憋的太多,那雞巴翹的老高,把尿液噴到了對面的牆上,把牆皮都沖掉了。

旁邊幾個男生也不甘示弱,紛紛掏出自己的雞巴使勁向牆上噴著尿液,可他們的雞巴都沒有馬軍的大,根本達不到馬軍那種橫掃千軍的效果。

「靠,馬軍,你媽每天給你吃什麽,雞巴長這麽大。」

黃國新臉上露出嫉妒的表情,掏出自己的雞巴尿了起來,如果說馬軍的是一條巨蟒,那黃國新的隻能算是一條蚯蚓。

馬軍得意一笑,用手握著雞巴抖了兩下,才收了回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陰莖爲什麽會長這麽大,難道真的是先天遺傳,可惜他父親早就去世了,也沒辦法驗證。

聽著課間操的音樂快結束了,幾個男生趕緊走出廁所,這時迎面走來一個三十歲不到的漂亮女人,長得極爲妩媚動人,穿著一件紅色的連衣裙,身材豐滿高挑,裙擺很短,雪白豐滿的長腿誘人無比,尤其是胸前兩團又大又白的乳房高高聳立著,隨著女人的步伐顫巍巍的抖動著,讓人看了不免熱血沸騰。

馬軍看到這個性感女人,心裏不由砰砰跳了起來,渾身的血液都似乎燃燒起來,看著女人那兩個豐滿挺立的乳房很想過去狠狠抓上一把,褲裆裏剛剛軟下去的陰莖瞬間又硬硬的翹了起來,把褲子撐出一個帳篷。

那性感女人看到馬軍幾個人愣了一下,忽然目光落到馬軍胯下那高聳的帳篷上,臉色忽然紅了起來,趕緊低頭快步走進了旁邊的女廁所。

等女人的身影消失了,幾個男生才回過神來,黃國新咽了口唾沫說道:「靠,劉豔這兩個饅頭好像又大了,肯定是讓李建軍那個老色鬼給揉大的,有機會老子非要好好幹劉豔一次,那兩個奶子太大了。」

原來這個性感女人是學校的語文老師,名叫劉豔,不過不是馬軍他們班的,雖然已經結婚了,可是老公一直在外地出差,很少回來,大家都說劉豔是校長李建軍的情人。

還有人繪聲繪色的說曾經看到李建軍在辦公室操劉豔,劉豔趴在辦公桌上,噘著又白又嫩的大屁股,李建軍挺著雞巴一下一下幹著劉豔,把劉豔操的受不了大聲尖叫著。

當然傳聞永遠都是傳聞,當事人也不可能跳出來辯解,那樣隻會讓傳聞坐實,而大家並不在乎劉豔是不是真的被李建軍幹了,他們隻是想用這種方式來滿足自己的幻想,幻想那個幹劉豔的男人是自己。

聽到黃國新的話,幾個男生都紛紛點頭,對于這幾個正處在青春期的少年來說,根本無法抵擋劉豔這樣一個成熟女人的誘惑,馬軍卻是臉色一沈說道:「別胡說八道,劉老師不是那種女人,你再敢說劉老師的壞話,小心我把李婷給泡了。」

黃國新笑嘻嘻的說道:「馬軍你反應這麽大幹嘛,劉豔又不是你老婆,你不會是喜歡上劉豔了吧,怪不得連李婷都看不上眼。」

馬軍卻沒吭氣,似乎是被黃國新說中了心事,走進教室在自己座位上坐下,拿起課本看了起來,可腦子依然晃動著劉豔那兩個誘人無比的乳房。

他的確是對劉豔有想法,自從第一次在學校見到劉豔,馬軍就被這個成熟少婦給迷住了,無論是劉豔那妩媚俏麗的容貌,還是那火爆性感的身材都讓馬軍深深迷戀著,每天晚上他都會想象著劉豔的樣子,用手揉動著自己堅硬如鐵的陰莖,直到射出濃濃的精液。

可是馬軍知道自己和劉豔是根本不可能,自己隻是一個學生,而劉豔卻是學校的老師,而且對方已經結婚了,說不定還和校長有一腿,可他卻依然控制不了自己對劉豔的沖動,每次在學校裏碰到劉豔都會讓他激動不已,可惜他一直都沒有勇氣和劉豔說上話,而劉豔那兩個渾圓豐滿的豪乳他也隻能眼巴巴看著,而沒有機會觸碰。

第三節課是語文課,馬軍他們班的語文老師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張麗,張麗身材還算不錯,雖然不像劉豔那樣豐乳翹臀,但也是凹凸有緻,隻是長相十分普通,因此也引不起馬軍的興趣。

要是劉豔能來當自己的老師就好了,馬軍看著講台上正一闆一眼念著課文的張麗,有些無奈的想到,自己就能每天看到劉豔了。

下課了,張麗忽然對著馬軍說道:「馬軍,你跟我去一下辦公室,我和你說點事。」

馬軍愣了一下,答應一聲起身跟著張麗離開教室,原來馬軍雖然學習成績一般,不過語文學的很好,所以擔任了班裏的語文課代表。

張麗在前面走著,馬軍跟著後面,目光打量著張麗的背影,張麗今天穿著一條牛仔褲,顯得臀部特別豐滿圓滑,腰也很細,不太像是一個四十多歲女人的身材。

馬軍不由心想,雖然張麗長得不起眼,可身材確實很好,如果真的和她做愛感覺肯定很爽,也不知道張麗的丈夫會不會天天和張麗做愛,畢竟這個年齡的女人據說性欲都比較強烈。

兩人來到辦公樓,張麗的辦公室在二樓,張麗剛上了兩個台階,忽然腳下一滑,身子往後倒去,馬軍趕緊伸手抱住了張麗,雙手正好抓住了對方胸前兩個鼓囊囊的乳房,頓時呆住了。

雖然平時馬軍經常和黃國新等幾個男生偷偷去看黃色錄像,對男女之事也略知一二,可連女生的手都沒有拉過,現在卻一下子摸到了一個成熟女人的乳房。

馬軍感覺到手中抓著的乳房又綿又軟,之前被劉豔挑逗起的沖動又再次高漲起來,粗大的肉棒頓時堅挺起來,隔著單薄的褲子頂在張麗豐腴的臀部。

張麗也呆住了,沒想到竟然會和自己的學生發生如此親密的接觸,想要掙脫馬軍的大手,可胸前被馬軍觸碰的地方卻不斷傳來又麻又癢的感覺,如同被電流擊中一般,沒有力氣抗拒,甚至有些期待馬軍繼續侵犯自己。

這幾年張麗和丈夫感情不好,很少過夫妻生活,而張麗又是一個性欲很強的女人,礙于自己教師的身份不能和別人勾三搭四,隻能一個人在床上解決問題,早已經是久曠之軀,現在被馬軍無意中侵犯,卻點燃了她體內壓抑許久的情欲。

感覺到馬軍硬邦邦的東西頂著自己的屁股,張麗幾乎要呻吟起來,她對馬軍的印象很好,可卻從來沒有對他有過那種想法,始終把他當成自己的學生,可現在她的想法卻變了,馬軍已經是一個男人了。

倒是馬軍不敢繼續下去,生怕張麗會生氣,趕緊放開了手,有些不安的解釋著:「張老師,你沒事吧。

我剛才是不小心才……」張麗飽滿的胸脯不停起伏著,頂得上身穿著的白襯衫似乎要裂開了,臉色也是微微發紅,深深吸了口氣對著馬軍說道:「我沒事,謝謝你了,馬軍。」

她的語氣很平靜,聽不出來是不是生氣了,馬軍心裏七上八下的,萬一要是張麗以爲自己是故意抓她的乳房那就糟糕了,不過話又說來,剛才那感覺的確是美妙無比,他也是第一次重新審視自己的這位語文老師。

張麗的辦公室在二樓盡頭,面積不大,隻有七八個平米,裏面擺著一張辦公桌,一個資料櫃,還有一張沙發,最裏面是一張床,不過收拾的很幹淨,窗台上還擺著幾盆吊籃。

「這是上周交上來的作業本,你給他們發下去吧。」

張麗指著辦公桌上一摞作業本若無其事的說道,似乎並沒有把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哦,好的。」

馬軍鬆了口氣,他本來還以爲張麗會狠狠訓斥自己一頓,畢竟自己剛才的舉動有些過火了,已經逾越了一個學生的界限。

張麗嘴裏安排著工作,眼睛卻用餘光偷偷看著馬軍,見他大腿根部依然是鼓鼓囊囊的一團,心裏忽然一陣慌亂,難道馬軍對自己竟然有非分之想嗎。

「張老師,要沒事的話,我就先回教室了。」

馬軍抱著作業本對著張麗說道。

「你等一下。」

張麗看到馬軍要走,卻忽然叫住了他,「晚上放學你能晚點回去嗎,我想讓你幫個忙。」

「好的,沒問題。

張老師。」

馬軍愣了一下,卻很快點點頭,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平時很多老師也會經常叫學生留下來幫忙。

馬軍離開後,張麗陷入了沈思,其實她讓馬軍晚上留下來幫忙隻是一個借口,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要留下馬軍,難道自己真的想和自己這個學生發生點什麽,自己可是他的老師啊。

想到剛才和馬軍親密接觸的一幕,張麗的身子忽然又有些發熱,她下意識的伸手在自己胸前輕輕揉動著,感覺自己兩腿之間漸漸滲出了些許淫液。

雖然她和丈夫感情不好,不過張麗卻沒想過要和別的男人偷情,畢竟在這麽一個小縣城,要是事情敗露了,自己可就沒臉見人了,因此隻能自己用手發洩欲望,可畢竟比不上一個活生生的人。

張麗的辦公室很少有人過來,她靠在椅子上,解開了自己牛仔褲的扣子,把白皙的手指伸了進去,摸著自己已經濕透了的內褲,眼睛變得迷離起來。

馬軍不知道張麗在自己走後的舉動,捧著作業本往樓下走去,剛走到樓梯口就看到一個女人走了上來,正是劉豔。

馬軍居高臨下看著劉豔,正好能從她裙子的領口看到那兩團又大又白的誘人肉團,和張麗的比起來似乎更加飽滿高聳,充滿彈性,不知道摸起來會是什麽感覺。

劉豔看到馬軍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胸前,下意識的伸手護著自己的裙子領口,有些不滿的瞪了馬軍一眼,扭身向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馬軍這才回過神來,看到劉豔紅色短裙下兩條雪白的美腿,陰莖忍不住又翹了起來,沖著劉豔的屁股頻頻點頭,似乎想要鑽到劉豔的裙子裏品嘗那鮮美飽滿的滋味。

可惜劉豔很快進了辦公室,沒有給馬軍繼續意淫的機會,馬軍也隻好抱著作業本回到教室,心不在焉的發了作業本,回到自己座位上去。

馬軍腦海中不停閃過兩個語文老師的豐滿身影,劉豔無疑各方面都要比張麗更吸引人,隻是看上去自己一點機會都沒有,倒是張麗似乎對自己的侵犯並不反感,好像有機會下手。

想到張麗晚上讓自己過去幫忙,馬軍忽然心中一動,這會不會是張麗故意制造的一個機會,想讓自己可以單獨和她相處。

回想起自己抓著張麗兩隻豐滿乳房時的感覺,馬軍有些口幹舌燥起來,就算是自己得不到劉豔,能和張麗做愛也是不錯的選擇,隻是張麗到底有沒有這個意思呢,自己可不要自作多情啊。

一下午馬軍都焦躁不安的等待著放學,好容易熬到了放學,教室裏學生三三兩兩的離開了,馬軍卻沒動,在座位上假裝寫作業,想最後一個離開,這樣不引人注意。

最後教室裏隻剩下值日生和另外一個女生,馬軍看了一眼卻發現那個女生居然是李婷,她習慣于在教室裏寫完作業再回家。

李婷寫完作業,輕輕扭了一下身體,卻發現馬軍還沒有走,頓時有些意外,她對馬軍的印象一般,畢竟馬軍在班裏成績不是很突出,隻是語文成績相對好一些。

「李婷,還沒走呢?」馬軍沖著李婷笑了笑,打量著李婷的身材,李婷是他們班的班花,長相自然是沒的說,身材也很苗條,唯一遺憾的就是乳房還沒有完全發育起來,根本沒法和張麗、劉豔那成熟婦人的大奶子相比。

「哦,我馬上就走,你怎麽也還沒走?」李婷甜甜一笑,收拾著自己的東西,似乎想等馬軍一起離開。

「我作業還沒寫完呢,你先走吧。」

馬軍裝作寫作業的樣子,看著李婷有些失落的離開了教室,他現在心思都在晚上和張麗見面上,沒心思和李婷搭讪。

等到馬軍離開教室的時候,天色不早了,他匆匆來到辦公樓下,擡頭往樓上看去,果然看到張麗辦公室還亮著燈,心情頓時激動起來。

馬軍上了二樓來到張麗辦公室外面,伸手輕輕敲了敲門,「進來吧。」

裏面響起張麗的聲音,似乎有些緊張。

馬軍推門而入,見到張麗坐在辦公桌前,身上的襯衣卻換成了一件t恤,兩顆大奶高高聳立著,裏面似乎沒有穿內衣,還能看到兩粒凸起的奶頭,下身的緊身牛仔褲也換成了運動短褲,露出了肥美白嫩的大腿。

「張老師,你找我有什麽事?」馬軍渾身都開始發熱了,眼前的張麗似乎散發出無窮的女人魅力,讓他有些難以自拔,不管怎麽說,張麗那成熟豐滿的肉體是馬軍無法抵禦的誘惑。

「哦,這有很多過去的教學資料需要整理,你幫我找出來。」

張麗站起身來指著旁邊放著的文件夾說道,隨著她起身的動作,胸前兩顆乳房不停的晃動著。

「哦,我知道了。」

馬軍忽然有些失望,原來張麗真的是有事找自己,而不是找借口讓自己過來,可是她爲什麽又穿的這麽暴露,難道不是在誘惑自己嗎。

馬軍坐在沙發上開始整理資料,眼睛卻不時的瞟著背對著自己伏桉寫著什麽的張麗,從他的角度隻能看到張麗短褲下露出的兩條豐滿大腿,即便是這樣,也讓馬軍感到十分刺激,想著張麗如果脫掉身上的t恤和短褲會是什麽樣子。

「張老師,有幾分資料好像找不到。」

馬軍忽然對著張麗說道。

「哦,我來看看。」

張麗起身來到沙發上坐下,伸手翻看著資料盒,因爲沙發不大,所以張麗的大腿和臀部都和馬軍緊緊靠著,那軟綿綿的感覺讓馬軍有些陶醉,肉棒又忍不住堅挺起來。

張麗找了一會也沒有找到說道:「算了,可能是丟了,你現找別的吧。」

手往旁邊一撐想要從沙發上坐起來,可一隻手卻不小心放到了馬軍的下體上,感覺到那火熱堅硬,頓時嚇了一跳,身子失去平衡往馬軍身上倒去。

馬軍趕緊扶住了張麗成熟火熱的身體,感覺到對方充滿欲望的肉體在自己懷中顫動,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沖動,一把抱住了張麗的嬌軀,下意識的向張麗臉上親去。

「馬軍,你要幹什麽?」張麗嚇了一跳,伸手推著馬軍的身體,雖然她心裏有那麽一點不可告人的念頭,可依然在猶豫著,還沒有想好要不要邁出那一步,可沒想到馬軍竟然會如此迫不及待的撲過來,一切都超出了她的計劃之外。

「張老師,我喜歡你。」

馬軍結結巴巴的說道,嘴巴在張麗臉上胡亂的親著,一隻手在張麗滑膩冰涼的大腿上撫摸著,另外一隻手則抓住了讓自己夢寐以求的大奶,使勁揉搓著。

張麗躲避著馬軍的侵犯,可卻沒有呼喊,畢竟馬軍是她叫到辦公室裏的,萬一驚動了別人,她也說不清楚,隻能默默的抵抗著馬軍的雙手。

可馬軍的力氣比她大多了,很快就把張麗按倒在沙發上,覺得這樣隔著衣服摸不過瘾,便一把將張麗的t恤掀了起來,頓時張麗那兩個雪白碩大的乳房暴露在馬軍面前,不停晃動著。

馬軍看的興奮不已,低下頭去,一口便咬住了張麗的大奶,使勁吮吸著,一股成熟女人的氣息撲面而來,讓馬軍燃起了熊熊欲火,他要和這個女人做愛。

馬軍伸手把張麗的短褲脫了下來,露出了雪白大腿之間那茂密森林,隻見在黑黑的陰毛之間,兩條肥美的陰唇正流著晶瑩的液體,無言的訴說著自己的渴望。

「馬軍,我們不能這樣,我是你的老師啊。」

看到馬軍兩眼赤紅,張麗有些害怕起來,兩條腿緊緊靠在一起,想要躲避對方的侵襲。

可現在的馬軍什麽話都聽不進去了,他已經被眼前張麗一絲不挂的豐滿嬌軀給迷醉了,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占有這個女人。

很快馬軍也脫掉了自己的衣服,挺動著自己的陰莖撲到了張麗身上,將張麗雪白渾圓的大腿分開,開始橫沖直撞起來,可未經人事的他卻不得其門而入,越發急躁起來。

張麗見狀忍不住歎息一聲說道:「也罷,馬軍,這事也怪老師,你既然想要,我就給了你吧。」

說完伸手握住了馬軍的那根火熱陰莖擺弄了幾下放在自己陰唇口上,那裏早已經是溪水潺潺了。

感覺到張麗那濕淋淋的肥美肉縫的刺激,馬軍早已迫不及待了,勐地往前一挺,噗呲一聲巨大的龜頭將陰唇撐開,向濕滑緊密的肉縫深處捅了進去,隻感覺自己的肉棒進入到一個熱乎乎的肉洞之中,又暖又緊,似乎有無數張小嘴在不停吮吸著自己,頓時有了強烈的尿意,差點便要射了出來,還好他趕緊屏住呼吸才沒有馬上繳械,卻再也不敢動彈,抱著張麗的嬌軀不停地喘著氣。

張麗被馬軍的陰莖捅進來的那一刻,忍不住啊了一聲,下意識的挺動臀部迎接著那火熱的肉棒,可馬軍才進來一半卻又不動彈了,弄得張麗不上不下的,看到馬軍的表情也猜到他可能是受不了刺激,輕聲說道:「不要著急,慢慢來。」

馬軍這才緩緩的將陰莖繼續向張麗肉穴中捅去,肉穴中柔軟多汁,他毫不費力的一直頂到了張麗肉穴的最深處才停了下來。

似乎是許久沒有被丈夫滋潤的緣故,張麗也有些無法承受這突如其來的刺激,無聲的長大了嘴巴,兩條胳膊緊緊摟住了馬軍,這一刻她放下了自己身爲老師的矜持,開始盡情享受作爲女人的快樂。

這就是做愛嗎?馬軍渾身哆嗦著,看著身下一臉春意的張麗,感覺到自己陰莖被張麗肉穴的嫩肉包的緊緊的,大腦一陣眩暈,自己真的在和自己的老師做愛。

張麗看到馬軍又不動彈了,忍不住說道:「馬軍,你先拔出去一點,然後再插進來,速度不要太快……」在自己老師的指點下,馬軍漸漸掌握這男女妙事的技巧,一下一下在張麗的肉穴中抽插起來,每一次抽插都帶給他無與倫比的感覺,馬軍看到張麗胸前兩座豐乳隨著自己的動作不停擺動著,忍不住趴在她胸前,用嘴吮吸著那硬硬的奶頭,下面依然用力的抽送著。

張麗隨著自己學生的動作發出了誘人的呻吟,兩條雪白大腿也纏在馬軍身上,讓馬軍插得更方便,馬軍抽插了將近一百多下,忽然感覺到龜頭上一陣酸麻,悶哼一聲,抱緊張麗的雪白嬌軀快速的抽插了幾下,很快爆發了出來,把陰莖深深頂到張麗肉穴深處,感覺到精液一股股的射了出來,全身上下彷佛脫力了一般,趴在張麗軟綿軟的身上一動不動,不停地喘著氣。

張麗被馬軍弄得欲仙欲死,頭發淩亂的披在身後,臉色潮紅,身上香汗淋漓,臉上卻是一陣滿足的表情。

過了一會,馬軍才從張麗身上爬下來,看到張麗目光炯炯的看著自己不吭氣,有些不安的說道:「張老師,對不起,我剛才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

張麗也坐起身來,從旁邊拿過衛生紙擦幹淨自己下身,看到馬軍軟綿綿的肉棒上還挂著一絲亮晶晶的精液,便拿著衛生紙給他擦拭幹淨,咬著嘴唇有些難爲情的說道:「馬軍,你是不是覺得老師是個不要臉的女人,和自己的學生亂搞。」

「怎麽會呢,張老師,我一直都很尊敬您。」

馬軍趕緊搖搖頭,「都是我不好,剛才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會那樣。

我不是個好學生。

您罵我吧,要不您打我一頓也行。」

想起自己對張麗做的事情,馬軍羞愧難當,舉起手就往自己臉上扇去。

張麗卻一把拉住了馬軍的手歎息一聲說道:「馬軍,這事我也有責任,老師不怕你笑話,這幾年我一直沒有過夫妻生活,每天晚上都是一個人睡覺,今天白天被你那麽一抱,我就一直想著不正經的事情,其實晚上讓你來辦公室就是爲了勾引你,我穿的衣服也是專門回家換的。

是老師不好。

老師實在沒有臉再面對你了。」

說著捂著臉嘤嘤的哭了起來。

看到張麗哭了起來,馬軍有些手足無措,他沒想到平時看起來一本正經的張麗居然也有滿腹不可告人的心事,四十多歲正是一個女人欲望最強烈的時候,卻得不到自己丈夫的滋潤,也不知道張麗這幾年是怎麽熬過來的。

「張老師您別哭了,雖然這是我的第一次,可是我是心甘情願的。」

馬軍心情有些複雜,本來他對張麗隻有肉體的欲望,可現在卻又多了幾分同情和憐惜,這樣一個女人本來應該被男人好好呵護,而不是狠心冷落。

「謝謝你,馬軍。」

張麗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感慨的說道,「你讓老師又重新體驗到做女人的快樂。

剛才老師感覺差點死過去,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美妙的感覺。」

馬軍心裏不由一陣得意,自己雖然隻是第一次,居然就能征服一個成熟女人的身體,不過這也是因爲張麗這幾年從來沒和別的男人上床,積蓄的欲望一瞬間得到釋放的刺激是無法形容的。

「張老師,我剛才也很舒服,我沒想到和女人做愛居然是這種感覺。

就是時間太短了。」

馬軍回想起剛才的感覺也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他還沒有盡興就控制不住自己射精了。

張麗輕輕一笑說道:「男人第一次都是這樣,時間不會太長的,以後做的多了就會好的。」

聽到張麗的話,馬軍心中一喜,馬上問道:「張老師,我以後還能和您做愛嗎?」被馬軍這麽直白的一問,張麗就是再想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些羞澀的嗯了一聲點了點頭,神態十分誘人。

馬軍見狀,膽子也大了起來,走到張麗面前抱住了她依然裸露的身體,親吻著張麗的嘴唇,一手揉搓著她雪白的巨乳,一手順著光滑的小腹滑到張麗兩腿之間那毛茸茸的地方,揉著濕淋淋的陰唇,胯下本來已經疲軟的陰莖又很快勃起了。

張麗頓時又驚又喜,心中感歎年輕人果然是恢複力驚人,剛射了那麽多,這麽快又生龍活虎了,和馬軍發生了關系之後,她也不再矜持了,一邊迎合著馬軍的愛撫,一邊伸手握住了馬軍的陰莖慢慢套弄著。

「張老師,我又想要了。」

馬軍被張麗套弄的十分舒服,喘息著說道。

「不要叫我老師,叫我麗姐吧。」

張麗有些不好意思的糾正著馬軍的稱呼,不然和自己的學生做愛總覺得有些別扭。

「好的,麗姐,我想和你做愛。」

馬軍浴火難耐,摸著張麗雪白的肥臀,陰莖翹的高高的,龜頭上流出了晶瑩的液體,似乎已經爲接下來的插入做好了準備。

「來吧,馬軍。」

張麗也有些情不自禁,趴到了床邊,翹起了肥美白嫩的大屁股,把濕淋淋的陰唇露了出來,兩片陰唇略微向外翻開,可以看到裏面粉紅的嫩肉,水汪汪的十分誘人。

馬軍上前握住陰莖對著張麗的肉洞輕車熟路的頂了進去,那熟悉的銷魂感覺再次襲來,讓他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氣,抱著張麗的肥臀勐烈的抽插起來,發出了啪啪的響聲,這一次馬軍整整幹了張麗半個小時才射精,張麗也連續洩了兩次,全身癱軟倒在床上。

等到兩人休息完畢已經快八點多了,張麗催促馬軍趕緊回家,免得家裏人擔心,馬軍卻捨不得離開,抱著張麗豐滿的嬌軀又親又摸了半天,在張麗一再催促下才不得不離開。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名校校花的自述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遠房表嫂
桌上與床上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上日本朋友女友
銀行職員性調教
我背叛了老公
老婆的放縱

熱門小說:
名校校花的自述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