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岳母、小姨

星期六清晨,春意洋溢,我一早起來,看著老婆一臉性感的睡相,下身便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我伸出魔爪,從老婆的臉開始,一直慢慢移到胸口,在試探了一會後,便緩緩解開上衣鈕扣。

相比半年前那段新婚日子,我的動作已是非常熟練。不一會,老婆那豐滿的雙峰便呈現眼前。

淡淡的幽香,從低迴的深谷傳來,正當我把臉貼近那兩顆粉紅色的櫻桃,想要更進一步的時候,門鈴卻響了起來。

「叮咚。」

這個時候會是誰?

我呆了一呆,完全記不得今天有約過甚麼人。而同一時間,老婆那熟睡的功力也讓我異常佩服,在胸口衣領被打開和響亮的門鈴之下,她還能呼呼大睡,看來昨晚真的是累壞了。

昨晚,在夜色中,那像噴泉般流著淫水的老婆,被我一連顏射了幾次……

「叮咚。」

門鈴再次響起,我下意識拿過被褥蓋在老婆身上,便大步踏細步的走到門口。

門一打開,映入眼簾的正是我的岳母大人。

一段時間不見,岳母高傲而漂亮的臉顯得更為容光煥發,一頭長髮精神的打了個髻,充滿成熟婦人的氣質。而灰色襯衫下,是躲起來的豐滿上圍……

「早……」我的舌頭像是打了結似的。

看來是因為我的冷淡所致,岳母大人的臉冰冷起來。

「怎麼了?看見我是否讓你很“驚訝”?」岳母大人若有所指的說。「冬月沒有告訴你嗎?」

冬月──那是我老婆的名字,她並沒有告訴我任何關於她媽會來的事。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我勉強苦笑著,剛才早已燃點的慾火頓時冷卻下來。

「請進……」

「嗯。」

把行李放在玄關後,岳母高貴的身影便移到內廳之中,然後,那副已經五十歲卻仍保養得宜的身段優雅的在沙發坐下。

「可以給我一杯水嗎?」雖然語氣禮貌,但岳母一向說話總帶著一股不容拒絕的氣勢。我以飛快的速度從廚房拿了一杯水後,便遞了給她。

「對了,」在咕嚕咕嚕的喝過水後,岳母一臉好奇的看著我。「冬月呢?」

「哦,她還在睡……」我不致可否的回答,總也不好意思在岳母面前說她女兒是因為做愛累壞了吧。

「真是的。」岳母嘆了口氣,忽然站起來。「我去叫她吧,然後我去弄早餐。」

「不……」岳母的話不禁讓我一驚,我可不想讓她看見女兒裸露的胸部。

「交給我吧,岳母您還是休息一下。」

「那好吧。」岳母像理解似的思考了一會,便慢慢的步向廚房。「早餐就讓我弄吧。」

「那謝謝了。」說罷,我離開內廳,回到睡房去。

「他媽的。」回到睡房,我馬上在心裡暗罵,岳母一來,我和老婆的二人世界便沒有了。

不過說來奇怪,照剛才岳母拿著行李的情況看來,那不就表示她今晚會住在這裡?

「應該不會的……」我心想,一向高傲的岳母是不會寄人籬下,尤其是我那細小的家。我想她應該是來看一看女兒,然後便會到酒店住宿一晚。

帶著不安的情緒,我邊想邊替老婆弄好衣服,然後在她耳邊低喊:

「起來,吃早餐啦。」我以自己認為足夠響亮的聲音說。

然後,只見老婆轉過身子,背向了我。

我沉默了一會,再說:

「起來,你媽來了。」

彷彿起作用似的,老婆的身子重新向我轉過來,然後以一臉睡眼惺忪的表情看著我:

「甚麼?奶奶來了?」老婆懶散的打著呵欠。

「不,是你媽來了……」我沒好氣的道。

「甚麼!」一聽見我的話,老婆便像變臉似的從床上坐起來,只見她看了看鐘,又翻了翻日歷,然後她抱著頭,臉如土色的說:

「這次我死定了,」老婆雙手掩臉,「我忘了到車站去接我媽……」

「原來你們約好了……」我不禁莞爾,難怪剛才岳母的臉色不太好看。「那她是有甚麼事嗎?我見她還帶了行李。」

聽罷我的話,老婆那雙水汪汪的眼嬌美地看著我。

「我媽……她要搬過來住。」

*** *** *** *** *** ***

二十分鐘後,一種相對無言的氣氛在飯桌瀰漫著。

我了無生趣地大口咬著麵包,也不理會岳母那套所謂的餐桌禮儀。

坦白說,我其實不討厭岳母,也不太介意她住在我家。不過對於她們事先完全沒有跟我商量,我的確是心裡有氣。

我瞄了瞄老婆──她只是低著頭在默默喝湯,岳母大人則鬆容不迫的切著香賜。

也該有人要給我一個答案了吧?

我看著岳母,她像理解似的點點頭,然後她望了望我老婆。

「冬月,還是你說吧……」出乎意料地,岳母臉上一紅。「那種事情,還是由你來說的好。」

「不,媽,還是你說吧……」老婆這時俏臉一紅,讓我想起她高潮時的模樣。「不如,我們一起說吧。」

「你們到底怎麼了?」這時我再也受不了她們的故弄玄虛,我站了起來。「有甚麼就直接一點……我可不喜歡那麼隱晦。」

說罷,我回到書房,然後在大斑椅上苦苦沉思。

該不會是她們有甚麼瞞著我吧?難道是小姨子又闖禍了?(老婆的妹妹的確是個難搞的角色)

我打了個呵欠,依稀聽見客廳兩人的說話聲。

又該不會……是岳母的前夫又欠債了?(岳母是想來借錢嗎?如果是的話,那我倒不介意幫忙。)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外傳來幾下腳步聲。

「咔嚓。」

書房的門緩緩打開,我轉過臉,發覺是岳母大人,只見她關上門,然後認真的看著我。

「我來,是要跟你說一個秘密。」

「甚麼?」我的腦海閃過問號,岳母的話就像山上的迷霧,讓人摸不著方向。「我不明白……」

「你先聽我說,」岳母又回復了那股不容反駁的氣勢,她在我面前找了張椅子坐下,那樣近的距離讓我嗅到她身上的香水。「你和冬月結婚已有半年,都想生個小孩,對嗎?」

「對,」我看著岳母,有點不知所惜。「是有甚麼問題嗎?」

岳母又向我靠過來,漂亮的臉在我面前充滿了壓迫感。

「你聽好了,」她嘆了口氣。「我們家的女人在生育方面是有點小問題。」

我的腦海彷彿被敲了一下,儘管我也懷疑過老婆在這方面是有點問題(不論內射了多少次也沒有懷孕),但從岳母口中說出,就好像判了死刑似的。

那表示我老婆不能生育了?

我有點氣餒,但想起因這事而更受打擊的老婆,我不禁擔心起來。

然後,我的額頭好像被人敲了一下。

──那是來自岳母的拳頭,只見她惡狠狠的瞪著我。

「我還未說完,你可不要假設這樣、假設那樣。」

我吐了吐舌頭,岳母又繼續她的闊論。

「我只是說我們家的女人在生育方面有點小問題,並不是說不能生育。」岳母意味深長的說,「這是兩種不同的概念,你明白嗎?」

我搖了搖頭。

岳母又嘆了口氣,在遲疑一會後,又說:

「我們家女人的生殖器,在先天上是屬於很難受精的構造,這麼說你明白嗎?」

一陣烏鴉的叫聲從我腦海飛過,我一臉無奈的看著岳母。

岳母沉默了一會。

「好吧,你硬是迫我……」岳母怪眼一翻,「那男人讓女人懷孕的動作,你很清楚吧?」

我突然豁然開朗。

「那當然了,你是指性交吧。」我直接的說。

可能是驚訝於我的直接,岳母白晳的臉變得像火燒般紅,不一會在回復過來後,才說:

「一般的男女,只要採用正常的體位,就能夠讓女方受孕。」岳母頓了頓,「但是因為一些我不能解釋的原因,那是家族遺傳下來的……我們家的女人一定要用某種特殊的體位,而且還要在女方高潮的時候……那個時候受精,才能受孕……可是……可是……」

岳母好像要引人追問似的,我馬上說:

「可是甚麼?」

岳母像是下定決心似的。

「可是要讓我們家的女人高潮,也不是那麼容易……」

我莞爾一笑。

「不會吧?」我笑了笑,「我每次也讓冬月爽得死去活來。」

這回輪到岳母笑了。

「那是偽裝的……」岳母像是嘲笑的說,「我們家女人的敏感帶只有一處……那就是位處陰道內壁的G點。」

岳母瞪著我。

「可是好死不死的,我們的G點比起正常女人還要深入一點……」岳母懊惱的說,「這也解釋了冬月和她妹為何相差接近十年了……你以前的岳父……他……」

彷彿察覺不應再說下去,岳母沉默起來。

我呆了呆,那麼說來,以前老婆的反應全都是假裝的?而且照岳母意思,岳父也是在相隔十年後在她高潮時受精,才生下冬月的妹妹。

那真是太辛苦了,我能想像岳母的飢渴程度。

我心裡閃過一絲邪念,同時也起了一個疑問。

我看著岳母。

「我很感謝您的好意,但是……」我觀察著岳母的神色,「那與您搬來這裡有甚麼關係?」

岳母的臉嚴肅起來。

「當然有,」她定睛望著我,臉上像充滿使命感似的。「你們都需要我的指導,我可以幫你們。」

我差點從大斑椅掉下來。

「這太荒謬了,」我沒好氣的道,「關於生育的事,我們會想辦法,你剛才的話我就當聽不到……」

「你會需要我的。」

「不,我自己會想方法。」

我站起來,無視岳母的視線,以抗議的方式離開了書房。

*** *** *** *** *** ***

時間來到當天晚上,我一個人在浴室享受著溫暖的浸浴。

自從岳母說出那番話以後,我們也再沒有討論過那件事,彷彿根本就不存在似的。而最終,我決定讓岳母跟老婆一起睡,而我則睡在客廳的沙發。

沒有了二人世界,忍受著岳母的謬論……我擔心自己的旺盛慾火會因為岳母到來而無處宣洩。

岳母要指導我們?我一想起這句話便覺得好笑,她該不是想在旁邊觀看我和老婆的房事吧?何況老婆和岳母一起睡,我又怎麼和老婆幹那種事……

甚麼特殊體位、G點、高潮時受精,那有可能是真的嗎?

我嘆了口氣,老婆看來早已知道那件事,而且我隱隱覺得,她已經同意了岳母的提議。

我沒法想像在別人面前跟自己的老婆親熱,而且那並不是別人,而是岳母大人。

我不就跟那些AV男優沒分別嗎?

洗過澡後,我走到鏡前,以毛巾抹著身體。

以三十三歲的男人來說,我的體格尚算不錯,儘管沒有肌肉男的誇張身型,但長期進行慢跑的確給我一副黝黑的結實身材。至於我的小弟,雖沒有那些小說主角那麼誇張,但卻頗粗壯挺拔。

穿過睡袍,在擦牙洗臉後,我便回到客廳的沙發。

客廳中昏暗非常,只開了盞小黃燈,窗外,街道上行人廖廖可數,看來大部份人都已經進入夢鄉。我打開鋪在沙發的被褥,正想睡的時候,卻聽到岳母的聲音。

「你考慮得怎樣?」從聲音的方向,我知道岳母正站在背後,一種沐浴過後的香味傳進我的鼻孔。我轉過身,在燈光映襯下,岳母那美好的身材若隱若現的裹在一襲連身睡裙裡,妖媚的眼跟平常有點不同,嚇了我一跳。

「岳母,您還好吧?」我看著彷彿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岳母,「我不是說會自己想辦法嗎?你不用操心了。」

岳母聽罷嘆了口氣,整個人倚在沙發,就像洩了氣的汽球一樣。

「你真的沒事吧?」看見岳母這樣,我不忍心的說。

「我不知道,」岳母失去了平常的高傲,她的臉充滿苦悶。「丈夫不中用,唯一跟我親的女兒嫁了,另一個女兒又沒出息……現在連女兒的生育問題也解決不了……每晚獨自一人待在房間的感覺,你又了解嗎?」

岳母悲從中來的雙手掩面,平常高貴的身影現在變成了深閨的怨婦。

我拍了拍岳母的背,安慰的道:

「您可以再嫁嗎,」我撥了撥岳母的秀髮,「找個好男人,調和一下生活……」

岳母突然捉著我的手,她看著我,雙眼發著異樣光芒。

「你可以幫我嗎?我不能自己弄到高潮……」岳母用渴求的聲線道,我剛想說不,卻被岳母撲倒在沙發上。

柔軟的沙發盛托著我的背部,岳母女上男下的俯身吸啜我的嘴和臉,那種風情,那樣的成熟美讓我不禁迷亂起來。

這時我想起了老婆,心裡的防線突然變得堅固起來。

「不,」我以手擋著岳母,「冬月她還在房裡,而且……我不能背叛她……」

「冬月她睡得正熟,」岳母這時伸手到我跨下,「而且她已經同意讓我來指導你們……何況,你的身體不也表達了慾望嗎?」

「這……」一想起今早因岳母來訪而被壓抑的慾火,我猶豫著。

「那會是我們的秘密……」岳母就像魔鬼似的引誘著,「只要冬月懷上你的孩子,我就離開。沒人會知道我們的關係……」

沒人會知道……這確是個誘人的條件。

我的思緒變得混亂,但當想起老婆在這件事上完全沒有跟我討論的時候,一種報復的心理便在我腦海漫延。

我脫下睡袍,露出粗壯的下身。

「那……你先讓我爽一下吧。」

*** *** *** *** *** ***

皎潔的月光照進客廳,灑在我和岳母身上。

我從沒想過要背叛老婆,可就在這如此特別的晚上,我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一向高貴的岳母,此刻正伏在我跨下,細心侍奉我的肉棒。

跟老婆相比,岳母的技巧顯得更為成熟,更為深入。平常老婆吞吐不到的根部,岳母輕而易舉的便吞至沒根,實在讓我無比興奮。

我伸手抓著岳母的頭髮,示意她再深入一點。

從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岳母的臉因為含著肉棒而變得有點扭曲,而且看著肉棒從那精緻的嘴巴前後抽插,一種征服的感覺便馬上湧上心頭。我無法想像,如果老婆現在看見這一幕會有甚麼反應。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實在讓人爽番了。

岳母繼續賣力的擺動頭部,光滑的肩膊從睡衣露了出來。對我來說,岳母就像年代久遠的紅酒般香醇可口,而我則是懂得其味的賞酒客。

這時一陣快感傳來,我喘了口氣,腰間一緊,便在岳母口裡射了出來。

可能是未有預計我會射那麼多吧,岳母輕咳了幾聲的吐出肉棒,然後妖媚的張開嘴。

濃稠的精漿,盛滿岳母的口內,然後隨著地心吸力從嘴角緩緩流下。

「可以吞下去嗎?」我挑逗的說。

聽罷,岳母毫不猶豫便咕嘀咕嘀的吞了下去。相比老婆對此厭惡的態度,岳母大人真是沒話說。

我把岳母推倒在沙發上,然後把連身睡裙拉到腰枝附近。

保養得宜的玉腰沒有一絲贅肉,岳母這個五十歲的女人可真讓我感到驚訝。

我把臉移到岳母的秘穴。

隔著白色內褲,岳母的兩片花瓣輪廓分明,我把內褲挪開,一片濃密的倒三角叢林齊葺的呈現在我面前。看著這個老婆出生的地方,我總感覺有點奇怪,但不多久,我便手口並用對岳母的私處展開愛撫,以報答她剛才的服侍。

可能是太久沒有受到這種刺激,岳母大口的呼著氣,雙腿緊擱在我的腦後,像是要我再緊貼一點。

我伸出舌頭,舔弄著那道細縫,迎著那陣騷味,我把手指捅進陰道,探索著裡面的世界。

溫暖、窄小,那是我對岳母私處的感覺,這不期然讓我想起岳母說的家族遺傳。

我嘗試把手指再深入一點,希望找到岳母的G點,但和老婆一樣,我也找不到岳母的敏感點。

我有點沮喪,心裡懷疑到底是我的技巧不夠還是其他原因。

「別用手了,用另一個地方……」這時岳母喘著大氣的指導。「還記得我說過的嗎?要用特殊體位。」

說罷,岳母柔軟的抬高腰枝,臀部微昇,利用沙發的承托,把秘穴移到我面前。這種有點難度和考驗平衡力的動作,差點讓我以為岳母是做體操的。

「這是有點像打摏機的姿勢,」岳母喘著氣,看來是太久沒做這個動作。「男方必需從高處往下垂直插入,才能比較深入的刺激到陰道內壁,幸運的話,可能會找到G點……」

我倒吸了口氣,那不是也要我作高難度動作?

「那會傷到你嗎?」我擔心的道。「我體重不輕哦……」

「不會的,」岳母笑了笑,「我們家的女人腰力頗強。來吧……」

得到岳母鼓勵,我握著發硬的陰莖,在調教好角度後,便慢慢插進岳母私處。

「呀……」像是久逢甘露的,岳母發出愉悅的叫聲。

我一點點的往下移動,隨著肉棒插入,那隱秘的蜜穴也慢慢翻開。

作為一個生育過兩個女兒的人,岳母的陰道並沒有我想像的鬆弛,反而就如她所說的家族遺傳一樣,陰道很緊很窄,讓我很難直達深處。

也許是初次做這動作,我熱得額頭冒汗,要維持這個動作除了要好的腳力,還要平衡力和腰力,剎那間我馬上佩服起岳父來。

我扶著岳母下腰,然後垂直的展開抽插。

岳母開始喘著大氣,擺動著頭,看來是有一點感覺。

從這角度,我就像飛在天上的雄鷹,俯視著岳母美好的軀體。我利用腰力和沙發的支撐點,緩緩地撼動岳母的下身。以這樣的方式插穴,我可以看到肉棒從岳母秘穴開合的樣子,那因抽插而晃動的光滑臀部和因我的動作而變得迷惘的岳母,都大大刺激著我的官能。

隨著我對姿勢的熟練,我開始加大力度,進行更深入的插入。

我看了看岳母,只見她閉上眼睛,額頭冒汗,一頭秀髮因為髮髻鬆了而披散開來,掩蓋著部份臉容。隨著我每下抽動,她的嘴也符合節奏的張開,充滿難以形容的性感。

突然間,就在抽插途中,我的肉棒碰到了一點東西。

一點微微隆起的物體。

頃刻間我發覺,每當我呈大概八十度的方向插入時,龜頭都好像碰到那物體。

我馬上興奮起來,那不就是岳母的G點嗎?

就像發現新大陸似的,我一鼓作氣朝那個角度深深插入。

剎時間,我的龜頭劃在那物體上。

岳母的臉頓時變得很奇怪,像是吸了毒的少女一樣。

我懲罰似的抽動下身,再度擊在那隆起之物。這時岳母已經沒有了平常那種克制的儀態,她怪眼一翻,喉頭發著低沉的聲音,整個人彷似痙攣的震動起來。然後,我感到下身一緊,在一股熱熱的液體衝過我下身後,岳母便好像虛脫的倒在沙發,一動不動。

「你沒事吧?」我嚇了一跳的停止抽動。

晶瑩的淚珠從岳母眼角流下,她滿足的看著我。

「沒事……」她喘著氣,然後看著那還插在她私處的肉棒。「對不起,我已經累透了……你還沒……那怎麼辦?」

經岳母一說,我才發覺自己的肉棒還硬得發直,強烈的慾火還未完全發洩。

「算了,」看著累透的岳母,我抽出下身。「我會自己解決的……」

「不……」岳母這時像諒解似的,「我可以用手……或者再用口幫你……」

我感激岳母的好意,剛想推卻,卻看到岳母在睡衣下那豐滿的上圍。

我起了打奶炮的主意,那不需要岳母作甚麼動作。

我伸出手,翻起岳母的睡衣,露出沒有穿戴乳罩的豐碩乳房。

雖然沒有老婆那樣堅挺,卻充滿成熟的韻味和手感。

當我把下身移到她胸前的時候,岳母總算是明白了我的想法,只見她手托雙乳,滑開一道乳溝,準備迎合我的動作。

我握著肉棒,慢慢移到雙峰之間,然後在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壓迫中抽動起來。

一時間,我的肉棒「噗切噗切」的在岳母雙乳間抽動,晃動著那像木瓜的乳房。

相比起口交插穴,乳交又是另一種快感,那是目前老婆所不能給我的。

我努力抽動著,肉棒在岳母乳溝間滑來滑去,偶然間我會把肉棒插進岳母口裡,然後在抽插幾下後又回到乳溝間。這種作法讓我刺激非常,更加讓我體會到性愛的美妙。

這樣的動作持續了一段時間,我感到自己也要來了。

「哦……」我加快速度,岳母也明白似的把乳溝壓緊。然後,在一陣萬馬奔騰的狂烈快感中,我射出大量精液。

就像煙花似的,白色液體鋪滿岳母的乳房和頸部,而後續的一些則濺在岳母的嘴巴和臉上。

「把它舔一下……」

我喘著大氣的把肉棒送到岳母臉前,讓她清理殘餘的精華。

岳母毫不猶豫地吸吮我的肉棒,彷彿享受著那股味道。

我拿過紙巾,替岳母清理臉上的【戰績】。

岳母替我穿回睡袍,我則把她的連身睡裙重新理好。

然後,我們就像沒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岳母回到睡房去,而我則鋪回沙發床褥。

我躺在床上,內心壓著一種對老婆的罪疚感。

這時月色西沉,隨著疲累感慢慢積聚,我合上雙眼,很快便睡死過來。

待續…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美女醫生的健康檢查
新居窺豔迷辱
上日本朋友女友
美女老闆娘
美少女情難自禁
女服務員雪兒
騷伯母
風情萬種的貴婦
天台小屋的強姦
媽媽在家被上司上了

熱門小說: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