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之狼

場景一︰客廳

「這裡是整點新聞,今天晚間發生一宗離奇姦殺案,一名十六歲少年在家中強姦了其親生母親並用刀連砍其母親的情人數十刀,導致傷者不治身亡。事發後被鄰居發現遂報警。具體情況我們請外場記者蕭琴來報道現場情況。喂!蕭琴,聽到了嗎?」

「嘿,聽到了,各位觀眾晚上好,現在我們是在案發現場,由我來為各位報道現場情況。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現場相當混亂,據負責現場的張警官介紹,初步判定少年是在去同學家途中突然回家取遺忘物時,發現母親與其情人在房中約會,遂起殺機,用家中菜刀追砍死者,在見死者不能動彈後,再脅持其母親,逼迫其與自己發生性關係。下面我們請張警官來具體介紹一下案發情況。張警官請!」

「呶,這裡(客廳)是案發的第一現場,死者就是從臥室被追殺到這裡(客廳)後因失血過多,倒在茶 前的。」

「這裡(臥室)是案發的另一現場,案犯就是在這裡(臥室)強姦了其母親的。」

「謝謝張警官。各位觀眾,我們可以看到現場還遺留有汙濁穢物。啊!等一等,這是什麼?張警官,請問這是什麼?」

「哦,是徽章,是某種組織的標誌。」

「能讓我們看看嗎?」

「可以,但請不要碰它,這是要作證物的。」

「好,來,攝像把鏡頭靠近一點,讓我們可以看的更清楚一些。各位觀眾,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徽章上面繡有一隻動物的頭像。喔,下面還有一行字──正義之狼。張警官,什麼是正義之狼?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

「對不起,暫時無法告訴你,我們到目前還沒有充分掌握這個組織的具體情況,我們還將繼續追查下去。」

場景二︰客廳

「各位觀眾,晚上好!這裡是整點新聞。在昨天本市發生十六歲少年姦殺案後,今天在本市又發生了一件極其類似的姦殺案。據瞭解,是一名十五歲少年林某在其母親和叔叔的飯裡分別下了藥,結果導致其叔叔吳某當場死亡,林某的母親何某醒來後發現兒子正與自己發生性關係,其後便報了案。具體情況稍後本台將為您做現場報道。」

「歡迎您繼續關注整點新聞,我是蕭琴,我現在在案發現場為您介紹續昨天姦殺案後發生的另一起姦殺案。根據現場警官的介紹,今天這起案件和昨天的案件手法上有極其相似的地方,作案人員都是十五、六歲的男性,受害人也都是案犯的親身母親和其母親的情人。具體情況我們請負責這兩起案件的張警官來給您做介紹。張警官請!」

「今天的案情是在中午的十二點四十分左右發生的,受害人何某是在下午四點後來警局報的案,受害人身上除了殘留一些淫濁物外沒有留下任何體外傷。當我們趕到案發現場時,死者還躺在餐廳的地上,但已經沒有了呼吸,頸部有明顯的勒痕,初步判定是在昏迷後窒息死亡。我們進入臥室時,案犯林某還在睡覺,逮捕時,其顯得非常的鎮定。現在初步的就是這些。」

「謝謝張警官的介紹。另外還有一個問題請教張警官︰就是在案犯的臥室裡再次發現了正義之狼的徽章,這個徽章是否真的和案件有關呢?」

「噢,這個可能是有的,不過在未確定前我們還將作更深入的調查。」

場景三︰客廳

「各位觀眾晚安!今天晚間又發生一起姦殺案,這是繼前天以來的第三起奸殺案。案發情形和前兩次案情非常相似,十六歲少年劉某在家中用砍刀砍下正和母親偷情的男子楊某的頭,然後持刀逼迫母親錢某和自己發生性關係,事後則提著楊某的頭到附近的警局自首,並且承認自己是正義之狼的成員……」

「……現在插播一條最新消息,就在剛才十分鐘之前,又有一起姦殺案發生了,有民眾向警局報警說,在德佳公園內有一名十六、七歲左右的少年用刀刺死一名中年男子,並持刀脅迫正與其約會的女子°°也就是自己的母親,在大庭廣眾之下發生性關係。並據反映,當警察逮捕該少年時,少年顯得異常平靜,並且聲稱自己也是正義之狼的成員。」

「另外本台在稍後的節目裡,也就是晚上十點的《大眾話題》中就三天來連續發生的四起母子亂倫姦殺案進行一個專題討論,歡迎您到時收看。這裡是整點新聞,各位晚安!」

場景四︰客廳

「各位觀眾晚安!歡迎收看今天的《大眾話題》。今天我們的話題就是這幾日以來發生的連續姦殺案。據報道著幾器姦殺案都是兒子殺死母親的情人後再強奸自己的母親,那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離奇姦殺案呢?為此引發的社會問題又是什麼呢?好!就這些問題我們今天請來了幾位這方面的專家,請他們來談談各自的看法。現在我們來介紹一下今天現場請到了專家︰政法大學的法律系教授秦教授、社會研究所副所長楊所長以及負責現場調查的張警官。幾位晚安,相信幾位也都已經看到或聽到了這幾起姦殺案,不知道各位對此有何看法?我們就先請張警官來介紹一下這幾起案件當時的情況,請!」

「好的,那麼我就再大致的介紹一下這幾起案件的情況。這幾起案件都是由於母親在外結交男友或情人而引起的,而且就案發現場的情況來看,都是剛好發生母親在偷偷約會的時候,被自己的兒子撞見,遂引發了這幾起案件。但是我們在逮捕這些少年時卻又同時發現一個問題,就是這些少年都有參加同一個社會組織,一個叫正義之狼的組織。至於這個組織我們現在還在調查中。」

「謝謝張警官的介紹。秦教授我想請問你,從法律上來看,這幾起案件涉及到了哪些刑事條例呢?」

「我們從這幾起案件看,有幾點是很明確的,首先是一級謀殺,犯案人都是出於仇恨和妒忌而殺人,而且我們很明顯的看到案犯在被捕的時候意志是非常清醒的,對所犯的事也是供認不諱的,這說明他們是有理智的情況下主動的進行殺人計劃的。其次是強姦,在這裡我要先說明的是不論受害人是誰或什麼人,甚至是自己的親人,也不論是男是女,只要兩者發生性關係時一方是出於不自願的被迫的,法律上都認定這時的性行為都是強姦,而這幾起案件都是兒子在母親非自願的情況下發生性關係的,所以這幾名少年在殺人的同時也犯了強姦罪。另外,剛才張警官也介紹到這幾名犯案少年都是一個叫正義之狼的組織的成員,而這個組織很可能是一個有黑社會性質的團體,也就是說這些少年很可能還牽涉到幫派黑社會。當然整個判定還要視具體情況而定。」

「好在!在聽完秦教授的的初步判定後,我們現在請我們的社會學專家來談談他的看法。楊所長請!」

「好!主持人好!幾位好!觀眾朋友們好!像大家看到的這幾起案件都與一般的姦殺案不同,它們還涉及到另一個社會問題就是亂倫。對於亂倫我個人認為它這種現象是男女性關係上的錯誤的衍生。就拿這幾起姦殺案來說,所有犯案的少年都是對自己的母親進行性脅迫或性侵害,這種行為其實是母子亂倫的一種更嚴重的表現,而母子亂倫本身就是一種變態的性行為。就像秦教授講的這幾名少年是出於對母親的情人的妒忌和仇恨而殺人的,這充分說明他們都有相當嚴重的戀母情節。而造成他們有這種戀母情節的原因一般都是父母親的溺愛和放縱以及正規途徑的性教育。這個問題也是我們現在這個社會需要關注的,正確的人際關系和合法正常的性行為是避免發生這種事件的唯一的辦法。」

「好的,謝謝楊所長。……」

場景五︰公園

春天的陽光溫暖的灑在公園的每一處地方,草地上小孩在歡快的玩耍,大人們湊在一起閒聊著,只有在樹林裡一對對的情侶親密的切切私語。

一對中年男女也悄悄的鑽進了樹林,找了一片沒人的地方,舖上毯子坐了下來。男的把身子靠在樹上,女的則依偎在男人的懷裡。男的看上去大約三十一、二歲的樣子,油光的頭髮下面有著一張乾淨的略帶帥氣的臉。女的大約也三十多歲的樣子,只是看上去似乎總要比男人大一點,渾身透著成熟女人應有的嫵媚,長波浪的秀髮,略略上蹺的眼角裡透露出對眼前這個男人的喜愛,性感的紅唇正在輕聲的說著什麼。

說著說著,兩人的嘴碰到一起,相互吮吸著對方愛的唾液,慢慢的男人的手開始不安份起來,隔著衣服撫摸起女人豐滿性感的雙乳,接著又輕輕的用手解開了女人上衣的兩顆扣子,把手伸了進去。女人的雙乳在男人的手掌撐托下露出了很深的乳溝。而從半敞開的上衣側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女人白嫩的乳房,一顆紅潤而又略帶褐色的奶頭在男人的手的揉捏下早已變的堅硬了。

但是就在倆人親密的時候,不遠處一雙犀利的帶著妒忌仇恨的眼睛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

場景六︰家門口

下午四點半是學生陸陸續續放學回家的時候。一輛BMW旁,男人正在和女人吻別,臨走之前卻不忘在女人性感的臀部捏上兩把的他,不一會兒的鑽進了車裡。就在這時一個十五歲左右的男孩走了過來,朝男人的車裡狠狠的瞪了一眼,轉身向女人問道︰「他是誰?」

「哦,我的一個老同學。」女人一邊回答著一邊目送著車子的離去。

男孩回過頭看了看遠去的BMW,轉身走進了房裡。進了自己的房間,迅速地用筆在記事本上寫下了一行數字「BD9206T」。

場景七︰酒吧

喧囂的酒吧裡,吧女們穿著低胸半透明的制服穿梭在各張酒台間。一名吧女從吧台處接過兩瓶馬帝利,逕直向四號包廂走去,推開了包廂的門把酒水送了進去。裡面坐著五個男人,從桌上橫七豎八的酒瓶可以看出,這幾個人都已有些醉了,一個男人接過吧女送來的馬帝利酒又開始給自己和其他幾個人倒酒,另一個舉著已經空了的酒杯嘴裡還在吹噓著什麼︰

「你們知道嗎?那個老娘們到現在為止還以為我真的愛她呢!哈哈!其實要不是她有幾份姿色再加上她老公給她留下來的那些錢,老子才懶的泡她呢!」

「去!你吹什麼吹,到現在都還沒真正幹上一回,你算什麼本事呀!」一個同伴回擊道︰「你有本事就把她擺平呀!好歹也爽一把呀!」

對於同伴的諷刺,男人急了,連忙補充著說︰「是,我是沒上她,那是因為我不急,我現在還想多掉掉她點胃口。再說了,她現在已經完全控制在我的手心裡了,我想什麼時候乾就可以什麼時候乾。你們還不知道吧,她的那對奶現在已經被我摸大了好幾公分呢!她原先買的胸罩都戴不下了,現在都用36E的了。哈哈哈!」

「哼哼,當心,別被什麼正義之狼K到,到時候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哈,正義之狼?她兒子?那個小子像嗎?」男人不屑一顧道︰「我不扭下他的頭已經算是客氣的了!」

「可是我聽說她兒子是學校柔道社的主將,而且好像還是黑段呦!」

「什麼柔道主將不過是些騙騙小孩子玩的東西,我幾下就可以擺平了。」

場景八︰廚房

「別……別這樣,嘻……嘻……啊!討厭!」廚房裡傳出中年女人的聲音︰「哎呀!不要啦!我還沒準備好。」

「你又沒準備好,你每次都這樣,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肯給我嘛?」男人不高興的抱怨道。

「好啦!時間也不早,我兒子快要回來了,這樣吧!我還是幫你那個吧!」見情人優點生氣,女人連忙勸慰他。

「也只有這樣了。」男人無奈的說著。

「那就來吧!」女人說著跪下來,拉開男人褲子上的拉鏈,熟練地掏出男人的那根壯實的陽具開始套弄起來,接著又把嘴湊過去,一口含住了男人的陽具,進進出出的吞吐起來。

「啊……嘶……啊……嘶……」男人舒服的呻吟著。過一會兒男人開始微微的抽搐起來︰「哦……啊……舒服……」男人回味著高潮時的快樂。

「啊!都這麼晚了,快,我兒子要回來了。快點走吧,別讓他再看到了。」顧不得吞下男人留在她嘴裡的營養蛋白質,女人立刻催促起男人。

「好!好!好!又是你兒子,你就這麼怕他?」男人不高興的把手從女人身上拿開了。

「哎呀,我還不想讓他知道嘛!快點!」女人一邊嚥下蛋白質一邊催促著︰「快,快走啦,我兒子要回來啦!」

男人不情願的被女人催著離開了房子,走到車前,他又一把摟住女人,開始吻她,一隻手不停的在女人的身上遊走。然後開著他的BMW走了。不遠處的拐角,男孩正站在那裡看著這一切,眼裡散著火光,手早已經捏成了拳頭。

場景九︰酒吧

「來,再陪我喝一杯。」男人拉過身邊的陪酒小姐,就把酒杯塞到了小姐的嘴邊。

「不要嘛!您好壞呀!人家已經喝的夠多的了!」小姐一邊推說,一邊卻將酒一飲而盡。

「好!不錯!這才像話!」男人滿意的說道︰「怎麼樣,待會兒和我去吃夜宵?」

「吃夜宵?好啊!」小姐一聽有外快賺興奮起來︰「不如現在就去?您等我一下,我去和媽咪說一聲。」

「好!我到後面等你,快點喔!寶貝!」男人起身和小姐走出了包廂。接著從後門走了出去。

酒吧的後面是一條小巷,從小巷的一頭走過來一個人,慢慢的靠近正在等人的男人身邊。漸漸的走近了,是個十五六歲的男孩。「是你?」就在男人認出孩子的同時,他感到身體一陣麻痺,眼前突然模糊了。

「咦?人呢?」剛走出後門,小姐四處看了看,小巷裡除了自己以外什麼人都沒有︰「媽的,人呢?喂!你在哪裡?真衰,被耍了!」

場景十︰客廳

客廳的桌子上放著一個蛋糕,是個生日蛋糕,上面是用巧克力寫的字「媽媽生日快樂」,桌旁的母子正在慶祝。

「媽媽,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母親非常開心的答謝道︰「謝謝你,兒子!」

「今天是你的生日嘛,做兒子的怎麼能忘了呢!對了,媽媽切蛋糕前別忘了許個願。」兒子笑著說道。

「嗯!」母親點了點頭,開始閉上眼睛許起願來。過了一會兒,母親睜開了眼睛,開始切蛋糕。

「給你,兒子!這塊大的給你。」母親切了一塊大的放在托盤裡遞給兒子。

「謝謝媽媽。別忘了給爸爸也留一塊。」兒子接過蛋糕,不失時機的提醒母親給死去的父親留上一塊蛋糕。

「啊!對,是該讓你爸爸和我們一起過這個生日的。」媽媽吃驚而又無奈的回應道。

「對了,媽媽我還有禮物要送給你。」

「是嗎?什麼東西?」母親驚奇的看者兒子問︰「不過你不應該再花錢的,媽媽已經很開心了。」

「不花錢!不過你要把眼睛閉上。」兒子說著放下手中的蛋糕回答道,又從身上拿下一段黑巾︰「為了免得你偷看,媽媽我要把你的眼睛上。」

「好吧!」母親毫無意見的轉過身背對著兒子答應︰「來!吧!」

「嗯!」兒子把黑巾在母親的頭上饒了一圈。然後抓住母親的手開始牽著她走︰「媽媽,來,我帶你去個地方。到了那裡你就可以看到禮物了。」

場景十一︰地下室

「小心一點,媽媽!慢點走。」兒子扶著媽媽走進了地下室。

「兒子,到底要到哪裡去嘛?」母親被兒子在房間裡饒了好幾圈,早已暈頭轉向了。

「就到了。」兒子打開了地下室的燈,把母親領到一張椅子前,扶著母親坐了下去︰「媽媽,你就坐在這裡,等一下你就可以看到禮物了。」然後又輕輕把椅子扶手上的鐵環饒過母親的手悄悄的扣上,又蹲下來扣上母親腳邊的鐵環,接著走到母親的身後,解開母親在頭上的黑巾︰「媽媽,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啊!」母親面對著眼前的禮物,吃驚的叫了起來︰「這!這!啊!不!」

「怎麼了?媽媽你不喜歡這個禮物嗎?你應該很喜歡的呀?」男孩突然變得冷冷的。冷的有點帶著殘酷。

「不!兒子!怎麼會這樣?」母親不敢在繼續看著她眼前的兒子送的禮物,喃喃的說。

「不要?可是我還以為你會喜歡呢?」男孩的嘴湊到母親的耳邊很平靜的說道︰「他不是你的最愛嗎,媽媽?」

「可……可是,這……這不是禮物呀!」母親低下頭輕聲的說︰「他……他是一個人呀!」

「是,他是個人,而且是媽媽最喜歡的人,一個男人,不是嗎,媽媽?」男孩繼續平靜的在母親的耳邊說道。

「不,不是你說的這樣,我們……噢……不……我是說我們沒什麼的,真的我什麼也沒做。」母親似乎從兒子的口中聽出了些妒忌,連忙解釋道。

「是嗎?可是媽媽,我聽到的可不像你說的什麼也沒有。」兒子仍然出奇平靜的說︰「他說你的乳房原本是沒有現在怎麼大的,是他拚命摸摸大的呦!」

「啊!沒……沒有的事,你怎麼能怎麼說媽媽呢!」母親連連搖頭否認。

「沒有?是真的嗎?可是媽媽,我有點不太相信,不如這樣吧,我們來問問你的禮物自己,看看他到底有沒說過著話。」說著,男孩提出一桶冰水平靜地走到母親面前,提起冰水一股腦的倒到了禮物上面。

「啊!」禮物叫了起來,慢慢地清醒過來了︰「我……我這是在哪兒?啊!你?我?我們?」男人驚訝的看的對面坐著的女人,連忙問︰「我怎麼會在這裡的?這是什麼地方?」

「呵呵,你醒了嗎?」男孩扔掉空桶從暗處走了過來︰「我來告訴你吧!你現在是在我家的地下室。你現在是我送給媽媽的生日禮物。」

「什麼?」男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過很快就回過神︰「臭小子,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看我怎麼收拾你!」男人叫囂著想向前撲過去,可是他只稍稍的動了一下,便不能動了,這時男人才發現自己原來是被釘在一面牆上,全身還赤裸著。

男人於是氣急敗壞的叫道︰「臭小子快把我放了,否則要你好看!」

「要我好看?怎麼個好看法?」男孩絲毫沒有要放人的意思,冷冷的笑著。

「臭小子快把我放了,聽到沒有!否則我就叫你媽媽好好的治治你。快點!聽到了沒?!」「叫我媽媽治我?是嗎?媽媽,你要怎麼治我呢?」男孩轉過身問自己的母親。

母親面對著眼前這個冷酷的親骨肉,只是一味的在哀求︰「求求你,放了他吧!我們真的什麼也沒做!」

「放了他?可以呀!」男孩居然沒有拒絕︰「不過,媽媽,他可是非常想要和你作愛呀!不如這樣吧!只要他當著我的面和你做一次愛,我就放了他。」

「什麼?不!不要!我不要!」母親聽到兒子居然要自己當著他的面和情人作愛,一下子羞辱感湧了上來,開始拚命的搖頭。

可是男孩卻一點也不理會,逕直走到男人面前,開始解男人手腳上的鎖鏈。
剛解開,男人便舉著拳頭撲了上來︰「臭小子,你討打!」

「噗!」男人突然彎下腰,雙手捂著肚子向後趔趄了好幾步,跪在了地上。

「咦?你怎麼了,幹嗎跪在地上呀?」男孩說著走了過去,又是一頓拳腳。

「別,兒子,別打了!求求你,放過他吧!」母親看到自己的情人被兒子揍得快趴在地上了,心痛的哀求兒子。

「好吧!既然媽媽說不打,就不打了。」男孩似乎又很聽話的停了下來,接著一把抓住男人的頭髮,向上一提︰「你不是要我放了你嗎?可以啊!不過你要和媽媽做一次愛才可以。要讓媽媽滿足才可以!」說著,把男人拉到了母親的跟前,一把把男人的頭按在了母親的兩腿中間。

「快點!開始!舔我媽媽下面!」男孩命令道。

男人的頭被按在母親的陰部,雖然隔著內褲,不過女人的體香還是在男人的鼻子前面飄盪開來。也許是被人脅迫著,也許是眼前誘人的身體,男人竟然乖乖的舔起母親的陰部來。

「啊!不!不要!」母親身體一振羞恥的反抗起來,拚命的夾緊雙腿,可是越是這樣男人的頭就被夾得越緊,也就越難以擺脫。慢慢的,母親開始伴隨著反抗發出了一聲聲的呻吟︰「啊!不……不要!啊!哦!不……要……呀!」雙腿也開始分開來了,母親的內褲中間顯現出很大的一塊濕跡。

男人的舌頭繼續的舔著,漸漸的男人那雙滿是淤青的手也困難的伸到了母親的臀部,撫摸了幾下開始脫母親的內褲,一點一點的往下剝。

母親一邊呻吟著,一邊又不停的哀求著︰「不!啊!不……要!別……別這樣!求求……你了!兒子!快……快讓……他停下!我……我快……快受不……了……了!」

兒子卻並沒有阻止男人,只是靜靜的說︰「媽媽,你說不要,可是你的身體好像已經開始不聽你的了。」

而男人把母親的內褲剝下後,手又慢慢的伸回到母親的陰部,用手指輕輕的剝開母親的陰唇,把舌頭伸到裡面開始舔吸陰蒂。男人的舉動讓母親更加的興奮起來,開始不停的扭動自己的臀部。

這時候男孩繞到母親的身後,伸手從母親的肋下操到前面,一把握住母親的雙乳,開始解母親上衣的扣子,幾下就把母親的雙乳托了出來,接著又解開母親乳罩上的扣子,並對男人命令道︰「來!讓我看看你是怎麼讓我媽媽的乳房變大的。」

男人很聽話的伸出雙手慢慢的移到母親的胸前,開始撫摸起來,揉捏著早已堅硬的紅潤的乳頭。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啊!」母親隨著男人的擺弄已經漸漸的進入了高潮。

這時候男孩又命令道︰「起來!」男人再一次很聽話的站了起來。「媽媽,表演一下你熟練的口技吧!」男孩托住母親的下巴邪惡的要求道。

「不……要……要……我……不……求求……你……」雖然母親艱難的繼續哀求著,可是一點效果都沒有,自己的頭還是被兒子拖到了男人的陽具前面。

「媽媽,你不是很喜歡的嗎?來!再表演一次嘛!」男孩毫不客氣的要求母親,並把男人的陽具一把捏住狠狠的塞進了母親的一直哀求著的嘴裡︰「媽媽,動啊!你不是很拿手的嗎?他可是很多次都敗在你的口技上的呀,不是嗎?」

也許是兒子無理的要求也許是出於身體的本能,母親竟然真的開始動起來,含著男人的陽具開始吞吐起來。雖然雙手被扣在椅子的扶手上,可是母親的嘴還是那樣的靈巧,好幾次男人的陽具快要從口中掉出來的時候都被自己的舌頭輕輕的一捲,又重新回進了自己的嘴裡。

不知今天是怎麼的,男人的陽具在母親的嘴裡只套弄了一會兒,就開始射精了,很快的就又恢復到軟弱無力的狀態了。

「哈!怎麼了?今天怎麼這麼快呀?」男孩譏笑道︰「你不是一直自詡金槍不倒的嗎?怎麼?陽痿了?」

面對著男孩的譏笑,男人的臉上流露出對自己一時無能的驚訝和羞恥。

「我一開始就告訴過你了,今天要想我放了你,除非你和媽媽作愛,而且還要讓媽媽滿足,否則……」

男孩冷冷的提醒讓男人開始感到後怕,開始拚命的用手搓自己早已萎縮的陽具。

而這一面,母親在被男人舔吸了自己的陰蒂、揉捏了乳房後身體早已開始興奮起來,再加上一陣的口交,整個身體已是慾火焚身了,陰道裡流出了許許多多的淫水,就連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男孩看到這裡,用手指在母親的陰道口撩了一下,「啊!」母親被再次激起慾火,下體不由自主的隨著手指方向跳動起來。男孩趁著母親淫叫把帶著粘稠的淫液的手指塞進了母親的嘴裡︰「來!媽媽,嘗嘗你自己釀的蜜汁!」

「嗯!」母親含住了手指,開始舔起來,身體也開始動的更加的激烈。

「媽媽,我的手指可不是他的那根東西。」男孩故意提醒道,說著還硬生生的從母親的口中把手指抽了出來。

早已熟透了的母親一失去了唯一解饞的東西,便開始大聲的淫叫起來︰「啊……啊!我!我受不了了!我!我要!我要!啊!啊!我要!」

「你要?要什麼?」男孩故意問道︰「媽媽,你要什麼?說啊!看看我可不可以幫你。」

「我!我要啊!我!給……給我!插!插!插我!」

「插你?可是媽媽,你也看到了,他已經不行了,怎麼插你呢?」兒子假裝沒有辦法的回應母親的要求。

「插我!求求你!插我!啊!我……受不……了……了!」母親一味的叫著春,已經全然不顧眼前的人是誰了。

「什麼?我?媽媽,你是要我插你嗎?你沒搞錯吧?」兒子假裝無法相信的樣子提醒母親︰「媽媽,我可是你兒子耶!如果我插你,那不成了亂倫了嗎?你可要想清楚呀!」

這時的母親興奮的早已顧不得這麼許多了,拚命的扭動著性感的身體,嘴裡依然是「插我!插我!快一點!我受不了了!我要死了!」

「媽媽,你真的要我插你嗎?你要想清楚啊!真的要嗎?」

「要!要!我!我要!插我!插我!」母親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的,幾乎已近瘋狂,下體一抬一抬的拚命的想要。

「好吧!看來也只有我可以讓你滿足了,不過媽媽,我和你做是亂倫,這可不是我要你做的,是你自己要的。你不要後悔呀!」

說著,男孩走到母親的面前,解開母親手腳上束縛。母親的手一被放開,便迅速的解開兒子身上的皮帶,拉開拉鏈,一把剝下兒子的褲子,握住兒子的陽具開始品嚐起來,一邊還不停的搓著自己的陰部。

「不要這麼急嘛!媽媽,我可不會像他一樣陽痿的。」兒子自信的說著,一邊開始脫掉衣服,露出了結實寬闊的身體。

母親握著兒子的陽具舔吸了一番後站了起來,抬起一隻腳踩在椅子上,很自然的張開了下體,迅速的把兒子的陽具往張開的陰道裡塞。「啊!啊……」陽具插進去後的舒服感讓母親再次失聲的淫叫起來︰「啊!好!好……舒……服……啊……」

男孩被母親帶著插進了陰道裡,也感到了無比的溫暖和快意,於是抱住母親的身體,拚命的抽動起來,雙手還不停的撫摸母親豐滿的趐胸,手指挑弄著圓潤如櫻桃般的乳頭︰「啊!嘶!媽媽!啊!我!好……愛……你啊!我插!插!」

看著男孩和母親快樂的做著愛,男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坐在地上驚訝的看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下面陽具還是仍然萎縮著,一點起色都沒有。

就這樣過了好久,男孩終於忍不住開始射精了,一股股的熱流直奔母親的子宮而去。「啊!好……好熱……呀!」母親在兒子的衝擊下也高潮叠起,終於達到了頂峰,體內的陰精也隨之傾瀉而出,母子倆緊緊地抱在一起。

「媽媽!怎麼樣?滿足嗎?」男孩沒有馬上抽出自己的陽具,而是繼續的抽動了幾下。

「啊!哦!我!我……不知……道……」母親還意猶未盡的說,臉早已因為兒子和自己的亂倫羞恥的紅透了,真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兒子!我……我們……媽媽……太……太不要……臉了……真……對……對不……起……你……」

「媽媽,怎麼?你後悔了?你別忘了,還有一個人可是從頭到尾一直都看著我們呢!他可是欣賞了一段真實的母子亂倫呦!」男孩還沒忘記挖苦一下母親。

「啊!天……天吶!我!我……怎麼會?怎麼會?這!啊!」母親這才想起了自己的情人,連忙低頭想躲進兒子寬闊的身體後面。

「媽媽,不要躲了,他全看到的。你要不要再和他做一回?」男孩再次嘲弄母親。

「啊!不!不要!」聽到兒子的話母親拚命的搖頭。

「不要嗎?媽媽,那你還有一件事沒做完。」男孩莫名其妙的說出一句。

「什……什麼……事?」母親不解的問道。突然母親發現兒子的左手臂上有一塊紋身,一隻閃爍著凶惡眼神的狼頭,「啊!狼!你?兒子?你、你是……」母親吃驚的抬頭看還赤裸相擁著的兒子。

「你看到了?是的。我是,而且是他們的首領。媽媽,現在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男孩不知從哪裡弄來一把匕首,塞到了母親的手裡︰「你要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剛才發生的事,你最好就……」

「啊!這?」母親握著匕首害怕的說︰「一定要這樣嗎?能不能……」

「不能!」還沒等母親說完,男孩就打斷了話︰「媽媽,你要不想的話,就和他再做一次愛呀!不過他願不願意和一個亂倫的女人做愛就很難說了……不然你就把我殺了好了。」

「亂倫的女人!我!我!」母親一想到自己剛才和兒子的一番雲雨,不禁又一陣熱血沸騰,隨後又是一陣無地自容,臉色開始一陣紅一陣白,手心裡握著的匕首猶豫不決。

「媽媽,我可是很愛你的,你要想清楚。」兒子再次暗示母親。

「我!我!」母親猶豫地開始向男人走過去,匕首則用一隻手握著藏到了身後。「你……你剛才……全看見了?」母親問道︰「我!我是不是很淫亂?是不是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

「是!我沒想到你……你居然會……會和自己……的兒子做……做這種事。你真是不知羞恥!」男人斬釘截鐵的咆哮道,滿是傷痕的臉上流露出一份厭惡︰「賤人!婊子!淫婦!」

「我!淫婦!」母親接著又問道︰「那你到底喜不喜歡我?」似乎還有點不死心。

「喜歡你?你別自做多情了!我不過是和你玩玩而已。」

「和我玩玩?那我現在再和你做愛,你做不做?」母親雖然對男人的話感到難過,不過似乎還想救眼前這個負情的情人。

「做愛?你?哼!你以為你是什麼?一個連自己兒子都上的女人,還想和我做愛!你簡直是人盡可夫的蕩婦,和你做,我還怕得病呢!」男人的話越來越難聽。

「是嗎?怎麼說,你不願意了?」母親徹底的失望了。於是匕首一亮,逕直向男人的胸前刺去。男人對突如其來的匕首毫無防範,「噗!」的一聲,紮進了心窩。

「你!你!居……然……殺……我……我……」

「你……你不要怪……我,我……我也沒辦法,你……你要是……活……活著,我……我就沒……沒臉見人了。你別怪我,再說……我……我兒子他……他是正義……正義之狼。我不殺你……他……他也會……殺……殺你的。」母親見自己真的殺人了,害怕不已,連忙去拔插在男人胸口的匕首。

「啊!」匕首一拔出,男人胸口的血如泉水般湧出來。嚇得母親連忙丟掉手裡的匕首,逃一般的溜到兒子的身後︰「我!我殺人了!我真的殺死他了。」

「別怕,他本身就該死,媽媽,你想想他是一直都在騙你,他只不過是想玩弄你的身體和騙我們家的錢,所以你不用怕,以後的事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男孩看著母親親手解決了自己的情人,暗暗的高興,邊安慰母親,邊走到男人的面前。「怎麼樣?你不是說過幾下就可以擺平我的嗎?哈!哈!現在知道到底誰擺平誰了吧!哼哼!這就是你想玩我媽媽的下場。你要再想玩就到閻王那裡去玩吧!哈哈!」

「你!你……………」男人來不及再說完就嚥氣了。

「媽媽,現在沒事了,以後也不會再有人知道我們的事了。」男孩轉身走過來,一把抱住赤裸裸的母親說道︰「媽媽,來,我們再做一回吧!」

「啊!不!我……我……可是……嗯……」母親半推半就的又和兒子吸在了一起。

場景十二︰臥室

「媽媽,跳一段裸舞給我看看。」

「不要嘛!人家不會嘛!兒子還是早點……我好想要啊!」

場景十三︰客廳

「各位觀眾,晚安!這裡是整點新聞,續上個月連續幾起離奇姦殺案,今日本市又陸續發生兩起姦殺案,案發情形和上幾起案件幾乎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這兩起案子事發後都有正義之狼出面表示是他們的成員所為,他們對此事負責……」

「兒子,為什麼要告訴他們是你們做的?為什麼那幾個孩子會被抓住呢?」

「呵呵!我只不過想讓更多的人加入。媽媽,這也是一種宣傳。至於那幾個被抓是因為他們的心理接受能力太差了,他們只是少數幾個。」

「少數幾個?那你們到底有多少人呀?」

「大概六、七千名吧,幾乎每所中學都有我們的成員和小組,而且全都是男生,因為我們只要男生。」

「喔!原來是這樣呀!」

「媽媽,別問怎麼多了,我們還是快樂一下吧!我都已經在搭帳篷了。」

「討厭啦!又要了,你怎麼這麼精力旺盛呀!我都快被你弄死了。」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好朋友的辣媽
性愛勾引大學生
美麗人妻老師
妹妹的小嫩屄
女員警又白又深的乳溝
退伍的第一次~~~疼愛我的大嫂
隔壁人妻
我心色色,朋友的老婆太誘惑
愛妻可欣
藝校超性感淫蕩教師

熱門小說:
校花的淫亂性生活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