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被我誘姦

剛結婚兩個月的小姨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蒙,仿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紗質的短裙,紅色的純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修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雙白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瓏。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可少婦豐滿的韻味卻讓她有一種讓人心慌的誘惑力。

校長我從窗口看見小姨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
過了一會兒,姨夫手從她背後伸過來,在她豐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小姨身上,一邊揉搓著小姨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小姨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舔舐著。

「煩人……」小姨不滿地哼了一聲,姨夫已經把手伸到小姨下身,把她的內褲拉了下去,一邊手伸到小姨陰毛下邊摸了幾下,王身的陰莖就已經硬得要漲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小姨的雙腿,壓到了小姨雙腿間。

堅硬的東西在小姨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小姨心直癢癢,只好把腿曲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姨夫的陰莖放到自己的陰門,姨夫向下一壓,陰莖插了進去,「嗯……」小姨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姨夫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小姨身上起伏著。漸漸地小姨下身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小姨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姨夫這時卻快速地抽送了幾下,哆嗦了幾下,趴在小姨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小姨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衛生紙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調過去,心好象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爲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姨夫顯然無法滿足小姨的性欲,只是現在小姨的性欲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爲小姨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的伏筆。

小姨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件到膝蓋的淡黃色紗裙,短裙下露出的筆直渾圓的小腿上穿著春白色的長統絲襪,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小姨按捺不住心頭的興奮,臉上還帶著笑意。

我眼睛盯著小姨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小姨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豐滿的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長。」小姨又叫了一聲。

「啊,小姨,你來了。」我讓小姨坐在沙發上,一邊說:「這次評你爲先進是我的意思,現在不是提倡用年輕人嗎,所以我準備提你進中級職稱,如果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語文組的組長。」

由於小姨坐在沙發上,高已從小姨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小姨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我看著豐滿白嫩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畢業這麽幾年,別人會不會……」小姨有些擔憂。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我的眼睛幾乎快鑽到小姨衣服去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這樣吧,你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點,你送到我家�來,我幫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給市裡送去。」

「謝謝你,高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小姨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我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小姨。

小姨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個叫小晶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給人一種俏生生的感覺,今年十九歲,好象在和社會上一個叫鍾成的小夥子談戀愛。那小夥子長得很帥,個子很高,一看很精幹,是個武警的轉業兵。

整整寫到十一點的小姨,早晨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姨夫對小姨的熱情是不屑一顧,他上了好幾年班還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小姨能評上什麽職稱。剛好他有個同學周日結婚,他告訴小姨晚上不回來了,就走了。

小姨又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上了一條白色帶黃花的絲質長裙,肩上是吊帶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馬夾。下身還穿著那雙白色的絲襪,這件絲襪腿根的地方是有蕾絲花邊的,柔軟的面料更襯的小姨的乳房豐滿堅挺、纖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我開門一看見小姨,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小姨把總結遞給我,我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小姨端了一杯涼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這一段路,小姨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小姨沒注意到我臉上有一絲怪異,小姨又喝了幾口我又端來的咖啡,和我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小姨往起站,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我過去叫了幾聲:「小姨,白老師!」一看小姨沒聲,大膽地用手在小姨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小姨還是沒什麽動靜,只是輕輕地喘息著。

我在剛才給小姨喝的咖啡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小姨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我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小姨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小姨身上,揭開小姨的馬夾,把小姨的肩帶往兩邊一拉,小姨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我迫不及待地把小姨的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我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由於藥力的作用,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我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我含住小姨的乳頭一陣吮吸,一隻手已伸到小姨裙子下,在小姨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手滑到白潔陰部,在小姨陰部用手搓弄著。

睡夢中的小姨輕輕地扭動著,我已是挺不住了,幾把脫光了衣服,陰莖已是紅通通地挺立著。

我把小姨的裙子撩起來,小姨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花邊的,和白嫩的肌膚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陰部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

我把小姨的內褲拉下來,雙手撫摸著小姨一雙柔美的長腿,小姨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高義的手撫過柔軟的陰毛,摸到了小姨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

我把小姨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著粗大的陰莖頂到了小姨柔軟的陰唇上,「美人,我來了!」一挺,「滋……」一聲插進去大半截,睡夢中的小姨雙腿的肉一緊。

「真緊啊!」我只感覺陰莖被小姨的陰道緊緊地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我來回動了幾下,才把陰莖連根插入。小姨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抖了一下。

小姨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擱在我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內褲褂在右腳踝上,在胸前晃動,真絲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

隨著我陰莖向外一拔,粉紅的陰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陰莖在小姨的陰部抽送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小姨渾身輕輕顫抖,輕聲地呻吟著。

我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幾下,拔出陰莖,迅速插到小姨微微張開的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小姨的嘴角流出來。

我戀戀不捨地從小姨嘴拔出已經軟了的陰莖,喘著粗氣坐了一會兒,從屋拿出一個立拍立現的照相機,把小姨擺了好幾個淫蕩的姿勢拍了十幾張。
我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小姨身邊,把他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小姨只穿著白色的絲襪,仰躺在床上,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著也那麽挺實,我光著身子躺在小姨身邊,雙手不停地撫摸著白潔全身,很快陰莖又硬了。

我把手伸到小姨陰部摸了一把,還濕乎乎的,就翻身壓倒小姨身上,雙手托在小姨腿彎,讓小姨的雙腿向兩側屈起豎高,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起著。粉紅的陰唇此時已微微的分開,我堅硬的陰莖頂在小姨陰唇中間,「唧……」的一聲就插了進去。

小姨此時已經快醒了,感覺已經很明顯了,在一插進去的時候,屁股向上擡了一下。我也知道小姨快醒來了,也不忙著幹,把小姨兩條穿著絲襪的大腿抱在懷,一邊肩頭扛著小姨一隻小腳,粗大的陰莖只是慢慢地來回動著。

小姨覺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場夢,瘋狂激烈的作愛、酣暢淋漓的呻吟吶喊,是小姨在慢慢醒過來的時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樣的快感中,感覺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小姨輕輕的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

猛然,小姨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條粗大的東西插著,一下掙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我淫笑著的臉,自己渾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絲襪,下身還插著這個無恥男人的骯髒東西。

「啊……」小姨尖叫一聲,一下從我身下滾了起來,抓起床單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她覺得嘴粘乎乎的,滿口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著什麽,用手一擦,全是粘糊糊的白色的東西,小姨知道自己嘴�是什麽了,一下趴在床邊幹嘔了半天。

我過去拍了拍小姨的背:「別吐了,這東西不髒。」

小姨渾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強姦。你……不是人!」淚花在小姨眼睛轉動著。

「告我?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讓我肏了,你怎麽說是強姦?」我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小姨渾身直抖,一隻手指著我,一隻手抓著床單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虧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這個。」我拿出兩張照片讓小姨看。

小姨只覺頭一下亂了,那是她,微閉著眼睛,嘴含著一條粗大的陰莖,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小姨去搶照片,我一把摟住了她:「剛才你沒動靜,我幹得也不過癮,這下好好玩玩。」一邊把小姨壓到了身下,嘴在小姨臉上一通親吻。

「你滾……放開我!」小姨用手推我,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麽無力。

我的手已經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小姨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沖小姨全身,小姨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頭漸漸硬了起來。

「不要啊……別這樣……嗯……」小姨手無力地晃動著。

我一邊吮吸著乳頭,一隻手已經滑下了乳峰,掠過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幾下柔軟的陰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我手分開陰唇,按在嬌嫩的陰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小姨頭一次受到這種刺激,雙腿不由得夾剛結婚兩個月的小姨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蒙,仿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紗質的短裙,紅色的純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修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雙白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瓏。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可少婦豐滿的韻味卻讓她有一種讓人心慌的誘惑力。

校長我從窗口看見小姨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過了一會兒,姨夫手從她背後伸過來,在她豐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小姨身上,一邊揉搓著小姨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小姨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舔舐著。

「煩人……」小姨不滿地哼了一聲,姨夫已經把手伸到小姨下身,把她的內褲拉了下去,一邊手伸到小姨陰毛下邊摸了幾下,王身的陰莖就已經硬得要漲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小姨的雙腿,壓到了小姨雙腿間。

堅硬的東西在小姨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小姨心直癢癢,只好把腿曲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姨夫的陰莖放到自己的陰門,姨夫向下一壓,陰莖插了進去,「嗯……」小姨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姨夫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小姨身上起伏著。漸漸地小姨下身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小姨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姨夫這時卻快速地抽送了幾下,哆嗦了幾下,趴在小姨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小姨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衛生紙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調過去,心好象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爲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姨夫顯然無法滿足小姨的性欲,只是現在小姨的性欲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爲小姨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的伏筆。

小姨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件到膝蓋的淡黃色紗裙,短裙下露出的筆直渾圓的小腿上穿著春白色的長統絲襪,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小姨按捺不住心頭的興奮,臉上還帶著笑意。

我眼睛盯著小姨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小姨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豐滿的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長。」小姨又叫了一聲。

「啊,小姨,你來了。」我讓小姨坐在沙發上,一邊說:「這次評你爲先進是我的意思,現在不是提倡用年輕人嗎,所以我準備提你進中級職稱,如果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語文組的組長。」

由於小姨坐在沙發上,高已從小姨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小姨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我看著豐滿白嫩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畢業這麽幾年,別人會不會……」小姨有些擔憂。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我的眼睛幾乎快鑽到小姨衣服去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這樣吧,你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點,你送到我家�來,我幫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給市裡送去。」

「謝謝你,高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小姨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我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小姨。

小姨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個叫小晶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給人一種俏生生的感覺,今年十九歲,好象在和社會上一個叫鍾成的小夥子談戀愛。那小夥子長得很帥,個子很高,一看很精幹,是個武警的轉業兵。

整整寫到十一點的小姨,早晨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姨夫對小姨的熱情是不屑一顧,他上了好幾年班還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小姨能評上什麽職稱。剛好他有個同學周日結婚,他告訴小姨晚上不回來了,就走了。

小姨又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上了一條白色帶黃花的絲質長裙,肩上是吊帶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馬夾。下身還穿著那雙白色的絲襪,這件絲襪腿根的地方是有蕾絲花邊的,柔軟的面料更襯的小姨的乳房豐滿堅挺、纖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我開門一看見小姨,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小姨把總結遞給我,我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小姨端了一杯涼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這一段路,小姨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小姨沒注意到我臉上有一絲怪異,小姨又喝了幾口我又端來的咖啡,和我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小姨往起站,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我過去叫了幾聲:「小姨,白老師!」一看小姨沒聲,大膽地用手在小姨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小姨還是沒什麽動靜,只是輕輕地喘息著。

我在剛才給小姨喝的咖啡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小姨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我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小姨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小姨身上,揭開小姨的馬夾,把小姨的肩帶往兩邊一拉,小姨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我迫不及待地把小姨的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我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由於藥力的作用,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我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我含住小姨的乳頭一陣吮吸,一隻手已伸到小姨裙子下,在小姨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手滑到白潔陰部,在小姨陰部用手搓弄著。

睡夢中的小姨輕輕地扭動著,我已是挺不住了,幾把脫光了衣服,陰莖已是紅通通地挺立著。

我把小姨的裙子撩起來,小姨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花邊的,和白嫩的肌膚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陰部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

我把小姨的內褲拉下來,雙手撫摸著小姨一雙柔美的長腿,小姨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高義的手撫過柔軟的陰毛,摸到了小姨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

我把小姨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著粗大的陰莖頂到了小姨柔軟的陰唇上,「美人,我來了!」一挺,「滋……」一聲插進去大半截,睡夢中的小姨雙腿的肉一緊。

「真緊啊!」我只感覺陰莖被小姨的陰道緊緊地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我來回動了幾下,才把陰莖連根插入。小姨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抖了一下。

小姨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擱在我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內褲褂在右腳踝上,在胸前晃動,真絲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

隨著我陰莖向外一拔,粉紅的陰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陰莖在小姨的陰部抽送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小姨渾身輕輕顫抖,輕聲地呻吟著。

我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幾下,拔出陰莖,迅速插到小姨微微張開的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小姨的嘴角流出來。

我戀戀不捨地從小姨嘴�拔出已經軟了的陰莖,喘著粗氣坐了一會兒,從屋拿出一個立拍立現的照相機,把小姨擺了好幾個淫蕩的姿勢拍了十幾張。我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小姨身邊,把他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小姨只穿著白色的絲襪,仰躺在床上,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著也那麽挺實,我光著身子躺在小姨身邊,雙手不停地撫摸著白潔全身,很快陰莖又硬了。

我把手伸到小姨陰部摸了一把,還濕乎乎的,就翻身壓倒小姨身上,雙手托在小姨腿彎,讓小姨的雙腿向兩側屈起豎高,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起著。粉紅的陰唇此時已微微的分開,我堅硬的陰莖頂在小姨陰唇中間,「唧……」的一聲就插了進去。

小姨此時已經快醒了,感覺已經很明顯了,在一插進去的時候,屁股向上擡了一下。我也知道小姨快醒來了,也不忙著幹,把小姨兩條穿著絲襪的大腿抱在懷�,一邊肩頭扛著小姨一隻小腳,粗大的陰莖只是慢慢地來回動著。

小姨覺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場夢,瘋狂激烈的作愛、酣暢淋漓的呻吟吶喊,是小姨在慢慢醒過來的時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樣的快感中,感覺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小姨輕輕的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

猛然,小姨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條粗大的東西插著,一下掙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我淫笑著的臉,自己渾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絲襪,下身還插著這個無恥男人的骯髒東西。

「啊……」小姨尖叫一聲,一下從我身下滾了起來,抓起床單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她覺得嘴�粘乎乎的,滿口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著什麽,用手一擦,全是粘糊糊的白色的東西,小姨知道自己嘴�是什麽了,一下趴在床邊幹嘔了半天。

我過去拍了拍小姨的背:「別吐了,這東西不髒。」

小姨渾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強姦。你……不是人!」淚花在小姨眼睛�轉動著。

「告我?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讓我肏了,你怎麽說是強姦?」我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小姨渾身直抖,一隻手指著我,一隻手抓著床單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虧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這個。」我拿出兩張照片讓小姨看。

小姨只覺頭一下亂了,那是她,微閉著眼睛,嘴�含著一條粗大的陰莖,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小姨去搶照片,我一把摟住了她:「剛才你沒動靜,我幹得也不過癮,這下好好玩玩。」一邊把小姨壓到了身下,嘴在小姨臉上一通親吻。

「你滾……放開我!」小姨用手推我,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麽無力。

我的手已經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小姨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沖小姨全身,小姨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頭漸漸硬了起來。

「不要啊……別這樣……嗯……」小姨手無力地晃動著。

我一邊吮吸著乳頭,一隻手已經滑下了乳峰,掠過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幾下柔軟的陰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我手分開陰唇,按在嬌嫩的陰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小姨頭一次受到這種刺激,雙腿不由得夾緊,又鬆開,又夾緊。

玩弄一會兒,我的陰莖已堅硬如鐵了,他抓起小姨一隻裹著絲襪、嬌小可愛的腳,一邊把玩著,一邊陰莖毫不客氣地插進了小姨的陰道。

「啊……哎呀……」雖說這根東西在她身體�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著的白潔卻才感受到這強勁的刺激,比姨夫的要粗長很多。小姨一下張開了嘴,兩腿的肌肉一下都繃緊了。

「咕唧……咕唧……」小姨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我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音。我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小姨陰道最深處,每一插,小姨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

我一連氣幹了四、五十下,小姨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擱在我肩頭,另一條裹著純白絲襪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我的抽送來回晃動:「啊……哦……哎呦……嗯……嗯……」

我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我的陰囊打在小姨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又鬆開,又夾緊。

玩弄一會兒,我的陰莖已堅硬如鐵了,他抓起小姨一隻裹著絲襪、嬌小可愛的腳,一邊把玩著,一邊陰莖毫不客氣地插進了小姨的陰道。

「啊……哎呀……」雖說這根東西在她身體�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著的白潔卻才感受到這強勁的刺激,比姨夫的要粗長很多。小姨一下張開了嘴,兩腿的肌肉一下都繃緊了。

「咕唧……咕唧……」小姨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我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音。我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小姨陰道最深處,每一插,小姨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

我一連氣幹了四、五十下,小姨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擱在我肩頭,另一條裹著純白絲襪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我的抽送來回晃動:「啊……哦……哎呦……嗯……嗯……」

我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我的陰囊打在小姨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雲雨謠
出差時和女同事的性愛
修電腦後被姊姊看到
乾妹的第一次
大學同學
綺麗姐姐
能共同分享女人的益友
學長的女友在洗衣服
上了鄰居的人妻
強姦處女美腿姊姊

熱門小說:
老公,對不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