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我要操翻你

我穿著一條沙灘短褲,赤裸著上身來到遊泳池旁。家里現在也沒有外人,岳母穿著兩段式的泳衣正趴在躺椅上曬日光浴。

從我現在的角度看過去,雪白的背部,被黑色泳褲緊緊包住大半而鼓起的臀部,還有那雙修長的大腿都完美的呈現在眼前。我心中驚歎著,如果只是從眼前的這個背影來推測這個女人,絕對不會認為她已經是當上岳母的人了。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xxxxxxxxx’领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

周日早上,陈扬趁着洗衣服的间隙,把支付宝红包搜索码在几个群里散播了一遍,然后眼巴巴的刷新着红包页面。

忽然,推拉门被拉开,一个穿着迪奥真丝睡衣的妙龄女郎冲了进来。她的身段和颜值都跟迪奥请的那些明星代言人是一个级别的,妥妥的极品美女,就是冷若冰霜,鼓着两只大眼睛冲陈扬质问道:“王八蛋!你都干了什么?”

陈扬指着西门子滚筒洗衣机旁装衣物的盆子,急切的解释道:“苏伊娜,这次我没弄错啊!我是按着你的要求分类洗的,洗衣液也没用错,而且没有把我的衣服跟你的一块儿洗……”

“我问的是你在群里发了什么!”

“群里?”

陈扬点开微信一看,顿时慌了。

近期他为了赚赏金加的群比较多,刚才匆忙转发消息的时候没看清,居然把红包搜索码发到苏伊娜所在的家族群里了,撤回已经来不及了。

他是知道的,苏伊娜作为一套睡衣都要两三千的富家千金,看不上支付宝给的那点赏金,顺带着也看不起到处求人扫码的人。更重要的是,他的行为与身份不符,可能会被人看出端倪。

三个月前,他爹被查出尿毒症急需医治。可家里一穷二白的,他又刚毕业不久,一点存款都没有。为了钱,他经人介绍,跟不想成为商业联姻牺牲品的苏伊娜结了婚,成了苏家的上门女婿。

虽然他顺利拿到了五十万,把他爹从乡下接到城里送进了大医院,但他只是苏伊娜名义上的老公,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晚上一个人住在客房,白天则要负责所有家务。与其说他是这个小家的男主人,不如说是男保姆,还是没有工资和尊严的那种,连饭都只能吃苏伊娜剩下的。

可他收了苏伊娜的钱,还签了协议,所有的委屈都只能默默承受。

苏伊娜也压根儿没给陈扬解释的机会,劈头盖脸的臭骂道:“陈扬,你好歹也是个男人,想赚钱去找个工作不行吗?整天就知道搞些乱七八糟的,几毛几块的赏金能让你发财不成?还有,我可警告你,要是让我爸妈知道咱俩是假结婚,按协议你得赔我五千万!”

陈扬连连摇头:“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往家族群里发了。”

“意思是别的群还要继续发?陈扬,能不能给自己留点儿脸?”

“我……”

陈扬有苦难言。

现在他可顾不上什么狗屁脸面,只想搞钱!

之前苏伊娜给的五十万,他爹做透析花了一半。前几天医生说做透析不行了,要换肾,又需要一大笔钱。要是能用他的肾倒是够了,但化验得知,他的肾跟他爹的不匹配,得买,导致还差十五万……

“烂泥扶不上墙!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准备早餐?”

苏伊娜对陈扬的鄙视溢于言表,说完就回屋了。

陈扬洗完衣服,给苏伊娜做好早点,下楼倒了垃圾就没回去,直接赶到了位于育才路的弘毅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这公司是学长刘弘伟开的,去年他从青云大学毕业之后,跟舍友马小乐一同进了这家公司。

干了半年,刚有点起色,就不得不请长假去照顾他爸……

公司里,刘宏伟正组织员工加班开会,见陈扬来了,立马来了兴致:“呦,今儿什么风,竟然把陈大设计师给吹来了?话说有个问题压在我心里很久了,你不是傍上富婆连工作都撂下了嘛,怎么又天天见你在微信里求人扫码?搞的副业还是……”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脸戏谑的盯住了陈扬,等着看笑话。

他们都以为陈扬当了小白脸,表面上很不屑,骂他没骨气,但心里又对他羡慕嫉妒恨。

这个月陈扬天天在群里发搜索码,他们意识到他的日子过的好像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变着法儿的对他进行各种挖苦嘲讽。转过身来又互相扫码扫的不亦乐乎,反手还把他给举报了,差点害得他被封号。

唯一知道真相的马小乐,起身走到陈扬跟前,轻声问道:“扬哥,有事啊?”

陈扬点了点头,对刘宏伟说道:“刘总,能不能单独聊几句?”

刘宏伟一摆手道:“不必了,有话就在这里说。”

“刘总,我爹要做手术,我想借点钱……”

此言一出,现场瞬间炸了锅。

“陈扬,不会是你惹到了富婆,软饭没得吃了吧?”

“难怪你那么热衷于宣传搜索码,原来是指着赏金度日啊。你竟然沦落到这份儿上了……真是老天开眼啊,哈哈!”

“要我说啊,既然没钱,干脆让你爹放弃治疗,你要是觉得愧疚,就以死谢罪。反正你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空气,早晚会被人笑死……”

马小乐听不下去了,闷着脸说道:“都少说两句吧,事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陈扬冲马小乐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又环视一圈继续说道:“我是真遇到了困难,才来求你们帮忙的。不管是谁,只要愿意帮我这个忙,等我有钱了,定当十倍奉还!”

刘宏伟直翻白眼:“行了,我们手里都没闲钱。你快走吧,别耽搁我们开会。”

“好吧,打扰了……”

陈扬心凉了半截,转身往外走去。

刘宏伟冲陈扬的背影瞪了一眼,冷笑着说道:“一个连给老子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的穷逼,借了钱能不能还上本金都是个未知数,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十倍奉还,他到底哪来的底气?你们可别被他忽悠了啊,傻子才会把钱借给他!”

这话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同,但马小乐犹豫几秒,还是打开支付宝,给陈扬转了五万过去,附言道:“扬哥,这是我跟倩倩一起存的买房子的钱,先都周转给你。我一时半会儿买不起房,不用急着还我,就是千万别让倩倩知道……”

大门外,陈扬看着手机,差点感动到落泪。

此行居然借到了五万,很意外也很惊喜,可还远远不够。

陈扬叹了口气,沉思良久才回到家里,找到了苏伊娜。明知希望渺茫,可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开了口:“苏伊娜,能不能借我十万块钱?”

苏伊娜蹙眉道:“这么快就把五十万花完了?”

陈扬摇了摇头,把自己的处境和难处如实说了,然后补充道:“我不是问你要钱,而是借,以后我一定会还你的!”

“说的轻巧!就你个混吃等死的废物,拿什么还?卖身还是卖肾?”

苏伊娜正说着,手机响了,一看是她妈打来的,就走到窗前接了起来。不等她开口,听筒里就传来她妈孙雪梅的大嗓门儿:“陈扬在群里发的那什么搜索码,到底怎么回事?”

苏伊娜回头狠狠的瞪了陈扬一眼,试探性的问道:“妈,怎么了?”

“刚才你七大姑八大姨都跟我说这事儿了,她们说陈扬的行为相当于网络乞讨,说白了就是个叫花子!你嫁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她们就没少挖苦我,现在又搞这么一出,我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你还死活不肯跟他离婚,是想把老娘气死吗?”

“妈,陈扬他……他是给别人转发的……对对,就是帮别人发的。”

“那你赶紧在群里说一声,不然以后我都没脸见人了!对了,你怀上没有?”

“还没呢,怀孕又不是过家家,哪那么容易呀?”

“这我可不管!当初咱们说好的,要么你三个月内怀上孩子,要么你跟他离婚,现在期限已经到了!本来我们就不同意这门婚事,你非要偷摸把证领了,现在到了做了断的时候了!”

“妈,我……我实话跟你说了吧,陈扬那方面有点问题……”

“什么?合着他当真是个废物?等着,明天我就跟你爸过来处理这件事,你们必须离婚!不……等不及明天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过来!”

孙雪梅说完,就愤愤的挂了电话。

苏伊娜也急了,恨不得冲过去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陈扬撕着吃了。但情况情急,她不得不压住怒火。沉思片刻,忽然眼睛一亮:“陈扬,我可以借你十万,但你必须向我爸妈承认你那方面有问题,经过治疗才能让我怀上孩子!”

事实上,苏伊娜跟孙雪梅的对话,陈扬都听的一清二楚。

要在结婚以前,他是不可能答应苏伊娜的侮辱性要求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他急缺钱。

就在他一咬牙准备答应的时候,一个陌生号打来电话,说有急事要见他一面。

他跑到小区门口,见一个挎着个黑皮包的中年男子站在旁边的巷子口冲他招手,他走了过去,愣愣的问道:“你找我?咱们好像不认识吧,你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中年人很激动,也很机警,四下看了看,迅速把陈扬拉到巷子里面的僻静处,这才开了口:“儿子啊,爸爸可算找着你了!”

“你说什么?你……你是我爸爸?”

“没错!我就是你的亲生父亲,罗维!由于某些原因,当年你一出生,我就把你送走了。后来我一直在秘密找你,可一直没找到,直到几天前才有了线索。你在医院化验的时候抽了血,我已经做过亲子鉴定了。这是鉴定结果,你看下!”

罗维说着话,从皮包里取出了一份文件。

陈扬接过文件,确认身份信息无误便继续往下看,发现结果一栏写着,他跟罗维的亲子关系概率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后面一大串的九。还有个印章,上书四个红色大字:确认亲生!

其实陈扬早就听过自己是被领养的传言了,但现在见到亲生父亲了,还是有些恍惚:“既然你都把我抛弃了,又来找我干什么?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跟我相认弥补父爱吗?”

罗维叹了口气,苦着脸应道:“儿子,对不起。暂时我还不能公开和你相认,也没法给你父爱。以后咱们肯定会一家团聚的,但就当前而言,除了钱,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巧了,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那敢情好啊……不过我的钱都是你老妈管着的,这次我出来就带了点零花钱,这就转给你。”

陈扬想硬气的回绝罗维,可没那个底气,下意识的亮出了收款码。

十秒钟后,他就听到了清脆的提示音。

“支付宝到账,一百万元!”

第002章 狗眼看人低

多少?

一百万?

陈扬的眼珠子都差点滚出来,点开余额看了看,确认自己没听错,首先想到的是他爹有救了,脸上的阴霾和心里的复杂情绪都一扫而空,扑过去拽住罗维的手臂,激动的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爸爸!”

“傻孩子,我本来就是你爸呀。”罗维并没生气,紧紧攥着陈扬的手说道,“是我对不起你,让你过了二十多年的苦日子。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换个活法了!我给你的钱,敞开了花,花完了我再给你转!”

“怎么,你很有钱?能透个底吗?”

“这么说吧……要是我公开所有资产,本市富豪榜上的那些人,全都得靠边站!儿子,先聊到这儿吧,我不能在此久留,否则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别忘了把你的银行卡号发给我,保持联络。”

罗维拍了拍陈扬的手臂,匆匆穿过马路,驱车离开了。

陈扬见罗维开的是一辆市场价四百万起步的劳斯莱斯古斯特,基本就可以确定罗维是个隐形富豪。在好奇心的怂恿下,他拿出手机搜本市的富豪榜看了看,发现第一名的资产超过五百亿。

这也就意味着,罗维的资产,同样超过了五百亿。

而他,摇身一变,成为本市的顶级富二代!

惊喜来的太突然了,还大的超乎想象。

陈扬心神躁动,正畅想美好未来呢,一个电话把他拉回现实。

电话是苏伊娜打来的,以惯有的冷漠语气说道:“陈扬,你死哪儿去了?晚上我爸妈要过来,你还不快点回来把你的屋子收拾了?赶紧的!收拾好了还要跟我出去一趟……”

“收拾你妹呀!”

陈扬不差钱了,腰杆能挺直了,再也不想受窝囊气了,对着手机说道:“我要去医院,忙着呢,别烦我!”

都说酒壮怂人胆,实际上,金钱壮胆的效果比酒精更好。

陈扬怼完苏伊娜,只感觉神清气爽,有生以来从没有这么畅快过。不等苏伊娜回话就果断挂了电话,把银行卡号给罗维发了过去,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他爹所在的三院。

路上,罗维打来电话:“儿子,刚才忘了跟你说,我找你之前跟你养父见过面,我好像惹他生气了。为表歉意,我刚跟三院的张茂林副院长打了招呼,你们在医院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找张茂林,我马上把号码发给你……”

“好的。”

陈扬记下了张茂林的手机号码,赶到三院交了钱,跑到他爹陈富贵的单间病房里,却发现躺在病床上的是个陌生面孔。见主治医生石宜拓进来了,连忙扑过去问道:“我爹呢?”

石宜拓瞥了陈扬一眼,不耐烦的应道:“转到普通病房了。”

“为什么?”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人家交了三十万,而你爹账上只剩三十了!你爹的手术给取消了。”

“什么?那可是救命的手术,还没到交钱的最后期限,你凭什么提前取消?”

“不服是吧?以你爹的情况来看,手术预计需要四十万,你拿的出来吗?最终都是要取消的,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区别?行了,我没时间跟你废话,速速滚开,别妨碍我工作……”

“不就是钱嘛,谁没有啊?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刚预交了五十万!”

陈扬的火气上来了,一甩手将缴费单砸在了石宜拓脸上。

石宜拓更是气的腮帮子直抖,左手捂着脸颊,右手指着陈扬的鼻子,恶狠狠的骂道:“你tmd竟敢动手?医闹吧你是?那没什么好说的,赶紧带着你爹滚蛋,本院永不收治。我还会给其他医院打招呼,没有哪个医院敢收治你爹,回家等死去吧!”

陈扬意识到石宜拓失去理智了,不想跟疯狗较劲,走到一边给张茂林打了个电话。

张茂林赶过来了解了情况,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石宜拓还不知道张茂林是陈扬喊来的,得意洋洋的附和道:“我也没想到,他看着人模狗样的,竟然会医闹,八成是穷疯了!张副院长,你来的正好,可得为我做主啊!”

“我说的是你!石宜拓,都说医者仁心,你的仁心呢?被狗吃了还是掉到钱眼儿里了?”

“啊?张副院长,你是不是搞……”

“闭嘴!石宜拓,鉴于你践踏医德的行为给本院造成了恶劣影响,立马收拾东西滚蛋,本院永不录用。我还会给其他医院打招呼,没有哪个医院敢录用你,改行或者回家啃老去吧!”

石宜拓不甘心,又不敢顶撞张茂林,急的都要哭了。

陈扬却笑了起来,很随意的说道:“石宜拓,建议你去外资医院,到时候你的名字叫起来会更顺口,你觉得呢……宜拓石?”

“你……你他妈的别得意,给我等着!”

石宜拓撂了狠话,愤然离场。

陈扬耸了耸肩,扭头对张茂林说道:“麻烦了张副院长。”

张茂林连连摆手,很谦卑的应道:“客气了。能为你们服务,是我的荣幸。小兄弟,你放心,后续我会持续关注你爹的治疗进度,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嗯……要是有机会,还请小兄弟在你父亲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一定……一定。”

陈扬有些迷糊。

听张茂林这意思,貌似是有求于他爸,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又不好意思询问。

张茂林也没有细说,立即行动起来,把陈富贵转到VIP病房,指派了专人照顾,并责令院里最好的肾内科医生尽快给陈富贵安排换肾手术。此外,除了寻求肾源的花费,其他费用全部免除。

陈扬暗暗记下了这个价值几十万的人情,在张茂林的大力协助下把一切安排妥当,便回到病房,终于可以跟他爹聊聊了。

可当他拉了把椅子在病床边坐下,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沉默片刻,还是陈富贵先开了口:“跟你爸相认了?”

陈扬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只是见了一面。”

“对不住啊陈扬,是我太自私了,瞒了你这么多年,我……哎!”

“爹,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而且,不管他出不出现,你永远都是我爹!”

“好好好!陈扬,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陈富贵湿了眼眶,忍住没有流下眼泪,迅速转移了话题,“多亏了你爸和张副院长,我才能享受到这么好的待遇,替我好好谢谢他们。”

“没问题!”

陈扬立即给罗维发短信转达了谢意,到了下班时间,请张茂林吃了饭。

期间苏伊娜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他都没有理会。

吃完饭又买了点吃的给陈富贵送到医院,这才往回去,到家天都黑了。

苏伊娜的脸色更黑,鼓着两只大眼睛瞪着他,厉声喝道:“王八蛋,竟敢三番五次拒接我的电话,皮痒痒了是吧?陈扬,我警告你,最好找准自己的位置,不要再惹我生气。不然,我让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陈扬在原装进口的瑞士真皮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随口应道:“苏伊娜,你想杀了我不成?”

“少废话!证明呢?拿来我看看!”

“什么证明?”

“你不是到医院开那方面有问题的假证明去了吗?”

“谁告诉你我去开证明了?我是去医院看我爹!”

“什么?你……”

中午苏伊娜在电话里被陈扬怒怼之后没有发火,就是因为她以为陈扬要去医院开假证明。结果不是她想的那样,顿时气疯了,一个饿虎扑食,右手掌抡圆了扇向陈扬的脸蛋儿。

陈扬侧身躲开了,又一个猛子把栽倒在沙发上的苏伊娜按住,阴着脸说道:“苏伊娜,劝你也找准自己的位置。咱俩互相利用,各取所需,属于合作关系,地位是平等的,我也不欠你什么。泥人尚有三分脾气呢,你最好不要太过分!”

“你敢威胁我?别忘了,咱们是签了协议的!”

“协议上写的很清楚,只要我在三年之内不让你父母看出咱俩是假结婚就不算违约。如果是你这边出了岔子,我同样不用负责。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没有帮你的义务,帮不帮全看心情。”

苏伊娜想不明白陈扬怎么忽然跟变了个人似的,还憋了一肚子的火。

可她妈刚打电话说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过她父母这一关才是当务之急,这事儿又需要陈扬配合。无奈之下,她只能强行压住火气,对陈扬说道:“那这次算我请你帮个忙,完事了我给你十万,不用还!”

“现在愿意给钱了?可惜呀,晚了!”

“你不要钱了?那你想要什么?”

陈扬上下打量着苏伊娜的曼妙身姿,嘴角一扬道:“我想要你!”

第003章 治你不用药

苏伊娜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向来善于管理和控制情绪。

可即便如此,此刻她的情绪还是失控了,发疯一般的将陈扬推开,厉声喝道:“王八蛋!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这种不求上进,为了钱连尊严和脸面都可以舍弃的废物、垃圾,还想得到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对于苏伊娜而言,还别说真跟陈扬发生关系了,只是想想都觉得恶心!

而陈扬,穷苦了二十三年,又屈辱了三个月,控制情绪的能力,被残酷的现实磨练的比起苏伊娜都只高不低。主要是兜里没钱,说话都硬气不起来。委屈与怒火,都只能压在心底。

说好听点,这叫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实质上就一个字:怂!

但这会儿陈扬在有实力怼回去的情况下,还是决定装怂,试探性的问道:“苏伊娜,我也觉得,就算是傀儡,你都应该找个比我强十倍百倍的。要不……你把协议撕了,咱们终止合作?”

“嘶……我说呢,你今天怎么跟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原来是故意激我?陈扬,我告诉你,虽然五十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也不可能白送给你!你拿了钱就想跑啊?没门儿!”

苏伊娜也很无奈,明明看都不想多看陈扬一眼,又必须维持关系。

一来,她不想让陈扬不劳而获。

二来嘛,实在是来不及重新找人了。

正想着,孙雪梅又打来电话:“娜娜,陈扬回来没有?”

苏伊娜进入卧室,关上门,调整好状态,以尽量平和的语气应道:“回来了。”

“那你把他看好喽,别让他出去。我和你爸马上就到,今天你俩必须把离婚的事儿定下来。下午我联系许家豪了,他说了,只要你立即离婚,他依然愿意娶你并帮咱家的公司度过难关!”

“妈,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呢?”

“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娜娜,你别跟我犟。当初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给家里添个新生命,要不让我们多赚点钱。你选了生孩子,可你背着我们找了个废物。是你自己把这条路堵死了,能怪谁?”

苏伊娜一屁股坐在床上,焦急的思考对策。目光无意间扫过床头柜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快步跑到客厅,对陈扬说道:“我答应你!只要你配合我应付好爸妈,我……我就陪你一晚上!”

“什么情况?”

陈扬一皱眉道:“我还没睡呢,怎么就进入梦境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机会有且仅有一次,过期不候!”

“可你已经错过了我给的机会!还想请我帮忙,那你除了陪我一晚上,以后你还得负责所有家务!”

“得寸进尺是吧?行……我答应你!”

苏伊娜答应的还算爽快。

但陈扬在兴奋之余,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不多时,孙雪梅和苏伊娜的爸爸苏胜利到了。

孙雪梅穿着亮丽的名牌衣物,留着波浪卷黄色长发,硬生生用粉底把脸上的褶子抹平了。年近五旬,早已不再年轻,却在“装嫩”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她还非常喜欢买LOGO显眼的奢侈品,炫富的意图很明显,就差把“老娘是有钱人”刻在脸上了。

以“贵妇”身份自居的她,坚定的认为,陈扬配不上她的女儿。

而她之所以给了陈扬和苏伊娜三个月时间,除了不想跟苏伊娜彻底闹僵,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看陈扬个子不低、长得也算清秀,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基因应该不差。

可中午听苏伊娜说陈扬那方面有问题,连“配种”的资格都没有。

那还留着干什么?

孙雪梅落座之后,冷冷的看着陈扬,直入主题:“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娜娜离婚?”

陈扬很随意的应道:“这事儿你是不是应该先跟娜娜商量商量?”

“我是她妈,能全权替她做主!陈扬,我不是跟你商量,而是给你下最后通牒!你要是识时务,就乖乖跟娜娜去把离婚手续办了。你要是不识趣,我就走法律程序。到时候,你不仅要从我家滚出去,还要赔偿娜娜一笔青春损失费!”

“那你去起诉我吧,只要我接到传票,一定会准时出庭。不过,我建议你先找个律师了解下相关法律法规。毕竟……法院不是你开的。”

孙雪梅也没想到,陈扬竟然变得如此强势,都唬不住了。

啪!

被讥讽了的孙雪梅迟疑几秒,忽然一拍茶几说道:“陈扬,你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竟敢跟老娘顶嘴?反了你了!你确实没有违法犯罪,但仅凭你没有生育能力这一点,老娘就能把你扫地出门你信不?”

“谁说的?我身体好的很!”

“嗯?”孙雪梅扭头盯住了苏伊娜,“你不是说他那方面有问题吗?”

苏伊娜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幸好脑子转的快,秒秒钟就想到了应对之策:“妈,本来吧,他确实有点问题,我们结婚不到一个月就检查出来了。这不是他吃了两个月的药,刚治好了嘛,不信你可以带他去医院做检查。”

“真的假的?”

孙雪梅一脸狐疑,在陈扬和苏伊娜脸上来回打量起来。

陈扬没有解释,懒洋洋的起身了:“你们聊,我先睡了。”

苏伊娜对陈扬的表现总体上还算满意,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见陈扬走向了客房,她又紧张起来,几步冲过去拽住了陈扬的手臂:“我下午就给爸妈铺好床了,你不用管!”

陈扬已经把门推开了,发现客房被收拾的井井有条,床单被罩都换了新的,他的个人物品也都不见了。他这才知道,原来苏伊娜会做家务!他也分析到苏伊娜扑过来的原因了,便没有多言,迈步进了苏伊娜的卧室。

苏伊娜回到原位置坐下,再次向孙雪梅表明了自己“坚决不会和陈扬离婚”的态度,并承诺争取尽快怀上孩子。这次她长记性了,没有说具体期限,以便更多的拖延时间。

孙雪梅闷头沉思良久,意识到从苏伊娜这里没法打破僵局,只能想别的办法,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苏胜利自始至终都一言未发,只在临走前长叹了一口气。

苏伊娜也很郁闷,进入卧室,对躺在床上的陈扬说道:“回你房间去!”

“回去干什么?你不是要陪我一晚上吗?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陈扬心头的疑虑还没有消除,为防夜长梦多,让苏伊娜越快兑现约定越好。

苏伊娜皱了皱眉头,很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下来,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小瓶子,倒出了一粒蓝色小药丸,对陈扬说道:“把这个吃了!”

“什么东西?”

“万艾可。”

“伟哥啊?苏伊娜,你这是在侮辱我!治你,我用得着这玩意儿?”

“我不想自己的第一次留下任何遗憾!这事儿没有商量的余地,要么吃,要么滚,你看着办!”

“你……行吧,我吃!”

陈扬在原始冲动的怂恿下做了选择,都没喝水,直接把药丸咽了下去,然后将苏伊娜拉到床上,按照幻想过无数次的步骤干起了正事儿。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脑子有些晕,眼皮也越来越重,很想睡觉。

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还是个初哥。关键时刻,却感觉力不从心!

难道……我那方面真的有问题?

陈扬被吓的不轻,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苏伊娜却忽然露出了阴冷的笑容,将趴在自己身上的陈扬推开,翻身下了床,迅速整理好衣服,对陈扬说道:“真以为我愿意陪你一晚上啊?也不想想,你配吗?陈扬,我知道你不服气,但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不要跟我爸妈说不该说的话。否则,就算你违约!”

“你阴我?卑鄙!无耻!苏伊娜,你会后悔的!”

陈扬终于明白过来,那颗蓝色小药丸根本不是万艾可,而是蒙汗药!

他已经够谨慎了,结果还是被阴了!

苏伊娜丝毫没把陈扬的威胁放在心上,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亲爱的,你不是说我好久没陪你了嘛,你要是这会儿有空,我马上过来找你……好,老地方见!”

“你竟然养了野男人?”

陈扬跟苏伊娜不是真夫妻,还是没法接受这种事。一时气急攻心,加速激发了药力,晕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陈扬才醒了过来。

在家里没找到苏伊娜,电话也没打通,就准备去苏家的公司找人。

但陈扬刚洗漱完毕,刘宏伟就在群里艾特他,让他看群里的视频。他点开刘宏伟刚发的一个三十多秒的视频,发现是马小乐在公司门口跟薛倩倩激烈争吵的画面,都吵到闹分手的地步了。

刘宏伟再次艾特他,还附了一句话: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马小乐的悲哀!

陈扬一看这架势,立马就猜到了,应该是薛倩倩知道马小乐把钱借给他了!

他越想越觉得愧疚,立即出门,往马小乐那边赶去……

第004章 来自银行卡的底气

十二点四十分,陈扬赶到了刘宏伟的公司。

这会儿是午休时间,公司里却没人休息。

除了出去吃饭还没回来的,其余的员工都三三两两的讨论着马小乐的事情。

众人一看陈扬来了,讨论的更激烈了,都对他指指点点的。

陈扬没在意那些聒噪的声音,在公司里转了一圈没找到马小乐,就拨通了马小乐的电话:“我看到刘宏伟发的你跟薛倩倩吵架的视频了,我到公司了,你们在哪儿呢?”

电话那头的马小乐沉默了数秒,才应道:“稍等,我马上回来。”

陈扬挂了电话,见刘宏伟从外面进来了,就走了过去:“刘总……”

“打住!”

刘宏伟抬手打断了陈扬:“我没钱借给你,公司里其他人也都没有闲钱!陈扬,不是我说你,亏得马小乐拿你当朋友,可你呢,连他跟他女朋友一起存的钱都好意思借!现在他俩闹分手,都是你害的!就你这种人,不配交朋友!”

“我会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对谁负责?把马小乐掰弯……还是拿下薛倩倩?”

“刘总,说正事儿吧。我不是想找你借钱,而是想谈谈工作……”

刘宏伟冷笑着摇了摇头:“终于浪够了,想回来上班了?陈扬,当初你在我没有批假的情况下撂下手头的活儿,一耽搁就是三个月,现在还他妈有脸跟我谈工作?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你以为公司是你家菜园子啊?”

陈扬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刘总,你误会了,我是想辞职。”

刘宏伟呆立当场。

在刘宏伟看来,迟早有一天,陈扬会为了继续回来上班而苦苦相求。他可以趁机好好羞辱陈扬,对此已经期盼很久了,甚至不止一次的幻想过那个场景。好不容易等到陈扬提到工作了,却是要辞职!

这他妈不合常理啊!

突如其来的,刘宏伟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陈扬,你确定要辞职?”

陈扬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吧。”

“不是……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懒得走辞职程序了,还是直接离职方便些。”

“你他妈有病吧?”

刘宏伟刚有了点小期待,又被泼了冷水,一脸的生无可恋。

陈扬见刘宏伟吃瘪,心里却爽的一逼。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马小乐到门口了,就没再理会刘宏伟,快步迎上了马小乐:“对不起啊,你为了帮我,跟薛倩倩闹了矛盾,都是我的错!她人呢?”

“回公司了。”

马小乐摆了摆手:“扬哥,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可我心里过意不去啊,早知道,我就昨天把钱还给你了……”

陈扬话没说完,一众前同事就围了过来,现场顿时热闹起来。

“马小乐,这件事情虽然错在陈扬,但你自己也得反省反省。谁叫你无视了刘总的提醒?交友需谨慎,借钱同样需要谨慎。刘总那么聪明的人,能让我们吃亏?现在你吃了大亏,长记性了吧?”

“谁说不是呢?就陈扬那种穷逼,像是负担得起五万债务的人吗?”

“我看薛倩倩也不怎么样,太势利了,你跟她分了也好,再找一个就是了!”

马小乐眉头紧锁,冷眼扫视着同事们,吼道:“够了!管好你们自己吧,我的事儿,用不着你们瞎操心!”

陈扬对这群毫无同情心、只知道落井下石的小人,已经彻底死心了,对马小乐说道:“别听他们瞎逼逼,我觉得薛倩倩挺好的。换了一般人,能把钱交给你保管?我马上给你还钱,你给她说点好话,肯定能把关系修复好。”

“你爹不是急等着做手术嘛,钱你先用着,我这边我能处理好。”

“我刚得到一笔钱,把我爹安排好了还有剩余呢。”

“真的?”

“这种事我还能骗你啊?”

陈扬催着马小乐点开了支付宝收款码,干脆利落的扫码转了钱。

下一秒,熟悉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支付宝到账,五十万元!”

马小乐懵逼了:“扬哥,你还真十倍偿还啊?”

看热闹的那些人,也都听到了提示音。一个个的都面面相觑,震惊之余,肠子都悔青了。昨天他们在刘宏伟的带动下,没有给陈扬借钱,就这么错失了一天翻十倍的良机。虽然没赚到的本就不是他们的钱,同样感觉吃了大亏。

但他们都没有自我反思,只是在心里把刘宏伟骂的狗血淋头。

片刻后,他们都跟哈巴狗似的,不约而同的扑到了陈扬跟前。

“扬哥发财了啊这是!大家同事一场,都不是外人。你要是有好门路,可得想着我们啊。”

“对啊扬哥!昨天我准备给你借钱来着,结果让马小乐抢了先。”

“我卡里也有五万,扬哥还需要吗?”

陈扬呵呵一笑道:“刚不是有人说了嘛,借钱和交朋友一样,都要慎重。你们的钛合金狗眼出了问题还是怎么着?我一个靠支付宝赏金度日的穷人,负担的起五万的债务?你们的钱就不要外借了,还是自己留着治眼睛吧……补脑子也行。”

众人被怼的面红耳赤,没人吱声了,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陈扬扭头继续对马小乐说道:“要不你请会儿假,咱一起去找薛倩倩?你们的矛盾因我而起,我得当面跟她道个歉。”

马小乐回过神来,把陈扬叫到外面,很严肃的问道:“扬哥,你的钱哪来的?”

陈扬猜到马小乐在担忧什么,解释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你就放心吧,我的钱都是干净的!但具体来路比较复杂,我不知道怎么说,等有机会了再告诉你吧。”

“行,我相信你。扬哥,你不用跟倩倩道歉,我也不用请假,下班了我去找她把话说清楚就行了。还有,你多给的钱,我一分都不要。你要当我是朋友,就听我的。你先拿着办你的事儿,等我买房的时候,要是你还有闲钱,支援我点就成。”

“嗯……那就依你的。”

陈扬知道马小乐不是爱贪便宜的人,就收回了四十五万,旋即提出告辞。都没顾得上吃饭,急着去找苏伊娜。但这边计较偏僻,出租车很少。等了得有十分钟,才拦到一辆空车。

路上,陈扬拨出了苏伊娜的号码,打通了但没人接。

陈扬正准备继续打,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您尾号7171卡5月25日13:54转账收入5000000.00元,余额5751266.83元。【工商银行】”

紧接着,罗维打来电话:“儿子,我让你妈给你转了五百万,到账了没有?”

陈扬没想到这么快就收到了一笔巨款,有些懵,愣愣的应道:“到账了。”

“好。儿子,除了钱,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今天应该就能给你送来,注意接听电话哈。”

“那什么,你昨天给的钱我还没化完呢,不用给我那么多。”

“傻孩子,哪有嫌钱多的?不是跟你说了嘛,敞开了花!”

“哦……”

陈扬还没有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也没有从巨大的惊喜中回过神来。

电话都挂断了,他还把手机举在耳边忘了放下来。

忽然,司机来了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万隆大厦,到了。”

陈扬的脑门儿在前座上磕了一下,是自己走神了没注意,怪不得司机,就没有发火。付钱下了车,突发奇想,现在有钱了,是不是该买辆车了?反正驾照考了几年了,自己能开,不需要请司机。

陈扬没怎么考虑就决定下来,等有时间了就去买车。

至于现在,得去会会苏伊娜。

苏家的金石广告公司就在万隆大厦的十七楼,占据了整个楼层,是个很大的综合型广告公司。业务范围很广,生意做的挺大。苏胜利是董事长也是总经理,孙雪梅挂名副总,苏伊娜担任的是客户部总监,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

陈扬一边往里走一边打腹稿,还没到电梯口,就看到孙雪梅正迎面走来。

孙雪梅也看到陈扬了,一撇嘴道:“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找你,跟我来!”

陈扬想了想,还是跟着孙雪梅来到隔壁的星巴克,都没点单,落座后直接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孙雪梅从限量款香奈儿包包里取出一张支票当场签了,随手丢到了陈扬面前:“只要你答应跟娜娜离婚,我给你五十万!”

“什么意思?甩点零花钱,就想买断我跟娜娜的感情?”

“你一个穷小子,竟然说五十万是零花钱?你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

“当然是……从卡里来。”

陈扬耸了耸肩,拿出手机点开工商银行的短信页面,把手机推了过去。

孙雪梅拿起手机看了看,忽然瞪大了眼睛:“个……十……百……陈扬,你怎么会有五十多万存款?老实交代,你的钱哪来的?”

陈扬苦笑不已:“建议你在找律师咨询法律法规的同时,再找个老师补补数学……”

第005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孙雪梅听出了陈扬的话外音,红着脸仔细看了看那串数字,脸上忽然露出了惊恐之色:“你卡里竟然有五百多万?”

“那可是七位数,你居然只花了几分钟就看准了?不愧是大领导,好眼力!”

陈扬给孙雪梅比划了一个大拇指,顺势拿回手机,正色道:“妈,我跟娜娜是真心相爱,不然也不会不顾一切的走近婚姻的殿堂。感情是无价的,就算你给我五百万,我都不会跟娜娜离婚。嗯……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关键时刻,陈扬忍住没有把“除非你给我五千万”这句话说出来。

当初苏伊娜定的违约金本来是五百万,他为了表明自己不会反悔的态度以便尽快拿到钱,随口说了句“五千万都行”。

结果,苏伊娜把他的客套话当真了。

在罗维出现之前,不管违约金定为多少,陈扬都无所谓,反正都赔不起。

可现在他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了,如果违约金是五百万,他随时可以把协议拍在苏伊娜脸上说老子不伺候了。要是运作的好,兴许都不用自己掏腰包,能让孙雪梅出这个钱。

就因为嘴贱,违约金变成了五千万,运作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若是他向罗维开口,要来五千万应该不成问题,但他不好意思。

而且,他也不愿意白白给苏伊娜赔那么多钱。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让苏伊娜提出终止合作,这几乎不可能。再次点的办法,是逆转形势让苏伊娜陷入被动,这还稍稍有点希望。要是苏伊娜真养了野男人,那只要找到确凿的证据,就有跟她谈判的筹码了……

陈扬感慨的差不多了,就离开星巴克,径直赶到了苏伊娜的办公室。

苏伊娜一看到他,脸色就暗了下来:“谁允许你到公司来的?”

陈扬不想说废话,迫切的问道:“昨晚你找谁去了?”

“管得着嘛你?”

“别的我可以不管,但这事儿你必须给我说清楚!”

“王八蛋,你跟谁俩呢?谁给你的质问我的资格?再提醒你一次,要是把我惹毛了,没你的好果子吃!还有,别以为你和我同住一屋就跟我是同一个层面的人了,注意你的身份!没有我的允许,以后不许再到公司来!行了,你可以滚了!”

苏伊娜说完就拿着一份报表出去了。

陈扬出师不利,第一反应是追上去继续问。

但转念一想,女人对于野男人应该挺忌讳的,就算有,肯定也不会轻易承认。

那与其当面逼问,远不如暗中调查!

陈扬拍了拍脑门儿,意识到自己冲动了。要是早分析到这一点,压根儿就不用白跑这一趟,也不会打草惊蛇。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五点半,陈扬再次来到弘毅设计公司,跟下班了的马小乐会和,一起赶到了薛倩倩所在公司的楼下。打电话得知薛倩倩要加会儿班,他俩就在路边的树荫下等了起来。

陈扬闲的无聊,拿出手机看车,忽然收到罗维的短信:儿子,一个叫大牛的年轻人会联系你,你把地址告诉他就行,我让他把我给你准备的礼物送来了。是个你没有但一定用的上的物件儿,希望你喜欢。

罗维卖了个关子,没有透漏礼物到底是什么。

陈扬也没有问,接到大牛的电话,如实把自己所在的位置报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薛倩倩下班了。

陈扬和马小乐跟薛倩倩碰了面,还见到了一个老同学,连思琪。

大一那会儿,陈扬情窦初开,见连思琪姿色不错,试着追过一段时间。

后来陈扬了解到连思琪是个虚荣心很强的人,他实在看不惯,就放弃了。

出乎意料的是,马小乐在陈扬追求连思琪的那段时间里,结识了连思琪的老乡薛倩倩,展开追求并最终走到了一起,连“校园恋情走不出校园”这个终极魔咒,都被他俩合力打破了……

老同学见面,却反常的一点亲切感都没有,反而互相嫌弃。

连思琪在学校的时候,就看不起以陈扬为代表的穷学生,也看不起家境好不到哪里去的马小乐。即便现在马小乐跟薛倩倩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她还会时不时的以专家的姿态,劝薛倩倩再考虑考虑。

此时此刻,连思琪看陈扬的眼神间满是鄙视:“听说你借了倩倩的钱?”

陈扬耸了耸肩:“有何指教?”

“一个大男人,借女孩子的钱,你好意思啊?”连思琪瞪了陈扬一眼,又把矛头对准了马小乐,“你也是,脑子抽抽了还是进水了?难道你不知道他失业几个月了?现在你把钱借给他,不是肉包子打狗吗?难不成,你指望他赚支付宝赏金给你还债?”

马小乐的脾气比陈扬要冲一些,越听火气越大,掷地有声的应道:“连思琪,第一点,扬哥借的不是你的钱,也没人请人帮我讨债,因此你没有发言权。第二点,扬哥已经把钱还给我了。”

“借了一天就还了?马小乐,你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还想糊弄倩倩?”

“那你看清楚了!”

马小乐点开了支付宝余额,不多不少,刚好五万。

这下连思琪可就尴尬了,沉着脸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的宝马X3开过来停在了路边,一个右臂上有个翅膀纹身的光膀子年轻人下了车。

连思琪脸上的阴云瞬间消散,冲纹身男招了招手,得意洋洋的说道:“给你们介绍一下,那是我男朋友刘森。马小乐,你不是正存钱买房子嘛,可以请他帮忙打听房源,他的人脉可广了。买车也可以找他,他一哥们儿就是开4S店的。”

马小乐撇了撇嘴:“不必了。”

“也是,你才存了几万块钱,连个厕所都买不起,更别提买车了……”

连思琪全然忘记了刚才的尴尬,抓住机会秀了把优越感。注意到陈扬目不转睛的盯着刘森的车子,几乎是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看什么看?那可是宝马,四十多万,就算你把眼珠子瞪出来都买不起!”

陈扬皱起了眉头:“四十多万?”

“没想到,都毕业一年了,你还这么幼稚,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当初你连班费都要分期交,居然还想追我。这就跟你现在想买宝马是一样一样的,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谁说我想买宝马了?我怎么可能买那么便宜的车?”

陈扬挺喜欢宝马X3那种车型,但一听价格就毫无兴致了。

开玩笑,区区四十多万的车,能配得上他顶级富二代的身份?

连思琪不知道陈扬的实力和想法,又翻了翻白眼:“没钱还装逼?陈扬,你让我觉得恶心!”

“差不多得了啊!连思琪,不要把无知当成炫耀的资本……”

饶是陈扬脾气好,都忍不了了。

正说着,耳边传来低沉的马达轰鸣声。循声望去,发现往这边驶来的并不是他料想的跑车,而是一辆骚气十足的蓝色SUV。

马小乐也盯住了那辆车,愕然道:“兰博基尼?这车可不多见啊。”

连思琪一脸嫌弃的接过了话茬:“我还以为是豪车呢,结果是山寨货。兰博基尼是跑车,哪来的SUV?”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1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马小乐就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盯住了连思琪,笑了笑没说话。

连刚走过来的刘森都变了脸色,尴尬的对连思琪说道:“那确实是刚面世不久的兰博基尼Urus,兼具跑车性能和SUV外形的豪车。”

“哦……亲爱的,我好喜欢那辆车啊。”

“喜欢有什么用?国内售价三百万起步就不说了,供货量还很有限,有钱都不一定买的到。”

“这样啊,那我看看就好啦……”

连思琪拿出手机,对着兰博基尼一通狂拍。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1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在几人的注视下,兰博基尼也在路边停下了,一个浑身腱子肉的壮汉下了车,点开手机上的一张照片跟目光所及之处的人挨个做了对比,然后径直走到了陈扬面前,很恭敬的说道:“少爷好,我是大牛。”

少爷?

陈扬做梦都没想过,居然会有人叫自己少爷,受宠若惊的应道:“你好。”

大牛指了指兰博基尼,双手把车钥匙递了过去:“少爷,那辆车就是你的礼物。”

“什么?”

陈扬都没法佯装镇定了,看表情就跟见了鬼似的。

想来罗维还真是善解人意,而且异常大气,一出手就是兰博基尼!

刘森也很诧异:“竟然有人拿三百万的豪车当礼物?”

大牛摆了摆手应道:“你说的是4.0排量的基本型,而这是本市的第一辆加规版,排量4.8,百公里加速仅需3.6秒,市场价五百万。就算放眼全国,这车目前都没几辆。可以说,这不仅是一辆车,也是尊贵身份的象征。”

“咳咳,我知道了。”刘森识趣的闭了嘴。

而连思琪还没想明白,陈扬怎么会跟少爷和豪车这种字眼联系在一起,一时间愤愤难平:“陈扬,就算你有了豪车又怎么样?排量那么大,油耗肯定很高。估计一脚油门下去你一天的生活费就没了,你开得起?”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一家親的催眠遊戲
淫亂關係
享受漂亮的老師
遲來的幸福
不能穿絲襪的少女
與表哥密友的3P性事
好姐姐被人輪姦—旻璇
寵溺的女兒
除夕夜
在KTV幹同班女生

熱門小說:
上了學姐婉儀和大嫂筱慧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