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山遊記

那年,我大三,就讀於台中某國立大學,由於父親是從事甲級營造建設的生意,母親在閑暇之余從事直銷,竟讓她一做做到某公司的藍鑽,有就是最高階的直銷商,因此,我的家境算是非常富裕。

在我高中畢業那年,本來是打算出國念書的,但是爲了我的女友,我決定留在國內就讀大學。

我的女友是台中某私立女中畢業的,我們是在逛文心路時認識的,這又說來話長了;畢業后她考上了台中的私立大學,這時的她是大一新鮮人。

我的女友長得有點想鈴木保奈美,不過比他的五官更細致一些,還帶點娃娃….臉的味道。她的身材不算豐滿,可是很均勻,加上皮膚很滑嫩,還有我最愛她的大腿和小腿了。

有一次我們在逛街時還有人說是某家廣告公司的,要找她去試鏡,拍某家絲襪的廣告呢!另外,最讓人心醉的就是她的敏感度了,呵……這也是她最另我著迷的地方。

話說那天,我們去KK瘋了一個晚上,到12:00時又跑去What’sUp看星期三的勁舞大賽(其實是辣妹脫衣大賽),我們在KK跳時,有幾個很斯文的年輕小夥子趁我上廁所時,跑去跟她搭讪。

對了,忘記了介紹她的名字,她叫做筱岚,我都叫她岚,她也很大方的就和她們聊起天來,原來他們還是她學校的學長,於是在我出來時,就很自然的跟他們聊起天來。…..  這時,我就已經發現,他們一夥四個人,眼光都離不開小岚,在她的身上飄來飄去。

岚穿了一件黑色短裙,黃色緊身衣,還露出了一截肚子在外面,這些都不打緊,我覺得最吸引人是她除了裙子短,腿長外,她穿了一雙高跟的涼鞋,綁在腿上的細線,外露修長的腳趾,透露出一股無法言語的性感;再加上她的舞姿,含蓄卻又撩人,她總是那麽輕微的擺動著她的雙臀,但那姿勢和表情卻又如正在享受最愛的快感一般,或許是她練過爵士舞吧!所以動作是那麽的細致……  就在我們要離開KK趕往What’sUP的時候,我又尿急起來(可能啤酒喝太多了),所以先跑去上了一次廁所,在回來和他們告別。

在開車前往UP的途中,岚告訴我,他們之中剛剛有人說她很性感,不應該跟我這種土豹子在一起,還用手肘輕輕碰了她的胸部,然后輕輕愛撫她的臀部,…她很生氣,但是想說要走了,所以就算了。

我還安慰她,這種事是因爲她太有吸引力了,才會讓別人失控,她應該要驕傲才對……  到了UP,跳沒多久,我們赫然發現他們四個也到了,心理奇怪,他們怎麽會知道我們要來這,他們說是本來就要來看SHOW的,我想也有道理,我們能這樣趕場,難道別人不行嗎?所以也就不以爲意。

不過這次由於之前KK的事,我和岚決定不和他們坐一起,在加上UP有一堆我的朋友,所以閑聊幾句之后,我和岚就回到我的朋友中去了。

在UP跳舞時岚一直跟我抱怨,他們那四個的眼光很無理,我也不以爲意,叫岚不要在意,后來也就相應不里了。

一直跳到了淩晨2:00左右,我想該走了,於是和我那群DJ朋友,大約4:00在KTV之后,就和岚離開UP,我們討論了一會,決定到大肚山看夜..景,打發這兩個小時,順便休息一下。(其實我是比較想直接去賓館的,可是岚想吹吹風,所以我想,在車上也不錯……)

到了大肚山,我們把車停下來,就下車往古堡內走去,這里我們來過了無數次,從高中時期起,走過了古堡,從另一個通氣口出來,就是一塊平坦的草皮,而這里知道的人很少,我們就坐下來,東聊一點,西扯一點,從學校發生的事到社會新聞,政治事件……  從月光下看岚,又是另一種風情,慢慢的,我摟著岚的手,緩緩移向她的腰際,另一只手輕撫岚的秀發,雙眼直視岚清澈的大眼睛,然后輕輕的吻了上去,我的舌教纏著她的舌,輕撫秀發的那只手移到她的耳垂,輕輕的,用指甲括她的耳垂,還有她的粉頸、上臂、腋下,還有她的乳房四周,她的背部。

而原本放在腰部的手早就在她的臀部、大腿外側遊移,最后停在大腿內側的…..敏感部位四周,輕輕的揉、捏……  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一陣風聲,於是本能的反手一擋,是一根木棒;襲擊的人似乎驚訝於我的反應,呆立在那,我一看,原來是那四個人。

「想干什麽!」我怒斥。

里面看起來有一個頗壯碩,另一個帶著金邊眼鏡,非常得瘦,不過很高,有185公分,剩下的兩個並不足爲懼,一個拿著木棒,一個站在遠方,好像不敢過來,不過他非常的瘦小。

「獨樂樂不如衆樂樂嘛!」帶眼鏡的說話了,剛剛在KK就是他摸岚的。

「大家都是讀書人,你們冷靜點,不要自毀前程。」我說。

「冷靜?就是你馬子太騷,害得我無法冷靜,叫她讓我們爽一爽就沒事啦,呵……」壯碩的運動員說話了。

「干!閉嘴!」聽到這話的我再也忍耐不住,首先向運動員發難;從大一開….始,我就加入國術社練拳至今,所以三年的功夫雖然不深,一般人卻是可以應付自如。

運動員轉眼間就被我在胸口,太陽穴兩處重擊,蹲在地上喘氣;眼鏡仔似乎很驚訝我的能耐,不果馬上就鎮定下,我撂倒了運動員后,心中盤算,已經穩操勝券了,於是轉身走向岚,牽著她要離開。

這時,拿木棒的發難了,從我后方打來,這一招早在我預料之中,於是乎一個閃身、架拳,在一個最基本的正拳,轟在他的人中部位。(又倒一個)我在心中盤算著。

回頭一看,眼鏡仔不知何時已經往遠處跑去了,我也不想追他,於是轉身就走;忽然聽岚一聲驚呼,我感覺到雙腳一陣巨痛,立足不住,軟了下去,回頭一看,是那個最不起眼的矮個子,(失算了!)「岚!快跑!」

我掙紮著爬起,雙足站不太穩,我知道這次遇上了勁敵,從他的掃堂腿,可黃牛好以看出他浸淫在拳法中的日子不淺,雙足未受創可能都不是他的對手,不,應該說肯定不是對手。

我斜眼一瞥,岚還在身后,「快跑,我打不過這家夥!」

「呵,你現在才知道啊!」矮個子擰笑著,「看不出來你是練家子,不過還練不到家,只能騙騙外行人罷了!」

不錯,社中,我是最混的,抱著練身體的想法,在加上個人外務多,又要陪岚,三年多的練拳其實是三天捕魚,兩天曬網的。

「可惡!」忍著疼痛,我施出全力的一擊,眼看著他身一蹲,躲過了我這一拳,我就知道我完了,隨著后頸一痛,我失去了知覺……

「不要!住手啊∼∼」

我被一聲尖銳的叫聲喚醒,掙紮著想起身時,發現雙足雙手都被反綁,固定…在木棒上,映入眼中的是我最怕的畫面:運動員和拿木棒的小子一個人壓制著岚的雙手,另一個壓著她的腳踝,岚正死命的掙紮著,而眼鏡仔正用淫蕩的眼光盯著岚的大腿,而那個矮個子卻只是表情木然的站在一旁,似乎這一切和他無關。

「嗯,真是漂亮,我搞過這麽多美女之中,你算最令人失控的了;不過,放心吧,我一定讓你爽到極點的……」

只見那眼鏡仔拿出一罐瓶子,里頭裝了一些膠囊似的東西,「呵……這是從非洲土著要來的藥方喔,絕對棒的,來吧!」

說完就捏著岚的鼻子,強迫她吞下兩顆,然后蹲在藍的旁邊,開始脫下岚的衣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將岚的緊身衣脫下。

岚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紅色,半罩的胸罩,剛剛好大小,勻稱的胸部,眼鏡仔一看到,眼睛亮了起來,旁邊壓手的兩個,早就在滴口水了,而本來事不關己的…..的矮子,也不禁看了兩眼。

就在這時,我赫然發現,眼鏡仔所蹲下的位還有他們壓制岚的位置,都恰恰好能讓我完整的看到每一個姿勢,和岚的表情,眼鏡仔看了看表,「下了兩倍的藥量,應該快了。」邊說話邊從容的脫下自己的衣褲,露出他干瘦的身材,和異於常人的大老二。

就在眼鏡仔脫光之后,他又動手脫岚的裙子,找到了拉煉,一拉,岚的短裙就應聲而下,露出修長的粉腿,細致的肌膚,在在憾動著在場人士的目光。

「真是極品!」眼鏡仔喃喃的說著,雙手開始撫摸起岚的耳朵,而另一手撫摸岚的上臂。

我不能不說他的技巧很高超,他用非常輕的動作,括著岚的耳垂和上臂,然后慢慢的遊移著,一手從耳垂移下輕輕的撫摸的頸部,另一手往胸部走去,卻又繞過它,再從深溝中撫摸而下,解開胸罩的扣子,緩緩的脫下胸罩,像在和情人黃牛好做愛般。

岚的臉這時泛起了紅暈,從她的表情知道她仍在抵抗,雙眼瞪著眼鏡仔,但紅暈卻不斷擴大,顯示藥效正逐漸發揮效用,而從岚身體的扭動有可以看出,岚的力氣這在一點一滴的失去。

就在這時,眼鏡仔突然低下頭去,親吻岚的粉頸,然后用舌頭舔起來,從乳溝向下到乳房下方、腋下,再繞回到頸部,他就是避開乳房不親;另一只手在大腿上撫摸,一下又用力柔捏她的大腿內側,一樣避開岚的秘密部位。

就在這時,岚已經幾乎全身赤裸了除了穿著一條底褲之外,而我也發現,岚底褲的中央,正逐漸濕了,眼鏡仔的愛撫很有耐性,足足持續了15分鍾。

就在眼鏡仔不斷的愛撫下,我發現岚的動作漸漸停了下來,不再掙紮,偶爾還會順著眼鏡仔的愛撫扭動腰部,看來岚已經有性欲了,她只是在不斷的強忍之…..中,不知道何時,她的堤防會崩潰……  眼鏡仔似乎方現了這點,於是他更好整以遐的挑逗著岚的每一根神經,挑起岚的情欲洪流,岚似乎還在不斷的強忍著,她的眼神開始渙散了,但是從她用上排的牙齒,咬住下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看來她的理智還在,並且正努力的搏斗著。

可是殘忍的眼鏡仔,不給她任何的喘息機會,在她的耳邊吹氣,並用下流的言語挑逗她:「寶貝,很爽吧!你看你的腰扭成這樣,看看你,哇!都濕成這樣子了啊,真是好色!」

「你……你亂說……啊∼∼」就在岚忍不住而辯解時,眼鏡仔的嘴吻上了乳尖,另外,在大腿內側撫摸的雙手,也同時準確的覆蓋在岚的陰部,突如其來的襲擊,加上岚正在說話,在來不及閉上嘴巴的同時,歡愉的聲音已經流泄而出,叫出聲的岚警覺后立刻將嘴閉起來。….  但眼鏡仔並不會這麽輕易的放過她,「我從KK那摸你時,就知道你是一個敏感的蕩婦了,你看,不是爽的叫出來了嗎?還要否認!」

滿臉通紅的岚不敢再回話,只能繼續緊閉著嘴,咬著下嘴唇忍耐著。眼鏡仔開始對岚的陰部展開攻擊,雖然隔著內褲,但他的手指準確的在岚最敏感的小豆子附近劃著圓圈,一圈一圈,不急不徐,彷佛永無止境似的,不斷的劃著……  終於,岚的臀部輕微的擡起又放下,這個細小的動作逃不過眼鏡仔的法眼,「唷,有感覺了喔……」一面揶揄著,眼鏡仔依舊不停的劃著,再劃著,而岚擡起屁股的動作也漸漸多了起來,動作也愈來愈明顯。

最后,她的屁股整個離開地面在空中晃動著,而她的眉頭緊皺,牙齒咬的更用力了,整個身軀已經泛起一種嬌豔的粉紅色,這是我和她之前做愛所沒有的情..形,而眼鏡仔仍然在挑逗著她,還是不碰觸陰蒂,只在整個陰部遊移。

此時岚的呼吸已經非常的急促了,她開始長長的深呼吸來纾解忍耐到極點的神經。而眼鏡仔發現了這點,露出了勝利的微笑:「你忍不住了?叫吧!」

岚只是不斷痛苦的搖頭。

「是嗎?你真是倔強,好,讓我來幫你吧!」就在岚呼出一大口氣,正要吸氣的同時,眼鏡仔看準了時機,用中指和食指,輕輕的夾住了陰蒂,輕柔的對它按摩,撫摸……  「啊……不要,唔……嗯……啊……啊……」

岚萬萬沒想到,她的對手是如此厲害,她所有反抗的招數都一一被破解,連最后也忘情的叫出聲了,這一個打擊,使岚徹底的崩潰了……  「啊……喔……啊……嗯……」岚扭動著身軀,不停的叫出聲音。

「對嘛!就是這樣!爽就要叫出來嘛!再大聲點!」眼鏡仔勝利的對著我微…..笑,我則回以忿恨的目光。

「不要恨我,你看你馬子,她也爽成這樣!不信?我告訴你,我會讓她開口求我干她!」

「不可能!」我大聲的叫著,我相信再怎麽樣,岚也不可能作出這種事。

「是嗎?好,如果她不求我,我就不干她!」眼鏡仔說完,便再也不里我,全神貫注在岚的身上……  「岚,想不想做愛,嗯?」眼鏡仔溫柔的對岚說道。

岚全身已經香汗淋漓,而身體也隨著眼鏡仔的愛撫而擺動,但是她殘存的理智與堅持仍讓她搖頭。

「你聽到我的話了是吧?沒錯,只要你不求我,我就不干你,妳就沒辦法得到我的大雞巴了喔!如果你說好,我就會用大雞巴搞你,讓你爽到天邊喔……」

眼鏡仔說完,那只手突然停止愛撫岚的陰蒂,岚感覺到了,睜開眼看著他,..我看到岚的眼中充滿了欲火,她的眼睛半開半閉的看著眼鏡仔,眼鏡仔開始動手解決岚身上最后的那件,而岚也任由他脫去她最后的防線。

「跟我做愛,好嗎?」

岚半開半閉的雙眼開始恢複神智,因爲眼鏡仔停止對她的刺激,但是她卻很明顯的,全身都很需要愛撫,她的身體此刻非常需要慰藉,終於岚開口了:「不要!你這個王八蛋,你給我滾!」

眼鏡仔依舊老神在在:「沒想到你這麽堅強,可以克服藥物對你的控制,不過,呵……你今天是我的!我還有絕招沒用呢!」

岚早已無力掙紮,只能任由眼鏡仔將她躺平,蹲在她雙腿間用手撥開她的大腿,然后將嘴唇湊上岚早已濕透的花瓣,盡情的吸吮著。

就在眼鏡仔舔上岚的陰部時,岚又掉進了欲望的深淵,她忍不住將腳夾緊眼….鏡仔的頭,把整個陰部往眼鏡仔的臉上靠,而眼鏡仔依舊不急不徐的,舔遍整個陰部,再用牙齒輕輕的含咬住陰蒂,岚的下身禁不住抖動起來。

「啊……噢……哈……」岚整個人已經無意識的在喘著氣了,在眼鏡仔的攻勢下,岚往高潮的峰頂邁進。

眼鏡仔放棄了美妙的小豆子,改用嘴唇在陰道口四周,以繞圓圈的方式快速的舔著,這更增加了岚的焦躁感,岚開始自己快速的矲動腰肢,想要尋求高潮。

而就在她快要到達的前一刻,技巧高超的眼鏡仔停止了一切的挑逗,將頭離開了下半身,移到岚耳邊:「想得到高潮?」

「親我!」說完不容岚反應,便覆上了岚的雙唇,撬開藍的牙齒,舔吸著她的津液,並用他那巨大的龜頭抵著岚的花瓣,輕輕揉揉的摩擦,有時龜頭尖端進去了一點,卻又馬上出來。$$$$$  「跟我做愛,好嗎?說好,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只要說『好–!>。嗯?」

「不要……不要……」岚仍然在做最后的掙紮。

「小傻瓜,你今天已經是被插定了,你看,我的龜頭已經進去了,只要你說好,說吧!」

「不……絕不……」

眼鏡仔的耐性,真的是沒人可比,他再從頭開始,吸吮乳尖、愛撫腳趾、膝蓋、屁股,岚全身的性感帶,而且適用嘴和舌,不停的挑逗著;最后,他又來到了陰部。

這次,他用舌頭舔進了陰道,找到了G點,使它變硬,同時用大拇指愛撫陰蒂,就在岚快高潮時,再次退開,然后再次重複。如此三個循環下,足足做了半個小時,最后,他看看岚,已經完全的失神了。

他再次的用龜頭頂著陰戶,輕輕的咬著岚的耳垂:「給我,好不好?好嘛∼..拜托啦……」這次他用類似情人求愛的語氣,終於岚點了點頭:「嗯……」

「什麽?『嗯–!>是好還是不好啊……」眼鏡仔知道,已經開了的心防,是不會關上的,於是更進一步,要更露骨的答案。

「好……」岚好像在夢呓。

「好就是要跟我做愛啰?」眼鏡仔實在太厲害了,他知道岚已經受不了了,才會藉由他軟化的語氣,給自己一個台階、一個理由。但是,其實她已經想要被插、想要高潮想瘋了。

「對……嗯……」岚有點忍不住的,用屁股往上頂,但眼鏡仔早就順著往后退,不讓自己進入。

「那麽你要說:『我想跟你做愛–!>才行。」眼鏡仔現在的目標,就是化被動回到主控,看來,岚是沒有抵抗能力的。

「過分……不要……」岚的家教讓她無法主動要求。…  「快說!……」眼鏡仔用高速使龜頭在陰戶上摩擦,使岚快感升高,卻無法獲得滿足。

「我……我想……跟……做愛……」岚含糊不輕的說著,但這一出口,就已經輸了……  「什麽?你說啥啊?」眼鏡仔繼續挑逗岚。

「我……想跟你……啊……」就在岚說到一半的時候,眼鏡仔突然狠狠的插入,然后只見他慢慢的拔出來,之后再緩緩的插進去,只插入三份之一,又拔出來。他擡起頭,以勝利的眼光看著我:「還有呢!好戲在后頭!我想,你以后再也無法滿足她了!」

的確,眼鏡仔的老二真是我見過最大的,足足有25公分以上,所以他雖然只進去1&#;3,也已經帶給岚莫大的快感了。

只見岚雙手抱著他厚實的背,雙腿也盤起,夾緊他的腰,臀部隨著他每一次的插入,前后的擺動著。眼鏡仔九淺一深,高超的房中術,吊足了岚的胃口,也….使得岚更加的淫蕩、忘我……她激情的追求著快感、高潮的來臨。

眼鏡仔看見已經時機成熟了,他開始沖刺,用他碩大的陰莖刺進岚的體內,再狠狠的拔出,就在眼鏡仔刺了5、6下時,岚的雙腿張開到最大,腰部用力挺起,我知道她要高潮了,而這時眼鏡仔說話了:「喜歡嗎?」

「嗯……」

「『嗯–!>是什麽意思?」

「……」

「不說清楚我要停下來啰……」說罷眼鏡仔便放慢速度。

「不要!」

「什麽不要?」

「繼續……」

「繼續什麽……」

「繼續……做啦……討厭!」

「呵……小可愛……你要說『干我–!>才要繼續……」

「好啦……繼續干……討厭鬼……」

「呵……干誰呀?」….  「你……干我啦……」

「你是誰啊?」

「我叫筱岚……」

「我叫國棟,你愛不愛我……」

「愛……」

「不行,你要加名字。」

「啊……筱岚愛國棟……」

「愛不愛我的雞巴?」

「愛……」

「說啊!」

「筱岚愛國棟的大雞巴……求你,快干我!」

「好……哈哈哈……」

他用他的大雞巴開始做最后的沖刺,一下快過一下、一下猛過一下,瞬間,岚就爬上了高峰,而眼鏡仔依舊持續沖刺,岚接著第二次、第三次的高潮襲來,只見她嘴角微笑,妙目半閉,配合著瘋狂的叫聲,扭動著惱人的腰肢,夾緊她修長的粉腿,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眼鏡仔的插入。

這時,眼鏡仔突然慢了下來,「我們換個姿勢吧!」他說。…..  岚順服的轉過身坐在眼鏡仔的上方,用她纖細的雙手,扶正眼鏡仔的大屌,對準自己的洞口,緩緩的坐了下去。

眼鏡仔的屌真是大,岚馬上感受到摩擦的快感,整個身子往后仰,發出類似吼叫的聲音:「啊……噢……噢……哇……」

眼鏡仔只是偶爾向上挺幾下,其它的,都是岚在主導。看來,她的淫獸已經完全釋放了。

眼鏡仔休息了幾分鍾后,又換一種姿勢,這個人真是個中好手,他一連換了十幾種姿勢,岚得到的高潮次數也早已數不清,平均每種姿勢就有三次高潮。

眼鏡仔的體力很好,一直操了她兩個多小時,才將精液射在岚的體內,並將屌抽出來,放在岚的眼前,而岚竟然自動的舔起來,還包括睪丸、屁眼也都一律舔干淨……                  之后,我在醫院躺了一個多月,雙腳被掃斷而上了石膏,期間,岚也持續的在醫院陪我。

對於那晚的事情,我倆很有默契的,誰都不提,雖然常常在我們的對話中,常常會有異常的沈默,但是兩人總是很有默契的找話題帶開,也因此,我一直都沒有發現,在岚的眉目間有著一股深深的哀愁,以及一些隱藏的心虛表情。

后來,我才知道,就在我住院期間,我就失去她了。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過年目睹老婆被人操
19歲淫娃
你淫我蕩
鄰家少婦成了我的姨姐
借朋友妻我來騎一騎
我的淫蕩女友小君
開情趣用品店的好處
淫亂的白領美女
大一生的社團奇遇
老公洗澡時再被情夫狂幹

熱門小說:
過年目睹老婆被人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