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婚的誘惑

窗外是湛藍色大海,天空飄著幾朵白雲,偶爾飛過幾衹海鷗,三十五層的BH集團總部會議室裏,窗戶視野非常開闊,但沒人欣賞美景。

一張長長的橢圓辦公桌周圍坐滿了高層領導。

杜鳴作為公司最受重視的分公司經理,坐在接近中心的位置,他這幾年意氣風發,有人說他很快就會被升為大區經理。

坐在杜鳴對面的是一個35歲職業少婦,在場中顏值最高也最有氣質的女士,她叫蘇瓊,集團的財務總監,好巧不巧,她是杜鳴的前妻。

對於這樣的座位安排,兩人並沒有感到不適,相反,彼此都默默懷唸過去。

杜鳴和蘇瓊是大學開始談戀愛的,那時候他們就是學校裏令人羨慕的絕配,男才女貌並不少見,少見的是男女雙方都是才貌雙全,杜鳴和蘇瓊就是後者。

正因為如此,在學校那段時間,不斷的有人來挖墻腳。

有瘋狂追求蘇瓊的,也有暗地裏勾搭杜鳴的,卻都沒有影響到他們的感情。

畢業之後,兩人經過商議,進入了同一家公司,也就是現在的BH,工作一年之後,又順利步入婚姻殿堂。

離婚是有了孩子之後的事,蘇瓊有些公主脾氣,生了孩子後有些抑鬱,三天兩頭跟杜鳴鬧矛盾,認為杜鳴不夠關心她,鬧得最大的一場是,她堅信杜鳴在她懷孕期間出軌了,但杜鳴確定他沒有。

兩人越鬧越僵,最後一拍而散。

離婚之後,兩人都各自專注於工作,杜鳴不想在總部天天碰見他,主動申請調到島城,後來成為了島城分公司經理,蘇瓊也漸漸坐上了財務總監的位子。

一晃三年已經過去,當初的爭吵早就煙消雲散,現在,兩人的孩子和雙方父母都希望兩人復婚。

這對分飛的勞燕似乎也正有這種打算。

不過,微妙的情愫在會議開始之後,很快就被打破。

華東大區總經理墨冬,一個比杜鳴年齡稍大經驗稍微老道的男士,不顧杜鳴的情面,直言島城分公司的財務狀況有問題,墨冬希望蘇瓊能夠盡快拿出方案,派人調查。

島城分公司是杜鳴管理的,這意味著,墨冬要扳倒他。

墨冬又向蘇瓊發難:「蘇瓊,大家都知道杜鳴是妳的前夫,但如果妳在原則問題上偏袒他,勢必會對集團造成巨大損失,這也是集團不希望看到的,大是大非,希望妳認清形勢。」

對於蘇瓊來說,她也聽聞了杜鳴的分公司有一些問題,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至於亡掉杜鳴的前途,所以她正打算壓掉不報。

沒想到墨冬在高級別會議上提出這點,讓她有點始料未及,非常被動。

如果這時候她再不表態,集團頂層就會對她不滿。

蘇瓊思索了幾秒,發言道:「我認為杜總在島城的貢獻很大,這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如果說他的公司出現問題,我是不太願意相信的,但若墨總執意要查,我將盡快派人去。」

墨冬抓著這個問題不放:「什麽時候呢?派誰去呢?」

蘇瓊淡淡一笑:「這是我們財務部的問題,會後我會直接向大領導說明情況,就不用墨總操心了。」

墨冬道:「那就好。」

 

 

 

 

 

 

 

◇◇◇

上海的夜景繁華茂麗,路燈璀璨。

下班後,兩人不需言語,杜鳴直接鑽進了蘇瓊的車。

不遠處,一個新來的員工有些驚訝:「蘇部長不是離婚了嗎?杜總怎麽……」

她的同事道:「大驚小怪了吧,杜總是蘇部長的前夫,妳知道的……」

兩人立即產生了『妳懂我也懂』的表情交流。

 

 

 

 

 

 

 

◇◇◇

蘇瓊開著車,杜鳴坐在副駕駛,片刻後,他開始打起了瞌睡。

蘇瓊的美目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杜總累得不輕呢?是陪小姑娘累得麽?」

自從離婚之後她就以『杜總』稱呼他,一開始覺得很彆扭,後來也就習慣了。

「哪有什麽小姑娘,」杜鳴直了直身子,「跟客戶之間的合同問題。」

蘇瓊一邊開車一邊跟杜鳴說話,臉色變得稍微嚴肅了些:「我有個問題,妳要如實回答我。」

她是個極為聰明的美人,知道墨冬和杜鳴之間的矛盾關係。

如果今年杜鳴真的升任大區經理,他就會和墨冬平起平坐,這會搶盡墨冬的風頭,要知道,墨冬在華東區總經理的位子上已經坐了五年了,毫無建樹,墨冬很害怕這個曾經的手下爬到自己平級,甚至將來有可能超越自己的位置。

蘇瓊知道這些,她問:「杜總,在這問題上我當然是向著妳的,妳跟我說實話,島城分公司到底有沒有問題,有多大的問題。」

杜鳴深吸了一口氣,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道:「妳派人來調查我吧。這次墨冬是衝著我來的,妳不要參合了。」

蘇瓊點了點頭,她知道了些什麽,卻也不敢肯定。

「不說工作上的事情了,佑佑最近怎麽樣了。」

杜鳴不想跟她一直聊工作。

一提到女兒,蘇瓊的心立即軟弱了許多,很快從職場女強人變成了一個居家良母。

「佑佑最近很想妳呢,妳也有好幾個月沒見她了。」

「最近我也是忙得不可開交,辛虧集團要開會,不然我哪裏有空來看妳們。」

「妳給佑佑買禮物了沒?」蘇瓊提醒他。

杜鳴嘿嘿一笑:「帶了,也給妳帶了。」

汽車路過一個汙水井蓋,顛簸了一下,蘇瓊的酥胸也跟著晃動著,笑著道:「給我買什麽了?看妳這種表情,未必是什麽好東西。」

兩人離婚之後,蘇瓊帶著女兒和她爸媽住在一個高檔小區。

杜鳴也會來看她們,不過次數並不多。

趁著看女兒的機會,杜鳴也會偷偷摸摸跟蘇瓊搞一次。

他倆現在的關係是什麽呢,並非夫妻,也不是男女朋友,衹能算是偶爾偷情的炮友了吧,杜鳴苦笑。

車子路過門崗時,門衛的保安意猶未盡地朝杜鳴看了一眼。

杜鳴並沒在意:「妳們小區的保安眼神能殺人,怕妳帶了野男人回來麽?」

蘇瓊咯咯一笑:「帶妳這種有魅力的野男人回來,他們心裏當然酸溜溜的吃醋。」

「他們為什麽要吃醋?」

杜鳴還是很愛跟她開玩笑。

蘇瓊裝作生氣的樣子,小手離開方向盤,狠狠掐了他一下:「妳這是希望我人可盡夫?」

車子停在地下車庫,杜鳴下了車打開後備箱,取出幾個禮盒。

「什麽時候在我車屁股裏塞東西了?」蘇瓊有些驚訝。

「一個是給女兒的,一個是給妳的,別搞混了,剩下的給伯父伯母。」

蘇瓊吃吃一笑:「給女兒的是什麽?」

「芭比娃娃,她最喜歡的。」

「我的呢?」蘇瓊搶過來一瞧,瞬間臉色羞紅了,「妳這色鬼……可別讓他們看見。」

兩人一前一後上了電梯,蘇瓊轉身在杜鳴胸前錘了錘,半開玩笑似地輕聲道:「杜總,今晚別走了吧。」

她說話的時候嘴巴貼著杜鳴的耳朵,吐氣若蘭,聲音灌進杜鳴的耳道裏。

杜鳴身子一酥,渾身舒服,壞笑道:「妳以前從來不這樣的,還敢給野男人留宿,伯父伯母在家嗎?」

蘇瓊道:「他們在,不過妳不是知道麽,在他們心裏妳一直是唯一的乘龍快婿,妳要提出來住下,他們不會反對的。」

說話間,電梯很快到了。

電梯門一開,女兒佑佑早就等在門外,看見杜鳴,高興地直跺腳。

「爸爸爸爸。」

杜鳴把女兒抱起來:「佑佑,妳在外面等我不怕冷嗎?」

「不怕不怕。」

杜鳴一邊逗女兒,一邊問她:「告訴爸爸,最近有沒有叔叔跟媽媽一起玩呀?」

女兒好像並不太懂這句話什麽含義,看了看他媽媽一眼,道:「有一個小叔叔。」

蘇瓊噗嗤一笑:「妳就給妳爸爸當小間諜吧,還小叔叔,那不是媽媽請來給妳家教的嗎?」

杜鳴也跟著笑了。

蘇瓊扯住了他:「喂,妳可別瞎想,一個毛頭小孩,我不感興趣的。」

杜鳴壞笑著:「那妳對誰感興趣?」

蘇瓊趁著她女兒目光全在玩具上的時候,摸了杜鳴堅實的屁股:「我對妳感興趣呀。」

她剛剛說完這句話,家門被打開了,蘇瓊的母親站在門內。

蘇瓊的手像被針刺一般縮了回去,她可不想被她母親看到這種情景。

「杜鳴來啦。」

蘇母說道。

杜鳴把禮物遞上:「伯母,一點小心意。」

「快來吧,我早就把飯菜做好了,蘇瓊說妳要來,沒想到這麽晚。」

說著,蘇母偷偷地往兩人身上掃了掃,似乎想找到兩人回來晚的緣由。

兩人衣服乾凈,看起來並沒有什麽「姦情」。

「妳倆沒吵架吧?」

沒有姦情,難道又拌嘴了嗎?

「伯母,怎麽會呢。」

蘇瓊的父親坐在餐廳旁,杜鳴過去跟他聊天,一會兒後,大家開始用餐。

杜鳴向來很受蘇父蘇母喜歡,大家也其樂融融。

晚飯結束後,女兒纏著杜鳴玩了一會兒,很快蘇母過來要帶走她。

「佑佑聽話,早點睡覺。」

「可是姥姥,我想跟爸爸一起睡。」

「這孩子這麽不聽話呢,妳爸爸要單獨睡,聽話。」

蘇母哄著她。

蘇瓊給杜鳴使了眼色:放心,我媽叫妳單獨睡,未必真的單獨睡。

佑佑有時候很乖,有時候卻很吵,比如這時候,蘇母再哄也不聽,看來有大哭一場的趨勢。

杜鳴不得不接受現實,帶著女兒去了客臥。

「佑佑,我跟妳聊聊天,妳就睡覺好不好?爸爸跟媽媽還有事情要談。」

女兒又變懂事了:「爸爸,我告訴妳個秘密,我就睡。」

他女兒雖然小,但隨她爸爸,是個小人精,知道有些事情衹能當著爸爸的面講,所以才吵著要跟他一起睡。

佑佑在杜鳴耳邊悄悄說了幾句,又小心地說道:「爸爸,妳不要傷心。」

杜鳴點了點頭,他是做大事的人,知道如何控制自己情緒,無論再大的事到他心裏都古井無波,他道:「爸爸不會傷心的,佑佑好好睡覺。」

杜鳴哄了孩子睡覺後,到客廳裏找到前妻。

蘇瓊在玩手機,似乎在跟誰聊天,見杜鳴來了,忙把手機放下。

多少年了,杜鳴陪著她從校園時代一路走來,她現在還是那麽美,青蔥歲月的痕跡退去了,多了很多迷人的魅色。

她穿了一件紫色的冬季睡袍,不知裏面穿了什麽,衹露出了胸前一小片白皙的皮膚。

蘇父蘇母的習慣是十一點半睡覺,不過今天不知怎麽,兩人都說很累,早了半個多小時,就回房休息了。

待父母走後,蘇瓊甜甜一笑:「蘇總,妳來我房間。」

杜鳴看了看她父母的房間,房門才剛剛關上:「什麽事,待會說不行嗎?」

蘇瓊道:「我偏要現在說。」

她拉著她的前夫進了臥房,順手房門帶上了。

「妳給我買的禮物。」

蘇瓊說著,脫掉了睡袍,一個活脫脫的美艷少婦出現在杜鳴面前,她身上穿著一件惹火的媚紫色情趣內衣,在朦朧的光線下非常性感。

「好看嗎?」

杜鳴有些看直了眼,他好久沒見過她的裸體,一時間竟然起了反應。

蘇瓊看到了他的褲襠隆起了巨物,微微一笑,脫掉鞋子,光著腳丫,牽著她前夫的手,朝床邊走去。

杜鳴給她買的這套情趣內衣很性感,一條細帶勒逼的丁字褲,隨著蘇瓊的走動深深陷進她的雪臀屁溝裏,上面是件熏紫色半透明的惹火睡裙,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脊背,若從前面看去,則會看到兩個大洞,一雙豪乳暴露無遺,在杜鳴面前一蹦一跳。

內褲的前面則是一片小得不能再小的透明三角,慾蓋彌彰,完全暴露了她整齊乾凈的陰毛。

毫無疑問,這件內衣是加分的,但蘇瓊本來的身材就非常完美,她永遠是這樣一個性感尤物。

「美嗎?」

蘇瓊又道。

杜鳴壞壞一笑:「美不勝收。」

蘇瓊見他笑了,知道今晚難免一戰,身子一下軟了,倒在杜鳴懷裏。

杜鳴把她抱起來,扔在柔軟無邊的席夢思大床上。

床的彈性非常好,杜鳴試了試,聲音很輕。

「老公。」

蘇瓊柔情喊了他一聲,她也衹有這種時候才喊他老公。

杜鳴已經很久沒跟她做愛了,把自己的身體朝蘇瓊壓了下去。

蘇瓊幫他脫掉上衣,兩個人很快糾纏在一起。

她深吸一口氣,迫不及待地親吻杜鳴的肩膀、胸膛、上臂。

這幾年來雖然忙碌,但杜鳴仍堅持健身,他知道,他的胸肌還是令她無可救藥的催情劑。

「喜歡嗎?」

杜鳴湊到她耳垂,輕輕朝裏面吹起。

耳朵是她的命門,她滿面漲紅,洋溢著幸福的微笑,輕哼著:「愛死了。」

杜鳴輕輕咬著她的耳垂,她開始扭動腰肢了。

她也把嘴巴探向對方的耳邊,說起了悄悄話:「今天我在會上可幫妳說話了,妳們分公司的事情,妳想我怎麽辦呢?」

杜鳴一邊摸索著曾經非常熟悉、現在又有些陌生的胴體,從脖頸到後腰,從後腰到雪臀:「如果我叫妳不查,妳會怎麽辦?」

蘇瓊的嬌臀被一衹大手撫摸著,一聲虛喘:「我……當然……會聽老公的話。」

「我叫妳做什麽妳都願意嗎?」

蘇瓊迫不及待,她似乎好久沒享受性愛:「願意願意。」

「我的想法是,妳按照常規,該怎麽查就怎麽查,我的賬面沒有問題,但是,妳要裝作我有問題。」

蘇瓊在歡樂場上仍然保持著她的聰明,她立即知道她的前夫要怎麽對付墨冬:「妳怎麽這麽壞呀。」

「不壞能給妳那麽多的樂趣嗎?」

蘇瓊立即想起來兩人曾經的點點滴滴,婚床上翻雲倒雨的是他,廚房裏偷臀摸乳的也是他……蘇瓊正想著,自己的豪乳竟然被一股柔軟和溫暖包裹著,她一低頭,果然,他還是喜歡舔弄她的乳房。

「妳還是先舔左邊的。」

蘇瓊笑起來。

「習慣了。」

杜鳴把手探向蘇瓊的下體,蘇瓊最神秘之處被她的前夫肆意摸索著,她有些興奮,下體開始分泌粘稠的汁液,腰肢不停地小幅度扭動。

但她心裏突然有些愧疚和擔憂。

她那裏變化了,杜鳴會察覺嗎?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過年目睹老婆被人操
和女友在小樹林裡
高級迷幻劑
女友的美豔阿姨
被哥哥強暴
危險的上班族婦女
美女上司的內在美
和媽媽的大膽性遊戲
我那頭疼的騷老婆
蕩婦代孕還債被肏得浪吟

熱門小說:
過年目睹老婆被人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