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情深

此時已是深夜,月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本已閉上眼睛的我,突然睜開了眼睛,悄悄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也不穿衣服,拿起早已經放在床頭的數碼照相機,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房門,穿過客廳,來至對面的臥室。

側耳在門上傾聽了一會,聽到裏面早就已經有了哼哼聲,心情激動的輕輕推開了房門,舉起了照相機。

臥室裏席夢思床上,一中年美婦僅僅帶著胸罩,褻褲已經褪到了膝蓋,一手隔著胸罩正大力的揉著高聳飽滿的乳房,一手插進陰道裏大肆摳挖。

直看得門外的我陰莖駁起,熱血膨脹,幾不能自製,恨不得馬上就沖進去把陰莖放到那個肥滿的小穴裏發洩一番,幸好我對這種情形早已司空見慣,勉強壓下心中的欲望,舉起手中的照相機不停的按動快門。

我叫容斌,今年十八歲,我父親是某監獄的監獄長,三年前,母親在一次空難中去世,剩下我們父子相依為命。

不料兩年前,一向對女人不感冒的父親居然領了一個叫夏冰的女人回家,宣布她從此以後就是我的繼母。那女人二十五歲,身材前凸後翹,非常火爆,而且一對奶子高聳肥滿,屁股又大又圓,還往上翹起。第一次看到她我就差點當場憤出了鼻血。

我一直以為是這個女人勾引了父親,後來聽與父親在同一個監獄工作的楊叔叔講,才知我弄錯了。

原來這女人的兄弟因為參加黑社會而被捕,判了五年。他們家就這麼一個兒子,可惜是個不爭氣的,老父親因此氣得心臟病糖尿病一起發作進了醫院,母親也有些瘋瘋癲癲的。她不得不既照顧著父親還要看著母親,更要不時去監獄看看弟弟。

她這個弟弟從小被父母寵壞了,嬌生慣養,從小連碗也沒有洗過,長大後又在社會上胡混,沒有做過什麼。進了監獄,什麼都不一樣,又兼不會與獄友搞好關係,因此吃足了苦頭。她從小就心疼弟弟,一直到現在也沒有改變,不忍弟弟在監獄裏吃不飽,經常帶點飯菜去看望他。一來二去的,終於使這個監獄的土皇帝容龍開始注意她了。

容龍借著職務之便,大獻殷勤。不料她卻心如止水,絲毫不為所動,無奈中容龍想出一計,經常有意無意的在她面前說起在監獄服刑的犯人如果在監獄表現良好,由監獄長證明,可以適當減刑,表現特別良好的,可以改為在家服刑,只是不能出城而已,其他的跟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

幾次三番的,她便留上了心。父親仍在醫院靜療,母親雖然經過自己精心照料,病情稍有好轉,但效果不大。而這一切的根源,都在於弟弟的入獄,如果弟弟能夠早點出來,那麼,相信父母的病即使不會馬上好轉,康復的日子也會指日可待。那麼,讓弟弟減刑成功最為關鍵的人物,便是這個監獄長容龍了。

她也知道這個監獄長對自己有那麼一點意思,女人嘛,即使喜歡自己的自己不喜歡,也不會明說,畢竟那樣有虛榮感嗎。何況這個對自己有好感的監獄長還可以使自己的弟弟少吃很多苦頭。所以,雖然不喜歡他,卻也一直沒有拒絕他的殷勤。此時,需要他幫忙,更是不會不快了。有時候還得忍著心中感覺,虛與委蛇一番。

她本以為也就到此為止了。不料容監獄長志不在此,他要的是這個女人的一切。結果,當然是可以預料的。涉世未深的女人又怎會是在監獄這個極為複雜的社會裏混到監獄長的容龍的對手呢?更何況容龍手中還有一張王牌,在監獄裏,他可以讓她的弟弟生,也可以讓她的弟弟死。在監獄裏,監獄長就是至高無上的皇帝。

終於,威逼加利誘,幾千年屢試不爽的法寶在夏冰身上再一次得到驗證,在她弟弟回家以觀後效的一個月後,委委屈屈的她做了容龍的第二個妻子。

一年前,弟弟終於刑滿自由了。她也開始顯露出對這個名義上丈夫的不滿,處處與之做對,更別提性生活了。容龍每做一次愛,就覺得如果讓他去奧運會拿一個冠軍可能比這都容易。偏偏又愛及了這個冤家,不得已之下,跑到德國進修去了,既有眼不見心不煩的意思,也有希望愛妻回心轉意的用意。而她更是樂得逍遙自在。

雖然她不喜歡父親,但並不表示她是一個性冷淡。她正處於女人一生性欲最旺盛的時期,偏偏又極要面子,所以雖然難耐,也只是每天晚上等我睡了之後自己用手消消火,也沒有幹出紅杏出牆的事來。當然,這就給了我機會。

又是一天晚上,我並沒有按往常的習慣吃了飯就在自己的房裏一個人學習或者上網,而是坐在客廳裏看電視。

她從廚房裏忙完出來,見到我不由得一陣疑惑的問道:“怎麼,又沒有錢了麼?”

言罷也不待我回答,逕自走向臥室去拿錢,因為在她的印象中如果我這樣做就代表我沒有錢了。我是不會沒事呆在客廳的,特別是我的父親不在的時候。

我連忙跟在她身後隨她一起進了臥室,她自保險櫃裏取出一紮錢,點了點,交給我,卻發現我接過錢仍然沒有走的意思,不由皺眉道:“怎麼?不夠麼?”

我笑道:“不是,只是最近我新學照相,照了幾張照片,不知照得怎麼樣?想請阿姨幫我看一下,照得怎麼樣?”說完。笑嘻嘻的從褲兜裏掏出一疊照片遞給她。

她疑惑的接過照片,大概是不明白一向對她冷淡的我這次怎麼會如此反常。接過一看,剛剛瞄上一眼,俏臉立即紅了起來。飛快的看了我一眼,見我正不懷好意的盯著她,臉蛋兒紅得就象要滴出血來似的,趕緊低下頭,用微微顫抖的手急速的翻動著照片。

她越看身子抖得越厲害,照片並不是很多,只有十幾張,邊顫抖的翻看著這些照片,邊顫抖的問我道:“這些……這些……東西?你從哪得來的?”

我又笑笑,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問她道:“阿姨覺得這些照片怎麼樣?拍得不好吧?主要是光線太弱了,拍的時候又沒有講究角度等等。不過,我想,只要經常練習,我的攝影技術一定會有提高的。到時,還需要阿姨的無私幫助呢!”我一語雙關的說。

她聽到我的話後,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一對高聳的乳房隨著亦上下抖動。此時已是晚上,她穿得並不多,而且也沒有戴胸罩,薄薄的襯衫下面乳房蕩起一圈一圈的乳波。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她,但此情此景,仍使我看得眼睛發直,眼睛隨著她的乳房轉動,再也不捨得放開;胯下肉棒將褲子撐起一個大大的帳篷,堅挺如鐵。

此時的她特別敏感,雖然沒有望向我。亦感覺到我的異樣的目光,下意識的用雙手護住胸部。我靜靜的看著她,不言不語。房間裏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莫名的詭異起來。而她似乎不堪重負般,呼吸隨著急促起來。雖然被雙手把胸部護住了大半,但因為心情緊張,雙手也隨著乳房的跳動而抖動,這麼若隱若現的,無意之中更增加了我的欲火,胯下的肉棒已經漲得很難受了。

但是我仍然強忍欲火,儘量將語氣放得平靜自然,若無其事的道:“聽說阿姨的爸爸精擅攝影,我想拿著這些照片給他老人家去看看,希望得到她老人家的指點,阿姨,你說,好嗎?”

瞬間,她的臉便由通紅轉成雪白,失聲尖叫道:“不,你不可以這麼做!” 見我淡定自若的望著她,氣勢馬上軟弱下來了,俏臉重又變成血紅,無力的對我道:“小斌,你不可以這麼做。”

我故做驚訝的說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莫非阿姨覺得這些照片不能入老爺子的法眼。說得也是,不過,正是因為這樣,才更加要讓老爺子看到嗎!讓他對這些照片提提意見嗎!不然,我的技術怎麼提高呢?”

她明明知道我在胡扯,卻也沒有話來反駁。但心裏知道,如果真讓父親看到了這些照片,自己肯定不要活了。其他的倒在其次,以父親愛面子的頑固脾氣,加上老年人大多有的心臟病以及糖尿病。幾乎十有八九會給自己活活氣死。

如果那樣的話,自己還算是人嗎?為人子女,不能孝順父母,反而……老天也不會容得自己啊。不管怎樣,一定不能讓父親看到這些照片。感覺到手中似乎就握著這些照片,心念一動,趕緊雙手一合,就要撕碎這些照片。

一個絕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道:“撕吧,這樣的照片我有很多,阿姨要多少有多少。呵呵,不過阿姨要當心別累壞了。不然,父親回來了,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

她的雙手頓時頓在了空中,雙目中閃過恐懼的目光,顯是想到如果被那個名義上的丈夫知道自己並非不需要性欲時那可怕的結果。萬一丈夫惱羞成怒,告訴了父母,那和給他們看到了照片是一樣的。一念至此,她知道,無論如何一定不能讓這件事情給第三者知道,否則,那後果不是自己所能承擔的。

她盡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儘量溫和的對我說道:“小斌,你把這些照片都給阿姨吧。你要學照相,阿姨可以為你買部更好的數碼照相機,到時到郊外去拍,不是更好的學習機會嗎?阿姨也可以每個月多給你一些零花錢,你說好不好?” 心想:這樣應該可以了吧。雖然自己這麼安慰自己,但內心覺得這見事遠沒有自己想的這麼簡單。

果然,聽到我斬釘截鐵的道:“不好。”

她立時惶急的追問道:“要怎麼樣你才肯把這些照片還給我。只要你肯把這些照片還給我,你讓阿姨怎麼做都行,只要你將照片帶底片都給我。”

聽到這句話,我一直緊繃的心情立刻放鬆了下來。等的就是這句話,連忙追問道:“真的做什麼都可以?”

她擡起頭來看著我,見到的是一副極度懷疑的表情,除了這,到沒有看出其他的什麼來,雖然心裏隱隱覺得不妥當,但是哪里不妥當卻又不知道。更何況打死她也沒有想到面前這個稚氣未脫的叫自己阿姨的男孩,腦子裏居然轉的是那麼齷齪的想法。她只當這是小孩一時好奇的惡作劇,只是為了多要幾個零花錢,多要買幾件東西罷了。更何況此時已是騎虎難下,只得硬著頭皮答道:“當然。”

我真的很想放聲大笑,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如此美麗的冰姨居然如此沒有戒心。難道她就沒感覺得到自己平時特別是最近望著她的異樣而又火熱的目光嗎?難道她就不知道自己經常趁她不在家的時候聞她的內褲和胸罩嗎?難道……

陰謀進行得如此容易,我反倒有些不安了。小心翼翼的不相信的望著她再繼續追問一次:“真的什麼都可以?”還特別強調了“什麼”一詞。

她沒有任何遲疑,爽快的答道:“什麼都可以。說吧,你要什麼東西?”

至此我才明白,我“親愛”的冰姨壓根兒就沒有往那方面想過。大概在她眼裏,我仍然是那個她當初嫁過來的時候,怎麼也不肯叫她媽媽的固執的小男孩。仍然是那個每天只知反恐的愛玩少年吧!雖然對我沒有戒心,更有利於我計畫的實施。但是,照現在來看,如果我直接提出來的話,大概她只有兩種反應:要不是暈過去;要不是昏過去。

看來,得改變一下計畫了。

於是,在她的緊張、害怕、惶恐、不安中。我說出了令她石破天驚卻又隱隱在意料之中的話來。“我要夏姨再讓我照幾張相。”說完,我緊緊的盯著她的臉,不放過她的任何一絲表情。

極度的震驚使得繼母出現了一會的恍惚,然後以一種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那是一種很奇怪的眼神,不是震驚,不是憤怒,而好象是一種悲哀,好象我提的要求早在她意料之中似的。

只是她好象還不能確定似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要在我這裏得到肯定的回答般。

我被她的眼睛望得心裏有點發毛,腿腳都有點站不穩了,要知道我的心裏本來就有鬼,再說了,如果她堅決不同意的話,我也沒有辦法,難道我真的如對她所說,把這照片拿給我的父親,拿給她的家人,我也丟不起這樣的人啊!

現在我唯一所憑恃的,不過是她相信如果她不聽我的話,我真的會把這些照片拿給我的父親及她的家人。

不行,我決不能退縮,此時我已經是騎虎難下,如果我現在退縮的話,以後恐怕就更沒有機會了,有了防範,她肯定不會讓我得逞。再說了,此時一博,說不定還有機會成功呢?

正所謂色壯人膽,想到她自慰時絕美的表情,迷人的身材,誘人的聲音,一顆心又重新活躍起來,跨下本來已軟了一點的長棒重又高舉,雙目狠狠的回盯著繼母,一瞬不瞬。

夏冰在一刹那之間好象有暈過去的感覺,一直以來的預感終於應驗了,原來這個名義上的兒子並非要幾個錢這麼簡單。他的目標居然是自己,可是自己為什麼沒有憤怒的感覺呢?而且自己雖然感到震驚,不,準確的說應該是失望,好象他提的要求使自己有點失望,好象是他的要求自己並不滿意。

倏忽間,腦中不期然的出現了剛才容斌帳篷高舉的情形,而且,自己身體也好象熱了起來。突然想到,自己對他的要求不滿意,那什麼要求自己會滿意呢?

不經意間,一個念頭閃現腦海深處,隨著這個念頭,身子也隨著顫了顫。私處突然湧出一股花蜜,一陣強烈的快感襲擊了全身。比與容龍性交時的高潮還要強烈,還要欲仙欲死。

隨著快感的逐漸消失,夏冰的神智也漸漸恢復。當她意識到自己剛才都想了些什麼,而自己的身體又出現了如何羞人的變化時,不由羞愧欲死,幾乎是下意識的立即尖叫道:“不,你是我的兒子,怎麼可以向我提這種要求?”

而這句話,拒絕的成分少,掩飾自己尷尬境地的成分還居多。

所以,我看到的是:過了一會,繼母的身體奇異的顫了顫,俏臉變得血紅,不過轉瞬即逝,然後好象突然醒過來般,尖叫道:“不,你是我的兒子,怎麼可以向我提這種要求?”

聽到她的尖叫我反而松了一口氣,還好,沒有出乎我的意料。如果繼母一直以剛才的神情與我對峙,我真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我冷笑道:“兒子,你什麼時候把我當做過兒子?你憑什麼當我的母親?你有什麼資格?你不過是一個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出賣自己靈魂與身體的蕩婦罷了。

不要以為你是為了家人這麼做就可以為自己找藉口。就算是為了家人,也還有其他的辦法,並非只有靠自己的身體才可以達到的,你這麼做,與那些妓女有什麼區別?妓女為了錢獻身給嫖客;而你呢,卻是為了你所謂的家人。

雖然看上去你的目的很崇高,出發點很高尚,也許還是出於無奈。但是本質上,你的行為跟妓女與嫖客的錢色交易沒分別。都是用自己的身體來達到目的。

更何況:今天為了家人,明天就可以為了朋友這麼做,就可以為了錢,為了權,為了其他的東西同樣出賣你那淫蕩的身體。”

夏冰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我這幾句話正中她的要害。一直以來,她都自己跟自己說自己是為了家人才被迫嫁給容龍的。

自己也是出於無奈,怪不得自己。可是,容斌的一席話將自己苦心經營的城堡炸個粉碎。自己也意識到,曾經認為是無堅不摧的堡壘原來如此不堪一擊。原來自己一直認為的所謂理由竟是如此的荒唐。如此的可笑。

是啊,不一定要用自己的身體來作為交換弟弟假釋的條件啊!完全可以用錢啊,自己家並不缺錢,雖然說自己是為了父母,但自己是否也真的如容斌所說,是個淫蕩的女人,是一個妓女呢?

我死死的盯著繼母的臉,當看到她的眼中閃過絕望的眼神時。心中突然有一絲不忍,其實她嫁到我們家來一直都是任勞任怨,徹底結束了那兩年母親死後我和父親拖遝邋遢的局面。家中總是窗明幾淨,一塵不染。

而且她也從不和鄰居們的主婦們閒聊,沒事時總是自己一個人聽聽音樂。雖然沈默寡言,卻也不失為賢妻良母。更何況,她還是因為父親以權謀私,才被迫嫁給父親的。沒有學其他人大吵大鬧就已經很不錯了。

難道自己真的要因為一己之私而破壞她本來就不幸福的生活?刹那間,我甚至想說:“不是,我是和你開玩笑的。現在,我就把照片給你。”

話到嘴邊,硬生生的被我吞了回去。自己為了今天已經籌畫好幾天了,眼看著快要成功了,卻自己放棄?

一想到她那曼妙的身材,肥滿的小穴,高聳的雙峰,以及圓翹的屁股。心中便似有一股火在燃燒般,怎麼也熄不滅。

我陷入了矛盾中,良知與邪惡再不停的交鋒。

“算了吧,他畢竟是你名義上的母親。”這是良知在說,然而,馬上就有另外一個聲音反駁道:“為了今天,你已經籌謀好幾天了,難道就這樣放棄?”

“她嫁給父親就已經不幸福了,何必再破壞她目前剛剛稍微好一點的生活,何況,那次你生病,不就是她在床前衣不解帶的照料你嗎?你的病可是很快就好了,她可是瘦了整整一圈啊?她對你這麼好,你難道還忍心欺淩她?”

“她就是不幸福,所以才需要你的呵護嗎!她就是因為恨父親才不與他過性生活的,每天都自己解決。可是書上說,這樣的日子一久,會極大的損害她的身體的。正需要你去為她消滅欲火,父親欠她已經夠多了,就讓自己代替父親償一些債吧。”

一念至此,似乎為自己找到了理由。長舒一口氣,擡起剛才因為沈思的頭,卻意外的對上了一雙焦急的目光。

夏冰此時也是心亂如麻,不知道該怎麼好,按理自己該嚴詞拒絕才好。可是今天也不知中了什麼邪,腦子裏轉的全是自己平時想都沒有想過的荒唐念頭,總是不自覺的想到站在前面的容斌身上去。心如鹿撞,腦子裏鬧哄哄的。

良久見容斌沒有說話,心中有些奇怪,似乎,似乎還有些責備。不禁悄悄的擡起頭極快的偷偷的瞥了對面的少年一下。

一瞥之下卻再也捨不得把目光離開。容斌目光迷茫,雙目無意識的望著天花板,嘴裏喃喃的不知在念叨些什麼?慢慢的頭越來越低,而站得筆直的身子也似乎有些站不穩似的,微微顫抖。而再他低頭下去的過程中,夏冰以她女性獨特的敏感直覺感到容斌處於矛盾之中。

他為什麼事這麼難做決定呢?夏冰不自覺的站在容斌的立場上思考。突然,夏冰嬌軀一震,知道容斌為什麼矛盾了?原來他在為要不要繼續剛才提出的條件矛盾啊。

想到這,夏冰除了高興欣慰之外,好象心靈深處還有一股惆悵在彌漫,而且自己的高興也並不是為了自己終於不要為相片的事煩惱,好象是在為容斌高興。

對!自己是在為容斌欣慰,欣慰他終於懂事了,高興他心中還有自己。只是除了高興之外,還有一絲絲不舍呢。為什麼不舍呢?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夏冰又是一陣臉紅,連忙使勁的搖搖頭,努力將這個荒唐無比的念頭驅逐出腦外。

無意中,目光看到了仍低頭的容斌。好象他身上有什麼魔力般,那個羞人的想法一下子就不見了,轉而關切的望著他,眼中閃過一絲痛楚。似乎自己也能感覺他的矛盾,他的天人交戰。

“自己又希望他怎麼做呢?現在,自己腦子裏什麼都沒想,只想著怎麼樣使他不在痛苦。噫,如果讓他不猶豫的話,豈不是要自己……呸呸呸……今天是怎麼拉!”

正胡思亂想間,卻沒有發現剛才低頭的容斌已經擡起頭來。促不及防下,兩人眼神撞個正著。夏冰俏臉沒來由的一紅,眼中閃過一絲羞澀,正想躲避他的目光。

慌亂中,又不期然的遇上了,趕緊低下去心兒砰砰地跳。只感覺對方的眼光中全是促狹的笑意,而那一雙可恨的眼睛,似乎能將自己的心都看透。夏冰更慌亂了,簡直不知怎麼辦才好。雙手無意識的撚著衣角,臉紅的跟柿子似的。

人大概都這樣,當他想做某一件事情的時候。不管他多麼的荒唐,多麼的荒謬,多麼的不可思議。我們都可以為之找一個自己認為很合理很充分的理由。

而我,雖然我想的是怎麼把我的繼母弄到床上去。這個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事情,我依然可以找一個自己認為很充分的理由:她現在這樣每天自慰時間久了會傷身的,我們家欠她的太多了,就讓我代我父親還一些吧,她很不幸福,就讓我來給她幸福吧!

雖然這些理由事後想起來很荒唐很不可思議。但在當時的我看來,是沒有比這更好的理由了。同樣,也沒有比這更好的解決辦法了。

我擡起頭,凝視著對面的可人兒—我的繼母。微笑著柔聲道:“夏姨,來,躺床上。讓我好好給你拍照。”

夏冰聽了之後,明顯的身體一震。突然擡起頭來,我驚訝的發現她已經淚流滿面。我望著她,一時間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雖然早就想過如果她哭怎麼辦,可是事到臨頭,卻發現先前想好的手段全用不上。

什麼威脅,什麼甜言蜜語,什麼柔聲哄她,什麼恐嚇她。全都丟到爪哇國去了。我愣在那兒,一動不動的望著她。

兩人就這麼互相凝視著。突然,她聲嘶力竭的哭喊道:“不,不能這樣。我們這是亂倫,會遭天打雷辟的。那些照片我不要了,你愛怎麼就怎麼著吧。”然後伏在轉身伏在床上放聲痛哭起來。

形勢急轉直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更是慌上加亂。我怔在那兒,呆呆的望著她因為痛哭而不斷起伏的背部,一時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性感女醫生~柔佳
絕代太后尤物 1-5
代女而嫁的蜜月風波 1-4
迷姦我最愛的二姐
正義之狼
真正亂倫的大家庭
以母為榮
迷姦並把精子射在了體內
我和老婆的性生活
肉感繼母姦淫錄

熱門小說:
好色鄰居搞媽咪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