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美母之醫院風雲

我叫林峰,今年十二歲,在南濱市第一中學讀初一。

我的爸爸叫林劍中,在南濱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二大隊工作,媽媽周若秋,是南濱市人民醫院內科主任。

英武的爸爸是我的偶像,但他經常出差或者加班,陪伴我的時間屈指可數。

媽媽今年36歲,身高1米68,披肩長髮,皮膚白皙,面若美玉,是人民醫院的院花。尤其引入注目的是媽媽有一雙修長的美腿,腿部曲線極其優美。

媽媽喜歡穿絲襪和高跟鞋。媽媽的衣櫃裡專門有一層放絲襪,大都是高檔的超薄連褲襪,也有一些長筒襪,顏色以肉色、黑色、灰色居多。鞋櫃裡基本上都是尖頭細高跟,還有幾雙工作時穿的平底鞋。

從小耳濡目染,我也喜歡上了絲襪和高跟鞋,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慢慢的,美豔的媽媽成為了我的性幻想對象。

從小學開始,我就從網上下載了很多亂倫的A片,尤其是絲襪亂倫的影片,有幾十個G,看到裡面的絲襪美母被侵犯的時候,我都把她們幻想成媽媽。

但是,也只是幻想而已,在現實中是不可能的。

我很小就學會了手淫,手淫的時候我會拿著媽媽的絲襪。不過,我只敢用媽媽因為脫絲扔掉的絲襪,因為用絲襪是易耗品,很容易脫絲拉絲,而且一旦射在上面不好洗掉,會被發現。

每當媽媽把不要的絲襪扔進洗衣間的垃圾簍時,我都會暗暗竊喜,然後偷偷的把媽媽的絲襪放進口袋,回房間享用,其實我很想保存下來,但怕被發現,只能用完後再扔進垃圾簍。

今天晚上爸爸剛出差回到南濱,說好要回家吃飯,媽媽做好了飯菜,結果飯點的時候爸爸給媽媽打來電話:「老婆,我晚上不回家吃飯了,大剛非拉著我不讓走,要給我接風,我晚上就不回家陪你們了,你們吃吧。」

媽媽有點生氣:「每次出差回來都是這樣,給你做了那麼多菜,你又不回家吃了,晚上還醉醺醺的回來!「

「對不起老婆,這次大剛非拉著我,不去不好看啊。」

「隨你的便!」媽媽掛上了電話,生氣的說道:「又是這個大剛!」

大剛叫陳剛,跟爸爸是同事,是技偵支隊的,和爸爸關係非常好。

我是一個善於觀察的人,我發現每次陳剛看媽媽的時候眼神中都充滿了欲望,而且經常盯著媽媽的腿看,也難怪,媽媽這樣的大美女,那個男人不垂涎三尺,尤其是那雙修長的美腿,即便不穿絲襪也很好看,更何況穿上絲襪,即便是她的親生兒子也想入非非,有時候真羨慕爸爸,太有豔福了!

吃完飯後,我說:「媽媽,我和王子夏說好了晚上去他家玩。」

「去吧,早點回來,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

王子夏是我的同班同學,也是死黨,我們倆家雖不在同一個社區,但相隔不到兩公里,一個公車站的距離,所以經常往對方家裡去玩。

而且,王子夏的爸爸王君海是人民醫院的副院長,媽媽的領導。更巧的是,他媽媽方美琴是南濱一中的語文老師,教我們班。

方阿姨身材和媽媽相仿,前凸後翹,經常穿短裙絲襪高跟。方阿姨長得也很漂亮,但她的漂亮是那種妖嬈的漂亮,尤其是她的眼睛,勾魂攝魄,讓人充滿欲望,躍躍欲試。

有傳言方阿姨和我們的系主任兼英語老師的趙磊,有曖昧關係。

我跟王子夏無話不談,互相知道對方的秘密,王子夏也是個小色狼,經常偷他媽媽的絲襪,對我媽媽也很感興趣,我們甚至討論過換母的話題。

尤其勁爆的是,王子夏發現他爸爸的手機上有偷拍我媽媽的照片,他知道他爸的手機解鎖密碼,他把照片傳到了自己的手機上,又傳給了我。

照片上媽媽穿著醫生的白大褂和黑色及膝裙坐在椅子上,由於是坐著,所以及膝裙的下沿提升到了大腿根部,媽媽翹著腿,穿著肉色的超薄絲襪,更要命的是媽媽白嫩的絲足挑著金色的尖頭高跟鞋。

照片拍的很清晰,絲襪紋路看的一清二楚,太性感了,我們倆的雞雞都翹了起來。

我來到王子夏家,王君海和方阿姨都出去了,就他一人在家。

王子夏說:「快快快,我已經下好了,剛出的美母の連褲襪!」

王子夏把A片拷在U盤裡,然後插到他家60寸高清電視上,由於螢幕大,所以看起來更過癮。裡面的女優很漂亮,性感的美熟女,絲襪高跟,被上司迷奸了,而且被兒子看到,兒子居然以此為要脅,和母親發生了關係。

影片中女優的演技很好,面對兒子的侵犯,極力解釋、掙紮後,還是被兒子撕開了褲襪,將兩條絲腿扛在肩上強行插入。美豔的母親被血氣方剛的兒子插的哀嚎連連,兒子快射精時想推開兒子,但被緊緊抱住,最終內射,精液從蜜穴裡流出來的時候,美母梨花帶雨,痛哭不已。

接著我們又看了幾個片子,但都沒有剛才那個精彩,正在這時,媽媽打來電話讓趕緊回家。

我隨身帶著U盤,將美母の連褲襪拷了下來然後回家了。

臨走的時候王子夏說:「這片子太要命了,我受不了了,呆會一定要射到我媽絲襪裡。」

回到家後,媽媽躺在臥室裡,爸爸還沒有回來。我想再看一遍那個A片,於是說:「媽媽,我困了,不等爸爸了,先睡覺了。」

「好,你早點休息吧。」

我回到房間,又看了一遍美母の連褲襪,雞雞漲得難受,看來要擼一發了,我想到了王子夏說要射他媽媽絲襪裡,於是悄悄的來到洗衣間的垃圾簍裡,發現沒有扔掉的絲襪,不過洗衣間的晾衣杆上有一雙灰色絲襪!

我激動的拿在手裡,薄如蟬翼,高檔的絲襪手感很舒服,我捂在鼻子上問了問,隱約有媽媽的體香,這是一雙還未洗的絲襪,對,媽媽今天就是穿的這雙灰色絲襪,這是媽媽剛脫下的原味絲襪!我原來用絲襪打飛機的時候都是套在雞雞上,然後射裡面。但這雙是媽媽還要穿的絲襪,我想,到時候不射裡面就是了,今天實在是受不了了。於是,悄悄的揣在懷裡回到房間。

我雙手顫抖著,將絲襪套在了雞雞上,超薄絲襪摩擦著雞雞和龜頭,好舒服,我一邊看著影片中兒子肆意抽查美母,一邊打飛機,幻想著媽媽穿著絲襪被我玩弄,幾分鐘之後突然感覺要射,剛想把絲襪拿掉就射了,而且射了很多,全都射在了媽媽的超薄灰絲裡了。

用媽媽的絲襪打飛機很爽,但是善後就很麻煩了。既然射在了裡面,我索性不用紙巾了,直接用絲襪把雞雞殘餘的精液擦乾淨,然後悄悄的走出房間,來到媽媽臥室門口,輕輕喊了幾聲「媽媽」,媽媽沒有回答,看來睡著了。

我於是放心的走進洗衣間清洗絲襪,剛洗了幾下,突然門響了,壞了,爸爸回來了!

我也顧不得洗了,趕緊將絲襪晾了起來,然後走出洗衣間,正好了爸爸走了個撞面。我假裝鎮定的說:「爸爸,你怎麼才回來?」

爸爸一把抱起了我說:「爸爸和你大剛叔叔吃飯呢,我的好兒子,想爸爸了嗎?」

「當然想啊」

「你媽呢?」

「在臥室,你去看看媽媽吧,她估計還在生你的氣。」

「那好,我去看看你媽,你早點睡吧。」

我回到房間,稍稍平復了心情,心想也不知道洗沒洗乾淨,但是不能再去洗了,不然水聲會引起注意,應該洗乾淨了吧,我安慰著自己。由於打了飛機,感到有點疲憊,不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我被媽媽叫醒。「小峰,趕緊起來洗漱吃早飯,不然要遲到了。」

我不情願的起了床,睡眼惺忪的穿上衣服去洗漱,突然想到了昨天用媽媽的絲襪打飛機射在裡面,不知道有沒有洗乾淨。但是我發現昨天晾在洗衣間裡的那雙灰色絲襪不見了!怎麼回事?難道媽媽發現了嗎?

我的心裡忐忑起來,六神無主的洗漱完,然後去吃飯。

媽媽說:「我已經吃完了,你爸爸也吃完去上班了,你趕緊吃吧。」

「哦」

我低頭吃飯,吃完後媽媽簡單地收拾了下,帶著我出門了,媽媽穿著黑色的高跟鞋,肉色絲襪,不是那雙灰色的。

媽媽發動了高爾夫轎車,送我去學校。在路上,我感覺氣氛和往常有點不一樣,我由於心虛,所以不敢說話,也不敢正眼看媽媽。很安靜,安靜的有點不自然。

終於,媽媽開口了:「小峰,最近課程學得怎麼樣?」

「還好吧」

「嗯,小峰,你是大孩子了,而且上初一了,正是為中考打基礎的時候,一定要把精力放在學習上,知道嗎?」

「知道。」

此時我明白了,媽媽應該發現我用她絲襪打飛機的事了,我感到很害羞,也有點害怕,媽媽也不再說話,一路無言,到了學校大門口,我趕緊下車,說了聲媽媽再見就跑向學校。背後聽到了媽媽說:「慢點,注意安全!」

來到學校,還沒有上課,我在走廊裡遇見了王子夏。

王子夏說:「你小子怎麼了,神色不對啊。」

我拉著他悄悄的說:「我昨天用我媽的絲襪打飛機射在裡面,沒洗乾淨,今天被我媽發現了!」

「你媽說你了嗎?」

「沒有,但是她讓我把精力放在學習上,肯定是發現了。哎,怎麼辦啊?」

「沒事,這不怨你,要怨就怨你媽太漂亮了,對了,我爸昨天喝醉酒,我偷看他手機,結果有新發現哦。」然後,他拿出手機讓我看,又是偷拍媽媽的照片,是昨天的,媽媽還穿著那雙灰色絲襪。

王子夏說:「看來我爸對你媽是越來越感性趣了。」

南濱市人民醫院。

媽媽來到辦公室就陷入了沈思,她今早發現了昨天穿的絲襪上有一些乾涸的硬塊,仔細一看,原來是精斑,肯定不是老公的,那只能是兒子的了。媽媽感到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兒子長大了,有了性欲了,但是卻用自己的絲襪手淫。想教育兒子,卻不知道怎麼開口,畢竟有點羞於啟齒。

正在這時,媽媽的辦公電話響了,號碼顯示是王君海的。

「喂,王院長。」

「若秋,趕緊來一下我的辦公室,有急事!」

「好的,我馬上過去。」

接著媽媽出了辦公室,向副院長室走去。心想「什麼事啊,這麼著急。」媽媽不知道的是,她即將走進的不只是副院長辦公室,更是一個巨大的旋渦……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大奶子情人
女儿的小菊蕾
與女兒遊戲中的曖昧到突破了那層關係
借種給迷人的嫂子
直播舔堂嫂
我姐姐
新時代的夫妻交換
義父義女
代替亡父上媽媽
連環計

熱門小說:
大奶子情人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