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現形記之黃朗篇

某建材批發公司的財會辦公室裡,焦桂萍正在加班工作,由於這是一家剛剛成立不久的私企,財務帳目繁雜淩亂,對於一名有二十年工作經驗的老會計來說,專業技術勿庸置疑,但龐大的工作量實在讓她頭疼不已。

這是大年初六的晚上八點鐘,整個公司二層辦公樓裡只有焦桂萍一個人在加班,空蕩蕩的辦公室裡可以清楚的聽見鍵盤敲擊和翻閱帳本的聲音,實際上在大年初三公司還沒有結束年假的時候,焦桂萍就已經提前開始她的工作了,她不是工作狂,她也想有更多的業餘時間休息娛樂,但多年養成的職業素養和責任心,讓她不得不這麼做。

焦桂萍剛來到這家公司不久,之前在一家國有企業任財務室主任,手下有出納小張,是該企業領導的外甥女,還有一個會計小趙,作為焦桂萍的副手也有十多年的工作經驗了,為人比較隨和,甚至有些軟弱,2016年國企重組整改,即沒有後臺,又資歷相對較淺的小趙無疑成為了精簡的對象,這讓家庭本不富裕,且丈夫身體不好的小趙如同遭受晴天霹靂,那一段日子沒少在焦桂萍面前哭鼻子。

焦桂萍心慈面軟,還有幾分女人難得的仗義勁,是企業裡出了名的大姐大,思慮再三之後,主動向領導提出病退,這讓小趙感激涕零,不但保住了小趙的飯碗,更意味著她有機會晉升主任的職位,這種做法或許不夠正直,但對小趙來說這就是莫大的恩情,足以挽救一個家庭。

在國企工作是門學問,焦桂萍工作了二十年,對此中門道可謂駕清就熟,經過一番運作之後,在原有退休金基準不變的基礎上,還得到了一筆較為可觀的賠償金,在經濟上倒沒有損失什麼,此中門道勿須明言,多年面對數目字的工作讓焦桂萍身心疲憊,本想著提早退休享受生活,可在旅了一次遊之後就覺得退休生活也不過如此,其實她離正常的退休年齡還有好幾年,加上身體不錯,正是當幹之年,賦閑半年後終於忍受不了空虛無聊的日子,在新成立的這家公司謀了一份會計的工作。

冬天的夜晚來的很早,要不是肚子餓了,焦桂萍還真沒察覺已經工作到這麼晚了,她畢竟是個女人,面對這空蕩蕩的辦公室,心裡不禁有些害怕,看看表已經八點半了,急忙收拾起帳本和筆記型電腦,想趁著街上還能叫到車,把工作拿回家去做。

走在走廓裡,高跟鞋的聲音格外響,此時的她心裡除了害怕,同時還生出了一絲小埋怨,結婚快二十年了,老公對自己早已沒有了那份溫存體貼,明知自己這麼晚還在加班,為什麼就不能開車來接一下,甚至送點晚餐來呢,自己老婆餓著肚子工作他也不聞不問,連個電話都不打。

可是這個念頭轉瞬即逝,老公身為一名公職人員,一年前得到升遷,到外地赴任從事一個部門的領導工作,平時難得回家一次,就讓他在家好好陪陪兒子吧。

焦桂萍抱著帳本和筆記型電腦在冬天的大街上等了十幾分鐘才叫到車,身上的羽絨服雖然厚實,卻也抵擋不住正月的寒風,這時又是年節期間,真的很難叫到計程車,剛一上車出租司機就問:大姐上哪?

焦桂萍一愣,看了一眼那司機,約莫快六十歲了吧,竟然叫她大姐,心想著自己才四十多歲,平時照顧家庭又要忙工作,疏於打理外表,眼角已經出現了幾道淺淺的魚尾紋,身材也因為工作性質缺乏鍛煉而微胖,甚至有了小肚腩,穿著也不很講究,可再怎麼差勁也不至於讓一個六十歲的人稱呼大姐吧?工作的壓力讓她有些心煩意亂,可是涵養在那擺著,不至於為了一句無心的話和一個陌生人起口角,只無奈的苦笑了一下,解下包在頭上臉上的圍巾,說:東華佳苑社區,麻煩快點,謝謝。

我叫黃朗,就讀于第六中學,焦桂萍是我的母親,自從爸爸升遷到外地工作以後,跟我們娘倆一直是聚少離多,這次年假休息七天,明天他又要到外地去工作了,說起來兩地也只有四五個小時的車程,可爸爸工作忙應籌也多,偏偏媽媽又找了一份會計的工作,兩頭都忙,一家人難得聚首在一起享受天倫之樂。

我正在和爸爸並肩坐在沙發上看著乒乓球比賽的節目,中國對瑞典,其實我對乒乓球倒不感興趣,無非陪著爸爸高興而已,我們一邊嗑著瓜子,一邊聊天,說著都是他的工作,我的學習,好在我的功課還過得去,要不然爸爸更要怪罪媽媽沒照顧好我了。

我們的話題轉到了媽媽身上,說:你媽成天都忙什麼啊?這麼晚了還不回來,這大過年的加哪門子班,瞎積極。

爸爸的話雖不好聽,可也難怪,他是比較傳統的男人,多少有些大男子主義,我們的家庭環境在當地來說屬於中上等,媽媽不用工作也完全不用為生活發愁,在爸爸的想法裡媽媽就應該相夫教子,把我照顧好才是重點,女人的工作只不過是錦上添花,可有可無。

「我媽在家呆著那半年整個人都消極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麼要強的人,讓她甘心在家當家庭婦女,還不如讓她坐牢呢。」

「別胡說八道的,大過年的說什麼坐牢!」

爸爸身為公職人員,見過了太多違紀違法的案例,對這些字眼最是忌諱了,可他還是對我的話表示贊同:你媽年輕的時候就愛出風頭,過去單位裡有什麼活動她都沖在前頭,屬穆桂英的,陣陣落不下。

我嘿嘿一笑,問:聽說我媽還跳過舞呢?

爸爸把手裡的瓜子皮往桌上一扔,隨手點了根煙,一邊抽一邊說:可不是嗎,我們年輕那會都興跳舞,什麼三步四步的,我是跳不好,可也愛跟著湊熱鬧,我和你媽就是在單位組織的一次聯誼舞會上認識的,當時她不像現在水桶腰,小腰就那麼一小點,用現在的話說就是A4腰,我記得當時大家都很拘束,工會徐主席提議請出一位上去給大家先跳支舞,炒一炒氣氛,大家誰都不好意思上去,老徐剛要點將,你媽媽就主動從人群裡跳出來了,當時她穿了一條紅裙子,白上衣還是網袖的,在那個年代來講可是夠前衛的,別說市場上買不到那樣的衣服,就算買到了也沒人敢穿,後來我才知道那件上衣是她自己改的。

「哇,我媽手夠巧的。」聽到這我不禁想像當時的媽媽是什麼樣子,肯定走到哪都是人群中的焦點人物。

爸爸接著說:你媽年輕時候不但會穿敢穿,而且舞跳的也好,就像當時有個舞蹈家叫楊麗萍的,跳的那叫孔雀舞,也不知道她是跟誰學的。

我嘻嘻一笑:然後你就被我媽迷住了?開始追她了?

爸爸嘿嘿一笑,彈了彈煙灰,說:這話說起來還有個小插曲呢。

我興奮的問:什麼小插曲,是不是有人跟你競爭?

「那倒沒有,當時我看這小姑娘舞跳的不錯,人長的好看,追她的人肯定不少,你爸我那時候就是個普通小科員,哪敢指望能找到那麼好的姑娘啊,壓根就沒敢動那個心思。」

聽到這裡我似乎找到了一些端倪,雖然我爸現在是領導,平時對媽媽也愛耍點大男子主義,但終究還是不敢太違拗媽媽的意願,就拿工作的事情來說,媽媽堅持要二次就業,爸爸愣上沒攔住,原來在年輕的時候就打下基礎了,覺得自己配不上媽媽,現在雖然身份上來了,但年輕時候留下的心裡陰影還是掃不乾淨啊,終究懼著媽媽三分,哈哈。

在我一再的催問下,爸爸繼續講他們相識相戀的故事:當時我們在舞場上圍成一圈,欣賞她跳舞,就在一支舞快要跳完的時候,她提著裙子的一角在場上開始旋轉起來,那舞姿真像只美麗的孔雀,可是轉著轉著不知怎麼的就摔了一跤。

我吃了一驚,問:「怎麼?沒受傷吧?」

「沒有,你媽正好倒在我身邊,讓我給抱住了。」說到這,平時大氣十足的爸爸竟然略微有些靦腆了,哈哈,看來媽媽當時的風采真是徹底征服了老爸,到現在回想起來還回味無窮呢。

我和爸爸說笑了一陣,看看表已經九點多了,媽媽還沒回來,我倆都有些擔心,爸爸拿起手機拔通了媽媽的電話,一邊把手裡的煙頭丟在煙灰缸裡,吩咐我說:「去,把煙灰倒馬桶裡沖掉,別讓你媽看見,再開開門換換空氣。」

我接過煙灰缸走進衛生間,拿起抽剩下的煙頭狠吸了一口,才丟進馬桶裡,平時爸媽不在的時候,我也會偶爾吸一根過過癮,在學校裡也有一群狐朋狗友經常躲在廁所裡吞雲吐霧,我可不是什麼乖孩子,這幾天在家被爸爸盯的死死的,還真有點犯煙癮。

沒等媽媽接起電話,我們已經聽到樓道裡響起了她的手機鈴聲,媽媽見上爸爸打來的,已經到了家門口自然就沒有接,開了門正瞧見我端著煙灰缸從衛生間裡走出來,還聞到一股濃濃的煙味,二話沒說,先指著爸爸數落一番:「告訴你什麼了,不許在家裡抽煙,要抽出去上走廊抽去,這屋裡讓你弄的一股味,還能不能呆人了?」

爸爸也不肯示弱,說:「怎麼不能呆了,我倆不是在家呆著呢嗎?」

媽媽在門口換著鞋,不理他,轉而訓斥我:「告訴你在家看著你爸,不讓他抽煙,你就這麼看著的?還幫他銷毀證據!」

我不敢招惹她,伸了下舌頭,把煙灰缸放在桌上就回房間了。

媽媽脫下臃腫的羽絨大衣,徑直走向臥室換了睡衣,然後到衛生間去洗漱,剛一走進去就氣的哇哇大叫:「你們在家都幹什麼了,髒衣服放在籃子裡一天了也不知道扔洗衣機裡洗洗,什麼都指著我,我這一天累的半死,回來還得給你們洗衣服。」

原來是我們爺倆換下來的衣服和臭襪子,還在籃子裡放著,讓本來就心煩氣躁的媽媽找到了一個情緒點,徹底發洩爆發了。

聽著媽媽一邊嚷嚷,一邊拿出籃子裡的髒衣服,狠狠的往洗衣機裡扔去,我只能做縮頭烏龜,不敢在這個時候觸她的眉頭,這叫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爸爸開始還不吱聲,後來是聽著聽著聽煩了,勾起無明業火,回敬了一句:「又不是我叫你那麼晚回來的,放著好好的輕閒日子不過,非要自己找罪受,你那個破工作能賺幾個錢,兒子眼看要考高中,你在家輔導輔導他功課不比什麼都強麼,到時候他考不上重點我看你怎麼說。」

媽媽一聽這話更急了,直接來到客廳,怒視著爸爸,說:「我輔導他?你平時不在家,家裡外頭什麼事不是我幹,就你知道幹工作,憑什麼讓我在家當家庭婦女,你怕兒子上不好學,那你怎麼不帶到你那邊去給他找個好學校,你輔導他學習,我倒要看看能比現在強多少。」

爸爸見媽媽真的動怒了,反而不說話了,哼了一聲,把身子轉過去背對著媽媽,手上搖控器不停換著台,掩飾著此時的尷尬。

媽媽並沒有因為爸爸的沈默停止嘮叨,反而更加生氣:「這麼多年伺候你們爺倆我容易嗎?家裡事你從來不管,連煤汽罐都是我找人換,燈壞了都是我修,這都是女人該幹的活嗎?我年輕時候哪個小姐妹不羨慕我,自從跟了你再有了孩子,我算倒了黴了,你看看我那些姐妹哪個過的不比我滋潤,再看看我都老成什麼樣了。」

媽媽一邊說一邊用手按著自己的魚尾紋,比劃給爸爸看,接著說:「你還讓我在家呆著,真想把我綁在家裡給你們當牛做馬,當保姆使喚啊?以後我的事你少管!」

爸爸辯解說:「我讓你在家不就是讓你享清福嗎?你想美容健身都行,誰又沒攔著你,你不是喜歡跳舞嗎,把那破工作辭了,報個舞蹈班,我支持你跳舞。」

媽媽一撇嘴,哼了一聲:「得了吧,說的好聽,去年我在社區活動室裡跟大夥跳探戈你都不讓,還舞蹈班呢,我跳舞去你在家幹家務活啊?說的輕巧!」

「你跟那幫老頭老太太能跳出什麼好來,還有那個老王。」

「住口!」爸爸一提老王,媽媽立即就火了,瞪著眼睛說:「你有完沒完了?我們不就跳過兩回舞嗎?你怎麼沒完沒了的提這事,挺大個男人連點氣量都沒有。」

爸爸還要再說什麼,媽媽乾脆就不聽了,胡亂揮了揮手,阻止了爸爸的話頭,氣哼哼的進衛生間裡洗衣服去了。

這兩口子一晚上再也沒說過一句話,媽媽洗完了衣服,擦了遍地已經十點多了,也不理爸爸自己回房間睡覺去了,而爸爸就在客廳看電視看到很晚,也不知什麼才溜回房間,在床上搭了個邊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都還沒起床,爸爸突然說要回單位,媽媽詫異說:「你不是說明天走嗎?怎麼改今天了,也不早點告訴我,還什麼都沒給你準備呢。」

爸爸說:「我們那邊工會組織各機關單位派人參加迎新春乒乓球賽,小胡這幾天在家喝酒都喝懵了,昨天晚上才想起來把檔發給我,我得提前回去安排一下。」

媽媽邊穿衣服邊說:「新春都過去了,還迎什麼新春啊,真是的,我早說過小胡那個人不靠譜,你就是不聽,還拿他當心腹呢,上回來咱家送東西那眼睛就賊溜溜的,四處亂掃,一看就不穩重老成,不是當秘書的料。」

媽媽說著已經穿好了衣服,到廚房給爸爸準備早餐去了,雖然時間緊了些,但好在手腳麻利,還是煮了一碗麵條,又現做了兩個小拌菜,雖不豐盛卻也可口。

爸爸匆匆洗了一把臉,開始吃早飯,媽媽沒有陪著一起吃,而是忙著收拾爸爸要帶的衣服,嘴裡還在不停埋怨小胡,忽然想起了什麼,來到餐廳說:「對了老黃,我可警告你啊,那個什麼乒乓球賽你可不許去,你腰怎麼受的傷不用我提醒你吧,再扭傷了可沒人伺候你!」

「行,行,我知道,可我是領導,就算不參與比賽,去總是要去的,給同志們加加油,打打氣嘛。」爸爸吃完了抹了抹嘴,站起來要走。

媽媽一臉不屑的說:「得了吧,一個打球比賽,又不是什麼大事,說的好像多重要是的。」說著把已經準備好的包遞給了爸爸。

「這你就不懂了,現在的領導看的不光是工作能力,還要考察上下級的凝聚力,像這種文體賽事活動是最能體現幹群關係的,真拿了第一這也算政績。」

「得得得,我不懂這些,你也別跟我說,我就知道你別再受傷,身體好好的比什麼都強。」

爸爸剛要出門,媽媽又火急火燎的把他叫了回來,從小藥箱裡拿出一個茶葉盒,打開盒子裡面裝的都是一個個小塑膠袋,袋裡裝著紅紅綠綠的各種小藥片,媽媽把它塞在爸爸的包裡,提醒說:「藥我都分類包好了,記得早晚各吃一小袋,到了那邊儘量少抽煙,酒也少喝,實在要喝就喝我給你買的葡萄酒,放在車後備箱裡了,慢點開,別弄打了。」

爸爸嗯啊答應著出了門,媽媽又一直送到車庫,一路不停的囑咐這囑咐那,直到看著爸爸的車開出了社區才回家。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千金小姐AV演出
玩女人玩到鄰居少婦
村裡的偷情男女
淫女網絡墮落實錄
撞見處長夫人偷情
母女花的性調教
大家快來幹我吧
一次露水情事
淫蕩的貝貝
公屋的少婦

熱門小說: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輪姦(全)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