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亂一家人

 

白灼靠在計程車背墊上,丁毅雲慢慢閉上了雙眼,然後舒坦地伸了個懶腰,好像要把那十幾個小時火車的疲勞,在計程車上就解決掉。因為回家以後,他可沒那個耐心,也沒那個能耐忍著不去做某項高強度的體力勞動。

此時,丁毅雲不禁想起家裡,那個三個美麗而又充滿激情的女人:小妹丁莉芝,調皮可愛,16歲,身高156,三圍:31,23,32;姐姐丁莉雪,熱情奔放,19歲,身高160,三圍:35,24,36;媽媽羅秀鵑,溫柔體貼,身高158,三圍:37,24,37。不知道她們想我不?或者想我的肉棒更甚於想我呢!不過,家裡還有兩根不比我這差多少的肉棒可供使用,老爸跟弟弟可不會等我回去再開葷的。

想到這,丁毅雲看了看已經舉旗致敬的老二,歎了口氣,管他呢,還不一樣有得操!

兩旁的建築物飛快地向後跑著,汽車很快就從火車站開到了丁毅雲的家門口。下了車,丁毅雲深深地呼了口氣,輕聲地歡呼一句:「我回來了!」站在家門口的丁毅雲並不急著開門,而是在想:家裡面不知會是怎麼樣呢?應該不會說大白天就來個大雜燴吧?

輕輕地開了門,穿過花園,丁毅雲已經隱隱約約聽到了屋子裡傳來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靠,大白天就來了也不用注意一下形象的!丁毅雲心裡忿忿不平。

於是,他快步上前,打開了屋子的正門。而那隱約的呻吟聲再不隱約了,簡直可以說是響徹雲霄了。

「啊………..好………..好舒服………..啊………..喔………..喔………..對………..!爽啊………..!!………..好………..好粗,好充實啊………..!!………..唔………..」原來丁毅雲的姐姐丁莉雪正混身赤裸,雙手扶在走路上,上半身差不多趴在了走路上,雙乳被壓的變了形連自然的狀態都看不了,那渾圓肉厚的屁股向後翹著。

在她後,丁毅雲的弟弟丁毅恒正把他那粗壯的肉棒,一進一出地在做著活塞運動,伴隨著的是那有點混濁的呼吸聲了,「我………..我操………..你………..爽………..爽吧!」在激戰中的姐弟,看來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竟然連有人進來了都不知道。

丁毅雲搖了搖頭,這個姐姐跟弟弟真是的,這事怎麼可以不等我的。

「靠,你們不是吧,大白天就開幹了,注意一下影響嘛!………..」終於,激戰中的雙方終於看到了有人來了。

丁莉雪臉馬上紅了一下,問了一句:「雲,什麼時候回來的?」

丁毅恒卻大聲嚷了出來:「靠,哥。你又不是沒試過在大白天操!是不是在外面餓了幾天,一肚子火啊。來、來,一齊來,先下下火。」

「你這弟弟,沒大沒小,怎麼不會尊敬一下哥哥的?」被說中痛處的丁毅雲,只得扔出那樣一句,「要幹,也得讓我把行李放好嘛,已經回家了,還怕沒穴操?你以為是你啊,沒點忍耐力………..」

「嘿嘿,不跟說了,你剛回來,你最大,你最大。」在談話中得到了休息的丁毅恒,馬上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衝刺,而丁莉雪則對丁毅雲笑了笑,說了句:「待會姐姐再讓你操。」之後就又開始迎送起丁毅恒的衝刺了。

丁毅雲歎了口氣,說道:「你們慢慢吧。」

然後準備回房間放下行李的時候,一個苗條纖細的身影就沖了過來,張開了雙臂撲向了丁毅雲,「大哥,你回來了!想死我了!!」原來是丁毅雲的妹妹丁莉芝,平時丁毅雲跟這個妹妹相處不錯,當然在那事上,也是合作無間的,此時聽到親愛的大哥回來了,馬上就沖出來了。

丁毅雲也合作地張開雙臂迎著妹妹,把她抱住。

「想死我了!」說著,丁莉芝就把她那薄薄的雙唇伸向了丁毅雲的雙唇。

丁毅雲來者不拒,跟妹妹來一個親吻。嗯?怎麼好像味道有點不對的。

「嘿嘿………..」丁莉芝笑了起來。

丁毅雲感到納悶,他還看到了那調皮的妹妹的眼睛閃了幾下。

「雲,你………..」丁毅雲的老爸丁志平此時正皺緊眉頭,一臉苦相。不過,丁志平也是沒穿衣服,下面的的肉棒不是很硬的挺著,上面有些液體,使得肉棒看上去閃閃發光,看得出是曾受過刺激的。而看到他肉棒的尺寸,就可以知道丁毅恒的大肉棒是遺傳自老爸。

「怎麼了老爸,有什麼問題?」感覺到越來越不對勁的丁毅雲問到。

「沒什麼,只是剛才阿芝在跟你接吻之前,是在幫我吮肉棒的,她一聽到你回來,就高興得直奔出來找你,連口都沒漱就………..」說完以後,丁志平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而在走路旁幹得起勁的姐弟,更是笑得趴在了地上,當然,下體還是緊緊地連在一起的。

而當事人丁毅雲卻馬上「呸、呸」個不停,想把那氣味、液體全吐出來,而他雙手則報仇似的在妹妹的腋下搔個不停,他知道這妹妹可抵不住笑的。
果然,丁莉芝忍不住「咯咯」地抱著丁毅雲笑個不停,她那雙乳還不是發育很成熟,但在丁毅雲的胸口那樣廝磨,也使得丁毅雲熱血上湧,而她那只有稀疏幾根毛的下體,更是在動的過程中,給丁毅雲視覺與觸覺更刺激的感受,他快忍不住了。

而那個調皮的妹妹,卻好像要跟他過不去似的,一感覺到大哥向她舉旗致敬,馬上跳了下來跑回到老爸身後,還向著丁毅雲做了個鬼臉。

此時的丁毅雲可真的有點哭聲不得,只好先放好行李,再慢慢想怎麼樣報復了。

「媽媽在哪裡啊,怎麼不見她的?」放好行李後的丁毅雲,發現家裡好像少了一個最重要的人,問道。

「你媽在廚房做飯呢,可能剛好有些事出不來吧,不然,哪會不出來看你這個孝順的孩子呢!」此時的丁家主人丁志平,也來到大廳享受著小女兒的口交服務。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的啊,只顧自己享受,讓媽媽一個在裡面幹活,真是的。」說著,丁毅雲走向了廚房。

「喂,你可別說幫忙幫倒忙啊,使你媽幹活更慢,使晚上又要推遲啊………..」丁志平叮囑道。

來到了廚房門口,丁毅雲本來就不曾垂下的肉棒,又一次怒目圓睜。丁毅雲的媽媽全身上下只穿著一條圍裙。那豐滿的雙乳,並沒有因為養育了四個孩子而顯得下垂,相反卻還是鼓鼓地撐了起來,在側面看去,那半邊乳房更吸引人,更要命的是隨著炒菜的動作,乳房更是滾個不停,使人鼻血直流。

白花花的臀部,又圓又翹又多肉。背部線條清晰,只有那麼一條細細的紅繩,系在後面。一片白晰只有一根紅,豐乳肥臀,四十多歲的年齡由於保養得好,看上只是三十來歲,面孔姣好………..

「媽,辛苦你了。想死我了………..」在說話的同時,丁毅雲已經貼上了正在炒菜的媽媽背後,一手伸進了圍裙上方,撫摸著母親那豐滿圓滾的雙乳,另一手卻伸向了下方,輕輕地摩擦那渾圓的大腳。而那嘴巴只是問候了一句,也馬上加入了實在的行動問候佇列,在母親的頸後輕吻著。

「嗯,………..啊………..」羅秀鵑舒服地輕聲回應著,然後轉過頭來說道:「回來就好了。在外面有沒有亂幹?想我?說啊,怎麼想我法啊。」

「想你想想到幹死你哦………..」

「嗯………..我也想你那,想你那根大肉棒呢!」
「想我的大肉棒?家裡不是有老爸跟弟弟嗎?」

「他們哪有你這麼溫柔啊,只會一味的蠻幹。」

「溫柔?那你是不是在說我不夠男人啊。」

「哪裡啊………..你們三個我都………..」就在羅秀鵑想繼續開口說話的時候,丁毅雲的唇,就已經壓了上來,塞住了母親的口。

接著,兩母子開始了漫長的親吻。

「啊………..」不自覺地,丁毅雲的雙手加快了摩擦的速度,也到達了更為敏感的地方:左手食指開始逗弄著母親的乳頭,右手進入了那熟悉的陰道。

羅秀鵑正是在如此挑逗下,已經開始興奮了。

「咦,媽,怎麼這麼快感覺這麼強的了?」丁毅雲把在穴裡的手指拿了出來,遞到羅秀鵑面前,「看,媽媽,我的手指都濕了。你看,上面粘滿了你的淫液呢,閃閃發光的。喲,還連成線啊,中指跟食指分開了,都被它連著哦!」

「你真是的,這樣笑媽媽。」羅秀鵑用她那雙桃花眼,瞄了她的寶貝大兒子一眼,而她的左手,已經伸展蓋在了兒子褲子的鼓起部分,開始了旋轉活動,使那早已經充血的傢夥,更加繃得緊緊的。

「讓它出來透透氣吧!」

「當然,好主意!」說著,可以拿脫褲子大賽冠軍的丁毅雲,用三秒不到的時間,就已經把長褲內褲脫個清光,露出了他強壯有力的下肢,當然還有那在丁家中,最粗最長最硬的肉棒,18釐米長,12釐米粗,嘿嘿,跟接力賽用的接力棒比也不相上下。

「媽,衣服都不穿,穴又那麼濕了,是不是剛才給他們操過啊?不過,他們應該還沒射吧,裡面沒精的。」

「哼,他們?本來是兩個來操我的,還要一前一後的。但雪一進門,你弟弟就沖上去,把你姐姐的衣服脫了,讓她趴在通道上就開幹了,你姐姐也是的,應該說剛開始幹,陰道會很乾很痛的啊,她卻好像沒感覺似的,一來就『啊』個不停,舒服得要死;而芝回來的時候,你那個好爸爸就說要口射,說著就把你妹妹拖進了浴室,好像我就不可以口射似的。那我也只好來做飯啦,反正衣服已經脫了,說不定他們不知什麼時候,又會來找我的,所以就直接不穿衣服,只繫個圍裙,反正家裡的空調大,不冷。」

「哎呀!媽,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的個性,他們是想多操點。他們是三個都要操。嘿,我也是!來,趴在竈上,讓我從後面先插幾下。」

羅秀鵑聽話地用雙手扶著竈,又圓又大的屁股就這樣後向翹著。丁毅雲可就不客氣了,把肉棒對著穴口一插,一插到底!然後,開始了那強而有力的抽插,好像要那不在的幾天要補足似的。

「媽的,一段時間沒穴操就是不爽,媽,還是你這舒服。」

「哦………..啊………..舒服,我也………..也………..舒服………..舒服………..啊!你這肉棒又長又粗又硬,頂得我的穴爽極了,哦………..!」舒服的母親開始了前後的迎送,「叭………..叭」「撲………..哧、撲………..哧………..」的聲音響充滿了整個廚房。

「嘩!什麼味道啊………..媽,菜糊了!大哥,你別礙著媽媽做飯啊。我可是餓極了。」就在丁毅雲雙手伸向前,摸著母親那滾圓的雙乳一邊操穴的時候,妹妹丁莉芝的聲音沖了進來。

「哦!雲,快放開我,菜真的要糊了。」羅秀鵑著急的說到。

「不用嘛,一邊幹一邊做嘛,我的肉棒跟住你的穴就行啦。」丁毅雲有點無所謂的說道。

「哥………..不要老纏著媽嘛………..我餓!餓極啦。」丁莉芝噘起了小嘴巴嚷道。

「哎呀!你還說,你不是吃老爸的精液了嗎?怎麼了,不飽。來,來,大哥這還有!」丁毅雲有點生氣地,從母親體內拔了肉棒出來,走到了搗亂者的面前。

「媽,你看,大哥欺負我啊………..」搗亂者使出了她最善長的撒嬌功。

「你這個芝真是的,剛才搶了媽媽的一根棒還不夠,現在又要一根?」母親笑著對最小的女兒說。

「沒有啦,媽。是老爸叫我的嘛,又不是我去勾引他的。至於這根,我真的是餓了,媽………..而那菜也好像糊了我才說的嘛………..」丁莉芝的撒嬌功繼續開展。

「你這鼻子好像沒這麼靈的吧?!老爸呢?怎麼肯放過你的?」丁毅雲問到。

「沒有啦,我想哥哥嘛!你一回來我就說了嘛,所以我把爸爸的肉棒,送給了姐姐就來找你了!」丁莉芝一臉無辜狀。

「哈,讓給姐姐?是不是老爸又一時心血來潮,想搞『三文治』,跟弟弟搞姐姐下面的兩個穴,所以把你冷落了嘛………..」丁毅雲有點戲謔說到。
「哼,才不是呢!是我知道姐姐喜歡被兩個男的同時搞,為了滿足她的樂趣,我才讓出爸爸的呢!」此時,丁莉芝的腮,已經有點氣鼓鼓的樣子了。

「哦,是嗎?!」丁毅雲一邊說著一邊猛然一發力,迅速捉到了妹妹把她拉到了身邊,「那你現在下面是不是很癢啊?我來幫你………..」

「哼,我才不用你呢………..哈………..哈………..」就在丁莉芝賭氣的時候,丁毅雲使出了對付妹妹的絕招:搔癢。右手手指在妹妹腋下搔個不停,丁莉芝忍不住,笑了,混身也軟了,說了一句:「大哥,我瀨口了………..」

丁毅雲俯身不想再吃虧,探頭了聞了一下妹妹的櫻桃小嘴,確認沒了異味,才補上了剛回家的那一吻。當然伴隨著這一吻的,還有他那醇熟的動作,一手扶著妹妹肩部,一手拉著妹妹的左大腿靠近自己的肉棒,找到那穴口,一插………..

「還是挺緊的嘛,沒有被老爸跟弟弟操鬆………..」丁毅雲如是說。

「啊………..舒服………..」妹妹就只發出這樣的一聲,然後雙手就敲在了大哥那寬厚的胸口,「哪裡啊!………..人家下面可是有彈性的嘛………..」

「喂,喂,你們兩個,注意一下啊………..這裡是廚房,你們的媽媽,正在努力地為你們做飯的啊,你們在這裡幹得火熱,卻忍心讓我穴裡空虛。」作為媽媽的羅秀鵑好像是不滿的說到。

「媽媽,不會啊………..來,來,我再來充實你………..」丁毅雲安慰道。

「不用啦,我是你們的媽媽啦,還跟你妹妹爭?只是想告訴你們,可以開飯了!!要操穴也得吃飽了,才有更好的精力了啊!」羅秀鵑訓話似的說到。

「是!」「是!」兩兄妹應到,當然他們下面,還是緊密地聯接在一起的。

「說是了,還不去做,幫忙準備。然後叫那群『三文治』過來吃飯。」羅秀鵑發出指令。

「是!」妹妹的應到,然後不情願地離開了那肉棒去叫爸爸、姐姐和二哥過來吃飯。

而此時,丁毅雲就來到母親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只見羅秀鵑聽了臉一紅,說一句:「你真是的,這樣的法子也想得出來,吃飯也不放過媽媽?吃完飯,洗完澡然後再全家一起操,不是更好?更爽?」

「嘿,媽媽,洗完澡之後的全體操當然是好,還是主戲呢。但在吃飯的時候,我說的那個,也算是道額外的菜嘛。反正是為你而加的………..怎麼樣?不要辜負兒子一片好意嘛………..你也會吃得開心的,我打包!有它在嘛………..」丁毅雲請求媽媽,同時也指了自己的大肉棒。
「好啦好啦!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片孝心?還不是讓你的肉棒也要吃!誰叫我是你媽媽,誰叫我喜歡你………..你的肉棒,喜歡被操!」羅秀鵑答到。?

「BINGO!好啦………..謝謝媽媽!」丁毅雲開心地嚷道,「老爸爸,姐姐、弟弟、妹妹開飯啦!」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家庭性福
來訪的姐姐
墮落學園
媽媽是頭大奶牛
人妻我和美少婦的故事
玉奴記
性開放的世界
溫柔的表妹難忘的調教
超極禁忌
迷姦我可愛的妹妹

熱門小說:
進錯房間 上錯床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