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的婚禮

從陸阿姨家里出來,我給同學打了電話,等了一小會兒,他們開車過來,把我連人帶移動硬盤一起接走了。和這些「狐朋狗友」在一起,沒個午夜12點根本別想開溜兒,這樣一來,倩倩肯定是接不成了,只好打電話和她請假了。

電話里,倩倩故作不滿的小小抱怨了一下,然后我說了些好聽的,她就恩準了,並且一再囑咐我別喝高了,如果喝高了,一定會懲罰我的,我信誓旦旦的表示絕對不會那樣的,她才滿意的掛了電話。

過了午夜,總算是放過了飯店里那些可憐的服務員,我們晃晃悠悠出門的時候,一個服務員小聲嘀咕了一句「都是神仙啊,真能折騰,喝到了午夜才散場。」聽到后,我對那個服務員說:「姐姐想抱怨還是等我們走了再說吧,要是被前面那幾位神仙聽到了,你們這一宿別睡了。」說完后,我衝服務員微微一笑,那個服務員心有余悸的點了點頭。

暈暈乎乎的回來家,剛剛睡下,電話響了,接了起來,馬上傳來了倩倩溫柔的聲音:「華偉哥哥,是不是高了?」「沒有啊。」我使勁兒地搖了搖頭。

「沒高怎麼不給人家打電話啊?肯定是高了。」「倩倩,都12點了,我想你肯定睡下了,打電話不吵醒你?」「哼,算你有理。」「倩倩,什麼叫算我有理啊?本來……」

我話沒說完,倩倩就打斷了:「好了啦,華偉哥哥,看不出我是故意的?至于和我這麼較真兒嗎?知道你沒少喝,好好休息吧,明天別起那麼早了,我自己可以去單位的。」「我起得來,這點酒,小意思。」「華偉,你就別逞能了,好好休息吧,明天我自己去單位。」「倩倩……」「華偉哥哥,就這麼說定了。睡吧,親親你!」「哦,親親你!」掛了電話之后,我很快的進入了夢鄉!

早上醒來的時候,差一刻8點,下床看了一眼窗外,天空有些陰沈,還零星的飄著一點雪花,雖然是我比較喜歡的天氣,可是我卻無心去欣賞,我趕緊衝了個澡,出來之后,邊擦著頭髮邊在窗戶邊看著陸阿姨家的大門,剛過8點,一輛黑色的小車駛來,停在了陸阿姨家門口,王阿姨和江小岩下了車,按了幾下門鈴,門開了之后就進去了。

「可真夠準時的。」

我嘀咕了一句。

弄干了頭髮,我就下樓了,到了陸阿姨家門口,看了看表正好8點15,我想15分鐘差不多夠了,應該可以進去了,我開了門,溜進了院子,看見正房的臥室窗簾緊閉,而客廳沒拉窗簾,正好和昨天看到的相反。

悄悄的開了正房大門,剛一進去,暖人的熱氣撲面而來,還沒有關好門,臥室里就傳來了誘人的呻吟聲,那聲音我再熟悉不過了。

我輕手輕腳的走到了臥室門口,看見羽絨服、羊絨褲、睡衣脫得滿地都是,轉眼再看床上,渾身赤裸著小岩跪在上面,胯下之物不斷的衝擊著陸阿姨的兩腿之間,陸阿姨躺在江小岩的身前,兩只渾圓的乳房在小岩劇烈的衝擊下而前后翻滾著,穿著黑色花紋絲襪的修長美腿被小岩架在肩頭,兩只美腳不停的扭動著。

「啊……小岩,不要啊……不要……」

陸阿姨充滿享受的哀求著。

「雁梅,就別裝了,明明很爽嗎?」

王阿姨趴在陸阿姨的左側,身體緊貼著她的左肩,右手輕撫著她的臉頰,左手在她的乳房和小腹上遊離著。

聽到了王阿姨的話,陸阿姨裝模作樣的擡起了胳膊想阻止小岩,剛擡起了一點,王阿姨攔了下來。然后王阿姨往陸阿姨身上靠了靠,把她的左胳膊壓在了身下,又擡起了左手,抓住陸阿姨右手手腕壓在了床上,可憐的陸阿姨就徹底的動不了了。

「阿姨,我的大雞巴,哦…怎麼樣啊?你…爽嗎?」小岩喘著粗氣問到。

「啊……小岩,不要啊?……我們不可以……」陸阿姨閉著眼睛,口是心非地說。

「什麼不可以啊?你個騷貨,沒見你剛才看見小岩時的那個騷樣,現在居然說不可以?小岩,繼續用力,讓她好好給我裝。」說著王阿姨伸出香舌,舔舐著陸阿姨的耳垂。

得到了母親的指令,小岩的衝擊更加賣力了。

在小岩持續不斷的高強度衝擊下,陸阿姨漸漸的有了泄身的先兆,她身體劇烈的抖動著,口中語無倫次的呻吟著,「啊……小岩,不要啊,……夢琪……爽……」「這個騷貨,這麼快就要高潮了,還說不要……」王阿姨話還沒有說完,「啊……」陸阿姨一聲低吼,身體陣陣痙攣著……

在陸阿姨高潮的刺激下,小岩的身體也是一陣顫抖,「啊……我射了,阿姨,啊……你的騷屄……騷屄好緊啊……夾的我好爽……哦……」「雁梅,怎麼樣啊?我沒說錯吧,小岩的大雞巴很爽吧?」王阿姨看著香汗淋漓、呼氣如蘭的陸阿姨說。

陸阿姨貌似沒有聽到王阿姨所說的,依然閉著眼睛,顫抖著身體嬌喘連連。

從我進來到陸阿姨高潮前后沒有超過10分鐘,算上之前的時間最多只有20分鐘,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夠讓陸阿姨達到高潮,看來小岩的大雞巴確實很威武,床上功夫也很了得,不過我覺得更多的是因為陸阿姨對于小岩強烈的期待心理和新鮮感的作用,才讓她這麼快的達到高潮。

陸阿姨恢復了之后,王阿姨和小岩一左一右的躺在她身體的兩側,陸阿姨先看了看小岩,然后嬌羞的轉過了身子,小岩也側過身子,親吻著陸阿姨圓滑的肩頭,撫摸著陸阿姨肥肥的翹臀和豐滿的乳房,陸阿姨本想推開小岩,嘗試了幾次,看到沒什麼效果,索性放棄了,只好由著小岩了。

陸阿姨剛準備開口,王阿姨先問到:「雁梅,小岩怎麼樣啊?」「討厭啦!」陸阿姨羞紅著臉,攥起小粉拳輕打這王阿姨。

「討厭什麼啊?沒見你剛才爽的都忘乎所以了!」王阿姨任由陸阿姨的小粉拳落在她身上。

「夢琪,你別說了,好不好啊?」

陸阿姨收起了小粉拳,把手放在了王阿姨的胳膊上,輕輕的搖著。

「那好吧,我不說了,不過,雁梅,還得和你商量個事兒?」「什麼事兒啊?」陸阿姨問。

「雁梅,我問你,你喜歡小岩嗎?」

王阿姨問道。

「夢琪,怎麼又問啊?剛才你不是說不說了嗎?」陸阿姨抱怨道。

「雁梅,你好好回答我,我沒有調侃你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我需要知道你最真實的回答。」因為視線的原因,我無法看到王阿姨的表情,我想應該是比較認真的。

「哦,夢琪,我覺得你是多此一問,如果不喜歡,我會和他那樣嗎?」陸阿姨小聲說道。

「雁梅,這麼說,你是喜歡小岩了?對吧。」

陸阿姨曖昧的點了點頭。

看到了陸阿姨點頭,小岩抓著陸阿姨右手,放到了自己的大雞巴上套弄著,陸阿姨想要拿開,小岩一直緊握著她的手,她象征性的反抗了幾下,就順從了。

「雁梅,我是這樣想的,你看啊,小岩喜歡你,你也喜歡小岩,既然你們都相互喜歡,我想讓你嫁給小岩。」「啊?夢琪,你沒搞錯吧?」陸阿姨驚訝的看著王阿姨問道。

「沒有啊,怎麼了?雁梅,至于這麼大驚小怪的嗎?」「夢琪,咱們是多少年的同學了,又是好姐妹、好閨蜜,別的任何事情都好說,可這件事情,真的不太合適,夢琪,小岩是你的兒子啊,我是他的阿姨,我怎麼可以嫁給他呢?虧你也想得出?」「阿姨,我是真的喜歡你,你就嫁給我吧!」小岩摸著陸阿姨的乳房說道。

「就是啊!雁梅,小岩是真的喜歡你,你就嫁給他吧,再說了,又沒讓你真的嫁,就是走個形式嘛!」「不行不行,形式也不行,小岩、夢琪,你們別想了,我不答應。」陸阿姨的頭搖的像個撥浪鼓。

「雁梅,我再問你一遍,你答不答應?」

王阿姨的話像是最后通牒。

「不答應,再問100遍也不答應,你威脅我,我也不答應。」陸阿姨也很堅決的回答道。

「好啊,雁梅,既然你敬酒不吃,就只有吃罰酒了!」王阿姨說完后笑了笑,然后又對小岩說:「我的好兒子,你還等什麼啊?你媳婦兒她不同意嫁給你,你說怎麼辦吧?」「媽媽,你放心吧,我一定要讓她嫁給我。」說著小岩一個鯉魚打挺,蹦起來后,跪在了陸阿姨的兩腿之間,分開她的雙腿,將大雞巴再次插入了陸阿姨的陰道。

盡管陸阿姨對小岩的舉動有足夠的準備,可無奈一個弱女子怎麼能夠敵得過小岩這個壯小夥兒呢?更何況陸阿姨真的願意拒絕小岩嗎?

在小岩大雞巴的強力衝擊下,陸阿姨很快就進入了狀態,淫聲浪叫再次充斥著整個臥室。

「雁梅,哦,不,應該是乖兒媳,爽嗎?」

王阿姨揉捏著陸阿姨的粉紅色乳頭問道。

「啊……夢琪,我不是……不是……你的兒媳……啊!」陸阿姨嬌喘著說。

「小岩啊,你看,你媳婦兒還是不肯答應,你說,怎麼辦吧?」王阿姨對著小岩攛掇道。

「媳婦兒,你不肯答應,那我只好強攻了?」

說著,小岩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很快,陸阿姨就哀求道,「啊……小岩,不要……啊……不要……」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王阿姨再次問道,「怎麼樣,我的好兒媳,你就答應了吧。」「不,……夢琪,我不是,……你的,你的……兒媳……啊……」陸阿姨的態度依舊堅決。

滿心歡喜的小岩以為陸阿姨會答應他,可沒想到確實這個結果,持續的高速強攻讓他有些力不從心,慢慢的抽插的速度降了下來。

看到小岩有些氣餒,王阿姨對小岩說:「兒子,看來你媳婦兒是不怕強攻,既然如此,那咱們不如停下來吧。」說著,王阿姨推了推小岩,心領神會的小岩立即停止了抽插。

看來王阿姨是改變策略了。

「不要停……」

正在享受著小岩高速抽插的陸阿姨在小岩停工之后,滿是失落地喊了一句,喊過之后,她馬上又后悔了,嬌羞的臉蛋立刻變得緋紅,閉著眼睛將頭轉到了右側。

「哈哈,雁梅,想要了,是嗎?想要就答應了吧?」王阿姨斜趴在陸阿姨身上,親吻著她的臉頰。

羞赧的陸阿姨沒有回頭,也沒有回答王阿姨。

「好兒媳,既然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王阿姨話音未落,嬌喘著的陸阿姨趕緊說:「夢琪,哦……誰是你兒媳啊,你別自說自話了,也別白費心機了,哦……我是不會答應你的……」王阿姨再次被拒絕,一時之間有點無計可施了,小岩見王阿姨不言語了,就對她說道:「夢琪,我的好媽媽,既然阿姨不願意,那咱們以后再說吧,反正知道阿姨喜歡我了,那咱們今天就沒什麼遺憾的了。」說著胯下之物又恢復了對陸阿姨陰道的衝擊。

有些失落的王阿姨不甘心的撫摸著陸阿姨誘人的胴體,當她的手指摸到了陸阿姨的大腿的時候,王阿姨看著薄如蟬翼的黑色花紋絲襪,沈思了片刻,她退到了小岩身后,握著陸阿姨的左腳踝,放到了眼前后,把絲襪包裹著的腳趾放到了嘴里,用牙齒輕咬著,用香舌舔舐著。

「夢琪,……不要啊,……好癢……求你了……」陸阿姨抖動著左腿哀求著,幾次想要起身,都被小岩摁住了小腹,無可奈何的陸阿姨只好攥起小粉拳不停的招呼在小岩的胳膊上。

「好兒媳,你答應嗎?」

王阿姨再次問道,還沒等陸阿姨回答,她就把穿著黑色網紋絲襪的美腿伸到了陸阿姨的腋下,擡起了黑絲美腳,踩在陸阿姨豐滿的乳房上,用大腳趾撥弄著她的乳頭。

「啊……不答應,無論如何,啊……我也不答應……」陸阿姨的態度沒有任何松動。

陸阿姨的態度居然這麼堅決,這讓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不過正是由于她的執拗,也成全了接下來的一場好戲。

看到母親這樣做,兒子也是有樣學樣,小岩把陸阿姨的右腿舉到身前,抓著右腳踝,伸出舌頭,來回的舔舐著陸阿姨的腳底。

「媽媽,阿姨的美腳好香,好涼啊!真是太爽了!」「好兒子,你媳婦兒的美腳是人間極品,好好的品嘗吧。」「小岩……啊……求求你,……別這樣,夢琪,……好妹妹,饒了我吧……」陸阿姨無力的推著王阿姨的美腳哀求著。

「雁梅,我的好兒媳,我都說了,只要你答應嫁給小岩,不就沒事兒了。」「可是,啊……可是……我是她的……阿姨啊,你還……你還……沒我大呢,……我嫁給,……小岩,你就是……我的……婆婆了,哪有兒媳……兒媳比婆婆……還大的?」陸阿姨嬌喘著,斷斷續續的說。

聽了陸阿姨的話,我在想,剛才還無比堅決的陸阿姨,怎麼會有如此表態?

要裝也不至于這樣吧,看來只有一種解釋了,美腳確實是她的軟肋,否則她絕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范。

陸阿姨如此的回答,讓王阿姨幾乎欣喜若狂,「雁梅,我的好兒媳,我都不在乎是她的媽媽,喜歡就和他在一起了,而你只是她的阿姨,既然相互喜歡,又何必在意那麼多呢?」「夢琪,……這個……這個……我可以……不在乎,可是,……我比你……大啊……」陸阿姨沒有說完,王阿姨就接過了話茬,「雁梅,咱倆同歲好不好,你比我大?才大了半個月而已,有什麼啊?大半個月就不能做我的兒媳了?那我要是比你大半個月呢?好兒媳,為這半個月的事兒較真兒,你覺得有意思嗎?」「可是……」「你別可是了,再可是……」

說著王阿姨就用手指在陸阿姨的腳心撓了幾下。

「啊……夢琪,癢死了,……求你了,別……小岩,你也……不要了,啊……」「好兒媳,你答應了,我們就停手。」「人家……不是……都答應了……嗎?」

陸阿姨無奈而又嬌羞的說。

「小岩,既然你媳婦兒答應嫁給你了,咱們就停手吧。」「好的!不過媽媽,我媳婦兒的美腳真是太爽了。」小岩拔出了大雞巴,放開了陸阿姨的腳踝,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今兒繞了你媳婦兒吧,以后有的是機會。」

對小岩說完后,王阿姨趴到了陸阿姨跟前說,「好兒媳,既然你答應了,那我問你,以后你管小岩叫什麼啊?」「夢琪,都答應……你了,還問我啊?……」陸阿姨嬌喘的說。

「什麼,夢琪也是你叫的?」

王阿姨不滿的說。

「啊……不是不是,小岩……小岩……是我老公,我以后叫他……老公。」陸阿姨趕緊說道。

「那我呢?你怎麼叫我啊?」

王阿姨繼續問道。

陸阿姨羞怯的看著王阿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雁梅,你要是再不說,先想想你的美腳吧,你老公現在可是對你的美腳垂涎三尺啊。」這句話的分量陸阿姨當然是知道的,王阿姨說完之后,陸阿姨趕緊說,「阿姨!」「什麼?你居然叫我阿姨?」很顯然,王阿姨對這個稱呼相當的不認同。

聽到了王阿姨不認同的語氣,陸阿姨趕緊解釋道:「阿姨,你別這樣,人家還不是沒過門兒呢嗎?所以,叫阿姨最合適了!」「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兒。」看來她比較認可陸阿姨的解釋。

「那過了門兒以后呢?」

王阿姨馬上又問道。

「當然是叫媽媽了!」

陸阿姨脫口而出,說完之后,滿臉通紅。

「這還差不多。」

王阿姨得到了心滿意足的答案。

看到這里,我充滿了感慨,一個小時之前,陸阿姨和王阿姨還是好姐妹、好閨蜜,陸阿姨還是江小岩的阿姨,可是過了一個小時,江小岩就成了陸阿姨的小老公,而王阿姨居然成了陸阿姨的準婆婆,真是太誇張了!

「雁梅,我不想給你做阿姨,我想讓你喊我媽媽!」「可是,夢琪,啊……夢琪阿姨,哪有剛答應就過門兒的啊?」「咱們可以啊,馬上就可以過門兒啊,給你們舉行一個婚禮,不就可以了?」王阿姨說。

「婚禮?可是夢琪阿姨,哪有說辦就辦的啊?」「我的好兒媳,這不就是個形式嗎?他穿上黑色燕尾服,你穿上婚紗,弄個蛋糕,點上蠟燭,你們說一些山盟海誓的甜言蜜語,然后吹滅了蠟燭,不就可以了嗎?」王阿姨輕描淡寫的說。

「可是夢琪阿姨,上那找黑色燕尾服和婚紗啊?還有蛋糕?」「你忘了,前年你和誼誠補拍婚紗照,專門訂購了一套黑色婚禮燕尾服和一款VeraWang婚紗,在訂購之前,還讓我給你做了參考,買回來還讓我看了呢,對不對。小岩現在的身高、身材和誼誠也差不多,完全可以穿的。蛋糕就更好說了,現在給*** 蛋糕坊打個電話,半個小時肯定做好,加上送貨,最多45分鐘搞掂了。」說完后,王阿姨給*** 蛋糕坊打了電話,訂做了一份兒婚禮蛋糕。

王阿姨三言兩語的解決了陸阿姨提出來的問題,陸阿姨只能懷著復雜的心情接受即將要嫁給小岩的命運了。

放下電話,王阿姨說:「好兒媳,燕尾服和婚紗你放那了?」「就在衣櫥里。」「好兒子,把燕尾服和婚紗都找出來,和你媳婦兒穿上,看看怎麼樣?」王阿姨下了床,走到了衣櫥前。

王阿姨下床的時候,因為角度的原因,我差點被她看到,好在我躲閃及時,才沒有被她發現。

小岩沒跟著下來,而是趴在陸阿姨的跟前,問到:「媳婦兒,剛才只進行了一半就終止了,你肯定不爽吧?要不咱們現在補齊了,怎麼樣啊?媳婦兒!」「都快要成你的人了,你想怎樣就怎樣吧!」陸阿姨無力而又順從地說。

「梅兒,你真是我的好媳婦兒!」

小岩激動的親吻著陸阿姨,陸阿姨也把手放在了小岩的大雞巴上,來回地套弄著。

陸阿姨能夠主動的套弄小岩的大雞巴,說明她已經完全的接受了小岩。而這一舉動更加讓小岩欣喜若狂,他馬上翻過身來,分開了陸阿姨的雙腿,跪了下來,將大雞巴插入了陸阿姨的陰道。

王阿姨見小岩不肯和她一起找衣服,反而又和陸阿姨纏綿在了一起,不滿地嘀咕了一句,「真是好兒子啊,有了媳婦兒就忘了娘,哼!」「我的好媽媽,我哪敢忘記你啊?當著媳婦兒的面兒,別這樣說我嗎!」「好好好,不說你,行了吧,好好愛你媳婦兒吧,當媽的給你們找衣服。」王阿姨拉開了衣櫥的門,不滿的回了小岩一句。

「謝謝媽媽!」

小岩沒抽送了幾下,就停了下來,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有些疑惑的陸阿姨,俯下身子對陸阿姨說:「梅兒,我的好媳婦兒,老公跪的有些累了,想躺下。」「哦…那你就…躺下吧,我坐上去…」陸阿姨有些嬌喘的回答道。

說完之后,小岩躺在了床上,陸阿姨起了身,跨蹲在了他小腹上,握著他的大雞巴,對準自己的陰道口,慢慢的坐了下去后,上上下下的做起了運動。

王阿姨把找出來的燕尾服和婚紗放到了沙發上后,迫不及待的上了床,一邊揉捏這陸阿姨豐滿的乳房,一邊用黑絲美腳摩挲著小岩的乳頭。

淫聲浪叫和粗重的喘息聲又一次侵襲了整個臥室。

半個多小時后,在王阿姨不斷的促催下,小岩的胯部用力向上一頂,完成了最后一擊,陸阿姨在小岩和王阿姨的雙重刺激下,早已難以自持,特別是小岩重重的最后一擊和滾燙精液的作用下,讓她的身體陣陣痙攣,高潮就像決堤的洪水一樣,不可阻擋的到來了。

高潮過后,陸阿姨癱軟的躺在床上,嬌喘連連,小岩躺在陸阿姨身旁,喘著粗氣,情況比陸阿姨也好不了多少。

王阿姨剛扯了點面巾紙,剛準備給小岩和陸阿姨清理他(她)們那一片狼藉的下體,電話響了,接起了一問,趕忙告訴了對方地址,掛了電話,無暇顧及她的好兒子和準兒媳,趕緊下了床,套上了褲子和羽絨服,急匆匆出了門。

王阿姨穿衣服的時候,我閃進了臥室斜對面的客廳里。出去了片刻工夫,她提著蛋糕回來了,進了臥室之后,我又跟到了臥室的門口。

「小岩,蛋糕送過來了,快和你媳婦兒把衣服換上吧。」王阿姨脫著衣服說道。

小岩輕撫著陸阿姨美麗的胴體說:「媽媽,再等等吧,梅兒還沒恢復過來呢。」「還沒過門兒呢,就這麼心疼你媳婦兒,又是親,又是抱的,和我的時候,那次見過你這樣的呵護啊?」王阿姨忿忿的說。

「媽媽,以前是我不對,以后不那樣了,別再說了,好媽媽!」小岩趕緊向王阿姨獻媚。

「那看你以后的表現了,要是表現不好,就再不讓你見媳婦兒。」「知道了,好媽媽,一定好好表現。」小岩再三的信誓旦旦的保證終于讓王阿姨不再計較了。

王阿姨見陸阿姨恢復過來了,把婚紗拿到了床邊,和小岩一起扶起陸阿姨,準備給她穿上婚紗。

「夢琪阿姨,小岩,既然是舉行婚禮,那我就應該漂漂亮亮的,我先化化妝,婚紗一會穿。」說著陸阿姨下了床,走到了梳妝台前,坐了下來。

「夢琪阿姨,衣櫥下面兩個鞋盒,是和燕尾服、婚紗配好的鞋子,你拿出來吧,先讓小岩試試鞋子的大小。」陸阿姨邊化著妝,邊和王阿姨說鞋在哪兒。

王阿姨取上鞋后,放到了床邊,小岩穿好衣服后,穿上了邵叔叔的黑色皮鞋,試了試,沒有問題。

陸阿姨簡單的化了一個淡妝,撲了一點腮紅,把垂在腦后的長發盤成了起來,然后走到了床邊,沒有穿胸罩和內褲。

「兒媳啊,你不穿胸罩和內褲?」

王阿姨提醒她,她衝王阿姨笑了笑后,「夢琪阿姨,不用的。」說著直接穿上了婚紗。

穿好了婚紗,換上了白色高跟鞋,她轉過身,衝著王阿姨和小岩來回轉了幾下,陸阿姨穿的婚紗是露肩全露背的那種款式,在胸托的襯托下,半抹誘人而又飽滿的酥胸呼之欲出,美麗光滑的后背一直裸露到腰間,腰下的裙子微微向外張開,裙擺恰到好處的垂到了小腿中段,唯一的瑕疵就是小腿和腳面的黑色花紋絲襪對整體美感的破壞,但這似乎表達出了陸阿姨對王阿姨和小岩無聲的抗議,畢竟這種「逼婚」還是讓陸阿姨有些小小的不滿!

看著眼前的這位身材豐滿高挑、性感迷人的新娘子,小岩頓時驚呆了,他傻傻地站在床邊,癡癡的看著陸阿姨。陸阿姨實在是太美了!門外的我同樣驚嘆不已,但好在沒有小岩那般失態。

「兒媳啊,你真是太美了!」

王阿姨的贊美脫口而出。

陸阿姨泛著紅暈的臉蛋嬌羞的看了看王阿姨,又對著小岩曖昧的說:「小岩,我的小老公,你媳婦兒漂亮嗎?」小岩沒有任何反應,依然目不斜視的看著陸阿姨。

「兒子,別發呆了,你媳婦兒問你話呢,怎麼不回答啊?」王阿姨碰了碰小岩。

「啊……哦……」

小岩一個顫抖,意識到了剛才的失態。

「啊什麼啊?你媳婦兒問你呢,漂不漂亮,趕緊回答。」「啊……漂亮,當然漂亮了,梅兒,你太美了,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小岩激動而又有些語無倫次的說。

「小老公,有你這麼誇人的嗎?也太誇張了吧!」陸阿姨的臉更加的緋紅了。

「沒有了,沒有了,媳婦兒,我是實話實說,絕沒有誇張!」小岩似乎更加激動了。

「行了,兒子,別誇你媳婦兒了,趕緊進入婚禮儀式吧。」「哦!」小岩點了點頭,趕緊拆開了包裝,把蛋糕放在了茶幾上,點好了蠟燭。

「梅兒,家里有紅酒嗎?」

小岩問。

「客廳的酒櫥里有。」

「小岩,和我一起去取吧。」

王阿姨說。

「嗯!」

王阿姨的這一舉動太過突然了,這讓我有些措手不及,回倩倩的臥室和出大門肯定來不及了,情急之下,我只好閃到了客廳的門后。

好在酒櫥斜對著在門的正面,王阿姨和小岩進了客廳,不會往門后的方向走,否則我絕對暴露了。

他(她)們走到了酒櫥跟前,小岩取下一瓶紅酒,準備會客廳,王阿姨拉住了他,「就這麼娶你陸阿姨啊?也不送人家個鑽戒表示表示?」「媽媽,這個……確實沒有啊!這個……這也太突然了?什麼都沒準備好,就是現在買也來不及啊?」看著有些失落的小岩,陸阿姨摸下了自己手指的鑽戒,遞給了小岩。

「媽媽,你真好啊,謝謝你啊!我的好媽媽!」小岩激動的抱著王阿姨又親又吻的。

「好啦好啦。」

王阿姨推開了小岩,「我的好兒子,我只是借給你的,讓你應應急,過幾天你再給人家雁梅買一個,雁梅是我最好的姐妹了,既然嫁給了咱,咱就絕對不能虧待人家。」「好的,好的,過幾天一定給梅兒買一個最好的!」小岩認真的說。

「呵呵,好兒子,回臥室吧。」

王阿姨和小岩出了客廳后,我長出了一口氣,感慨著自己的幸運,同時,也真真切切得感受到了王阿姨和小岩對陸阿姨的真心!

我再次回到臥室門口的時候,看到王阿姨背朝床邊,捧著蛋糕,站在她對面的陸阿姨挽著小岩的胳膊,彼此含情脈脈看著對方。

許久,陸阿姨和小岩都舍不得離開對方的目光。

「小岩啊,蠟燭都燒了快一半了,你還沒看夠啊?」王阿姨小聲的提醒著小岩。

「哦,媽媽,我知道了!」

說完之后,小岩單膝跪地,右手捧著陸阿姨的左手,左手伸進燕尾服的衣兜,拿出了鑽戒,戴在了陸阿姨左手的無名指上。

「梅兒,親愛的梅兒,嫁給我吧,梅兒,我會永遠愛你的!」「啊……我……我……」陸阿姨竟然激動的一時語噎。

「梅兒,願意嫁給我嗎?願意就點點頭!」

「我……願……願……」

還是說不出話來了拼命地點著頭。

「梅兒,我愛你!」

小岩站起身來,緊緊地抱著陸阿姨,和陸阿姨激動地擁吻在了一起。

這感人的場景讓旁邊的王阿姨也看的熱淚盈眶。

擁吻了許久,兩人才分開,小岩從梳妝台上拿起了兩只倒了半杯紅酒的高腳杯,遞給了陸阿姨一只,「梅兒,我們喝交杯酒吧。」「嗯!」陸阿姨依舊激動地點著頭。

陸阿姨和小岩套過彼此的右胳膊,將高腳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喝過交杯酒,小岩放下了杯子,對陸阿姨說:「梅兒,閉上眼睛,我們一起許個願吧,然后一起吹滅蠟燭。」陸阿姨和小岩一起閉上了眼睛。

許完了願,小岩問陸阿姨:「梅兒,許的什麼願啊?」「不能……不能……告訴你,否則,否則……就不靈了!」陸阿姨的情緒依舊難以平復。

小岩微笑著輕輕的吻著陸阿姨緋紅的臉頰,「梅兒,我們一起吹蠟燭吧。」說著,陸阿姨和小岩一起吹滅了蛋糕上快要燃盡的蠟燭。

蠟燭吹滅的時候,再也無法抑制自己情緒的陸阿姨已是淚流滿面,小岩輕舔著她臉上的淚珠,「梅兒,不哭了,不哭了。」看到陸阿姨流淚,剛剛止住淚水的王阿姨,眼淚又流了出來。可憐的小岩,在母親和新娘面前,哄完了母親哄新娘,哄完了新娘哄母親,忙乎了好一通,才總算是讓兩個美熟女止住了淚水。

「梅兒,今天是咱們大喜的日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咱們還是趕緊入洞房吧。」小岩滿是期待的說。

「小老公,剛才都做了兩次了,你還沒夠啊?再說了,都11點多了,我和夢琪阿姨,哦,不,夢琪媽媽,我們得給你做午飯了,你下午還要學英語呢,小老公,你得學會節制,太多了會對身體不好的。」「梅兒,今天我不想去學英語了,咱們的好日子,干嘛要做別的呢?」「不行,你必須去,而且在出國之前,你必須好好的學,否則我就和你解除婚姻關系。」陸阿姨堅決的說道。

「兒子,聽見媳婦兒說的話了嗎?你可以不聽我的,敢不聽你媳婦兒的嗎?」「哦,梅兒,我聽你的,聽你的還不行嗎?」看到小岩有些失落,陸阿姨趕緊安慰道,「小岩,你別不高興,我和夢琪媽媽不都是為了你好嗎?」「嗯,我知道,可是梅兒,今天是咱們最重要的日子,可是沒有入洞房,就不圓滿,梅兒,你說是不是啊?」「哦,那這樣吧,小老公,再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12點前必須結束了!」「嗯,太好了,梅兒!」小岩激動的親了陸阿姨一下。

「夢琪媽媽,可以嗎?」

陸阿姨看著王阿姨問道。

「你是他媳婦兒,他現在只聽你的,你說怎樣就怎樣把,還問我干嘛啊?」王阿姨似乎有些不太高興。

陸阿姨剛想安慰安慰王阿姨,卻被小岩一下子撲到在了床上……「唉,有了媳婦兒就忘了娘,哼!」王阿姨嘆了口氣,端著蛋糕走到了茶幾邊,我怕再出什麼意外,就趕緊離開了……倩倩下班后,在接倩倩回家的路上,我邊開著車邊把這兩天看到的事情都告訴了倩倩。

「媽媽也真是的,居然嫁給了小岩,那這樣一來,我不得喊他『小爸』啦?華偉你也是,看見了也不阻止,讓我憑空多了一個『小爸』!」倩倩佯裝不滿的說。

「倩倩,要是寶貝不樂意,王阿姨還能逼著她做兒媳啊?這你情我願的,我阻止個什麼勁兒啊?要是當時我真阻止了,萬一寶貝和王阿姨為了封我的口,她們強行的色誘我,你願意啊?」「你還挺有理的,我和媽媽都是你的人了,你還惦記王阿姨啊?」倩倩惡狠狠的看著我。

「我的小姑奶奶,別這樣看我,好不好啊!我好心好意的告訴你這件事兒,你居然還冤枉我,天地良心啊?倩倩,我只喜歡你和寶貝,也只愛你和寶貝,你居然這樣說我,我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哎呀,華偉哥哥,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人家就是假裝生氣而已了,看你,把人家說成什麼了!」倩倩馬上換了一副嫵媚的笑臉。

「哦!呵呵!」

我衝著倩倩笑了笑。

「華偉,咱們回家后要不要捉弄捉弄媽媽啊?」倩倩說。

「捉弄什麼啊?那樣寶貝多尷尬啊?」

倩倩撇著嘴說,「可是媽媽憑空給我找了個『小爸』,這個『小爸』居然還是小岩,我太不平衡了。」看來倩倩對小岩升格為她『小爸』是非常的不滿。

「又不是真嫁給了小岩,你不承認,不就沒事兒了!」「可是……」「別可是了,都幾次了,咱們沒少讓寶貝尷尬,倩倩,咱們也為寶貝想想吧。」說著我握了握她細膩光滑的手背。

「哦,我知道了!」

倩倩用勁兒攥了一下我的手。

回到家里,陸阿姨正看著電視,看到了我們進了客廳,站起身來,衝我們笑了笑,「小寶貝們,餓了吧,稍等一會,晚飯馬上就好!」說著就出了客廳。

「華偉,媽媽笑的那麼甜,看來媽媽今天真的是好幸福啊!」「做了新娘子了,能不幸福嗎?」「真希望媽媽一直都這麼幸福下去!」

「現在希望寶貝幸福了,剛才是誰說要捉弄寶貝的?」「討厭啦!」倩倩輕輕地打著我說道。……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汽車上的輪姦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輪姦(全)
直播舔堂嫂
墮落學園
新時代的夫妻交換
黑潮
大家快來幹我吧
被大雞巴滋潤的日本學生和媽媽
美少婦馬太太
別人的老婆

熱門小說:
我的媽媽白玉貞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