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女主人的日子

(1) 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 當然,有時 […]

Read more

姐妹共侍一夫

「欣欣,怎麼了?不哭不哭……」曾文麗一把摟過站在門外的妹妹杜曉欣,一邊溫柔的輕聲安慰,一邊衝著屋內的男人擺手。 屋內的男人是張天宇,曾文麗的丈夫,夫妻二人新婚燕爾,正如膠似漆的時候。杜曉欣敲門的時候, […]

Read more

終生性奴隸

時間、地點不明,只知道這裡大概是一個類似會議室的所在。 會議室中央有一張長長的橢圓形桌子,這時在桌子的其中一端,正有三個人在圍坐著,似乎正在等待著甚麼。 這三個人都清一色穿了一件類似牧師、修道者所用的 […]

Read more

母親的三個男人

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說話沒有人敢不聽,但溫柔的媽媽說的話我沒有一句敢不聽。 家中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挂有母親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間的牆上就挂著三幅,我認爲是最美的三輻。 一張是母親將左腿高舉過頭,我很難想像 […]

Read more

淫蕩秘書小日

在一棟現代化的大樓裡,十五樓XX公司的總經理室裡晚上九點還亮著燈。 「呼,快要做完了。加油,爭取十點鐘前離開。」一個美麗的女孩在對自己說。這個女孩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短上衣,剪裁得體的衣服突顯出她胸部的堅 […]

Read more

強姦儀隊妹

*年*月*日週六下午中正紀念堂廣場。 「明哥,這幾個都不錯,接下來要挑哪個好?」一名神態輕佻的男人向身旁體格壯碩的漢子問道。 「嗯,前面數來第三排的左邊那個怎麼樣?」一名年約卅歲,表情嚴肅的平頭男子這 […]

Read more
1 2 3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