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姐的鞋底,學弟的天堂

3月23日,周四 在宿捨的衛生間裏看到魏麒下身戴著的那個貞操鎖時,我很是驚訝。 學校的研究生公寓都是帶獨立衛生間的兩人間——我的室友便是魏麒。今天,我剛出門不久後回宿捨拿東西,沒想到推開廁所門,竟見到 […]

Read more

系花、犬奴、同學會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 […]

Read more

新郎喝掛了 所以我只好把新娘給…

v看看時間也子夜十二點了,其他人終於告辭,臨走還叮嚀我要忠實記錄他們鏖戰過程,偌大屋子就剩下新郎新娘和我,我是不得以才留下來的,學弟口齒不清的問我有沒有醉? 通常喝醉酒的人反而會去關心別人是否還可以。 […]

Read more

我被迷奸之后

我是個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著研究進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變裝是我少數釋放壓力的愛好之一,我一個人住在爺爺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這裡的舊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

Read more

在樓梯間被學弟強姦

我叫小婷,今年高三,平常都穿著黑色膝襪,格子短裙,深藍色水手制服,綁個馬尾到學校。因為準備升大學,所以在學校唸書都大約六點才回家。 我們樓下是二年級,有時候經過二樓常常會有學弟偷盯著我的短裙看,這是我 […]

Read more

愛玲的生日

轉眼和學弟分手兩個月了,孩子氣的男人有時真讓人受不了。 醋勁大,控制慾又強,吵了幾次也談了幾次,最後還是忍痛分手。 我搬進了愛玲租的公寓,三房兩廳,雖然不大,但至少容的下我們兩個小女人相依為命。 今天 […]

Read more
1 2 3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