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心商學書院姊姊不斷被強姦

那是好久年代的事了,寫出來以解心頭之結。當年…… 『叮噹∼叮噹∼』 我蠻不情願地來到鄰居的門前,按下門鐘。 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用來替換的奶罩弄跌在地上。雖然我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 […]

Read more

媽媽和阿姨被騙進淫窟輪幹

桌子上擺著一張我和我媽媽的黑白像片。 由於年代久遠,它的白邊已經開始發黃。 這張像片攝於八七年,是我媽媽一次出差的時候和我拍的唯一的一張。 我之所以還記憶猶新,卻不僅僅因為照片本身,還因為它總使我想起 […]

Read more

帶霧的夏夜

我曾經熱愛生活,在生命被剝奪之前決不輕易放棄。在波黑戰火點燃的時候,我仍然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因爲戰火並沒有燃燒到我們這個偏僻的小城。 可是我記得我的15歲生日過了不久,槍聲就成了街道的噪音之一。昔 […]

Read more

今夜我讓你失禁

深夜,回家,那人兒已坐在床邊,哭成淚人兒。 那是我們的床,過去,現在,也直到將來。 對於一個頑皮而倔強的男孩,那乾爽的床褥和熟香的母體使他安靜,使他入睡,就在這床上,他從嬰兒,到少年,到成年,漸漸長大 […]

Read more

狂亂一家人

  白灼靠在計程車背墊上,丁毅雲慢慢閉上了雙眼,然後舒坦地伸了個懶腰,好像要把那十幾個小時火車的疲勞,在計程車上就解決掉。因為回家以後,他可沒那個耐心,也沒那個能耐忍著不去做某項高強度的體力勞動。 此 […]

Read more
1 2 3 4 5 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