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傳說

「不好意思,這房不租給你了,到期後請你搬走!」 章曉夜在一家家勸退著自家樓房上的租戶。當然,章曉夜這廝卻也不是每一家都勸退的。遭他勸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中老年與單身漢。 此時,章曉夜剛剛接收這 […]

Read more

我給王思懿難忘的一次婦科檢查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畢生於北京的協和醫科大學,現是北京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婦科的付主任醫師。記得大學畢業分配時的臨床實習,自己的志向是內科。可分配到醫院時,確通知到婦科報到。 我當時的觀念是一個大男人在婦科 […]

Read more

黑潮

我叫凱莉,我們是第七代移民美國的黑人後裔,我與丈夫一起住在紐約的布朗克斯區,我是一所高中學校的老師,具體是哪個學校的,當然不能告訴你們了~我老公叫庫什,他在投資的金融機構做理財服務,我們育有一個帥氣的 […]

Read more

在指壓店的肛交經驗

上週一個人在的市區街頭,想說找家指壓店推一推,可是在逛了半天隻看到幾家「愛X蘭」「美X蘭」之類俗俗的全套店,連個像樣一點的美容指油壓都沒有,心中正為苗栗的男人感到難過時,忽然看到一家很獨特的店面,淺色 […]

Read more

深圳邂逅—那曾經美麗的小妖

十月了,是一個秋風掃落葉的季節,但往往就是這樣的季節會帶動曾經的心弦,過往的旋律會隨著風的飄零,散落的記憶慢慢的拼湊,回憶那曾經的憂傷。 其實寫過真實經歷的都知道,回憶其實是很傷情的一種陳述,只是思來 […]

Read more

我的第一個情人

我婚后生活比較單調,因爲在機關工作,平常的感情生活也很刻板。加上老婆是文盲,不怎麽懂得風情,我們的性生活基本上是例行公事式的。想來,爬上去,稍微撫摩一下,有水了插入進去,直到完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達到 […]

Read more
1 2 3 4 5 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