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的服裝店的店面不是太大,有二十來平米再加上店後五、六平米的小倉庫,也就這麼大了。但座落在縣裡最旺的區域,生意做得火紅一月賺一萬幾千的不是問題。對於夫妻店來說,這樣的收入是挺不錯的了。

有一天,李明給我的呼機留言,說有幾件服裝次品要我幫他拿去省城的服裝批發市場給退了,由於店裡的客人多抽不出身來拿給我,所以叫我親自去一躺他店裡拿。我看了下時間離發車時間還有三個多小時,就打了輛摩的去他店裡。

一到店裡,只見客人有如過江之鯽,人來人往,他們夫妻倆在店裡跑來跑去不停地向客人兜生意,李明見了我也只是點了下頭。我見他們在忙,只好站到一邊去等他們忙完再說。

等客人走了七七八八後,李明就對他老婆說:阿雲,你到後面倉庫把要退的衣服拿給阿全兄弟,客人我來招呼。

阿雲今天穿了套粉紅色的套裝裙,裙腳只到大腿的一半。她走來走去地招呼客人,兩條白生生的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看得我心癢癢的。只見沒穿絲襪腳上穿著一對粉紅色的高跟皮涼鞋,我還有一個重大發現就是她好像沒有穿內褲,因為在緊包著她屁股上的裙子沒見到有內褲的痕跡,難道她裡面什麼都有沒穿?一有這樣的想法,我下面本來安份的兄弟開始不老實起來了。

聽到老公這麼說,阿雲停下手上的活,用眼直勾勾的望著我說:喂,你跟著我進去幫手拿啊!說完她就轉身去了店後的倉庫。

她跟自家人都是這樣說話的,你別見怪。咱們是哥們兒嘛。啊!李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跟我打著哈哈的說。

我笑了笑告訴他沒關係,就跟著阿雲去了倉庫。倉庫裡面亮了支光管,阿雲已經在裡面彎著腰找要退的服裝。裡面的服裝堆積如山,我走了進去順手把門帶上栓好門栓。

美女,今天穿著裙子好性感哦!怎麼穿了裙子就連內褲也不穿啊?這樣不衛生的哦!我笑嘻嘻的問。

誰說沒穿的,我穿的是最新潮的丁字褲。你還是大城市裡的人呢,連我們這些鄉巴佬也不如。她只顧著找要退的服裝,看也沒看我一眼的答我。

是最新潮的嗎?我還沒見過呢,讓我摸摸看。我又不是女人專家,不了解嘛!我的手已經伸到她裙子裡摸著她的大腿根了。

真的嗎?怎麼前陣子又跟著我老公去外面了解女人啦!她轉過臉瞅著我似笑非笑的說。

那有的事,沒你的同意我敢嗎?我一邊說慌,一邊隔著那條小小的丁字褲摸著她的會陰。

還說沒有呢,我老公睡著了說夢話時我聽得清清楚楚的,錢還是他幫你出的呢!有這事吧?看來李明那小子不太可靠,以後有什麼行動都不能跟他一起去,免得我又要給人捉住痛腳了。

給她說穿了,我只好紅著臉跟她打著哈哈說:我是有正常需要的男人嘛。你又說介紹你表妹給我做女朋友,到現在還沒行動,我只好到外面去解決了。

我們現在正忙嘛,等過了這陣子再說。

對,我們現在正忙著。我說。她不解的望了我一眼,就繼續找要退的服裝。

看來她不明我的話中有話。她說的‘我們現在正忙’是說他們夫妻倆在忙;我說的‘我們現在正忙’是說她在忙著找服裝,我忙著把我手上的中指插入她的陰道。她不明就算了。我繼續用中指不停地在她陰道裡攪動,陰道裡的水開始多起來了。她這時閉上眼睛,任由我用中指攪動她的陰道,我知道她正在享受我給她帶來的快感。

喂,你不要那麼大力拉我的內褲啊。這褲子好貴的呀,批發價也要五十多塊一條啊!她突然張開眼睛對我放話。然後推開我插在她陰道裡的手,把已經找到的服裝放到一個大膠袋裡遞給我,我沒有接。

喂,美女,我現在好想啊,你給我搞搞嘛!我色急的對她說。

我上輩子欠了你什麼啦,把你那東西給我拿出來!她又向我發命令了,她這樣的命令我是從來都是不敢不聽的。

我馬上拉開褲鏈,把脹大了的陽具掏了出來。我還以為她會馬上脫掉衣服讓我在這裡就地正法,誰知她一見我掏出陽具,就馬上把膠袋放好,蹲下來一手抓住我的陽具張開口把陽具叼在嘴裡。一陣無比舒服的感覺由龜頭一直傳到我的大腦,真想不到她會幫我含。

怎麼一股味的,你昨晚沒洗澡啊?她邊含著我的陽具,邊用含糊的聲音問我。

有啊,我天天都洗澡的,我是個講衛生的人。我答了她一句。

你們男人就是這樣,做啥事都馬馬虎虎的,洗澡也不洗乾淨點。下次再這樣我再也不給你含了。聽清楚沒有?她又給我下達命令了。

知道啦,美女。喂,技術不錯嘛!在哪學的啊?我非常滿意她的含功。

我前兩天在黃片裡學來的,你是我的第一個實驗品。她壞笑著回答我。

你這人的心也太黑了吧,拿我來當實驗品,一點道德也不講。我抗議的說。喂,你怎麼整根吞下去啊。哦……你……你可要小心點呀,別……別咬斷了,不然的話大家以後的日子都不好過耶!哦……我的龜頭插在她的喉嚨裡,她每呼吸一下喉嚨就夾一下我的龜頭,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在我腦子裡遊蕩著,實在是太舒服啦。

她帶著一種徵求意見的語氣問我:舒不舒服啊?說這話時,她嘴巴已經放開了我的陽具,然後站起來背向著我,雙手扶著牆腰微微的彎下來,屁股向上翹起,接著說:喂,快點搞啦,沒時間了。小心點拉裙子,別弄皺了,等一下出去給人看見了就不好了。

我聽她這麼說,就小心地把她的裙子拉起來,然後要把她那條小得不能再小的粉紅色丁字褲脫下來。

喂,別把內褲脫下來啦,把後面拉到一邊去不就行了嘛。上次在車上我不是教過你的嗎?怎的這麼快就忘了。她轉過頭對我說。

我本來是想把她的內褲脫下來,搞完之後就把褲子放到自己口袋裡拿回家裡作為留念的,見她這麼說,也只好按她的意思去辦了。

當我的陽具還沒有完全整根插進去,她的屁股馬上就往後一頂,把我的陽具整根套進陰道裡。我接著用雙手把她的屁股向前一推,再把陽具往前一挺,整根的插入陰道。就這樣我們不停地重複同樣的動作,我插你一下,你頂我一下的。

我們正搞得興緻勃勃的時候,突然從店面上傳來了李明叫他老婆的聲音。

阿雲,搞好了沒有啊!來了很多客人啊!你快點在裡面把事搞好了出來招呼客人啊!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啊!

阿雲用不耐煩的語氣大聲地對她老公說:我還沒搞好,正忙著呢,你別來煩我!接著小聲地對我說:我老公在催我了,你快點來嘛。喂,別射在裡面呀,你那些東西等一下流出來會弄髒我內褲的。

不行啊,美女。不在裡面射不行啊,我一拔出來馬上就射不出來了呀!我一面辛勤的工作,一面回答她。

那……那你快出來了嗎?她喘息著問。

快……快出來了,來……來了。我喘著氣答她。

她一聽見我要出來了,馬上一手推開我,轉身蹲下來一口把我的陽具整根含在嘴裡。我的龜頭被她含在喉嚨裡死死的夾住,剛才她幫我含的時候,我差點就忍不住要射,到現在我那裡還能忍得住不射出來啊!結果我把這兩天的存貨都交給了阿雲,放在她口裡由她接管。她不敢把精液吐出來,怕她老公進來拿貨時發現,所以就把精液都吞到肚子裡了。

怎的這麼難吃呀!她一邊皺了皺眉頭對我說,一邊拿了張紙巾出來,要我幫她擦擦嘴邊的精液。我們整理了一下儀容,就出了倉庫。臨出去前我死磨著她,要她把內褲脫下來給我。

阿雲望著我說:你這個臭小子,剛才脫我內褲時我就猜到你又想使壞了。看,我沒猜錯了吧?我告訴你,不行!脫了給你,我穿什麼啊?沒有褲子蓋住那裡,不衛生的。你別再磨我了,不行就不行。聽她說得那麼堅決,我也不再磨她了。

一個女人太過精明,往往吃虧的是跟她黏在一起的男人。不知各位有沒有同感?李明見我們走出來了,就用怪責的語氣對他老婆說:怎麼拿幾套衣服都要半個多小時啊?耽誤我們自己的時間不要緊,你可別耽誤了阿全兄弟的發車時間啊。如果讓人家誤點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裡面那麼多貨,又不告訴我放在哪裡,怎麼快得起來啊!也不知道我在裡面有多辛苦。以後你自己去拿,別來麻煩我!!阿雲突然向她老公發起潑來。

李明那小子本來就是個怕老婆的人,一見老婆對他發潑,馬上打著哈哈笑咪咪的對她說:別生氣嘛。對不起啦老婆。是我不對,我知道你在裡面辛苦了,先坐下來再喝口水,休息一下。說完這話,李明用無奈的眼神望著我。

也要讓你知道才好,我在裡面有多辛苦多難受。阿雲坐在凳子上接住李明遞過來的水杯,對著她老公說,眼睛卻直勾勾的瞅著我。我知道她這話是衝著我說的,但李明不明白,還以為他老婆不再生氣了,高興得直跟老婆打哈哈。

我看了看錶,離發車的時間不遠了,就跟他們夫妻倆道別,拿著那幾套服裝打了輛摩的去了縣車站。到了縣車站,我告訴我搭檔我今天不怎麼精神,要他開前半程,我休息一下,下半程我來開。老實說雖然那事只幹了半小時,還是有點疲勞的,在疲勞之下開著個鐵老虎,在馬路上跑可不是好玩的,我可是個有職業道德的司機。

過了幾天,李明把我拉到一旁笑咪咪的對我說:哥們兒,給你介紹個妞怎樣?

一聽他放這樣的話,本來沒什麼精神的我,馬上提起精神,瞪大眼睛急急的問:好啊!漂不漂亮的?身材怎樣,在哪間髮廊啊?

喂,兄弟。你這樣說話可不行哦。咱們是鐵杆哥們兒,那些爛貨做哥哥的能隨便介紹給自家兄弟嗎?人家可是良家婦女來的哦!喂,兄弟,你要那些爛貨也可以,做哥哥的立馬就帶你去,介紹就不必了。這‘介紹’和‘帶’的意思你可要聽明白哦!李明半帶生氣半帶開玩笑的對我說,我馬上向我的李明大哥道歉。

李明搖了搖手表示沒關係,接著說:我老婆昨晚問我,你有沒有女朋友,想把她的表妹曉美介紹給你做女朋友,叫我問你願不願意。我老婆還說,看你的人品還不錯又老實,是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人。怎樣啊,願意不?

阿雲這女人還真精明,把這事叫她老公開口跟我說,這樣李明就不會懷疑我跟他老婆有一腿了。

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說,看得你心癢癢的那個表妹啊?我問。

對,對,對,就是她。兄弟啊,我老實告訴你,那妞的身材相貌可真是好得沒法說。我老婆的長相還過得去吧?但她比我老婆還要出色很多。再加上她的家勢,她家可是咱縣裡的首富哦!我們縣裡最大的服裝店就是她家開的,她老爸在省城裡也開了個服裝店,是搞批發的。我估計她老爸最少也有五百萬的身家,在縣政府裡有幾位大人物還是他們家的常客吶!她是家裡的獨苗,將來她家的物業、金錢一定是她來承繼的。我說老弟啊,這財色兼收的好事不常有啊!珍惜機會啊!

李明不停地向我推銷他老婆的表妹,看來一定是阿雲答應他如果把這事說成了,就給他一定程度的開放政策,不然那小子絕對不會這樣賣力。

哥們兒,做弟弟的說句不好聽的話您別介意。有這樣的好事,你小子會看著這麼一大塊肥肉放在一邊不吃嗎?怎麼你的良心突然好起來了,你沒病吧?再說,這樣的好事也輪不到我啊?我覺得他說得有點誇張,所以就帶著不太信任的語氣問他。

哎喲!兄弟耶,這你就不知道了。我哪有什麼良心啊,我早就想一口把她吞下去了。可是我老婆整天就像看牛一樣的看著我,我一跟她表妹有點接觸,我老婆就在旁邊給我搗亂,搞得我就像狗咬龜,沒處下手。李明一臉無奈的望著我說。接著又說:你是大城市裡的人,再說你現在的工作一年賺十來萬不是問題,絕對夠格追曉美。喂,兄弟,你哥哥我是沒這福氣啦。自己吃不到的東西不如關照自家兄弟,肥水不流別人田嘛!你不上,外面很多人盯著呢,別浪費啊!喂,我說到口都乾了,你還沒答我願不願意呢?

有這樣的好事,我哪會不答應的。再說,吃不到看看也好嘛,所以我就答應了他。

我們相約在縣裡唯一的小酒吧裡見面。當我走進酒吧時,李明兩夫妻和曉美已經坐在裡面等我了。阿雲給我們互相簡單介紹各自的資料後,我認真的看了一下曉美。這妞長的真不錯,大大的眼睛水靈靈的,薄薄的嘴唇說話來一張一合,令人有無盡的幻想。膚色白裡透紅,長得嫩嫩的,從臉相來看也只二十歲剛到而已。身材嘛,就是她不脫光給我看,我也看得出是有前有後那種,比阿雲還高出一個頭。就一句話,好得沒法說。看來李明夫妻倆病沒騙我,都是說話算話那種人,不是奸商。

可是我聽到阿雲說出曉美的年紀的時候,我心裡就納悶起來。跟我同年同月不要緊,怎麼就比我還大十天呢!要是讓我的朋友知道了,一定笑我找了個姐姐做女朋友,那我多沒面子啊!不過這樣好的貨色還是先含在嘴裡的好,發現不對版時再吐出來還不遲嘛,所以我沒有把我的介意表露出來。

大家都是年輕人,場面不算尷尬,一兩句開場白後就都聊了起來。聊了一陣子,阿雲和曉美去了洗手間,李明馬上問我的意見,我告訴他非常滿意。

阿雲先回來,一坐下就笑著對我說:臭小子,你有福氣啦。我表妹看上你了,你死定啦。哈哈!李明一聽到他老婆這麼說,就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我。聽到阿雲話,也算是一場驚喜了。就這樣我和曉美開始交往了起來。

經過兩月的交往,我和曉美的感情越來越好,這樣我和曉美的男女朋友關係也就算是定了下來。我一到縣裡她就過來找我,還把我要換洗的髒衣服拿回家去洗乾淨,再拿回來給我穿;家裡有什麼好東西吃都拿過來給我吃,讓我這個沒有多少家庭溫暖的大老粗感到非常幸福。美中不足的是,我們認識兩個月了,我還沒找到機會把她給槍斃了,雖然阿雲時不時的給我解決生理上的需要,但是對於一個色狼來說還是感到可惜。

不過機會是有的。曉美跟她在省城裡做服裝生意的老爸說,她要去看管省城裡的生意,順便多陪陪在省城裡的男朋友,要他回縣裡跟她媽一起看管縣裡的生意。她爸聽女兒這麼說就答應了,她父母都知道有我這樣一個人做他們女兒的男朋友,只是大家沒機會見面而已。就這樣,曉美名正言順的住在我家裡。

曉美剛到我家住第一天的中午,我們抱在一起躺在床上接吻,她閉著眼睛任由我的舌頭在她口裡攪動,身體不停地顛抖著。我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來回撫摸著,慢慢的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得一乾二淨。

她那對豐滿的乳房挺立在胸前,比阿雲的還要大,乳暈和乳頭都是粉紅色,乳頭小小的。可能是血緣的關係吧,她的膚色跟阿雲一樣的白,陰毛也比阿雲多不了多少。我在她身上亂摸的手慢慢地伸向她的陰部,當我的手指就要插入陰道時,她本來摟著我頭頸的雙手,突然伸到下面來捉住我的手,不讓我的手指插入她的陰道。

她閉上眼睛,羞紅著臉小聲地對我說:別用手指來搞破。

我哪有不明白她的話之理,兩個多月來我連做夢都是想著這事,看來今天我有罐頭開了。我馬上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跪在她兩腿間,把已經硬得不得了的陽具插入陰道裡。當我的陽具剛插進去一小半,龜頭就告訴我,她那裡面有東西擋住我不給我往裡插。我知道這是她的處女膜,馬上用力向前一挺,把整根陽具插到她陰道裡。

曉美啊的叫了一聲,雙手緊緊地捉住我的雙臂,連手指甲也扎入我的肌肉。聽到她叫聲後我沒敢動,我怕把她搞痛了,我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你不要那麼大力嘛,我好痛呀!你別再動了,等我適應一下你才再來。她張開眼睛紅著臉對我說。過了一會兒,她又小聲的對我說:現在可以了,你要輕點哦,我怕痛。

我的陽具被她那緊緊的、溫暖的陰道包圍著,她的子宮還一張一合地吸著我的龜頭,我早就想抽插。我馬上動起來了,但我不敢那麼用力的抽插,只輕輕地一下一下的來。抽插了二、三十下後,她裡面的水就多了起來,我馬上加快了步伐,快速地在陰道裡抽插著,曉美閉著眼睛,不停地呻吟著。

在我抽插了還不到兩百下,她突然用雙手把我頭頸緊緊的抱住,把舌頭伸入我口裡攪動和我接起吻來。她雪白的雙腿交叉在一起緊纏著我的腰,把陰部向上死死地頂著我的陽具,身體快速地顛抖著。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經來了,接著用力地在抽插了十來下就把精液射在她陰道裡。

我們不停地喘息著,我一翻身躺到一邊去休息。

休息了一會兒,曉美把一隻手伸過來摟住我的頸,小聲的問我:你以後會不會不要我的?

哪會啊!放著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不要,你以為我是瘋子啊!我閉著眼睛回答她。

我就怕你突然瘋了,不要我了。喂,你是不是跟我表姐有一腿啊?她眼睛盯著我問。

哪有的事!哪個混蛋告訴你的?我瞪大眼睛說。

她把另外一隻手伸過來,在我肚子上拍了一下說:我表姐說的還真沒錯,你這人啥都好,就是愛睜眼說瞎話。告訴你吧,我們認識第二天表姐就告訴我,你跟她有一腿了。沒說錯吧?我看你還狡猾到什麼時候!說完就把伸到我肚子上的手往下一摸,在我的陽具上用力一抓,然後不停的套弄著。

不是吧?她還有什麼沒跟你說的,你一次說出來,好讓我都承認了,免得你以後給我來個秋後算帳。我無可奈何的說。

表姐還告訴我,你跟她在這裡,在她家裡,還有在她舖子的倉庫裡都有搞過那事。喂,你老實告訴我,你跟她總共幹了多少回了?你們搞了多少回,你今天得賠還我多少回,不然你今天別想睡覺!她瞪著我說,手還是不停地套弄著我開始脹大的陽具。一個女人發起潑來,還真是不可理喻。

你讓我休息一下嘛,我累得連站都站不起來了。我哀求著說。

她聽到我的哀求,不由得笑了起來。接著又說:你又在說瞎話了。你自己看,現在不是已經站起來了嗎?你來嘛,我好想找回剛才的感覺呀,剛才的感覺令我好舒服哦。你快嘛!說完她拉了我一下,這回輪到她來求我了。我就是喜歡女人這樣的來求我,這樣會增加我的性慾。

你要來就在我上面來吧,我不想動了。我說。

那你要教才行,我不會啊!說完這句話,她就整個人趴在我身子上。我抬起她的屁股,拿著已經脹大的陽具對準陰道口,讓她慢慢的坐下來。

我的陽具被她的陰道整根的吞了進去,她呻吟了一聲說:好舒服哦!

我不停地往上頂,她不停向下坐,我們來回重複同樣的動作。她的呻吟聲沒有像剛才那樣矜持的小聲了,而是大聲的叫出來,聽得我心慌意亂的。

一對豐滿、雪白的乳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看得我心癢癢的。我雙手抓住她的乳房,玩弄著上面的乳頭。這時的我已經沒有感覺到剛才的疲勞了,只想把陽具在她陰道裡多停留久一點。

我們把同樣的動作做了兩、三百下後,她突然拼命地坐下來沒有再動,小聲的告訴我,她剛才舒服的感覺又來了。這時我也射了出來。我們再次休息了一會兒後,我告訴她,那種感覺叫高潮。她不明白什麼叫高潮,要我解釋給她聽。等我解釋完後,她又說想感覺多一次什麼叫高潮。我馬上告訴她第一次不能搞得太多,不然的話就對她的身體和下面不好。不這樣說不行啊,繼續搞下去的話,我的小命會不保的。她覺得我說的話說得合情合理,就沒有要求下去了,摟著我,連衣服也不穿就睡著了。

當天的晚上我們臨睡前,在她強烈要求下我們又把那事辦了一回,她才滿足的抱著我睡覺。男人和女人都一樣,一知道性愛的樂趣後就整天的想著那事。曉美也不例外,一見我在家裡就纏著我跟她造愛。按她的話說,是先在家裡把我給搞累了,免得我有精力在外面到處使壞。這招兒一定是阿雲這臭女人教她的,不然她哪會這樣聰明?真後悔當初把阿雲給幹了。

我下班一回到家裡,她就在衣櫃裡把我的內衣褲拿出來,再把我推進洗手間洗澡,一洗完燥就馬上把我拖進房裡造愛。有時實在等不極了,我剛進門腳都還沒站穩,她就把我按在客廳的沙發上,給我來個就地正法。

有一天阿雲到省城來拿貨,到了晚上對我說今晚要和表妹說悄悄話,要我自己到客房裡睡。聽她這麼說,我也只好如此了。

睡到半夜,我的兄弟又不聽起話來了,連打飛機也打不下來。我想阿雲已經睡著了,找曉美把這事先解決了。再說又不是沒跟阿雲搞過那事,讓她聽見也不怕,最多給她拿來當作笑柄。

於是我就走進了主人房,裡面黑黑的,我摸索著走到床邊,把曉美抱起來,脫下她的內褲,把陽具整根的插入陰道裡造起愛來。

做著做著,我覺得曉美怎麼一點呻吟聲也沒有?平常她的呻吟聲再小也不會叫都不叫一聲的,可能是怕被她表姐聽到了吧。不管那麼多了,先解決眼前問題再說!由於怕阿雲知道,所以我只抽插了五、六十下就射了出來。

我趴在曉美身上輕輕地喘息著,怎的這麼快就出來啊?我還沒好呢!我一聽到這聲音就知道壞了,因為這聲音不是曉美的!是阿雲在跟我說話,原來我剛才是在跟阿雲造愛而不是曉美。

曉美呢,去哪了?我驚慌的問。

我在這呢,找我嗎?突然床頭的燈一亮,曉美一絲不掛的側躺在床上,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我。接著啐了我一口說:你也太粗心了吧!連是不是自己的女朋友還沒搞清楚,就扒下人家的褲子搞起來了。喂,你們搞好了沒有啊?該輪到我了吧?我等了好久啦!

我一翻身躺在她們倆中間,尷尬的回答她:我才剛出來呢,讓我休息一下吧!

不行!你剛才跟表姐搞了一回,沒理由不和我來。你要賠還我一次,你來嘛!說這話時,曉美已經趴在我身上了。

阿雲聽到曉美這麼說,就笑著對她說:曉美,讓表姐幫幫你。說完就坐了起來,趴在我兩腿間,一口把我的陽具含在嘴裡。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動著,還時不時的把我的陰囊含在嘴裡,令我本來軟著的陽具快速地脹大起來。

阿雲的含功比上次在倉庫幫我含時,又更上一層樓了,沒幾下就把我的兄弟搞得雄赳赳氣昂昂的。她見我的陽具可以進入狀態了,就對曉美說:曉美,可以了,已經硬啦!

表姐,你幫我對準了哦,我要坐下來啦!在阿雲的引導下,我的陽具整根的被曉美套入她的陰道裡。曉美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就開始動作起來,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用陰道來套弄我的陽具,她的呻吟聲也就慢慢的大起來。

阿雲在我下面不停的使壞,用她的舌頭來舔我的陰囊。阿雲雪白的屁股向著我,我把手伸過去用手指插入她的陰道裡攪動,以報復她在我下面的騷擾。曉美看見了我的動作,好像不太高興,她邊繼續動作邊對我說:老公,我要你雙手抓住我的乳房來玩我的乳頭。聽她這麼說,我只好按照她說的辦了。

曉美在我上面動作了一百多下後,她的高潮來了。由於我才剛在阿雲裡面洩過,所以我沒有射出來,陽具還是硬硬的。曉美見我的陽具還在硬著,也沒有離開我身體的意思,她趴在我身上喘息著,感受著高潮後的餘韻。我的陽具還在她的陰道裡,她的屁股慢慢的動作著用陰道來套弄我的陽具。

阿雲在旁邊看得心裡早就發毛了,她看見表妹已經來了高潮,就對曉美說:曉美,你來了一次高潮啦,我剛才那次還沒來呢!你讓個位置給表姐,讓表姐快活一下。聽表姐這麼說,曉美皺了皺雙眉不情願地離開了我的身子,躺在一旁休息。

阿雲見表妹讓開位置,也不跟我客氣了,她馬上爬到我身上,拿住我的陽具對準她的陰道坐了下來,把我的陽具整根套進陰道裡,然後把屁股抬起再快速的往下坐。她快速地重複同樣的動作,急速的喘息著,還是沒把呻吟聲叫出來。

我也跟隨她的節奏把陽具往上頂,她每向下坐一下我就往上頂一下。這時的我只想著快點從性愛中達到高潮,我雙手用力蒂抓住阿雲那對可愛的乳房,下身拼命的往上頂。當我頂了兩百下左右,我們的高潮同時到達了,我把精液射在阿雲的陰道裡,她大喘著氣趴在我身上。過了一會兒,她離開我的身子躺到一邊去睡著了。

我休息了大概半小時後,曉美過來摟著我,並告訴我她要再來一次。因為我剛才跟她表姐搞了兩次,她要我賠還她一次。已經休息好了的我,她不說這話我也早就想跟她再渡雲雨了。我馬上就和曉美黏在一起瘋狂的造愛,當她來高潮後不到一分鐘,我也把僅存的一點精液射在她陰道裡。我們摟抱在一起,滿足的睡著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十二點多了,阿雲已經煮好午飯了。我們三個人坐在一起吃飯,我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就問她們:喂,你們兩人昨晚好像是設個圈套讓我進去耶。是不是啊?她們一聽到我這樣問都大笑了起來,曉美還笑得把飯噴到我一臉都是。她們不用回答了,我知道我昨晚上當了。

自此以後阿雲每到省城來拿貨,到了晚上都不客氣的走進我們的房裡,硬把我們小倆口的雙人床變成三人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