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畢業就被分到了一個小廠,可這還不算,被分配到了一個女子組。只是這裡的女子個個都要退休了,一群老娘們,真是受不了。不過幸好還有兩個中年女人還不錯,不然就真的要死了。

兩個中年女人也好,一個叫菊,高,胖,是個北方人。嗓門大,一喊起來胸口的兩個大奶子一顫一顫地,每到這時,我的目光就像被磁石吸住處了一樣,再也回不過來了。下面的小弟弟也就自然地直了起來,手也不自覺地撣一下,而這時,菊就像有特異功能一樣,眼一轉就過來了,微微一笑,也不多說,只是聲音更大了幾分。另一個女子叫蘭,矮個,瘦瘦的,是個南方人,胸口說實話,不大,就像個小女孩一樣,可是她的樣子給人一種弱小憐愛的感覺,特別是說話,細聲細氣地,從小嘴裡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像是說到了你的心坎裡,我特別願意和她說話,望著她那小嘴,想著,要是有一天能將自己的小老二放在裡面那還不把人給爽死,而每次有這種想法的時候,蘭也像是有心靈感應一樣,也是向自己微微一笑。

是不是這兩個女子都有心靈感應!

一天天地幻想著,要是能和這兩個女人幹一場,一個用大奶子,一個用小嘴,就算在這個廠裡呆一輩子也願意啊。

由於年齡的關係,菊和蘭倆人形影不離,一同出入,不過就是不一同出入,我也只能是望望而已。自己想著倆人的樣子打打手槍罷了。

這幾天由於供電緊張,廠裡實行輪修,我特意將自己的上班時間和蘭,菊調在了一起,想到萬一有機會,就算是引誘一下也是好的啊。想到這裡,特意穿了一條肥大的沙灘褲。這條沙灘褲是早幾年買的,褲腳特別大,要是坐在那裡不注意,內褲是鐵定會被人看到,由此我穿這條褲子,用意也是十分明顯的。

來到了車間,由於只有我們三人,顯得空蕩蕩地,整個廠裡也同樣如此。由於沒事,三人就在辦公室裡坐著,蘭和菊倆人低聲地說著話,我在一旁看著她們倆人,想著用個什麼樣的方法來讓她們注意到我呢?

她們倆今天穿的和平時有點不一樣,菊一件純棉T-shirt,一條牛仔褲,大奶子突突地,似乎是要隨時掙脫胸罩的束縛,隱隱地,還能看到兩個大乳頭,這可是平時見不著的。菊的兩條大腿很是粗壯,讓我覺得肉緊緊,很有肉感;蘭就不同了,她一件黑色絲綢長裙,可以看出她穿了一個深紅的乳罩,和一條小三角褲。這樣的二人搭配真是看著都爽,想到這裡,我開始實施我準備的引誘計劃了。

一下子進了廁所,脫下了自己的內褲,讓自己就這樣裸露著大雞巴,只穿著一條沙灘褲再次進了辦公室。有些隨意地坐在了蘭和菊的對面。

「昨晚有沒有看電視,有個報道,是一個男的非禮了兩個女的,被抓了後,兩個女的不但沒告這個男的,還去給這個男的送飯,你們說怪不怪?」覺得還是要拿話勾引一下這兩個人,我說了這個後就看著她們。

這有什麼奇怪的,肯定是這兩個女人的男人不行了。菊果然不失豪爽本性,開口就這樣說。說完眼睛自然地看了過來。不過這一下子就看見了我隆起的襠部。為了能更好地挑逗她們倆,我有意地將腿翹了起來,這樣,她們就能更容易地看見我的老二了。正如我想的一樣,菊很輕易地看見了我想要她看見的東西。

「那要是你們遇見了這個男人會怎麼樣呢?」我決定還是要再加上一把火。

「這有什麼,當然是先上再說了。嘻嘻!」蘭在菊說完後也低聲地笑出了聲。而此時,菊的眼睛已經完全看不見其它的東西了,只是直直地盯住我的大雞巴,一刻也不肯離開。蘭這時也發現了有些不對了,順著菊的目光就看了過來。輕輕地就啊了一聲。望著她那微微張開的小口,我不由地一陣心動,雞巴也忽地跳了跳,紅紅的龜頭也漲大了幾分。

「那你們可真夠開放的。」我用手掀了一下褲腳,讓自己的雞巴再一次地透透氣,可是這次的透氣也讓菊和蘭倆人不由地屏住了氣。

「這有什麼,允許你們男的性福,就不能我們女的也性福一下!」菊邊說邊站了起來,向我走了過來。這時她臉上的笑容在我的眼裡已經變成了媚笑。蘭則是微張著小嘴,盯著我的雞巴,臉上也露出了帶有點羞澀的笑意。

菊俯下身子,用手伸進了我的褲襠,一把抓住了我的雞巴,笑著說:「天這麼熱,也讓他出來吹吹風,別熱壞了。」說完回過頭去對蘭說:「真的不錯,蠻大的。你來摸摸。」蘭紅著臉也站了起來,向我走了過來。

我這時已經完全明白了,在我想引誘她們倆的時候,她們倆也在想著我,只是我更先了一步。想到這裡,我也毫不客氣地把手伸進了菊的T恤裡,啊,竟然沒有乳罩,不對啊,明明剛才我看見她戴的啊,一會兒功夫,怎麼就沒了?難道是?

「小鬼,是不是沒找著乳罩,你會去廁所把內褲脫了,我就不會趁這個時間把乳罩脫了,反正遲早要脫,早點晚點也沒關係,還節省時間,對不對,怎麼樣,快活吧。來,讓我們一起把這些礙事的東西給脫了,小蘭,你最省事,裙子一脫就沒事了,你的褲頭和乳罩已經脫了,我就慘了。唔……」見到這種情況,我要是還讓她把話說完,我就是真的傻了。我一下子掀起了她的T恤,還沒等菊將衣服放好,一把摟住了菊,吻住了她的嘴唇,手也攀上了她的兩個大奶子。菊的奶頭已經開始發硬了,我不住地用手指撥弄著,菊這時也緊緊地摟住了我。

好不容易,菊喘了一口氣,對一旁已經脫掉了裙子的蘭說:「小蘭,這個小鬼太色,連自己的褲子也不脫,你先幫他把被子脫了,你先來,用小嘴先潤潤,就算是先出來一次也沒關係,小色鬼有的是勁,一時半會不會倒的,今天我們有的是時間。」

蘭是不是點頭答應了我沒看見,但我感覺到了一雙小手正緩緩地脫下我的沙灘褲,我抬了抬腳,將褲子完全地從我身上脫離了出來。

接著我被菊拉側了身子,那雙脫下我褲子的手又握住了我的雞巴,捋了兩捋,我那幸福的雞巴就被一圈熱烘烘的軟肉包裹住了,一個靈巧的舌頭就像一個調皮的小精靈一樣,不停地舔著我的龜頭和陰莖。我知道我的雞巴現在已經在蘭的嘴裡了,真不像是她這個年齡的女人,她是這樣的 細心,體貼。沒想到我剛開始的想法今天已經成為了現實。手上不停地揉著菊的大奶子,嘴裡菊的舌頭也和她的人完全不一樣,靈活地一點也不比在我雞巴及蛋蛋上游動的舌頭差。激動之餘,再加上雞巴、手、嘴裡這三重刺激。我加強了動作:手裡漸漸地用了點力,原本只是揉,現在適時地捏了捏;嘴裡也帶了點勁地吮吸著菊的舌頭;雞巴也向前挺了挺。蘭的嗓子裡頓時就發出了「哦」的一聲。看來是抵到了她的喉嚨了,我忙問:「有事嗎?」

「她啊,小騷貨一個,才不會有事呢,你越是這樣,她越開心,你沒看見,她的下面已經有水出來了。」顯然,菊是有點吃醋了。

「還說我呢,也不知是誰先發騷的,你還沒出門,就逼著人家脫。」蘭這時也不甘示弱。

「是啊,是我逼你的,只是你脫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才脫一半,你就已經全脫了,要是人家回來的快,差點就這樣光著身子了。」

「好了,好了,全是我不好,我差不多了,你們誰先來。」眼看著這種情況,我只有出面了,別說,這樣的認錯還真是幸福。多來多少次也願意啊。

「我。」

「我」

「一個一個來,時間多著呢。」我只好再次地打了圓場。

兩個女人見狀想想也對,也就不再爭執了,「那就你先來,我過一會,我知道你這個騷貨是忍不住的」出人意料地,蘭謙讓了起來。

自然,菊是沒有客氣,也不知菊是何時將牛仔褲脫掉的,竟然連裡面的內褲也沒穿,看來蘭剛才說的是真的了。我們都在同一時間,不同的地點脫掉了各自穿的內褲。

已經可以用汪洋大海來形容的菊的下體一口吃進了我的雞巴,和蘭的嘴不同,菊陰道四面的肉緊緊地裹住了我的陰莖,從她的體內竟然好像有一隻小嘴在吸我的馬眼一樣,要不是我想到還有蘭在旁邊,真的就是差點洩了,只是身不由己,就這樣插了上百下,想到了蘭的小嘴,我離開了菊,定了定神。菊不解地看著我,問:「怎麼了?」「沒事,不能洩的太快。」我連忙這樣說。

「就是,還是小弟想的周到,還是小弟疼姐姐,來姐姐再來啜兩下。」蘭這時看我如此地體貼,也不時地討好我一下,也就機自己舒服一下,我多堅持一會,她也就能多舒服一下,這點這個騷女子還是知道的。「現在就偏心了,不行,就要射在我的裡面,我現在癢死了,大不了,你完了後我再用嘴幫你,讓你再挺一次就是了。」菊此時也真是性慾難熬了。

「你的嘴能和我的嘴比?小弟,不要射,憋死她。」蘭此時不知為變得這樣,看來性慾來了,好姐妹也沒得商量啊。

「好了,好了,別爭了,我不會就這樣軟下去的,不過就算軟了,不是還有你們嗎?你們的技術和我的體力要幾次沒有啊,是不是。」見勢頭不對,我連忙再一次出來打圓場,任憑是誰遇上這種事也要興奮的,我激動之餘,雞巴又再一次地插入了菊的小穴裡,一下一下地抽送了起來,菊被我充滿了小穴也沒再說什麼,只是一個勁地哼哼著。

蘭想了想,不知是為了不得罪我,還是想想我說的也是,也沒說什麼,趴了下來,舔著菊的乳頭,同時抬起了屁股,別看蘭十分瘦小,但屁股上面竟也是肉滾滾地,還非常地結實,摸上去彈性十足,我見勢打了她的屁股兩下,蘭看了看我,嗯了一聲,背過手來,牽住我的手就往她的小穴裡放。

這是要我用手來幫她啊。看不出來,這個瘦小的蘭還真是淫蕩啊。於是我就分頭並進,下面的小頭插的菊是啊啊啊地叫個不停,這邊手也不停歇,中指在蘭的肉洞裡進進出出,蘭也被我插地不住地叫著「小弟弟,快點,再快點,我要死了,要被你插死了。」聽了這些,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將手從蘭的小穴中抽出,專心地在菊的身上抽插起來,菊此時已經快活地有些說胡話了,只是緊緊地摟住我,我也用手在菊的大奶子上又是捏又是抓,還不時地用牙齒輕輕地咬了咬菊的乳頭,菊的乳頭又大又挺,真是想不爽死都不行了。

終於,一聲低吼,我洩了,濃濃地精液猛地射進了菊的洞裡,菊用下體緊緊地抵住了我的雞巴,我也感到一股熱熱地潮潮地淋上了我的龜頭,我知道,菊也洩了,看著菊閉著的雙眼和露出的滿足的笑容,我知道,她也高潮了。

蘭這時看到我和菊都洩了,可是自己還是這麼地難受,就推了推菊說:「菊,你說了,小弟已經洩了,你要負責把他再弄硬起來,不然你就幫我舔,我不管,我受不了。」

「你們平時也互相舔?」我心中一動。

「是啊,不過每次都是我主動幫她,她舒服過了才幫我。」蘭有些委屈地說。

「好了,好了,我來了,你每次都那麼騷,要知道,滿足你可難了。」菊這時也已經從快感中醒了過來,用旁邊的衛生紙擦乾淨了我的雞巴,放在了自己的嘴裡。

我的雞巴雖然已經洩過了一次,在她們的刺激下,還是沒有縮小,只是有些軟了下來。菊拿著小弟弟一下一下地唆著,就像在吃一根雪糕,她還有意將聲音弄的大大的,不時地用舌尖舔兩下我的馬眼。漸漸地,我的雞巴再一次地硬了起來,也直了起來。

讓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菊的牙齒竟然有些外突,每一次地吮吸牙齒總是要輕輕地刮著我的雞巴,特別是龜頭,弄的我癢癢地,麻麻地,再加上她每次也總是要用舌尖和我的馬眼進行全接觸,總是要抵兩下,我也不由自主地哼了起來。

這時,蘭也沒閒著,張開了大腿,騎在了我的頭上,紅紅的陰唇,濃密的陰毛就這樣放在了我的嘴邊,想也沒想,將舌頭伸了過去。

見我的雞巴完全地恢復了過來,菊吐出了我的肉棍棍,說;「好了,上吧。」

就像是聽到了戰鬥的命令號角一樣,我直起身子,撲向了蘭,一下,兩下,三下……

菊在旁邊一邊用手揉著蘭的乳房,讓蘭用手扣挖著自己的陰部,一邊數著數。「1、2、3、……」聽到了這數數聲,就像上了發條的機器一樣,我不停地做著活塞運動,由於剛剛洩過,這次特別不容易洩,而且也特別有勁,蘭剛開始還有哼哼聲,現在聲音也是快活地越來越弱了。

最終,我又一次地在菊的數數中洩了,只不過這次剛剛射完,就被菊拉著我再一次地上了身,又插了有上百下才放開我。

「小弟,明天姐姐帶點好吃的幫你補補。咱們日子長著呢,慢慢來。」菊戀戀不捨的說。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白領遊戲日記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銀行美女
淫娃蒂蒂
印尼女傭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超開放的雙胞胎姐妹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