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叫柏祥,目前在一家企業管理顧問公司擔任企劃部主管的工作,由於工作屬性的關係,之所在公司加班已是司空見慣的事了。

我就職的公司,系屬於趨向內部作業,故公司成員除了老闆及幾位業務人員外,幾乎清一色都是女性同仁,而我的工作範圍是隸屬於內部作業,所以在公司上我就成了「萬紅叢中一點綠」的現象,加上我有179公分的身高及還蠻受歡迎的外表下,常常受到公司女性同事的青睞,也因而造就了我不斷的「艷遇」情事發生。

事情發生在一個加班的晚上(又是個「加班」的情節,所以說,「加班」還是有很多好處的,各位辛苦的上班族們,下次有「加班」情事時,別再推托了!),為了一件「異業結盟」的案子,所以我特別情商了「資訊部」的同事留下共同討論。其「資訊部」說穿了,不過就是專門收集網路資訊的「一人獨大」部門,而負責這個部門的正是有著公司之花的怡琳所負責的。

怡琳,有著165公分的身高,三圍有35C(我猜的).23.32的均勻比例,加上一頭烏黑及腰的秀髮及瓜子型的臉蛋搭配一雙明亮的大眼睛,讓男人看到後,我相信不論是在心理或生理上一定會有異樣的悸動,尤其是隱藏在她衣服下的那二顆肉球,是男人的話一定會有幻想想看她那二顆肉球在自己手中揉捏變形的樣子。

當然;幻想歸幻想,事實上我是真的因為公事上的需要下才把她留下來的(在當時真的沒有任何非份的遐想),只是面對如此的嬌娃,當然工作會特別的「起勁」。

我們一直討論到晚上九點多,公司的人全走光了(記的她們走的時候都對我投以《怪怪》的眼神,只剩下我跟怡琳二個人還在討論著,我們所討論的事情正陷入了瓶頸的狀況,在討論不出個所以然的情況下,我便提議回家後各自再想想明天再議,怡琳好像也累了,於是點頭說好。

於是我跟她便各自將資料整理收拾後,我便順勢提議不妨一同去吃個晚飯,由於我在公司上始終保持著君子的風度,所以怡琳馬上不經思索的一口就答應了(當時我也真的只是想跟他去吃個飯而已),於是,我跟她二人就在一家餐館吃了點東西(沒喝酒喔!)後,我便開車送她回家。

由於在吃飯的時候,我們突然想到了不錯的點子,但礙於場所的不便,所以在我送她到家後,她猶豫了一下子才開口說道:「你……要不要上來,我們再討論一下剛才的點子」

「這方便嗎?」我當時真的是,純站在她的立場下所回答出來的話。

「沒關係啦,這只有我一個人住。」

「就是你一個人住,我才擔心會不會怪怪的。」

「只不過……你……不能亂來喔。」

「你認為我會亂來嗎?」(我當時還真的有點生氣了,因為我在公司上起碼還有點身價,雖然她很令我心動,但還不至於讓我做出「獸性」的行為。)

怡琳突然笑的很「燦爛」的說:「我就是相信你不會,所以才邀請你上來談的啊!」

被她這麼一說,再有任何的火氣也生不起來了,可卻感覺好像有另一種火氣升上來了。

「我不會……我真的不會嗎?」

於是我便跟著怡琳上了她住的地方(在六樓),進到她的房間後(她是住套房的),她引我坐在小茶几的一方,而他坐在另一方,她沒回家後馬上去洗澡或換上啥性感衣服,就穿著上班的衣服跟我討論著,我心想這跟所看到的情色情節出入頗大,應該沒啥搞頭,於是就跟她開始正經八百的討論事情了。

可在一開始還沒討論時,她開場便說道:「我們這樣討論就好了喔,你可不能坐到我旁邊來喔!」

「我知道啦!」我沒好氣的回答道。

沒多久;「你過來看一下」怡琳指著她的手提電腦的畫面叫我過去看著,我一時也沒想到剛才所約束的話,於是人便靠了過去看她要我看的資料,就在一邊看一邊討論的同時,不自覺得我已經跟她同坐在一邊討論了,等她發覺時(不知她是啥時發覺的?是她出聲我才知道她發覺時……),她又做了另一項的約束道:「你坐過來討論是可以,但是你不能靠在我旁邊喔!」

「喔!」我似笑非笑的回答著她(拜託,我又沒想啥。)。

隨著電腦畫面的轉動,我跟她二個人的坐姿也越來越靠近,(又)不自覺的二個人已是並肩靠在一起了,她(又)發覺後,並沒發出一語。

只是剛才我是真的沒發覺,這次我是真的「發覺」了,因為在她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淡淡香味,已經讓我的腦袋出現有稍微的暈眩了,再加上她今天的穿著是有V字領的襯衫,自切口往下看,可看到她那淡粉紅色的胸罩正緊緊的包著她那二顆呼之欲出的肉球,在她往前往後移動時所造成的空隙,更可看出她那渾圓的乳型,看的我已將近忘了要討論些什麼了。

不多久,她突然又做了另一項的約束道:「你靠過來是沒關係,但是你不能把手放在我的肩膀喔!」

「嗯!」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了,只有隨口應了一聲(這好像啟發了我《下一步》的動作了)。

於是,在接下來的動作上,我的右手便「有意」無意的搭上了她的肩膀,她也似乎又「發覺」了,同樣的,她還是不發一語,可是我卻感覺到她的呼吸已經有點開始急促了,隨著她的呼吸下,她的乳房出現「空隙」的次數更加頻繁了,而我,也更加滿足了我的視覺感受。

她;又有新的「約束」了。

「你……的手放在我的肩膀沒關係,但是……不能往下隨便亂……摸喔!」

「嗯……」我還是只能這樣回答(這好像是另一個新的《指令》)。

當然,奉「指令」下,我的右手不「自覺」的往下輕輕的畫弧般的用手指輕撫著她的乳房。

天啊,好飽滿又富有彈性的奶子啊,感覺好像按在剛出爐的包子一樣,真難想像她如果不受這些衣物的束縛而赤裸裸的自己手中時那會是啥樣的感覺啊!

在手指不斷的遊走下,似乎在她的胸部的中心點下發覺有如豆子般的形狀開始浮現上來(那該是她的乳頭吧!),隨著她的乳頭的浮起,她的呼吸的次數更加頻繁了,但是她還是能不動聲色的不發一語。

不過,維持不了多久,她(又)說了:「你……這樣……摸……沒關係,但是……你……不能把手伸到衣服裡面去喔!」

我這回索性不回答了,一切「依令行事」。

我右手開始慢慢的往上提了上來,到了衣領的切口,又慢慢地往下滑了下去,當手指遇到她的胸罩時,心跳開始急促了起來,於是,輕輕的掠過她的胸罩後,往下便觸及到了她那軟綿綿的乳房了。

「這……我錯了……這那是包子,這……感覺……應該是麻糬才對,超軟,超舒服的!」

慢慢的,我找到了剛才她胸前硬起的東西了,這是她的乳頭,圓圓的,小小的,旁邊好像還有一點一點的小疙瘩。

這時候,我們好像誰都不能把注意力集中到螢幕上了,只能彼此猜測對方再想些什麼了,而我,我並不是剛接觸女人的毛頭小子,並不想一下子衝動的把她壓倒在地,只是覺得這樣的「奉令行事」讓我覺得十分的刺激且亢奮,之所以我只能按兵不動的等待著下一步的「指令」。

「指令」終於下來了,她還是能保持著一定的口吻說著:「你……這樣……摸……我,是……可以……但是……你……不能把我的衣服脫下來,還有……不能用嘴巴去親喔……」

「哇咧,一次下二個指令啊!看來,你也急了啊!」

不說二話,該做的事還是得做,這回單靠右手可能比較慢了點,於是我的左手開始義務性的「幫忙」了起來,隨著鈕扣一顆顆的解開,她雪白的身體也開始漸漸的露了出來,在一片雪白的肌膚中,有著一處最令人為之屏息的焦點—她的乳房,在淡粉紅色的胸罩包圍下,感覺似乎隨時會跳要出來一樣,此時該是「解放」它們的時候了。

當她的胸罩解開的那一剎那,幾乎沒有任何時間差的我馬上將嘴巴迎上她的乳防親吻著,並同時伸出我的舌頭輕勾著她的乳頭,在不斷的辛苦耕耘下,終於讓該突起的地方更凸起了,該硬的地方,也硬的差不多了。

「你……你……嗯……你……可以親我的胸部……但是……你……你不能……親我的……嘴巴喔……就算……你……真的要……親……也不能……把……舌頭……伸進來我的……嘴巴……喔……我……我……一定不……會……把舌頭……伸出來的……」

「看來她真的急了,指令好像越來越多了。」

我開始將我的嘴巴烙印在她的雙唇上了,當二人的雙唇一接觸,我感覺我的嘴巴內好想擠進了一個軟綿綿且濕潤的東西,原來那是她的舌頭,二人的舌頭於是馬上卷在一起,分不出誰的舌頭在捲著誰了。

這時我的手因為礙於姿勢的關係,所以我就順勢的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沒想到也因此而「順應」了她的下一道「指令」。

她嬌喘著說道:「你……親我……摸我上面……沒關係……但是……你……不能摸……我下面喔!」

這時候的我突然想到希望她能下一些更「明確」的「指令」,於是,我不再保持沉默了,同時右手馬上自告奮勇的往她的窄裙下撩起,直接探索她的三角地帶,當手觸及她的絲質三角褲時,我已經感覺到有一股熱氣衝到我的手掌之中,在三角褲的突起之處已能感覺到她那稀微的陰毛在我手中擩動著,同時我開口問道:「你要我不能摸你下面……的那裡啊?」

這時候我的手指已經是按在她的穴口上了,好巧不巧的正好壓在她的陰蒂上,這更令她嬌喘不已,她也很配合的回答了我的問題:「嗯……就是……那裡……啊……嗯……」

我追問著:「那裡啊?我不知道的話,會亂摸的!」

「你……你……好壞……就是要……人家說出來……就是……那裡……人家的……小……穴……」

她總算說了出來,並又趕緊的下了另一道指令:「你……摸……摸……人家的……小穴……不要緊……但是……你……你不能要……人家去……摸……你的……雞巴喔……」

這時候我想如果我不聽話的話,可能換來的會是一頓白眼,之所以我馬上「聽話」般的將我的拉鏈拉下,讓我那將近20公分的雞巴出來亮亮相,同時趕緊拉著她的手往我的驕傲處放下。

她手一碰及我的下體時,彷彿是再大海中找到一塊浮板一樣,馬上緊抓著不放,又柔順的上下不斷的抽動著,眼神瞬時散發一種異彩,「指令」同時下了下來:「你……你這雞巴……好硬……好粗……又……好長喔……我幫你……摸摸……是可以……但是……你……不能要我用嘴巴……去吸……或是……舔……你的……雞巴喔……」

這時候的我只能投給她一個微笑,並輕輕的將她的頭往我的下處送過去,只見她「輕易」的便讓我推送了過去,然後小口一張,將它含了進去,可能是我那太長或是她的嘴巴真的太小了,含了不到一半便到了她的喉嚨了,雖然如此,她還是很「盡職」的輕含、舔了一番。

此刻的我雖然已是劍拔怒張,但還是要配合其「遊戲規則」,於是在她辛苦的「忙」了一會後,終於她開口了:「唔……嗯……沒關係……你……可以……摸我的……奶子……還有……我的……小穴……還有親我……我也可以……摸你的……大雞巴……和吸你舔你的……大雞巴……但是……你……不能……把你的……大雞巴……放在我的……小穴……外面逗我……」

「哇咧……忙了那麼久……還要我在逗逗你……好吧!看來今天真的要乖乖聽話了。」

於是提著我粗勇的雞巴輕輕放在她的穴口上,再不斷的用我的有如雞蛋般的龜頭或輕或重的在她陰道口及陰蒂上逗弄著,這時候的她,也僅能用喘息聲來回答著我了:「啊……嗯……唔……好……癢……啊……啊……」

「你……你的……雞巴……好硬喔……我……我……我的……小穴……好麻喔……好棒……好……唔……」

這時候的她,總算是忍不住的下了「指令」:「好……好癢……唔……你……你……可以用你的……大雞巴頭……來……磨……我的……小穴……但是……但……是……你……你不能……用你的……大雞巴……來……插……還是……幹……幹……我……的……小嫩穴喔……」

幾乎沒喊出一聲「得令」下,我趕緊將我那快爆炸的弟弟送進了她的小穴。

「滋……」一聲,大大的雞巴總算是「擠」進了她的小穴。

「天啊,她的小穴真的好緊,真要用擠的才送的進去,還好剛才做了很多事前的動作,要不這會可能會卡著,動彈不得了。」

「啊……進來了……好……好粗喔……好……好漲喔……插死我了……我的……小穴……被幹的……滿滿的……啊……」

我不斷的將自己的雞巴往她的小穴推送過去,一陣陣的快感也不斷的湧了上來。

不過,令我佩服的事,她這時還是能夠下達「指令」:「啊……喔……你……你……真的……幹……進來了……喔……啊……好深……啊……好……我……我……我讓你幹……我讓你插……但是……你只能插一下子……幹……幹我一下……下……啊……你……你……不能……幹我……幹……我……幹太久……喔……我只能……讓你……再幹……一下子……一下……子……喔……你……你不能……幹到……我……我……高潮……喔……啊……頂到了……」

這時候的我要是真聽她的話,可能身上的肉一定會被她咬下來的,於是我只能繼續「埋頭苦幹」。

「啊……啊……不行了……小嫩穴……被幹爆了……爆了……啊……好爽……好舒服……好……快……快……」

「啊……不行了……好……大雞巴哥哥……你……好會幹穴……喔……好……我……我……我讓你……幹……讓大雞巴哥哥……插……小嫩穴……都給你幹……都給你……插……給你幹到……爽為止……插到……你爽……喔……快……啊……快到了……」

「啊……」的一聲,她已經高潮了三次以上了。

而我,也被她不斷的高潮催促下,漸漸的開始快把持不住了。

「喔……你這小嫩穴……夾的我……好爽喔……好舒服喔……我……我快不行了……快射了……快出來了……」

這時候的她,已經有點口語不清了,然而還是間間斷斷的說著:「啊……喔……大雞巴哥哥……插的好深……好……沒關係……好棒……我……好舒服喔……我……今天……讓你……摸我……的……奶子……摸我……的……小浪穴……還有……摸你的……大雞巴……吃你的……大雞巴……還有……讓……你的……喔……大雞巴……幹我……插……我……的……小嫩穴……都沒關係……讓你幹的我……喔……我……好爽……高潮了……好幾次……都……沒關……系……」

「但是……喔……大雞巴……哥哥……如果……啊……要射精……要射……的話……啊……你……不能……射……射在小嫩穴……裡……那會……那……會把我……的……小嫩穴……啊……燙的……升了天的……絕對……不可以……射在……小嫩穴……裡喔……啊……又到了……」

「我真的佩服你到了極點了,到了這個時候,你還能下的了指令啊!」

可在這時候我的心理突然出現了一個頑皮的想法,心想;今天「不聽話」(完成了所有的指令)了一個晚上,最後就「聽話」一次吧。

於是,再又衝刺了數百下後,總算要噴射而出的時候,我趕緊把雞巴抽了出來提到了她的胸前狂射而出。

只見她:「啊……喔……好棒……啊……你怎麼抽出來了……啊……」

當我把所有的精液噴灑載她那迷人的35C雙峰時,看到了她眼神顯現出一種落失的感覺,我急忙的趕緊找衛生紙幫她擦拭時,卻發現他眼角出現了淚水。

我心慌的趕緊安慰著她,畢竟在公司並沒有太多的交集,然而卻在今天的這樣狀況下跟她發生了關係,心想,她一定會認為我是一個很隨便的人。

看她淚水不斷的往下滑落,心中卻不知該如何來化解這種局面,二人僵持了一會後,她哽咽的開口說道:「嗚……人家……嗚……今天……叫你不要做的事……你都……嗚……你都不管……都……嗚……都……一直做。」

「天啊,天地良心,這哪個男人會不做啊,可是,畢竟總算不對的是自己,於情於理總是說不過去,還事先安慰她再說吧!」

「對不起啦,是我的不對,你可以罵我、怪我、打我,但是求你不要再哭了,這實在是因為你太迷人了,所以……所以我才會忍不住……這樣對你的。」

「我的姑奶奶,我真的是有心跟你道歉,你就不要再哭下去了,再哭下去我就真的沒轍了,我最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淚了!」

話說完,她還是不斷的再哽咽著。

她開口說了:「人家一整晚叫你不要做的事,你都一直做……」

「對不起啦,真的是因為你太迷人了,所以我才……」

「說謊……」她突然認真的這麼說著。

「我……我沒說謊啊,真的是因為你太美麗又太動人了,所以我才無法可至的一直往下做的。」

「那你……」

我心想她一定要逼問我喜不喜歡她這檔子的事了,看來我以後要有個「固定」女朋友了,有了這個打算後也就隨她發揮了。

「我……我真的……」只能繼續做無辜狀的回答了。

「那你……」

「那你……」

「那你……」

「我說姑奶奶啊,你要說些什麼你就說吧!反正我都有心理準備了。」

「那你……剛剛最後為什麼又那麼聽話!」

「蝦咪!!我……我……這……」

「哼!所以你再說謊!!」

「我……我……我這……」這會我還真的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了。

「你在說謊!」

「怡琳,你別生氣,我真的……我……」

「我不聽!我不聽!」她一邊說著話,一邊將手捂在自己的耳朵並不斷的搖晃著自己的腦袋,隨著她腦袋不斷的搖晃,她身上的那二顆肉球也跟著晃動了起來,一左一右的,讓我幾乎忘了現在是在跟她道歉的時候。

良久;她突然開口說了:「我不聽你的解釋,今天事情都發展到這種情況了……算了。」

「完蛋了,看來她真的生氣了。」

「不過……」

「蝦咪!還有不過,難不成……」

「你以後……一定不能再……碰我了!」

「不會吧!!」

「還有,你今天晚上一定不能睡在我這裡,因為你一定還會……幹我的(小聲的說)。」

「我還能說些什麼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飛機上的小妹妹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