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以後,我便到金門島服兵役去了,我的性欲暫時被繁重的訓練壓抑住。

兩年的服役期很快就過去了,當我回到家中的時侯,父親已把他的公司遷回到台北,他派我到大陸的上海開分公司,於是我在母親的淚眼和溫柔的叮囑中來到了上海。

在上海,我投入了許多精力,很快地,我的公司就開張了,而且生意非常興隆。

在我二十四歲的時侯,我結識了林悅怡小姐,她是一位非常漂亮且豐滿的年青姑娘,她的美麗、她的風韻、她的知識都讓我傾倒,我熱烈地追求著她,很快我們就準備結合在一起了。

我把這一切告訴給母親,她非常的高興,因為能有一為美麗的小姐能讓她心愛的兒子得到心靈的真愛和性的滿足,這也是她做母親的最大心願。

母親在電話里最後的請求就是讓我別忘了她,我說:「媽媽,兒怎能忘記您呢?等我們見面的時侯,我會和您再大干一場『肉搏戰』的。」

和悅怡交往了三個月後,我們決定結婚。

登記的前一天,我上門拜訪了悅怡的媽媽,悅怡的媽媽──林雅韻守寡多年,家中只有悅怡獨女兒。

她見到我非常高興,做了很多的好菜。

我們談得很投機,我發覺丈母娘的神情和我母親的很相似,都是眉蹙春山、眼含秋水,這多半是長時間性饑荒的緣故吧,不覺間我對她有了一種想和她歡愛的感覺。

飯後又閑聊許久,見夜已深,丈母娘便催我們就寢。

悅怡還有些不好意思,她媽媽就笑道:「我的乖女兒,你們明天就結婚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我把阿偉當兒子看的。

好了,好了,快去睡吧!」說完,她就把我們推進悅怡的臥房。

悅怡對我笑道:「真不知你哪里修來的好福,找到我這麼漂亮的老婆,順便還搭了個這麼好的岳母。」

我忙說:「就是,就是。」

在進房的一瞬間,我乘悅怡不注意,偷偷在丈母娘的屁股上擰了一把,而她則乘機也捏了一下我的手。

悅怡還是個處女,她的陰道很緊,我小心翼翼地將大雞巴插進她的陰戶,輕輕的抽送著,一邊親吻她的櫻唇。

她在我的帶動下,漸漸地也靈活起來,直弄得床「嘎嘎」作響,我的悅怡嬌聲連連。

悅怡畢竟還是個處女,經不起我大陽具的抽搗,很快地她就告饒了:「偉哥哥……痛死我了!你的東西太大了……今晚就饒了我吧!」我不忍悅怡再遭罪了,就拔出仍硬如鐵杵的肉棍,但見上面腥紅點點,我知道這是悅怡的處女膜破了後出的血,便向她說了許多感謝的話語。

悅怡看到我的那仍堅硬昂大的性具,說:「偉哥哥,對不起!我是不是有些不中用?」我安慰她道:「沒關系,怡妹,多來幾次就會好的。

雖然今晚我很難受,但我會挺過去的,你不必擔心。」

悅怡輕輕撫摸著我的陰睫:「偉哥哥,你真的很難受嗎?我用手替你弄出來吧!」我苦笑著說:「沒用的,傻丫頭。

它只有在女人陰道里才會解決問題的。」

悅怡停止了撫摸,低頭想了一會兒,說:「偉哥哥,你去找我媽媽吧,她會幫你解決這個問題的。」

我故作驚愕的樣子:「這怎麼行呢?」悅怡一笑:「媽媽守寡這麼多年都是為了我,如今我得到了幸福可不能忘了媽媽。

我知道媽媽很喜歡你,別看她五十多歲了,但仍很迷人不是嗎?去吧,我一點兒都不吃醋,媽媽守寡多年也不容易,你可一定要把她伺候舒服啊!」我很激動:「謝謝你,悅怡!我保證把岳母大人伺候舒服,絕不辜負愛妻你的一片愛心!」說完,我狠狠地親了一口悅怡,便溜出房間。

當我來到岳母的臥房門口時,听見里面傳來一陣輕微的呻吟聲,我悄悄把門推開一條縫兒,哇!丈母娘正在自慰呢!一絲不掛的她在明亮的燈光下更顯得風騷性感,雪白肥美的肉體迷人極了,碩大松弛的乳房平攤在她那光滑白膩的肚皮上,豐凸的腹部下是那肥隆黑紅的仙洞,渾圓修長的大腿連接著線條優美的小腿……好一個迷人的半百徐娘!自從和母親做愛以來,我才知道所謂中年婦人的韻味超過年輕女子的原因就在於:中年婦人肉體成熟,陰部肥滿,花心敏感且腔口豐厚,有伸有縮,能收能放,玩起來的時侯可以任意開合,又善於吸吮,密貼龜頭妙趣橫生,妙不可言!情意方面,更是豐富之極,其動作、聲音淫浪盡歡,甘心獻媚,曲意承歡,迎合郎心,事畢後揩抹下體,添整被窩,一邊傾吐情話,一邊捶腿摸背,無不伺候周到,克盡婦職,而嬌痴女子難解此否。

故中年婦人,半老徐娘皆比妙齡女子更具價值即在此!岳母娘的肉體同母親的肉體一樣肥美迷人,甚至更有過之。

我自從和母親有一手以來,便深知成熟婦人的美味兒,然其她婦人許多並沒有母親那般風韻,我也就只好將欲望深深地藏在心底,只是在回台灣的時侯才和母親狂歡一番。

如今我的岳母娘如此肥美風騷,我又怎能辜負愛妻的一片愛心,又怎能浪費她老人家這肥美雪白的芳體!我輕手輕腳走到她面前,說:「岳母娘,您的小心肝來了。」

她一把將我攬入懷抱,浪道:「乖女婿,姆媽就知道儂會來的。」

說完,她便摟著我,遞舌於我口中。

丈母娘的口水和母親的一樣,丁香點點,芬芳可口。

我一邊親吻著她,一邊輕車熟路地將硬如鐵杵的巨大肉棍塞進她的陰道。

她的陰道早已淫水漣漣,我那粗大偉岸的肉棍居然毫不費勁地就貼著軟肉滑了進去,我驚詫道:「岳母大人,小婿我的雞巴那麼雄偉,你居然能毫無痛楚的接納,嘿嘿!看來我今兒個是遇到對手了。」

丈母娘樂了:「那儂就好好的享用吧!要知道,姆媽已好多年沒有和男人干這事兒了,儂可別讓我空歡喜一場喲!」我用力一挺,將大肉棍深深抵在她的花蕊深處,嘿嘿一笑:「丈母娘,您老就好生的享用吧!」說完,我就大力地抽搗起來,直帶得她的兩片黑如老陳皮似的陰唇翻動不已,白汁兒橫流,煞是好看;其「漬漬」之聲猶如貓狗舔食,煞是好听。

岳母娘不停地贊嘆道:「哎喲喂!我的好女婿兒……儂的雞巴還真的挺厲害哩!老娘的牝戶很久沒用過了……今兒個被儂這麼一插搗,真舒服啊!啊……哎喲喂……我的小肉肝兒……我的大雞巴女婿……儂插得我好舒服啊……儂的雞巴好長喲……都到娘的子宮窩窩里了……天哪!美死我了……啊……啊……我來了……寶貝兒……我的乖女婿兒……我的小公牛……儂快點也射吧!」我望著她笑道:「岳母娘,你不是怕我不能夠滿足你嗎,怎麼你倒先告饒了呢?好吧,姑且念在你是我的丈母娘份兒上,今兒個我就先放你一馬,等你的老牝戶再發騷的時侯,我們再干。」

說完,我就用力一頂,將大雞巴直抵在她的陰道最深處。

隨著她的陰道美妙的吮吸,一種奇妙的快感順著我的龜頭上直入心脾,令我不禁暢然舒美,精泄如注,濃濃的陽精一股腦兒的涌進丈母娘的子宮。

丈母娘則一邊將我緊緊抱住,盡情享受著我那充滿青春剛猛的陽精的洗禮,一邊遞丁香之舌於我口中攪動著……我們相擁著纏綿了許久,我才將仍在她陰道里的已軟耷的肉棍抽出來,但見上面乳液點點,腥騷撲鼻。

我那淫蕩的丈母娘見狀,便用柔荑般的玉手捧於她嘴邊,非常仔細地舔淨,而後愛不釋手地含於口中吮玩著,在臉顰上左右依偎著。

其溫柔之愛、體貼之情、淫浪之態,令我想起遠在台北的養母。

我亦伏在她雪白肥軟的身上,雙手狠勁地揉搓著她那白膩松軟的乳房,輕輕吮吸著她那已勃立起來的大奶頭,漸漸地向著她的下身吻去。

我的嘴滑過她的乳房,滑過她的肚臍,滑過她豐凸的小腹,最後停留在她豐隆騷淫的老牝戶上。

同母親相比,丈母娘的牝戶又具有另外一種美。

她的陰毛很濃密,並有不少灰白色的陰毛,大陰唇略有退化,小陰唇則肥大無比。

翻開她那肥大紅黑的小陰唇,只見里面紅嫩肉兒千疊萬皺,陰蒂已紅腫勃立,用手指探進陰道一陣攪動,一股稠汁兒帶著我最愛聞的老婦胯下的騷味兒奪洞而出,我興奮極了,伸出舌頭盡情地舔著,盡量把舌尖舔向她的陰道深處,又把那兩片兒肥大的陰唇含在口中吸弄著。

丈母娘經我這麼一弄,又已是陰水泛濫,淫聲浪語不絕於耳,興奮得我央求她溺些尿給我喝。

丈母娘嘻嘻哈哈地樂道:「我的兒,儂何時養成這等癖好?既然儂愛喝這騷呼呼的東西,姆媽就溺給儂吧!反正老娘正尿急,也省得下床去了。」

她說完便蹲在我臉上,吩咐道:「我兒,老娘開始溺了,你可接好了。」

一股清花花的、略帶騷味的、溫嘟嘟的尿液從我丈母娘那豐隆的尿道涌出,灑在我的臉上、我的口中。

「啊……啊……啊……」我興奮地大聲叫著、吞著,這尿液的味道好像母親的一樣,令我熟悉,讓我興奮!我不等她溺完,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噌」的一下再次把我那硬如鐵杵的大肉棍頂入她的肉洞,一鼓氣抽搗了數百下還不覺過癮,便搬過丈母娘的頭,湊於她耳邊,輕聲說道:「好岳母,將你的肛門讓小婿操弄一番可好?」丈母娘柔媚地嗔道:「儂可真是個小淫蟲,花樣兒怎麼這樣多?咳,誰叫儂是我的乖婿兒呢!好吧,儂要怎的玩兒都可以,只是要小心點,老娘的屁眼兒可比不得牝戶那般寬松。

來吧!乖婿兒,我的小心肝,岳母娘身上的每一部份都屬於儂,儂想插我的牝戶,老娘給儂;儂想操我的肛門,老娘給儂;只要儂喜愛,老娘都隨儂。」

她說完便作馬爬狀於床上,將雪白寬大的屁股高高翹起,我興奮地先在她的肛門上舔了一番,啐了些口水,而後才將陰睫慢慢的往里插。

初時有些乾澀,待全部入進後又抽搗了幾回,才感略松。

一陣急抽深送,丈母娘她已是嬌喘吁吁,香汗淋淋,回首流眸,愁蹙眉頭:「乖婿兒,老娘這後頭可不比前頭寬松,你的雞巴又那麼粗大,怎的就不知對老娘我憐香惜玉呢?儂這次把老娘弄痛了,下次我們又怎麼耍呢?」我伸手揉弄著她那松軟垂吊著的大乳房,一邊扇打著她的肥臀,說道:「好姆媽,你再忍耐一會兒,我這就射精了。」

說完,我雙手按在她的桶腰上,一陣急風驟雨般的狂插。

在丈母娘殺豬般的嚎叫聲中,我射了!濃濃的精液裝滿了她的肛門後又溢了出來。

我拔出軟耷的陰睫,但見上面腥紅點點,腥騷撲鼻。

丈母娘見了,嬌嗔道:「看儂個小淫蟲,叫儂輕點兒儂偏不听,非要把老娘的血弄出來儂才罷休!」我忙將她摟於懷中,一邊撫摸著她的屁股,一邊道歉:「對不起!岳母娘。

誰讓您的屁股這麼的迷人呢!我也是情不自禁哪,您老多多包涵,多多包涵!」見我一副誠恐誠慌的可憐相,丈母娘柔媚地一笑,一口軟儂儂的上海話安慰我道:「寶貝婿兒,儂不要再難過了,要怪就怪姆媽的肛門太小,儂以後多操弄姆媽幾次就好了。

行了,現在儂還是到悅怡那兒去睡吧!女兒結婚的前夜,女婿卻同丈母娘睡在一起,外人知到了要笑話的。」

我笑著說:「『先偷阿母桃』的味道美著呢!還是抱著您老人家這成熟肥軟的肉體睡覺舒服。

您老放心,悅怡同意了我來的,要不我也就只能有其色心而無其色膽的。」

丈母娘一陣感動:「咳,我這女兒還挺知道疼我這當媽的呢!不過我這當媽的也不能太顧自己,什麼時侯她想要儂,儂就什麼時侯過去。

啊?」我樂道:「那什麼時侯咱娘三個一起玩一玩呢?」「呸!貧嘴,小淫蟲。」

丈母娘嗔笑著擰了下我的嘴。

而後我們又纏綿許久,說了許多的貼心話兒,才相擁而眠。

次日清晨,一輪紅日升起,我看見同我淫亂了一夜的岳母娘仍酣甜地睡著。

我仔細地打量著她,只見她散發蓬亂,秀美妖冶的臉龐細膩松弛,細密的魚尾紋在我眼中更顯成熟婦人風韻。

瞧她那一臉滿足的樣兒,我知道她已徹底被我征服了,我忍不住撫摸起她那白晰肥軟的身子,我輕輕地揉弄著她綿軟肥白的乳房,她的奶頭就像兩顆乾癟的大棗兒,黑紅黑紅的還有許多細孔,別有一番韻味。

順著她豐凸的肚皮我的手滑向她陰毛茂密的私處,我將食指和中指並攏探進她的陰道深處攪動著。

漸漸地岳母娘的老穴濕潤了,她醒過來睜開眼楮,星目蒙地望著我,一邊撫摸著我怒脹的陰睫,一邊嬌嗔道:「乖婿兒,儂可真是個小淫棍,一醒來就不放過老娘,是什麼讓儂大清早的就這麼沖動呀?」我挑逗道:「還不是姆媽您!你這個老娘們兒雖說是年過半百,卻是風騷猶盛,韻味無窮。

昨晚和您的一番折騰,我才真正領略了那句『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年過五十坐地吸土』的韻味。

來吧姆媽,人說『老穴去火』,來吧!老淫婦,快來給你的小女婿退退火吧!」岳母娘听完我的這番話,早已樂開了懷,她起身將我壓倒在身下,坐在我身上,柔荑般的玉手握著我的大陰睫塞進了她的老巢穴,自上而下急速縱迭,顫聲浪道:「我的乖婿兒呀,儂可把老娘這多年的虧空都給補上了!儂叫姆媽怎樣感謝儂才好呢!只要你不嫌棄姆媽老,姆媽的老騷隨時隨地都為你敞開著!」我望著岳母娘那松弛下垂、左右晃動著的大乳房,再听著她那淫聲浪語,天哪,我受不了了!這個年過半百的老女人真他媽的風騷!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