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的名字叫小明,今年11歲,正在上小學5年級。爸爸50歲了,在一家公司當經理,平時很忙,一個星期最多有一兩天白天在家,平時都是媽媽照顧我。

說到我媽媽,她今年剛30歲,身高1。65米左右,圓圓的臉蛋,笑起來臉上有兩個酒窩,是一個很漂亮的少婦。但是在她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生了一場大病,所以她的智商不是很高,在有些商情上很容易吃虧,而且媽媽對別人又沒什麼戒心,所以爸爸要我也照顧好媽媽,別讓其他人欺負她。

記得我們隔壁有一個叔叔,都30歲了還沒找到老婆,街坊上很多人都不喜歡他,但是我卻不是很討厭他,因為他經常來我家玩,每次我都能收到一些糖果或零碎錢。今天,爸爸公司又有事情要他到外地出差,所以一早爸爸開著他的轎車出去了!

才一會,隔壁的叔叔就來到我家了,我媽媽剛好正在收拾東西,叔叔看到就拿了50塊錢讓我到外面玩去,然後就走進儲物室幫我媽媽忙。我覺得無聊,加上心理上預感到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沒有出去。我趁他們沒注意,把大門開了然後大力合上,裝出一副我已經出去的樣子,然後偷偷溜上樓,趴在樓上窗口偷看下面的情況。

當時我媽媽正要踏上椅子上去拿儲物櫃里的被子出來曬,叔叔看到馬上跑過去扶注媽媽的腰,說︰“大嫂,這樣很危險的啊,要小心哦!”

媽媽轉過臉,對他甜甜一笑,說了句謝謝。

叔叔把媽媽的裙子折到腰部,一邊隔著媽媽的絲襪褲揉著媽媽的兩粒大屁股一邊說︰“屁股是身子的重心,屁股的用力不對就會很容易摔倒的。”

媽媽轉過臉,對叔叔甜甜一笑,露出兩個可愛的酒窩。我看到,叔叔的褲子上馬上頂起了一個大帳篷。

叔叔的手從媽媽的粉紅色居家服里面伸進去,一邊撫摸一邊向上,一會就摸到了媽媽的胸罩,然後他大力的揉了兩下。媽媽被他這麼一嚇,啊了一聲,本來就塞在櫃子里比較緊的被子更難拿下來了!叔叔看了一下,然後對媽媽說︰“乳房被胸罩挎著,這樣身子出不了力氣,很難拿下被子的。”

然後就把媽媽的衣服推到脖子下,再把胸罩拉了下來,兩只手一直在媽媽的乳房上揉來揉去,還時不時用指甲去刮媽媽的奶頭,使得媽媽一直不停的叫,好像很難受的樣子。好不容易,媽媽終于把衣櫃上面的被子拿了下來,要拿被子到陽台上面曬,叔叔就把媽媽的衣服裙子整理好,但是把媽媽的胸罩拿下來了。媽媽親了叔叔一下,說謝謝叔叔。

媽媽把被子掛好,又開始拿花灑淋花,叔叔看到又跑過去幫忙了。叔叔說︰“淋花的時候一定要站好,要不然姿勢不對,很容易把水灑出外面的。”

然後把媽媽的兩條腿拉開,自己站進去,用自己下面頂起的位置貼住媽媽的大屁股不停的摩擦。媽媽給他這麼一定,忍不住哼了一聲,手一抖,就把水灑在自己的腿上了。叔叔看到,馬上大聲說︰“啊!水灑在腿上了!快,快把襪子脫下來,要不然很容易感染的!”

然後不等媽媽同意,手伸進媽媽的裙子里,從胯部把媽媽的連腿絲襪給脫下來,還一邊脫一邊用舌頭從媽媽的大腿添到腳背,說是用口水幫媽媽消毒,最後還把媽媽的腳趾含進嘴里吸允。媽媽臉紅紅的呻吟了幾聲,親了叔叔的額頭一下,說謝謝他。

媽媽開始要搞清潔了,看她時不時的這里擦一下,那里掃一下,還要用吸塵機把地板上的灰塵吸掉。而叔叔呢,老是把媽媽脫下來的胸罩和絲襪拿到鼻子上聞幾下,還不時的用手去摸自己的襠部,看到媽媽在勞動的時候還經常要去揉揉摸摸媽媽。

好不容易,媽媽搞好清潔了。而中午也到了,于是媽媽開始做飯了,還好客的要請叔叔在家吃飯。叔叔在客廳坐了一會,就進去廚房幫媽媽的忙了。我在上面看不到,就跑到廚房的門口,偷偷的看。

這個時候媽媽正在洗蔬菜,叔叔走過去,抱住媽媽的腰,說︰“洗菜的時候一定要站好。”

就把媽媽的兩腿拉得開開的,再拉向後,讓媽媽的大屁股貼住他下面。媽媽給他下面頂住,感覺怪怪的,就忍不住不停的把大屁股動來動去,還嗯嗯的叫出來。叔叔也低沉的啊了一聲,對媽媽說︰“洗菜的時候身體不能亂動,要不然洗的菜會不干淨的!”

然後把媽媽的腰抱的更緊了。但是媽媽還是忍不住動來動去,就紅著臉問叔叔該怎麼辦。叔叔想了一下,說︰“這好辦,只要拿個東西固定住你的身體,那你就不會亂動了。”

然後他把媽媽的裙子拉起來,把媽媽粉紅色的小褲褲拉了下來,一邊用舌頭舔媽媽下面紅紅的小妹妹,一邊脫自己的褲子。一下子,叔叔的下面露出了一根比我的大很多的,還硬梆梆的不停跳動的小雞雞。叔叔把雞雞頂住媽媽下面紅紅的開始流水的小妹妹,說︰“我用這個棍子頂住你,你就不會亂動了。”

在媽媽的不停呻吟中,叔叔用他那大雞雞,頂開媽媽的小妹妹,然後用力的插了進去。媽媽悶哼一聲,身子開始打顫。叔叔退後一點點,又用力一頂,說︰“快洗。”

媽媽哼哼唧唧的在叔叔的監督下洗菜,還時不時的給叔叔可惡的頂得呻吟不止。叔叔站了一會,就忍不住開始用力的抽插媽媽那已經變成小洞洞的小妹妹,大手還推開媽媽的衣服,用力的抓揉媽媽的乳房。媽媽紅著臉,鼻翼上都開始冒出點點晶瑩的小汗珠,一邊忍不住的向後挺動大屁股配合叔叔的抽插,呻吟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了。

過了一會,叔叔突然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還發出像野獸一樣的低沉的聲音,然後用力一頂媽媽,啊啊了兩聲就不動了。媽媽也啊了一聲,身體就好像變得很僵硬,不停的顫抖了一會然後全身就軟下來了。這時叔叔也緩過來了,從媽媽身上退了下來,把已經變得有點軟綿綿的雞雞從媽媽的小洞洞里拔出來。噗的一聲,一股白白的黏稠綢的像鼻涕的東西慢慢的從媽媽下面的小洞洞里流了出來。

叔叔把變小變軟的小雞雞在媽媽的屁股上擦了幾次,然後用媽媽的小褲褲隨便幫媽媽擦了幾下還在流“鼻涕”的小洞,幫媽媽穿好衣褲,說︰“唉,看來這樣還是不能阻止你亂動啊!讓我想一下該怎麼辦,你繼續洗菜做飯。”

媽媽紅著一個像隻果一樣的臉蛋,嬌媚的對叔叔說了一聲謝謝,還親了一下他,然後有點虛弱的繼續做飯了。

我一看叔叔要出來了,馬上溜上樓去。剛才看叔叔教媽媽怎麼洗菜,我下面的雞雞也好像腫了起來,頂住褲子怪難受的。

過了大半個鐘,我就聞到下面傳來一陣陣香味,然後媽媽就大聲的叫我下來吃飯。走到下面,叔叔已經坐在餐桌邊等著開飯了。媽媽雖然智商不是很高,但是做的飯菜還是很好吃的。等媽媽幫我們盛好飯,我們就馬上狼吞虎咽起來。等我快吃完第一碗飯的時候,叔叔就已經吃飽了。

這時他一邊跟媽媽聊天,一邊把他那大手伸到媽媽的大腿上到處摸,摸著摸著還伸進了媽媽的裙子里。媽媽把碗里的飯添完,忍不住的輕叫了幾聲,還扭了幾下他的大屁股。

叔叔抽出他的手,把上面沾著亮晶晶水跡的食指伸到媽媽面前,對媽媽說︰“啊!你下面怎麼還是濕濕的呢?不會是今天早上被淋到的時候感染了吧!要是被感染了生病那就麻煩了!快,到屋子里去,我幫你檢查一下!”

說著就一邊拿起放在旁邊的媽媽的絲襪和胸罩一邊拉著我媽媽到媽媽的臥室里,關門的時候還沒忘了對我說︰“小明,我幫你媽媽檢查一下是不是生病了。你吃完飯自己去玩。”

說完後覺得好像忘了什麼,就想了一下,然後從褲子里摸出一張一百塊丟給我,說︰“我會治病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哦,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哦,叔叔不想別人知道。”

我嗯了一聲,叔叔就把門關上了。

我趕緊吞完口里的飯,跑到媽媽的臥室門口。透過那個鑰匙孔,我看到叔叔把媽媽放倒在床上,然後就把媽媽的衣服和裙子脫掉,壓上去不停的親吻媽媽那紅艷艷的嘴唇,大手揉媽媽的胸部。一會,叔叔說要量一下媽媽的體溫,就用他的大嘴吸住媽媽的奶頭,還時不時的用力吸允,說是用舌頭感覺乳房的溫度。就一會,我就看到媽媽那兩粒嫩紅的乳頭就站立起來了,而媽媽的開始低低的呻吟起來。

叔叔把玩了一會,就把頭鑽到媽媽的襠部,先是用手指不停的揉摸媽媽的小妹妹,幾下就使得媽媽那里流出了更多亮晶晶的水。叔叔說,這里肯定有問題。然後就用他那大舌頭,貼住媽媽的小妹妹,不停的添,還大力的吸那些水。媽媽難耐的扭動著身體,嗯嗯的呻吟著。叔叔問她時不時很癢。媽媽說是。

叔叔停頓了一下,用為難的語氣對媽媽說︰“你這里面一定是進去蟲子了!”

媽媽嚇了一跳,帶著顫抖的語氣哭著對叔叔說該怎麼辦!叔叔想了一下,用肯定的語氣對媽媽說︰“放心,我用我的大棒子去幫你捅它,一定會幫你把它捅出來的。”

媽媽堅強的對叔叔一笑,又吻了叔叔一下謝謝他。

叔叔躺在床上,扶住自己的大肉棒,叫媽媽坐上來。媽媽跨在叔叔的身子上,小妹妹對著叔叔的肉棒,一踫,媽媽又忍不住哦了一聲,還張開嘴,噴出了兩口熱熱的香氣(這麼遠了,我都能感覺到這是香的)。

叔叔好像想起了什麼,就叫媽媽停一下,叫媽媽把那連褲絲襪穿上,說是免得媽媽著涼,他自己也從自己的褲袋里抽出一個小瓶子,倒出兩個像藥片一樣的東西吞了下去。叔叔把絲襪的襠部開一個洞,然後躺下來,叫媽媽坐了上去。媽媽皺著眉頭,用下面的小洞洞把叔叔的肉棒吞了進去。媽媽一邊呻吟,一邊的叔叔的指導下不停的動來動去,讓叔叔的肉棒好去捅那可惡的蟲子。

過了一會,叔叔對媽媽說這樣力度不夠,蟲子很難捅出來的,就叫媽媽轉過身子,像狗一樣的趴著身子,而把大屁股翹起來。叔叔扶住肉棒,對準那嫩紅的洞洞,一下子捅了進去,然後就大力的抽插起來。

看著那被叔叔插得漲漲的還不停流出水的洞洞,我的雞雞也在不經意中變得硬梆梆的,我忍不住把雞雞隔著褲子在門上摩擦。里面,叔叔把媽媽插得大聲的呻吟著,也好像不停的搖,媽媽的的大屁股被撞得啪啪的響。叔叔不停的抽插著媽媽,還時不時的抱著媽媽,或者抬起媽媽的一只腳,再或者把媽媽的兩只腳搭到他的肩膀上…換著姿勢抽插媽媽。

看著看著,我突然感覺我的雞雞上傳來一陣強烈的尿意,一時忍不住,就射在褲子里了。我怕媽媽說我,就自己到洗手間自己沖洗了一下。

回到客廳,我覺得有點困,我就自己在可听的皮沙發上睡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應該有大半個鐘了吧,我迷迷糊糊的听到媽媽臥室的門啪的一聲開了,叔叔哼著小曲出來,拍醒我叫我照顧媽媽,然後他就走了。

我走到媽媽的我是一看,媽媽滿身大汗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只有嘴在不停的喘息著。我看到媽媽的嘴角邊有那好像鼻涕一樣的東西,就問媽媽你嘴邊怎麼流鼻涕了。媽媽伸出舌頭一添,笑著對我說,這是叔叔幫她治病喂她吃的藥。說完用手把嘴邊的“鼻涕”刮干淨,放進嘴里吃掉。

媽媽休息了一會,然後起床開始穿衣服,因為再過一會,又該做晚飯了。

我發現,媽媽的床上,那被單濕了一大片!……

 

 

 

 

 

 

 

(二)

媽媽雖然智商不高,但是對人很有禮貌,也很樂于助人,所以很多人很喜歡她。在我們小區有一位老伯,听說以前是個什麼局的局長。雖然50多歲了,但是因為經常鍛煉,看起來還是很強健的,就是挺著個肚子比較難看。

今天,爸爸因為出差還沒回來。一早吃完早餐覺得無聊,媽媽就拉著我到家門前的小院子里去擺弄她種在那里的花花草草。那個大肚子的老伯手里提著一個鳥籠正到處溜達,一看到正在給花草除蟲的媽媽立刻眼楮都要瞪出來了。

媽媽因為是在家里,只穿著一件比較寬松的居家服,下面套著一條緊身健美褲。她一彎下腰在那里忙活著,任誰都可以看到她胸口那一團白花花的嫩肉;那緊身的健美褲在她彎腰時把她大屁股的勒得原形畢露,看得我的JJ都要腫起來了,更別說那個色色的老伯。

老伯提著鳥籠進來我們院子,笑眯眯的對媽媽說︰“小蘭(小區里比媽媽大的好像都是這麼叫媽媽的),正在給花草除蟲啊?”

媽媽抬起頭對老伯一笑,用有點髒兮兮的小手一擦臉上的汗水,說是啊。

老伯看到媽媽臉上那一抹黑黑的痕跡,立刻好像很心疼的說︰“唉,你怎麼能用那麼髒的手擦臉呢!”

說完抽出自己的手巾,小心的幫媽媽擦掉臉上的黑痕,擦完還用嘴親了一下媽媽。媽媽笑著對老伯說了聲謝謝,也親了老伯一下。

我在一旁看著郁悶,就無聊的撥弄那些小花小草,一不小心給一只不知名的小蟲子叮了一下我手背,很痛,于是我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媽媽跑過來,拉起我的小手,看著我那已經腫起來的小手,心疼的拿到自己的臉上摩挲。

一會,她驚喜的對我說︰“你爸爸說人的口水可以消毒殺菌,還可以治療蚊叮蟲咬。我幫的用口水涂一下,那不就沒事了!”

說完,就對著我的傷處舔了起來,舔了幾下,覺得不夠,就用嘴吐出一小口晶瑩的口水到我的傷口上,還用嘴把它涂均勻了。

弄完,媽媽得意的看了一下,笑著對我說好了,然後就叫我到外面玩,自己又去擺弄那些花草了。

我手還痛著呢,沒心情玩,就自己回屋子了,媽媽和老伯也沒留意到。才進屋子悶坐了一會,就听到院子里老伯“啊”的驚叫了一聲。我好奇的走到窗口一看,老伯用手抓住他JJ的那個位置,不停的說痛,媽媽就問他怎麼了。老伯苦笑著對媽媽說可能是剛才不小心給蟲子跑到里面咬了一口。媽媽听到,就擔心的說怎麼辦?

老伯皺著眉頭對媽媽說︰“只能消毒治療了!有些蟲子的毒是很厲害的,不及時治療會生大病的。但是我家里離這里又比較遠(其實也沒多遠,最多也就100米),回到家可能就會感染了!”

媽媽擔心的皺了一下她眉頭,對老伯說︰“我家里的急救箱我也不知道在那里!用口水時不時真的可以消毒啊?”

老伯趁媽媽沒注意到,得意的奸笑了一下。然後又苦著臉對媽媽說︰“這應該是可以的!現在沒其他辦法,也只能這樣了。”

說完,一邊提著鳥籠,一邊拉著媽媽的手進來屋子了。我看到他們要進來,馬上就跑到樓上了。

一到客廳,老伯迫不及待的脫掉褲子,彈出一條又粗又黑又硬梆梆的肉棒,苦喪的臉對媽媽說︰“你看它都腫成這個樣子了!”

然後就叫媽媽快點幫他消毒。

媽媽走過去,紅著臉害羞的看了老伯一眼,老伯的肉棒又不住的跳動起來。老伯又對媽媽說︰“快啊,你看,它腫的又痛起來了。”

媽媽低下頭,輕張著嘴靠近老伯的肉棒,可能是聞到了什麼味道吧,眉頭又可愛的皺了一下。

媽媽在老伯的大龜頭上吐出一團口水,用她那柔軟的小手輕柔的在老伯肉棒上涂抹起來。

老伯受此刺激,頓時舒服得好像嘆氣一樣的輕叫起來。媽媽把那口水涂玩,好像之幫老伯的肉棒涂到了小部分。媽媽又皺了一下眉頭,正想要再向老伯的肉棒吐口水,老伯就阻止她,說這樣既浪費了口水,也沒能很好的幫他的肉棒全部涂上口水消毒,說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媽媽把他的肉棒含進嘴里吞吐幾下,那樣就可以了。媽媽听到,雖然不是很願意,但是想到老伯是因為幫她整理花草才受傷的,于是下定決心要幫老伯只好他的傷。

媽媽低下頭,在老伯的肉棒上先是吸了幾下那強烈的味道適應一下,一會,微微的張開嘴,在老伯的龜頭上輕輕的允了幾下,發現老伯的龜頭太大,不張大嘴巴根本吞不下去。于是,媽媽只能把嘴巴張得大大的,盡力的把老伯的肉棒慢慢的吞進她那紅紅的小嘴里。因為老伯的肉棒很長,才吞到大半,媽媽就感覺到老伯的肉棒好像頂到她喉嚨了。媽媽艱難的抬起頭,用她那嫵媚的眼神為難的看著老伯。老伯激動得大氣都不敢出,用鼓勵的眼神示意媽媽繼續。

媽媽沒辦法,只能發揚愛心,輕輕的上下吞吐幾下,然後就突然用力的老伯的肉棒徹底吞下去。但是老伯的肉棒實在是太大了,媽媽才忍受了一下,就受不住了。媽媽只能先把老伯的肉棒吐出一大半,在繼續的吞吐幾下,又用力的吞下去。這樣的來來回回幾次,讓老伯爽的全身好像抽筋一樣,還扶住媽媽的頭不讓媽媽離開,說還沒有完全消毒到,還要繼續……

不知不覺的都幾分鐘了,媽媽給老伯的肉棒噎得小臉紅紅的,鼻翼不停的煽動著喘氣,上面還有一層晶瑩的汗珠(老伯看著自己前面幫自己服務的魅力少婦,身心爽得不得了,雖然深喉的時候她那舌頭會主動的揉舔幾下肉棒,但是因為不會KOUJIAO,這樣的刺激還不能令他發泄出來)。

于是,老伯輕輕的推開媽媽的頭,故意用為難的語氣對媽媽說︰“小蘭,看來口水還是不足以幫我的肉棒消毒消腫啊!你看,它還是那麼腫腫的!”

媽媽喘息了幾下,擔憂的說這樣都不行啊!?那怎麼辦才可以啊?

老伯想了一下,突然驚喜的說︰“哦!我記起來了!有人說,女人下面流的陰水不單只可以消毒止痛,還可以去濃生肌(生JJ)呢!”

媽媽听到,也歡喜的問時不時真的。老伯說當然是真的拉!但是他又故意皺起他那色眯眯的胖臉,為難的對媽媽說︰“小蘭,呵,不好意思,又要麻煩你了。”

媽媽紅著臉蛋問那該怎麼做呢!

老伯突然嚴肅了起來,用教導的口氣對媽媽說︰“這里面的學問就深啦。首先,我們男人要通過撫摸和親吻你們女人全身的敏感點,如乳房和大腿等,引你們興奮起來,讓你們的陰道流出愛液,但是這些愛液還是沒能治病消腫的。我們還要用下面這個棒棒去抽插你們的小洞,撞擊你們的陰道和子宮,直到你們高潮,這樣你們才會泄出那可以治病消腫的陰水來。所以說啊,我們男人還是很辛苦的!”

媽媽听完老伯的話,一邊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老伯,一邊在老伯的“指導”下脫掉全身的衣褲(包括內衣褲),然後躺在皮沙發上(差點又犯錯誤寫在床上了),讓老伯在她身上任意施為。

老伯看到媽媽那麼听話,高興的要死。立刻脫掉全身的衣服,壓下去就開始親吻媽媽的小嘴,還不停的把媽媽的丁香小舌挑出來吸允和吞食媽媽的口水(也不怕吃到自己的東西),兩只大手不停的把媽媽的大乳房揉來揉去,讓媽媽的乳房變換著各種形狀,還時不時的用指甲刮媽媽的奶頭,還用手指夾住嗎的奶頭揉捏拉扯。

一會,還把右手伸到媽媽的陰部,在上面揉來揉去。媽媽在老伯的強烈攻勢下,鼻子里的哼哼聲越來越大了。老伯停止了親吻媽媽的小嘴,舌頭從媽媽的脖子慢慢的向下舔,在那兩只大乳房上又吸允了很久,把媽媽的兩個奶頭都吸得硬立起來了,他又繼續向下舔。先是在媽媽瘦削的腰部舔來舔去,弄得滿是口水,又繼續向下,避開媽媽的陰部,在媽媽的大腿上舔了起來。先是外側,再慢慢向里。突然,對著媽媽的陰部,一下子貼在上面,用力的吸了一下。

媽媽給他這樣一弄,大聲的啊的尖叫了一聲,又哼哼起來,而她那紅紅的小縫口,那晶瑩的水開始想小溪一樣緩緩的流著。

老伯看到這個奇景,激動著又貼了過去,用舌頭大力的舔吸起來,慢慢的媽媽哼哼得越來越大聲了。

過了一會,老伯忍不住了。把媽媽的兩條大腿抬起來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扶著自己的肉棒,在媽媽張大嘴巴發出“呵……呵……呵……”的吸氣聲中插進了媽媽的小洞里。然後在那里舒服的享受了一會,據忍不住慢慢的開始抽插媽媽的小洞了。

應該是因為姜是老的辣吧,老伯的招式比上次的叔叔多得多了。他也不急,先是緩緩的抽插幾下,然後又重重的用力頂了媽媽一聲,在媽媽的不停的哼哼呻吟中又緩緩的抽插起來……

老伯的招式還真多,先是開始那樣,抽插了一會就把媽媽抱起來,躺在那里讓媽媽自己來坐上坐下;再接著拉起媽媽的雙腿,讓媽媽的上身在沙發上,屁股豎直起來,然後他沖過去對著媽媽的小洞用力的抽插,還讓媽媽像狗一樣翹著屁股扶著牆上,他在後面不停的沖撞(後來我才知道,這些都是鼎鼎大名的老漢推車、觀音坐蓮、倒澆蠟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應該快一個鐘了吧。這中間媽媽大聲尖叫和顫抖過幾次,問老伯好了沒有,老伯都說沒消腫,然後繼續用力的抽插我媽媽的小洞。最後老伯跟媽媽都大聲的叫了起來,在老伯一動不動的頂住媽媽的洞洞和媽媽的顫抖中,他們終于停了下來。

老伯拔出他那開始變軟的肉棒,媽媽那變得有點開開的洞洞里馬上流出了一團團像上次一樣的“鼻涕”。媽媽虛弱的喘息了幾下,看著老伯那“消腫”了的肉棒,開心的笑了起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飛機上的小妹妹
小阿姨的絲襪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大學裡的五朵淫花
丈母娘性奴
媽媽的陽光沙灘
雪白的屁股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