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的Gigi並不是那個清純明星,而是我的一個老師,但也是個絕色美女。叫程寶應。說實在的她真是個絕色美女,尤其是她那一對大肉球。可最近,她卻不要臉地嫁了一個有錢的老雞。這友增強我要幹她的慾望。

我喜歡Gigi已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從她出道起,我便一直留意著這位名校出身的長腿姐姐。就算是她初時載著厚厚的眼鏡演戲,生硬的演技下,我也看出這女子是個絕色,將來成熟一點,絕對是迷死人不賠命的材料。

我的眼光果然沒錯,不幾年,Gigi就大紅大紫了,在歌、影雙方面都有出色的發展。拋下醜陋的前男朋友,和伊面走在一起後,再捱過了傳媒對她橫刀奪愛的批評,現在越發出落得標緻可人,有時穿得性感一點,真是如熟透的蜜桃一樣滴得出汁來,叫人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更莫說把雞巴插進去了。

其實,要強姦Gigi不是太難的事,尤其是在她初出道的幾年,還未上位時,起碼跟出跟入的人也少一些。

不過,我一直都沒有輕舉妄動,因為我知道,我對Gigi真的有愛。單是匆匆地打她一炮並不能滿足我,我要的是徹底的挾蔄,我要她的人、她的心、她的自由、她的一生!

所以,我一直在等候著、計劃著、準備著、期待著Gigi永遠屬於我,我永遠擁有她的那一天。

終於,我一切萬事俱備,看到報上Gigi搬進匡湖居的消息,我知道久候的東風終於來了。

我首先在匡湖居租了一個獨立的單位,取得了一切住客的證件,當然,包括了最重要的汽車出入證。跟著,我很快便查探出Gigi住所的位置,原來只和我租的房子隔十多間,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憑著報紙的明星行程表,我知道Gigi今晚十一時還要上電台做直播的節目,看來,今天是下手的好日子了。

十一時,我在家裡聽廣播,Gigi談笑風生,渾然不知大難就要臨頭。

節目一完,我便開車出去,在Gigi門口幾十米外等候。不到半個小時,便看到她的褓姆小巴駛到,Gigi拿著大包小包下車,看來是Fans送的禮物。褓姆也很負責,等到Gigi進了房子才開車離去。

我緩緩把車子開動,兜了個圈又泊回Gigi家附近,我有把握她很快就會再出來,而且包管還會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香香噴噴。為什麼?哈哈,因為娛樂版也報導了伊面今天會從日本回港的消息,小別勝新婚,兩人又只住得相隔大半條街,我就不信Gigi今晚不跑過去爽爽。不過,她還未知今天她一定有得爽,不過給她爽的不是伊面,而是我罷了!

又等了半個小時,果然見Gigi一身輕裝地走了出來,可能是天氣熱吧,她只穿了件白色小背心,配條短短的藍色熱褲,不但兩條修長雪白的腿看得人血脈沸騰,更要命的是還露出一截小蠻腰,看得我七寸的雞巴一下脹了起來,我輕拍了我的好兄弟一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今天有得你樂了!」

Gigi腳步輕盈,向伊面房子的方向行去,我待她走近了些,便把一早從美國買回來的遙距電擊棒拿出來,跟著走出車子,用公事包掩藏著手,裝模作樣地去開行李箱。

Gigi經過我身邊時,我抬起頭來,可愛的她還對著我禮貌地微笑,我回以一笑,就在眼神交接的剎那,我電擊棒的十五尺飛針也發射了出去,穿過她的熱褲,一下將她電得輕呼一聲便軟倒在地。

我立即把她抱起,放進已開的行李箱中,把一條洩有哥羅芳的毛巾掩在她臉上,再關上門開車離去。

由於我是住客,出閘時保安只朝我點點頭便開閘,他們絕對想不到,今日最紅的玉女偶像,正玉體橫陳在我的行李箱內呢!

我不打算把Gigi帶回我匡湖居租回來的屋子去,事實上,我早幾年已在西貢置了自己的物業,而在這幾年的裝修過程中,我無時無刻都想著要長期把我最愛的Gigi禁錮在裡面,所以,這間幢層高的村屋,可以說是為Gigi度身訂做的。

只不過十多分鐘,車子便已駛到了我這座偏僻的村屋,我養的兩條大狼狗發出高興的低鳴歡迎主人,我把車子泊在門口,打開行李箱,閉著眼也是那麼漂亮的Gigi仍昏迷著,我開了門鎖,把她抱入屋子裡,這時大功告成,才有餘暇享受Gigi暖暖的體溫,幽幽的體香,這妮子五尺九寸高,抱著還真夠份量。

我把Gigi抱上了三樓,這是特別為禁錮她而設的一層,全層也用作視聽室的名義鋪了隔音海綿,所有窗都是三層的真空玻璃,裡面再襄上鋼板,在外面看卻是百葉簾的圖案,總之滴聲不漏,毫無可疑,換言之,即是可以--為所欲為!

我把Gigi放在房間中的Kingsize大鐵床上,第一時間把她脫個清光!天呀,多年來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的一具嬌軀,霎時展露眼前,我腦袋「轟」的一聲,一陣暈眩,不禁看得呆了。

Gigi的皮膚很白,全身透著一股奶白的高潔;奶子不大,看上去很纖弱,大約三十二、三吧,不過形態很美,是筍形的,嫩紅的乳椒輕輕翹起,不動也像在顫抖著,真是我見猶憐,坊間一般的大奶子,一比之下就落下乘了。

我抑制著砰砰的心跳,目光再往下移,Gigi的腰很長,肚臍圓圓大大的,似乎比一般人闊些深些,不知和她是雙胞胎有沒有關係?陰毛的形狀很美,是個幼長的倒三角形,不濃密,也不太疏落,一路伸延入兩條長腿之間,襯著雪白軟腴的肚皮,實在比任何藝術品都震人心弦。

Gigi出了名的一雙長腿很結實,肌肉發展得很好,可能是求學時有參加田等運動吧,尤其是小腿,兩塊肌肉的線條清晰可見,假如她的腿不是這樣長,可能就會不好看了,但現在又長又夠肌肉, 起來一定浪勁十足!

我把床上赤裸的Gigi翻過來,欣賞她的屁股,她人高佻瘦削,屁股卻蠻大,漲鼓鼓的頗豐腴,以她高佻瘦削的身形來說是很難得的了。老實說,這是很重要的,大家有經驗的男人都知道,女人屁股不夠大,幾次過了新鮮就會厭,要長,屁股一定不可小。

我看看表,哥羅芳的份量不重,Gigi應該隨時會醒了,我拿出準備好的幼鐵鏈,鬆鬆的把她的手腳大字型地鎖在鐵床的四邊,在她的陰毛上吻了一下,我便自個兒去開動接駁上電腦的三鏡頭微形無線錄影系統。

我熟練的開動了錄影系統,三個不同角度的赤裸Gigi分割著畫面。

我滿意地設定了錄影制式,便去搓條凍水毛巾,準備歡迎我的睡美人醒來。

冷冷的毛巾敷了上面,Gigi慢慢甦醒過來,她緩緩張開雙眼,很快又給室內的強光照得瞇起。

她微微移了一下秀長的頸子,夢囈似的問︰「我為怎麼會在這裡的?這是什麼地方?」

我溫柔地回答她︰「親愛的,是我擄你來的。這是我的家,以後也是你的家了。」

Gigi聽見人聲,嚇了一跳,努力掙扎著起身,才發現自己全身一絲不掛,手腳更被人用細鐵鏈大字型鎖在床的四角。她立時滿臉飛紅,又急又羞,拚命地想把自己的身軀遮掩起來,但是鐵鏈的長度白費了她的努力。她死命動著,想把鐵鏈掙脫,可惜拉得筆直,作響的四條鐵鏈,始終緊緊繞在我用爆炸螺絲襄死在地的Kingsize鐵床上,鐵石心腸,不為所動。

Gigi大聲呼救︰「救命呀!救命呀!」

我欣賞著Gigi掙扎的美態,只見她方寸大亂,一雙嫩奶無助地顫動著,由於強烈的掙扎,兩條長腿間黑色深處的桃源更是若隱若現,我看得極度亢奮,一股熱氣直湧丹田,七寸的雞巴暴脹起來,硬得像要裂開似的。

我走近床邊,伸手按著Gigi的大腿說︰「不要浪費氣力了,沒有人會聽到你的。你又不是吳剛師傅,怎掙得斷鐵鏈呢?」

Gigi似乎無暇欣賞我的幽默感,給我摸到的大腿像給蛇咬到般彈起,遠遠閃過一邊,又把鐵鏈扯得筆直。

「不要碰我!你想要什麼?我可以給你錢……」

我微笑著對她攤開手,真摯地說︰「親愛的,我只要你。」

Gigi愈來愈覺處境不妙,顫抖著聲音求我︰「你放過我吧!我和你無怨又無仇,你捉我來幹什麼?」

我但笑不語,脛自在Gigi面前脫得清光,露出一身精壯的肌肉,怒蛙似的雞巴昂首成八十五度向著Gigi,賁起的龜頭貪婪地閃爍出涎液淫絲,一步一步地向Gigi逼近。

這時Gigi再笨,也知道我要幹的不是什麼,而是她了。她翻騰著掙扎,卻只更激起我的獸慾。

我一把爬上她的身子,一百六十五磅重的肌肉緊緊地壓著她瘋狂扭動的身體。

Gigi急得哭了出來,大顆大顆的眼淚流下俏臉,哭叫著說︰「不要……不要……你這個魔鬼……」

我大力按下Gigi的雙臂,舔去她臉上的淚水,笑著說︰「我是魔鬼,卻要帶你上天堂呢!」

她厭惡地驚叫著把頭偏過一邊,以逃避我蛇信似的舌頭。

我也不和她糾纏,把頭一低,一口便把Gigi的小奶子整個吸入口裡,一面吸啜著一面用舌尖如輪般挑撥她尖尖的乳椒,又騰出一隻手來,粗暴地搓弄Gigi另外一個纖細的奶子。

一邊是溫柔濕滑的舐啜,一邊是暴烈粗糙的摧殘,這兩個極端的感覺,嚙蝕著Gigi的身體,她尖叫著,身體彈起又跌下,跌下又彈起。

「呀……呀……不要……不要搞我呀……求求你……」Gigi哭著叫道。

我當然不會理她,手口並用了一會,覺得公平起見,便把已給我抓捏得現出條條紅紅指印的可憐小乳房鬆開,改而用口替它做人工急救,至於濕濕地流滿口水、滿佈齒痕的另一個,當然也逃不過給巨靈之掌搓圓按扁的命運。

Gigi喘叫著、求救著、掙扎著,但兩個嬌嫩的小乳卻只無助地給我的吞吐著、搓弄著,像十號風球下的兩盆小雛菊,東歪西倒,默默受著急風暴雨的摧殘。

Gigi胸口兩團嫩嫩的雞頭肉,雖然不斷給我擠壓得扭曲變型,可是卻彈性十足,無論受到怎樣的衝擊,霎時間又回復原狀。一對堅挺的筍形小奶,頂著輕輕翹起的兩點嫩紅乳椒,始終驕傲地高高在上,果然奶如其人,好勝之至。

我見Gigi面紅氣喘,叫得聲嘶力歇,便把面哄上,想用濕吻安慰她一下。誰知她見我想把舌頭伸進她的小嘴,更是叫得歇斯底里!

「離開我!你這個淫魔……嗚……嗚……救命呀……」

我怕舌頭也給她咬下來,便暫時放棄吻她的念頭,反而把舌尖遊走到她的耳垂,輕輕舔進她的耳洞,刺激得她再次觸電般彈起,叫道︰「呀……呀……不要……你變態的……呀……!」

Gigi的叫聲轉眼又變成了驚呼,因為我的舌頭已沿著她的粉頸、胸部,遊走到她深深的肚臍,而且只是贈以深深一吻,半點停留的意思也沒有,濕潤的舌頭另有目標,很快,已品嚐到新鮮髮菜的滋味。

我在Gigi不斷扭動的小腹上,輕柔地用鼻尖觸碰著這條條都指往幽勝美地的萋萋芳草,長時間的掙扎使Gigi透出點點少女的汗騷,偶爾飄了幾絲進鼻子裡,令人靈魂也跟著趐起來。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你放了我吧……不……」Gigi感到我的舌頭愈游愈下,拚命想把雙腿緊並,可惜鐵鏈不容許她這麼做。

我見她急得亂抖,口中邊說︰「寶貝,不要怕。」一邊已把頭鑽進她兩條大腿中間,細細打量著那如封似閉的好一抹陰唇。

Gigi的陰唇很秀氣,婷婷俏立在茸茸的幼毛中,顏色是無限嬌羞的嫩粉紅,我看得歎了口氣,深贊造物之妙,不理Gigi的掙扎、哀鳴,埋首便朝這令人想為她粉身碎骨的桃源舔去。

很奇怪,雖然Gigi已給我上下其手其口這麼久,舌頭告訴我,她熱熱的陰道竟還是頗乾涸,這妮子的定力還真不錯呀!

我收攝心神,開始一下又一下的舔舐著Gigi的陰唇,每一下都是誇張的大動作。先是從最底部用舌尖將陰唇輕輕頂開,把舌頭挺進去陰道些許,再發力向上舐去,兩邊陰唇沿著我舌頭如紅海般順勢分開,去到最高處盡頭,我再刻意把舌尖在Gigi的陰核上狠狠捺一下,再由下而上照來一下、兩下、三下……總之舌如輪轉,任你三貞九烈,也要淫水直流!

Gigi在我這輪攻勢下,很快已經防線崩潰,陷入無意識狀態,口裡也不是罵了,也不是哀求了,只是叫著、喘息著,重覆著軟弱的「不……要搞……我……呀……不……要……」,似是對自己的一點交代。

可是Gigi的陰道就熱情多了,源源的愛液不絕從深處湧出,整塊陰戶已給我舔得痛快淋漓,濕得像泥沼一樣。我大口大口的吞著Gigi的愛液,Gigi的愛液是我嘗過中味道最好的,甜甜的味道不濃,卻透著股獸性的異香,令人回到最原始的衝動!

我見Gigi面容扭曲,好像不勝痛苦,兩條白生生的小腿踢著、蹬著,扭來扭去,把鐵鏈拉得「鈴」作響。

我見到Gigi無意識的動作,知道她離高潮也不遠了,我把手摸到床下的暗掣一按,Gigi的手鏈腳鏈便全都鬆開多兩尺,給這已是春情暴漲、不洩不快的中港台第一玉女更多活動空間,讓她找回那沉積了千年萬代的無窮媾合快感的基因。

我把舌頭如毒龍般鑽進去Gigi的秘穴深處,一時龍游淺水、一時飛龍戲珠,左衝右突,鼻子壓著Gigi濕濡亂的陰毛,享受著那股淫亂的氣味。

Gigi已是死去活來,口中呢喃著大聲呼吸,隨意不隨意肌都放肆起來,只見她雙眼反白,痛苦皺眉,身體休克似的亂抖。

「呀……呀……啊……」

我再加把勁,用力吮吸她的陰核,Gigi兩條結實的大腿情不自禁地緊緊夾著我的頭顱。

我雙耳雖然給Gigi夾得「嗡嗡」作響,但她高潮時的叫聲仍隨著陰阜的起伏而清徹可聞。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