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大氣,還是那麼的寒冷,一陣陣涼風,迎面吹來,使人凍得發抖,氣溫也很低,天上飄著細雨,一陣緊一陣停的,把大地弄得泥濘不堪。春寒是必然的現象,人們都穿上厚厚的衣服,街頭顯得還是很冷的氣候﹗

林志杰是一位剛由新界的家中來到九龍中的一位年青人,他祇有二十多歲,家庭環境,算得上不錯。他在家裡,成天除了吃飯之外,無事可做,日子久了,就想動一動。

他的家,是在新界鄉下,偏僻而閉塞,不是年青人能夠住下去的地方。

林志杰到城市中來的目的,是想在城市中找一些刺激。他向家中的父母說得非常有道理,年青人應該到大的都市中去求發展,多學一些作人作事的常識,讓他的父母對於他所說的這些,聽起來十分滿意。為他準備了豐富經費,作為他謀取發展的基礎。

林志杰拿了這筆可觀的款項,卻計劃到城市中尋些風流韻事。

一離家,他的全副精神都來了,憑著年青力壯,還有一副不太難看的面孔,袋中又有鈔票。所以想要拔個妞兒,那真是易如反掌了。

林志杰滿腦子打著如意算盤他到了城市,毫無目的在街上走著。對街上有幾家咖啡館,他隨便向其中了一間走了進去。

推開那玻璃門,他就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一進來,就是一股濃厚的女人香味傳來。林志杰發出了會心的微笑。他找了個空座坐下來。

一位年青美麗的女侍走過來,她那性感而又惹火的身材,加上那股吸引人的媚力,一下子把林志杰迷住了。

那位性感的女侍說道﹕「先生,你要些甚麼呢﹖」

好動人的聲音。燈光那麼暗,林志杰向她看去,就笑道﹕「要一杯多情而又溫柔的咖啡,好嗎﹖」

那女侍向他笑了笑,遞上毛巾。林志杰趁著她彎下腰來,放毛巾時,就對著她豐滿的乳房上,摸了一把,那女侍要沒生氣,她笑了笑就走開了。

低沉的音樂,夾著情侶們情話綿綿,這家咖啡館夠情調了。過了一會兒,那女侍就捧著咖啡來了。

她把咖啡放在桌上,又加了糖。志杰趁她放糖時,又在她乳房上模了一下,並問她道﹕「小姐,這麼好的寶貝,能夠買的到嗎﹖」

那女侍笑嘻嘻的搖頭道﹕「這祇能看的,你摸了已經好過份,不能一個人獨享﹗」

聽了她的話,林志杰知道沒有辦法了。

別人都是一對對,坐在卡座裡說個沒完。自己一個人顯得好無聊,這裡的情調也不夠刺激。付完了帳,他便出來了。

過了一條街,又看到閃閃的燈光到處皆是,這條街酒館很多,格調也高雅。

志杰走進一家有女侍陪酒的酒館。一進門,就有一個女侍給他送上香吻。志杰扶著她的腰,到沙發上坐下來。

一瓶威士忌下肚了,林志杰就發神經了,他覺得這裡好惹火,又要了一瓶。女侍把瓶蓋一打開。材志杰就拿著酒,把酒向地氈上倒去。

那女侍笑道﹕「沒關係,盡量倒吧,市面上的地氈正在大減價,祇妥有錢,隨時可以換,等會一塊算帳好了。」

林志杰倒了兩瓶酒,發了一會兒瘋,付完帳就出來了。在冷風中吹,那威士忌的力量也漸漸消失了。

轉過了一個大圓環,四周都是很堂皇的,有醉人的音樂,還有女人。他想﹕這裡應該是溫柔鄉了,祇要口袋中有鈔票就可以。如果眼光不錯的話﹗看來會找到所需要的。

志杰的酒意,還沒完全清醒,就對著一座大樓而來。這座大樓的電梯,十分忙碌。進進出出的人,是那麼多。

志杰一到了電梯門口,看到那此一出出入入的,都是一些打扮得如花似土的女郎。他心想﹕好呀﹗終於走到溫柔鄉了。

他走進電梯裡,一個單身女郎,已經站在那裡,她有高聳的乳房,纖纖細腰和豐滿的肥臀,身體裹在一件薄薄的洋裝裡,那一對豪乳好像要跳出來似的。

志杰對她瞪了一眼。她也瞪了材志杰一眼。她的眼睛好黑好亮,好迷人啊﹗

志杰吧肩膀聳了一聳。她也向林志杰嘟了嘟嘴。

志杰不願放過這個機會,就問道﹕「小姐,妳怎樣稱呼﹖」

那女郎剛要開口,電梯停住了。門一開,人們就一擁而散。志杰怕被她走丟了,忙在她乳房上捏一把。那女郎叫道﹕「哎呀﹗死人,你想吧我捏死呀﹗」

志杰笑道﹕「對不起,請間芳名﹖」

女郎道﹕「你想殺人是嗎﹖想吊膀子,那有你這種吊法的,你一定吧我的那個地方捏青了。」

志杰暗想,這個妞兒可不簡單呀﹗於是又笑道﹕「我想知道妳的名字7」

兩人面對面,翻著眼在說話。女郎道﹕「剛才你捏我那一吧,還捏得過癮嗎﹖」

林志杰笑道﹕「對不起,是不小心的。」

那女郎也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踫上你這樣的人,硬上的﹗」

志杰在她肩上怕了一下道﹕「新潮嘛﹗夠不夠刺激呢﹖」

女郎用一種審查秘密似的眼光,對著志杰由頭上看到腳下,又對他臉上細細的看,就笑起來。

志杰趁勢在她肩上搖了下道﹕「我問妳甚麼名,妳還沒有回答哩﹗」

那女郎道﹕「葉萍,你呢﹖」

林志杰道﹕「我叫林志杰。」

很簡單,這大概就是叫新潮了,兩個人幾句話後,就挽著手一同進了電影院。

葉萍依偎在志杰的懷中,那一對豐滿的乳房,在面前頂來頂去。微有酒意的志杰,偷吻了她一下,就摸了下去。

葉萍用手一推,把他推開了,她握住他的手,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說道﹕「電燈還亮著,人又那麼多,就不怕別人笑話呀﹗」

志杰祇好笑一笑,暫時忍住,安靜下來,但是手卻對她的大腿上,捏了了下,摸了一把。

葉萍道﹕「你是不是有愛捏女人的毛病﹖」

志杰聽了,也說不出話來,祇有笑著。開演的電鈴聲,帶息了燈光,整個電影院之中,都是黑黑的,祇有銀幕上是亮著的。片頭演完了,人們開始在欣賞影片。

志杰用手摟著葉萍,她也緊緊的靠著他。電影開始演了數分鐘,志杰的手一直都不老實,摟住了葉萍,就在她的唇上吻了起來,而她也沒有拒絕他。

他們兩人的座位,正在中間,後面還有很多人。他們一接吻,一定抱在一起。這一抱,就擋住後面人的視線。所以後面的人就「噓」了聲,對著他們吹口哨過來。

葉萍明白後面的人為甚麼會噓過來。她就站起身來,拉著林志杰,走到最後面的空位上去。後面就是牆壁,不會有人再噓了。這是個最理想的地方,絕對不會影響別人﹗

志杰心裡就是毫無顧忌,他摟住葉萍,先由接吻開始,慢慢進入了撫摸。葉萍也閉上了眼睛,享受這種異性的安慰。

所謂得寸進尺,林志杰此時真是得寸進尺了。他由她的衣服外面,慢慢地摸到她的衣服裡面了。男人的手,是最能刺激女人的東西。他用手指在她的乳房上捏弄著。

志杰所感覺的,是軟嫩、細緻,而又富彈性的豪乳。還她有那勻稱又滑美可愛的玉腿,也是每個男人所喜愛的。

志杰也是男人,他在她的大腿上愛不釋手撫摸著。葉萍被他弄得飄飄欲仙一般。

突然,志杰的一手伸到她裙子裡面去了。並且向她那小三角褲裡面,想要把手向裡面伸進去。

這時,葉萍有了反應了。她打了他一下道﹕「你怎麼這麼大膽,亂摸甚麼呀﹗」

一陣嬌嗲的聲晉,而又輕微的,送到他耳鼓中。

志杰祇有用微笑看著他。他繼續努力,還想再去摸。但這次葉萍的防範很好,使他無法得手。

銀幕上在演甚麼,他們兩人都不知道。在葉萍來說,她所得到的祇是異性的撫摸。志杰所得到的,是一些刺激和興奮。

看來葉萍也不是初次接觸男人的。志杰在動腦筋,想要變換一下方式進攻。可是電影的影片也已經放完了。

陣鈴聲響起,燈光隨著大亮。看電影的人們,紛紛站了起來,由四下裡向外走了出去。林志杰抱著葉萍的細腰,用微笑看著她。

葉萍聳聳肩膀,對他說道﹕「你看過這場電影,演的是甚麼呢﹖」

志杰笑道﹕「有好多香吻,玉腿,肥臀,可惜都沒實際看到﹗」

葉萍也笑道﹕「你還想幹甚麼﹖」

志杰笑著說道﹕「帶妳一塊去真正看一看﹗」

葉萍聽了,臉一紅,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道﹕「我們才認識嘛﹗」

林志杰道﹕「這也是新潮嘛﹗以前叫做一見傾心﹗」

林志杰攔了一部的士,挽著她的手,兩人上車了。經過了十多分鐘,車子在一座公寓前停下。

葉萍問道﹕「妳住在這兒﹖」

林志杰說道﹕「是租來的,環境還不錯﹗」

葉萍又瞪著他說﹕「你這人的信心很足,你知道我一定會跟你去嗎﹖」

志杰不說什麼,他摟住了她的腰,幾乎抱著她一起進電梯﹗

這是一個設備很齊全的房子。客廳怖置得很整潔,有沙發.有電器用品。連在客廳後面,就是一間臥室,看起來情調很不錯。

葉萍向四下一看,就知道這是色情大陷井。可是她並不害怕,反而笑嘻嘻的,走到那個長沙發上坐下來。

志杰由冰箱裡,拿出了一杯冷飲,遞給她。

葉萍接在上來,她坐下來的姿勢很好看,腿翹了起來。因為她的裙子很短,白嫩的大腿和那豐滿臀部,也露出一大半。

志杰一看,葉萍露出了那雙大腿,三角褲也幾乎可以看到了。這是葉萍故意的,要使志杰更迷上自己。

志杰坐在她對面沙發上,正準備和她談,但他看得祇是吞口水,心裡也在跳了。葉萍早就看出了他的情慾了。伸手就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裙子很短,拉也拉不下來。

志杰看的發呆了,由沙發上一下子就跳了起來。他笑道﹕「啊﹗妳好性感啊﹗讓我仔細看看嘛﹗」

葉萍聽了,笑笑的站起來。志杰走上去,一抱就抱著她熱烈的狂吻著。葉萍被吻得「啊啊哼哼」叫著,也緊緊摟著林志杰。

葉萍的臉上,唇上,也不知被吻了多少次。她的人也有些迷糊了。不知道他用甚麼方法,竟把她的上衣解開了。

志杰笑道﹕「咦﹗小心肝,妳的乳罩呢﹖」

葉萍笑道「我不戴那東西的,幹甚麼嘛﹗多麻煩﹗」

志杰對她的這一對豪乳,愛得發狂,伸手就去摸。揉摸了一陣,葉萍的乳頭硬起來了。紅紅嫩嫩的,像一粒櫻桃,光潔可愛。再加上葉萍那一副嬌笑著的容顏,使得志杰慾火高燒。他又一抱,就把她抱進臥室去了。

葉萍也不抗拒,也沒露出不快之色,她像一個新娘一樣,任他擺布著。她祇是嬌聲說道﹕「你幹甚麼嘛﹗怎麼脫我的衣服啦﹗好討厭﹗」

志杰吧她由床上一放,順手就把她的衣服,全都脫下來了。葉萍倒在床上,身上祇剩下了一條小小的三角褲,她本能的夾緊了腿。

志杰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他伏下身去,在她的乳房上吸吮起來。葉萍被他吮得心驚肉跳的。她掙扎了一下道﹕「你小心點嘛﹗,都把我吸痛了。」

志杰笑著說道﹕「放心吧,我的心肝,我怎麼捨得吸痛妳呢﹖」

他吮著左邊的乳頭,手指捏弄右邊的乳頭。葉萍全身都起作用了,使她覺得變化最大的地方,是下面陰戶裡。他吸一口,裡面就收縮一下,同時還有一陣陣酥癢。裡面好像有蟲子在爬一樣,爬得心裡癢癢的。紅嫩的肉洞之中,流出了絲絲騷水。越是癢的厲害,騷水就越流出來越多。

志杰見她的臉彈紅的像一朵繯瑰一樣,加上那股浪態。他也忍不住伸手去拉她的三角褲。葉萍驚叫了一聲,她也拉住褲子,不讓脫下來。但是,她半推半就的,終於還是讓志杰解除了最後屏障。可是志杰的內褲還沒有脫下來。葉萍就隔著褲子在他雞巴上捏了捏,這一來卻使她很失望,因為他還沒硬起來。

葉萍捏了一下道﹕「這是甚麼嘛,怎麼還沒起來,好差勁﹗」

志杰聽了,很不服氣,他脫掉內褲,把陽具裸露出來,葉萍的手迅速就握了。他的陽具被她的玉手一握。軟香腸就搖搖晃晃地堅硬起來了。它越長越硬,龜頭也暴漲了起來。一根叉粗又長的大肉腸,翹得好高。

葉萍被他這麼一來,心裡一驚,連忙由床上坐起來,一對眼睛死死盯住志杰胯下,

葉萍說道﹕「你會變魔術呀﹗怎麼一下子就變得這麼大﹖」

她一面問,一面又伸手去捏。然後笑道﹕「這東西是夠大了,但是不知道弄起來本領如何﹖」

志杰笑著把她的大腿分開來,伸手就去摸她的小肉洞。他笑著說道﹕「妳這裡很鮮嫩,妳每弄一次能弄兩個小時嗎﹖」

葉萍又是一驚,說道﹕「甚麼﹖那會弄死人,誰也不能支持那麼久的﹗」

志杰笑著說道﹕「小心肝,妳不喜歡大肉腸嗎﹖」

經他這樣一問,葉萍倒就說不出話來了。她在暗想,這麼大的陽具,粗得嚇死人,怎麼能插進穴裡。

她雖然不祇一次地跟男人弄過,卻一直沒踫到這麼大的肉棒。志杰的手在她陰戶上繼續摸弄著。她的穴,被摸得奇癢,騷水流出了很多。志杰摸得她的肉洞口上一片水汪汪的。他一把將葉萍按在下面,大腿一抬就跨上去。葉萍雖有很多經驗,但像這樣的大陽具還是第一次遇到,她心裡有點害怕,要是讓他插上了,不知會不會把她的小肉洞弄壞。她心裡一急,就說道﹕「哎呀﹗不要這麼急嘛,我還沒準備好哩﹗」

志杰可不管這些,他立刻就用龜頭在她小腹下頂著。葉萍被頂得心癢癢的,想不插也不行了。於是她就扶著他的肉腸。對著她的陰道口上輕輕揉了一下。

志杰見是機會,便將肉腸向裡一頂。大龜頭馬上被套得緊緊的。

「哎呀﹗輕點嘛﹗痛死了。」葉萍不禁叫了起來。

志杰也感到龜頭一緊,好像咬住一樣。他知道已插進去了。就把肉棒連頂了數下,整根的肉棒都插進去了。

葉萍感到穴裡漲得要命,盡量把大腿叉得開開的。好使得她的陰道漲得更大一點。

葉萍嘴裡喘著長氣。她的手在他身上敲打著。口中祇是「哎呀」的輕叫。

葉萍的小肉洞,雖然是時常給男人插的。但她平時被插的並不算大,僅是些三四寸長的家伙,現在踫到這個林志杰,真是驚喜不定。

她被他的肉棒插進來了,陰道裡有的痛得難受。然而她嬌嫩的肉洞之中,還是不停的流著騷水。

志杰的肉腸頂進去後,他就向下面一看,祇見葉萍的嫩穴翻了一個大洞,裂得要炸開一樣。兩片陰唇,也被他的陰莖漲得翻開來,緊緊地把肉棒夾住。在倆人的夾逢裡,葉萍的的浪水直流。

志杰開始慢慢抽插著。葉萍感到這種滋味,從來也沒享受過。他的大肉棒好像頂到心尖上一樣。整個小穴脹得緊緊的。但這種滋味,又非常舒服﹗

如果沒有這種脹痛和繃緊的感覺。她反而覺得不夠刺激﹗

葉萍正在想得入神了。林志杰就狠狠的頂了兩下。葉萍被他用力頂了兩下,馬上叫道﹕「哎呀、輕點呀、你也不知道、自己的東西有多大,我是咬著牙忍住,勉強讓你插進去的。你可得慢慢來、」

志杰看她直流汗,知道她有點吃不消。不敢一下就插得狠狠的。他就把肉棒向外拔出一點兒來。他伏在她的身上,將那條肉棒放在她的陰道裡泡著。

葉萍感覺到他的陽具拔出了一些出來,就動了一下身體。把身子睡正了點。但想不到這樣子一動,陰道裡就一陣酥癢。

葉萍在想,如果都插進去,一定更舒服。可是又怕那樣會脹死的,就是不死,恐怕也會裂開來的。

志杰的肉棒泡了一會兒,感到嫩穴裡好像會動似的,於是他又抽插起來了,他抽拔得不很凶,插入時也慢慢的頂送。葉萍感到穴裡有些暢快了﹗

他的肉腸插得很慢。她祇感到下體脹脹的,痛的情況比剛才好得多了。就喘了口氣說道﹕「阿杰,現在可以插深點,動一動吧﹗」

他點點頭,吻了她一下。便開始抽插得好熱烈了。他把整根肉腸,用力頂了進去。葉萍感到有點吃不消了。不但脹,陰道的大龜頭也開始發威了。那龜頭一插入,陰道就好像要裂開似的。

葉萍便道﹕「哎呀﹗志杰,我吃不消了、哎呀﹗要破了﹗拔出來些﹗插死人啦﹗」

葉萍痛得張牙裂嘴的。志杰見她現出痛舌的樣子。就不敢用力,也不敢插得太深,又恢復剛才那種插法。

葉萍經過一陣狂幹,已經快完了。現在感到好了一點。就覺得舒服起來了。

志杰抽插有時快有時慢,肉腸祇在插入三分之二的範圍活動。這是葉萍從未嘗過的滋味。她放鬆了身體,任他抽插。覺得這個世界上,祇有他最會幹這回事了。

突然她的心尖上,奇癢起來。她忍不住這種癢,就浪叫道﹕「啊﹗哎呀﹗大肉棒哥哥﹗你插到心上去了﹗」

葉萍一浪叫,使得志杰勁頭更來了。他狠頂了幾下。葉萍的嫩穴之中,就「滋滋」作響起來,同時兩人肉踫肉,發出泊泊地響。

這種聲音,聽在葉萍耳裡。覺得實在夠刺激了。志杰又是一陣狂頂,頂得葉萍快發狂了。她把雙腳在床上亂蹬,雙手也亂揮亂舞。同時翻著兩眼。同時她的穴裡也了「滋滋」的響起來,一陣白白的東西由穴裡流了出來。

葉萍一泄了陰精,就用力抱著林志杰,不讓他抽插了。但志杰插了半天,還沒得到滿足。葉萍叫他吧大肉腸拔出來,他還是捨不得拔掉。他向葉萍說了很多好話。可葉萍一定不要了,人也軟軟的。一這種插穴的事情,一定要雙方同意。現在葉萍不要了,她已得到滿v活C志杰也不願再強求她,祇好把陰莖拔出來。

葉萍很快的就由床上爬起來。她急忙跑到浴室去,洗了一洗。志杰對這次性交,沒有得到滿足。他的肉棒還是翹得高高的,硬得肚子都痛了。

葉萍洗好了,回到床邊來。她就笑道﹕「你的東西真大,我有點吃不消呢﹗」

志杰失望的道﹕「唉﹗妳真差勁,才幾下就流了﹗」

葉萍笑道﹕「你不要那麼貪心,人家平時都是玩小的,你的這麼大,要慢慢來,我才會適應的,以後包你滿意就是了﹗」

志杰道﹕「妳現在就滿意了,我在受活罪。」

葉萍聽了,就笑起來,把他的肉棒套動了幾下。志杰心想,就讓她套套也好。他就躺了下去,挺著肉腸讓她套動。

早晨的陽光還沒出來,這時是年輕人最愛睡覺的。志杰一夜都沒有睡覺,身上也沒得到滿足。天還沒亮,他就和葉萍一同睡了。

等到一覺醒來,已是下午五點,葉萍也不見了。志杰準備出去吃飯,又想去風月場所找刺激。他洗好了臉,就下樓來了。

他走在街上,想到一家餐館吃飯。正舉步要叫車時。就有一輛街車停在他的身邊。車門一開,走下來一個女郎,長髮隨風飄搖。那一身性感身材,比起葉萍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她的乳房更大,腿也更迷人。林志杰看得神魂飄動起來。如果不是在大街上,真想摸她一吧。

志杰祇顧看她,就沒注意到跟她一起的人。那女郎見他盯著自己看,就笑笑的。向他點了點頭。

這時,車子後面的那個女郎,就走了過來。對著林志杰說道﹕「你不在家中休息,又跑出來幹甚麼﹖」

他一看,原來是葉萍,就笑道﹕「睡餓了,要出來吃飯﹗」

葉萍哼了聲道﹕「出來吃飯,為甚麼盯著小姐猛看﹖沒安好心。」

那女郎笑道﹕「葉萍,你說甚麼嘛﹖」

葉萍對林志杰說道﹕「這是我的朋友,薛夢嬌小姐。」

志杰忙點頭道﹕「原來是夢嬌小姐,好漂亮哦﹗,妳們兩個真性感﹗」

夢嬌也沒說話,祇掩著嘴笑。葉萍問她道﹕「妳是不是要出去了﹖」

志杰笑著說道﹕「在家幹甚麼﹖一個人好難過﹗」

葉萍道﹕「現在好了,有我們,你安排甚麼節目﹖」

志杰笑道﹕「和昨天一樣的節目好嗎﹖」

葉萍粉臉一紅,說道﹕「去你的,人家薛小姐是第一次和你見面。」

夢嬌笑道﹕「我可以走呀﹗」

志杰笑著說道﹕「我們一塊去玩好了﹗」

夢嬌笑道「這不好吧﹗恐怕會影響你們的情調﹖」

葉萍笑道,「才不會呢,有妳在一定更有情調。」

葉萍又對志杰說道﹕「我就是怕你寂寞,才約夢嬌一起來的。」

志杰忙道﹕「那謝謝妳了。為甚麼妳走時不叫我﹖」

葉萍道﹕「我見你睡得好甜,不忍心叫你。」

夢嬌道﹕「哎呀﹗原來你們倆昨夜一塊呀﹗」

葉萍道﹕「這有甚麼大驚小怪的。」

志杰伸手在夢嬌肩上拍了一下,說道﹕「走,我們一起去湊熱鬧吧﹗」

夢嬌道﹕「你這人怎麼這樣嘛,小心葉萍揍你哦﹗」

葉萍笑道﹕「算了吧﹗夢嬌,別裝了。」

志杰不等她再說話,就一手一個挽著她們倆上去了。一上樓,他便領著她們入房,忙著招待她們。並且對葉萍,飛了個媚眼。

志杰的一舉一動,都帶著輕浮的樣子。夢嬌看了直笑。本來林志杰要拿開水給她們喝。一開冰箱,還有兩瓶汽水。他就開了一瓶,給她們喝。

志杰先遞給夢嬌,嘴裡說道﹕「可愛的小姐,喝杯汽水吧﹗」

夢嬌笑道﹕「是葉萍硬拖我來的,真不好意思。」

志杰也道﹕「夢嬌的聲音好動人,使人聽了,會有非非之想。」

葉萍接過汽水笑著說道﹕「小杰,你公平嗎﹖我祇半杯,夢嬌就一杯﹗」

志杰笑道﹕「妳喜歡喝一半嘛﹗怕吃多了會脹肚子。」

夢嬌聽了,就笑了起來。志杰問道,「阿嬌,妳笑甚麼﹖」

葉萍搶著道「她笑你怎麼會知道她吃滿杯﹖」

這話中之意,夢嬌早聽出來了。她聽葉萍說志杰的陽具大,便跟葉萍前來。她的目的就是看看這男人的東西有多大。

夢嬌也取笑道﹕「本來嘛,自己不行,還想吃多﹗」

志杰一聽,知道她也明白了他們話中的意思。他高興得馬上摟住夢嬌,吻了起來。夢嬌被他一吻,就看著葉萍。可是葉萍並沒說話,反而走過來,也倒在志杰懷裡。

這時的志杰心裡好高興,他一手抱一個。吻吻這個,又吻吻那個。

夢嬌是個直性子的女人。她開門見山地說道﹕「葉萍說你的東西很大,可不可以讓我見識一下﹗」

志杰萬萬想不到她會這麼爽快地說出來,他就笑道﹕「給妳看可以,但等一下妳要把它裝下去才好。」他說完了,就把褲子的拉鏈拉開,由內褲中,把陽具掏出來。

夢嬌一看,軟綿綿的肉腸看起來並不起眼。覺得那根東西,也沒甚麼了不起。她就笑道﹕「笑死人了,這麼一點,也叫大。」

葉萍道﹕「你可別看走眼了吧﹗」

說著伸手把他的肉腸握著,用手去捏弄了幾下。可是那根東西,還是垂頭喪氣的。葉萍急了,就說道﹕「你這是甚麼玩意嘛﹗祇會對我凶,看到別人就垂頭喪氣的。」

說著又用手在肉腸上捏了捏。接著便套動起來。套了十多下,肉腸就硬起來了。

夢嬌一看,祇見本來小小的肉腸,一下子就硬得嚇人了。又粗又長,龜頭又大得出奇。葉萍吧肉腸玩硬了,就問夢嬌道﹕「妳看看,夠份量吧﹗」

夢嬌聽了,臉也紅了,想笑也沒笑起來。用眼睛一直盯著林志杰的大肉腸。她心想這的確是理想的肉棒,如果跟他弄一次,一定會天天想弄的。

志杰很得意的挺著大肉腸。他問道﹕「夢嬌小姐,妳喜歡嗎﹖來摸摸﹗」

說著就把肉腸送到夢嬌面前。夢嬌有些不好意思,連忙往後退兩步。葉萍很妙,拉著夢嬌的手就放在肉腸上。夢嬌感到很不好意思。心裡想去摸,可是又怕她笑。可是她伸手就一把握住了。她用力一捏,捏得緊緊的。龜頭也暴漲起來,馬眼中直冒水。

志杰感到疼痛,就大叫道﹕「哎呀﹗捏斷了呀﹗」

可能夢嬌用的力氣不小,她一鬆手,林志杰就倒在沙發上,雙手捧著肉腸怪叫。

葉萍一看志杰的臉變青了。知道一定很痛,就罵夢嬌道﹕「妳是甚麼意思嘛﹖給他捏得那麼狠,妳癢了嗎﹖這麼狠,那有像妳這樣的人嘛,真氣人﹗」

志杰被捏痛了,就把陽具放進褲子裡面去了。

夢嬌笑著說道﹕「哼﹗那麼會心疼人,昨夜都讓他弄進去啦﹗」

葉萍道﹕「不管怎樣,我總不會害他呀﹗」

夢嬌笑道﹕「我不過是失手捏重了一點,也不是故意的,妳就這麼生氣怪我啦﹗好嘛,我向志杰說對不起好了。」

說著她就走到材志杰身邊。吧乳房一挺,挺到她的面前。嬌聲說道﹕「可愛的志杰呀﹗對不起了,我不是有意的吼,還痛不痛,再拿出來讓我看看好嗎﹖」

說著就把乳房送到他臉上。對著他臉上用乳房揉了一下。林志杰這時,心裡真有說不出的味道。雖然捏的很痛,但也祇是暫時性的。現在靠就甜甜的了。

他說道﹕「我再拿出來,妳還會捏嗎﹖」

夢嬌道﹕「怎麼會嘛,剛才我是肉緊嘛﹗又不是故意的。」

葉萍笑著說道﹕「志杰,你乾脆吧褲子脫下來,讓我們都方便一點。」

志杰便把褲子一拉,脫了下來。

葉萍一看就笑道﹕「好了,又軟了,這回我可不管啦﹗妳可要負責﹗」

夢嬌道﹕「負責就負責,反正我有辦法要它硬。」

志杰道﹕「親愛的小姐,可千萬別再捏了呀﹗」

她們都聽得笑了起來。這時夢嬌要志杰站在自己身前,把陽具對著她。葉萍和夢嬌都坐在沙發上。

葉萍笑道﹕「這樣很清楚,肉棒對著我們兩人的臉了,說著,吧大肉腸在自己臉上揉了下。夢嬌道﹕「好了沒有,該我了。」

葉萍吧軟軟的肉腸遞給夢嬌。夢嬌拿住了肉腸。志杰就有點心驚。怕她又整自己,就吧身子後退一點。

夢嬌笑道﹕「膽小鬼,怕甚麼嘛﹗」

志杰道﹕「總是小心點比較好。」

葉萍笑道﹕「太小心了,可玩不到她﹗」

夢嬌拿著他的肉腸,又在龜頭上捏了一下。馬眼中冒出了水來。她就用紙把它輕輕擦掉。可是志杰小心翼翼的,如果一有不對就要跳起來。讓夢嬌就沒法整自己。

葉萍已看出他的心思。就笑道﹕「真是膽小過度了,她不敢再捏妳了。」

志杰雖然有葉萍壯膽。可是他那一雙腿,站在那裡還是在發抖。

夢嬌一本正經的,她一手拿著肉腸。用另一隻手把肉腸的毛向後撥退。拿著龜頭搖了幾下,她一張口,就一口把龜頭含住了。

志杰看得很清楚阿嬌見她一張嘴,對著肉腸就咬過來了。心裡一急,就想往後跳。可是他還是忍住了。他心想﹕他跟她沒仇恨,她何必害他呢﹖同時她叉是葉萍的朋友。葉萍已經和自己弄過,痛得那麼厲害﹗但她也沒恨他呀﹗何況又沒跟夢嬌弄過。想到這裡,就停住沒有躲避了。

正在這時,夢嬌已經吧他的肉腸含在嘴裡一舐,龜頭被她含住了。上面熱熱的,舌尖在龜頭上舐起來。那肉腸被她用嘴一吮。就暴漲起來,變成肉棒了,並且很舒服。

志杰雖然玩過的女人也不少。但像這樣被女人用嘴吮陽具,他還是第一次。所以他看到夢嬌張口,起初還以為要咬他,心裡好緊張。現在知道並不是那麼回事了。不但不怕,反而吧肉腸挺著送上來。

夢嬌一吸吮肉腸。志杰就吧肉腸向她嘴裡一頂。夢嬌吮了幾下,他就悄悄抽插起來了。這一抽插,夢嬌可就受不住了。馬上就把肉腸由口中吐出來。

她打了他一下道﹕「死鬼,一這怎麼能頂嘛,頂死人了!!」

她一面罵,一面翻著白眼。

葉萍笑道,「這是現世報。」

志杰道﹕「葉萍,妳不要挑撥好嗎﹖我是感到舒服,才頂一下,也不是故意呀﹗」

夢嬌笑道﹕「你不頂我就行,來﹗再吮兩下。」

志杰又把肉腸挺過去。夢嬌這次用手握住了大肉棒。先在他的龜頭上,舐了起來。材志杰感到龜頭上奇癢,全身都快癢酥了,也好像要飛起來一樣。他正在享受這奇異的舒服。突然夢嬌又一口,把龜頭含住了。並且把頭前後擺動著,使得龜頭在嘴裡出出進進的,感覺上好像在插穴一樣。

志杰舒服得,雙手抱著夢嬌。人也快站不穩了。

葉萍道﹕「真沒用,才吮兩下,就要倒了。」

志杰道﹕「小心肝,妳快吧衣服脫了嘛﹗」

葉萍道﹕「脫了幹甚麼﹖」

志杰道﹕「我要摸呀,手裡模著才過癮。」

夢嬌聽了,就吧肉腸吐了出來。她道﹕「死志杰,你想的太美了,我幫你吮,你去摸她,這不是癢死我呀﹗」

葉萍道﹕「摸摸有甚麼關係﹖」

志杰道﹕「我看這樣好了,妳們對換著幫我吮肉腸,好嗎﹖」

葉萍笑道﹕「我不會嘛﹗」

夢嬌道﹕「挨插妳怎麼就會,祇要用嘴唇舐,舌尖舐就好了。」

葉萍笑道﹕「舐得狠了,會一口咬下去的。」

志杰一聽,就是一驚,忙道﹕「好了,我不給妳吮了,妳會咬我﹗」

夢嬌道﹕「她不吮,我也不要了﹗」

葉萍道﹕「妳如果真的不要了,我就吮,也不會去咬他。」

志杰道﹕「哎呀,別說了,妳們咬死我也就算了﹗」

這時葉萍和夢嬌,把全身都脫光了。四隻大乳房,都送到志杰面前。志杰這時陷在銷魂陣中。摸模這個,又摸那個。吃了一會兒夢嬌的乳頭。又吸吮葉萍的乳房。兩個女人也舒服的,穴水祇是流。

葉萍對夢嬌道﹕「妳的水流了那麼多,大腿上都是。」

夢嬌看看葉萍的穴,也笑道﹕「妳不用說我;妳自己看看,妳流得滿地都是。」

志杰急了,把夢嬌按在沙發上。挺起肉腸,對著她的嘴裡就塞。夢嬌一口就吸進嘴裡,象小孩吃奶一漾,吸吮著志杰的大龜頭。

志杰被她一吸吮,全身都在發癢。他就一吧拉過葉萍,也在她乳頭上吸吮起葉萍是站著的,乳頭被吸得飄飄的。好像要飛起來一樣。

志杰一面吮著葉萍的乳頭。一面伸手,就在葉萍穴上摸。葉萍把白雪雪的大腿往沙發上一翹。陰道口就露了出來,讓他的手指扣進去。

夢嬌一看,這兩人都玩得好舒服。她就對著龜頭上,連吸兩口。就把它從口裡吐了出來。林志杰也感到她把陰莖吐出來了。就趕緊問道﹕「阿嬌,怎麼搞的,正在舒服,為甚麼吐出來嘛﹗」

夢嬌笑道﹕「該葉萍吮了。」

葉萍的穴,正扣得舒服。志杰的手指拿出來,她就像失去甚麼似的,急得抱著志杰道﹕「好嘛,我幫你吮,讓我給你扣好了﹗」

葉萍說著就坐下來。拿著他的肉棒,先擦了一下,就吸到嘴裡了。她一吸住龜頭,就用力擺著自己的頭。使得肉腸,套動很快。現在志杰感到,她吮吸得反而要比夢嬌重得多了。同時也很內行,又吸又舐的。肉腸就硬得受不住了。

夢嬌這時,也沒有閑著。她一放掉肉腸,就蹲在志杰屁股後面。雙手分開志杰的屁股。對著他的屁股溝裡,就用舌尖舐起來。林志杰感到前後都被舐上了。他握握這個,摸摸那個,全身都在酥麻中。

突然夢嬌的舌尖,舐到屁眼上了。林志杰心裡一緊張。就把屁股向前一挺。葉萍就「哇」了聲,馬上要吐出來了。

她忙吐出龜頭說道﹕「死鬼,你真的胡頂是嗎﹖」

志杰道﹕「哎呀﹗不是我呀,她在舐屁眼,害得我向前頂一下。」

葉萍一看,夢嬌還在摟著他的屁股。在他的屁股上,舐得津津有味。葉萍笑了笑,馬上又吧龜頭含在口中。

葉萍舐他的屁眼,舐了很久。林志杰感到很好,也不緊張了。她就舐得更厲害了。同時用嘴對著屁眼上,用力吸了起來。林志杰的屁眼,被她吸得張開了一個紅肉洞口,夢嬌一看,就吧舌尖伸進那肉洞鑽舐起來。林志杰的屁眼,感到被插進去了。他就用力一夾屁股。夢嬌的舌尖,被他夾住了。舌尖一夾住了,夢嬌還沒注意。志杰的屁眼,夾得很緊。夢嬌想吧舌尖拔出來。再重吸一下屁眼。可是她用力拔舌尖,拔不出來。夢嬌就急了。用手在他屁股上,用力打幾下。嘴裡同時「啊啊」哼著。

葉萍吮著龜頭,吮得正有趣。感到志杰的屁股,被打得祇是動。她先以為志杰故意頂她。就連忙吐出大肉腸,想要罵志杰。向他屁股後面一看,見到夢嬌的舌尖被夾住了她急的用手在他屁股上,又是打又是推的。葉萍看了,就哈哈大笑起來。

又看到夢嬌的尖拔不出來。葉萍才幫著她,把志杰的屁股分開點。又用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打一掌。

葉萍道﹕「你夾得那麼緊幹甚麼,想她活活幹死呀﹗」

夢嬌把舌尖拔出來了。就在地上吐了半天口水。然後站了起來,握著志杰的陰莖,夢嬌罵道﹕「死鬼,你好壞呀,小心我咬斷你的寶貝呀﹗」

志杰這時,才領著她們兩個進臥室。夢嬌一看,床鋪很大,三個人睡都沒有問題。志杰一進臥室,就向床上一倒。夢嬌叫他睡得平一點。然後叫葉萍騎在他的臉上。把陰戶對著他的臉上,讓志杰舐她的私處。

葉萍笑道﹕「我沒有給人舐過,恐怕一舐就會泄出來。

夢嬌笑著說道﹕「不會呀,流出來一定會有的,泄出來沒那麼快﹗」

志杰道﹕「妳要幹甚麼,她的穴舐起來就會發騷的。」

葉萍道﹕「去你的,我才沒有那麼差勁,對了,夢嬌,妳呢﹖妳幹甚麼嘛﹗」

夢嬌道﹕「妳不用問,給他舐好了,到時候,她自然知道。」

葉萍吧大腿一跨,就騎在志杰臉上。又把自己的騷穴對著他的嘴上,向下坐一些,她感到穴口踫到他的嘴了,就調整一下坐的姿勢。

志杰道﹕「好騷的小穴﹗」

葉萍罵道﹕「滾你的,有多騷嘛﹗」

接著,志杰開始舔舐葉萍的陰戶,而夢嬌就蹲在志杰的上面,把她的陰道就套上了一柱擎天的大肉棒。她積極主動地扭腰擺臀,使自己的陰道和他的龜頭刮研套磨,弄得他快活似升仙一般。在志杰快要射精時,夢嬌改用口交,讓志杰在她的小嘴裡射出。

夢嬌吞食了他的精液後,又接著含吮,志杰的陽具還未軟下去,就又在夢嬌的嘴裡硬起來,接著,由葉萍來玩志杰的陽具,夢嬌則讓志杰舔舐騷穴。三個人一路玩到第二日早晨,志杰又在夢嬌陰道裡出了一次,才精疲力盡地睡著了。第二天,葉萍最先醒,她看到夢嬌和志杰仍睡得那麼香甜,便把夢嬌弄醒了,叫她趕快穿上衣服,兩人匆匆地從房門溜了出去。

志杰一覺睡到中午,醒來一看,兩個女子早已不在,起床來又到處找了一遍,就是不見蹤影,便懶洋洋地倒在床上,昨晚直至玩得太疲倦了,竟又睡著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上錯廁所遇MM
公廁內強姦同學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