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媽都是70年代中期畢業于北京的一所比較有名的大學,後來分配到同一個事業單位工作。那時爸爸是個攝影愛好者,當時買的135海鷗相機。平時喜歡攝影寫生,周日經常到附近地方拍照,回來後自己買來顯影藥水,還自制了簡易的放大機,經常自己沖洗一些黑白照片。

那是1989年的7月初,那天單位里告訴大家,內部的閉路電視晚上要放香港的武打片《塞外奪寶》,當時的文化生活比較貧乏,放錄像可是個娛樂的大事,而且特別愛看香港的功夫片,因為文化管制的還比較緊,所以放錄像的時間都很晚,要到晚上11點才開始。

晚上我們全家洗完澡,因為是晚上臨睡前,又不可能有外人來串門,所以都穿的隨便,我和爸爸都褲衩背心,媽媽上身穿了一件汗衫,沒帶胸罩,下身穿著短褲,外面系了一條平時干家務時常穿的那條裙子,長度到膝蓋這兒。

我們一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那時我們家的電視還是18寸彩色的,好容易等到11點開演了,我津津有味地看著,剛剛看了半個多小時,爸爸媽媽就喊我叫我睡覺了,因為太晚了,第二天還要上學,而且又快要到期末考試了,我賴了一會兒,實在賴不下去了,于是滿臉不高興的回到房間,把門關好準備睡覺。

可是,那時的老房子根本不隔音,躺在床上听見隔壁屋電視傳來的打斗呼喊聲,心癢難熬,突然看到氣窗上的光亮,靈機一動,又想起才買的一架高級玩具望遠鏡,于是悄悄起來,拿出望遠鏡,又悄悄從椅子上爬到高櫃上。

哈哈,很輕松就能看到電視,再用望遠鏡一望,雖然不像現在的軍用望遠鏡那樣高倍數,可是因為本來房間距離就不遠,所以仍然看的很清楚,就象在眼前一樣。于是開始這樣看起電視來。

看著電視,偶爾瞥了一眼爸爸媽媽,看他們有沒有到我房間的意思,好提前溜回床上,發現他們也正看著電視,沒有起身的意思,于是就更放心大膽地看起來。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已經12點過了,片子已快到尾聲,即將進入最後的大決戰的時候,突然,看到爸爸起來了,我嚇了一跳,正想爬下高櫃,卻看見爸爸走到門那兒,把門關好,並且反鎖上,然後來到窗戶邊,先檢查了一下窗簾拉的嚴不嚴,又走在電視機前,將音量調到了很低,我幾乎听不到了,接著走回沙發,伸手扭亮了茶幾上的台燈,40W的燈泡,房間一下亮堂了。

我心里一動,感覺氣氛異常,估計他們可能要辦事,以前雖然也听到過,可是從來沒有親眼看到,心中一陣狂跳,生怕被他們發現。

爸爸做完這些後,後背往沙發上一靠,把嘴湊到媽媽的耳旁,耳語了幾句,只見媽媽低頭吃吃笑了幾聲,抬手捶了爸爸一拳,爸爸順勢將左手從背後繞到媽媽腰濟,右手順著大腿往上滑,伸到裙子里面摸索。

這時媽媽右邊的屁股先抬了一下,然後左邊也抬了一下,一會兒只見爸爸的右手滑出來,抓著媽媽的內褲褪了下來,媽媽把腳抬了一抬,讓爸爸把內褲從腿上拿下,爸爸順手將媽媽的內褲塞到沙發的角落里。

然後左手繼續伸到媽媽的汗衫里面撫摸了起來,我只能看見爸爸的手在汗衫里一動一動的,過了一會兒可能爸爸覺得汗衫礙事,就慢慢將汗衫往上擼到媽媽的脖子處,于是媽媽的兩個奶子露了出來,已經微微有些下垂了,兩個葡萄大的乳頭瓖嵌在正中央,呈褐色,爸爸的手在乳房上上下撫摸,不時用拇指和食指捏捏乳頭,並不時把嘴湊過去含著。

我看了看媽媽的表情,只見媽媽鼻中發出輕微的哼聲,嘴里大口咽著口水,這時爸爸的右手從媽媽的裙下慢慢伸了進去,我只能看到裙子在動,一會兒媽媽也把手伸進爸爸的褲衩里開始撫摸,這是電視里也正打得熱鬧,好像是在配合電視節目一樣,里邊激烈他們的手也動得快,里邊和緩他們的手也動得慢一些。

不久媽媽先撐不住了,身體發軟,只往爸爸身上靠,于是爸爸讓她倒在沙發上,頭枕在爸爸的腿上,爸爸用左手順勢將媽媽的汗衫脫下,右手將媽媽的裙子撩到小腹上,扳了一下媽媽的腿,讓腿分開了一些,大約可以放進一個拳頭,然後右手覆蓋在媽媽的陰部上,上下撫摸。

媽媽陰部的方向朝向氣窗的這面牆,我趕緊將望遠鏡對準媽媽的隱秘之處,陰毛不算很多,上方呈倒三角形分布,兩邊微微有些毛,雖然如此,但還是覺得黑乎乎的一片,看不真切陰部里面的細節。

這時只見爸爸的大手頻頻撫摸著媽媽的陰部,不久爸爸用食指和無名指分開兩邊的陰毛,中指順著細縫上下滑動,這時爸爸將中指慢慢深入到媽媽的穴里,媽媽喉頭咕了一聲,但爸爸並沒有將手指全部伸進去,只到中指的第一個指節處然後就退了出來,就這樣不時的進出,一會兒就隱隱地水光一片。

這時,爸爸又湊到媽媽耳旁低語了幾句,開始媽媽搖頭,喉嚨里輕輕吐出,「不嘛,有什麼好看的,都看過那麼多次了。」

爸爸又低低地說了句︰「百看不厭,常看常新嘛!」

又低頭附在媽媽耳旁好像在勸媽媽什麼,同時手指加緊在媽媽的穴里進出,最後媽媽的臉紅了一下,微微地點了一下頭,爸爸好像很高興的樣子,一下子站了起來,嚇得我一縮頭,以為他要過來,卻見爸爸攔腰把媽媽抱起,放到床上,仍然是頭沖著電視機一頭,將裙子撤掉。

這時媽媽已完全赤裸了,這個角度對我來說更佳了,心里那個高興啊,然後爸爸自己也將背心和褲衩脫掉。

爸爸走到放雜物的架子旁,拿了一些東西放到茶幾上,回身將電視機關了,同時沖著媽媽壞壞地一笑,媽媽瞪了一眼,把頭轉過來,把眼微微閉上。

我仔細一看,爸爸拿的東西有刮胡刀、痱子粉、手電筒,還有一卷手紙,只見爸爸先撕了一截手紙,又順手把沙發扶手上的毛巾抓了過來,來到門邊這個位置,將手紙卷了卷,又將媽媽的兩腿分開得更大了一些,先用手紙擦拭媽媽的陰部,將流出的水擦淨,又拿過那條毛巾墊在媽媽的屁股下面,打開那筒痱子粉,用里面的海綿蘸著粉撲在了媽媽的陰部上,然後拿起刮胡刀,小心翼翼地開始給媽媽剃陰毛。

隨著刮胡刀的運動,陰毛和著粉紛紛地落下,一會兒就剃干淨了,爸爸剃完後將毛巾包成一團,放到沙發上,回身到櫥櫃里把相機拿了出來,再過來把枕頭拖下來,墊在媽媽的腰下,又將媽媽的兩腿屈曲,腳心貼在床面,盡量向兩邊分成M型,然後端著相機開始對著媽媽的陰部按快門,發出一陣陣的閃光,同時引導媽媽的雙手,讓媽媽自己盡力掰開穴穴,然後又拍了幾張,一會兒又要媽媽坐起來,擺出各種姿勢,媽媽也听話的配合了,後退幾步又拍了好幾張全身照。

爸爸照完後將相機放到茶幾上,走到媽媽身邊,臉湊到媽媽陰部前面,仔細看起來,一會兒只見爸爸將中指探入並開始攪動,媽媽也不時地發出「嗯、嗯」的聲音,開始扭動身體。

這時爸爸又將頭伸到媽媽近前,開始與媽媽接吻,並一路向下,吻完左邊的乳房吻右邊的,再順著肚臍往下,最後來到媽媽的陰部,這時爸爸把媽媽的兩條腿抬起盡力往上壓,讓媽媽的腳在頭的上方,然後讓媽媽自己的兩只手將腿把住並分開。

這時媽媽的陰部已經完完全全的正面向上了,爸爸將手扶在媽媽的兩腿上,頭埋進媽媽的雙腿之間,上下點頭,開始舔穴,我一陣頭暈,這可是從來沒有看到過的情景啊,真是太刺激了。

舔了一陣後,看見媽媽也受不了了,眉頭微蹙,頭搖來搖去,身體一陣陣的顫動,拼命壓抑著不喊出來,喉嚨里發出古怪的聲音。終于兩手無力支撐雙腿,只好將腿放下,同時大大的分開,讓爸爸繼續舔,嘖嘖有聲,好像是吃冰棍的聲音。

不久爸爸輕輕地一推媽媽,媽媽會意地將身體翻過來,雙膝跪在床上,雙手的胳膊肘撐在枕頭上,將屁股高高撅起,讓爸爸從後面舔穴,只見爸爸雙手放在兩瓣屁股上,兩手拇指用力將大陰唇分開,伸出舌頭,起勁地舔起來,不時將舌頭伸進媽媽的秘洞中,用舌尖觸及媽媽花心中的小豆豆,這時媽媽的屁股也隨之搖起來,順時針畫著圓圈,里面的水一股股地流出,都被爸爸吸進口中。

就這樣一直搞了十多分鐘,見爸爸終于抬起頭來,用手輕輕地拍拍媽媽的屁股,媽媽于是重新躺下,但這次是側臥,並朝床邊挪了挪,同時左腿伸直,右腿屈曲,撐在床上。

爸爸轉到茶幾前面的床邊,左腿抬起跪在床上,右腿單腳站立,左手扶著早已高高勃起的陰睫伸到媽媽面前,用右手扶住媽媽的頭,媽媽明白了,于是把頭轉過來,伸右手握住爸爸的肉棒,並示意爸爸把扶著陰睫的手放開,來回擼了幾下,嘴一張,一口將爸爸的肉棒含住,頭開始前後運動,舌頭卷動,發出「姆、姆」聲。

而爸爸的左手也沒閑著,一會兒捏捏媽媽的乳頭,一會兒用大力握住乳房,讓媽媽的乳房都變形了,一會兒又伸到下面去摸媽媽的小穴穴,並將中指伸進媽媽肉縫,飛快地進出著。

後來爸爸眉頭一皺,可能感覺要射,急忙阻止媽媽頭的晃動,停頓了片刻,休息了一下後將肉棒撤出,翻身上床,將媽媽的腿高舉過頭,用陰睫去觸踫媽媽的陰部,左頂一下,右頂一下,再頂肉縫,頂進去半個頭後又馬上退出來。

就這樣挑逗著媽媽,媽媽急了,一把抓住爸爸的肉棒,急急忙忙地就往自己的穴里塞,嘴里說著︰「快一點、快一點……」

這時爸爸微微一笑,猛然往里一送,媽媽「啊」了一聲,好像完全放松了,任憑爸爸在身上馳騁,爸爸放開了媽媽的腿,媽媽自然地把腿纏在爸爸腰間。

爸爸這時趴到媽媽身上,開始抽送,肉棒慢慢退出來,又狠狠送進去,來來回回了許久,後來越動越快,只听見肉與肉的撞擊聲,夾雜著滑唧唧的水聲和媽媽含混不清的呻吟聲,最後見爸爸突然一抖,趴在媽媽身上不動了,精液一股股地射進媽媽陰道,終于到達高潮了。

不一會兒,見媽媽推開了爸爸,爸爸順勢躺在媽媽身邊,媽媽大分著兩腿,穴里白濁的精液慢慢流了出來,爸爸抬手將茶幾上的手紙遞給媽媽,只見媽媽坐起,低頭自己仔細地擦著陰部,擦干淨了往後就躺,爸爸將台燈一關,兩人相擁而眠。

我輕輕地從高櫃爬下,回到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滿腦子都是剛才的情景,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睡著了……

第二天我一直在想著晚上的情景,突然間靈光一閃,心想爸爸給媽媽拍照片的時候動作熟練,也許拍的照片不止昨晚這些,說不定找找的話能找出其他的。

正好過幾天期末考試,然後就是暑假,于是我趁白天爸媽上班的時候在家里東翻西翻的找,後來發現爸媽臥室里的那張桌子最有可能。

桌子是以前那種辦公室的辦公桌,左邊一個大抽屜,右邊上下3層抽屜,相鄰的右邊第一層抽屜與這個被鎖的上面是相通的,大概留有一寸寬的縫隙,我的手剛好能伸進去,于是試著把手伸過去,憑著感覺摸,摸到一本相冊,從空隙抽出來,果然里面都是媽媽的裸照,都是黑白的,有正在洗澡的,有躺在床上的,有站在房間里的,傍邊還注明「27歲留影」、「30歲留影」的字樣,大都是媽媽一個人的裸照,有媽媽蹲在床上,兩腿分開,兩手掰開陰唇沖著鏡頭微笑;有媽媽跪在床上屁股沖著鏡頭的,還有合影的,媽媽兩腿分開坐在爸爸腿上,爸爸的兩手分開媽媽的陰唇,照片照得十分清楚,比我從氣窗偷看要清楚多了,從照片上看,陰毛不是很多,大部分分布在頂部,陰唇的兩側有一些,不多。大陰唇比較豐滿,基本上把小陰唇都包在里面了,只能看到小陰唇的兩條窄窄的縫,如果不是自己把穴穴掰開,就只能看到細細的一條縫。

看看照片旁注的日期,發現一個規律,基本上每隔兩三年到媽媽的生日,爸爸就會拍照,我想是爸爸在媽媽生日的晚上給她照相留念吧。

越翻到後面拍的,可能因為已經完全放開了,姿勢什麼的都很有挑逗性,撅著屁股正對鏡頭的也有,從後面拍的特寫細節十分清楚,而且陰毛都剃掉了,光光白白的很可愛。

後來一有機會就偷偷拿出來看,又趁爸爸出差去的機會,偷偷把爸爸留下的抽屜鑰匙配了一把,趁媽媽上班還沒有回來這段時間把抽屜打開,這下終于看到抽屜里面的所有東西了。

不光有影集,還有一些其它的東西,如避孕套、一些性知識方面的書,還有爸爸記的一個本子,上面有爸爸媽媽認識的經過、婚前的親熱撫摸過程、以及新婚後的幾次性交詳細過程的描寫。

基本上從媽媽28歲起一直到現在各時期的照片都有,也讓我有機會欣賞了,中年以後身材開始有些走樣了,腹部贅肉增加了不少,乳房也沒有二三十歲時候堅挺了,躺在床上照的還好,站立時候照的照片這些缺點就都顯現出來了。

後來我們家搬家的時候,我發現爸爸銷毀了一部分照片,不過也讓我有了機會偷拿一些,因為我想爸爸可能不一定會記住銷毀了哪些,所以我乘機偷偷拿了一些底片,一直保留到現在。

【全文完】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白毛女老婦版
我老婆的趣事
女白領遊戲日記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