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臣今年十八歲,在本市xx大學上大一。他自幼愛好各種運動,身材健美,面貌英俊,一向是同學女生嚮往的對像。

「弟,你回來啦……」

少臣剛走進家門,就見到姐姐夢華從浴室沐浴出來,正用浴巾擦著長長的濕發。

「是啊,姐,又打球去了?」

「人家明天生日了,你的禮物呢?」夢華嬌嗔著。

「呀……弟弟忘記了。」少臣攤開雙手,「那就不過了唄。」

「嗚……弟一點不疼人家,爸媽都趕不回來,弟,你還……」夢華的眼睛裡已經有點濕了。

「哈……這樣就生氣啦!你看這……」少臣從背包裡拿出一個彩紙包好的禮盒。」NOKIA最新款……」

「弟,你……好壞……」夢華跳了起來。

「啊!不要鬧了……」少臣被姐姐撲到在客廳的我身上。

「誰叫你……壞死了……」夢華嗝吱著我身裡的少臣。家中無人時,她和少臣經常這樣哄鬧。

「哈……姐快別……你……」少臣突然,「…………」

「怎麼啦……」夢華問道。她發現少臣的笑容有些不對。

少臣剛剛抱著快滿二十歲的姐姐時,不小心觸及到她的胸脯,感覺姐姐柔軟的少女身體,胸乳豐滿,而且他發現姐姐今天沒有穿乳罩。

少臣敏捷的一翻身,讓姐姐仰躺,自己卻溜下,跪在身邊的地毯,上身俯下,貼在姐姐胸口。

沐浴過後的姐姐,躺在我身上,臉頰嫣紅,滑膩白皙的手臂和修長渾圓的大腿,都裸露在浴袍外,猶如一朵出水芙蓉。

少臣忍不住,俯下頭來,吻住姐姐紅潤的櫻唇,舌尖靈活的挑開姐姐那兩片薄薄的小嘴唇,探入她柔嫩的檀口,吸吮姐姐的丁香小舌。

夢華羞澀的睜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任由著少臣吸吮挑動。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親吻,腦海裡一片混亂和迷惘。

「姐,你好甜呵!讓我看看你……」

少臣的嘴順著細緻滑膩的粉頸,來到姐姐雪白的酥胸上。

「唔……不可以,我是你姐姐呀……」夢華嬌羞的嚶嚀:「快放開我……讓人知道怎麼辦……」

「家裡就我們倆,不會有人看見的。」

少臣的手不著痕跡的滑落在姐姐挺翹的乳峰上,手指利落的解開浴袍鈕扣,頓時姐姐那兩座渾圓的,充滿彈性的乳房呈現在眼前。雖是仰躺著, 乳房依舊尖挺聳立。

「啊……你……」夢華驚呼一聲,可是來不及了,雪白豐盈的玉乳已裸露在空氣中。夢華的雙手羞赧的抱在胸前,企圖掩住自己那對正在微微跳動的乳房。

「姐,別害羞,你真的好美!「少臣拉開姐姐的小手,俯身含住姐姐飽滿乳峰上的粉紅乳暈,吸吮、嚙啃。

「唔……你說只看看的,為什麼又……呵……不要……啊……」

夢華羞紅了臉。自己的初吻和少女的身子都讓弟弟親到、看到了,以後該如何見人呀!夢華心裡一片紛亂。

「好美的奶頭!「少臣輪流地在姐姐那兩座渾圓乳房頂端的蓓蕾上吻著,逗得她嬌喘連連。

「唔……我們不能……哦!……哦……」夢華半推半就的掙扎扭動,要不是少臣扶著她纖細的腰肢,她已從我身上滑下來了。

姐姐身上少女的肌膚雪白、滑膩、細緻,令少臣慾火中燒,他不停地用舌尖挑撥著姐姐尖挺殷紅的小乳頭。

這樣的佔有他已覺得不夠,伸手扒下了姐姐的浴袍,姐姐那嬌美玲瓏的少女身體完全呈現出來,腫脹飽滿的尖挺乳峰,在急促的喘息中微微晃動。

少臣的唇移向姐姐敏感無比的小腹,舔吻她圓潤的肚臍。

接著,他悄悄拉下她的蕾絲小內褲,親吻著姐姐那少女最神秘的三角地帶上茸茸叢叢的陰毛,呼吸著她處女特有的幽香。

「呵……不要這樣……哦……」小嘴裡發出饃糊不清的喃,夢華嬌喘著,輕吟著。

少臣用手指在姐姐女性的陰谷中柔柔地撥動,指尖輕輕地按入縫隙,上下摩弄、在微突的肉芽上扣、壓。須臾,肉瓣內泌出潺潺的溫潤蜜汁,流滴在姐姐白膩的大腿內側……。

他用舌頭輕輕地舔去,跟著,他的嘴含住姐姐的肥脹嫩肉唇,舌尖緩緩伸入姐姐密合的花瓣內舐拭……。

姐姐下體不斷湧出的花露,沾濕了他的臉頰,他用力地吮吸著姐姐的蜜汁。

「唔……放開我……啊……求你了……哦……啊……」夢華緊閉美目,禁不住大聲嬌吟起來。她感覺一波波熱潮從自己的下體向外湧出,體內不停地抽搐著。

此時少臣以最快的速度,褪下自己的上下衣褲,露出混身精壯的肌肉。腿間的硬挺的肉棒尤其雄偉,棒身長約十六公分,青筋畢露,向上方45度翹起,龜頭大如小雞蛋,紫脹發亮。

趁著姐姐意亂情迷之際,少臣托起姐姐渾圓雪白的屁股,將龜頭置於姐姐處女的幽密部位,找到秘道的入口,對正角度,順勢衝進她的體內。

姐姐的秘道緊狹,似乎無法接納壯男弟弟的龐然大物。

「真緊!」少臣吸了口氣,用力前挺。

幸喜經過方纔的愛撫,秘道已相當潤滑。堅硬的龜頭強行漲開緊狹秘道,突破了入口處的肉膜瓶頸!

少臣托緊姐姐的屁股,趁勢向前挺進……逼開秘道軟嫩的肉壁,粗壯的肉棒瞬即全根進入姐姐的少女禁地。

撕裂般的痛楚自下體傳來,夢華從酥麻的天際一下清醒過來。

「啊!……好痛……」晶瑩的淚珠湧出…。

「別哭了,姐,等一會就好了。」瞧著姐姐的俏臉揪成一團的痛苦樣,少臣讓自己在她緊窄的陰道裡靜止不動,吻住姐姐顫抖的紅唇,手指輕輕撫弄著她挺翹的乳房,撥動上面鮮紅尖挺的小乳蕾…… 。

過了一會兒,感覺到姐姐的下體內慢慢放鬆下來。

少臣拭去她臉上的淚珠,問道︰「好一點了嗎?」

「嗯,但還有點痛……」夢華嬌羞地點了點頭,試著抬了一下屁股,覺得自己有些適應了,「你……輕一些……」

少臣再也忍不住了,緩緩地將姐姐的陰戶中抽出來,看著她羞不可抑的樣子,再次將鐵硬的生殖器插入姐姐緊湊的的小肉屄內。

他開始溫柔的、輕輕的,抽動起來。

夢華兩腿忘形地緊夾住他,讓少臣更加地深入,小嘴中不斷發出誘人的嬌吟…… 。

「嗯……嗯……呵……呵……」

漸漸的,少臣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和力道。不能形容的美暢,自深入姐姐陰戶中的肉棒,陣陣傳入他的神經中樞。

「不要……你不能……」珍妮羞憤得哭起來,欲喚回少臣失控的理智。

她啜泣著,但完全沒有抵抗,全由少臣撫逗輕薄 。

少臣熱情地在表姐細膩白皙的少女肌膚上愛撫著,耳聞她的啜泣聲。

輕輕剝下表姐的浴衣,裸露出表姐粉嫩的少女身體,細細觀看這雪白美妙的胴體,愛撫著表姐那兩團渾圓的小乳峰。

他的唇順著表姐滑嫩的頸項吻向豐盈輕巧的酥胸,來到粉紅的乳尖上,輕柔地吸吮表姐含苞待放的乳蕾,誘惑她走進綺麗旖旎的世界。

「嗯……呵……」珍妮忍不住輕聲吟哦,細微地喘息,變成嚶嚀嬌喘。

「我不要……啊……放開我……呵……」她的抗議轉為呢喃的囈語。

少臣不滿足的手向下探入表姐的浴衣,輕輕愛撫她大腿內側的柔軟肌膚。接著,悄悄脫去表姐身上僅有的小內褲,找尋到少女最秘密的幽境,熟練的手指淺淺地探入表姐處女的小肉屄,察覺到她的濕潤。

當少臣的手碰觸到珍妮從未有人探訪過處女的柔軟時,她不禁發出一聲驚慌的喊叫︰「啊……求求你,快住手……」

少臣並不急於佔有表姐珍妮,他的唇順著她那豐滿堅挺的乳房,緩緩貼向柔滑平坦的下腹,他蹲下來,在表姐那佈滿了金色茸毛的三角地帶上親吻著。

跟著,少臣從表姐下體那窄小的洞屄中抽出手指,分開她的兩腿,趁表姐直覺得想併攏之前,低頭埋在她兩腿之間金黃色的濕潤處。

他的舌大膽地抵入表姐神秘的處女地,技巧地舔弄著。雙手卻又移到表姐那對腫脹發痛的圓潤乳房上,繼續給她歡愉的折磨。

珍妮簡直不敢相信,她只能無助又快樂地緊緊抓住少臣,這種奇妙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放肆地嬌喘著。

「唔……啊……別……這樣……啊……啊……」此刻珍妮早已忘卻了裸裎的羞澀,情不自禁弓起身子迎合他。

少臣的臉被表姐兩腿間的小肉縫中不斷流淌出來的淫汁沾濕了,他吸吮著她的陰戶,舌尖不停撥動表姐的肉洞口那兩片柔嫩的陰唇。

接著,他站起身,飛快的脫去了先己的衣輩。他的高昂堅挺的男性特徵,吸引了懷春少女的目光。

少臣讓表姐坐在盥洗台邊,自己站立台前,高度角度正好合適。他托住表姐的粉臀,分開她晶瑩如玉的兩腿,抵著表姐下體 的柔嫩處,突破她狹窄的洞口,猛然插入表姐的體內,直達她處女的花蕊,感受著表姐的緊窒與痛楚。

「嗯……啊……不要……好痛啊……」珍妮睜開水藍色的眼睛,溢出疼痛的淚水,顫抖紅唇吐出破碎呻吟。她第一次經歷人事。

「珍妮,不要哭了,很快就過去。」少臣停下來,讓自己留在表姐嬌嫩的身體內,吻去她直落的淚珠。

有過和姐姐夢華性愛的經驗,少華已是老馬識途。

「你……你騙人!」珍妮尚未習慣,皺眉反駁道,輕聲啜泣。

「相信我,一會兒就不會痛了!」少臣吻住表姐豐挺圓潤的乳房,挑弄她那敏感嬌嫩的乳尖和淡紅的乳暈。

「那你輕點……我第一次……」珍妮喘息著,羞赧地閉上雙眼,察覺到自己體內的他,嬌羞不已。

「現在好些了嗎?」少臣感到表姐那緊窄溫暖的小肉屄緊緊包住自己,開始接受他的佔有,輕輕地在表姐柔軟而充滿彈性與張力的身體深處推送。

「嗯……我……輕一點……受不了,夠了……不行……呵……」珍妮已經不再疼了,她輕聲嬌吟,拱起俏臀,讓他插入得更深一些。

慢送輕抽,口吮丁香,細揉嫩乳,輕扣花蕾……他十分溫柔的和這位北歐美女表姐享受男女肏屄的美不可言的滋味。

他始終是如此的溫柔。直到表姐珍妮高潮將至,嬌呼:「再快一點!用力肏我!」他才用上全力,放力抽插,直到她嬌喘呻吟,春江水滿,高潮滿足。

但他卻忍控著,沒有發射,保持著要著勃起,讓老二一直插在表姐體內,享受被美女嫩屄包裹陽具的滋味。

良久以後,兩具纏綿的身體終於分開。

「你得逞了……行了吧……」珍妮渾身酸痛,雪白胴體上冒著細細的汗珠。她艱難地想站起來。

「珍妮,你好可愛……」少臣摟住表姐,在她飽滿滑膩的乳房上愛撫著,高昂挺硬的肉棒向珍妮行注目禮。

珍妮伸手握住方才讓她舒暢欲死的大肉棒:「還是這麼大!這麼硬!真可愛!」她嘖嘖稱讚。

「我是你表姐,我們倆也不可能有結果的,所以你不須負任何責任。」珍妮嬌羞地說道,「但是千萬不要讓夢華知道,好嗎?」

「不要讓誰知道,珍妮!」這時夢華從外面回來了。她一進門,就看見少臣摟著珍妮。

「你們在幹什麼?」珍妮見到夢華回來,嚇得連忙站起來,雙手想掩住自己赤裸的身體。

「姐,你回來了,到這裡來。」少臣的手抱住表姐纖細的腰肢說道。

「你和珍妮也做了……」夢華走到少臣身邊,看著珍妮那雪白粉嫩的嬌軀,她的身體內不禁竄起一股熱流。

「夢華在這兒,你還不放開我……」珍妮被夢華看到她這時的模樣,滿面羞紅。

少臣一隻手仍舊摟著表姐珍妮,另一隻手卻伸進姐姐夢華薄薄的T恤內,摀住姐姐柔軟渾圓的乳房,撥弄姐姐那逐漸尖挺粉嫩的小乳頭。

「夢華,怎麼……你也和他有過了……」珍妮看到夢華在逗弄下,已經張開小嘴發出誘人地嬌吟聲,驚愕地說道。

少臣放開表姐,快速地扯下姐姐的T恤和牛仔短褲,低頭含住姐姐飽滿的乳房上兩粒粉紅色的乳蕾,輕輕嚙咬。他的手一邊一個握住姐姐和表姐兩隻豐滿渾圓的乳房,撫摸擠捏,引得她們無助的嬌喘。

夢華和珍妮兩人紅了粉臉,手足無措,任由少臣在她倆雪白滑膩的少女肌膚上蹂躪,小嘴裡不斷地發出難以自恃的嚶嚀。

少臣的手跟著撫到她們的兩腿之間,沿著表姐和姐姐倆人那柔嫩修長的大腿往上摸去,探向她們嬌弱的花蕊,撩撥姐姐和表姐倆人熾熱柔軟的少女蜜屄。他的唇輪番在表姐和姐姐那柔嫩尖挺的乳蕾上輕嚙。

少臣把姐姐和表姐兩個美少女抱起,放在床上,分開姐姐的兩腿,低頭用舌尖探入她少女的嫩屄內,吸吮著姐姐濕濡的肉洞淌出的蜜汁。他的手指則攢進表姐那潤滑的少女蜜屄裡,惹得珍妮疼痛地抽了一口氣。

「啊……不要……啊……」珍妮和夢華嬌柔地呻吟著,一波一波的欲流沖激著她們。

「不要……你不能……」珍妮羞憤得哭起來,欲喚回少臣失控的理智。

她啜泣著,但完全沒有抵抗,全由少臣撫逗輕薄 。

少臣熱情地在表姐細膩白皙的少女肌膚上愛撫著,耳聞她的啜泣聲。

輕輕剝下表姐的浴衣,裸露出表姐粉嫩的少女身體,細細觀看這雪白美妙的胴體,愛撫著表姐那兩團渾圓的小乳峰。

他的唇順著表姐滑嫩的頸項吻向豐盈輕巧的酥胸,來到粉紅的乳尖上,輕柔地吸吮表姐含苞待放的乳蕾,誘惑她走進綺麗旖旎的世界。

「嗯……呵……」珍妮忍不住輕聲吟哦,細微地喘息,變成嚶嚀嬌喘。

「我不要……啊……放開我……呵……」她的抗議轉為呢喃的囈語。

少臣不滿足的手向下探入表姐的浴衣,輕輕愛撫她大腿內側的柔軟肌膚。接著,悄悄脫去表姐身上僅有的小內褲,找尋到少女最秘密的幽境,熟練的手指淺淺地探入表姐處女的小肉屄,察覺到她的濕潤。

當少臣的手碰觸到珍妮從未有人探訪過處女的柔軟時,她不禁發出一聲驚慌的喊叫︰「啊……求求你,快住手……」

少臣並不急於佔有表姐珍妮,他的唇順著她那豐滿堅挺的乳房,緩緩貼向柔滑平坦的下腹,他蹲下來,在表姐那佈滿了金色茸毛的三角地帶上親吻著。

跟著,少臣從表姐下體那窄小的洞屄中抽出手指,分開她的兩腿,趁表姐直覺得想併攏之前,低頭埋在她兩腿之間金黃色的濕潤處。

他的舌大膽地抵入表姐神秘的處女地,技巧地舔弄著。雙手卻又移到表姐那對腫脹發痛的圓潤乳房上,繼續給她歡愉的折磨。

珍妮簡直不敢相信,她只能無助又快樂地緊緊抓住少臣,這種奇妙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放肆地嬌喘著。

「唔……啊……別……這樣……啊……啊……」此刻珍妮早已忘卻了裸裎的羞澀,情不自禁弓起身子迎合他。

少臣的臉被表姐兩腿間的小肉縫中不斷流淌出來的淫汁沾濕了,他吸吮著她的陰戶,舌尖不停撥動表姐的肉洞口那兩片柔嫩的陰唇。

接著,他站起身,飛快的脫去了先己的衣輩。他的高昂堅挺的男性特徵,吸引了懷春少女的目光。

少臣讓表姐坐在盥洗台邊,自己站立台前,高度角度正好合適。他托住表姐的粉臀,分開她晶瑩如玉的兩腿,抵著表姐下體 的柔嫩處,突破她狹窄的洞口,猛然插入表姐的體內,直達她處女的花蕊,感受著表姐的緊窒與痛楚。

「嗯……啊……不要……好痛啊……」珍妮睜開水藍色的眼睛,溢出疼痛的淚水,顫抖紅唇吐出破碎呻吟。她第一次經歷人事。

「珍妮,不要哭了,很快就過去。」少臣停下來,讓自己留在表姐嬌嫩的身體內,吻去她直落的淚珠。

有過和姐姐夢華性愛的經驗,少華已是老馬識途。

「你……你騙人!」珍妮尚未習慣,皺眉反駁道,輕聲啜泣。

「相信我,一會兒就不會痛了!」少臣吻住表姐豐挺圓潤的乳房,挑弄她那敏感嬌嫩的乳尖和淡紅的乳暈。

「那你輕點……我第一次……」珍妮喘息著,羞赧地閉上雙眼,察覺到自己體內的他,嬌羞不已。

「現在好些了嗎?」少臣感到表姐那緊窄溫暖的小肉屄緊緊包住自己,開始接受他的佔有,輕輕地在表姐柔軟而充滿彈性與張力的身體深處推送。

「嗯……我……輕一點……受不了,夠了……不行……呵……」珍妮已經不再疼了,她輕聲嬌吟,拱起俏臀,讓他插入得更深一些。

慢送輕抽,口吮丁香,細揉嫩乳,輕扣花蕾……他十分溫柔的和這位北歐美女表姐享受男女肏屄的美不可言的滋味。

他始終是如此的溫柔。直到表姐珍妮高潮將至,嬌呼:「再快一點!用力肏我!」他才用上全力,放力抽插,直到她嬌喘呻吟,春江水滿,高潮滿足。

但他卻忍控著,沒有發射,保持著要著勃起,讓老二一直插在表姐體內,享受被美女嫩屄包裹陽具的滋味。

良久以後,兩具纏綿的身體終於分開。

「你得逞了……行了吧……」珍妮渾身酸痛,雪白胴體上冒著細細的汗珠。她艱難地想站起來。

「珍妮,你好可愛……」少臣摟住表姐,在她飽滿滑膩的乳房上愛撫著,高昂挺硬的肉棒向珍妮行注目禮。

珍妮伸手握住方才讓她舒暢欲死的大肉棒:「還是這麼大!這麼硬!真可愛!」她嘖嘖稱讚。

「我是你表姐,我們倆也不可能有結果的,所以你不須負任何責任。」珍妮嬌羞地說道,「但是千萬不要讓夢華知道,好嗎?」

「不要讓誰知道,珍妮!」這時夢華從外面回來了。她一進門,就看見少臣摟著珍妮。

「你們在幹什麼?」珍妮見到夢華回來,嚇得連忙站起來,雙手想掩住自己赤裸的身體。

「姐,你回來了,到這裡來。」少臣的手抱住表姐纖細的腰肢說道。

「你和珍妮也做了……」夢華走到少臣身邊,看著珍妮那雪白粉嫩的嬌軀,她的身體內不禁竄起一股熱流。

「夢華在這兒,你還不放開我……」珍妮被夢華看到她這時的模樣,滿面羞紅。

少臣一隻手仍舊摟著表姐珍妮,另一隻手卻伸進姐姐夢華薄薄的T恤內,摀住姐姐柔軟渾圓的乳房,撥弄姐姐那逐漸尖挺粉嫩的小乳頭。

「夢華,怎麼……你也和他有過了……」珍妮看到夢華在逗弄下,已經張開小嘴發出誘人地嬌吟聲,驚愕地說道。

少臣放開表姐,快速地扯下姐姐的T恤和牛仔短褲,低頭含住姐姐飽滿的乳房上兩粒粉紅色的乳蕾,輕輕嚙咬。他的手一邊一個握住姐姐和表姐兩隻豐滿渾圓的乳房,撫摸擠捏,引得她們無助的嬌喘。

夢華和珍妮兩人紅了粉臉,手足無措,任由少臣在她倆雪白滑膩的少女肌膚上蹂躪,小嘴裡不斷地發出難以自恃的嚶嚀。

少臣的手跟著撫到她們的兩腿之間,沿著表姐和姐姐倆人那柔嫩修長的大腿往上摸去,探向她們嬌弱的花蕊,撩撥姐姐和表姐倆人熾熱柔軟的少女蜜屄。他的唇輪番在表姐和姐姐那柔嫩尖挺的乳蕾上輕嚙。

少臣把姐姐和表姐兩個美少女抱起,放在床上,分開姐姐的兩腿,低頭用舌尖探入她少女的嫩屄內,吸吮著姐姐濕濡的肉洞淌出的蜜汁。他的手指則攢進表姐那潤滑的少女蜜屄裡,惹得珍妮疼痛地抽了一口氣。

「啊……不要……啊……」珍妮和夢華嬌柔地呻吟著,一波一波的欲流沖激著她們。

少臣抬起頭,輪流輕咬著姐姐和表姐的乳蕾,品嚐著她們倆人不同但又同樣美妙的玉體。他的手指同時鑽入姐姐和表姐的小肉屄內,加快挑動速度,成功的讓她們嬌喘不休,嬌柔地抽搐,自然地迸攏她們柔膩修長的美腿。

少臣飽覽著姐姐和表姐倆姣好、嬌羞、火熱、迷醉與嫵媚的容顏。他先置身於姐姐的兩腿之間,抵住她柔嫩的小陰屄,深深地進入姐姐的體內,讓她再一次接受他的佔有……

一陣五淺十深的快速疾攻。

「啊……我……不行了……啊……你換珍妮……」夢華少女的陰屄內不斷釋放出一股股熱流。

少臣知道姐姐的高潮已經來臨,他用力在姐姐夢華的嬌體內抽送幾下,接著進入表姐的肉屄裡,強而有力地抽插著,讓表姐珍妮再次攀上激情的頂峰……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我老婆的趣事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