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隔壁搬來一對白領夫妻,男的是博士,在科研單位做主任,女的是外資企業辦公室經理,兩人都在三十五上下,卻混得挺好,進出都開寶馬車,所以小區裡的居民幾乎都認識他們。

畢竟住在同一樓面,時間長了,我也對門前的新鄰居有所瞭解,其實他們結婚已經將近六、七年了,男的叫顧俊,三十六歲,事業心非常強,因為工作上需要,經常要出國考察,對老婆也是關愛倍加,怕老婆一人在家寂寞,每次出去,時間長的,都會特地請異性朋友來家陪伴她住幾天,回來的時候不是金鏈子就是LV包包、CD香水,絕對是個好男人模範,弄得整樓的女性朋友對她老婆個個妒忌在心。

女的叫張麗莉,比老公剛好小兩歲,在老公的加倍呵護下,保養得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剛出頭的樣子。說來也正常能找到如此出色的男人,當然離不開那張公認的美女臉,號稱有點像巨星蕭牆,皮膚很白,還留著一頭被染成偏紅的卷發,每次和她對面相遇,總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感。

不僅如此,其實對我來說,最覺得勢不可擋還是她的身材。這女人,算不上胖,卻是屬於豐盈肉感的那種,特別是她的胸,大得穿什麼衣服都掩不住那條深深的乳溝,走路時總會輕微顫抖。

而且她還略有小腹,絕對有女人味道,骨盆較寬,屁股又圓又翹,有事沒事總愛穿那種又短又包的裙子或者是那種很貼身的褲子,所以每次相遇,我總會不經意地去瞄她身體一眼。這樣的身材,黃種人裡可絕對是不多見的。

說來也怪,結婚都好幾年了,他們還是兩個人,聽說是女的愛玩,在家裡待不了,所以才沒生。不過也是,男人也不能對女人太好,雖說是個白領,每次老公不在,不到半夜,家裡總是沒人,有幾次我還看到她在陽台上抽煙(我家和他們家的陽台是並排連著的,就隔著排欄杆)。

更誇張的是,這女人很喜歡結交異性朋友,老公一不在,就頻頻把一些陌生男人帶回來作客,有時一個,有時幾個,難怪顧俊要請朋友來陪她,原來是怕出事。

話說大奶子、大屁股的漂亮女人容易紅杏出牆,這話還是被證實了。本來我只認為她是個性格開朗、廣交朋友、愛顯露的女人,可自從那天以後,我對她又有了新的認識。

那天我吃了夜宵,點了支煙,剛拉開落地窗想到陽台上抽一把,就聽到了一陣很浪的女人叫聲:「啊……啊……啊……」還時時地夾著「啪!啪!啪!」清脆的巴掌聲。

我分明還記得他老公今天早上才提著公事包去了機場,航班好像是美國,何況前面的腳步聲……我腦子裡馬上閃電般地產生一個念頭,不會是她……

對!前面門外那陣混雜的腳步聲到我們這個樓面就消失了,而且聽來大多都是男人皮鞋的,她肯定不是一個人回來的。

我馬上衝到陽台中央,果然那些不堪入耳的浪吟聲是從她家裡漫延出來的:「噢!噢!噢!啊……¥$&*%……噢噢噢……」真是淫蕩至極,同時聽到那裡面還夾雜著「啪!啪!啪!」的巴掌聲。

雖然我聽不太清楚那女人在喊些什麼,但是我肯定這的確是張麗莉的聲音,風騷入骨。聽著聽著,我雞巴本能地唰地一下硬了。

我立刻決定爬過去看看,儘管我這個人也不是那麼愛管閒事,可那時,卻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動力。我顧不上危險,毫不猶豫地翻過欄杆來到她家的陽台上,更沒有一點被發現的後顧之憂。

顯然我沒被覺察到,屋裡激烈的戰爭仍然在繼續:「啊啊啊啊……脹死了,¥$&*%……啊啊啊……」

真是受不了,聲音竟然那麼大,我更加確定正在搞她的肯定不是顧俊,他絕對沒這麼厲害的,看來這女人真是淫蕩得無藥可救了。不知道為什麼,聽得越清楚,我越想看看裡面的場面,光憑那聲音就已經讓我有點受不了了。

我像特工一樣慢慢地俯下身子,強烈的好奇促使我不顧一切地爬到了她家客廳拉門前。我從窗簾的縫隙當中往裡一看,說實在的,就那一刻,我被震撼了,說得更加切當一點,我是讓裡面的火爆場面給看傻了。

客廳裡燈火輝煌,顧俊果然不在家,而張麗莉下面居然一絲不掛,正光著屁股,而且竟同時和兩個如狼似虎的男人在沙發上做愛。

直到現在,那一幕常常還會清晰地徘徊在我的印象裡:張麗莉是背對著陽台的,火辣性感的大屁股正好對著我的臉,說真的,像她這種類型的女人穿褲子已經很讓人衝動了,而那時居然是完全光著屁股,反而穿了一雙烏黑的雞皮高跟馬靴,把那個曝著光的屁股反襯得更白更肥。

我看了一下子就吃不消了,更何況她一上一下的屄和屁眼裡還同時各塞著一根猛進猛出的火辣辣雞巴!特別是屁眼裡的那根,又長又粗,每次進去都要插到卵蛋碰到屁股才罷休。我畢竟是男人,真想衝進去一起搞她,又迫切希望她老公或是其他什麼人能立刻破門而入,看她會有多尷尬。

下面那個雖然動起來不方便,索性把雞巴全塞在了她屄裡,還時不時地抽打她屁股,沙發上到處淫水流淌,污濁不堪。

很難想像一個女人的下體怎麼能塞進那麼多東西,看了真是讓人難受。這女人不僅騷,佔有慾還那麼強,一偷就是兩個,難怪小腹會那麼凸,看來是長期被幹出來的。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張麗莉沒有那麼寬的骨盆,兩根那麼粗、那麼長的大雞巴怎麼能這樣塞進去,看來老公一個人是滿足不了她的性慾。

廳裡的燈很亮,照得這騷女人的屁股顯得更白更豐實了,連被抽打的掌印還留在上面。儘管穿著褲子看上去已經夠豐滿誘人,但在這種姿態下,那肥臀看上去更是肉感無比,熱辣撩人,根本無法用文字來形容這種性感的程度,更不用說被兩根大肉棒插得屄水漫溢,火辣的場面真是讓人吃不消。

我畢竟也是個壯年男子,怎麼會受得了如此視覺衝擊,頓時感到自己血液沸騰了。

「啊……國良……不要……啊……太深了呀!你要插爆人家啊……啊啊……噢……」

「我就是要插爆掉你!哈哈!阿王……你現在在她下面,也嘗試下被彪得一塌糊塗的感覺吧!」

插屁眼的男人叫國良,下面插屄的那位自然就是阿王了,真不知道這兩個混蛋和張麗莉是什麼關係,竟然能願意一起和她做愛。

我實在難忍,那麼好的機會,索性掏出硬鐵般的雞巴,邊看邊打手槍。為了聽得更清楚,我將那兩扇門往旁邊略微拉開了點。瞬間,一股腥臭味衝鼻而來,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隔著窗的地板上竟然擱著一塊沾滿了黃褐色穢跡的護墊,上面的東西還是濕漉漉的,看來是剛從褲子上撕下扔過來的,這種東西居然會亂丟,絕對可以想像他們的飢渴樣子。

「啊啊啊……」張麗莉儘管被插得很慘,叫聲依然很嗲:「啊……脹死人家了呀……啊啊啊……」

「啪!」阿王對著她屁股上又是一擊「喔……做啥啦?」

阿王:「昨天晚上……我……我打你電話……為什麼不接啊?」

「昨天……啊啊啊……人……人家老……老公在……呀!」

國良:「哈哈……人家在插屄……怎麼會接你的電話?!」

「啊……沒有……啊啊啊……不要瞎說呀……我那男人……啊……我那男人每次不到五分鐘就洩了……人家一點感覺也沒有……喔呀……啊啊啊……哪像你們……啊……啊……弄得人家那……那麼……啊啊啊……」

不等張麗莉說完,阿王似乎聽得興奮了,迎屄往上猛頂了幾下,搞得她話也說不下去了。頓時,只見更多的愛液湧出騷婦屄口,順著阿王的肉棒身流到那兩只飽滿的睪丸上,周圍的毛也被悶了一大片。

阿王:「騷屄!反應那麼大啊?看來沒幾個男人一起搞,還真弄不爽你啊!你屁股那麼大,怎麼和他那麼多年了,連個屁也沒有啊?」說著,他動作相對來說小了點。

這傢伙,趁人家男人不在,弄得那騷婦如此狼狽,還問得出這樣的問題。

「啊……笨啊!有……有了小孩……還能讓你們……這樣……玩啊……噢噢噢……」

國良:「你也真是的,人家生不生管你什麼事啊!人家男人還沒發話呢!」說著,對住張麗莉右邊已經通紅的屁股又是一巴掌摑上去。

「啪!」清脆的巴掌聲立刻迴盪在整個客廳裡,很刺耳,聽得我套動得更快了,說實在,眼前的東西太下流了。

「啊……我喜歡死你們了!噢……愛死你們了……噢……啊……人家……好像……快要……到了!」張麗莉的叫床聲越來越騷,我真後悔沒帶個手機過來。

「本……本來……啊……他……他還叫個女的來……來陪我的……啊……還好她沒空……要麼……啊啊啊……」

我知道她想說什麼,不過在那樣的攻勢下,越說越困難了。

老手就是老手,國良看她語無倫次,便速度猛增,幅度也變大,我看他已經把所有的力氣都發揮到了下體上,有點拚命的感覺,插得自己的睪丸甩在張麗莉的屁股肉峰發出很響的「噗!噗!」的碰撞聲。

本來張麗莉屁股還在擺動,這樣一來,一下子停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王:「噢……你那麼狠幹什麼?噢喲!我的雞巴也被你弄痛了。噢……」阿王邊說邊將半直的雙腿縮起,看來他痛了。

「要……啊啊啊啊啊……爆……掉……了呀……啊啊啊……」

我看不到張麗莉的臉,說真的,真想跑過去看看她那時候的表情有多尷尬。

國良:「那……你在幹什麼啦?一起呀……沒看到她不行啦?」國良自己說話有點吃力了。

阿王:「下作呸!噢噢噢……你想插繃掉她啊……下面已經很濕了耶!」

阿王也不是老實人,言行全然相反,剛說著,下體又向上面頂了,比前面還猛。

「啊……」就在他只頂了三下後,叫聲還在延續,張麗莉連忙拉出屄中的雞巴,一串屄汁竟然是飆射出來,「滋……」一聲全噴到了沙發上。

絕對讓我大開眼界,這樣的高潮太猛了,一般的女人還達不到這樣澎湃的效果。而且她不等愛液洩完,趕忙往後一挺,拔出屁眼裡國良的肉棒就跨到了地板上。我看得很清楚,很多白呼呼的東西陸續從那個還張著嘴的屄裡湧出,順子大腿壁上流了下來,有的直接落到了地板上,那地板是胡桃色的,上面有水看得很清楚。

原來張麗莉那麼急,是為了抽幾張坐几上的衛生紙擦抹屁股和大腿,實在太多了,弄得她手忙腳亂。我看到她的臉,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尷尬的樣子。

也就在她彎腰、翹臀、清理屁股的那一刻,我的眼睛又充血了,因為我正視到了她那對豪乳,真是雄偉無比,碩大的兩隻堅挺的肥奶掛在胸前,毫無遮蓋,故意卡在束身衣外面,隨著身體擺動而一抖一抖的,那樣子淫蕩得無法言語。

而且她的乳暈還特別大,顏色深得發黑,奶頭已經呈柱形,顯然是天天讓男人咬出來的,這女人要麼不生孩子,生的話,奶水肯定特多。

我實在忍不住了,精液狂射而出,直衝雲霄。那對裸露的好奶是我高潮的催化劑,這女人如果不戴E罩杯是絕對圍不住的,話反過來說,這也算是她紅杏出牆的資本吧!

偷窺了那麼久,才看到了她正面,張麗莉果然騷不可及,在家裡插屄,還濃妝艷抹,連假睫毛也戴著,臉上的粉底已經不太勻稱,顯然前面已經和那兩個混蛋親熱過了,最誇張的是她脖子裡居然還圍著條粉色的絲巾。

出了那麼多水,張麗莉的小腹還那麼飽滿,雪白的肚皮和下面一簇濃密的屄毛形成高對比,雖說我剛射過精,但看到這樣的張麗莉站在面前,軟掉的陰莖又開始硬了。

國良和阿王雖然沒有和她一起高潮,不過好像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景,各自點了支煙,避開沙發上的屄液坐了下來。

國良:「怎麼會這麼多?我還以為她尿出來了呢!」

阿王:「什麼尿啊!你有見過乳色的尿嗎?你見過女人這樣高潮嗎?」

國良:「真服了她了,你看地板上還有那麼多!」

「什麼啊?!你們也太那個了吧!把人家弄得那麼難看!」我發現張麗莉話裡有點責怪的口氣,不過她樣子很羞澀:「還坐著幹什麼?看,把人家屋子弄得像什麼樣子!快!幫忙把沙發弄乾淨呀!快點呀……」

阿王:「急什麼?你這沙發是真皮的,等下一起擦好了。你到了,我們倆還沒解決呀!」

「兩位大哥,別再搞了好嗎!時間長了,味道都上去了。」

聽到這,我差點笑出來,這騷婦真是蕩得沒話說了。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如此污穢的行為會讓一個鄰居看得那麼徹底。我那時真想顧俊會破門而入,嘿嘿!那樣才夠精彩。

阿王:「麗莉啊!你天天都用護墊嗎?」

「有幾天不用的。」

阿王:「嗯?」

國良:「白癡啊!那幾天用衛生巾呀!你真蠢哦!」

「你好壞哦!國良,連這個也知道!」
國良:「像你這樣,索性天天用衛生巾算了!你看,你那張東西飽和得不能再飽和了」阿王:「哈哈!」

「神經病啊!拿人家開這種玩笑!你老婆怎麼不天天用的啊?……那張墊子上面的東西,都是你們剛才進門後一起吻人家的時候才流出來的呀!還好意思說人家吶!」

阿王:「麗莉別生氣呀!她老婆哪有你這麼淫啊!我老婆算得騷了,根本及不上你一條邊呢!」

原來那兩傢伙也是有家室的男人,竟然背著別人老公做得出這樣的事情。

國良:「你怎麼會這麼瞭解我的老婆啊?說怎麼回事?!哈哈!」

「好了好了!不擦了!不洗個澡,弄不乾淨的。你們接下來要怎麼弄?快!我下面又癢了!等下一起洗算了!」張麗莉擦得有點不耐煩,一把將手中的衛生紙扔進了旁邊的桶裡。

國良立刻滅掉手裡的煙,起身就走向她,邊還回頭對阿王說:「哥們,你再休息會,小弟先去幫幫她!」

阿王那副賊樣始終如一,看國良那麼急,他也正好坐坐小板凳,他用叮囑的口氣說:「別太猛了!我怕輪到我時,她已經吃不消了。」

國良:「嘿嘿!那我就不敢保證了。」說罷,停在張麗莉胸前,兩人一擁而抱,像情人一般馬上就熱吻了起來。

真別說,這女人站的角度正好側對著我,雖然同懷裡那個高大威猛的男人相比還算嬌小,可露在外面的豪奶、肥臀實在讓人感覺她深具那種前凸後翹的成熟氣質,加上那貼身的束身衣包得身體又緊,越加把大奶子和大屁股襯托得無比撩人。

兩人全然不顧旁邊還有個阿王的存在,吻得熱火朝天,肉麻至極。國良更是老練得不得了,為了幫她熱身,該用的都用上了,一隻手摟著她,另一隻盡在她腰肢上、大腿上亂摸,摸到屁股的時候,還時不時在最肥的地方捏一把,連直挺挺的雞巴也沒閒著,在張麗莉凸出的小肚子上又是蹭又是頂,搞得她不一會便臉紅耳赤。

「唔……唔……愛你……唔……」

國良:「唔……有多少愛啊?唔……唔?」

「唔……愛死了……嗯……你老壞的哦……唔……」

國良:「唔……比你老公親你舒服吧?」

「嗯唔……不好比的……」

真是個騷貨,背著老公竟然這樣說,平時看她摟著顧俊那副樣子,真是愛得不得了的樣子,現在竟然這樣。

「嗯……可……可以來了,快幹人家呀!」

國良:「那要我怎麼來?」

「抱著我插好嗎?」張麗莉居然懇求一般的對他說。

國良二話沒說,挽著她大腿,使勁往上抬。這女人還是有點份量的,我看國良的肌肉像是練過的,也費了點力才好不容易將她抱了起來,還好張麗莉配合,馬上抱住國良脖子,才讓那張濕漉漉的屄正好把他的大雞巴套了進去。

我很清楚的聽到「咕滋」一聲,張麗莉馬上叫了出來:「喔……」

那麼長的一根雞巴已經完全塞進了她的屄裡,只見裡面遺留的愛液被擠了出來,濺到了國良的褲子上。

可能是張麗莉有點重,國良表情有點吃力,臉上的筋也清晰可見,不過他仍顧裝輕鬆地問她:「怎麼樣,舒服嗎?肚子裡是不是火辣辣的?」

一臉滿意的張麗莉卻沒有肯定答覆他,反而委屈地說:「還可以。你的太大了,就覺得不夠辣,最好再進來一根。」

聽這騷婦這麼一說,我的勁頭又來了,怎麼會有那麼淫賤的女人?我邊想邊又拉出早已滾燙的雞巴套弄起來。

阿王很接綾子,邊淫笑邊說:「麗莉,嘿嘿,是要我那根也進來了,你吃得消麼?啊?」

「白癡啊?虧你長得蠻聰明的,我是要你插屁眼呀?別一廂情願哦!」

國良:「快呀!我抱著她,你從後面插她屁眼。」

呵呵,其實他是希望阿王能幫自己分擔一些張麗莉的重量,操的時候還能托把手。

阿王拿出手機:「好!我來!不過……麗莉,你看!」

就在張麗莉剛回過頭的一煞那,阿王一按快門。

國良:「媽的屄,你有毛病啊?拍什麼拍啊?」

阿王:「別生氣,效果很好的,以後給你們留作紀念呀!麗莉啊,你這副樣子還真蕩哎!哈哈!你自己看。」

說著,阿王走到她身後,將手機畫面放到她面前,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腳一踮、肚子一挺,一下就把肉棒插到了她屁眼裡,「唔……」張麗莉的臉一下子像抽筋一般。

國良:「動作蠻快的嘛!難怪我覺得有股壓力。」

阿王:「怎麼樣,拍得還可以嗎?」

「你怎麼連這種事也做得出來?」張麗莉口氣有點硬,不過在我看來,更多的是吃力,畢竟她肚子裡已經完完全全塞著兩根火辣辣的雞巴了。的確是全進去了,我只看見四顆睪丸緊貼著她的屁股下面。

阿王沒有回答她,將手機放在了襯衫的口袋裡,然後手也往她屁股下一托,慢慢拉出雞巴。就這樣,正如我所料,兩個男人一前一後抱著當中的女人又開始幹了起來。

開始的時候還是蠻溫柔的,而且主要是後面的阿王在插,國良的肉棒始終幾乎是塞在她屄裡。

「噢……噢……國良,噢……你是不是覺得這個姿勢有點難看啊?」

淫婦就是淫婦,這個時候還問出這樣的問題,我不禁抹了把汗。

國良:「難看就讓它難看吧!你舒服就可以了!」

阿王:「麗莉,你這騷屄不就喜歡這樣嗎!像這種招式用在你這樣的喜歡偷情的女人身上最合適不過了。你說對嗎?國良。」

「我是騷屄,那你就是戇卵!噢……」

阿王:「好!那你就見識一下戇卵的威力!」說罷,阿王這傢伙也不知道哪來的勁頭,大增攻勢,插得凶起來。

「啊啊啊……」頓時,激烈的氣氛又上來了,張麗莉叫得一聲聲變響,頃刻間,整個客廳裡浪叫連連,屄口愛液不斷,陣陣淫味朝我撲襲而來。

我打手槍的速度也加快了,畢竟已經射過一次了,這回沒那麼容易爆發。

忽然,浪叫中傳來手機音樂。

「啊啊啊……啊……是我的……是我老公打來的!」

阿王故意不理她,反而越插越猛。

「啊……啊啊啊……聽到了啦……啊啊啊……電話……來……」

國良:「啊喲……讓他……等下再打過去好了!」

「不行的呀……噢……噢噢噢……這個時候不接電話……啊……要……懷疑的呀!手機拿給我呀……啊啊啊……」

我正看得火爆,套得來勁,聽她這樣一說,倒也覺得這個電話來得真不是時候,什麼時候不打,怎麼在這個時候打來?

「搞死了!」阿王當然不高興,正在發力階段。只見他一臉不高興,不過還是略微彎下了腰,把坐几上的那個諾基亞7610遞給了胸前的張麗莉,還說:「那你快點啊!……國良,我們別動,就讓她這樣打。」

不會吧!讓一個女人在這樣的姿態下給老公打電話,是不是有點過份了?不過,那騷婦卻也是那意思,她接過手機後,居然沒有拔掉屁眼和屄裡的陰莖,依然抱著國良,索性立馬就接通了電話。

說真的,再怎麼樣,她這個舉動是我絕對沒想到的。而且那時,抱著她的兩個傢伙是讓她大部份體重都壓在那兩根雞巴上的,很明顯,那個肥實的屁股下面只看得見四顆睪丸,棒子全在她體內。

「老公!那麼晚了,你怎麼打電話來了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