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子挺著己五個月的身孕從公共小巴上下來,秋的空氣又悶又熱的,走幾步她己香汗淋淋,幸好父親的家離車站不遠,田子打著傘快步走著。

進了家門,父親听到田子的聲音忙從後院走回來,看到田子悶熱得俏臉通紅,又心痛又是高興,忙把田子迎入家中,先拿出一條毛巾讓她抹臉,又到後院去打了一桶冰涼的井水回來,讓田子抹一下身上的粘汗。

田子在父親走出門後,擰了一條濕毛巾抹身子,冰涼的感覺令渾身的疲累消除了很多,田子正在抹擦身子的時候,父親拿著一碗涼開水走了入來。

田子臉紅地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過身子,背對著父親匆匆抹了一下胸脯,拿起父親遞過的涼開水喝著,微凍的開水令少婦僅有的一絲炎熱消除了。

“你胖了一點,但這副俏模樣更漂亮了。”父親看著田子因懷孕而變得更加豐滿的身子,由衷地贊嘆道,話語中,更帶有幾分暖味。

田子听了,俏臉一下羞得緋紅。自從母親去世後,她曾經單獨和父親生活了五年,是父親用身體教會她從一個少女變成一個女人,她的身體第一次得到異性的撫摸也是來自父親。

父親用他那堅硬無比的陰睫弄開了她封閉已久的陰道,令田子在十六歲就領略到交歡的那一種舒服的滋味。

在家中的日子,田子經常在父親的大手摸玩下,一次次地飄上快樂的頂峰,迷醉在父親那熟練而又舒服的摸玩,父親的陰睫成了田子心愛的玩具。

“田子,你的肚子都這麼大了,別太累了,爸爸會心疼的。”父親曖昧的關心令到田子的臉更紅了,那暖昧的說話令田子的心不自主地狂跳,她不由用水汪汪的鳳眼白了父親一眼,嘴角邊上現出了一絲笑意。

“爸爸,你還是這樣愛講笑的,我都已經嫁人了,連肚子都那麼大了,爸爸你講話還是這麼色咪咪的。”田子又羞又臉紅地說。

父親在XX上坐下來,輕輕在旁邊拍了一下,田子明白父親要她坐在身邊,紅著臉在XX上坐下,父親伸手摟住她的背,一只手放肆地摸在她脹圓的肚子上,田子的臉更紅了。

她有些不安地扭擰著,父親溫柔地摸著她的肚子,說“田子,是不是想爸爸了?”那一語雙意的說話,田子听了臉紅地點興頭。

父親的大手慢慢地摸向她脹圓的乳房,癢絲絲的滑動令田子更羞了。

她有些不安地說“爸爸,你別這樣,很羞人的。”

父親在她耳邊輕聲說“沒事的,你的身子早已讓我看遍摸玩過了的,回到家了,再讓爸爸玩玩,讓爸爸摸摸你的奶子還是不是那麼軟滑,好嗎?”

父親明白的說話令到田子又羞又有一種難言的興奮,她的俏臉布滿了緋紅,體內深藏已久的,自少婦十六歲開始就被父親挑逗起來的情欲,又在她體內深處炎熱地翻騰起來。

父親燙熱的大手摸上了田子因懷孕而變得脹圓很多的乳房,隔著單薄的衣裳,大手捂住她脹軟的乳房輕佻地摸捏,陣陣舒服的酥癢從乳尖上傳來。

田子身子一陣顫栗,那種十分熟悉她身體敏感點的摸玩,令田子閉上水汪汪的羞眼,她感覺到衣扣在父親燙熱的摸玩中松脫了。

溫柔而又舒服的騷癢中,扣子一顆顆地松脫了,父親輕輕地翻開她寬松的乳罩,田子兩峰雪白肥脹的乳房裸露出來。

因懷孕而變得脹圓白嫩的乳房上,兩圈暗色的乳暈中凸起脹硬的乳頭,隨著她急促的呼吸在顫動著,燙熱的大手輕輕地捂住她脹軟的乳房,手指夾住乳頭輕力地揉搓著。

觸電般的酥癢從姑娘的乳尖上傳來,田子的俏臉更紅了,父親輕佻而舒服熟練的摸捏,令田子的心狂跳不己。

“田子,你的比以前更大更軟滑了,捏起來更加舒服了,喜歡爸爸摸你嗎?”

乳尖上的酥癢和父親輕佻的說話,令田子的心又羞又舒服,她張開眼楮,看到父親的大手正抓捏住自己的乳尖,在一下下摸玩著。

暗紅色的乳頭已被摸捏得脹硬無比,田子感到體內正升起一團熊熊的欲火,那種熟悉又羞人的感覺,令田子的臉布上了緋紅……

“爸爸,你別講這羞人的說話,我,我喜歡爸爸你這樣摸,我,我喜歡的…”

田子氣喘喘地說。

她感覺到在父親的摸玩下,胯下又有一種難耐的騷癢和潮濕,那種熟悉又羞人的感覺,令到田子下意識地夾攏雙腿,輕輕地夾搓著。

父親十分清楚地感受到田子的感覺,他一邊摸玩著她脹圓的乳房,一邊在她緋紅的俏臉上吻著,不時捏住她的乳頭輕力逗玩著,田子肥胖的身子偎在父親懷里,舒服地蠕動著。

“田子,你下面是不是又開始發癢了,爸爸有一段時間沒有玩過你下面的地方了,讓爸爸看看有沒有象奶子一樣變得肥大了。”

田子更羞了,父親溫柔的說話挑逗起了田子體內的情欲,她感到陰唇上有一種羞人的騷癢,絲絲粉滑的陰水再也此不住地滲了出來。

田子又羞又有一種難耐的興奮,她緋紅著臉,水汪汪的眼楮看著父親,眼中閃爍著火般的情欲。她張開雙腿,伸手抓住裙子往上挽起,兩條白嫩的長腿露出來。

田子輕聲說“爸爸,你摸摸我下面,是不是又脹軟了”田子又羞又有一種說不出嬌媚的軟語,令父親的手滑過她脹圓的肚子,摸向她白嫩的大腿。

脹圓的肚子把白色的內褲硼緊,單薄的內褲使得她肥脹的肉唇凸現起來,父親的大手輕輕地捂住她軟滑的陰唇,胯下燙熱的騷動帶來癢絲絲的滑動,令田子的身子輕顫。

她軟軟地從父親懷里滑下來,頭枕在父親的大腿上,她敏感地感到父親的胯下有一堅硬的凸點在她的臉旁括過,一陣熟悉的氣味涌來,田子的臉更紅了。

父親的手隔著內褲輕輕地捂住她肥脹的陰唇摸玩著,手指捏夾住她的肉唇一下下搓擦,陣陣舒服的酥癢從姑娘的陰唇上涌入,田子不由張大雙腿,水汪汪的眼中散發出火般的騷情。

“嗯,嗯,嗯…嬌嗲的呻吟隨著急促的呼吸從姑娘的小嘴內噴出來,田子的心在狂跳不己,下陰上父親燙熱而又熟悉的摸捏,令到姑娘的陰道里一舒服的騷動。

蠕動不己的陰道內,更多粉滑的陰水再也此不住地從她的肉瓣間滲出來,濕透了薄薄的內褲,濕了父親的手指。

手指更滑地一下下在她肥脹的陰唇縫間括動著,陣陣強烈的酥癢從陰唇上涌入田子的心里,嬌吟聲在室內飄蕩著。

“田子,這樣摸你是不是更舒服些?你下面的肉唇肥脹了很多了,爸爸喜歡玩。”父親一邊摸玩著田子的陰唇一邊說。

手指從她的內褲邊沿摸入去,摸到了姑娘已濕滑無比的肉唇,一陣熟悉的酥癢從陰唇傳來,田子全身一震,下意識夾攏雙腿,張開小嘴粗喘著。

父親十分熟悉她的這種感覺,他慢慢地把手指摸入她兩片濕滑肥軟的肉唇間,手指摸到了姑娘的陰口,己沾滿粉滑陰水的手指輕輕地騷動著嬌嫩的小陰口。

“哎呀,爸爸,我,我又出水了,請你輕一點好嗎?”

“寶貝,你有多久沒有讓丈夫玩過你下面的小嘴巴了?怎麼爸爸摸你幾下就會如此呢,爸爸喜歡你,看,那些粉滑的淫汁,是那麼香那麼滑。”

爸爸把那支沾滿了姑娘粉滑陰水的手指伸到鼻前嗅了幾下,放入嘴里吮干淨上面的陰水,田子看到父親這種羞人的動作,羞紅著臉白了父親一眼,可心兒卻十分喜歡父親這樣做。

因為早在她少女時候,父親經常用嘴吮吸她胯下那肥脹的陰唇,常弄得她淫水此不住,父親用舌尖把她的陰唇舔干淨,當然把她的陰水亦舔食不少,在田子的心里,爸爸才是她的至愛。

“爸爸,我們回房間里,好嗎?我怕有人來,讓別人看到會不好的。”田子此時己被父親一番的摸玩弄得渾身火燙,胯下更是又濕又癢,她有些擔心地要父親回臥室內再繼續玩她的身子。

父親明白地伸手摟起她,扶著她走入她原來住的臥室,看到地板上那張寬大的床墊,田子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時代。

回想起以前父親在這間臥室里,就在這張床上,第一次脫開她的衣服,在她剛發育成熟的胴體上,細細地品嘗她香軟的身子,父親用他所會的一切技巧,把田子從少女玩變成一個嬌淫的女人。

同樣,在這張床上,父親讓她嘗到了初次破苞的陣疼和陰睫插入在她的陰洞里攪動碾磨的酥癢和舒服,她無法忘卻父親讓她飄上快樂頂峰時那一種羞人的呻吟聲。

“寶貝,躺下來讓爸爸玩玩你的身子,看看有什麼變化了”父親扶著田子在床墊上躺下來,松開了衣扣的衣服,兩峰雪白嫩滑尖脹的乳房輕輕顫動著。

她躺在軟綿的床墊上,彎起雙腿向兩旁張開,脹圓的肚子隨著呼吸起伏著,父親在她羞紅的俏臉上吻了幾下,火熱的大嘴滑落她香軟的乳房上,父親張嘴吮吸住她的一粒紅嫩的乳尖。

燙熱的酥癢從乳尖上傳來,那熟悉的下下吮動,令田子粗喘起來,父親一邊吮吻著她的乳頭,一只手一邊摸玩著她的另一只脹軟的乳房,手指滑動著把她的衣服褪開。

田子蠕動著讓父親脫去衣裳,白嫩光滑的胴體坦現在父親面前,父親在她香軟的乳房上吮吻品嘗了一會,大手往下摸到她的裙頭上,輕輕地松開扣子,摸索著把她的裙子褪下來。

大手摸在她軟滑的大腿上,順著她內褲邊沿摸入去,摸過了毛聳聳軟柔的陰毛,大手一下捂住她軟綿肥脹的陰唇。

陣陣舒服的騷癢從陰唇傳來那癢絲絲的騷癢令田子渾身酥軟,肉瓣細縫間,更多粉滑的陰水滲了出來,田子緊張地用雙腿夾住父親的手,兩條大腿磨擦著。

“寶貝,舒服嗎?下面是不是想爸爸了?你發春了,下面好多水漏出來,讓我用手指摸入去玩玩你里面好嗎?看看我的寶貝還是不是那麼軟滑?”父親說話間把一支手指從她的兩片軟肉瓣細縫間摸入去,摸到了她軟滑濕濡的小陰口上。

田子粗喘著輕聲呻吟著,感受著父親的手指慢慢從陰口中壓抵入去,她全身一陣顫抖,張大雙腿,使得父親的手指更方便地摸玩她的陰唇。

粗糙的手指摸入了她濕濡軟滑的陰洞內,陣陣舒服的騷癢從陰洞里傳來,父親的手指在她軟滑的陰洞里攪動著,輕輕地摸索著她的陰洞深處的敏感點。

“哎,哎呀,哎…”陰洞深處突然狂涌而來的騷癢,令田子不由失聲呻吟起來,兩條白嫩的長腿隨著父親的手指下下攪動而顫抖地張合著,水汪汪的鳳眼中散發出蕩人的光彩。

“哎呀,爸爸我里面好癢啊,對了,就是那地方了,下面一點點,哎呀,是這里了,我,我又要出水了,你騷得我里面好舒服的,爸爸,我里面好玩嗎?你喜歡玩嗎?”

田子渾身顫抖地嬌聲呻吟著,感覺到父親的手指在她的陰洞深處攪起了陣陣波浪,久違了的欲念從體內一下爆發出來,更多粉滑的淫汁直涌,濕滑的陰道夾緊父親的手指在蠕動。

隨著她興奮的急喘,小陰道一下下夾緊,父親的手指在她的陰洞里四周摸索著,逗引她的陰水汪汪直涌,過多粉滑的陰水從手指邊沿滲了出來,弄得他的手掌都沾滿了粉滑的淫汁。

田子用力收縮小腹,雙腿夾緊父親的手在喘息著。

“爸爸,好舒服啊…我下面好舒服啊,你弄死我了,我快抵不住了,你讓我含含你的陰睫吧,我想含的”田子渾身顫抖地蠕動著。

她把燙熱羞紅的臉蛋在父親的大腿上凸起來的硬處磨擦著,她的小嘴隔著褲子在吮動父親的陰睫頭,男人特有的氣味令她忘形。

她伸手摸索著松開父親的褲頭扣子,伸手入去摸到了那脹硬的大陰睫,紅紅肥大的陰睫頭從松開了的褲頭上硼了出來,在她的臉旁顫動著。

她性急地張大嘴把肥軟的陰睫頭含吮入嘴里,那熟悉的味道令她興奮地吮吸起來。

肥軟的陰睫頭在她軟滑的小嘴里轉動著,她伸出舌尖在軟滑的陰睫頭上舔著,陰睫頭上小孔滲出來微咸的淫汁更令她興奮。

“寶貝,你喜歡爸爸的陰睫吧,我今天要玩到你變成一個更加淫蕩的女兒。”

父親低頭看著田子入迷地吮吸著自已的陰睫,插入在她的陰洞里的手指攪動得更滑了。

手指把她的陰水攪動得直涌出來,粉滑的淫汁弄得她的陰唇和他的手掌又濕又滑,田子吮含住父親肥大的陰睫頭,雙腿大開地蠕動著。

爸爸的手在她的內褲里不停地蠕動,手指浸泡在她粉滑的淫汁中快速地抽插摸索著。

“啊…爸爸,我抵受不住了,你用你的陰睫插我吧,我想要爸爸的陰睫啊,爸爸快來插我吧,我抵不住了…”田子呻吟著。

她的鳳眼中散發出火般的淫蕩,雪白的胴體在父親的懷里扭擰著,她的兩條白嫩的長腿緊張地張合著,嬌嗲的喘呤表明姑娘抑制已久的淫念全讓爸爸玩弄得爆發出來。

父親把手從她的內褲里抽出來,手指上沾滿了姑娘粉滑的淫水,田子渾身酥軟地躺在床墊上嬌吟不已,脹圓的肚子起伏著。

她伸手把自已僅剩的內褲拉褪下來,張大雙腿,烏黑毛聳聳的陰毛濕透了,緊貼在雪白的胯下,肥脹凸起紅嫩的肉瓣沾滿了粉滑的陰水。

她伸出發顫的手摸入大開的雙腿間,用手指把兩瓣肥軟濕滑的肉唇掰開,她紅嫩花朵般充滿粉滑陰水的小陰口裸露出來,紅嫩的小陰口在饑渴地蠕動著。

嬌吟中粉滑的陰水從她的小陰口間滲出來,滑落在雪白的屁股縫間,構成一幅誘人的畫像。

父親把她放躺在床墊上,站起來把身上的衣服褪去,田子看到父親雙腿間那條粗硬無比的大陰睫硬直地在顫動,看得她的心兒狂跳不已。

父親在她大開的雙腿間坐下來,伸手把她的雙腿更大地張開,使得她的陰口全展露出來,父親伸手下去握住堅硬的大陰睫,把肥大的陰睫頭壓抵在她粉滑的陰口上。

陰口上燙熱的酥癢令田子渾身一震,她感到燙癢的陰口脹開了小嘴,掰開肉瓣的手指清楚地感受到父親肥大的陰睫頭壓入了粉滑的陰口內,空虛的陰道一節節地脹熱充脹起來。

父親堅硬的大陰睫從她的手指間慢慢插入她的陰道里面,無比舒服的酥癢令田子大聲呻吟起來。

父親把粗硬長長的大陰睫插入了她充滿滑汁的小陰洞深處,當大陰睫完全插入去後,他粗硬的陰毛刺扎在她紅嫩的陰蒂上,刺激得田子渾身顫抖。

下意識地抬起屁股貼緊父親的胯下,用肥脹的陰唇在父親的陰毛上碾磨著,感受著那熟悉又羞人的酥癢。

父親雙手抱住她肥圓的屁股,大陰睫深深插在她的陰道里,溫情地看著女兒在自已胯間蠕動著的俏模樣,感受著女兒燙熱軟滑的陰道夾緊他粗硬的陰睫在吞噬著。

“爸爸,你的陰睫好大啊,我好喜歡爸爸插入來那脹熱的感覺,爸爸,你插我吧,我好舒服的,我想要爸爸的陰睫…”田子呻吟著扭動著屁股。

很久沒有得到男人滋潤的陰道興奮地夾緊父親的大陰睫在饑渴地蠕動著,俏麗羞紅的臉蛋上布滿了一層細汗珠。

父親伸手把她兩峰脹軟的乳房抓捏住,粗野地用力搓捏著,脹硬的乳頭在手指縫間滑動,父親的手指擠夾著她的乳尖,像擠牛奶般擠捏著她的乳頭。

下面,他順著女兒屁股的波動把粗硬的陰睫抽出一截又深插入去,大陰睫浸泡在她粉滑的陰水中滑滑地在她的陰洞里抽插攪動著。

她感到父親堅硬的陰睫深插入的騷癢,肥大的陰睫頭像一把軟括一樣在她的陰洞里癢絲絲地脹動著,括擦著她敏感的軟壁。

陰道里酥癢的脹動和乳尖上燙熱的搓捏,令到她感到全身都在父親的掌握之中,每一次深插,陰睫頭都踫擦到她嬌嫩的陰壁上,令到她更多粉滑的陰水涌出來。

父親舒服地一邊搓玩著她的乳房一邊用大陰睫在她粉滑的陰道里抽插,細細地品嘗著女兒嬌羞的身體。

“哎,哎呀,哎…”父親粗硬的陰睫深深插入她的陰道里,撞擊出一串羞人的呻呤,田子雪白肥胖的胴體在父親的胯下蠕動著,粗硬的大陰睫在她兩片濕滑肥脹的肉瓣間滑動著。

每一次抽出都拖出了些許粉滑的淫汁,兩片肥大的肉唇誘人地向兩旁脹開,紅嫩如小嘴巴的小陰口緊緊地包囊住大陰睫。

隨著大陰睫的滑動時而嘟出小嘴,時而凹陷入肥胖的肉瓣間,那景像顯得多麼的誘人又多麼的淫蕩。

父親的雙手在用力搓捏著女兒脹軟的乳房,手指間兩粒硬凸的乳頭在搓捏中異樣地潮濕,慢慢從乳頭上冒現了晶亮的水珠。

田子感到原本有些脹疼的乳房在父親粗野的搓捏中變得松軟舒服了,上下同時洶涌而來舒服的酥癢,令田子大聲呻吟起來。

“爸爸,插入深些,我里面好舒服的,我好舒服啊…”

粗硬的大陰睫滑滑地在田子兩片濕滑的陰唇中抽插著,陰道里酥癢的脹癢,令田子興奮地用雙手抱緊父親的大腿。

隨著大陰睫的抽動,田子雪白肥圓的屁股下下拱動,和著父親的抽插在顫動著。她感覺到父親給予的舒服,那種很久沒有得到了的舒服感覺,令她嬌吟不已。

父親雙手摸玩著她的乳房,一下下抽動著屁股,大陰睫一次又一次深深插入她粉滑的陰道里,抽插出串串羞人的呻吟,田子的心在父親的抽插中飄上了快樂的頂峰。

“寶貝,你的陰道夾得我好舒服,我抵不住了,我要射入去了…”

父親雙手抱住田子肥圓的屁股,把粗硬的大陰睫完全插入她粉滑的陰道里,氣喘喘地抽縮小腹。田子感覺到陰道里的大陰睫一下下脹動。

突然,一絲燙熱的漿汁從脹動著的陰睫頭上噴射出來,噴淋在她嬌嫩的花蕊上。

“啊…好脹啊,爸爸,你射得我好舒服啊。”田子失聲叫了起來。

父親把積壓己久的精液舒服地射入了田子空虛的陰洞深處,炎熱的精漿脹滿了田子的陰洞,更令她迷醉在父親給予的快樂中。

隨著她急促的喘息,陰道夾緊父親的大陰睫一下下蠕動著,父女倆人同時到達了快樂的頂峰。

“舒服嗎?田子我的乖寶貝,爸爸玩得你舒服嗎?”父親喘著粗氣問。

“舒服,我喜歡爸爸你射入去那種脹滿。”田子閉上眼楮嬌喘著,交歡後她軟綿地張大雙腿,感覺著陰道里酥癢脹滿的舒服,興奮的陰道仍在擠夾著父親的大陰睫,滑滑的蠕動更有一種羞人的未滿足感。

父女倆的陰部緊貼在一起,她粉滑的陰水濕透了倆人的陰毛,父親愛戀地低頭看著她雪白豐滿的身子,脹圓凸起的肚子,兩峰已被摸玩得泛著紅印的乳房,硬凸潮濕的乳頭上冒出了微白色的乳液。

父親驚喜地伸手前去,用手指輕輕逗玩著她粉嫩挺立的乳頭,乳頭在父親的逗玩中顫動著,她感到乳頭在癢絲絲地彈跳,她的心兒亦在彈跳著。

父親雙手抱住田子的屁股把已有些疲軟的陰睫從她粉滑的陰唇中拉出來,一陣癢絲絲的滑動從陰洞深處滑出來,田子有些不舍地哼著。

粗長的陰睫從她紅嫩的陰口內滑了出來,田子粗喘了一口氣,好些粉滑微白的淫汁冒著泡沫從她張開小口紅嫩的陰口內滑了出來,滑落在她的屁股縫間。

父親明白到田子仍未得到完全滿足,他轉身趴在她張開的雙腿間,張嘴吮住她軟滑正冒著滑汁的陰唇。

“嗯…”陰唇上燙癢的騷動,田子閉著眼舒服地哼著,下陰那熟悉又羞人的騷癢,令她張大雙腿喘息著。

陰道興奮地蠕動著,微白帶著姑娘幽香氣味甘滑的陰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的淫汁,從脹軟的陰口內滑出來,父親用舌尖舔入她軟滑的陰口內,把她涌出來的淫汁舔食干淨。

燙熱的舌尖舔在她的陰口上引發更強烈的騷癢,粗喘中田子雙腿張合著,波動著肚子把體內的淫汁排瀉入父親等待著的口中。

父親愛憐地摟住田子豐滿雪白軟滑的身子,一邊搓玩著姑娘脹圓的乳房,一邊幫她穿上衣裳,田子俏臉紅紅地偎在父親懷里,臉上布滿了一種滿足後的舒暢。

整個下午父親沒有讓她失望,接連三次的交歡令田子空虛的心又暖又滿足,陰道里裝滿了父親的精漿,父親的大陰睫令她渡過了一個快樂的節日。

“爸爸,我下個星期再回來探你,請多多保重身體。”田子在向父親道別時,水汪汪的鳳眼中蕩起了一波只有父親明白的淫彩,父親明白地點點頭,高興地叫她下星期再回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