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大斌,男,23歲,一年前以極其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廣東省中山大學後,不滿足於現狀的他不顧家裡人的阻撓,隻身一人來到日本東京的京都大學深造,剛到學校報到的時候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學費就讓家境貧寒的曹大斌感覺到自己已經承受不住了,可是背井離鄉的他硬是將這個包袱背了下來,他剛剛來到一個新的環境就已經感覺到生活的壓力在一步一步的朝他走來,今後可怎麼辦呢?

「你動作快點,客人都等急了!!!」

「實在不好意思,馬上就好!!!」

「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你明天就不用再來了!!!」

這是一家正宗的日式壽司店,一到晚上,吃飯的人特別多,老闆只好再僱傭一個服務生來解燃眉之急,就是這個偶然的機會曹大斌被僱傭了,可是好景不長,由於來來往往的客人太多了,再加曹大斌對壽司又不熟悉,所以做起事來總是比別人慢半拍,時間長了,老闆也煩了,曹大斌只好拿著背包走人了。

對於曹大斌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沉痛的打擊,自己的生活剛剛有了一點點起色就這樣說完就完了,不免讓人感到有點可惜,曹大斌想到這裡更加沒有了主張,一個人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不禁有一些茫然。

正在此時,曹大斌感到了一絲危險,回過神兒來扭頭一看,自己已經走到了馬路的正中央,一輛紅色的本田跑車正向他急速駛來,慌張之下,也忘記了躲閃,只聽見「吱!!!」的一聲這輛車停在了曹大斌的身前,嚇的他當時來了一個坐地炮(註:坐地炮的意思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只見一個身穿黑色套裝看來也就二十幾歲的年輕女孩急忙從車裡跑出來,兩只腿呈八字型跪倒在曹大斌跟前,將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戰戰兢兢的說:「先生您沒事吧?要不要到醫院去檢查一下,這樣在大街上行走是很危險的!!!你是不是迷路了,有沒有朋友和你一起,你家住哪裡,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這時,在他們兩旁已經有了一些圍觀看熱鬧的過路人,唧唧喳喳說什麼的都有,但是,大部分人都在說曹大斌的不是!!!(可能是因為日本的交通法規和其他國家不太一樣吧!!!)

再看曹大斌讓這位小姐一股腦問了這麼多的問題,也沒有反應,只是呆呆的看著這位小姐,小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深怕他腦袋摔出什麼毛病。

其實曹大斌不是摔得有什麼毛病,而是被身前這位小姐的美麗驚呆住了。

「太美了!!!MM170mm的身高,一種日本本土女人的體香撲鼻而至,那高高隆起的雙峰在眼前起伏跌蕩,還有她那微微翹起的美臀,尤其這身黑色的套裝更加突出她的性感和華貴,真是惹火的身材。那纖細的小手搭在我的肩上,嗯,性感真他媽的性感,看她這身行頭應該出身在一個名聲顯赫的家庭,有錢、有房、還有大汽車,多麼吸引人,都說日本女人溫柔賢淑,我一定不能就這樣放棄了,我要上了她,(請有意者盡快撥打:110,呼看守所與之聯繫)我得想個辦法,這樣,我的生活也有了保證(想吃軟飯),嘿嘿……!!!」

突然間曹大斌覺得有人把他的身體晃來晃去,晃走他的春夢,真就讓她成為一個夢嗎?

「喂!你是不是低能兒或者你是哪家醫院跑出來的癡呆怔病人?呵呵!!!你還又聾又啞嗎?哈哈!!!像你這麼有個性的人我還是頭一回遇見!」

曹大斌立即回過神來,擺了一個貓捉老鼠的醜態,一下將全身撲向了這位迷人的小姐的懷中,剛好把兩個乳房握在手中,而膝蓋部分也正好頂在了她下體的洞洞口,尤其是他那兩隻不安分的手,好像小偷偷東西一般的在人家胸前亂摸一通。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可把這位小姐的芳心給打亂了,還沒等這位小姐有反應,就聽:「噢!!!啊!!!我疼,疼死我了!!!你想將我撞死呀?我……我今天跟你沒完,我要你陪償我的損失?」

「不會吧!!!我的車絲毫沒有碰到你,你哪裡會疼?」

「你的車是沒碰到我,可是我這一屁股坐在地上,後庭都開花了,再說,你和這輛破車突然間就過來了,嚇得我都六神無主了,我這可是內傷!!!可你再看看,你還在旁邊說我的風涼話!!!」

「好!!!好!!!好!!!你先放開我,你這樣我很不舒服,咱們有話好好說,你不是說你有傷嗎,那樣就去醫院檢查一下好啦!!!這起事故我是有責任的,我並沒說不管你啊?」

「你當然有責任,可是你以為去醫院就可以把我的病治好了嗎?我本來心裡就不舒服,再加上你這一下子我感覺我的病情又嚴重了!啊!老天爺呀!!!快來給我評評這個理吧!!!我不活了!!!她蠻不講理要把我送給醫院就一走了之了!!!她太欺負外地人了!!!我不要去醫院!!!啊!!!啊!!!」

「哎呀!我的小祖宗,我求求你別再喊了!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只求你別再這樣了!你看我的小臉蛋兒都紅了!你這樣一鬧不都成了人家的笑話了嗎?」

「嘿嘿!!!那我想去你家?」

單說那些跑來看熱鬧的過路人聽完上面二人的對話,一起朝著曹大斌說:「好你個小鬼頭再這等著人家上鉤呢!!!我說你好好的幹嘛跑到馬路中間來,原來是想藉著闖車泡MM呀!!!」

再看曹大斌的臉上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而這位小姐非常無奈的對曹大斌說:「你還嫌我丟人丟得不夠嗎?我越是不讓你取笑我,你越不聽,反而變本加厲的害我!!!我從來都沒見過像你這麼難纏的人,行了!!!我同意你到我家去了,如果我再不離開這個倒霉的地方,恐怕我再也沒臉見人了!!!」

只見曹大斌從地上爬起來,如同發春的猴子一般竄進了這輛紅色的本田跑車裡,而這位小姐呢只是無奈的一笑,坐進車裡、發動引擎和曹大斌一起揚長而去。

在車裡曹大斌的嘴更是沒閒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問道:「小姐相見即是緣,你又何必不好意思呢!!!你應該看得出來我本不是日本人,我來自遙遠的中國大陸,在這舉目無親,能和你相遇證明老天自有安排,你又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呢?噢!!!對了,我剛才說了這麼半天,還沒趕問小姐芳名?」

「噢!!!我叫白日操野子。」

「哇!!!真是一個讓人想入非非的名字!!!好!!!好!!!好!!!可你為什麼不問問我的名字?」

「因為,像你這樣的小滑頭就算我不問你,你也會搶著告訴我!!!」

「知我者莫過於你!!!我叫曹大斌。」

「你好壞呀!!!怎麼還拿自己的名字和人家開玩笑?」

「我沒有和你開玩笑,這是我小的時候我的父母給我起的一直到現在也沒改過,你為什麼會這樣問呢?」

「你的名字真的好奇特,曹大斌,操大屄!!!」

這時車子開到了一座公寓的下面,靠邊停了下來,二人雙雙走進了這座公寓,進入電梯間直達頂層,進入了白日操野子的房子。一進門曹大斌就被屋內的環境吸引住了,真是經典房型,裝修典雅高貴,絕對是廣大民眾的家居首選,機會多多、獎品多多,驚喜盡在此地。

之後,白日操野子將曹大斌招呼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只見她倒了兩杯法國的紅酒,來到曹大斌身前給了他一杯,自己隨即坐在了沙發的靠背上,翹起了那迷人的大白腿,並將另一隻手放在了曹大斌的身上,吐氣如蘭的說:「來,咱們乾一杯給你壓壓驚,小壞蛋!!!你計劃的第一步已經得逞了,下面你還要怎麼樣,人家都把你領到家裡來了,你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

就在白日操野子說著的時候已經暴露出她淫蕩的本性,用放下酒杯的手已經開始撫摸曹大斌的胸部,而另一隻手則在他臉上劃來劃去的,可曹大斌呢,他什麼時候見過這等架勢,雞巴一下子就立了起來,一把將白日操野子抓起,按到地上。「啊!!!我的小祖宗你別這麼心急,慢一點,噢!!!你弄疼我了!!!不要,不要這樣,你的動作好像不太規範,輕點,噢!!!慢慢來嘛!!!」

對於曹大斌來說,以前在內地上學的時候非常用功,別說做愛,就連女生的手都不曾碰過,這時再經白日操野子來這麼一手,那還顧得上這麼許多,一下子壓在了白日操野子的身上,亂摸一通,肯定讓這為白日操野子小姐有點不舒服。

「好啦!!!好啦!!!我的小冤家,你別,你慢一點,我人都這樣了,你還急什麼呀?行了,還是讓我來吧!來,來你翻過來讓我在上面,躺好嘍?」

只見咱們的白日操野子小姐非常熟練的在他的臉頰上親來親去,用舌頭時不時的在曹大斌的耳旁遊走,然後又用小嘴兒來吻他的嘴兒,用舌頭在曹大斌嘴裡繞來繞去,兩人此情此景好似一對新婚甜蜜男女一般。

這時,白日操野子慢慢的解開了曹大斌身上的衣服,與此同時也將自己脫了個精光。曹大斌定睛一看,見白日操野子那雪白的身體,兩個猶如剛褪完皮的椰子般的大奶子,加上那讓人欲仙欲死的小洞洞,怎能讓曹大斌不動情,立刻將白日操野子翻了過來,向剛才那樣騎在她的身體上,學著白日操野子親他的模樣去親白日操野子。

這次曹大斌的舉動可把白日操野子的芳心給打動了,呼吸慢慢的有點急促,可曹大斌呢,雖然已經知道如何接吻,下面的兩隻小手還是忙亂得不知如何,但他的手基本上還是在白日操野子的兩個乳房附近摸來摸去。

曹大斌覺得兩隻手在上面非常奇妙,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兒,可使曹大斌更覺不明白的是每當自己的一隻手摸到白日操野子的一個乳房的時候,她的身體都隨著顫一下,而嘴裡邊有時還哼一聲,好像很舒服的樣子。

曹大斌一看也不再和白日操野子接吻,而是將精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她的那兩個大奶子上,用兩隻手像揉面般的不停搓揉,不一會兒,見白日操野子的臉上就有了一絲紅潤,再看現在的這兩個大奶子也比先前要硬、要大的多。

只聽白日操野子:

「噢!!!……啊!!!……太舒服了!!!唔!!!……我的小冤家別光是揉,快來!!!……吃吃我的奶子!!!很好吃的!!!噢!!!……噢!!……對了,就這樣!!!噢!!!……你太聰明了!!!……一交就會!!!!……啊!!!……太棒了!!!……噢!!!……噢!!!……現在你可已用嘴咬住那顆黑色的乳頭吸一下!!!噢!!!……嗯!!!……正確!!!……嗯……不要停!!!……這樣的感覺太爽了!!!……啊!!!……而且……而且我好久沒這樣快活過了!!!……啊!!!……噢!!!……再吸的快一點!!……噢!噢!噢!……真聽話!!!啊!啊!啊!……我下面好像已經濕了!!……嗯!!!……現在你再用你的嘴去下面的小洞洞親一親我的小穴!!!」

曹大斌聽完後兩隻眼睛充滿好奇的朝白日操野子下面的望去,可他根本看不到什麼洞洞,只看見一片很久都沒有人開墾過的秘密叢林,他慢慢的用兩隻手在上面探索,發現叢林的裡面別有一番景象。

只見一滴滴透明的液體正從那個洞口中流出來,他不解的將自己的小嘴兒在上面舔了幾下,感覺嘴裡鹹鹹的、澀澀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總之好吃就好了。這時曹大斌發現在那個洞洞上面有一顆肉紅色的小豆豆,晶瑩剔透,他有意識的用舌尖在小豆豆上繞了幾圈,他覺得隨著這顆小豆豆緩緩增大的同時白日操野子整個人都有了變化,就好像要升天的模樣。

「噢!!!……我爽死了!!!……我受不了了!!!……你……你可真會搞人家!!!……啊!啊!啊!……我不行了!!!……噢!!!……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巴!!!……我要你幹我!!!……噢!!!……我……」

白日操野子一邊說著一邊將曹大斌反按倒在下面,抓起那早已勃起的陰莖對准自己的小穴「噗茲」一聲將整個陰莖末入,非常有節奏的運動起來,這可是曹大斌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好像要進入人間仙境一般。

自己不知不覺的隨著白日操野子的動作也上下抽送起來,可沒過多久,只見曹大斌的身體緊縮,好像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龜頭這一點上,一陣痙攣把自己積攢了二十幾年的精液一滴沒剩的全部射到了白日操野子的子宮裡,終究是一個男人的第一次,能到這步田地就已經不錯了。

而白日操野子這時已經是處於半昏迷狀態,可她感覺沒多一會兒曹大斌的肉棒,在她體內又硬了起來,噢!!!沒辦法了只有再幹了!!!二人就這樣一晚足足幹了五六次,最後,幹得曹大斌是欣賞軟力衰,當然也把白日操野子弄了個精足穴飽,二人相擁而眠。

「哇!!!壞了!!!我上班要遲到了!!!」

隨著白日操野子的一聲尖叫把正在旁邊熟睡的曹大斌也吵醒了,他慢慢的睜開兩隻眼睛,朝著白日操野子說:「你還在上班嗎?在哪裡,可不可以帶我一塊去,順便給我找個活兒幹幹?」

「哦!好啊!我們公司正在招收新員工呢!我可以幫你問問!」

白日操野子知道曹大斌背井離鄉,在日本東京這個陌生的城市生活一定很艱難,又一想昨晚他那粗長的大雞巴,每次抽插都頂在自己的花心上,好不快活!這麼好的極品肉棒子,哪能只是自己享用,藉著這個機會讓他在公司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既可以減輕生活和學習上給他帶來的負擔,也正好讓我的那兩個好姐妹試試這小子的極品肉棒子,白日操野子想到這裡感覺自己騷穴裡的淫水不住的往外流,小臉兒一紅,跑進了衛生間。

片刻間,白日操野子從衛生間裡走了出來,見曹大斌已經穿好身上的衣服站在那裡等著她,只見他心懷不軌的朝白日操野子淫笑著說:「喂!你剛剛不是說上班已經遲到了嗎?怎麼還在衛生間裡這麼半天,哦!我知道了,難不成是你昨晚還不夠銷魂,又想我的那個……!」

「好了啦!你壞死啦!你怎麼把人家想得那麼淫賤啊!別說廢話了,如果我們不馬上走,別說你的新工作得泡湯,就是連我也得下崗!」話音未落,見白日操野子拉起曹大斌走出公寓的大門,一起上了白日操野子的本田跑車駛向了她的公司。

這是一家日本東京最大的海外投資企業,座落在鬧市區,二人驅車來到這裡,首先映入曹大斌眼簾讓他驚歎不已的是這座大樓的雄偉壯觀,足足有四十多層高的大樓,外面全部是用鉑金鍍成的,猶如孫悟空的金箍棒一樣。

走進大門,站在那典雅的大堂之上,這眼前的景象讓曹大斌感覺自己已經走到了夢想的天堂,望著眼前美好的一切全然不覺的站在原地愣住了,這下可把站在旁邊的白日操野子給逗樂了,望著愣神的曹大斌笑瞇瞇的說:

「怎麼樣!夠氣魄吧?全東京最先進的技術都應用到我們這座大廈裡來了,你在大陸是看不到的,行了!別看了!如果你一會兒表現突出,以後就很有可能成為這座大廈中的一員,到那時你天天都可以看得到!」說著,白日操野子拉起正在發呆的曹大斌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

兩個人上了電梯,電梯緩緩地向上行駛,不一會兒來到了大樓的26層,這一層是這家公司的公關部,由白日操野子和隨後即將出現的上川脫褲子、騷口尿盆子三個人組成,主要處理的是公司和客戶之間的公共關係,所以這一層的主人就是她們三個人,真是好不快活!

這時白日操野子和曹大斌走出電梯,好像一對剛剛度完蜜月的情侶,手拉著手徒步來到了白日操野子的辦公室,剛一進門就被早已等在裡面的上川脫褲子給截住了,她看到白日操野子和一個陌生人在一起,不禁地朝著白日操野子一笑,說道:

「我說你這一大清早的不來上班,原來家裡養了這麼一個小白臉兒,怎麼樣?夠受用嗎?是不是昨晚讓他搞得今天都起不來床了?呵!呵!」

「快別這麼說!人家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那你是承認了!」

「好啦!我的姑奶奶你就別在那裡挖苦我了!我現在就夠受的了!」說著,白日操野子將一根手指向曹大斌一指,朝著對面的上川脫褲子說:「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昨天才剛剛認識的大陸留學生,他叫曹大斌,」又指了指對面的上川脫褲子,朝曹大斌說:「這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上川脫褲子,她可是我們公關部的骨幹力量!」

經過白日操野子對兩人的一番介紹,二人雙雙給對方鞠了一個深躬,與此同時白日操野子又將昨日如何與曹大斌相識的和她的好朋友上川脫褲子說了一遍,然後三人相互禮讓對方在辦公室坐了下來。

剛一坐下來,上川脫褲子就對著曹大斌問個不停,不一會兒兩人就越聊越投機,白日操野子見狀嫣然一笑,對著他們二人說:「看你們聊了這麼半天肯定也口渴了,我去外面給你們拿杯礦泉水去,你們不用管我,繼續聊!聊吧!」說完,白日操野子起身朝門外走去。

而這時的曹大斌和上川脫褲子絲毫沒有察覺到白日操野子的離開,二人還是在那裡唧唧喳喳的說個不停,又聊了一會兒,只見上川脫褲子從桌子下面抽屜裡抽出了一張小紙條,拿起桌子上的一支筆,在上面不知寫些什麼,足足過了三分鐘,上川脫褲子拿起那張先前寫好的小紙條朝著曹大斌走去,她來到他身前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將那張紙條硬塞給了曹大斌,掩笑離去。

再說曹大斌,只見他拿著上川脫褲子剛才給他的那張小紙條,傻傻地坐在那裡一臉霧水琢磨不透,隨即打開紙條,見上面寫道:

「中國人,自從你進門的那一刻開始,聽到你的名字『操大屄』時我的下體就開始不安份起來!再加上剛才咱們兩人聊天的時候讓我倍感親切,其實,最使我興奮的是你褲襠裡那高高鼓起的陽具,讓我心中立刻蕩起了一片漣漪!

我之所以要離開是因為我小穴裡的淫水已經川流不息的湧了出來,我實在是無法忍受你胯下的大肉棒給我帶來的刺激,就算所有的日本的男人天天對著自己的陽具『日本人』,也永遠不如你的陽具此刻給我帶來的快感,當時我恨不得馬上跑到你的身邊,抓起你的肉棒,含在口中!好好品嚐一下大陸進口香腸的美味!

斌!我是一個放蕩、淫賤而不知廉恥的女人,一見到男人的肉棒我好像全身都不再受我個人支配,我不是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是不想受控制,因為我喜歡這種感覺,請原諒我的衝動!」

其實,曹大斌看到一半的時候心中的慾火已經是冉冉升起,再往後看更是欲火難奈,把整張文字看完後,正不知要到何處去瀉掉心中慾火的時候,就聽外邊傳來了女人的淫浪的叫聲,曹大斌立刻起身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

跟隨著這淫亂的叫聲曹大斌轉眼間來到了這層樓的員工休息室,再聽這女人淫亂的聲音要比先前聽到的更加劇烈,這時曹大斌強忍著心中的慾火,輕輕地推開了休息室的大門,往裡一瞧,頓時心裡叫罵道:

「好哇!這兩個不要臉的臭婊子,一個說出去拿礦泉水,而另一個說飢渴難耐,這可倒好,拿來的礦泉水我一點沒喝著,直接給她止渴了!這是TMD什麼白領、骨幹?我看全是淫娃蕩婦。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放著我這麼一個大號雞巴猛男不玩,可到好,兩個人在這兒玩同志!剛才還口口聲聲的說什麼日本人的雞巴不如我的粗長,現在看來純粹就是看不起我們中國人的雞巴,為了在日本樹立中國雞巴的形象,今天我就代表中國十四億人口操死你們這兩個日本女人的大騷屄!」

原來在休息室玩兒同志,讓曹大斌如此感慨的兩個女人不是別人,就是白日操野子和剛剛認識的上川脫褲子。

只見兩個人玩兒的正性起的時候,休息室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只見一個雞巴頂著褲襠、頭髮直立、兩眼冒慾火的年輕男子闖了進來,他就是曹大斌本人,這下可把正在嬉戲的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嚇了一大跳,當時二人就雙雙擁抱一起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曹大斌。

只聽見曹大斌一進門就破口大罵道:「你們這兩個騷娘兒們把我丟在了一邊不管,跑到這裡尋快活來了!白日操野子你可真是屄大性更大,昨晚讓我幹了五、六次,每次幹得你都是高潮迭起,沒想到你今天還這麼能幹!真沒看出來你有如此功力,兄弟我佩服!再說你上川脫褲子,自從剛才你我二人聊天開始,我的雞巴被你的雙眼無數次的強姦,離開的時候還用一張小紙條來勾引我,難道你那張紙條上寫的全是假的嗎?你不覺得你的玩笑有點開大了嗎?」

二人聽玩曹大斌慷慨激昂的講話,同時將目光投向他,只聽上川脫褲子淫笑著說:「寶貝兒!你誤會我們了,我們這不是在搞同志!你和她剛一進門的時候,看見我在白日操野子的辦公室,那並不是巧合,其實我正在那裡等她和我一起做我們公關部的每日一課!」

「什麼!做愛不叫做愛,叫每日一課,你們也不怕玩兒時間長了被你們的陰精給淹死!」

白日操野子聽完急忙答道:「不是你想像的那個樣子,我們這樣做完全是為公司的客戶著想,因為公司的客戶大部分都來自非洲,他們一來,我們小穴的末日就到了,所以我們經常的相互鍛煉,一來可以給客戶更多時間的刺激,另一方面也可以健穴強精,減少非洲大棒棒給我們小穴帶來的攻擊!說到這裡,我想你應該全明白了吧?」

聽到這裡,曹大斌點頭一笑,朝二人說道:「我已經全明白了,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決定以後天天做你們的陪練教官,並且定期給你們每個人做一個測試,評選出本部門的健穴強精第一騷貨!」

聽著曹大斌的一番建議,再看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二人的騷穴中已經流出了一小部分的陰精,順著陰毛滴在了休息室的地毯上,曹大斌見時機已成熟,迅速地脫掉了身上的衣物,手裡托著硬邦邦的陪練工具,朝著想吃他雞巴上川脫褲子走去。

可說時遲,那時快,沒等曹大斌上前,兩個女人已經將其按倒在地,只見上川脫褲子一把抓住曹大斌又硬又熱的陽具,張開大口,狼吞虎嚥般地品嚐著這根來自異鄉的大雞巴,只見她用舌尖非常純熟地舔弄著曹大斌龜頭上的馬眼,雙手拖住他的睪丸,像是在玩逍遙球一般左右搖晃,弄得曹大斌連連叫好,呼聲不止:「嗯!好……!……啊!……舔的我好舒服!……繼續!……噢!……對!……是這樣!……舔我的馬眼!……快舔!……再用你的一隻手撫弄我的陰莖!……就這樣!……噢!……你的口技可真是一流!」

聽到這裡,上川脫褲子急忙解釋道:「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我的口技可是受我們公關部精英騷口尿盆子的真傳,有機會一定再讓你領教領教我師傅的厲害!唔!……好吃!……嗯!……味道好極了!……嗯!……說實話我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雞巴!……每一次吞下去都頂到我的嗓子眼裡!……噢!……我還要繼續吃!」

「沒問題!唔!……我們中國人一向是非常願意幫助人的!……俗語說的好『好吃多給嘛!』……啊!……你今天想吃就讓你吃個夠!……快弄……快!」

而這時,站在旁邊白日操野子的小穴早已經是瘙癢難奈,再看到此時的情形,立刻想到,雖然昨完已經領教過曹大斌的插穴工夫,可就是不知道他的口技如何,所以她轉到了曹大斌的上半身,把小穴對準了他的小嘴兒,將身體直蹲下去,來了個嘴兒對嘴兒。

只見曹大斌的舌頭立刻伸進了白日操野子的騷屄,好像一隻猛蛇一樣,在她大屄屄的周圍遊走,曹大斌用雙手撥開了她的大陰唇,向著小穴的最深處舔去,弄得白日操野子淫態百出。

過了一會兒曹大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朝著白日操野子屄屄上高高鼓起的小肉壺舔去,那陰蒂在曹大斌舌頭的滋潤下,慢慢地變大,白日操野子整個人也起了強烈的反應:

「噢!……我……我要上天了!……我爽死了!……啊!……你太會弄了!……我的小騷穴都要被你添爆炸了!……我太舒服了!」

就這樣三人持續戰鬥了一會兒,只見上川脫褲子站起身來,將騷穴對準曹大斌的雞巴「噗滋!」一聲將陽具整根末入小穴裡,自己自足地上下搖晃有三百抽,只感覺全身一陣抽搐,一股陰精從體內流出。

此刻的曹大斌感覺陽具被一片溫暖的液體所包圍,也忍不住將自己的陽精一滴沒剩的射入上川脫褲子的子宮裡,而白日操野子早就不行了,只是強忍著高潮的來臨,看到此時的情形,收縮了一下小穴,就這樣又一股陰精全部噴灑在了曹大斌的臉上,曹大斌感覺臉上燙燙地好不舒服!

三人全部暈倒在地上,相互愛撫了一會兒,一起起身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向辦公室裡走去。(三)

上次寫到曹大斌、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三人在公司的休息室狂歡瀉欲之後,三人各自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先後回到了辦公室。

來到辦公室,曹大斌癱軟地坐在了沙發上,雙眼微閉,好像在回憶著剛才的情形,而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二人正在商量怎麼向她們的上司騷口尿盆子解釋這個突如其來的大陸猛男曹大斌,並且還得說服騷口尿盆子讓曹大斌留在公司裡工作,兩個人非常投入的坐在那裡你一言我一語的分別講述著自己的見解和辦法。就在她們為曹大斌的工作問題爭執不休的時候,推門而入進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女人,這時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立刻停止了爭論,走上前去一齊叫道:「騷口經理好!」

騷口尿盆子朝著二人一笑說道:「我剛才在門外就聽到你們二人在屋裡唧唧喳喳的叫個不停,是不是又在發浪?」

二人小臉一紅,一同朝著軟在沙發上的曹大斌望去,對騷口尿盆子說:「還不是為了這個小冤家,他快要把我們兩姐妹給搞死了!您可要為我們報仇啊!」

「哦!他真有你們說的這麼厲害?」

「當然了!」二人齊聲道。

此時騷口尿盆子聽完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的匯報,心中已經有了打算,朝曹大斌的下體看了一眼,馬上對著二人說:「我現在要確認一下你們剛剛所說的話,把他帶到我的辦公室裡,然後你們就回到各自的崗位!」

聽完騷口尿盆子的話,二人嫣然一笑,走到沙發跟前,揪起曹大斌,把他帶到了騷口尿盆子的辦公室。

曹大斌摸不著頭腦地被二人帶來這裡,這時他看到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滿臉淫笑,好像在暗示些什麼,轉眼間就離開了,屋內只剩下曹大斌和騷口尿盆子,只聽曹大斌說:「你好!請問你是誰,我們好像不認識,你為什麼把我帶到這裡來?」

「哦!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騷口尿盆子,是公關部經理,也是公司裡的精英,剛才我進門的時候看到你在睡覺,我就沒叫醒你,你的情況她們兩個人都跟我說了,我之所以把你叫進來,是因為……!因為……!人家不好意思說嘛!」

「呵呵!你不用說了,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聽外面的那兩個騷貨說被我幹的……!然後你也想試一試?」

「你好壞!你怎麼說的這麼直接,讓人家多難為情!」

「那你是默認了!」說著曹大斌上前將騷口尿盆子納入懷中,輕輕地吻著她的嘴唇,而下面的一隻手已經伸進了騷口尿盆子的酥胸,撫摸著碩大的乳房,曹大斌感覺她的大嘴兒與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截然不同,親得他嘴裡發麻,那舌頭徑直朝曹大斌的嗓子眼遊走,好像都要窒息了,感覺太奇妙了。

沒過多久曹大斌被騷口尿盆子的小嘴兒弄的是慾火高昇,只見他非常敏捷地把身上的衣服褪去,像餓狗撲食般地將騷口尿盆子壓在了辦公室的桌子上,一通亂扒,也將騷口尿盆子弄了個精光。

二人肌膚相親,相互的撫摸了一會兒,就聽見騷口尿盆子說:「不要老是摸我的奶子,快!……快用你的小嘴兒嘖嘖!」

曹大斌聽完立刻將小嘴兒轉移到了她的乳溝,用小嘴兒在四周圍親了起來,慢慢地來到了左邊的乳房前,伸出舌頭,上下添弄著騷口尿盆子的乳頭,時不時地還用牙在上面摩擦咀嚼。

而另一隻手則伸向了她的無底蜜洞,先是將中指放在肉縫中間摩擦一會兒,待洞中流出淫液侵濕了手指的時候,小心翼翼地拔開她的陰唇,毫不費力地將一根手指伸入洞內,輕輕地抽送起來。

隨著淫液不斷的湧出,騷口尿盆子的身體也跟著起了變化,臉上有了一絲紅潤,好像非常滿足的樣子,提起自己的屁股迎合著曹大斌的手指左右擺動。

曹大斌見狀將一根手指拔出,而在進入的時候卻用了兩根手指,一邊抽送,一邊已經將小嘴兒由乳房慢慢移到了騷口尿盆子的小穴前,用另一隻手輕輕拔開上面的陰唇,將舌頭伸進去,用舌尖探索著她的陰蒂,漸漸地曹大斌感覺舌尖上的小肉壺在慢慢地長大,同時插在小穴裡的那兩根手指也加快了速度。

「噢!……太爽了!……啊!你太會弄了!……我要上天了!……我受不了了!……啊!……快!……快把你的雞巴拿過來,我要吃!」

於是曹大斌轉了轉身子,和騷口尿盆子擺開了69的架勢,各自品嚐著對方生殖器,不一會兒工夫,曹大斌的雞巴在騷口尿盆子的嘴裡就膨脹了,頂得她的

腮幫子都鼓起來了,看起來很好吃。

只見騷口尿盆子用手抓著曹大斌的陰莖,用舌尖舔弄著他的龜頭、馬眼,看她那吃雞巴的技術,真是一流,要不然能是公司裡的精英嗎!

要知道騷口尿盆子天生長了一張血盆大口,後來經過調教,現在在公司裡絕對是頂尖高手,曹大斌的雞巴在她嘴裡感覺到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著的前所未有的震撼。

他忍不住道:「小騷貨!……唔!……你人就夠騷了,沒想到你的嘴更騷!……弄的我爽歪了!……噢!噢!噢!……快吃!……怎麼樣我這個國貨精品的味道還算過得去吧?」

「嗯!……好吃!……進口貨就是不一樣!……在我們全日本找遍大街小巷也找不出像你這樣大小尺寸的雞巴!……啊!……我太幸福了!……嗯!……我要讓他永遠留在我的嘴裡!……我要天天都能吃到!」

「哇!……啊!……你也太自私了吧?……把我的雞巴天天放在你的嘴裡,我要是尿尿可怎麼辦呢?」

「沒關係!……就尿在我的嘴裡吧!……你就拿我的嘴當夜壺好了!……只要有大雞巴吃我什麼都不在乎!」

「剛說你的嘴比你的人騷,你還真……!」說著曹大斌就將一泡尿一滴沒浪費的全部撒在了騷口尿盆子的嘴裡,狠狠地噎了她一口,甚至有一部份已經從她的鼻子眼兒裡漾了出來。

正在這時,辦公室的大門突然開了,二人將目光投去一看,是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原來她二人並沒有離開,而是在門縫外相互愛撫,觀看著騷口尿盆子辦公室裡的春情,尤其看到曹大斌將一大泡尿尿在騷口尿盆子嘴裡的時候,二人都受不了了,一時站立不住倒了進來。

曹大斌一笑,朝她們二人說道:「好啦!……既然來了就別站在那裡……還不趕快過來!……讓你們的經理好好舒服舒服!」

話音一落,只見曹大斌起身抱起躺在桌子上的騷口尿盆子,來到沙發前將她放下,此時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也跟了過來,曹大斌擺好了自己的位置,提起那早已漲得難受的大雞巴,對準騷口尿盆子的騷屄,粗腰一挺,將整根陽具沒入在她的小穴裡。

而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在兩旁雙手握著騷口尿盆子的乳房,像揉面一般地玩弄起來,再看騷口尿盆子則張開雙臂,將兩隻手伸向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脫褲子的下體,劃弄著她們的屄屄,而曹大斌還是在那裡抽插著。

只聽見騷口尿盆子淫叫般地說:「啊!……太舒服了!……噢!……我的小穴快要被你的雞巴插爆炸了!……唔!……這是我從來都沒有的感覺!……我要上天了!……我的大雞巴哥哥!……你!……你太會弄了!……插吧!……插死我這個不爭氣的騷穴吧!」

「噢!……你的屄也夠騷的!……今天我就插死這個!……浪屄!……騷屄!……讓你嘗嘗中國人的雞巴!……讓你知道中國人可不是好惹的!……幹!……幹!……幹死你!」

曹大斌說著足足又插送了百餘抽,正在這時他感覺自己的雞巴突然被騷口尿盆子的小穴緊緊地包圍住,一股滾燙的陰精從她體內流出,全部噴灑在曹大斌的龜頭上,他立刻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陣痙攣,迅速將屁股向前一頂,一股陽精射在了騷口尿盆子的體內,和她體內的陰精在陰道口匯合了,當曹大斌將陽具從騷口尿盆子體內拔出的時候,只見她的騷屄裡源源不斷地流出愛液,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曹大斌見狀,對著這三個女人說:

「你們真不愧是現代企業的白領、骨幹、精英,我算是明白了,今後我就在這裡工作,天天來操你們三個現代白骨精!」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