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真是不祥的一年啊!處處碰壁,工作也不順利。

22歲了連女朋友也沒有。

上班時常常一個人會發呆,什麼時候我也能時來運轉啊,比如中個彩票什麼的。

想著想著突然有人敲了一下我的頭「誰啊那麼煩」我叫到。

回頭一看原來是同事阿文,說到阿文啊,她是我們這兒的美女,21歲了,身材又好,身上該大的大,不該大的不大。

今天穿了緊身衫加短裙,哇!乳房在緊身衣的襯托下真的好大好誘人,看的我口水都出來了。

並開始幻想阿文脫掉衣服後的姿態。

「你看哪兒啊」阿文看我的眼神怪異。

「哦,沒什麼」我一下子被拉回了現實。

「你啊,老是色咪咪的看女孩子小心被扇耳光啊」她半開玩笑的說。

「哦~~」我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也去找個女朋友啊,你條件又不壞」她接著說道。

「順其自然吧」我答道。

「下班了,你剛才發什麼呆呢,我先走了~」她轉身走了,屁股一抖一抖得看得人心癢癢,真想上前摸一把。

可惜人家已經有男友了,哎~~~收拾東西下班嘍.乘著公車穿過半個上海,我家在浦東,上班在浦西。

每天這樣都好累啊。

更何況現在是夏天。

打開家門,只見父母正和另外一個年紀差不多得人在聊著。

我走上前去,爸拉我過去說,「小政,這是爸爸以前得老朋友,快叫伯伯」,我連忙上前打招呼,那人看我得眼神真奇怪,他嘴裡還說著,「不錯不錯都長那麼大了」。

媽媽過來對我說「小政啊,還有個客人呢,在你房裡呢,快去見見人家」。

我一聽急了想:誰啊,千萬別亂翻我東西啊,我最討厭人家動我東西了。

我向自己的房間走去,看到一個女孩在用我心愛的電腦。

「別看我電腦裡的文件好哇!」我走上前去,她嚇了一跳,轉過頭來。

恩?~她很漂亮的啊。

穿著白色的連衣裙,皮膚也很白,烏黑的長髮披在肩上。

哇,簡直是天仙啊,「你..你好」我有點語無倫次了,她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低下頭說「對不起打開了你的電腦」。

我這人一見到漂亮MM就好說話了「沒事的,漂亮MM喜歡就看吧,反正也沒什麼重要的東西」。

她笑了「你說我漂亮?」「是啊,你很漂亮,很純潔的一個女孩子」我實話實說。

「謝謝,我叫淑遠,你呢?主人也該自我介紹一下吧」她邊笑邊說,看著這樣得笑容我都要發暈了。

「叫我阿政好了」我邊說邊坐到她旁邊,好香啊,她身上的香味直衝我腦門。

連衣裙有點透明啊,哎,乳罩是奶黃色的呀,雙峰也挺,頂的裙子發尖。

升高差不多有1.65吧,內褲是粉色的。

屁股也不是很大的那種女人(我討厭大臀婆),經過我電眼的掃瞄我已經看到了那麼多,呵呵。

不能再看了,畢竟人家第一次到我家來。

接著我們談了一會兒,沒多久媽媽叫吃飯了。

吃完飯,我和淑遠到了我房間,爸爸和淑遠爸爸則在客廳談話。

我教淑遠玩魔獸爭霸3,呵呵,可惜女孩子家太菜了。

但她還是玩的很起勁,看她玩的正在勁頭上,我就準備去拿點飲料,差不多走到客廳時,我聽見兩大老爺們聊的正歡,我就在旁邊偷偷聽聽他們在聊點什麼。

哇,不會吧。

原來他們準備讓我和淑遠結婚,他們以前定過娃娃親。

我的天啊,我大吃一驚,換了別人我可能會不同意,可是淑遠長得那麼漂亮,我真是有福了呀。

我連忙拿來我得三星MP3錄下了他們得談話。

接著就拿了果汁給淑遠喝。

時間過得真快,8:30了。

淑遠父女準備走了,但爸爸媽媽挽留他們住一天。

因為淑遠家離我家很遠,晚上又不方便。

最後同意了,我也很高興。

媽媽說她和淑遠睡一間房,兩位爸爸睡另一間,我老樣子睡我得小房間。

臨睡前媽媽又說了「晚上別通宵玩遊戲上網了啊」「知道了」我支吾著,「明天是星期天呀,小政可能又不睡了」爸爸在旁邊撬邊。

「星期天啊,那就隨你了」媽媽還是最好啊。

「那我和小政一起玩吧,反正明天休息」淑遠說道。

不會吧,她要和我一起玩,我可憐的電腦今晚慘了,我暗想。

但又一想我未來老婆和我一起不是很好嗎?「那好吧」爸爸和淑遠爸爸不反對耶!但媽媽說「那怎麼可以,孤男寡女的晚上在一起不好」爸爸拉開媽媽「小政你們去吧」看來爸爸和淑遠爸爸很樂意我們在一起的樣子。

嘿嘿,我也很高興啊。

今天竟然和美女一起過夜了。

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加上我這裡天時地利啊,我家是私房,我住的一幢樓下面是客廳,晚上沒人的,大人們住的隔開我這房子的。

到了我房間,我就連忙關上了門。

然後一下子從後面抱住了淑遠,她掙扎著「你幹嗎啊,我要喊了」我放開了她「你很討厭我嗎?」,「本來對你映像不錯,你卻這樣~~」她想去開門。

我衝了過去,把她拉了過來「你是我的,你馬上要嫁給我了,你爸爸同意的」「不可能,你胡說」她一臉的疑惑,一點也不相信我說的。

我拿出MP3,把電腦音箱接在上面,音箱裡傳出了剛才的談話。

她一下子呆了,眼淚流了出來。

我看了別提有多傷心了,我最不忍心看到女人的淚水。

「你不同意的話算了,我會去向他們說清楚的」我低下頭默默的說著。

她沒作聲,「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嗎?」我邊問邊遞給她紙巾,她擦掉了眼淚,哽咽地說「我其實不那麼討厭你,你長的又帥,可是我接受不了那麼快的打擊」。

我一聽有希望了,心中暗喜,我把她摟在懷中,她也不像剛才一樣掙脫了。

「我會好好愛你的,我會照顧你一生,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相信我吧」她看著我的眼睛,露出了剛才奪魂般的微笑「你的眼睛不會說慌吧」我也笑了「說謊你就弄瞎它」,「亂說,當心我暴你頭」漂亮MM竟然想用AK暴我頭,真是恐怖~~~「我咬你哦」我衝上去吻她那微濕的嫩唇,她沒有抗拒耶,我想今晚有得玩了。

邊吻我邊拉她連衣裙後邊得鈕扣,她推開了我。

「別那麼快,我不習慣」她現在還裝斯文了。

「你既然是我的了,今晚就陪陪我吧,不然打飛機了」我解開睡褲,準備掏家呼。

「你好下流啊,當著女孩子說那種事,再說手淫不好的」她臉好紅,更加漂亮了。

「好老婆答應我吧,不然我現在難受死了,誰讓你衣服透明的挑逗我」我伸手拉她的手放在我發硬的老二上,她接觸老二時手發抖啊,看來她是處女啊,(現在的上海到這個年紀沒被開掉的女孩不多了,真的!)她猶豫了一會兒「那好吧,但我是第一次,我怕的啊」「總會有第一次的,我會很溫柔地對你的,再說我也是處男啊,別怕」「你好下流的,而且又不醜,還是處男?」她竟敢懷疑我。

「我色大膽小,再說我只想和我老婆做愛」我開始解她的鈕扣。

「誰是你老婆啊」她嗤嗤地笑了起來,看來她對我這種男人很放心也很喜歡。

「你不做我老婆我今天也要強姦你了,我現在要你」我慾火攻心了。

「那我叫了」她嘴上那麼說,可連衣裙已經被我脫了,奶黃色乳罩和粉色內褲展現在我眼前,乳罩包裹下的乳房現在看來更大了,內褲包著淑遠的三角地帶,有點隆起,也有點黑,是陰毛吧。

「我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的,不是騙人的,因為我平時喜歡聽音樂,開很響外面也只能聽到一點,更何況爸媽離這也挺遠的,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要緊」我伸手隔著內褲撫摸她的陰部,另一隻手去解她乳罩。

「你好懷的啊」她發嗲的時候真的好騷啊。

聲音也特別得好聽,我想等一會她叫床也一定很棒的。

我解開乳罩後用嘴叼下乳罩,「你像狗狗哦,呵呵」她淫笑著。

乳房好豐滿啊,乳頭有點上翹,乳暈不是很大,但乳頭很誘人,粉色微紅。

(個人見解:不喜歡乳暈大的女人)我連忙用嘴去添,一圈又一圈地添,然後輕輕地咬乳頭,很輕很輕生怕弄傷她。

她乳頭有點發硬了耶,神智也飄了,口中地喘息聲也加重了。

我接著我的攻勢,順著她嫩滑的小肚皮向下一路添去,總算輪到到進攻內褲了。

我先聞了聞隔著內褲的陰部,淑遠的陰部剛才被我摸過了,所以現在內褲有點濕了。

我對著她的三角地帶又吸又添又咬,她受不了了。

嘴裡嗯嗯地亂叫,我扒下了她的內褲繼續用嘴亂拱。

她的陰毛不是很多,但很柔軟。

刮在我臉上怪舒服地。

「怎麼又變豬了,噢~哦~~噢~噢,我,我那好癢啊~」淑遠開始淫了。

伸手想摸她的陰唇。

「我會給你止癢的,你別急嗎」我笑著說。

開始添淑遠的陰蒂。

陰蒂被我添一下她就動一下,真是好玩。

「那你快點啊,我真的很要你的東西了呀」她小穴裡已經淫水亂流了,我滿嘴都是了。

我連忙起身,脫光全身衣物,並打開了WINAMP。

隔音效果再好也要防止淑遠亂叫啊,播放的是周傑倫的《龍拳》。

「你人呢~~嗯~~你幹嗎呢?快來啊~」淑遠真的好淫啊,一個美少女竟然那麼急。

從遠處看淑遠的身材真的很好,又白,可能阿文脫光了還沒她漂亮呢,可惜我沒看到阿文的裸體。

我撲了上去,「化身為龍!」我嘴裡隨著周傑倫喊著。

「龍鞭來了」「你怎麼那麼慢啊,政哥哥,嗯~噢不~~是老公」我的天一會兒叫我老公了呀。

越叫越好聽了呢。

我壓在淑遠柔嫩的身體上,因為是處男當然不能一下子進入陰道,所以要手幫忙。

我用手扶著老二頂在陰唇上慢慢磨。

「你幹什麼呀,嗯嗯~~呀~~我更癢了」淑遠以為我找不到洞口了,伸手來扶我的硬棒。

「來了來了」我粘了點淑遠的淫水,用力一推,龜頭滑進了陰道,把陰唇撐到了兩邊。

「呼~~~呀~~~好痛」她開始吐了口氣後來就叫開了,她說痛了。

我連忙停下,輕輕撫摸她的頭髮,嘴巴吻她並添幾口乳房,想緩解一下她的緊張。

沉默了一會兒,我像死屍一樣一動不動,體會著陰道帶給我龜頭的溫暖,那種被包容濕濕的感覺真棒。

「好點了,你來吧」她總算出聲了。

我用力一頂,她痛得頭髮亂擺。

我趕緊用嘴封住她得尖叫,可能捅破處女膜了吧,要不她怎麼那麼痛。

我想著。

我又停了下來,生怕她痛得昏過去。

她滿頭是汗,我看了都不敢動了,慢慢地拔出陰莖。

啊有血了,我拿紙巾擦掉淑遠的血,躺在她邊上撫摸她的乳房。

她的喘息聲真的好大,胸部連綿地起伏著。

我還沒放掉啊,憋著也怪難受地。

「剛才好痛,現在好多了。」她喘著大氣說。

伸手摸著我地陰莖,「難受嗎?」「嗯,你沒事就好」我像個小孩一樣乖。

一邊吸著她地乳頭。

「政,再上來吧,我要做你地好老婆,你那麼愛我,我不怕痛的」她溫柔地看著我。

我重新騎上淑遠,陰莖再一次進入了那令人消魂的地方。

我吸著她的乳頭,老二輕輕地抽送著,她表情好多了。

不一會就開始哼哼了,「啊~~啊~~嗯哼~~哼~~喔~~」她叫得真是動聽,真想讓周傑倫閉嘴了。

免得打擾我聽淑遠得精彩叫床。

我動作加快了,插得也更深了,我得床搖得厲害了。

她每隨我的抽送臀部也作出適當的反映,迎合著我的進攻。

我乾脆一深到底了,「啊~~~~~呼」淑遠一聲尖叫再吐氣真是太爽聽了。

我快完了,勃滋~~勃滋~~的聲響充斥著我的房間,淑遠也到高潮了,淫水越來越多,叫得更響了,最後尖叫一聲。

「啊~~嗯~~~」她不行了,全身發軟了,攤在床上了。

「我夠了,你快放在裡面吧,我要漲死了」被她這麼一說我也快熬不住了,我馬上抽出老二。

走到窗口分散一下精神,還好沒射。

我暗自慶幸。

幸虧平時打飛機有了點經驗,要不然放掉了就沒得玩了。

淑遠回過神來了,看到我老二還衝著她「你剛才沒射精啊,你這壞蛋」「我還要玩你呢」我陰笑道。

「你真的很懷呀,弄死我啊,以後再玩我吧,我是你的啊,你別那麼急嗎」「我不放睡不著,而且看到美女裸體難受死了」我又衝了過去。

這次我讓淑遠趴在床沿上,準備來最原始的方法了。

她腳跪在地上。

我抬高她地屁股,哇,我在後面看得一清二楚,粉色的陰唇隨著她雙腿的移動一擠一擠地,老二上了!捅了進去,比剛才更緊更帶勁啊。

淑遠有了剛才地經驗已經不那麼痛了,嘴裡又開始哼起來了。

我用力抽送著,這種方法讓我進去得更深。

「啊~~~」她一聲尖叫,用手推我,我低頭一看,原來是淑遠地一根陰毛被我插進去了並拉斷了,我拉出陰道口地陰毛,繼續抽送著。

「我以後把毛毛都剪掉~~呵呵~~嗯嗯~~啊啊」她說道。

淑遠被我頂得身體直往前傾,兩個乳房由於地心引力得關係更大了,而且一甩一甩地,我用手抓上去,軟軟地滑滑地。

「啊~~你抓痛我了」原來我指甲太長抓痛她了。

我收回手,來摸她圓滑的屁股,白色的大腿。

我又伸手摳她肛門。

「你~~嗯~~啊~~不像是處男喔~~嗯嗯~~弄得我漲死了呀~~喔~喔~~嗯嗯~~」我不理她,繼續摸她屁股,還不時用手拍打。

「痛啊~~嗯嗯~~啊~~用力點~~政~~嗯噢~~我…好舒服啊~~~嗯~嗯」看著我得陰莖在淑遠得陰道進進出出,而且每次抽插都帶出一些她得淫水,大陰唇也被擠壓得發紅了。

我這次真的不行了,我開始狂插了,辟啪~辟啪地,是我小腹部撞擊她白屁股的聲音。

淑遠整個身體被我撞得亂搖,乳房像要甩掉一樣,口中一片爹啊媽呀的~~眼淚都出來了「我要死了,政~~嗯嗯~~呀啊喲~~我要升天了~~~嗯~嗯~~哦呃~~」她又軟了,也沒聲音了,陰道裡那股強烈箍緊的感覺也少了,淫水順著雪白大腿流到地上。

我捏緊她得乳房,她尖叫了「呀~~~~痛死了」我也嗯了幾下,大口喘氣,精液一發不可收拾的射向陰道深處,連射了4~5下,這時陰莖還沒有徹底軟下來,我又用力頂了幾下。

頂好後我趴淑遠雪白無暇的背上,喘著粗氣,知道陰莖完全軟化後,倒了下來睡在地板上。

陰莖一離開淑遠的陰道,她也倒了。

屁股正好對著我的頭,陰道裡流出了一些精液。

我用紙巾替她清潔了一下陰部,看著她紅腫的三角地帶。

想想剛才的蠻幹有點後悔,我輕輕的開始添三角地帶,用舌頭梳理淑遠的陰毛,她突然用大腿根夾住了我的頭,「好了,不然我又想要了」我笑了說「你真騷呀」,「不許你這麼說,是你弄得我太舒服了嗎」她反駁著。

「你不鬆了?那我正好這樣添一晚上」我威脅她。

她放鬆了大腿,我抓住機會又深吻了一下陰部。

「你真是狡猾」她得聲音特別甜美。

我抱起全裸的美女放在床上,然後我和淑遠互相抱著對方睡著了。

第二天,她先醒了,嘴裡呼的熱氣把我驚醒,「政,你會娶我的哦」「當然,你當然是我的好老婆」我吻了她一下。

她滿意的笑了,笑得是那麼得甜。

接著我們互相替對方穿好衣服就不一一介紹了(她對於我陰莖得晨豎感到好奇怪,以及我給她戴乳罩花了20分鐘等)過了半年我和淑遠就結婚了。

半年裡爸爸看我和淑遠良好得發展著就一直沒把那天和淑遠爸爸私定婚事的事告訴我倆,一直結婚那天,爸爸偷偷對我說其實淑遠注定是我的媳婦。

我偷笑著想,要不是那兩大老爺們的談話錄音我哪有那色膽當天就把生米煮成熟飯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情迷咖啡室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醉母癡兒中秋夜
美艷廚娘姐姐無奈與舅舅們周旋
室友的大奶女友
人生性事之岳母
看更伯伯強姦我
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桃花源記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