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認識小武是在高中的時候,我們是同班。

開始我跟小武並沒什麼交情,我喜歡看書,各種各樣的書,小武喜歡足球。

每天晚自修的時候,當我津津有味的偷偷看著小說的時候,總能听到他在跟別人小聲的爭論誰誰誰的腳下功夫細膩,誰誰誰的射門刁鑽,還有隊形,戰術什麼的。

只是沒想到的是,不久我就跟小武成了同桌,慢慢的就熟絡起來了。

小武特別能說,嘴巴一刻也閑不下來,慢慢的每天晚自修,就基本上是我跟小武天南海北的胡吹亂侃了,時間長了,我們也就成了無話不說的兄弟。

不過有一天晚自修,小武突然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書來趴在桌上全神貫注的看了起來,這讓我覺得特別奇怪,這家伙一向就是見了書就頭暈的主,這回該不是吃錯了藥了吧。

于是我就問小武看的是什麼啊,這麼用功啊,小武抬起頭,左右看看,然後把書往我這邊推推,眼光賊賊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看書。

我仔細一看,暈,書上全是感嘆號,省略號,嗯嗯啊啊的,原來是一本黃色小說啊。

其實黃色小說我也看過,只是這種書很少能弄到,于是我也湊在上面跟小武一起看了起來,整個晚自修,下面都是硬硬的。

從那次以後,小武就一發不可收拾了,經常不知從哪里弄來一些這種書,到後來,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黃色光盤就是跟小武一起偷偷在我家里看的。

等到高二的那個暑假,小武幾乎一有空就往我家跑,我爸爸在鎮上上班,一般一周才回家一次,媽媽基本也是天天上班,早出晚歸。

家里就我們兩人,看小武弄來的各式各樣的黃片。

有時候,在我家玩的晚了,我媽下班回家做飯,就留小武吃飯,時間長了,小武跟我媽媽也熟悉起來,阿姨長,阿姨短的叫著。

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過去,我跟小武像兄弟一樣,好的基本是可以穿一條褲子了。

直到混過了整個高中,高考後,我們一對難兄難弟,分別報考了一個很不起眼的高職院校,上學基本毫無懸念,好在我們家人對我們倆基本都比較了解,也沒指望我們能光宗耀祖,能有個學上,家長也無所謂了。

于是我和小武心情大好,就等著開始大學生活了。

每天有了大把的時間,又再沒有學習的壓力,我跟小武瘋狂的玩,小武隔三差五的就往我家跑,有時還在我家留宿。

有一天下午,我們正在看片,是島國的動作片,一個大概40多歲的女人,身材顯得很豐滿,于是我說了一句,TMD ,還是成熟的女人好看啊。

小武听了,嗯了一聲,然後,突然來了一句,你媽的身材不比她差啊。

我听了這話,愣了一下,有點生氣,罵了一句,去你媽的。

然後我們繼續看片,但是不知怎麼的,我心里總是平靜不下來。

不知不覺,到了我媽下班回家的時候,我們趕緊收拾了一下。

我媽回家後,小武馬上從我房間走出去叫阿姨好,我媽看到小武,跟他客氣了幾句,就去做飯了,小武回來後,看了我一眼,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他的眼神有點奇怪。

我走到廚房,看到我媽在水池邊洗菜,她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褲子,我媽是書店的員工,只要她上班,基本都是這個裝束。

從後面看,能看到胸罩的帶子的痕跡,我媽彎著腰,屁股圓潤豐滿隱隱,能看到三角內褲的痕跡。

從後面看著我媽,我突然想起了下午小武說的那句話,心跳頓時砰砰的有點加速。

晚飯後,我媽收拾碗筷,我和小武在我的房間里很無聊,就拿出軍旗玩了起來,玩了幾盤後,我媽突然端著西瓜進來了。

我媽剛洗完澡,頭發濕漉漉的,換上了常穿的睡袍,我媽說,小武吃西瓜啊,你們別玩太晚,早點睡覺啊。

小武接過西瓜,跟我媽客氣了幾句,然後我媽就回到她的房間里去了。

有西瓜吃,旗也不下了,小武吃著吃著就說,你媽的皮膚真好啊。

我瞪了他一眼,確實,我媽皮膚很白,她穿著睡袍,大腿只能遮住一半,胸部飽滿,屁股渾圓。

小武見我不高興,馬上說,我洗澡去了,然後就溜了出去。

晚上,洗完澡,我們躺在床上又聊了起來,聊的當然是女人,小武跟我都很興奮,那晚小武話很多,說他打飛機能打多久,射的多遠,後來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第二天我們起床時,我媽已經上班去了,我們吃完飯後,沒什麼事情干,覺得還是看看片子吧,于是我和小武又拿出片子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小武說上個廁所,就走開了。

小武走開後,過了好久也沒回來,我覺得奇怪,就起身去看。

衛生間沒人,再看我媽的房門開著,我走了進去,看到小武站在我媽房間的陽台上,我就問,你在這干什麼啊?小武說,沒什麼,隨便看看。

我抬頭一看,一下子明白了,陽台上晾著我媽的衣服,胸罩,內褲。

小武突然說,你媽的內褲挺性感啊。

我一看,一條淡紫色的內褲,像是紗織的,帶著花邊,最要命的是,前面居然是半透明的。

不知怎麼的,我心中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隨口說了句,嗯,還好吧。

然後我們就一起回去繼續看片子了。

不知不覺一天又過去了,晚上吃晚飯,小武突然早早的也叫我洗澡休息,我想白天看片多了,腦子木木的,覺得也是,于是我們就洗了澡,早早的熄燈睡了。

不知什麼時候,我突然驚醒了,看到小武正在往床上爬,我迷迷糊糊的問,你干嘛啊。

小武回了句,沒什麼,方便了一下,然後就背朝我睡了。

第二天,我醒來時,看到小武躺在床上,眼楮卻是睜著的。

我想,這家伙醒的倒早。

于是起床,吃飯,吃完飯,小武說要回家,就走了。

小武走後,我去衛生間蹲馬桶,到了衛生間,卻看到洗衣機里有條床單,還有我媽的內褲,我突然想起了小武說的話,馬上有了一種沖動,于是,拿起我媽的內褲,仔細的看了起來。

然後腦子就突然一片空白————內褲好多地方粘在一起,輕輕扯開,一片片的斑。

我不由的罵起來,操,小武拿我媽的內褲打飛機。

但是馬上,我就愣住了,連忙把床單抽來看,只見床單中間一片污跡。

我的心頓時砰砰的跳了起來,心里想,不會的,怎麼可能。

我大步走進我媽的房間,只見床上已經整整齊齊,我低頭看了看床頭的紙簍,里面皺皺巴巴的幾團衛生紙,撥開一看,還粘著兩根彎彎曲曲的陰毛。

那一刻,我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我媽,被小武上了。

整整一天,我的心都平靜不下來,腦子里老是閃現片子里那些豐滿的女人被人壓在身下抽插的情節,然後,這個女人變成了我媽,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就是小武。

就這樣,我整整胡思亂想了一天。

晚上,我媽回家後,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精神很不好,一邊把洗衣機打開,一邊做飯。

草草的吃晚飯,洗了個澡就回房間了。

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一點睡意也沒有,腦子一片空白。

不知什麼時候,我突然听到我媽房間傳來一絲絲壓抑的哭泣聲,我心里亂亂的,腦子里又出現了小武壓在我媽身上的圖景,我已經大概能知道,小武一定是在夜里偷偷摸進我媽房間強* 奸了她,雖然我沒看到,但是我能想像高大強壯的小武把我媽壓在身下,大力的抽插是個什麼樣子,我突然發現,下面硬的厲害。

整整一周,小武都沒有出現,我媽也沒有表露出什麼。

我也很糾結,一方面,知道自己媽媽被別的男人奸污了,很氣憤,一方面,想到那沾滿精液的內褲和床單,又覺得無比的刺激。

我決定,裝著什麼都不知道。

于是,我打電話給小武,問他怎麼不來玩,很快,小武就來我家找我了。

我們東聊西扯了一會,我故意從電視機上把我家房門的鑰匙拿出了當著小武的面放到了電視櫃里,然後一起看片,小武看的很投入。

晚上我媽回家後,見小武在我家,愣了一下,臉色很不自然。

小武叫了聲阿姨,我媽嗯了一聲,就回房間了。

過了一會,我媽走出來去廚房了,小武也隨後跟了進去,我不動聲色的留在房間,過了一會,小武回來了,神色自然的跟我聊起天來。

晚上吃飯時,我們都沒說話,我覺得氣氛有點不好,一會跟我媽說幾句,一會又跟小武說幾句。

晚飯匆匆的吃過了,我媽洗了澡就回了房間,我听到了關門落鎖的聲音。

小武偷偷看了我一眼,我裝做沒看見,催促他洗澡睡覺。

躺在床上,我跟小武聊一會後,就裝著迷迷糊糊的睡了。

不知什麼時候,我感覺小武輕輕的推了我一下,我繼續裝睡。

然後就感覺小武輕手輕腳的爬了起來,打開門走了出去。

接著我听到了我媽房門鎖響了一下,我的心馬上跳的厲害,豎著耳朵听。

就听見我媽輕輕的聲音,「你怎麼進來的,快出去。

」然後就听到一些動靜,我媽壓低聲音說「不要,別,別這樣……我喊了……」大概十來分鐘後,一切靜了下來,我知道,我媽怎麼會是小武的對手,我媽掙扎的聲音沒了,一定是小武已經得手了,我發現下面已經豎了起來。

又過了一陣,我听到了小武急促的喘息聲,甚至我媽房間床的吱吱響聲,幾分鐘後,隨著小武一陣悶哼,一切又都安靜了下來。

這時,我的下面硬的快要炸開的感覺,一跳一跳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媽的房間又傳出了床的咯吱聲,小武的喘息聲,響了20多分鐘也沒听,慢慢的,我听到了我媽粗重的喘氣聲,偶爾還嗯的哼出一聲,但是馬上就停了,然後就听見小武輕聲說,「爽不爽」,語氣很得意。

我媽一聲不發,但是沒多久,我又听到我媽不由自主尖細的哼哼了幾聲,隨著一陣猛烈的肉體相撞的啪啪聲和床的咯吱咯吱聲,我突然听到我媽說,「你輕點,別把小x吵醒了。

」然後啪啪的聲音沒有了,只剩下小武和我媽粗重的喘息和咯吱咯吱的床響。

小武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我媽刻意壓抑的哼哼聲出現的也多了起來,但總是哼了一下就拼命忍住,我能想像出,我媽在小武強有力的沖擊下,肉體自然的反應,和心靈上巨大的羞恥感,讓她雖然不由自主的會發出呻吟但是卻拼命的克制自己。

終于,隨著小武又一陣悶哼,一切又靜了下來。

但是,小武並沒有像我想象的那樣,悄悄的溜回來。

黑暗中,我沒有一絲睡意,豎著兩個耳朵听外面的動靜,但是什麼都沒有。

就這樣,我瞪著眼楮胡思亂想著自己的母親光溜溜的被小武摟在懷里的樣子,我甚至能想到小武從後面環抱著我媽,握住她的乳房,下體緊緊的貼在我媽豐滿圓潤的屁股上,得意而心滿意足的睡了。

而我媽,在家中被人強暴,卻無力反抗,甚至在被強暴的過程中,不由自主的呻吟,而這個強暴她的男人,居然是自己兒子的同學,更可恨的是,這個男人發泄後居然像自己老公一樣,摟著自己睡了。

此時的母親,一定是羞憤難當。

在我漫無邊際的胡思亂想中,窗外漸漸發白,天要亮了。

這時,我听到我媽房里隱隱傳來了說話聲,好像是我媽在催促小武趕緊出去,但是小武好像是故意在戲弄我媽,賴著不走,可能是我媽急了,聲音有點大,「求求你了,趕緊起來吧,待會小X 醒了……」听得出,我媽說話的時候很焦急,幾乎是在哀求小武了。

然後,說話的聲音突然沒了,一陣咯吱的床響又傳了過來,但是沒幾下就听不見了,接著小武的聲音傳了出來,「你上不上來,你不上來,我就不走了……」沉寂了片刻,床又咯吱咯吱的響了起來。

說實話,這種咯吱咯吱的床響,我偶爾夜里也曾听過,甚至我听偷偷听過媽媽和老爸做愛時的呻吟聲,那種尖尖細細的哼哼,跟我看過的片子里的很不同。

但是,此時此刻,在床上跟我的母親性交的卻是另外的男人,我的同學。

而他在強暴了我的母親後,居然利用她害怕被我知道而失去做母親的尊嚴的心理,要挾我媽媽用女上位這種主動的姿勢跟他性交。

可以想象,我媽此刻一定是欲哭無淚,羞愧難當。

「好沒好啊,求求你了,快點吧,小X 醒了真的不好了……」我媽的哀求幾乎帶著哭腔了。

然後,就听一陣急促的床響傳來,足足五六分鐘,夾雜著小武粗重的喘氣聲,我知道,小武在拼命的沖刺,大力的抽插著我媽……終于,我听到我媽房門打開的聲音,我連忙閉上眼楮裝睡,小武輕輕的爬上床來,躺了下來,不一會,就呼呼的睡了。

我听著小武睡了,迷迷糊糊的也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已經快中午了,小武沒吃飯就回家去了。

小武一走,我立即就走進了我媽的房間,不出所料,床單又換了,床頭的垃圾桶里,塞了不少團成團的紙。

我又來到衛生間,洗衣機里,放著一條床單,我扯出床單,一條團成一團的內褲掉在地上,我撿起媽媽的內褲,展開一看,上面一片一片的凝固的精斑,再看床單,也是一片狼藉。

看著內褲上的大片精斑,想到自己的母親的身體里灑滿了別的男人的種子,心里既氣又恨,但是想到豐滿成熟的媽媽被小武壓在身下大力的抽插,一向端莊的母親被一個強壯的男人肆意的玩弄了一夜,我的下面,不知不覺的硬了起來。

我聯想著媽媽光著豐滿的身體被小武壓在身下的情形,,想到小武用粗壯堅硬的雞巴頂進了我親身母親的體內,整夜的奸* 淫我的母親,更震撼的是,母親在被一個陌生男人強迫著劇烈的性交中,從肉體上被征服了。

母親那種壓抑的粗重喘息和尖細的呻吟,強烈的刺激著我,雖然我知道,壓在母親身上的,不是我的父親,而是小武。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