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總是令人愉快的,大家都趕著手邊的工作,想要好好過一個輕鬆的假期。突然電話內線響了,是門口總機的小妹告訴我有一位曹小姐想見我,我想不起來有姓曹的一位女性朋友,既然人來了,便不得不出去看看。原來是一家廣告公司的業務員,她們公司代理公車內的廣告,剛好我公司裡有一些新進的商品正在企劃廣告方面的事,一面聽她介紹公車廣告的種種,一方面我發現這個小姐的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韻味,西裝式的深色小外套裡面,穿著一件鮮紅的小可愛,白嫩的頸子上掛著一串閃閃發亮的項鏈,胸口垂著一個不小的翡翠墜子,紅綠相比,格外的顯眼,墜子下方,高高的隆起,那代表她的胸圍的確可觀。由於她是坐在對座,一時看不到她的腰身,不過從她的說話和一舉一動中,可以證明她是個頗開放的女孩。

於是激起了我的談性,一聊聊到了中午,員工們都一個個地下班走了,我才發覺已經快一點多了,於是起身邀她一起去午餐。到了餐廳,場地不同,談的話題當然也不同了,我們互相交換自己平日的興趣,她說她當過一段時期的模特兒,後來發覺自己的身高不是很理想,不容易出頭,才放棄改做廣告業務,我說我喜歡玩相機,尤期對人像攝影也有一些心得,就這樣一拍即合,她主動的說下午沒事,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如果照得好要送她放大一百寸的相片。

我的相機放在公司,說走就走。汽車開往淡水去了。這時正是五月天,天氣剛剛開始有點熱。我到了白沙灣過去一點的海邊,有一條破船放在海灘上,於是就在這條破船上消耗掉了兩卷底片。倒底她有過模特兒的訓練,擺出來的姿式,頗有專業的水準。我問她:「敢不敢拍一些比較露的照片?」

她問我:「要露到什麼程度?」我說:「隨便,看你敢露多少就露多少。」

她脫去了外套,裡面紅色的小可愛竟然沒有肩帶,把整個肩膀烘托得粉妝玉琢一般。我發現小可愛是緊身的,緊緊地貼在她身上。近拍了四五張以後,我建議她把裡面的胸罩脫掉,她看了我一眼,笑了笑,伸手到背後,從衣服裡解開了扣子,拉出一副薄薄的胸罩,放進了皮包裡。就在這時她的前胸多了兩點突出物,我建議她不妨把衣領拉低一點,她也真的拉了一下,露出了一條頗深的乳溝,我從上方向下拍,把她仰起的臉和乳溝表現得特別突出。

拍了三四張,她說:「要不要再拉低一點?」似乎她對她的身材很有信心。我說:「乾脆脫掉好了。」她說:「不要這麼急嗎!」她這麼一說,我心中有數,一定會有好戲在後頭,在我想著的同時,她又把衣服往下拉了一段,這時她的奶頭幾乎已經要全部露出來了,又拍了兩張,我真的耐不住了,上前拉下了她的衣服,頓時兩顆飽滿的乳房呈現在我眼前,她很自然地趕忙把衣服拉上去,嬌嗔地說:「你怎麼這樣?」

拉上去的衣服並沒有拉回到原來的地方,可以說只是用手遮住了露出的乳房而已。可是手小,遮不住兩個乳房,反而像是用手托住了乳房一樣,臉上一副似嬌還嗔的神情更迷人,我趕忙說:「好,就這樣不要動。」拍了一張後她的手突然張開,挺起了胸部,讓衣服繞在腰間抬起頭,眼睛看向遠方,我想這樣的表情太作做了,要她回過頭來,看我腳尖前面,她反而蹲了下去,下身的迷你裙拉到臀部,兩手臂向後撐起上身,於是整個上半身全裸露在我的眼前,隱約地還可以看見她裙底的黑色內褲,透明的質料中,顯現出幾根陰毛。當然這種鏡頭是不會放過的,我把一卷底片隨著她轉動的身軀消耗完了。

在裝底片時,她問我:「拍得滿意嗎?」我說:「你把裡面的衣服脫掉,只穿外套會更好。」她照著我的話做了,小小的一件外套包不住一對豐滿的乳房,側拍過去,帶到一點乳頭,乳溝也更美,我稱讚她的確是一個很自然的模特兒,又問她:「敢不敢拍全裸的鏡頭?」

她想了一下,回答說:「從來沒拍過,很想試試看,可是在這兒怎麼拍?」雖然附近沒看到有什麼人走過,遠方還是有幾個人在釣魚,我想何不換個只有我倆的地方,說聲:「走,我帶你去一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她拿起皮包,扣上了外套就跟著我上車,她的外套裡面是什麼也沒穿,低低的兩顆鈕扣,關不住她堅挺的胸部,一邊開車一邊不時地向右邊看,她也不問我要到那裡去,只一味地說著她以前在當模特兒時的種種經驗,我一點都聽不進去,只在想,待會兒要怎麼教她擺姿式,拍一些真正能表現出這個女孩特色的照片。

車子開到淡水一家汽車旅館,把車子停好,她下了車,我才問她:「在這裡拍好嗎?」她說:「來都已經來了才問人家?」我笑了笑打開後背廂,拿出了一盞八百瓦的閃光燈和兩隻三腳架,還有我最心愛的哈蘇相機,拉著她上了樓。汽車旅館和一般旅館最大的不同是在於室內佈置,我選的房間裡有超音波浴缸,而且整個浴室都是透明的,牆壁的壁紙以及床單也都是很典雅的花色,顏色很深,更能襯托出女人白晰的膚色。

我把她拉過來,輕聲地告訴她:「現在把衣服脫掉,去泡個澡,把身上所有被衣服勒出來的痕跡消掉。」她默默地點了點頭,走進了浴室。我找到了室內的電源,把閃光燈接上了電,加上聚光罩,再把哈蘇像機也裝好三角架和快門線。這時我一回頭,從透明的玻璃看見她正在淋浴,戴著浴帽,讓蓮蓬頭的水不斷地衝著身體,乳頭上的水向外流下來,像兩條水柱。最令我吃驚的,竟然她的陰毛只有細細的一條,水沿著纖細的腰身,彙集到她兩腿交集的地方,更使那裡變得誘人。

我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但是有點不好意思直盯著她看,到底偷看人家洗澡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更怕她發覺。我從相機袋裡拿出了另一盞小型閃光燈,裝上小三角架,當作補光用。在旋轉螺絲時,還是情不自禁地抬起頭看她一眼,偏偏這時她也正朝我看來,四目相交下,竟然使我不知如何是好,彷彿是偷看別人洗澡被抓到一樣的窘,她又是用笑一笑代替了回答,幸好玻璃上有不少的水氣,看不太清楚。

幾分鐘後,她裹著大毛巾出來,我說:「你先補一下妝,換我去洗澡。」我進了浴室,想拉起塑膠布簾,可是一想,她都不怕我看,我難道還怕她看嗎?透過玻璃我看到她對著牆上的鏡子,細細地補妝,突然大毛巾滑了下來,她的整個背完美無缺地呈現出來,這是以前寫真集中最常見的鏡頭,可是在她的表現下,又似乎與別人不同,她稍瘦的肩膀與手臂所組成的線條,正代表著女人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從斜背後看,手臂下只能看見一半的乳房,好像又比從正面看來得誘人。女人一生都在扮演美的動物,可是年輕就是最值得珍惜的歲月,這種迷人的身材,到底又能維持多少年呢?拍寫真不就是要把女人一生中最值得留念的美記錄下來,這個女孩還真是值得大拍特拍。

只穿著內衣褲走出浴室,到了她的背後,問她說:「好了嗎?」她拉著大毛巾站了起來,我伸手把大巾拿掉,她退了一步,用手遮著下體,我說:「你的身材真是沒話講,等拍好衝出相片來,一定很迷人。」我把沙發搬到中間,要她斜躺著,大閃光燈的聚光罩對準了她幾乎毫無暇疪的身體。相機裡裝的是燈光片,閃光燈前又加了色溫紙,這樣沖洗出來的相片會有不同的色彩,白的地方會因為帶一點點藍而顯得更白,她鮮紅的嘴唇又會更紅,而且聚光燈會使整個背景變得漆黑一片,將人物的線條顯得突出。

我不斷地稱讚著她的身材和皮膚,的確,豐潤的皮膚,玲瓏的身材,嬌美的臉蛋,無一不是上上之選,嫩紅的乳暈,修長的雙腿,以及下面最奇特的陰毛,更是一般從外表上看不到的美色。剛才當她放開大毛巾時,的確讓我心中大動。但是她卻好像很在意地希望能遮住第三點。我告訴她,這是為她這一生中最美的歲月留下珍貴的回憶,不要太在意一般習慣的想法,就像是以前作服裝表演一樣,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把上天賜與的恩惠,全部表現出來。可是她說她到底沒有在一個不太熟的男人面前全裸過,有一點怕。

我認為女人最美的眼神是在她情慾熾熱時看人的眼神,那種眼神是一種對性的飢渴和希望受到愛撫的期望,可惜要拍到這種眼神卻很困難,每個人一面對鏡頭時便僵化了,那種眼神當然也立即消失,尤其是模特兒不一定會對攝影師有情慾的感覺,所以以前參加過幾次人體攝影,總是拍不到理想的照片。我一邊拍一邊和她聊天,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她說剛剛才吹掉了,可是失去那個男人也並不令她覺得可惜,因為那個男人根本是個好逸惡勞的傢伙,現在想想真不值得愛他兩年多。談多了她似乎也把才才緊張的心情放鬆了,從沙發拍到窗口,又從窗口拍到床上,可是我一直覺得不滿意的地方是她的乳頭並不特別突出。

我趁著換底片的時候問她:「你的奶頭都是這樣一半縮在裡面嗎?」她不好意思地說:「有時會突出來。」我問:「什麼時候會突出來?」我當然知道女人的乳頭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才會突起,一種是遇到冷的時候,一種就是在性交的時候。她說:「以前作模特兒的時候都是用冰塊來冰。」我打開冰箱,一看裡面竟然是空空如也,只有兩罐啤酒,而且啤酒還不冰。我說:「待會要拍乳房的特寫,能不能把奶頭弄得突起一點?」她用手指搓了搓奶頭,好像並沒有什麼效果,抬起頭看看我,又低下頭去用力搓她的奶頭,我說:「可能要我來搓一下才會有效。」

她害羞地看了我一眼,想說又沒說什麼,我上前用手掌撫摸起她的整個乳房,剎時感覺到她的乳房軟中帶硬,那種男人摸到女人豐滿的乳房的感覺,真的很難說得清楚。接著我以姆指和食指輕輕地搓著她的奶頭,她先是低頭看著我的手,挺著胸部讓我摸,接著很自然地用她的手搭上了我的手背,我用兩根手指搓起她的奶頭,她突然哼了起來,我注視著她的眼睛,她也看著我,這時我發現我所期待的神情出現了。

我輕聲的說:「舒服嗎?」她點點頭,閉起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沉醉在異性愛撫的快感中。我感覺到她的兩個奶頭都已經勃起了,可是情慾仍然不夠。我問她:「以前和男朋友作過愛嗎?」她又點點頭,我說:「現在你就想著以前作愛時的感覺。」

她沒有回答,隨著我要求的動作,翻轉著她的身體,鎂光燈的燈光一次又一次地投到她的身上,這時她已不再遮著她的下體,我發現在她洞口的陰毛上,已經沾滿了黏黏的液體,她的眼神裡已經充滿了飢渴。突然嘴吧動了一下,說:「我……我想……」我問她:「你想什麼?」她還是像夢囈般地說:「我……我……」一方面她一次又一次地抓緊我的手。我放開了她的乳房,說:「現在看著我,想著性交的快感,這是你最美的時刻。」我伸手按下了快門線。閃光燈一閃,好像又驚醒了她方纔的夢,那種我捕捉了多年的表情又消失了。我連著又拍了兩張,走到她的身邊,問她:「還想拍嗎?」

她突然抱住了我的脖子,說了一聲:「吻我。」我吻了下去,她將赤裸的身體,拚命地向我身上靠,我下身只穿著一條內褲,立刻產生了變化,她的小腹摩擦著我的下體,更激起了狂濤般的性慾,舌頭像攪拌機一樣地在我嘴裡翻攪,兩手伸進了我的背心,不停地撫摸著我的背,我低下頭,吸著她的乳房,她更大聲地呻吟,我一手也探向她兩腿的交會處,那裡早已氾濫了。我摸了她的陰戶,她更伸手拉下了我的內褲。蹲下身去,把我的陰莖放進了她的口中。

不知道她吸了有多久才吐了出來,我把她放在沙發上,問她:「你想要嗎?」她還是抱住我的下半部不放,從肚臍到小腹,一直到陰莖,她不停地吻著,口中還一直說:「我要,我要。」我退了一步,說:「現在你想著我插進你的身體,吻著你的奶子。」又拍了四五張,她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把又抱住我,她的皮膚是冰涼的,但是一被我擁在懷裡,很快地又變燙,胸前的兩點,先是輕輕地在我身上摩擦,接著便是緊緊地貼了上來。我抱起了她,走到床邊,放下她的同時,我整個人也壓了上去,這時我的陰莖也很順利地通過了她的陰唇,插進了她的屄裡,她大聲地叫了起來,兩手臂抱緊了我,兩腿也纏上了我的小腿,舌頭更在我的嘴裡拚命地翻動,而且不停地發出聲音。

她的屄被浸得十分滑潤,緊緊地包著我的陰莖,我慢慢地開始抽插,她的屄竟然會隨著我抽插的節奏一緊一放。我問她:「這樣舒服嗎?」她夢囈般地說:「好,好舒服,快一點,快一點。」我加快了速度,她也配合著加快了喘息,我要她翻過身來,從背後插進去,她用一手撐著身體,一手拚命地搓著她自己的奶子,然後再摸到我正在抽插的陰莖,我也把手伸到她的洞口,找到她的陰蒂,這樣的動作,幾乎讓她瘋狂,我一次又一次極盡所能地深入,每深入一次,她便大叫一聲。

接著我又把她翻回來,她平躺著,兩眼飢渴地看著我,我拉起了她的雙腳,她的陰部完整地呈現在我的眼前,她似乎還想不出我要怎麼插她,眼神裡有些疑懼,我拉高了她的腳,又一次深入她的體內,由於她的兩腳被我高高地拉起,她的陰部便更用力,她不停地扭轉著頭部,也不停地嘶叫,彷彿難以支持身體所受到的衝擊,扭轉時兩顆奶子也跟著幌動,兩手一下拚命地抓自己的奶子,一下又抓住床單,她的一切反應讓我再也忍不住地噴出了我的精液,射向她的子宮。

我放下了她的腳,她重重地喘息了一聲,我看見有一股白色的液體正從她陰道口緩緩地向外流,伸手抓了兩張梳妝台上的面紙,蓋在她的屄口上,但她的雙手卻又圍上了我的脖子,我也緊緊地壓在她的身上,舌頭又一次地結在一起。當我們擁抱著走進浴室時,她說:「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我回答說:「我也是。」超音波浴缸中放滿了水,她灑下了泡沫浴乳,兩三下便讓整個浴缸堆起了一層又一層的泡沫,我和她身體挨著身體,讓泡沫圍繞在四周。我不知道這時該說些什麼,她也沒有開口,但四隻手卻不停地相互在對方的身上遊走,我想的是今天怎麼會有這樣的奇遇,從上午認識到現在也不過才四個多小時,竟然男女之間最重要的事都做了,以後該怎麼再發展下去呢?她來拜訪是為了要爭取廣告,我本來就有意登廣告,看來我可以答應她的要求,但以後這種遊戲還要持續下去嗎?

她輕輕地在我的臉上吻了一下,問我說:「你在想什麼?為什麼那麼久沒有反應?」我回過神來,才感覺到她的小手正在水底下套弄著我的陰莖,可是因為心中想著另一回事,不知道她弄了多久,還是沒有起色。我說:「你到底是從那裡跑出來的妖精,弄得我神昏顛倒?」她說:「什麼?是你帶我來的啊,怎麼說我是妖精?」我們都笑了,一把把她擁進懷裡,又熱吻起來。漸漸水溫降了,我拉起了她,放開蓮蓬頭想沖掉身上的泡沫,她先搶過了蓮蓬頭,輕輕地幫我從背上往下衝,又轉到我面前,細細地把我的陰莖洗了又洗,我問她:「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好?」

她回答說:「剛才他帶給我快樂啊!」接著換成我來為她沖洗,強勁的水柱方才打在我的龜頭上,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快感,我想把水柱對準她的陰核沖,應該也會有快感,我要她坐在浴缸邊上,叉開雙腿,這次我真正地看清了她的整個陰部,當我把水柱衝向她的陰核時,她很快地合攏了雙腿,我問她說:「你不覺得那會有快感嗎?」

她說:「我怕會掉到浴缸裡去。」我到她的背後,讓她把背靠在我身上,她自己抓過了蓮蓬頭衝向陰部,我從背後又開始揉她的奶子,過不了幾分鐘,她丟下了蓮蓬頭,站起身來說:「這樣太沒意思了,只會弄得裡面癢癢的。」擦乾了身體,又相擁著回到了床上,我們都注視著電視機上播出的春宮片,我問她:「你們女人看了這種片子有什麼感覺?」她說:「那要看時間和地點?」

電視中播的是一部帶有性虐待的日本片,男主角喜歡把女人綁起來作愛,女人被綁了之後,哀叫的聲音帶給男主角很大的誘惑,看起來女人似乎是被虐待得很可憐,可是女人在事後反倒非常滿足於這種痛苦的快感。她把頭放在我的臂彎裡,手輕輕地一再撫摸著我的胸部,看著電視畫面上的情節,使她的手漸漸地用力起來,也一步步地向下移動,終於又到了我最重要的地方。我原先抓住她奶子的手也跟著用力起來,她的身體更開始蠕動,一直往我身上靠,大腿更蓋上了我的下身,感覺到在被單下,她正用我的身體摩擦著她的陰部。

我移動了一下身子,想看看她的表情,她喘息著說:「我裡面好癢。」我翻起身,一邊大口地吸著她豐滿的乳房,一邊探手向她的屄口,原先已洗乾淨的屄口,又是一片氾濫,我的手指緩緩地向裡伸了進去,她也很快地張開了雙腿,越伸得深,她的嬌喘聲越大,手指在她的屄裡翻動得越凶,她不僅扭動得越凶,抓住我陰莖的手也套弄得越快。

突然,她坐起身來,爬上了我的身體,抓住我的陰莖往她的屄裡塞了進去,我把身子向上一頂,她啊的一聲,又開始瘋狂起來,身體不停地上下套動,兩手抓住我的雙手,用力地搓弄奶子,直到她套動得累了為止。我把她拉起床來,要她站在地上,面對著鏡子,我先坐在床邊,然後她背著我坐在我的腿上,她很自然地把我的陰莖又塞進了她的陰戶。

在鏡子裡我們一起看到一幅誘人的身材,不停地扭動著,從腰部到胸部,一陣陣地向上挺,還有四隻手到處遊走,原先就已經很飽滿的奶子,現在變得更挺,突出的奶頭,不時地阻礙著我遊走的手。纖細的腰身下,是稀疏的陰毛,毛下又塞著一根堅硬的肉柱,被兩片粉紅的陰唇含著,她間歇地張開眼欣賞自己傲人的身材,又很快地閉上眼,享受性愛的快感。這時她又一次地讓我嘗到無比的舒服,隨著她的呼吸,她的陰道裡傳來了一次又一次的收縮,從陰莖到龜頭,彷彿是被她用嘴在吸一樣。

電視中又傳來女人被虐待的呼喊聲,這種呼喊聲中還夾雜著痛快的呻吟,我們都從鏡子的反照中,看到電視畫面中女人被五花大綁,面朝下地被吊在空中,然後男主角站著插弄完全懸空的女人,女人的胸部一來是朝下的關係,二來又被麻繩圈住整個乳房,又牢牢的背綁著雙手,整個奶子就像要掉下來一樣,男主角抓住了女人被分開的兩條大腿,一會兒插屄,一會兒插屁眼,女人不能著力,完全任由男主角抽插,能做的只有大叫。這種叫聲,讓她起了莫大的興奮,她坐起身,趴在床沿上,要我也從後面插進去,她高高舉起的屁股,突顯了陰戶,我一邊努力地運動著我的下半部,也粗暴地狠抓她的乳房,她不停地叫著:「用力一點,用力一點。」

我不知道她是要我插得用力一點,還是抓得用力一點,只從鏡子裡看到她帶著好像痛苦萬分的臉部表情,很自然地不管是插還是抓,都不由自主地用更大的力。我把她的雙手都拉到背後,緊緊地抓住,這時她只能用頭部頂著枕頭,臉側向左邊,閉著眼,半張著喘息的嘴,屁股卻仍然要翹得高高,她叫得更大聲,我想是不是該插一下她的屁眼,可是我從來不曾有過插屁眼的經驗,也覺得那樣做有些髒,還是不想插進她的屁眼。

或許是她這樣的姿勢被我這樣抽插累了,想要轉過身去,我放開了她,兩人同時降落在床單上,交集的地方仍然緊緊地密合著,我吻著她的背,似乎這樣並不能夠滿足她的需求,於是又把她翻過來,抬起了她的屁股,把她的兩膝彎向她的肩膀,我的兩臂繞過她的膝蓋後方,落在兩個乳房上,這樣整個屄都突了出來,我深深地一插到底,她也動彈不得,兩手臂繞緊了我的頸子,於是兩人交集的地方又多了一個,她的上下兩張嘴都被我封死,只覺得我的背部被她的指甲一次又一次地插得發痛,可是越痛越有征服的快感,就在她又一次強烈的顫動中,我也放出了第二次的精液。

二度激情過後,大家都有些累,我顧不得她是否會反對,從褲子口袋中摸出了煙,點燃起來,想不到她說:「也給我一枝好嗎?」我幫她也點著了煙,兩人躺在床上,一口一口地吐著煙圈,看來她也是個老煙槍。我好奇的問她:「你剛才那種會收縮的本領是怎麼練的?」她說:「以前在學校時,有一個死黨,課餘的時候在一家很有名的應召站兼差,那個應召站老闆娘教她們一些可以讓男人更舒服的方法,她回來之後,就跟我們講,我們幾個雖然口頭上不想明著討論,可是大家都在洗澡和睡覺的時候偷偷地練習,洗澡的時候練習吸水,睡覺的時候在被窩裡把自己的手指插進去,一次次的吸,後來從男朋友那裡才知道這種功夫真的可以讓男人感覺更好,其實我們也會因為男人有快感而更舒服。後來又大家又學到了一些怎麼口交的本領,其實開始時只是為了好玩而已,後來才知道這樣男女雙方都會有更大的快感。」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