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造夢人創于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一)

我叫馬偉倫,我和家人住在W市,我今年17歲。我讀十一年級。我是家中的獨子,上有二個姐姐,下有一個妹妹。父母離婚。大姐叫馬慧萍,二姐叫馬慧齡,妹妹叫馬慧蘭。

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子,他們很疼愛我,有時侯,我做錯事,他們原諒我。我盡量約束自己不要做錯事。我讀書非常用功,我知道我就上十二年級了,準備高中畢業,畢業以後,我就來上大學了。

我記得這個寒假,外面非常寒冷,我沒有出去,在家中玩電腦。我進入國際網絡,在網絡中,我進入色情網頁,看到那些裸體的美女和故事,我非常興奮,肉棒已經把褲子頂起小帳篷了,我拔出我的肉棒,用手握住肉棒子前後移動。

我感到興奮要射精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二姐站在那里,她瞪大眼楮說:「Whataredoing?」我感到一驚,我的臉紅了,我感到我握住的肉棒沒有先前那麼堅硬了,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看見她的臉紅了。

我看她只穿著大碼的T恤,T恤長至大腿,因沒有乳罩的關系,二個乳頭凸起來。我突然大膽起來,我走過去抱緊著她,她對我的行動感到不知所措,我抱緊她,我感到我的半堅硬的肉棒頂著她的凸起的陰部。

我在耳邊輕輕地說我愛她,我的下身不斷地左右前後動著,肉棒頂著和磨擦著她的陰部,她的臉變得又紅又熱,呼吸變得急速了。她想用手推開我,我用力緊抱著她,我的嘴唇移到她的嘴唇上,我把舌頭伸到她的口中,她閉上牙齒,我的舌頭伸不進她的口胸,但過一會兒,她張開牙齒,我的舌頭進入她的口胸,我們互相吸取對方的口水。

我知道她開始動情了,我輕輕地抱起她放在床上,我們繼續接吻著。我的手伸到她的胸前,輕輕地揉著她的乳房,雖然隔著衣服,但我感到她的乳頭變硬、變大,我輕輕地、快速地除掉她的T恤和褲子(我們家里有暖氣的,所以她只穿一件T恤,她從來不穿乳罩的)。眼前一亮,一個美麗的裸體橫臥在床上。

她的乳房不十分大,大約34寸左右。乳頭呈粉紅色的,已經又硬又豎了。

我一手握著一個乳房,均力地揉著,並用姆指和食指夾著和輕輕地捏著。用口含著另一個乳頭,輕輕地咬著,另一只手撫摸著她的全身,最後落在陰部上。

她的陰部上沒長很多毛,有兩、三條,摸起來十分柔軟的,她的下面已經濕了,陰核已經充血突起來了。我用二只手指輕輕地捏著,用中指在那濕濕的裂縫輕輕地移動和勻著,她的陰戶更加流出大量淫水。

我試著把中指刺進去,里面更濕,我用中指挖著和進進出出,不斷地動著,她開始呻吟起來了,她伸手拿住我的陽具,上下移動,我的肉棒更加硬了,她也忍不住了,她要求我插入。我分開她的雙腿,跪在她的雙腿中間,我用手拿著我的肉棒對準她的陰戶,大力一潛,肉棒只頂入一半,她的陰道又緊又濕,我感到緊迫,好像要把我的肉棒迫出來。我再用力一頂,肉棒全枝進入她的陰道了。

「痛……好痛……不要動……」她用雙腿夾住我的屁股,使我無法再上下移動。但我小力移動,我們互相吻著,吃掉對方的口水,我雙手揉著、搓著雙乳,我還捏著乳頭,過了一會兒,她放開雙腿,動一動她的臀部,小聲說:「不很痛了……」

我知道她要了,我小力上下移動我的肉棒,幾十下之後,我學著書本上的,我大力地插著她的小穴。 「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雞巴哥哥……喔……喔……請你大力插死我,喔……喔……大雞巴哥哥……喔……大雞巴哥哥……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姐高潮了。

大約十分鐘左右,我喘著氣對她說:「二姐,不行……了……我要射了……忍住……忍……不……住……」

大約十來下,我感到一股熱熱的陰精射在我的龜頭上,我終于忍不住,我終于射了已經忍了十七年的精液了。我射入二姐陰道里面,我感到疲倦,便伏在二姐的身體上睡著了。

過了一會兒,我醒了,二姐用手輕撫摸我的頭和臉,我發覺我的頭伏在二姐的雙乳上,我抬起頭,用口吻著乳房,從右到左,從左到右。我還用牙輕咬她的乳頭,她輕輕動下身,她的陰道緊緊包住我的肉棒,我感到我的肉棒又開始漲大了,把她的陰道塞得滿滿的,她的陰道濕了,流出很多水,我輕輕地上下動著,她也開始呻吟了。

我加快插她的小穴,我看我們的肉體交媾的地方,我的肉棒一入,她的小穴凹下去;肉棒一出,紅紅的小陰唇和肌肉凸出來,我學著A書上的法子,九淺一深地插著小穴,她又大聲呻吟起來: 「啊……好一個……大雞巴哥哥……好……插得……小……妹……小穴好啊……大力……插……死……小妹了,……大力……啊……大雞巴哥哥……大……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听到到她淫叫,我更加興奮,我不理什麼技巧,她是否經得起我大力插她的小穴,我分開她的雙腿,大力地插著,根根到低,她淫叫得更瘋狂,大喊道:「噢……不行了……」

我感到一股熱的淫水射到我的龜頭上,我知道她射了,她像死人一樣躺在床上,她高潮了。

我不理三七二十一,我把拖到床邊,分開她雙腿,用手拿著肉棒對準她那濕濕的陰道,用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分開她的大陰唇,屁股往後,然後大力一挺,全根沒入。我用「老漢推車」式插她的小穴,肉棒在她濕濕的陰道進進出出,發出「卜卜」的聲音,她又呻吟起來: 「喔……喔……喔……大雞巴哥哥……好舒服……好爽……你插……死……妹妹了……我……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又泄了。

我覺得我也快射了,我瘋狂插了幾十下,我終于射了……

我,覺得又舒服又疲倦,我伏在她身上休息一陣。二姐回過頭來,她用雙手推我,說:「你好重。」

我拔出我那軟軟的肉棒,躺在她身邊,她起床走進廁所,拿了條熱的毛巾出來,她幫我抹肉棒上的淫水,然後我們用枕頭墊著,斜躺在床上,她的頭傾斜在我的肩上,我的一只手伸過去玩弄她的乳房,她輕輕打一下,說:「先前還沒玩夠嗎?」

我沒將手拿開,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我問她:「二姐,你不是和你的朋友們去滑雪嗎?你什麼時候回來?為甚麼我不知?」

二姐說:「我回來已經很久了,因為仙蒂在滑雪的時候跌斷了腿,我和幾個朋友送她去醫院治療,然後送她回家,所以我便提早回來。我回來家時,靜悄悄的,我想個個都出去了,我就回我的房間換衣,躺在床休息。後來听到你開門的音響,我走過來看看,結果是這樣,你也知道。」

我忽然坐起來看著她,我一邊穿衣一邊說:「姐,起來,我們去買避孕藥。

A書上說,事後避孕也有一定的保險。「但二姐看著我穿衣,她沒有下床穿衣。

「好二姐,為甚麼還不下床穿衣呢?」她也不回答我。

過一會,我正要出門,她笑著說:「弟,不用去買了。」我看著她說:「為甚麼?」

她勾一勾手指要我過去,她輕輕地打下我的頭,說:「還未弄清二姐要不要避孕,就把二姐強奸。壞弟,好在二姐今天是安全期,如果不是,就麻煩了。」

「對不起,二姐。」

我上床撫弄她。她滾來滾來,一邊笑一邊向我求饒:「弟,不要玩,二姐有話同你講。」

我也不撫弄她了,她坐起來,拍著床要我坐在她身旁,說:「弟,今天的事二姐不瞞你,弟,你知道嗎?二姐很愛你的,從你十五歲那一年,你從馬路救我的生命,二姐我對你心不只是姐弟情,還有其他的情。」

我本來不清楚,我現在明了。

「二姐,我也很愛你的!」我抱緊她,吻著她,最後我們的唇交合起來,深情地擁吻著。我的手撫摸著她雙乳,揉著、搓著、捏著她的乳頭,她的乳頭和乳房又變硬了。我的手向下伸,撫摸她的陰部,她的陰部凸起像個小饅頭,已經濕了。我分開她的大陰唇,用手指挖弄她裂縫,用二只手指輕捏她的陰核,她全身打顫著,我的唇往下吻,一直吻到她的陰部。

我吻遍整個陰部,用雙手指分開她的大陰唇,用舌舔她的小陰唇和伸進陰道里面,然後輕咬陰核,她打顫著。她一邊呻吟一邊除開我的褲,拿出我半軟半硬的肉棒含入口,我感到暖暖的包著,好舒服,她用牙齒輕咬和用舌頭舔著我的龜頭,我的肉棒交大了,把她的口塞得滿滿的。我們69式互吻著,我輕咬她的陰核,還用中指伸入她的小穴里,挖著插著她那緊而濕的陰道,她呻吟起來,但她含著我的棒子,她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沒多久,她的穴噴出一股熱熱的淫水來,噴得我一面都是淫水,有股腥腥的味道。她伏下在我的胯下,吐出我的漲硬的肉棒,她回頭說:「弟,我的口麻木了,我很倦。」

我坐起來,抱起她,她用手拿住我的肉棒對準她的小穴,慢慢地坐下來,她上下移動著她身體,她的雙乳房也跟她動而動,美極了,我伸出雙手握住她的雙乳玩著,不久,她的動作越來越慢了,最後伏在我身上喘著氣。

「弟,我不行了,我無力……」

我扶她臥在床上,我說:「二姐,張開你的雙腿,抬高你的屁股。」

她像八字一樣張開雙腿和抬高屁股,我看到她整個陰部露在我面前,那紅紅而濕的大小陰唇,流著淫水和我先前的精液,陰核充血凸起了像指頭一樣大,我拿著我的肉棒對準她的陰部,大力插入去,我再整枝拔起,只留龜頭在陰道口,又大力插入去,來回抽動了幾十下,我的一股大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宮,她一陣顫栗,我們滿足地相擁睡著。

我們大約睡了二個鐘頭,醒來了,我抱著她,同她談話,我問她是不是第一次,為甚麼又沒流血,動作和反應那麼溫和……我故意不說下去。

她說是第一次。

我說:「為甚麼沒流血?听說第一次會流血啊!」

她說:「可能我以前活動的時候弄破了處女膜吧!」 她說:「原來做愛是那爽和舒服的……怪不得大學里的女生很多時間都談論做愛,現在我做了……我愛你……弟。」

我和二姐發生性行為之後,我們的關系變得比以前更加親密了。二姐放假在家,我要天天做愛,但二姐說這樣會對我身體有害,會影響我的學業,所以我們一星期只做二次。如果二姐返學,只有星期天才能做。有時放假在家,夜晚我偷偷地走進她的房間要做,她不給,有時我撫摸她,讓她興奮,這樣我便可以達到我的目的了。

這個學期,我不像其它青春期的年輕人一樣,對性好奇和疑問這麼強,我專心讀書,我順利畢業並進入美國一流大學繼續我的學業。**********************************************************************

我和我的一家人作者:造夢人創于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二)

有一次,我周末返回家,大姐和小妹去看香港明星來美的音樂會,二姐沒回來,我有少少肚子不舒服,我和媽用過晚餐後,我很早上床休息了,母親在廳看中國人的連續劇錄影帶。

半夜我起來上廁所,在我完後回房,當我經過媽媽的房間,我听到呻吟聲和哭聲自媽咪的房間傳出來,我想媽咪她可能出了事,我準備拍門進去,我發現門原來虛關上的,我打開門,看到媽媽一絲不掛躺在床上,一只手拿著假陽具插著自己的陰部,另一只手拿住爸爸的照片,一邊呻吟一邊低聲哭泣。我站在房門口一動不動,假陽具和陰道的磨擦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她的雙乳在她的抽動下,一上一下動著,她的乳非常大,大約36、37寸以上。

我站在那里看了大約十分鐘上下,我走過去抱住她的頭,撫摸著,吻著她的臉,問她為什麼哭泣,安慰她。她一看是我,臉紅著,不好意思坐起來,問我為什麼在這里,我照說我去廁所回來,听到哭聲和呻吟聲,就進來。

我重復問她為什麼哭?她紅著臉說:「我看電影看到有些興奮,所以回房自慰。當看你爸爸的照片,想起你爸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同我做愛時,何等快活,而現在沒有了,我一時感觸,所以我哭了。」

我在她說話的時候,伸手撫摸她的身體和乳房,最後手落在大乳房上,我用手掌搓著、揉著,和用手指捏著乳頭,她的乳頭早已硬了,在我的捏弄下,更加硬了,她呻吟著,看到我的褲襠起了小帳篷,她伸手放在我的小帳篷上,雖然隔著褲子,但我感到她的手非常曖和,柔軟的。

後來,她的手伸進我的褲里,溫柔地握著我已經硬起的肉棒,她一怔,說:「這麼大,比你父親還大!」並且上下移動,幫我打起手槍來。

我舒服地呻吟起來,我對她說:「媽,把它放入口中,好不好?」她躊躇一下,然後伏下去,張開小嘴含住我的龜頭,用舌頭舔著,並用牙輕輕咬著。

我也彎下腰伏在她的小腹上,吻著,一直吻到她的陰部。她的陰部像小每饅頭凸起,周圍長著密密黑黑的芳草,如果不是假陽具還插在陰道,幾乎看不到陰道口。她的陰核已經充血豎起來了,我把嘴含住她的陰核,用舌頭舔,用牙輕輕地磨著,用手拿住假陽具做著活塞動作,她含著我肉棒的口發出「唔、唔」的聲音。

不久,她用雙腿大力夾住我的頭,我感到一陣顫抖自她的下身傳來,她吐出我的肉棒,大聲地呻吟:「……啊……啊……」她已達到了高潮。

她躺在床上喘著氣,我的肉棒還頂住她的嘴唇。肉棒還硬硬的,我感到痛,我起來和掉轉我的方向,我跪在她的雙腿間,拿住我的肉棒在她的陰道口來回磨著,我準備插入去。媽媽清醒了,見我準備插她,用手擋住陰道口,不讓我插入去,她看著我說:「倫,我們是母子,不能性交,這樣做是亂倫。」

我知道不能用強來對付自己的媽咪,我忍著肉棒的痛向她慢慢解譯,我說:「媽咪,其實現在社會用法律來禁止人類亂倫,因為它提倡優生。在舊社會,人們也禁止家庭成員亂倫,因為人們不想一個家庭的男人互相爭女人而弄得一個家不得安寧,父子、兄弟反目成仇。在舊時的中國,不是很多表哥和表妹結婚嗎?

在很多少數民族中,父死子同母結婚,現在父親已經不在,兒子我有權使媽媽快樂。媽,你很久沒同男人性交了,難道不想嗎?另外,家中成員能夠互相愛著,我們不說出去,誰會知道我們亂倫呢?況且在美國很多父女、母子、姐弟、兄妹都亂倫呢!難道社會去阻止得他們嗎?「

我一邊說著一邊玩弄她的大乳房,捏著乳頭,乳頭又豎起了,她口中發出:「唔……」

我知道她又興奮了,我雙手拿開她擋住陰部的雙手,其實她的雙手也只是作狀擋著,我用左手分開她的陰毛和大陰唇,我看到里面紅的小陰唇和肉壁,有很多淫水流出,我用右手拿住已硬了很久的肉棒對準,向前一挺,龜頭和一半已入去。我感到非常緊迫,像要推肉棒出來,她叫痛:「倫,不要這麼快插入。」

我不敢抽進,停留不動,我繼續用嘴含住乳頭和用一只手玩弄她的另外一個乳房。我搓著、捏著乳頭,刺激她的性腺,不久,她下身動了一下,我知道她要我插入去了,我大力往前一挺,全根沒入了。她又叫痛,我不動,過一會,我慢慢地抽動,陰道更滑了,她發出呻吟了,我知道行了,我大力抽插著,她的呻吟更大: 「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到一股熱熱的陰水噴到我的龜頭上,她又高潮了。

她像死魚一樣地躺在床上,我還未射精,我把那硬硬的陽具抽出她濕濕的陰道,把她反轉,使她的背面向我,我看到她白白而肥大的屁股,她屁股口黑黑的緊合著,我想去操她屁洞,我分開她的雙腿,兩個洞口在我面前呈現無遺:前洞有濕濕的淫水流出,淫水在她的陰毛上閃閃發光和把下面的床單弄濕了。

我用手在她的陰道口和陰毛上取淫水揩在屁洞口使它濕滑,我用手拿住我的肉棒大力插入,她的屁洞非常緊,像二姐那處女的陰道,只入到一半,她痛醒過來,大聲叫痛,叫我不要插,我不理她的懇求,我大力一挺,終于全根沒入,她痛昏了過去。

我不理三七二十一,我大力地抽插著,大約抽插幾十下,她醒來了,不斷地呻吟,我感到我要射了,我飛快地抽插著,她更大聲呻吟,不久,我終于射出,熱熱的精液把她大腸燙得她大叫一聲,她又打顫,她又一次高潮了。

她轉過身來,用妖媚的目光看我,露出滿足的微笑,我們相擁睡了。**********************************************************************

我和我的一家人作者:造夢人創于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三)

早上起來不見她,我知道她去煮早餐了,我裸體著走出來,怎知在門口見到大姐,大姐也見到我,紅著臉說:「這麼大,還不穿衣服在家時走。」她行過我身邊,用眼尾看我那已軟的陽具,紅著臉回房去了。

我回媽的房間穿上衣服後,走下樓,走進餐廳,見媽咪已經把早餐放在台上了,媽咪微笑看著我走過去,我叫聲「媽,早。」我不理她吃了沒有,大口地吃著,一直吃到七份飽才抬起頭,見媽還微笑看我,我說早餐很好吃,繼續大口地吃著,她說:「小心點,別噎著。」她說這早餐不是她煮的,是大姐煮的。

我一看鐘,只不過是八點,我反問說:「大姐應該未回來,為什麼我在房門口看見她?」

「阿萍昨晚已經回來了。」(大姐叫蕙萍。)

「我們的事她知道了?」

母親紅著臉點了點頭。我們還談了很久,她還說想試一試。

我不知媽說什麼,媽伸手輕輕摸我的頭,看著我說:「她想試一試做愛的滋味。」

「真的?」

「唔。你要溫柔些和小力些對待你大姐,不要像昨晚對待我一樣,你大姐是處女啊!」

「我知道了。」我不等吃完早餐,我走上樓直至大姐的房間,房門虛掩著,我推門進去,大姐已經躺在床上,她紅著臉看著我,她用一條薄薄的毯子掩蓋身體,她的雪白的雙肩露出毯子,雙峰頂著凸起,隨著呼吸一起一伏,好看極了。

她嗔道:「未看過大姐嗎?」

我想她已經裸體了,我打開毯子一看,果然是裸體躺在床上,我站在床尾仔細地看著那雪白的裸體,大姐雖然不像媽和二姐高,但也有5尺2寸半,她有一對像媽媽的大乳房,大約有35寸以上,兩個乳頭像葡萄子一樣,粉紅色的。她的陰部光白的不生半條毛,大陰唇黑紅的微開著。好一幅美艷的裸體圖。她見我看得入神,嗔道一聲:「看飽未!」

我回過神來,我上床躺在她身邊,問她:「大姐,真要試一試。」

「唔,我這麼大還未試過,昨晚我看你和媽做愛,雖然看她很痛苦,但她最後很快樂的,我希望你不要把我操得這麼痛。」

「大姐,你放心,我會很溫柔的。」我伸手過去撫摸她的乳房,我感她打了一下顫,用手指在她的肉峰上搓著,另外用兩另手指捏她的乳頭,從這個到另一個,同時,我伸頭過去,我用嘴唇吻她耳垂,還用牙齒輕輕地咬著耳垂肉,並用舌頭舔著。我從耳、下巴、鼻尖一直到唇,我們來一個法國深吻。

我的嘴唇離開她的嘴唇,一直很吻,最後吻地她的乳房上,我從乳腳吻上去到乳頭,乳頭在手玩弄已經豎起來了,我用嘴含住一個乳頭,用手繼續玩弄另一只,另一只手拿住她的手伸到我的胯下,她的手拿住我半軟硬的肉棒,我叫她上下套動,不久,肉棒在她套動下變大,她下頭一看說:「天啊!肉棒有8寸長、3寸寬。弟,我想有些少害怕。」

我抬頭問她:「為什麼?」

她目光看望向我的肉棒,說:「這麼大,放入去,不死也痛死。」

我說:「不要怕,女人的陰道有彈性的,小孩這麼大也能生出來,你們女人不是喜歡男人大嗎?」

我繼續用嘴含住她乳頭,用牙輕輕咬著和用舌舔著,我的手已經伸到她的陰部,她的陰無毛,玩起來好爽。陰核已經豎起了,我用手輕輕地捏著、揉著,用手指去分大陰唇,挖著小陰唇,她興奮了,很多淫水自陰道流出,我想手指插入去,但我不想插破處女膜,我想用我的肉棒去把它頂破,我想嘗一嘗破處女膜的感覺。

我的嘴放開乳房,我的嘴唇從她的心口吻到她的肚子上,我看到肚臍又大又深,我用舌頂入她的肚臍洞舔著,她猛打顫,我在她的肚臍吻了一會兒,離開她的肚臍,一直吻下去,到了小腹,在小腹周圍活動著,最後,我要吻她的無毛陰部,陰部非常美,陰核已經豎起了,在無毛的陰部上豎起活像一座小山在平原坐起,呈得極好看,兩片大陰唇微微裂開,紅的小陰唇和肉,淫水已經流出來了,把大陰唇弄濕了。

我看到這樣的景象,我忍不住了,我伸頭過去,用嘴唇放在她大陰唇上,舌伸進裂縫舔著小陰唇和肉壁,我的口水和她淫水把陰道的入口全濕了,我的嘴唇往上吻,含住那豎起的陰核,輕咬著和用舌頭舔著,她的淫水更多地流出,陰道口更濕了。我的肉棒已經硬到痛了,用左手拿住對準目標用力一挺,龜頭入了,我感到非常緊迫,她大叫痛,我沒有再挺,吻著她的雙乳和其它地方,她輕說:「弟,里面好癢,試一試往里挺。」

我如聞聖旨,用力往里一挺,只入3-4寸左右,她大聲叫痛,媽听到叫聲走進來看,她看到我的肉棒插入大姐的小穴,她走過去安慰大姐,說:「女人的第一次是這麼痛的,叫她忍一忍,過了就好了。」

接著她低下頭吻大姐的大陰唇和用手捏著陰核。過了一會,她又要我插入點試試,屁股向後用力往前一挺,肉棒全根沒入,她痛得眼淚從從眼角流出,我看到她這麼痛,低頭對媽說:「大姐現在這麼痛,不如我們做一做先。」

「好啊!」她站起來,脫掉衣服和褲子,躺在床上,雙腿八字分開,並把屁股抬高,整個陰部露在我面前,我伸手過去一摸,已經全濕了。我把肉棒抽出大姐緊迫的小穴,我一看血紅的肉棒,血紅的淫水也隨肉棒的抽出泄紅了床單,我知她的處女膜被我頂破了。

我移動到媽的雙腿中間,拿住肉棒對準大力一挺,全根沒入她皺一皺眉頭,輕輕打我一下,說:「肉棒這麼大,一下了頂入人家的小穴,會痛的,下次不要這樣。」

我說:「下一次我會憐香惜玉。」我不理會她痛或不痛,肉棒在小穴九淺一深插著,她呻吟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喔……喔……插死我了……喔……喔……喔……喔……」

「叫大雞巴哥哥!」

「……甜甜心哥……」

媽感難為情叫自己的兒子做哥,我故意不抽動,過了一會,她可能敵不過陰道的癢,她小聲叫叫:「哥哥,大雞巴哥哥……甜甜心哥,我要,里面好癢。」

我還故意不抽動,大姐已經不痛了,她側臥看著我和媽做,「壞人,」輕輕地在我的胸打一下,「故意為難媽。」

我看時間已經夠了,不要玩太過火,我要媽轉身,像狗一樣跪在床上,雙手彎曲用肘頂著床,兩個巨乳掛在胸前,屁股高高地豎起,濕潤的陰戶和紅潤的裂縫淫水不斷地滲出,我等不了,拿住堅硬的肉棒全根插入,她這次不介意我一下全部插入,還話我插得好,她要我大力插。我听這樣,不客氣了,我全部抽出只留龜頭在陰道口,又全根插入,我不斷抽動,她大聲呻吟起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叫大雞巴哥哥……甜甜心哥……喔……你插得小……妹……好爽……嗯……嗯……啊啊……我我……我……小妹……我……喔……啊啊啊……」

我也喘著氣大力插她,我知道她快出了,我飛快地抽動肉棒。我感到陰道一緊,一股陰精噴在龜頭上,熱熱的,很舒服,她高潮了,她無力地伏在床,我也快要射了,我用大力抱住她的腹部,使陰戶不脫離肉棒,肉棒飛快地插著,發出「卜卜」的聲音,我射了,三股熱熱的精液噴得她打起顫來。我抽離她的陰道,看著濕濕的肉棒在射的原因下變小一點,又軟又硬。

我對大姐說:「這時的肉棒小了,要不要插入試試?」

「好啊!」她像八字一樣張開雙腿並抬高陰戶,她雪白的陰戶呈在我面前,凸凸的,陰核豎起像葡萄子一樣,紅紅的大陰唇裂開,血紅的淫水在陰道口好像要滴下來。我伸手來回撫摸整個陰戶,用兩只手指分開大陰唇,另一只手拿著軟硬的肉棒用力一挺,龜頭入去了,她皺一皺眉頭,我問她:「痛不痛?」她說:「只是一點痛,但不要緊。」這樣我繼續一挺又一挺,隨著我的挺入,她只是皺眉頭。

肉棒終于全根入了,我和她吐了大氣。我沒有抽動,我們進行法國深吻,我還用手玩弄她的雙乳。媽媽醒了,她看一看陰戶,我的精和她的淫水流了出來,從床頭拿一張紙巾擋住陰戶走去廁所清理。

我和大姐還吻著,摸著對方。過了一會兒,她小聲說:「弟,姐穴里好癢,請你輕輕抽動看看。」我的肉棒在我伏在她身上接吻和愛撫的時候已經硬了,听到她的同意,我輕輕地抽動我的肉棒,她開始呻吟了:「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感到陰道沒有先前那麼緊,可能陰道已經適應我的大肉棒了再加上淫水的潤滑。我加快抽插速度,九淺一深,我低頭看我們的交合處,肉棒頂入,她的大小陰唇也隨著凹了下去,淫水擠了出來。肉棒拉出,她的小陰唇和紅紅的肉也隨著肉棒的拉出而拉出,淫水也被拉出,後來我變了插法,有時是八淺二深、七淺三深……一淺九深。

隨著我的插法,她的呻吟越叫越大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到了高潮,一股熱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她脫力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我不動,硬的肉棒插在她陰道里,我吻她,搓她的雙乳,捏她如葡萄的雙乳頭,不久,她回過氣,開始扭動下身,我知道她又要了,我也開始抽動我的肉棒,我把她的雙腳壓住她雙乳,這樣陰戶高高地呈露在著,方便我抽插,我這時不理會什麼插法,雜亂無章插著可愛的小穴。她又大聲呻吟起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她快高潮了,我也要射了,我快速抽動肉棒,大姐我要射,她叫我放心射,她很安全的,我听她這樣講,我忍不住終于放心射,我一邊射一邊抽動,熱熱的精液射進她的子宮,她打一下顫,她又噴出了熱熱的陰精噴到我龜頭上,我們滿足地互摟著休息。

一會兒,媽輕輕地打下我的屁股說:「還不快起來清理一下。」我把已經變軟的肉棒抽離大姐的小穴,肉棒濕濕的,淡紅的淫水和我白白的精液自大姐的小穴裂縫流出。

媽忙從床頭拿塊紙巾給大姐擋住淫水的精液,大姐擋住她的小穴走去廁所清理,媽拿濕熱的毛巾為我擦淨肉棒上的淫水,我雙手玩弄媽的雙乳,大姐這時從廁所出來,她從床尾拿條毛毯蓋在我和媽媽的身上說:

「弟,不要玩了,我看你昨晚到今日已經出了幾次精,一定很倦了,來,讓大姐和媽陪你睡一睡,男人出了幾次不休息很易生病的。」

大姐上床來用毛毯蓋著,我伸只手過去玩弄她的雙乳,玩著四只乳房,玩下玩下便睡著了。大約睡了二個小時,我醒了,發覺只有大姐躺在我身邊,她也醒了,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我,當我們眼神相交一會,我們吻起來了。吻了一會,我打開毛毯看她無毛的陰部,見已紅腫,我憐惜地問她:「痛不痛?」她說:「有少少痛,但不要緊,媽說玩多幾次就沒事了。弟,插大姐好舒服,大姐愛你。」

我深情地吻下她,說我也愛她。這時,媽在樓下叫我們下樓吃午餐了,我們穿起我們的衣服下樓了。**********************************************************************

我和我的家人作者:造夢人創于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四)

春去秋來,不經不覺過了三年,我和媽、大姐、二姐關系更加親密了,我很愛大姐,幾孚每個星期做愛二次,因為我只有星期末才在家。

有一次,這天是星期五,下午本來有二堂課,但老師沒有來上課,個個都走了,提前回家,我駕著車準備離開的時候,我想我的學校離二姐的學校大約十分鐘車程,二姐星期五沒課,她在不在呢?我不理這麼多,認準方向駕車去二姐那里,二姐不是住在學校里的,她和二個好朋友(同學)在大學附近租一間屋住。

我來到她的住所,我按了門鈐,開門的是她的同學Maggy,我看她只穿短褲和T恤出來,我這時才發現她雖然戴著厚厚的眼鏡,但她身材這麼好,她的成熟的乳房非常大,胸前兩點葡萄在窄小的T恤下呈現出來,我看了砰砰心動,我為了分開她的注意,我問她:「二姐在不在?」她紅著臉說:「在。」我沒有徵求她的同意就入去了,她想阻攔也沒法了,因為我已進了屋。

在客廳,我問:「二姐在哪里?」她紅著臉指一指房間,這時我听到呻吟聲從房間傳出來,我走到門口,手一握門拴,我發覺門拴沒鎖,輕輕一扭開門,就看到二姐和她的另一個同學Cindy裸體著正進行69式互吻對方的陰房,Maggy想叫,我迅速用手捂住她的口,我用表情暗示叫她不要出聲,她眨了眨眼,表示OK。

我看著她,她也紅著臉看著我,我伸過頭去吻她,她閉著眼和人互吻著,我一只手抱緊她,另一只手摸她的雙乳,手指捏她已漲硬的乳頭,她發出低聲呻吟聲,我離開她的嘴唇,她的身依著我,我的手還輕輕地捏著她的乳頭,她不斷地低聲呻吟,我的眼始終沒有離開過二姐她們,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兩個女人的慰籍鏡頭,我感到很興奮,肉棒架起帳篷來。

二姐她們發現我看著她們,Cindy紅著臉看著我,她離開二姐的陰戶,二姐用媚看著我,問我:「倫,什麼時候來到?」

我說:「我站在這里很久了。」

她還用責備的口吻問Maggy:「為什麼他進來你也不通知我們一聲?OH!ISEE,原來小弟用美男計。」

Maggy說:「不是的,是……是他……不要我叫的。」

二姐說她不理這麼多,她望住我的帳篷,「弟,過來幫二姐止下癢?」

「NOPROBLEM!」

我走過去,她們的姿勢沒有變,二姐在上,屁股高高的抬起,看著她濕濕的陰戶,陰道口留著Cindy的口水和她的淫水,拔出我已硬了的肉棒在她陰道口磨幾下,我全根插入去,她輕輕地吐了一口氣,說:「男人的肉棒真好!」

肉棒不斷地抽動著,她一開始還吻著Cindy的陰戶,過了一會,她就不斷地呻吟著: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肉棒的出出入入,淫水被擠出來,把Cindy滴滿面,後來她開口吃著二姐的淫水和吻著肉棒和小穴的交合處。不久,二姐噴出一大股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我感到熱熱的非常舒服。

我伏在二姐的背上休息,Cindy在下面大叫:「喂,你們兩姐弟好重,把我壓死了!」我們听到這樣,我離開二姐的背並抽出我濕潤而還堅硬的肉棒,我坐在床上,二姐也離開Cindy的身體。我看到Cindy的陰戶,她像大姐一樣白雪雪無毛,看清楚,她不是像大姐一樣天生的,它是刮淨的,我伸手過去撫摸她的陰戶並捏著陰核,她頓時打了一打顫。

二姐抬起手勾一勾手指,要Maggy過來,Maggy過來坐在床上,二姐說:「Cindy、Maggy,你們說過想試下和男人性交的滋味,現在有一個現成的,他英俊,肉棒又長又大,你們要不要試試?」她們紅著臉看著我那堅硬的豎起的肉棒,點點頭。

二姐拍拍我的肩,說:「弟,她們未同男人做過,你要溫柔些。」

「唔。」我回答二姐,我的嘴已經伸過去吻Cindy的陰戶,二姐下床讓Cindy躺在中間,我繼續吻她的陰戶,用手指分開大陰唇,舔著小陰唇的陰道壁,她打顫著,二姐和Maggy分坐在兩旁,彎下腰,一人一個乳房,她們用手搓著乳房又用嘴含著乳頭,舔著的輕咬著,在三樣刺激下,Cindy瘋狂的亂叫,呻吟著,淫水比先前多了。突然,一股大的淫水噴在我的臉上,我用手沾放入口中品嘗,雖然有少少腥味,但甜甜的。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我貪婪地伸過嘴,在裂縫上舔著並吞下淫水,她在我們三人的刺激下又興奮了。

我這次用手拿住已經硬得痛的肉棒對準她的陰道口,在大陰唇周圍和小山丘上磨一陣,她大聲呻吟說里面好癢,要我插入去,我的屁股往後用力向前一挺,龜頭入了,她那緊緊的陰壁包住龜頭,她的眉頭一皺,我問她:「痛不痛?」她說:「只有少少痛,但不要緊,可能陰道被假陽具插多了,已經適應被插了。」

她叫我放心插,我听到她這樣說,我用力一挺,又入了3-4寸。這時她的眉頭大皺一下,我停止插,讓肉棒在陰道停留一會,她輕輕地動著臀部,我知她行了,用力一挺,全根沒入她的陰道。

她用雙腿夾住我屁股,使我不能抽動,她說有少少痛,叫我不要動,還說我的肉棒比假陽具更長更大,她一時吃不消。過了一會兒,她放開雙腿,叫我輕輕地抽動試試,我把肉棒抽出少少又插入,來回抽動幾十下,在淫水的潤滑下,我感到陰道已沒有先前那麼緊了,我又肉棒抽出大半,然後再插入去,她的呻吟由小到大了,我的抽插也快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又高潮來了,我把她雙腿壓在二姐和Maggy的頭上,使她屁股高高地抬起來,使整個陰戶呈出來方便我的抽插,我知道我快射了,我快速地抽插起來,我對她說:「我要射了!」她叫我放心射,她今日很安全。我听到她這樣說,抽插幾十下,我射了。我軟綿綿地伏在她身上休息。

過了一會,她說要清理一下,我拔出因射了精而軟軟的肉棒躺在床上,她從床頭拿張紙巾擋住陰道口去廁所清淨我留在她陰道內的精液和她的淫水。

二姐見我躺在床上,問我:「還玩不玩?」我答:「玩。」她用手拿住我濕軟的肉棒,上下套動,她低下頭用嘴含著我的肉棒,一會舔著龜頭,一會把整枝肉棒含在口中,不斷地做著。Maggy在一旁看,她最後也伏低身用口去吻肉棒,她從肉棒吻下去,用口玩弄我那兩個睪丸。在兩個熱口的刺激下,我的肉棒又豎起了,二姐還津津有味地含著已勃起的肉棒。

Cindy從廁所出來,看到這樣,抱住我,用她那兩個豐滿的奶子壓我胸膛,不斷地磨著,伸過口來,我們做著法國熱吻,在四樣刺激下,我的肉棒變得好硬了,想干穴,她們離開我坐起來,我也坐起來,我望著Maggy,她也紅著臉望著我。過了二分鐘左右,她自動躺在床中間張開雙腿,二姐和Cindy吻她的耳根、鼻尖、口、頸,最後吻在雙乳上,她們用手搓、揉、捏和含著乳頭舔著,她還穿著底褲,但已經被淫水弄濕了,底褲里凸凸的和黑黑的,非常好看,我用手撫摸那凸凸的地方,手指在陰唇部位上上下磨著,她打了下顫,淫水流出更多。

我除掉她的底褲,整個陰戶呈現在我面前,凸凸的陰核鮮紅嬌艷,密密黑黑的陰毛生在小山丘上和少許生在大陰唇兩旁,淫水已沾濕了整個陰戶和陰毛了,陰核已從大陰唇中冒出來豎起了,紅潤的大陰唇微微裂開,里面紅紅的和淫水泛濫,顯得好看極了,我伏在床上去吻她陰戶,用舌上下舔著,手指輕捏陰核,過了一會,我用口含住陰核,手指在陰道口輕挖,她呻吟著: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上下刺激下,她高潮了。我們繼續吻著她,不久,她又開始呻吟,淫水比先前更多、陰戶更濕,我雙手分開她雙腿,使它盡量張開,我跪在她兩腿中間,一只手的兩只手指分開大陰唇,另一只手拿住堅硬的肉棒對準陰道口用力一挺,整個龜頭全入了。她的陰道好緊迫,迫得龜頭有少少痛,她也大聲叫痛,二姐和Cindy安慰她,說女人的第一次是這麼痛的,過了就快活了。

Cindy繼續撫摸和含著乳頭,二姐來吻我和Maggy的交合處,最後她含著陰核舔著,過了一會,她說不痛了,叫我挺入試試。我挺入少許,她又叫痛,我又停止挺。過了一會,她說不痛了,叫我再挺入試試,我挺入少許,她又叫痛,我又停止挺,……來來回回,不痛就挺、一痛就停止,五次之後,終于全根入了。

陰道好緊迫,我肉棒被它夾住有少少痛,我九淺一深地慢慢抽插著,過了一會就變八淺二深,她大聲呻吟: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又高潮了。

我還未射,不斷在陰道出出入入,她出了兩次,像死魚般躺在床上呻吟著。

二姐用手抬高她的屁股,使整個陰部露出來方便我抽插,在二姐的幫助下,我抽插的速度加快了,我不理什麼九淺一深,我根根插到底,她被我插得死活來,不斷大聲呻吟: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叫大雞巴哥哥……甜……甜心哥……喔……你插得小……妹……好爽……嗯……嗯……啊啊……我我……我……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又……泄了…………」

一股陰精噴在龜頭上,熱熱的,燙得我好舒服,我射了。

我感到好倦,伏在她身上睡了。過了一會,二姐拍醒我們,她和Cindy拿著熱燙燙的毛巾,要我們起來清潔一下就回家了。我起來拔出軟綿綿的肉棒,鮮紅的淫水和我的白色精液漿在肉棒上,二姐拿熱毛巾同我清淨肉棒上的淫水在處女落紅,Cindy也幫助Maggy清淨,她看床單上的落紅和Maggy陰道口上的淡紅淫水,她一邊清理一邊說:

「恭喜你,Maggy,你落紅了,你成為大個女了,以後你可以和我們一起玩了。」

二姐她們幫我們清理後,她們要我們快一點穿衣,說:「時間不早了,已經6:PM了,我們快回家。」

我們穿好衣服,回家去了,當我走到門口,Maggy說:「我不想回家了。」

我們問她:「為什麼?」她說:「我……小穴好痛,走起路來,給褲子擦著,好痛。我不想家里人知道,我想明天才回去。」

我們听到這,我們也不回家了。

我走到她的身旁,跟她說:「對不起!」她說:「沒關系。」我在她臉上一吻,抱起她走回房間,把她輕輕地放在床上,除清衣服和褲子,她光脫脫地躺在床上,我分開她雙腿,她紅嫩的小穴呈現在我面前,我叫二姐取來消炎藥幫她涂上後,二姐和Cindy去準備晚餐了。我也脫清衣服和褲子躺上床去,我和Maggy擁抱著對方吻著,我又伸手去玩弄她的奶子。

大約半小時,二姐入來叫我們出去吃晚餐,見我們在玩,她叫我:「等一會不行嗎?」我叫二姐把晚餐搬進來,Maggy不可以出去外面吃。

她們把晚餐搬進來,我們四人圍在一起,有說有笑地吃著晚餐。晚餐後,我們又玩,我把三個女人各了二次:我在二姐的陰道射了一次,後來在Cindy和Maggy的雙嘴夾攻下,射在Maggy的臉上後滴落在她乳上,二姐和Cindy用口把Maggy身上的精液吃淨,我們四人才滿足摟抱著睡了。**********************************************************************

我和我的家人作者︰造夢人創于一九九九年四月七日

(五)

這天是暑期的其中一天,天氣非常熱的,不用上學,我在家睡到中午,因肚子餓了,才不得不下床去找東西吃。家里靜靜的,一個人也沒有,我想她們上班或去SHOPPING吧。一意不理這麼多,走到樓下的廚房,打開冰箱、拿一塊三文治和COLA.準備拿出去坐在梳發一邊吃一邊看電視。當我走到廚房的門口,撞到一個正走入來的人,來人的頭撞在我的下額上,我的雙手因拿住三文治和汽水放在肚上的位置,巾到來人的胸部,我的手感到巾到了兩團軟肉。兩人各去後一步,我看清楚那人——原來是小妹。

我叫聲:「小妹,你不是同媽咪去街嗎?」(因我和父母離婚,爸留下一大筆錢,媽不用做工。)

她也叫聲我:「不是,因我很疲倦,所以留在家里睡覺了。你撞得我的兩個BALL很痛。」她用手不停地在揉心口說。

我唯有是說對不起,拿住三文治和汽水走到梳發一邊吃,一邊用電視的無線電遙控器選擇頻道。這時小妹也拿著汽水走過來,我用眼尾瞟向她,只見她只穿著一件大的和薄薄的襯衫,長至大腿,不知她有沒有穿褲(只有底褲、後來才知道),我肯定她沒有戴乳罩,兩個乳房頂起件衫和兩個乳頭頂得尖尖的,彷佛要破衣而出。她走過來並坐在我旁邊,一陣陣少女特有的體香飄過來,聞一聞真是醒神了。

我不斷地用手按著電視的無線遙控器來選擇一個好看的頻道(有線電視)。

無意中轉到一個平時沒有信息的頻道上,突然頻道有畫出,集中一看,原來是成人電影。我慌忙轉另外頻道。小妹伸手過來從我的手中奪過電視的無線遙控器,轉返剛才的成人電影頻道,這時電視畫面出現一個男女互相口交的,只見一男三女躺在一個裝了地毯的大廳中,圍成一個圓,互相吸著性器。

小妹睜大眼紅著臉和俯身用左手撐著下額向前看,我的目光瞟一瞟她,從她的寬松的襯衫的領口看到她的胸部,她的雙乳不是很大,但約32~33寸吧,胸部正在快速地起伏著,手拿著的三文治也不吃了。

我叫她幾聲,她只是「嗯」答一下,眼楮沒離開過螢幕。我一邊吃三文治一邊看著電視也用目光瞟一瞟她,她還是那個樣子。不久,我把東西吃完了,斜躺在沙發背上,眼楮看著電視,因斜躺的關系,胯下造起一個小帳蓬。我只好把雙腳放在與沙發同高的茶?上來掩飾一下,因看這麼刺激官能的小電影,小帳蓬逐漸變成了大帳蓬。這時,我听到小妹呼吸變得沉重多了。我把手放在她的背上,上下左右撫摸著,我見她沒阻止,手的活動範圍也大一點,不一會兒,我感到她的身熱了,呼吸變得沉重與快速。

我坐起來,手從背後伸到胸前放在她的一個乳房上,用手輕輕地安著。她回頭看看我,但沒阻止的意思,我的另一只手,伸過去捉住她的下額和用勁扶起她的身子使她坐直並和我相對,她滿臉通紅地合住雙眼不敢望著我,我伸過頭去,嘴唇吻在她的雙唇上,幾下蜻蜓點水之後,我把我的舌頭伸到她的口里,我們的雙舌互攪著,口水互吃著。

按在乳房上的手也開始揉著和搓著,另一只手從她的下額落下到她的胸前揉搓著乳房,一會兒,用手解開襯衫的鈕扣並輕輕地除開它,我扶她斜躺在沙發背上,口從嘴一直吻下,落在乳房上,在雙乳邊吻一圈,然後用口含住乳頭,吸吮著、舔著和用牙輕咬著,一只手揉、搓和捏著另一乳房,過一會兒,互相交換位置。另一只手伸到陰部處,只有些少烏黑的短毛長在陰阜上,非常柔軟的,摸起來很好,我用食指和無名指分開大陰唇,中指在陰部口不斷地挑動,然後插入陰道里,陰道很窄小,中指感到很壓逼,在淫水的澗滑下,順利插入。

她的陰道已淫水泛濫,隨著中指的扣插,淫水流了出來,順著屁股溝、沙發邊一直流到地下的地毯上,把地毯弄濕了一小片。我還有時用拇指和食指捏、揉已充血而漲大豎起的陰核,她發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的口離開她的乳房一直吻下去到達陰部,這時整個陰部已布滿淫水,除掉我的衣褲,肉棒雖沒她的服務,但在小電影和和玩弄她的身體、接吻,已充血而漲大豎起來了,我跪在她面前的地上,雙手拿住她的雙腳放在沙發邊,並要她用力撐起使整個陰部露起來,同時分開雙腳,這樣整個陰部露在我的面前,我用雙手伸到她的屁股下,用勁支撐著使屁股不至時間久的關系而撐不住。

我的頭伏下去她的陰部上,口吻著陰唇,首先我用舌頭舔一圈整個陰部,然後含住陰核並用牙輕咬著和舔著。她的叫聲越來越大,陰部不斷地大動著,我知她要泄了,從她的屁股扣離一只手並用中指再插入陰道,迅速扣出、插入,快速地做著同樣的動作。

在口手並用的情況下,她的反應更加熱烈,發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啊啊……我要……嗯、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一大股淫水噴得我滿臉都是。

我用手抹淨臉上的淫水,用舌頭舔下,然後伸手到她的口邊,要她自已嘗嘗自己的淫水。她伸出舌頭在我的手掌堂舔淨她的淫水並用媚眼望著我,微笑著。

「你舒服,我的肉棒漲得痛」肉棒一上一下動著似向她質問。我伸手帶她的手過來放在肉棒上,她用五只手指緊緊握住肉棒,肉棒在緊緊的壓迫下,沒有這麼痛了,我要她上下套動著,幫我打起手槍來。她的頭伸前來,我們又一個濕吻,我的手在她雙乳上揉、搓著,不久,她的呼吸又沉重和快速了,口又發出嗯嗯了。

我知她的性欲又起了,手伸到她的陰部摸一下,淫水又開始流出來,我分開她並要她反過來伏在沙發上,雙腿微打開和跪在地毯上,屁股向上,有些少毛的陰戶完全顯露出來,淫水源源自大陰唇流出,我用力推開茶?,轉到她屁股後面並跪在兩腿中間,用手拿住已漲痛的肉棒在陰戶口摩擦一會,龜頭上粘滿淫水。

「哥,嗯……人家里面好癢,不要、嗯……快插入去嘛。」

我大力一挺,肉棒在淫水的澗滑下入了一半。

「啊、啊、好痛……」

我感到小妹全身打顫,「好痛麼,你已沒玩過嗎?」我停止不動,手伸到下面去揉她的雙乳,彎身伏在她背上去吻她的耳垂、頸、和背。

過一會,「哥,不痛了。」我又用力一挺,已全根沒入頂在她的花心上。

「啊、啊、好痛……痛、痛死我……了……」

我不怎麼動,只用肉棒向左右動,過一會,她不叫痛了,我輕輕地把肉棒抽出少許,然後又插入,大約抽插百下左右,淫水更多了,淫水隨肉棒的抽出而流出滴在地毯上,她又發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大力些……喔、喔、快點……喔……」

我加快肉棒抽插速度,抽出只留下龜頭在陰道口,然後大力插入頂在她的花心上,她發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啊啊……我要……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泄……了……」

我更加快速的抽插,十來下,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我還沒有射的感覺,我還斷續大力快速抽插著。她因泄的關系,昏迷一陣,在我的抽插下又醒來了。我把她的身體反轉過來,兩腿放在我的肩上,肉棒又開始快速而大力的活塞運動。

她反應起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很舒服……哥……啊啊……我要……嗯、上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又泄了,又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同時,我感到腰一麻酸,精關一松,一股熱熱的陽精射入她的子宮里面。我倆互抱著,體會高潮後的滋味。

大約過了大半小時,我倆醒半了,互相吻著,玩著,說著。

過不久,我那還留在陰道中的肉棒又開始變硬了,我們又來個梅開二度。這時,後門的有人敲門,我們連忙分開,小妹拾起她的衣褲走上二樓自己的房間。

我也拿起短褲和T衫穿上走去開門,我知如果不是姨媽(我媽的孿生妹妹,她家是住在我家傍邊,我們的後園是相通的)就是表妹。我開門一看,果然是表妹:秀雯。自從姨丈和姨媽離婚後,姨媽和表妹相于為命。姨丈留下一大筆錢和產業給她們,她們也過著好的生活。

我站在門口中間,問︰「表妹,你不是去了歐洲嗎?」

「不提了……」

她沒說甚麼,推開我走了進去坐在沙發上,眉頭一皺,說︰「為什麼這麼腥啊!地下又這麼濕。表哥,你做什麼來?」她望一望我,說︰「我明白了。」**********************************************************************

我和我的家人作者:造夢人創于一九九九年四月十日

(六)

為了讓小妹有時間清理戰場,我向表妹說好無聊,提議出去游車河。

我們駕車游了大半個城市,最後提議上山頂公園。表妹還在出門的時候,故意大聲說:「Let’sgo.」

在半山腰,我感到有點肚餓,在路邊的小賣部買了很多食物,邊吃邊走,不一會兒,我們到了山頂。因在夏天,雖然已五點多鐘,太陽還十分猛,我們不得不駛入路旁的樹木中,有樹木擋住太陽,我們感到涼快多了。我們下車,表妹從車尾的行里箱取出一大摺籠的塑膠紙。然後我們走入密林深處打開塑膠紙鋪在地上並把食物放在上面,然後我倆坐下來慢慢享受著。

「表哥,對不起,打破你們的溫馨時間。」

「我們?我只是一個人在家啊!」

「表哥,你還睜大眼說謊,你是和小表妹在家,你們做過什麼,不用我說出吧!」

我睜大眼望著她,她只是聳聳肩。

「從你望我的表情來說,你一定是想問‘你怎知道’,其實很容易猜到的,我今天早上從歐洲回來,大姨媽和二表姐過來我家約我媽去外州shopping,和問我去不去,我說不去了,乘幾小時飛機很疲倦想休息,我還說為什麼不叫表哥和小表妹去呢?現在放假,他們有時間。大姨媽說你們兩個大懶豬還沒起床,如果沒十二點他們會起床才怪。所以我知道你和小表妹在家。」

我听後不得不承認我是和小妹在家。

她笑了笑,聳聳肩,說:「為了證明你們曾經做過什麼,我想我這樣做是正確的。」說完她伏個身過來,一手拿住褲頭拉下少許,一手從我的胯下拿出那軟軟的肉棒,用鼻靠近聞一聞。

「唔……有精液和淫水的味,還不是做過?!」

我不得不又承認做過。

她望住我一陣,雙手伸入去TanTop里一會,拿出胸圍並放入手提袋,伸出雙手過來抓住我的雙手放入她TanTop里面的雙乳上。我假如是白痴也知道為什麼,雙手搓揉她的雙乳,和用拇指和食指輕捏著乳頭。她也不甘示弱,把身挨過來,一手拿住肉棒上下捋動著,一手持著袋子玩弄著那兩粒肉彈子。

忽然,我感到一種暖烘烘的感覺自肉棒傳上來,低頭一看,原來她正用嘴含著整個龜頭,居然給我口交起來。她口交的技術非常好,一時用舌尖輕舔馬眼,輕咬著龜頭,有時把條肉棒含入嘴里,用舌頭纏住肉棒舔著。在她的技術服務之下,肉棒已漲大起來,把她的口塞得滿滿的,不斷從鼻孔發出「唔唔」聲。

這時,她的乳頭已堅硬起來,我也放棄她的雙乳,手伸入迷你裙里,手放在她兩腿的中間處,手觸到內褲但它已濕了,我用手指勾住內褲邊用力往外一拉,整條棉質三角褲被我拉出來,三角褲上已沾滿了淫水。我的手伸入去迷你裙里,直接放在陰部上,手觸著好多毛,毛已被淫水弄濕了,我必須用手指撥開陰毛才摸到大小陰唇和已充血而豎起的陰核。

我開始用一個手指插入陰道里,抽插了一陣,再插入另外一只手指,同時拇指用力壓住陰核不斷地磨著。她因嘴巴被我那充血而漲大的肉棒佔了,只能發出「唔……哼……」

「表哥,不玩了。」她吐出肉棒,那里還留著她的唾液,肉棒因充血而一跳一跳的。我的手也抽離她的陰部。

她用手把迷你裙挑高,露出整個長滿黑陰毛的陰戶來,陰毛還滴著淫水。她爬過來並跨在我的肉棒上,用手持著肉棒對準陰戶坐下去,一坐到底,然後一起一落地干著,她發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的哼聲。因在野外,她不敢怎麼大聲地斷斷續續叫著,我把手伸入她衣服里玩著乳房。 「嗯、表哥……啊啊……我要……嗯、上天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泄了……」

我感到一股陰精灑在龜頭上,她泄出了後,無力地伏在我的身上。我因還沒泄,肉棒漲痛得難過,我扶起她並把她平放在塑膠紙上,雙腿壓在她的雙乳上,這樣她的陰戶整個向上,我用手指分開她的陰毛和大陰唇,使肉棒順暢地飛快插入,我快速地做著活塞運動。她又醒過來了,擺動著屁股。

「表哥,你插得好狠,好猛……要插死你妹妹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也不知插多少下,我又感到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龜頭上。我斷續著,大約再抽插了幾十下之後,她又清醒過來,望著我說:「表哥,你很勁,比Thomas(她的男朋友,後來才知她和他剛剛分手的)還久。」她見我還沒有射的現象,說:「我們來換過另外的姿勢。」

我听她這麼說,便拔出肉棒,肉棒因抽插這麼久和沾滿淫水,比剛才更亮更大,一跳一跳的。她轉過身,像狗一樣趴在塑膠紙上,屁股高高地向上抬起,整個陰戶露在我的面前。我走到屁股後面跪下,用兩個手指分開陰毛和大陰唇,用另一手持住肉棒對準那紅紅的陰戶口插入去,一插到底,然後運行九深一淺或八深二淺的插法,把她插得頭不斷地搖著,呼叫連連: 「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很舒服……表哥……啊啊……我要……嗯、上天了……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又泄了,又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

同時,我知道我也要快泄了,我飛快地抽插幾下,頓感到腰一麻酸,精關一松,一股熱熱的陽精便射入她的子宮里面。我無力地坐下,肉棒因射了精而軟下來,表妹掉轉身,用舌頭把肉棒上的淫水和精液舔干淨,然後幫我穿上褲子,看我穿好了,才自己從手提袋拿出紙巾把陰部擦干淨。

我們相擁著躺在塑膠紙上休息了一會和吃點東西,然後,我們收拾好,拖著疲倦的身軀一同回家去了。**********************************************************************

我和我的一家人作者:造夢人創于二○○○一年一月十八日

(七、完)

自從和家里的人和親戚發生了關系後,我和她們的關系更加親密了,有時在沒有外人的環境中,我總是愛愛撫她們的乳房、陰部和身體,和來一個熱烈的濕吻。

有時因地方和時間的許可,我們還來一場「肉搏」大戰。

那是我在大二時的一個星期五的下午四點多鐘,我剛從大學駕車回到家,一入門就听到幾個女人的說話聲和笑聲來自大廳。我順著聲音走到大廳,見家里的四個女人在說笑,那是媽、大姐、二姐和小妹。我走到沙發坐下來,問她們說什麼?笑什麼?

大姐說:「阿媽說她今天的遭遇。」

我說:「是嗎?說這樣的事也笑這麼大聲?」

大姐說:「是這樣的,今天阿媽一個人在逛街,有一個大約三十來歲的男人走來媽的身邊,說媽好漂亮,願意同媽交個朋友。經過一輪談話後,阿媽見沒什麼做,就和那男人來到他們相遇的地方的旁邊的酒巴坐下來繼續談話。她們坐的地方是比較內和暗,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對方。

那個男人是坐在媽的對面的,他忽然走過媽的旁邊站在那里,飛快地打開西褲的扭扣,西褲迅速掉落地下,原來里面是什麼沒穿的,他的肉棒已發硬了,但是只有一寸半左右,包皮還包著龜頭呢!媽張開口來大聲叫,還沒出聲,他用拿在左手上的啤酒瓶放入媽的口中,叫媽不要叫,否則大力把瓶子插入她喉中,媽惟有眨眨眼同意不叫。

在他說話時,另外右手放在他那又小又硬的肉棒上套著,在他一說完話,就射了,不,應該說是流出一點精水,前後只有十幾二十秒鐘。在出火後,他迅速穿回西褲,還從褲袋拿二百元給媽,口還不繼對媽說SORRY.

媽想一想好驚或好笑,這樣的料子也拿出來獻世。我們三姐妹听後也覺得好笑,就笑了,不是嗎?男人的東西又短又快出精,是不應拿出來在人面前自暴其短,特別是在女人面前,他不覺得是極丟臉的一回事嗎?「

大姐剛說完,她們又笑了。

我略帶慍聲喝住她們說:「有什麼好笑的,只不過是人的一種,我想他從還沒有干過女人,他不是不能,專家說這種人是怕人笑他的。我們不應笑,試問哪一個男人不想自已的小弟雄糾糾威昂昂?媽,特別是你,你今年幾歲啊?你雖然沒有做工,大把時間,你也不應同一個陌生人談心並跟人上酒巴去。這一次算你LUCKY,只是遇到這種事,如不是,輕則人家財色廉收,重則自己丟了性命。」

媽臉帶靦腆神色地說:「倫仔,不要發怒,不要說了,媽以後NEVERTALKWITHSTRANGER.一家人一星期只是見二、三日面,應和和氣氣的。是了,今天是為什麼這麼早回來,不用談戀愛嗎?」

我說:「不用,今天沒人,馬子去了外州。」

媽說:「倫仔,想吃什麼?媽今晚做給你吃。」

我說:「好阿,多謝媽!不過現在還早,我只想吃……」

媽說:「吃什麼?」

我看看她們四個,個個望住我,我也望住她們淫笑地說:「我現在只想吃你們四個的水密桃。」

她們一听我這麼色,把放在自己旁邊的小座墊拋向我並微笑著。我見這樣的反應知她同意了,我說:「哪一個先好?」

媽和大姐說:「當然是二妹和小妹先,她們還沒玩過。」但二姐和小妹說:「應該阿媽先,以大為先。」媽說:「不、不不阿媽讓小女先。」

我說:「好了,小妹先,然後阿媽咪,大姐,再二姐。好不好?……你們不說了,好,就這樣決定。」

我走過小妹處,站在小妹的面前,快速地把自己的衫褲除光,光光條條的,身有一定胸肌、腹肌和手肌等,和古銅色的皮膚,好一個健康的身子,胯下的棒子雖然是軟軟的垂在那里,看起來有三寸幾,在棒子上頭連著身體的地方長著寸來長的烏黑陰毛,在棒子下,一個適中的肉袋裝著兩粒肉彈子垂掛著。

我蹲下來,並伸出雙手去解開小妹的褲帶和鈕扣,並拉下拉煉,然後用手拿住面褲連底褲一起往下拉,一個熟稔而豐滿的陰戶呈現在我的面前。那里像饅頭一樣鼓鼓的,上面長著幾條陰毛。

我把她的雙腿八字分開,並拉出少許,讓她的屁股只坐在沙發的邊緣,我首先低下頭在她的鼓凸的陰阜上吻著,用雙手一左一右放在大陰唇旁,手向上下張開並向左右分開她的大陰唇,這樣整個如小米粒一樣大小的陰核便呈露出來。它是粉紅色的,我的嘴立刻含住它,吸著、用舌頭舔著,和用牙輕輕咬著磨著來剌激著。右手的中指在陰道口撩著,左手的無名指也伸在屁股洞口撩著,兩方等有淫水潤滑就插進陰道和肛門去。嘴在陰核上舔一陣,就下去舔小陰唇和陰道口,有時還用舌頭代替手指,舌頭在門口舔一陣後就伸進去,一伸一縮插著。

小妹也「嗯嗯、嗯嗯……噢噢噢……噢……噢噢……」地哼著,一開始是小聲,但後來呻吟聲也逐漸大了。

這時候,大姐、二姐和媽咪已主動除掉了身上所有的衣褲和乳罩,並走了過來,大姐和二姐一左一右跪下在小妹的沙發旁,伸出四只手解開小妹的襯衫、內衣和乳罩,並伸頭過去用嘴含住乳頭,舔著、輕咬著和吸著,兩人還用雙手分別握著一個乳房,在那里按、扭、擰、捏著,有時手還撫摸身體其它的地方。

小妹在上下幾處的剌激下,呻吟大叫了,淫水也流出來了。

把放在陰道口和肛門口正撩著的兩只手指頭沾著淫水,濕了,我就把它們同時一下子插入肛門和陰道里,兩只手指全入了,並抽插起來。

小妹扭動她的屁股和身子,口里淫叫起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你整得我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啊……下面好空虛,陰道里很癢,我……要……啊……你……把肉棒……插入去……快……快點……啊啊啊……我要死了……要升天了……要泄了……」

這時,一大股淫水從陰道噴出,我迅速用嘴對住陰道口,讓淫水全部流入口中,我大口地咽著。在她泄的時候,我、大姐和二姐的口和手沒有停下來,不斷地剌激著。她又很快淫叫起來了,我們大家知道,她的性欲又回來了。

我的嘴巴離開了小妹的陰戶,雙手也離開了。我用手輕掃著她的臉蛋並輕聲說:「好了,媽咪,它已是十足狀態,能隨時準備被我插穴用了。」

媽咪的嘴這才吐出已充血漲硬的肉棒,肉棒是竭黃色的,那里濕潤的,整條沾著她的口水,在她離開時,還有一條細長的口水連著龜頭和她的嘴唇,隨她坐起而拉斷,幾條大青筋圈纏在肉棒上,還有無數的細小青筋連著那幾條大的。

原來在大姐和二姐走去為小妹服務時,媽咪也走了過來並坐在我的左邊,她還要我由蹲改為坐,我張開腿坐下在地毯上,她的上身伏在我的大腿上,所以二個巨大的乳房擋在大腿上,我也感到她的兩個乳頭已漲硬了。

媽低下頭,用左手把我那軟軟的肉棒放在口嘴唇邊,再伸出舌頭舔著整個龜頭,最後用舌尖舔著馬眼,又再向下舔,然後整條肉棒含進口中,舌頭在把肉棒-起來舔著,還用牙輕擦著肉棒干和輕咬著龜頭。動作不斷地做著,右手伸到下面玩著兩個肉彈子,她的口也有時舔著肉袋和含著兩個肉彈子,她當然是一個一個分開含住。

我的肉棒在她吹弄下也慢慢抬頭了,在小妹的性欲再度來的時候,肉棒已是一條如鐵一樣硬的棒子了。我跪起來,讓肉棒的位置正對住她的陰戶。我把龜頭在洞口擦著,讓它沾滿了淫水,我再用力向前推進,龜頭在淫水的潤滑下很容易進入去了,陰道口的肌肉和小陰唇也凹陷了。

我們已有幾十次以上的性接觸,她的陰道已習慣了我的肉棒,我再向前推進二、三下,整根七寸長的棒子全進了去。開始只用九淺一深去抽插著,在抽插了幾十下後,就用八淺二深,再七淺三深,令陰道更加適應肉棒和多淫水潤滑。最後,整根全出,只留龜頭在陰道口,然後又全根插入,我用這樣的招式加快速度抽插著。

她的呻吟聲隨著抽插的速度加快而越叫越淫浪,在抽插了幾百下後,她的腳交叉夾緊我,陰道也收縮了不少,呼吸也急速起來,張大口,大聲淫叫著。我知她又快要泄了,便更加加速抽插起來,同時,我的手還不斷用適度的力去捏她的陰核。

媽咪伸手在我們的性器交會處沾滿一手淫水後,把手上的淫水搽在中指上,在中指沾足淫水後,就對準小妹的小屁眼,然後全指用力插入。小妹全身顫抖起來,我從來沒有插入過,知道她很痛,就只用手指在洞邊撩著。媽咪卻不理會小妹是否感覺了,開始抽插起來,她一看我的肉棒抽出,手指就一下子插入,我插入、她抽出,我抽出、她插入……

大姐的嘴已離開小妹的乳頭了,抬上頭去和她相吻著,她的手還捏著乳頭,有時也揉搓著整個乳房,而二姐還是在舔著。

小妹在這樣的玩弄下,高潮來了,我感到一大股熱燙燙的淫精從她的花心噴射在我的龜頭上,燙得我舒服極了。同時,我感到也快射了,于是繼續不斷地加快抽插著。媽已拔出在肛門里的手指,那里沾著黃黃的屎,然後移動身子到我的背後,手指也對著我的屁洞用力一下子插盡。我的屁洞也從沒有被硬物插入過,一股漲裂的痛楚涌上我的心頭,在快高潮的時刻,我惟有不理這麼多,繼續瘋狂地抽送著,她也飛快地抽插著。

我感到快感了,我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射了,肉棒一跳一跳的,射了很多很多,全射入小妹的花心上,燙得她直打顫,一股陰精也噴了出來,我們同時到了高潮。

我伏在她身上,吁吁地喘著氣,過一會兒就爬起來,拔出軟下來的肉棒,白色的精液也因肉棒的抽出而流出陰道外。

我仰躺在地毯上,示意媽咪騎上我的頭部,她爬到我的頭旁並舉起腳跨了過來,把陰戶對住我的嘴坐了下來,她的陰戶已淫水泛濫,陰毛上已沾滿了淫水,我用手分開她的大陰唇,露出紅色的小陰唇和有花生粒大的陰核,吐出舌頭在陰核和小陰唇上下舔著,我又卷起舌頭,並插入陰道中,在那里一伸一出。插了一陣,我感到舌頭很累,就停止繼續插,輕咬住陰核,並用舌舔著,我的手也沒有休息呢,在輕咬陰核時,就用中指的食指插入陰道,並開始又插又挖。

二姐走到我的身旁蹲下,又把頭伏低在我的胯間,她用手拿起那軟綿綿的肉棒,搓套幾下後,就把它放入口中,整條吞入後,用舌頭卷幾下之後吐出來,又含住整個龜頭,吸吮幾下,又舔幾下,再用舌尖舔著馬眼,動作連續不斷。

大姐也走到我的身旁並蹲下來,低下頭舔我的肉袋,一陣就含住整個睪丸,從這到那,再從那到這,有時和二姐一齊舔肉棒子,有時分別一上一下舔著,有時調換位置舔著,我的肉棒又舉起頭並硬起來了,她們見了,更加賣力地繼續舔著。

過了一會兒,我拍拍媽咪的屁股肉要她起來,並要她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我坐起身,兩位姐姐向我媚笑著,我伸手捏捏她們的乳房之後,就走到媽咪的屁股後跪下,挨在她的雙腳中間,我的手拿住肉棒在洞口擦幾下後就插進,也幾下後就全根沒入了。

我知媽已接近高潮了,淫水也很多,我一開始就用二淺八深插她,然後再五淺五深,到最後就根根到底再全根抽出,又全根沒入。在兩年多的性交中,我知媽咪喜歡我使用狂野的插法去插她,這樣她會更加興奮的。 她叫得好淫蕩:「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大雞巴……兒子……噢噢噢噢……你……噢噢噢噢……插死……媽咪……我……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還大力點……噢噢噢噢……插死我……這個淫……婦……噢噢噢噢……」

兩個垂掛在胸前的乳房,因我大力的抽插而擺前擺後,大姐走了過來,伸手揉捏幾下前後擺動的乳房,並捏弄著那堅硬的乳頭。一陣後,她仰躺在地上,並移身過去媽咪的乳房下,她仰起頭離開地就含住媽咪的其中的一個乳頭,舔著、輕咬著、用牙齒磨擦著,又伸上手去握住另外一個乳房揉捏著。幾分鐘後,她感到脖子很累,就拿來兩個在地上的小墊子墊在頭下,這樣她做她要做的動作了就很舒服了。

二姐把身子移到大姐的雙腿間,並伏底頭去舔著姐的陰戶,她的雙手左右分開大陰唇,讓舌頭容易地舔著鮮紅的小陰唇和陰道口,並用口含住充血的陰核,在那里又舔、又吸、又輕咬,還有時用兩手指捏弄著。她還手指在大姐的陰道做著活塞運動,開始時只是一只手指,隔一陣就用兩只手指,再三只手指抽插著。

大姐因嘴里含著媽的乳頭,只能發出「嗯嗯」的呻吟。

這時,小妹從高潮後醒過來,她看到這樣的淫圖,就走到二姐的旁邊,一手玩弄著二姐的陰戶,一手揉捏著乳房,還伏頭去含住另一個乳頭吸吮著,並舔著乳頭和整個乳房。二姐的陰戶在小妹的玩弄下也流出淫水,把小妹的手掌都弄濕了,小妹把手指插進二姐的陰道里去挖著,並用拇指壓著陰核揉弄著,二姐也只能發出「嗯嗯」的呻吟。

我快速地抽插了九百下左右,突然感到媽咪的陰道在收縮著,跟著一股陰精灑在我的龜頭上,因已射過一次,所以雖在熱熱的陰精燙弄下,我仍未有射的感覺。

媽咪高潮過後手腳無力撐住身子,癱倒在地上了,大姐移開她的頭,我才緩緩拔出陽物,但卻仍維持著一柱擎天之勢,那里沾著淫水,濕濕的、亮晶晶的。

大姐自動地坐起來,爬到一個空地方,仰臥在那里並舉高雙腿,使臀部能抬高一點,我也爬過去,在她的臀部旁停下,手握著堅硬的肉棒在她無毛的陰阜上磨擦著,並壓弄凸漲的陰核,有時在陰道口磨著,但沒有插入去的意思。

她的喘息聲重了,呻吟聲也漸多了,屁股扭動很歷害,口中叫著:「弟,好弟弟,好哥哥……快點插入來,人家的穴里癢死人了。快點,可憐人家吧,快點幫人家止下癢吧!」說完,又叫又扭了。

我听到這,就不忍心再有玩她的心思了,用手握住堅硬的肉棒對準目標,用力向前挺進,在淫水的作用下,龜頭輕易進入了陰道,我繼續用力插入,幾下後就全根插入了。我又把她的雙腿放在我的肩膀上,使她臀部更翹向上,我就狠狠地插起來,下下到盡頭,還讓龜頭在盡頭凸出的軟肉上打磨著。 她淫叫越來越大聲了:「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弟……你插得大姐要快活啊……噢噢噢噢……插死……姐姐……啊……妹妹我要……死了……升天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

「姐,你的小妹夾得我小弟弟很舒服、很爽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我一只手放在她那雪白的陰阜上,拇指壓住陰核磨弄著,同時,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搓揉著乳房,還用兩只手指捏著堅硬的乳頭。

在我瘋狂抽插千來下後,她雙手用力抱住我,在我感到她的指甲插入背上的肉的疼痛時,也感到她陰道的一陣收縮,跟住一大股熱熱的陰精燙噴在我的龜頭上,把我燙得也要快射了。我飛快地抽插百來下後,腰關一松,噴射出我的第二次陽精,肉棒在陰道里跳動十來下後才停止下來。

高潮過後,我們兩人互相抱著、喘著氣,我的身體還壓在她的上面,軟軟的肉棒還插在陰道里。

媽咪休息過後就坐起來,看到在旁邊不遠的我們,她爬了過來,用手撫摸著我的頭和身體:「再休息一陣,就能回過氣來。」我轉頭望一望她,這時,也听到急速的呼吸聲和呻吟聲,我的眼自然朝聲音處望去,看到小妹正在二姐的兩腿中間埋頭苦干,口手並用,二姐在同性、又是親人的口交下,性欲很快就HIGH了,我見她一陣肉緊的顫抖之後,就癱在地上喘著氣,我知她已泄了。

這時,大姐也已回過氣來了,她睜開眼望住我說:「弟,你很重,想壓死我嗎?還不快下來。」我用手撐起少少身並滾落在她的左邊,這樣的動作使肉棒滑出了陰道,一些白色的精液和淫水立刻流出陰道,媽咪看見了就低下頭伏在她的胯下,用嘴對住陰戶並張開口,讓那些白色物流入口中並全部咽下。

一會兒,大姐也回過氣了,她拿起媽的一只腳,向她的身上拉,媽咪也順勢跨過她的上身,這樣整個陰戶露在大姐的面前了,她用雙手分開陰毛和大陰唇,就放口在小陰唇上舔著。

經過幾分鐘的休息,我的精神回來了。這時我感到有點口渴,就起身走到廚房的冰箱拿罐可口可樂渴起來,並邊喝邊走回去,在沙發前面的地上坐下,腰向後靠在沙發上,手拿著汽水慢慢喝,看著媽咪和大姐的同性69式口交。

小妹走了過來,坐下在我的旁邊,腰也向後靠在沙發並對我說:「哥,我也有點口渴,請喂口汽水給我喝一下。」在她說話的時候,我正拿起汽水罐向口中倒汽水,我听到她這麼說,就含住一口汽水並向她的嘴吻過去,把口里的汽水全渡給她。她很快全咽下了,我們順便熱吻起來,我用空閑的那只手握著她的椒乳搓揉著。

這時,二姐也坐起來了,她看我們的情況,也爬了過來,對著我說:「弟,我也有點口干,我也要喝點SODA.」我不得不離開小妹,同時又仰頭喝口汽水,並對著她的嘴吻下,把口中的汽水傳過去,同時也把舌頭傳入她的口中。她咽下汽水後就一直用自己的舌頭舔弄著,還吸著我的口水。

我一只手還一直玩弄著小妹的椒乳,便用另外一只手揉搓著二姐的乳房,一陣兒,我感到她們的乳頭硬了,于是嘴也離開了雙口,在四乳間吸吮著。兩只手也沒閑著,一手一個陰戶,用中指插入陰道摳挖著,有時也抽插著,食指和拇指則捏弄著兩粒陰核。

二姐雙手也伸到我的胯下,一手套弄著陰睫,還用手指甲輕刮著龜頭,另一手玩弄著陰襄。經過十幾分鐘的互相玩弄,二姐和小妹的乳頭脹硬了,淫水也多了,我的肉棒也起了反應,已呈半軟硬了。

二姐低頭看一看之後就離開我的撫摸,然後伏身下去,用舌頭舔著龜頭和用舌尖舔著馬眼,一會兒,她又含入整根肉棒,又舔又吸著,之後吐出,再含入。

經過大約二十次的吹弄,肉棒已有八、九分硬了,她的嘴就離開了肉棒,坐起身跪起在我大腿旁,手把我的雙腿拉直和合並在一起,她抬起腳跨過我的大腿並用陰戶對準我的龜頭,一手拿住那支豎起的肉棒來抵住自己濕潤潤的陰道口,再用另一手分開大陰唇就坐了下來,二姐的體重加上淫水的潤滑,一下子就全根沒入了。

坐下後她並沒有急著套動起來,而是拿離我在玩弄著小妹乳房的雙手放在自己的雙乳上,我樂意地揉捏著並捏弄乳頭,這時,我們的嘴也互相濕吻起來。

在濕熱的陰戶里,肉棒漸漸變得十分堅硬,甚至硬得有點難受了,在里面不斷跳躍著,她感覺得出,身子就上下動起來了,我也把臀部迎著她向上挺,經過百幾下的上下運動,她的速度慢下來了,氣喘著說:「弟,二姐的腿沒力了,我們換個另外的姿勢吧!」

我把她抱起放在梳發上,讓她背依靠在梳發的背上,屁股則坐在梳發前的邊緣上,我跪在她陰戶前的雙腿間,用手把她的雙腳分別擱在雙肩上,然後手握著肉棒插進她的陰道,一插到底,然後就做起活塞運動來。

在抽插了九百來下後,我感到她的陰道正在收縮,不久,一股陰精噴灑在我的龜頭上,接著連噴了幾次,龜頭在陰精的熱燙下,我感到舒服極了,再抽插幾十下後,精關一松,我也射了。雖然不久前已射了幾次,但這次仍射出很多,熱燙的精液把她燙得又登上一次高潮。

之後,我伏下趴在二姐的身上休息著,幾分鐘過去後,我拔出已在她的陰道內軟下來的陽具,和二姐一起靠在梳發上休息了。**********************************************************************

自我們一起相奸後,我在家里時隨時隨地都可和她們或她們之中任何人干。

後來她們結婚了,我也結婚了,我們的相奸的次數便減少了,但偶爾在假日中仍會和她們玩場家人相奸的游戲,而且每次我的妻子也都一齊來。

我相信,等我們的兒女長大後,他(她)們也會相奸起來的。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