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當晚就上了南京去往北京的特快。列車於中午時分抵達京城,菲菲見面第一句話:「嘿嘿,這麼早出來如何得娘子批誰?」菲菲問。「我說來接個客戶。」我低下頭,不敢跟菲菲對視。

「怎麼不敢看我?也不說話?在我印象中你可是個大流氓呀!」菲菲狡黠的取笑我,眼神裡飛出挑釁的媚色。女人的媚足以令男人致命,我趕緊的把臉轉向出口:「我帶你去香山吧。」

路上,菲菲滔滔不絕。她說:「哎,你這名字早就讓我奇怪了(我的網名叫亞瑟)。人家亞瑟王可是大不列顛的領袖級人物,不過就是在新婚前夜喝醉了跟一個陌生女人睡了一夜而已,怎麼就叫大流氓了?那女人還高興的不得了,英雄身邊從來就少不了自願獻身的女人。再說,通過近距離觀察我發現你這山水論壇久負盛名的亞瑟與大流氓實在是天上地下的差別。如果只想混個流氓職稱,你還不如改名叫愷撒。據我所知,愷撒大帝才是個真正的大流氓,我既是一切女人的男人又是一切男人的女人。亞瑟同志,快點換名吧。」 說完,她頭仰在後座上放肆地大笑起來,看得我差點丟下方向盤去擰她的臉。

來的正是時候,十一月的香山漫山遍野的紅色,如火一般。半山亭上,菲菲極目遠眺,突然被景色感染的激情勃發,想大聲的呼喊。她喊了:「喂,你可帶小二來了?若咱在此對酒當歌,比起在視頻裡對酌不知要快活多少!」我又矜持了,頭低下幾分說:「小二當然是隨身帶著的。」菲菲心念一轉,「想哪去了你,壞蛋。」 抬手就打。

我沒閃避,伸手從右邊衣袋內掏出一瓶二鍋頭擰開蓋兒遞給菲菲,接著掏出袋五香花生豆扔給菲菲,又從左邊衣袋裡掏出一瓶二鍋頭開了。衝著菲菲一笑,仰起脖子灌下一口。菲菲大喜,道:「娘的,我算看明白了,給男人的衣服設計這麼些口袋原是用來泡妞的。」講完也豪爽的喝下一口。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 菲菲到底是文人,有了興致便吟詩做賦。「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我給她接了下句。

菲菲吃吃的笑起來,「停車做愛?你敢嗎?網上胡天胡地的吹著,繾綣浪漫的貴話編著,可見了面連正眼都不敢瞧人一眼,還有做愛的說?」

我眼睛紅了,拉起菲菲的手說:「走,跟我走。」菲菲問,「去哪裡?」我說:「停車做愛」。

菲菲有一瞬間想到逃離,但立刻就把這想法拋棄掉。不如豁出去愛一次,瘋狂一次。

上車後,暖氣開到最大,菲菲把高跟鞋蹬掉,絲襪剝掉,讓雪白粉嫩的雙足踏在腳墊上,搖下車窗,讓頭側出去,像小孩子趴在教室窗戶看天空的樣子,慵懶而孩子氣,讓散落在耳際的頭髮,迎著冷風飛阿飛的,然後回頭,皺眉頭,耍賴一笑,但眼睛很迷濛,疏離,那種性感,你說哪個男人能拒絕得了這樣的誘惑?

這時候菲菲突然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丁香暗吐,兩個人就在車上糾纏在一起。兩個人在香山下擁抱著,車廂裡溫暖起來。菲菲問:「咳,真的是你嗎?真的是我嗎」。我喘息著回答:「是的,寶貝兒,是的。」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凝固了,只剩下二人忘我的摟抱著,親吻著。戰鬥的第一回合,菲菲是佔據了主動的。

菲菲反過臉來,用長長的高跟鞋跟費力的按了方向盤下面的一個鍵。將自動調節的座椅往後調了半米,前頭的背墊緩緩地靠後倒平,菲菲跨坐在躺著的我腿上。我呈半躺之勢,一把將菲菲拉過來躺在我的懷裡。然後,我低下頭,順著菲菲的髮絲,一直吻到耳根,再吻到睫毛和瓊鼻。

菲菲嚶嚀了一下,閉上了雙眼,臉上紅暈一陣接著一陣,身軀不由自主的扭動著。

我左手托著菲菲的後背,右手理直氣壯地伸進了伊人的上衣之內。菲菲本能地抗拒了一下,但很快又做出了欲拒還迎的姿態。嗅著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我很是陶醉,賊手順著領口輕輕地往下延伸,沿著那令人噴血的雪白乳溝晃動,漸漸握住了菲菲左邊那挺拔的乳房……

雖然隔著黑色蕾絲胸罩,我還是感受到了那種美妙的觸覺。而菲菲則是低低的呻吟了一下,扭動著水蛇般的腰肢,一隻手死死纏住了我的腰。她整個眼睛一直緊閉著,似乎再也不敢睜開,而那紅撲撲的精美臉蛋不僅誘人,還強烈地激發著我的慾望。

我解開了菲菲那結構複雜的胸罩。菲菲驀地睜開了眼,美目中除了驚訝之外,更多的是甜蜜與期待。將黑色文胸放在了一邊,我輕輕解開了菲菲上衣的扣子……春光乍現。

菲菲的這對玉女峰說不上大,也說不上小,但勝在挺拔飽滿,並且渾圓雪白,有著那種增之一分則太大減之一分則太小的感覺,堪稱是上帝匠心獨具的傑作。我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放在了那雪白的大白兔上,像彈奏鋼琴一般輕輕地撥弄起來。

「嗯……啊……」菲菲終於禁不起這樣的挑逗,發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聲。

這樣的聲音,立馬給了我超過幾顆偉哥的動力,我大膽地,並且有些粗暴地,張開了修長的可以媲美頂級鋼琴師的右手五指,然後整個地捏住了菲菲其中一種令萬千男人日夜遐想的乳房……一陣美妙的觸感傳來,震撼著我的每個細胞,這讓我差點當場就把持不住,這樣手感極品的酥胸,簡直是我生平僅見!

菲菲的身體因為還不習慣這樣太過於親密的接觸而劇烈地顫抖著,嘴裡發出呢喃聲,那種成熟的嫵媚和清純的嬌羞揉合在一起,形成一道華麗萬分的風景。

這時候我的一隻手已經連續晃動著,照看著菲菲左右兩隻乳房,生怕厚此薄彼,每一次的揉搓,每一次的撫摸,都給兩人帶來巨大的快感……緊接著,我兩根指頭開始熟練地固定在了菲菲的右邊乳房上,有節奏地挑逗著那早已硬挺的嬌嫩蓓蕾,左三圈右三圈乳頭扭扭乳暈扭扭地擺弄著……

也許菲菲已經見識過這種陣仗,於是乎她的身體再次猛烈地顫抖起來,紅紅的臉蛋像是要滴出水來。

任何正常的男人到了這一步,幾乎都會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例外。不過,我的定力要比普通人好一點而已,低下頭,深情地吻住了菲菲的性感小嘴……菲菲彷彿一直在翹首等待這一刻,巧舌無比乖巧地自動做出了回應,與我的舌頭糾纏著,一陣陣沁人心脾的香津傳了過來。

面對著已經完全忘情的菲菲,我基本上也快抓狂了,唯一還保持著的是一份冷靜。於是,我的右手悄悄地撫摸上了菲菲的腿。此時菲菲的雙腳因為身體的扭曲,已經大幅度地彎了起來。

我用手慢慢地從腳踝,類似按摩一般的揉搓,愛撫,不放棄任何一寸腿上的肌膚,緩緩地撫摸著菲菲的那兩條堪稱經典的修長玉腿。

漸漸地,我的手從她的腳跟,撫摸到了小腿肚,再從小腿肚揉搓到了膝蓋,然後從膝蓋延伸到了那對令人垂涎三尺的大腿上……菲菲的嘴被我堵住,發出一陣怪異而誘人的聲音,身軀顫抖著,一隻手想撥開我的手,但那柔軟無力的樣子,卻好像是在勾引我。

於是我狠狠地在她大腿上捏了一把,巨大的彈性,完美的觸覺,嬌嫩酥麻的手感,同時衝擊著我的神經。而菲菲則是身軀猛地一抖,這突如其來的暴力侵犯讓人在痛楚後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強烈快感,隨後整個嬌軀都癱軟了下去。

此時此刻,在佳人的默許之下,我那只萬惡的手,慢慢伸進了那給人無限遐思的裙擺中……菲菲嚶嚀了幾聲,下意識地閉上了雙腿,緊緊夾住了我的手。

我也不著急,更不抽回手,只是老到地親吻著菲菲的臉,慢慢地在挑逗著她的耳根,然後,吻上了她的粉頸……渾身酥麻新奇而熱辣的快感傳來,菲菲漸漸地放鬆,像一隻待宰的小綿羊,雙腿不知不覺的鬆開,然後更令人大跌眼鏡地分開,無意中換了一個門戶大開的姿勢,讓我那只既令她嬌羞萬分又刺激動人的賊手更方面地深入她的禁區之門。

憑藉著敏銳的手感,我感覺到菲菲那黑色的蕾絲邊內褲上面,還繡了一朵誘人的花,這無形中更刺激我的慾望。當我的手慢慢向下探視時,驚奇地發現,菲菲的性感內褲已經是濕漉漉的一片。

被我發現了自己的私密,菲菲臉上的紅暈更盛了,萬分嬌羞地呻吟了一聲。當感應到我的黑手觸碰到她那嬌嫩含羞的花瓣時,菲菲全身顫抖,緊咬嘴唇,嘴裡發出淫靡而奇怪的呻吟聲。而我則繼續用手指隔著內褲慢慢捻搓著菲菲那泛出蜜液的綻放花瓣,一種溫滑濕潤的快感包圍了我那根肆無忌憚地敲叩著菲菲禁區的手指。

緊接著,在菲菲含羞的默許之下,我的手指從性感蕾絲內褲的一旁輕輕伸了進去,展開了真正意義上的毫五阻隔的親密接觸。順著那誘人柔順的毛髮,我的手指慢慢的向下滑動著,越過了那飽滿突出的丘陵,跨過了那深不見底的幽谷……本著萬里長征的精神,那根手指不顧水深火熱,終於讓先頭部隊探入了菲菲的堡壘之中……

雖然指頭只進去了少許,但菲菲還是失聲嚶嚀了一聲,嬌軀一僵,體內似乎有一種東西洶湧而出,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無限墮落而又無限愉快的離奇快感中。隨後,她感到突然有一根氣勢洶洶的不明棍狀物體頂住了她。

感受著佳人的高潮,我極有成就感。這時候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飛快的褪下了菲菲的性感內褲。於是乎,菲菲最後的防線被擊潰了。

我扯著褲頭上的皮帶把扣解開,脫了一半的褲頭和內褲。怒放而出的那槓火熱已然蓄勢待發。我將她抱了起來,分開她的腿坐在我的胯部。菲菲羞得不敢睜開眼睛,她只感到一團硬物頂住了她的神秘花園,慢慢的挑逗著她,一陣陣火熱而奇異的快感鋪天蓋地的傳了過來。菲菲被這樣的快感刺激的不能自已。她先用手撫弄我的陽具,撫摩著我的龜頭,那根東西越來越粗壯起來。

我用手扶著火熱堅硬的雞巴,拿龜頭對準她那條濕潤的肉縫,還沒等我插進去她已經猛地一沉屁股,一下就把我的雞巴吸到她陰道裡。這個是我所沒有想到的。我馬上感覺到一股親切的溫暖和濕滑由龜頭傳到會陰尾骨,然後從整個脊柱直透大腦。當菲菲籠罩了我的命根的那一瞬間,我非常驚喜地叫了一聲:「哈啊!」。而菲菲則是痛苦異常後悔異常而又帶著興奮的叫了一聲:「啊!」。

一插進去我才發現她的陰道比我想像中的要緊得多,但水很多,非常的滑,就像走在雨後的濕潤的苔蘚上。

隨著我的抽插她的淫水開始泛出,咕唧咕唧地響著。這種淫糜的聲音最直接的刺激著我的感官,讓我似乎開始沉迷在某種不知名的快感中,就好像我在雲端裡漂浮。

菲菲也正愜意的馳騁在希望的原野上,策馬奔騰,享受人生繁華!就差點把我當牲口叫「駕!」了。

她的功夫非常好,陰道好像是會抽動,一會鬆一會又猛地緊起來,她抬起屁股用她的陰道深處研磨我的龜頭,動作溫柔又嫻熟。她堆在陰阜上的嫩嫩小陰唇,被我的肉棒插得在肉縫間吞吞吐吐,濕濕的沾滿蜜汁,緊窄的外陰「滋、滋」的響著,而她在享受著肉棒貼著擠出擠入時,她也不忘在我深入之時,一下下的收放著陰道口的肌肉,弄得我不禁喘起氣來。

現在這種姿勢,陰莖插入得特別的深,直接抵在子宮頸,也就是所謂的花心上,平時用這種姿勢幹女友時,她總是才被插了十幾下就不斷唉聲求饒,我也因為特別的深入而爽得不行。現在,是用這種刺激的姿勢幹著可以說是一個陌生的美女,更讓人high得不行。

我雙手滑向了菲菲的臀部,抓住了她的屁股,向上一托,同時大腿向裡一收,一股向上的力量將菲菲的身子彈了起來,菲菲吃驚的叫了一聲,身體卻又落下,自己又重新坐到了我那根粗壯的陰莖上了,而就這樣子已完成了兩人性具的一次磨擦,跟著第二次,第三次……菲菲的身體完全被動的在我的大腿上面起起落落。

腦海中閃現著幹爆她的念頭,手不斷托起菲菲結實的臀部再重重的放下,感覺老二不斷鑽入那一團火熱,然後猛的擊打著一團軟肉,十下,二十下……無數下,興奮的我彷彿不知疲倦,不停的托起放下,直至感覺到有些洩意才停下,這幾十下沒有對女友時那種憐香惜玉的感覺,完全是性慾發洩式的狠幹,一種不同平日的莫名的興奮正在心底滋生,真他媽太爽了!比幹女友爽多了。

菲菲哼哼著,粉白的臉上浮現著一種騷媚妖嬈的表情,半閉的眼睛朦朧著,性感的嘴巴微微張開著呻吟,那種呻吟在我看來就像是天籟之音。兩個人你親我愛,啜啜啜,哦哦哦。忘了時間,忘了世界,忘了從哪來到哪去,只剩下肉體在狂野中糾纏。

菲菲氣喘著,動作卻越來越快、越來越猛,我把視線投到我們的結合處,看著小肉洞包著大傢伙,滑上套下的,她的陰唇隨著抽插不斷翻來覆去,我的肉棒也被淫水浸的發光,越加刺激人心,慾念高漲,快感倍增。

淫水不斷地流下來,流得我的睪丸、屁股溝、大腿到處皆是。而她的大乳更不斷的上下搖晃,她的頭髮也隨著擺動而顯得凌亂不堪。

種種情景,讓我更加興奮,我越來越用力的幹著這個女人……菲菲則叫的越來越大聲,不停喃喃自語,根本不懂她在說什麼。誰管她!我只要用力幹她就可以了。我雙手伸出去不斷撫摸她的奶子、捏玩她的乳頭。

菲菲反應更加強裂,兩腿緊夾我的腰,使勁向下用著力,媚眼如絲,口中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雙手揉搓著雪白的巨乳,誘人的媚態足以讓任何男人瘋狂……

望著菲菲的淫態,我再也支持不住了,加快抽插的頻率,陣陣悸動過後,隨著一聲低沉的哮叫,歡情噴射而出,我把精液射向她的陰道深處。她配合高聲呻吟,滾燙的精液使得她又再攀上一次高潮,全身抖擻不停,陰道內的陽具更被一浪接一浪的收縮壓得不能動彈,興奮抵死。連最後一滴的精液也被擠了出來。她像是意猶未盡似的,在我射精後仍繼續套弄。

在我享受著餘韻的同時,陽具也慢慢從陰道內滑出來(應該說因軟了而被擠了出來)。我吻上菲菲滿佈汗珠的鼻尖和因滿足而緊閉的眼簾,然後滿足的躺著休息,但雙手仍不忘繼續輕撫這具完美的胴體。

當夜幕降臨時,菲菲的頭枕在我的胳膊上,我們透過帳篷頂的紗窗看著滿天的繁星,不禁感到無限的幸福與滿足。

很快,我們又重新投入戰鬥,看在野外無人的份上,那一個晚上,我們雙方做得格外投入,一次又一次攀上了風頭浪尖,呻吟與氣喘聲充滿了山谷,驚起了棲息的山鳥無數。

醉時可以偷歡,醒來必然要分手。踏上回程的菲菲似涅槃重生,野性燃盡,靈魂中多了安定、平和。上帝賜予她的不過是一個願望,而生活卻讓她更加豐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