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運終於來了,本來擔心最後一班已經走了,現在總算放下心。

今晚是朋友小怡生日,大夥在KTV替她慶生,鬧到11點半才結束。

走出KTV卻發現摩托車怎麼發都發不動,只好改坐公車。

上了客運後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右側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車內,由於是最後一班車,車上乘客恨很少,稀稀落落只有5個,4男1女。

除我之外的還有另外一個女孩,長頭髮,抱著幾本原文書坐在我左前方,側面看起來挺漂亮的,似乎不比我遜色,後來我才知道她是某大學碩士班一年級學生。

車廂內冷氣很冷,吹的我兩條大腿涼颼颼的,不禁有點後悔沒有換下啦啦隊服。

我今年18歲,XX商專4年級,並且是學校啦啦隊隊長,今天下課後啦啦隊留下來練習到8點,而小怡慶生會6點半就開始了,所以練習結束後連啦啦隊制服也沒換下,批件外套就匆匆去了,而啦啦隊的短褲一向很短,幾乎全部大腿都露在外面,根本無法禦寒。

----------------------------------

唉,算了,反正不過40分鐘車程。

由於剛才喝了一點酒,頭有點暈沈沈的,所以想打個盹,反正我坐到終點,不怕坐過站。

眼睛剛闔上沒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覺旁邊有一人坐下,睜眼一看是個粗壯的中年男人,可能是剛剛上車的。

頓時我警覺起來,車上那麼多空位不坐,偏偏坐我旁邊,分明不安好心。

果然不到一分鐘,他一巴掌放在我大腿上,我馬上一手撥開,想起身離開。

沒想到他不動聲色地從口袋掏出一把美工刀,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隨即又立刻收起來。

這個簡單動作卻嚇得我六神無主,腦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動。

他見已經嚇住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開始肆無忌憚的撫摸。

我不敢再反抗,誰知道他有沒有暴力傾向?只能自認倒黴,心想反正在公車上他也不可能太過份,沒想到我錯了。

我看著窗外盡量不理會他,但被撫摸的感覺仍不斷觸動我的神經。

他的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覺和我以前男朋友完全不同,這其實很舒服,但這種色狼行徑又使我十分厭惡,整個感覺很復雜。

----------------------------------

摸著摸著已經摸到我私處,我盡量夾緊大腿讓他不容易活動,沒想到這無恥的色狼居然一把將我左腿拉開,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繼續隔著短褲撫摸我的私處。

我還記得那把美工刀,所以仍舊不敢動。

5分鐘後,我竟然感覺到下體已經流出淫水。

雖然我心裏極端厭惡,但兩個多月沒被人碰過的身體卻做出不同反應。

這時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點希望他不要停。

「我是被脅迫的,並非我喜歡。」我這樣告訴自己,希望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恥感。

他見我沒有抗拒,動作更大膽,伸出手解開我的褲扣,更順手拉下拉煉,直接伸進我的小內褲去摸我的下體。

當他發現我已經濕了,變的更興奮,粗糙的手指在我陰唇上來回磨擦,並不時去觸摸陰核。

這感覺比剛才隔著短褲撫摸要強上數倍,頓時一股電流直通腦門,不禁全身酸軟,只能閉著眼睛靠在椅背上輕喘。

過一會兒,他右手繞過我背後,一巴掌蓋在我右乳上,左手則繼續撫摸我私處,將我整個人摟在他懷裏蹂躪。

----------------------------------

他一定是個老手,下手不輕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斷流出。

說實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雖然心裏仍然厭惡,但在我不斷為自己找理由,羞辱感也減低不少。

不知什麼時候,我的胸罩已被解開,他的右手已伸進T恤內直接搓揉我的乳房,並輕捏我已變硬的乳頭。

我的胸部不算小,32C,卻被他的大手一蓋就蓋去十之八九,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癢又舒服。

我一定是發出了一些聲音,從半睜半閉的眼睛中看到那位長發女孩似乎已察覺異狀,不時回頭查看,一張俏麗的臉充滿訝異。

這個男人也不管,動作變本加厲,右手將我屁股一?,左手便去扯我的短褲。

我這時開始驚恐,這已經大大的超出我原先以為只是輕薄的行為,因此雙手緊緊抓著我的短褲,企圖阻止他的動作。

但此時他已色膽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用力拉扯。

在掙紮中,我瞥見他猙獰的眼神,一害怕手一軟,竟然連內褲也被一並扯下,無力的掛在我右腳踝上。

----------------------------------

就在這時,一名年輕男乘客也發覺了,穿著西裝好像是個上班族,緩緩走過來。

這中年男子也不驚慌,反而是我很害怕,因為他左手放在口袋,想必正握著美工刀。

這個上班族走到我們前面,低頭對中年男子輕聲說了幾句話,這中年男子笑了笑,便站了起來。

我正高興有人來解圍,這上班族卻一屁股坐下,將我摟進懷裏,低聲說:「別叫,一叫全車都看到你這樣子。

」天啊!又是個色狼,不是來解圍的,而是來分杯羹的。

不等我反應,他把我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我的小嘴,舌頭迅速鉆進我的嘴裏,不停攪動我柔軟的舌頭。

兩手也沒閑著,先將我的T恤及胸罩往上推讓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接著一手摸我的乳房,另一手扒開我雙腿,中指則不斷攻擊我的陰核。

在我被推倒的那一剎那,我看到那中年男子走到長發女孩旁邊坐下。

----------------------------------

唉!又一名受害者,但我已經無力關心她了。

在這上班族的挑逗下,陣陣快感接踵而來,淫水不斷從陰道滲出,沾滿屁股溝及大腿內側。

這還不夠,這上班族隨後將中指插入陰道,快速的抽插。

若不是小嘴被堵住,我一定會大聲呻吟,但這時我只能發出「唔~唔~」虛弱的淫聲。

在他上下夾攻下,我居然達到第一次高潮。

高潮後我只覺得全身虛脫,但他還不放過我,迅速脫下褲子坐在椅子上,並將我壓倒跪在他兩腿間,壓著我的頭將已勃起的陰莖塞入我的櫻桃小口。

突然,我發現那位長發女孩已被帶到最後一排左邊,想必那中年男子重施故計,亮出刀子脅迫她就範。

最令我驚訝的,除了那中年男子外,還有另一名年輕人,一左一右將長發女孩夾在中間,在她身上不停肆虐。

我的天啊!難道男人全部都只有獸性,不但不阻止,還加入暴行,這些人的書都讀到哪去了?司機呢?司機應該已經發現才對。

----------------------------------

沒時間細想,那上班族敲一下我的腦袋,狠狠地說:「專心點,吹喇叭也不會嗎?」這種情況下我已完全放棄抵抗,努力地吸吮他的陽具,舔他的陰囊,左手握著他的雞巴上下套弄,希望能盡快完事。

這時長發美女的襯衫已被完全解開,粉紅色的胸罩也被從前面打開,牛仔褲也被脫下吊在右腿上,那件比我的還小的蕾絲內褲則還穿在身上。

她顯然十分害怕,一邊啜泣,一邊哀求:「嗚~放過我~嗚嗚~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唉!真傻,這樣只會更刺激這群野獸。

果然,那年輕人立刻從中間拉開她的小褲褲,用舌頭去舔她的下體,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整個陰道口濕淋淋的,不知是口水還是淫水。

那中年男子則努力親吻她的乳房,和我一樣,她的乳頭也是漂亮的粉紅色,胸部比我還大,她的左手被中年男子抓著,正握著他的大雞巴,那根雞巴真的很大,少說20公分,又粗,那女孩的手還無法整個握住。

----------------------------------

這女孩的身材比我還好,我一向很自傲我的164CM,32.23.34的身材,但這女孩大概有34.24.35,168CM,兩位美女同時被玩,真是便宜了這群色狼。

在兩人的夾攻下,這美女已無招架之力,雖然還在抗拒,卻已忍不住開始呻吟:「喔~啊啊~嗯~喔~嗯~啊~」被她淫媚的聲音感泄,我又濕了,那上班族也忍不住了,抓住我的頭在我嘴裏一陣猛插。

雖然他的雞巴比那中年男子小(大概13、14CM),但也弄的我的小嘴又酸又麻,接著他便在我嘴裏泄精了。

泄了後還不抽出陰莖,逼我將精液全部吞下。

我從未曾讓男人在口內發射,更別說喝精液了,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被陌生人射在嘴裏。

回頭一看,兩個高中生站在背後,約18歲,一高一矮,神情有些猶豫,但眼睛都充滿獸欲。

此時中年男子說:「還等什麼?你們說不定一輩子都碰不到這種美女,而且還是兩個。」在他慫恿之下,兩個高中生不由分說將我拉過去,這時我已完全絕望,一切逆來順受。

他們先將我外套脫下,再將我的T恤從頭脫掉,當我雙手舉起時,他們分別扣住,不讓我放下,接著掏出他們的雞巴湊到我嘴邊。

我含著淚,順從的先含住其中之一,頭一前一後的替他口交,過一會再換另外一根,由於雙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務,所以特別辛苦。

這種姿勢似乎讓他們特別興奮,一邊享受我的口交,一邊揉著我的奶子,沒多久兩人都完全勃起了。

令人驚訝的是那矮個子卻有一支巨炮,尺寸直追那中年男子,含著他的雞巴特別吃力。

----------------------------------

這時那長發女孩被帶到我旁邊,她已被剝得光溜溜的,而我也只剩腳上的球鞋。

調整姿勢後,那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分別坐在地上,我們兩個女孩則像狗一樣趴在他們兩腿間,我替那中年男子口交,長發女孩則替矮高中生口交。

那高個子高中生則手口並用,在我屁股後對我陰道及屁眼又摸又舔。

現在高中生的技巧怎麼會那麼厲害?弄得我快感連連,腦筋一片混沌,什麼羞恥心都沒了,只會不斷浪叫,淫水泛濫,地上濕了一大片。

那長發女孩也一樣,被那年輕人舔得失去了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還不時將嘴裏的大龜頭吐出來,大叫:「啊啊~喔~舒~舒服~啊啊~不行了~」那中年男子把大雞巴深入我嘴裏,淫笑著說:「乖乖吃,等等大雞巴會讓你們爽死。」「你們兩個小騷貨真會叫,今天不好好幹你們幾次,就太對不起你們了。」這時我們後面的人已經要插入,但那中年男子卻做個手勢要他們暫停,同時將我們美麗的臉?起,問說:「想不想要?」我們不約而同點點頭。

「要什麼?」我們沒回答,後面兩個人則用龜頭不斷磨擦陰道口,弄得我們一陣酸軟。

「要什麼?說出來。」不斷地催促,後面的龜頭則繼續磨擦。

「快說!」「我要~做~愛~」我先忍不住。

「怎麼做?快說!不說不做!」一陣催促。

算了,到這種地步還管什麼羞恥心,正要開口,「插~小洞洞~」長發女孩先回答了。

「用什麼插?」還問。

「~」「快說!」「用哥哥的寶貝!」長發女孩終於回答了。

「什麼寶貝?聽不懂。」龜頭繼續磨擦著。

「~」我倆急得快哭出來了。

「雞巴,用哥哥的大雞巴。」我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

接著長發女孩也被強迫說了一次:「用~用大雞巴插小~小浪穴。」這群色狼滿意了,後面兩人扶著我倆的雪白屁股,「噗嗤」一聲從背後直插到底。

「啊~」兩人同時大叫,被玩了那麼久,現在才是真正被幹了。

----------------------------------

這兩人像是在比賽一樣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陰莖磨擦著陰道壁,一波波強烈的快感將我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剛剛手指摸,舌頭舔的感覺根本只是小兒科。

我大聲呻吟,不斷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

而旁邊長發女孩的反應更加激烈,已經被插得胡言亂語了:「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沒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那麼淫蕩。

我倆渾圓的小屁屁被撞得「啪啪」作響,兩對柔軟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後激烈搖晃,配上「噗嗤」的抽插聲,及不停的淫聲浪語,更催化我的中樞神經,沒多久我就達到第二次高潮。

從長發女孩的淫叫聲高低起伏來判斷,她也泄了,而且不只一次。

這時幹長發女孩的年輕人也泄精了,將精液噴在她滿身大汗的背上。

而我後面這名高中生雖然雞巴不算大,卻很持久,還在繼續奸淫我。

中年男子中似乎等得不耐煩了,將我扶起站著,要我把舌頭伸出,讓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我的乳房。

我的右手扶著他的腰,左手則套著那根大陽具,我兩條修長的腿則張得開開的,讓高中生在後面狂插。

好不容易這高中生泄精了,精液噴在我屁股上。

這中年男子居然用手指將精液拾起,抹在我舌頭上,手指在我嘴裏抽插,逼我全部吞下。

吞下後他把我右腿高高?起,摟著我直接把那根特大號雞巴由下而上狠狠插入。

我的媽啊!痛!!小穴好像要撐破了,其實這才進去一半。

還好這中年男子懂得憐香惜玉,只是慢慢進出。

徐徐插了一陣後,陰道漸漸適應了,不爭氣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著大腿滴到地上。

我緊緊抱著他,口中亂七八糟的叫著:「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他見我越來越興奮,便把我的左腿也?起,讓我騰空掛在他身上,雙手扶著我柔嫩的屁股,「噗嗤」一聲將雞巴整根沒入。

天啊!舒服死了!我從未嘗過這種特大號的滋味。

粗大的雞巴將小嫩穴撐的一點空隙也沒有,雖然有一點痛,但比起強烈的快感實在微不足道。

這時他開始發狠猛幹,每一下都重重的頂到花心,幹的我死去活來,高潮?起,嘴中只會無意識的浪叫。

----------------------------------

而那長發女孩也一樣,坐在椅子上,那矮高中生將她雙腿高高舉起打開,用那根大雞巴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小穴中還不斷流出新的淫水。

矮高中生顯然對這位漂亮大姊姊的嫩穴滿意極了,一面和長發女孩親吻,不時喃喃念道:「喔~好緊~太爽了~喔~姊姊好~好會夾~」而我們兩個女孩在特大雞巴的狂插下,早已潰不成軍,什麼淫聲浪語紛紛出籠,仿佛不這樣叫不足以宣泄體內的快感。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會幹~啊~爽~爽死~哥哥(弟弟)~雞巴厲害~啊~愛愛~愛死大雞巴~要泄~受不了了~妹妹(姊姊)喜歡~啊啊~想幹一~一輩子~啊啊~不行了~幹死妹妹(姊姊)~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像是在比賽一樣般,我們兩個女孩發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強奸。

又插了一會兒,中年男子把我放在地上一條攤開的睡袋,改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位。

長發女孩也被抱過來,爬在我旁邊,圓圓白白的屁股翹的高高的,矮高中生半蹲著,用他那根大雞巴從背後繼續插她,插的她兩顆大奶劇烈晃動。

在她前面,那上班族已恢復精神,將雞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著。

女孩看樣子被幹得很爽,想叫嘴巴卻被堵住,只能皺著眉頭,「嗯嗯嗯嗯」的不停哼著。

這時我的嘴也被塞入一根陰莖,睜眼一看,是那四、五十歲的司機。

我並不驚訝,只是感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司機職責是保護乘客,卻加入同流合汙。

往窗外看了看,車早已停在高速公路旁一個廢棄車場,有人來解救的希望大概是微乎其微,要脫身看來只好餵飽這6條色狼。

突然間抽插的速度加快了,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都快要泄了,正在做最後沖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幹到盡頭。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媽啊~啊~啊~」我們兩個女孩被幹得急喘,不斷告饒。

幾乎同時,兩人將精液分別噴在我倆的胸部及背部,接著還用手將精液混著汗水均勻的抹在我倆的胸部、腹部、背部及臀部,最後將五指輪流伸入我倆的嘴裏要我們舔乾凈。

----------------------------------

這個時候,我們兩個女孩都各自高潮了四、五次,已經渾身乏力,站都站不起來,但他們還不準備放過我倆。

司機先拿了礦泉水給我倆喝,喝完休息約20分鐘,才稍微恢復了體力,他們六個人就站到我倆面前,要我倆跪著替他們吹喇叭。

吸著吸著,6根雞巴又都硬梆梆了。

我倆輪流用嘴套弄著他們的雞巴,四只手還要替其餘四人打手槍,忙得我們香汗淋漓,有時他們還變態的將兩根雞巴一起塞入我們的小嘴。

就這樣進行了約15分鐘,年輕人和矮高中生分別鉆到我我們胯下,要我們坐在他們臉上,小穴正對著他們嘴巴,他們一面撫摸我們的屁股,一面替我們口交。

漸漸地,原本已乾涸的小穴又濕了,這兩人嘖嘖有聲吸著我們的淫水,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手指則摳弄我們的屁眼,弄得我們忍不住又呻吟起來。

見我們興奮了,上班族率先由後面幹長發女孩,司機則由後面幹我,我們前面則有4根雞巴輪流插我們的小嘴。

他們泄精後,中年男子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將長發女孩雙腿?起,從背後一邊幹一邊走,長發女孩以手代腳從車頭走到車尾,再從車尾走到車頭,才走了一趟長發女孩已累得趴在地上不斷呻吟。

我則被那年輕人將雙腿彎到頭的兩側,他背對我半蹲著,一邊插我小穴,一邊摳我屁眼,搞得我爽聲連連。

過一會兒,兩個高中生也加入,將雞巴分別塞入我倆嘴裏。

從這個時候開始,他們輪番上陣,任何時候都至少有兩人在強奸我們,幹得我們淫聲充斥車廂,泄了又泄,不知高潮了多少次。

只有看到我們快要虛脫了,他們才會讓我們稍事休息;但一等我們回過氣,他們就又摸又舔的再撩起我們性慾,接著自然又是一陣狂抽猛送,幹的我們一整晚都在「大雞巴~」、「親哥哥~」、「爽死了~」的不停亂叫。

各式各樣的姿勢換了又換,我還被帶到公車外,面對著高速公路的車流,站著被矮高中生插到高潮,最後將精液噴的我臉上、頭髮到處都是。

----------------------------------

長發女孩則最多同時應付4人,連屁眼都被那上班族給開苞了:前面被中年人躺在地上插她的嫩穴,上班族則從後面幹她的屁眼,左右兩只手還空不下來,各抓著一只雞巴,整個人已經被幹得陷入半昏迷狀態。

最後這四人將長發女孩推倒,將精液射在她身上。

而我的臉上、身上、嘴裏也不知被射了多少精液,渾身上下都是精液刺鼻的味道。

就這樣子,我們兩個美麗女孩一直被奸淫到天色微亮,再也支持不住而暈了過去。

醒來時發現被丟在廢棄車場,衣服已經穿好,但全身又臟又亂,下體又紅又腫。

我倆穿好衣服,互相攙扶的離開,各自返家。

我老家在臺南,目前和上班的姐姐住在臺北,這天姐姐正好出差,回家時只有我一個人,所以沒有被發現,趕緊洗澡將一身的精液味洗掉,後來家人也沒發現我的異狀。

事後雖然很想報警,但想到報警大概只能抓到司機一人,而且上了法庭,還要將這段有聲有色的經過敘述一遍,這樣我倆淫蕩的一面將完全公開,越想越裹足不前,最後還是算了。

過了兩個星期,突然在報紙上見到一則新聞,XX客運司機被圍毆成殘廢,兇手動機不明。

我想一定是那長發女孩的家人或男友不甘受辱,找人私下尋仇。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桌面版 | 切換到行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