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加班,共四個人,有趙靜一個,還有他們公司的經理高進,其餘工作人員李強和小娟。忙了一陣後,老闆讓李強先送小娟回家了,剩下不多的工作交給他和趙靜了。

李強今年47,相貌堂堂,身高182cm,長相雖不算英俊,舉止間卻充滿著成功男人的自信,對女人具有不小的殺傷力。

他對趙靜垂涎已久,但趙靜已經結婚了,而且已經生有一女,家庭也很和睦,趙靜本人更是賢妻良母,讓他無法下手。

對於男人,越是得不到,就越是牽掛他的心腸,每天看著趙靜那靚麗的身影,高進的眼神都在冒火。他不缺女人,相反,只要他勾勾手指,變會有無數美女爬上他床上,可是每當他和別的女人做愛的時候,腦海中總會不自覺的浮現出趙靜那淡淡的微笑,溫馨卻不失撫媚,讓他忍不住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時鐘此時指到了11點半,趙靜正在埋頭工作,高進端過來兩杯咖啡,把其中一杯放到趙靜桌前。笑呵呵的道:「小靜,休息一下,剩下那點活我自己來就行了。你喝杯咖啡,別太拚命了。」

趙靜忙站起身來,對高進狂擺手道:「經理,哪能讓你親自動手啊,這點活我一會就弄完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哪談的上什麼拼不拼啊。倒是你這堂堂大經理,卻和我們這些小職員一起加班,傳出去怕別人都不會信。」趙靜甜甜應到。馬匹誰都會拍,關鍵是誰來拍,被這麼一個大美女稱讚,特別是自己心中日思夜想的女人,更是令高進心花怒放。不禁哈哈大笑一聲。

他又將咖啡往趙靜那挪了挪,道:「行,就你會說。你既然願意幹,那我就不多事了,不過現在卻必須喝杯咖啡休息休息。可不能為了工作把自己身子累壞了。」

趙靜也確實累了,便嗯了一聲,把手頭收拾一下。端起咖啡,向後靠在椅子躺椅上,慢慢喝著咖啡。心想自己的這個經理可真是一個完美的人啊,對職工又好,長得雖然不帥,卻倍有男人味。就是人有點色,聽說他的情人有的都沒他女兒大,真不知道他的老婆是幸福還是痛苦。

女人的心思誰也無法猜測,誰能知道外表賢惠溫柔的趙靜在這一會想的竟是這麼八卦的事情呢。

趙靜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和高進聊著工作、生活的事情。高進久經商場,最是擅長與人交談,期間不時開兩個適當的情色笑話,一會就將趙靜笑的花枝亂顫,看著美女那一反平時淡薄如水的真性情流露,高進的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盯著隨趙靜大笑而上下晃動的兩個豐滿的酥乳,差點流出口水來。

趙靜漸漸發現高進那充滿慾火的眼神,察覺不對,忙停止身體顫抖,白了高進一眼,嗔怪他不正經。不知為什麼心理卻有一絲竊喜,而且身體漸漸火熱。

高進也發現自己的醜態被沒人發現,不過他畢竟不是那青澀小伙,微微一笑,似沒有這回事,又轉了個話題,和趙靜閒聊起來。

趙靜自發現對面男人對自己那不掩飾的慾火,心理不知怎麼就陷入矛盾之中。本來他應該是感到厭煩的,可是她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任何的生氣,反而希望他膽子再大一點,她被自己的想法嚇壞了。她覺得一定是哪裡不對勁,可是卻怎麼也想不出來。

隨著交談在繼續,趙靜感覺身體越來越熱,特別是臉上似乎都開始發燙了,她覺得像是什麼在身體裡發酵一樣,熱流從身體裡狂湧而出。迷醉的眼神水汪汪的惹人憐愛。

高進一邊聊天,一邊觀察對面美女的。發現對方已經情動,他激動不已。在剛才他遞給趙靜的咖啡裡,他加了一種日本朋友給他提供的進口春藥。這種春藥會不知不覺中激發人的性慾,而且不易被察覺,只會覺得自己的真的想被人幹,思維的清晰的,但身體卻會不斷的催出大腦做出動情的判斷。可謂是淫人於無形之中。

高進剛給趙靜講了一個極黃色的笑話,以前的趙靜就算不翻臉,也不會給高進好臉色看,可是她聽完後,不禁哈哈大笑,更是覺得心理空虛難耐,想要找個男人瘋狂的愛撫她,蹂躪她,征服她。

高進看著趙靜分紅的臉蛋,假裝關心的問道:「小靜,你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說完,竟把手放到趙靜的臉上撫摸。「手感真好啊。」高進心想趙靜不知怎麼竟完全沒有躲開,只是很低沉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覺有點熱,沒事,我回家吃點消熱片就好了。」

高進順勢坐在了趙靜身旁,右胳膊攬住趙靜的柳腰,左手講趙靜的頭扳向自己,說:「別大意,你要是病了,我可是會心疼的。」

高進坐在旁邊,趙靜只絕一股強烈的男性氣息鋪面而來,讓她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以至於對高進輕薄自己的動作都未察覺,她覺得自己快沉醉了,心理的火焰有如被澆了油一樣瘋狂的燃燒起來。

高進看著趙靜朦朧的眼神,突然深情的看著趙靜說:「靜,我愛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直接吻上了趙靜的香唇。

趙靜突然聽到高進說愛自己,此時她的反應比平時慢了許多,還未想明白什麼意思,便被高進的偷襲弄的不知不知所措,竟然忘了掙扎。

高進像是受到了表揚,賣力的吻著趙靜的紅唇,伸出舌頭,習向深處。懷中美女確實牙關緊鎖,不予放行。

他也不急。將左手沿著趙靜前面向下撫摸,逐漸攀上雙峰,輕微一擠按,趙靜胸部遭襲,啊的一聲,牙齒輕微一張,高進趁機將舌頭深入。趙靜見勢不妙,忙申舌迎擊,想將高進的舌頭頂出去。

高進卻是如魚得水,將趙靜攪得天翻地覆。趙靜見大勢已去,輕微的掙扎了下,卻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漸漸兩人身上的衣服少起來,趙靜也一改剛開始的扭扭捏捏,變的主動起來。雙手抱著高進的熊腰,主動伸出舌頭與高進糾纏,時而將高進舌頭捲入自己口內,時候進入高進嘴裡挑逗對方,可謂是心已動,情已濃。

高進見準備工作做的差不多了,便站起身來,脫下內褲,將早已暴怒不已的陽具伸到趙靜跟前,讓其為他口交。

趙靜合適做過這麼不堪之事啊,他的老公是個老實人,以前雖然偶爾提過,被她嚴詞拒絕後,竟再未提此事。所以突然面對,她不禁感到愕然。

但在藥物的作用下,她正處在最是情動的時候,此時卻不覺得男人的陽具有什麼噁心的,心頭的慾火焚燒的她看著眼前碩大陽具,竟忍不住嚥了口口水,沒被提醒,便主動的含在嘴裡。

高進的陽具很大,她含起來很費勁,廢了半天勁,竟也只含個龜頭進去。不過即使這樣,高進都覺得爽到心裡去了,看著自己夢中苦思,夜裡所想的女人,貴在身下為自己口交,他便有一種想要射出的快感。

感覺收攝心神,他也不強迫趙靜口交了。將趙靜抱上躺椅,雙腿掰開,脫下內褲,內褲早已濕透,趙靜的身下也是泥濘不堪,泉水潺潺。

手扶著陽具,將龜頭頂在趙靜身下,喊道:「美人,我要來了。」

趙靜早已迫不及待,被龜頭一頂,更覺得身體瘙癢難耐。呻吟道:「死人,還不快點,磨蹭什麼。快給我吧。」

高進見美女求歡,卻反而停了下來。

趙靜等了半天,見男人卻沒動靜,不禁懷疑對方是不是早洩。睜開眼去,看對方的下體耀武揚威般怒挺,不像是射了。不顧羞恥的問道:「怎麼還不來啊,你要急死人家啊?」

高進笑嘻嘻的道:「我要你求我,求我的大雞吧草你。」

趙靜聽完真恨不得打對方一巴掌,但身體空虛,急需對方,她忍羞求道「你這死人,真是變態。好啦,人家求你,求你用你的大雞吧草人家的小穴,快來給人家止癢,求求你了。」說完,她羞的臉都快紅出水了,心理卻擁出一股刺激的快感,似乎這般求男人草自己能給她的心裡帶去另類的感覺。

高進再也忍受不住,扶正位置,抓緊趙靜的腰部,奮力一挺,將那近20厘米的大陽具,完全貫進身下美婦人的陰道裡,並直中花心。

趙靜猛的受如此強烈的衝擊,感覺五臟六腑都移了位,頭部一陣眩暈,緊接著一股伴隨著撕痛的快感傳來,竟直接高潮了。半響,趙靜張著嘴,竟發不出任何聲音。高進也是被趙靜嚇到了,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弄上手的女人,可別被自己一下草死了,那樣他真是有哭的衝動了。

過了好一會,趙靜才從高潮餘韻中緩過來,哭著拍打身上的男人。:「嗚嗚,你個死人,你要幹死人家啊。幹什麼那麼大力啊,通死人了···人家和你有什麼大仇,你要這麼用力?都要裂開了。」

高進看沒人沒事了,放下新來,剛剛後被都驚出了一身冷汗,雞巴都軟了。這會看著趙靜那梨花帶雨的俏麗摸樣,竟馬上又硬了起來。

趙靜感覺到自己身體裡的這個大傢伙又有了復甦的趨勢,嚇的臉都白了,心想一下就差點弄死,這要是一直來,那自己多少條命也不夠啊。此時她也顧不上空虛不空虛了,急忙喊道:「不行了,我不幹了,你快拔出去,我要回家。你讓我回家,快。」

高進哪裡會理會她的要求,只是哄著她:「剛才都是一時激動,沒有控制好,這回我輕輕的來,趙靜,我是真喜歡你,你就給我這一次機會吧。再說,你不也高潮了麼,有的女人一輩子都感受不到高潮的。這個屋子裡有攝像頭,我們剛才做的事情,可是都被拍下來了,你這時候要走的話,那我可不敢保證錄影不會傳出去。」

趙靜一聽,本來因為情慾顯得分紅的臉都嚇白了。她哪裡想到自己做的無恥之事,竟然被這個無恥的人拍了下來。

事情的發展根本就脫離了趙靜的想像,到了此刻,她一點辦法也沒有了,主動權完全在對方,自己從頭到腳就是一個弱者。

高進見趙靜妥協,但為了一會不失情趣,他又道:「小靜,你也別生氣,我的真的愛你。你不知道,我雖然有很多女人,但那不過是逢場作戲,每一次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我的心裡想的都是你。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雖然我無法娶你,下個月,我就任命你為總經理助理,怎麼樣,你還不相信我麼?」

趙靜聽著對方露骨的情話,雖然心裡還有芥蒂,但也接受了對方的解釋。畢竟已經到了這一步,這樣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同時他也知道,對方讓自己做總經理助理恐怕也是沒安好心,但既然已經這樣了,怕自己以後也擺脫不了對方的糾纏了。但只要自己小心一點,他肯定也不會把這事說出去,畢竟對方是堂堂一經理,而她只是一個小職員而已。

想通了的趙靜,白了高進一眼,道:「你可真是人家命裡的剋星,既然已經被你吃的死死的,我一個弱女子,還能怎麼辦,當然是任你這淫賊淫虐了。不過你可不能再向剛才那樣狠了,弄的我現在都疼。」說完故意擺出楚楚可憐的樣子。

高進哈哈一笑,一手扶上趙靜堅挺傲嬌的美乳,輕輕揉捏,道:「美人放心,對女人,我向來是呵護備至的。剛才的事不要再提,下面我讓你感受欲死欲仙的滋味。哈哈哈」

說完,便開始挺動趙靜體內的大雞吧,這次他不再是一味狠插,用了九淺一深的穩紮穩打的插法。

這回趙靜慢慢適應對方的強大,也逐漸的配合起來,適時的小聲呻吟一下,卻更是撩人心思。如小貓一樣的「嗯嗯啊啊」猶如頭髮絲騷動心尖,癢癢的,惹人慾火。

隨著趙靜淫水逐漸增多,高進感覺趙靜的陰道逐漸光滑,他抽插的頻率與力量也逐漸增大,而趙靜也適應了男人的陣陣猛攻。並隨著藥效的釋放,她也逐漸瘋狂。

呻吟聲逐漸增大,兩條精美無比的美腿緊緊勒住男人的身體。雙臂按著男人的頭部,將他壓進自己的豐滿的乳房內,將高進憋的臉紅脖子粗的。

高進被憋的喘不過來氣了,雖然香艷,但卻也危險,他壞心一動。牙齒在趙靜的乳頭在狠狠一咬。下身再一用力,全根沒入。

趙靜被這兩面偷襲弄的哎呦一聲,放開了雙手,高進趁機抬起頭來。哈哈笑道:「小靜你想謀殺親夫啊。這旺仔小饅頭卻是好吃,哈哈哈」

趙靜咬牙切齒道:「你這沒良心的,都快給人家咬掉了,疼死了。哼,誰讓你剛才弄的人家這麼疼,小小報復你一下都不讓,真小氣。」

高進又使勁一頂,將趙靜插的哼哼亂叫才嘿嘿一笑道:「都說女人心眼小,我看你是女人中心眼最小的。不都和你道歉了麼,還這麼記仇。」

趙靜從陣陣快感中,強鎮定下來。蠻橫的說道:「就心眼小怎麼樣,不喜歡你去草別的女人啊,快把你那死東西拔出來,別在我身體裡頂來頂去的。」

聽著身下美人如此嬌憨卻又風騷的情話,高進的心裡簡直要樂開了花,趙靜說完後,本以為高進會向她道歉的。她被高進剛才暴力對待,後又被威脅,雖然後來打成協議,但畢竟自己可以說是完全妥協,心理總是不舒服,剛才兩次故意無理取鬧,既是純心試探,也是為自己出一口惡氣。高進說的沒錯,趙靜的心眼確實很小。

不料高進真的聽了趙靜的話,把雞巴拔出了趙靜的體內。站了起來。

趙靜正在要緊處馬上要高潮了,突然沒了男人的雞巴,感覺身體像是漏了氣的氣球一樣,無法適應。

她急道:「你幹什麼呢,幹嘛拔出來了?」

高進笑嘻嘻的說道:「美女,這可是你讓我拔出來的。怎麼又怪的了我呢?」

趙靜看著他那笑嘻嘻的笑臉就一肚子氣,氣呼呼的道:「那現在我讓你插進來,你快點啊。」

高進卻搖著頭說:「那可不行,你讓我拔出來就拔出來,讓我插就插進去,那我豈不是一點面子也沒有。」

趙靜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知道對方故意為難自己,卻也不得不順著對方的意道:「那你讓我怎麼辦,你才肯給我啊?」

高進蹲下去,兩手在趙靜的大腿根來回撫摸,癢癢的,逗的趙靜心裡的火燃燒更熾。趙靜急道:「求你了,你倒是說啊,你要急死人家啊?」

高進不再逗她,看著她說道:「你叫我老公,親老公,我就給你」

趙靜掙扎了一會,小聲喊了句「老公」蚊子般的聲音,幾乎聽不到。

高進當然的假裝沒聽到。趙靜無奈正常叫了句老公。高進還是不理,趙靜實在急的不行了。坐起來抱住高進,大聲尖叫道:「啊!老公,親老公,求求你,操你的媳婦吧,快把你的大雞吧插進她的騷逼裡去。操死她,快!快!」

高進順勢將趙靜抱起,雞巴一下子插在深處,急速抽插,抱著趙靜在屋子裡走來走去,趙靜害怕摔倒,僅僅抱住高進的脖子,高進不停的親吻著趙靜的堅挺的乳房。

屋子裡的聲音越來越劇烈,終於,隨著趙靜一聲尖叫,她迎來了今晚的第二次高潮,高進也忍無可忍,不顧趙靜今天是否安全,和趙靜一起到了高潮,射在了趙靜的體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