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美琪回到化妝間,她就拉我去更衣室,邊走邊示意我把自己陰道裡的錢抽出來,我就照做了;那捲上粘粘的,沾滿了自己的淫水,我偷偷看了一眼美琪,發現她竟然不知什麼時候在錢卷外套了一個避孕套,這會兒正從套裡抽出錢來。她對我笑笑說︰「以前沒見識過吧!這就是上流社會了。」隨後她讓我把錢先放回更衣箱,然後去淋浴。

我是得洗洗了,淫水流出來已經沾在大腿兩側,走起來很不舒服;記得以前也有幾回控制不住地莫名其妙就洩了,可是有內褲襯著,不像現在那麼難受。我嘀咕著︰「是誰想出這些花樣來的,簡直難受死了!」

「不比你從前單幹強嗎?這裡的客人都追求高品位的,不是簡單的打洞、提壺就完事,他們真的很會玩女人,長了你就知道甜頭了。」美琪也在洗自己的私處。

「可是他們只動手,越弄我越癢癢的。」這確是我的實話。

「騷貨!」美琪笑罵我,「這兩天就守不住了?看來你賣的有癮了!」

我氣的去捶她,她只稍微閃了一下,我也只是輕敲了幾下。她說︰「你不用急。按理頭三個月你沒機會接客的,不過華哥看樣子很喜歡你,說不定會安排的。你看紅麗比我來得還早,現在價碼還不如你,天份不行嘛。」

洗完了我們又回到化裝間,媽走過來悄聲對美琪說︰「小琪,你帶的師妹真的沾光誒,客人那麼大方。」

美琪說︰「那自然了,老客人了嘛。不過也是瑩瑩自己身段好,命也好,連華哥也對她另眼相待。」說著轉向我,「這樣吧,瑩瑩,今天你請媽消夜了!」

我答︰「好吧,媽請一定賞光。」

媽笑笑︰「這丫頭果然討人喜歡,我認你做乾女兒吧!」

美琪忙湊趣道︰「還不給乾媽行禮!」說者就按我的肩膀,我就要跪下。

媽這回伸手拉住了我,說︰「好了,說著玩的,我交你這個朋友了,以後你跟小琪一樣,跟我不用客套。往後媽我還得借你們的光呢!」

美琪說︰「那哪裡敢!媽是老前輩了。」又轉頭對我說︰「在這裡,媽的話比華哥還要管用呢,這裡所有的規矩,有一半是媽定的呢。而且你看,那時好多小姐都反對裸體坐台,華哥也怕不安全,媽就自己帶著幾個姐妹做,果然生意大好,也沒出亂子,最後就這樣了。現在媽已經不接客了,可有時,像今天還是脫了衣服給我們壓場。」

我說︰「也是乾媽的身材好。」

媽說︰「你們就別給我老太婆灌迷魂湯了。這樣吧,反正這個鐘也過了,你們就休息一會兒,我再給你們姐倆安排一台,然後小琪就去趕鐘吧。」

我們說︰「全憑媽安排。」

在化妝間坐了一會兒,看見那些女孩子走進走出的,大都光著,有幾個穿衣服的,也是很少,或是泳衣,而且進來後就脫了。美琪說那是趕鐘回來,客人指令穿的。又指給我看這是某某,那是某某,她們用的全是假名,而且人要是光著,好像都是一個樣子,所以也分不清楚誰是誰。她們見到媽大多會跪下行禮,有的是膝蓋跪地,就像我初次那樣;有的就簡單地彎一下腿。美琪說這就是身份的差別,像我這樣第一天就可以「不用客套」的很少,還告訴我以後也不要太張狂,反正我們已經做這行賤生意了,多給人跪幾次也不會怎樣。一會兒又有一個女人進來,卻穿著一身短皮裙裝,美琪忙拉我站起來,走過去叫︰「雅姐!」又讓我行禮叫媽,我還是實惠地跪下。

那女人說︰「哦,小琪,這就是你師妹呀,果然不錯!」說著拉我起來,又說︰「怎麼讓小萍佔了便宜認乾女兒了呢?」

我說︰「媽,你喜歡不如我多認一個嘛。」

她笑道︰「我有這麼老嗎?論輩分我還得跟小萍叫乾媽呢!你這丫頭太會說話,這樣吧,我們就姐妹相稱!」

我說︰「不敢。」

她笑笑,說︰「行了,就這麼著吧,我可是看華哥和你師姐的面子啊!」

說著就離開我們,又有許多女孩圍上她行禮,我聽見她開始訓斥其中幾個姑娘,接著開始派活。

美琪說︰「她也才不到30,剛做就讓華哥看上包了下來,接著就轉到這裡當媽,你看她多威風。」

我說︰「那麼他是老闆娘了?」

美琪說︰「那輪不到他,老闆娘很少在國內住,她國外有生意。再說華哥的女人也不止她一個,恐怕她連小老婆也不算。其實媽也是華哥的女人。」

我打趣道︰「那麼你算嗎?」

美琪皺皺眉︰「不算,只是陪他睡過幾次而已,而且都是給小雅這婊子助興,我唱獨角戲的只有一次。」

我又問︰「怎麼還要助興?華哥很厲害嗎?」

美琪說︰「你可真煩,厲不厲害你早晚會知道,別提了!」

我想我大概是提到了她的痛處,只好閉嘴。

一會兒媽回來了,她讓我們去坐台。客人是兩個新客,連美琪也不認識。我們上去跪好,美琪就和他們攀談起來,然後又介紹我是新來的見習小姐。客人的眼光這下居然全集中到我身上,我便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他們閒聊著,身邊的那個客人手毫無顧忌地在我的身上亂摸亂掐,卻見美琪的笑容也有些勉強。美琪身邊的客人也不時借巾杯擰擰我的乳頭,真讓我氣惱,而且除了痛其他什麼感覺也沒有。跪了半個鐘也不見客人說讓我們起來,我的腿都木了,美琪好像是習慣了,她只是提出要客人一起下場跳舞,客人拒絕,說還是這樣舒服,跳舞的時候哪像這樣手什麼位置都可以摸到。說完大笑。美琪皺了皺眉,但隨即又換笑容,又向她的客人靠了靠,手撫上了他的胸口。

那客人的眼光還盯著我沒收回,身體卻是一顫,接著又挺直。美琪嬌聲說︰「先生,今天空調開得不好,您覺得熱嗎?」客人木木地點點頭。美琪說︰「那我替你把上衣脫了吧。」客人又點頭,說好,身子卻沒動。

美琪站起身,拉起那男人西服的雙肩,輕輕一提,他一舉胳臂,正好就脫下來了,美琪走近,又說︰「我可以坐嗎?」客人一把就拉過美琪,放在大腿上︰「就坐這兒吧!」

美琪順勢坐下,慢慢地解開客人的襯衣,我看見她的手指已經摸到了客人的乳頭。

這時我的客人的手也跟著摸到了我的乳頭,掐弄把玩著。我開始有了一點感覺。

再看美琪,她的手已經伸向客人的褲帶,慢慢地,慢慢地打開,客人像是等不及似的,嘴裡已經開始喘起了粗氣;美琪也不知是真的還是做秀,也是嬌喘連連。

我的客人稍稍年輕一些,他的手勢也顯得不很老練,我這時才感覺到裸體的好處,渾身沒有什麼羈絆,對方也方便得多,想起我初戀那時節,男朋友隔著衣物扶來摸去,本來就夠笨拙的,結果搞得人家難受得要命,就像憋在蒸籠裡的耗子。現在赤裸著,對方的手可以輕易地伸到我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我的一舉一動,一個表情,都會毫無遮攔地落在對方的眼裡,再笨的傻瓜也會做出恰當的反應。

舞弄了半晌,那男人忽然說︰「你全套服務要多少錢?」

我愣了一下,他又說︰「我是問你一個鐘賣多少錢?」

我恍惚著,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在出賣皮肉呢,就說︰「定的是五百。」

「乖乖!沒有搞錯吧,你不是新來的嗎?」他說。

我點點頭。

「那她呢?」他向美琪孥孥嘴。美琪正與另一個客人接吻,好像已經很長時間了,兩個人已經半躺在沙發上。

「她是七百五。其實琪師姐早已經不坐台了,今天是為了帶我才破例的。」我解釋道。

「怪不得,剛才那兩個簡直倒胃。看來我們真的艷福不淺哪。怎麼樣,老李,這就買回去玩一個鐘?」他向另一個客人建議。

「好啊!」那男人直起身子,手還是沒有離開美琪的乳房。

美琪輕輕地給他把拉練拉上,嬌聲說道︰「謝謝兩位恩客捧場,不過有點不好意思,一是瑩瑩小姐現在是見習,鐘點費是不收的了,買了我的鐘兩位想讓她助興,也是可以的,小費上有點意思,鐘點是免費的;不過她按規矩還不能開苞;二是我待會兒10點還有一個鐘的,所以這個鐘不可以續的,要是到外面去怕是時間不夠吧。」

姓李的客人說︰「我們就住這酒店,晚上還有別的事,到10點正好。」

美琪說︰「那就好,現在也快九點了,這個鐘就多給你們點,第一次算優惠吧!那你們誰買我呀?是不是我找媽再要一個小姐?我會給你們推薦個好的。」

我的那個客人插嘴︰「再找幹什麼?你們倆不正好嗎?」

美琪說︰「大哥,我剛才說了,瑩瑩剛來,很多東西還沒學到呢,今天不能接客的,你們買我她可以跟著湊趣,再跟著學學。」

那男人在我的私處戳了一下,說︰「這裡規矩真是邪門,跟人睡覺誰不會,還要學學?」

老李笑笑,說︰「兄弟別亂說了,你外行,一會兒就知道了。這樣,既然是二對二,我們也不想再另叫人了,你做師姐的能以一敵二嗎?也讓你師妹見識見識。」

美琪笑了,說︰「兩位大哥都看得起我,小妹當然願意。不過鐘點費照規矩可是雙倍,沒得優惠的啊!」

「那自然,要是你伺候得滿意,小費也不會少的羅!包括這位小妹,不睡覺用嘴總可以做的啦。」

「多謝李大哥!」美琪又伏向客人發賤。又對我笑著說︰「這會就考你的吃飯水平了!」

看著她不懷好意的笑容,我紅著臉低下頭。客人忙來拉我,那我們就上樓吧。

美琪說︰「不用那麼急吧,一會兒我叫媽來結帳。還沒請教我們該穿什麼衣服呢,我們也好去準備準備。」

我的客人說︰「怎麼這麼囉嗦!就這麼上去好了!你們一天不就是這樣光著嘛!」

美琪撇了撇嘴。老李卻說︰「還是我們先上去,兩位小姐先去準備一下也好。照規矩是這樣的。衣服也不用穿了,反正上去還是要脫。」

美琪說︰「全聽客人安排。」說著按了按牆上的按鈕。

一會兒媽進來了,她這時穿上了一身旗袍,腰身很細,簡直不像一個中年女子。她向客人點點頭,問︰「兩位有什麼吩咐?」

老李說︰「包房就結了,一會兒請兩位姑娘上樓去。1712號。」說完開了錢夾,遞給媽一張百元鈔票。媽謝了出去。他又說︰「我不知道兩位的身份,剛才只準備了50的小費,看來得兩百才對。」說著在沙發上摸出一隻套子來。

美琪說︰「算了,誰叫小妹今天發賤來坐台呢,反正您又買了我的鐘,也不用添了,待會兒要是順心就多賞點吧!」就自己接過套子塞進身體裡。我旁邊的男人也照做。

「待會兒你就看我眼色做就行,不過可一定不能讓他們睡你,你在這裡頭次開苞是有講究的。」美琪邊淋浴邊囑咐我,我含糊地應著。

洗完了她就拉我去補妝,我們都沒有弄濕頭髮,所以很快。這次我是自己稍稍畫了畫眼線和唇膏,回頭一看,美琪卻搞得濃濃的,又用絳紫色洩了手腳的指甲,顯得格外妖艷。我笑笑說︰「你好風騷啊。」她說︰「那兩個客人肯定喜歡乙,濃妝的,不過你這樣也無所謂,反正只是打下手。」

美琪領我走出去,跟媽打了個招呼,就去直上樓梯。傍邊不時有人相對走過,看著我們卻像熟視無睹的樣子,我在大街上走的回頭率大概也比現在光著的高,實在不服氣,他們都不是男人嗎?

走到盡頭卻是一個電梯,已經有三四個小姐等在那裡,只有一個穿著套裙,其他的都光著。美琪和她們中的大多數都很熟的樣子,邊開著玩笑,邊把我介紹給她們。那幾個小姐姿色都不錯的,但我看比起我和美琪都差一些,看來衣服確實是謊言的編織者,至少它可以掩蓋人身體上的一些缺欠。很多人都有這樣那樣的缺欠,可只要衣著得體,就能很好地掩蓋過去,可一旦失去了這個保護,就像我們這樣站在一起,誰優誰劣就涇渭分明了。美琪說現在還不是開鐘的時間,我們算是上去早了所以人也少,要不然這裡小姐多得都要排隊,我只覺得好笑。

一會兒電梯到了,裡面空的,我們依次上去,過了十多層以上就有小姐下去,我和美琪在17樓下去。走到那個房間,美琪就敲門,裡面喊著,門開著,進來吧,推門進去,裡面有兩張床,那個年輕一些的客人已脫了靠坐在外面的一張床上。浴室裡有水聲,那老一些的大概在浴室。美琪說︰「大哥,你們是在一個房間嗎?」

那客人說︰「是。」

「那我現在也上來嗎?」

那男人說︰「你們倆都上來吧!」

美琪笑得很甜︰「呦,您能行嗎?」

我們就一左一右地上去。那男人一下子就掀開床單,下面的已經直立起來,把我嚇了一跳。他緊接著就要向我壓過來,一時間我竟不知所措,就仰倒在床上,他的嘴立時就貼上了我的嘴,下面硬硬地就要插入。美琪冷不防抽了我一個嘴巴︰「騷!你又來勁了?」

我立刻想起她說的開苞的事,忙推開客人,滾到一邊。美琪向客人解釋道︰「她剛下海,還沒調教好呢?您先湊合著用我,等過兩天再睡她也不遲嗎?」

那客人來了橫勁︰「你算是哪頭蒜啊?大爺高興,想睡誰就睡誰,有你什麼事!一邊涼快著,爭什麼!」

美琪笑笑說︰「大哥,我可不是爭,這也是俱樂部的規矩,咱也不敢破呀!本來我們出來賣的,也不敢多事,可我是她師姐,今天是我帶她出來見習,所以就教訓她幾句。」

這時,另一個客人從浴室出來,見到這裡嚷起來,他就過來解圍︰「啊,算了,規矩就是這樣,別跟倆婊子慪氣了。」

那客人仍然不解氣地嘟囔著︰「什麼破規矩啊。」

美琪說︰「這樣吧,您喜歡瑩瑩,就讓她給你吹一吹吧,她的口技還過得去的。」說著就拉起我來。

那客人說︰「試試看吧。」

吹簫的事情其實我只跟我的那個男朋友做過一次,那時羞答答地,還是他硬逼著按著我的頭在那裡,也只含了一小會兒,後來做愛多了,卻又想再試試,可他總以為我並不喜歡,所以再也沒有提過這樣的要求。再後來畢業的時候他就離開了我,回老家了。此時此刻,我竟毫不猶豫的低頭去就那客人的陰莖。

客人的陰莖已經很硬實了,在那裡怒氣沖沖的,就像他的主人,還一跳一跳的。他的毛很密,幾乎沒有包皮,龜頭整個挺直在外面,很雄壯的樣子。我伸出舌頭舔了舔,客人發出一聲輕叫,便仰在床上。那邊,美琪和另一個客人也已經上了另一個床,客人挺了挺聲,陰莖冷不防一下子就捅進了我的嘴,我差點沒吐出來,連忙含好了在嘴裡,並輕輕吮著。只聽美琪說︰「李大哥,我也給你吹吹吧。」

老李就說︰「好。」

美琪又說︰「哇,您的雞巴好厲害啊!我見人家的洗完澡都軟軟的誒!」

老李說︰「厲害的還在後面呢,一會兒你再領教吧!」

美琪說︰「啊,那小妹真有點害怕了呢!一會兒您老還得手下留情呢!」

說著就聽的咂咂聲起,像是在品嚐什麼美味佳餚。

這聲音像是一劑催化劑,我忽然感覺到客人的雞巴在我嘴裡一跳,接著舌頭就舔到了一絲鹹鹹的,那雞巴在嘴裡猛地挺進,竟一下像是要插入我的喉管,我直感到一陣噁心,忙向外推他,可他的手把我的腦袋箍得死死的,一動也沒法動,隨著嘴堵的向前聳動,還有力地把我的頭向他的腹部拖撞過去。明顯地感覺到有液體隨著他的聳動射進我的口腔,噁心地我胃腸陣陣攪動,嗓子眼裡已經感到胃液在上衝。

忽地,我感覺到鬆脫了,就一下子擺脫了嘴裡的陰莖,轉頭乾嘔,卻也沒吐出什麼來,嘴裡有好多黏液,其實已經到了喉嚨,這時想吐出來,面前是床單和地毯,又怕搞髒了,想奔開去,客人的胳膊還壓著我呢,一時不知所措,竟一下子吞了下去,自己還聽得喉嚨咕嚕一聲,該死,那麼髒的東西我也會吃進去!惡心得我又乾嘔一陣,卻還是什麼也沒吐出來。

忽然聽得美琪的聲音︰「怎麼樣?咱這妹子還可以吧!」

我的客人哈哈一笑說︰「還真不賴,只可惜還沒動真的呢,就這麼射了!」說著就要來吻我,卻停在半路。

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嘴邊和臉上是粘粘的,才想到大概也粘上了那東西,就站起來去洗手間漱口。那客人沒什麼動作,我知道他是怕髒才把他的嘴唇中途收回,這些臭男人!

我出來的時候只聽得美琪說說︰「別著急嘛,我看大哥體格這麼壯,一會兒再打小妹幾炮也沒問題了!」

美琪的客人就說︰「怎麼說,都看上年青的,我老頭子就沒人管了。」

美琪說︰「哪兒呢?李大哥,我這不在為您服務嗎?」

老李說︰「好了,你的口技我也領教得差不多了,昨天玩了一宿,我現在也沒精神射了,你就去陪陪他吧。我嘗嘗嫩草。」說著就讓我上床給他吹。我看看美琪,美琪點了點頭,我想到現在是身不由己,就只好上去。客人的雙手枕到了腦後,示意我自己含進去。

美琪就爬到那個客人的床上,邊說︰「都說是老牛吃嫩草,其實是嫩雞吃老雞了!」

又問那個客人︰「咱時間可不多了,你上嗎?」

那客人乾笑了一下。美琪說︰「沒關係的,我可以讓你立刻亞洲雄風!不過你是不是先洗洗,上面還粘著呢?要不我陪你洗?」客人說︰「就一個鐘的時間,還要洗這洗那,麻煩死了,你就用嘴給我洗洗吧!」

美琪嘟起了嘴,卻也無可奈何,就含了一下他的雞巴,我和美琪幾乎是用同一個節奏在給兩個客人吹喇叭。過了一會兒,美琪抬起頭,那客人的雞巴也才剛剛長了一點點,還是軟軟的,我不覺好笑,我的客人就說︰「年輕人的身體都淘虛了,不中用了吧!還是上我老頭子這兒來吧!」

美琪笑笑說︰「看我的!」就一手抓起客人的雞巴,向另一手摔打過去,力量好像不小的樣子,只聽得「啪!啪!」的聲響。我們都看愣了,結果不一會兒他就挺起來了。美琪又含了含,問︰「要不要給它穿上雨衣啊?」

客人說︰「哪兒那麼多說道,我要上了。」

美琪笑笑說︰「這不是為您好嘛。你要是不嫌我們,小妹當然領情了。」說著躺下,分開了雙腿說︰「大哥,請上馬吧。」那樣子看得我身體裡一熱,就覺得下面也要流出來,嘴裡含的雞巴此時也是一動,向前挺了一下,直刺我的喉嚨,我連忙向後退了一下,只含著那龜頭,仿著剛才美琪的姿勢一下一下地舔起來。

那年輕的客人這時已經爬上了美琪的肚皮,伏下、壓了上去,只聽得美琪的聲音︰「啊!親親老公,快請進來吧!」接著,「噢」的一聲,又是一陣浪笑,看來客人已經操進去了,聽到那淫聲,我的下面不禁癢了起來,伸手去摸,卻是一手淫水。我忙抽回手來,可老李已經看在眼裡,說︰「小騷娘們,守不住了?還是今天我給你開苞吧!」說著坐起身來,雞巴也從我的嘴裡抽出,他一下子把我壓在身下,嘴唇一下子竟吸上了我的左乳。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