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我哀求你,請幫幫這罪惡的我,因為我管不住自己的慾望,沒法從那比麻藥更甜美百倍的墮落中掙脫出來……

我的故事發生在一九九八年,自己剛滿三十歲的那一年。那時,我住在一個氣候溫暖的好地方,在一家極具規模的瓦斯公司擔任會計。

很不幸地,我的弟弟史蒂芬在一場意外中過世,留下了他的家人與沉重的擔子。

史蒂芬生前是一個推銷員,做生意的手段相當傑出,但可惜沒有存款的習慣,意外來臨後,家裡什麼恆產也沒有。

他留下了一個美麗而仍然年輕的老婆,我的弟妹貝絲;兩個年幼的孩子,我八歲的侄兒小強、六歲的侄女安莉莎。

和活潑好動的哥哥相比,安莉莎有些異常。在她八個月大的時候,一場突來的腦膜炎疾病,持續發燒的高溫,燒壞了她的腦子。

在外表上,她看起來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分別,一個健康、漂亮的六歲小女孩,大多數人甚至會把她當成一個正常的女孩。只是仔細凝視,她甜美的笑靨除了天真無邪外,更多了一種沒法挽救的傻氣。

有著大概四歲小孩的智商,安莉莎還是可以說話、也能明白別人的意思。就某些方面來看,安莉莎是個非常快樂的孩子。父母給了她全部的愛,所有見到她的人,也都為著她的可愛外表、童稚言語,深深地喜歡上她。

她可愛的外貌,遺傳自美麗的母親。母女倆都有同樣的嬌小個子、金髮、藍眼、長長的眼睫毛,還有甜蜜動人的嗓音。

尚未發育的乳房,小巧可愛;雙腿結實修長,粉臀渾圓,要不是她的智能障礙,安莉莎會是一個最讓人羨慕的小女孩。

當我聽聞噩耗趕去,與貝絲會晤,商討他們一家人往後的事宜,這才發現一件事︰他們真的是很缺錢!

史蒂芬的保險,剛好可以支付喪禮的費用、償還一些貸款,卻完全沒給他的妻兒留下半點財產。

由於我尚是單身,所以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讓他們直接搬來與我同住,由我支付他們一切的生活費用。

我的積蓄頗豐,單是靠利息,已經可以讓貝絲無須工作,一家人過著悠閒的生活。當然,安莉莎特殊學校的學費、醫藥費用,我也全部擔下。

相互扶持,悲喜相依,這樣的日子沒過多久,貝絲和我就變成了好朋友。一天晚上,孩子們都已經上床睡覺,我正在客廳裡看電視,貝絲忽然出現在客廳門口。

成為寡婦已經數月的她,此時穿著一件絲質的短睡袍,下擺露出了一雙粉雕玉琢般的美腿;貼身的布料,更將她渾圓挺翹的香臀顯露無遺。

「哈力,你要喝點東西嗎?啤酒?還是什麼其他的?」貝絲兩頰酡紅地問著,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了幾分酒意。

「一杯啤酒大概就夠了,謝謝。」不知為什麼,今晚我很想喝酒,所以並沒有拒絕她的邀約。

當她端著兩杯酒,回到房門口時,有意無意間,她睡袍的領口開了少許,令我看到一截雪白的乳溝,並且對那雙C罩杯的飽滿山巒深深著迷。

彼此乾了一杯,在互碰杯子後,我們並肩坐在沙發上談話。

「哈力,我要再謝謝你。如果沒有你幫忙,我們一家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史蒂芬他人很好,但是太不會理財,前陣子他在股票上賠光了所有積蓄,卻完全不告訴我們。律師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感覺真是晴天霹靂。」

貝絲感歎道︰「沒有你,我們大概就要宣佈破產,一家人流落街頭了。我該謝謝你,而且孩子們也很喜歡你,安莉莎還和我說你比她爸爸對她更好。」

「她是個很乖、很可愛的小女孩,不管是什麼人,都會喜歡她的。」我歎道︰「只可惜她的腦子……」

聽見這句話,淚水立刻從貝絲的眼角滑下。我連忙把她拉過來,腦袋斜斜倚靠在我肩上,輕輕拍著她的背,柔聲安慰。

貝絲抬起頭,哀怨地看著我,她那水燦燦的眸子,此刻盈滿了無言的淚水。

情不自禁,我一時間忘記了她是我弟妹的這個身份,湊近過去,在她豐潤噘起的紅唇上印下一吻。

「嗯……」

貝絲發出一聲輕哼,當我因此而驚覺,想要退開道歉時,我這美麗的寡婦弟妹已主動回吻過來,任我將舌頭伸入她口內攻城掠地。

無須多說什麼,我把手游移進她的睡袍內,探索那具滑不溜手的粉嫩胴體,輕輕捧起了她飽滿圓滑的一雙雪奶。

將那對肉感十足的乳房捧在手中,慢慢撫摸,不久,敏感的奶頭充血硬挺,我忙不迭地輕夾住,擠捏淺棕色的乳暈。

受到刺激,貝絲熱切地渴求我的親吻,舔著我的嘴唇,更主動吸著我的舌頭,與她的香舌纏繞共舞。

不知不覺間,貝絲解開了我的褲拉煉,而當她將我那硬得像根鐵棒的肉莖,自褲襠裡掏出,在她柔軟的掌心裡散發熱度,她發出了一聲引人遐思的嬌吟。

龜頭、睪丸,還有肉莖的每個部分,都被仔細地搓揉。在她纖指的撥弄下,肉莖很快就怒挺如槍,像一尾擇人而噬的毒蛇。

這時說什麼都是多餘,我老實不客氣地解開她睡袍的衣帶,讓那對高聳的玉乳,還有她充滿成熟韻味、三十二歲的少婦胴體,整個裸裎在我眼底。

沒有穿戴胸罩,睡袍下僅著一件半透明、開高叉的蕾絲褻褲,看來火辣動人。而在我的目光凝視下,一片濕溽漸漸洩污了褻褲的底部,訴說著女主人的亢奮情慾。

停止了熱吻,貝絲望著我的明眸忽地淚眼濛濛,咽嗚道︰「哈力,就是你把我當作淫婦都沒關係,但是求你千萬別拒絕我。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事,如果你拒絕,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眼前這女人是我弟弟的遺孀,我的弟妹,照道理講,我是應該要自制的;可是一股難耐的慾火,此刻同樣燒灼著我。凝視這具美艷的胴體,我亢奮難當,別說是弟妹,就算她是我親妹,我也會狠狠的,著火一般的她。

「貝絲,別這麼說。你是我見過最好的女人,史蒂芬已經死了,你還年輕,不需要為他浪費你的下半輩子,小強和安莉莎年紀還小,也都需要一個新的爸爸。與其是別的男人,不如就讓我來照顧你們吧!」

攫住弟妹飽滿的玉乳,我亢奮地說著禽獸不如的話語,在她耳邊輕輕道︰「把你交給我吧!往後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在我的撫慰下,貝絲彷彿失神一般,慢慢地點了點頭。

大喜過望,我吻上了貝絲的粉頸,手掌卻趁隙探入弟妹的褲襠,摸索她已濕溽的雪白恥丘,將中指緩緩伸入滾燙的牝戶。

「嗯……」

貝絲急促地喘息,整個嬌軀弓起來,貼靠著我,握住我肉莖的手也加快頻率,上下套弄。

激情中,我們褪下了彼此身上的衣服,當我的短褲被脫到膝蓋,貝絲跪伏在我兩腿間,羞怯望了我一眼之後,將我硬挺的肉莖納入她口中,吞吐吸吮。

看著弟妹那兩片豐潤紅唇,在我肉莖上猥褻地上下移動,激昂的快感,幾乎讓我當場就射出精來。

勉強將這感覺忍下,我將貝絲拉開。一條由唾液編織成的灰白細線,連結著她的紅唇、我的肉莖,登時組成一副淫靡之至的景象。

讓貝絲在地毯上躺下,我趴伏在她身上,也不再作什麼前戲,隨著腰部一挺,忍耐多時的肉莖便進入她濕熱淫穴,開始抽插。

喘息、嬌吟,一時間不絕於耳,這個美艷風騷的俏寡婦,此刻就在我身下輾轉承歡。一種姦淫親弟妻子的背德快感,讓我將她瘋狂相幹,渾然不顧我倆的狂呼大叫,會否吵到已經睡著的孩子們。

幹得性發,我索性將貝絲兩條粉腿一齊扛到肩上,讓性交力度更強、更快,胯下雙丸更不時擊打在她雪白屁股上,啪啪有聲。

在這淫蕩的節奏裡,貝絲的狂呼浪叫,像是痛哭一般,響徹整間屋子。

這時,我驚訝地發現,安莉莎不知何時已坐在二樓的樓梯口,好奇地看著她的母親與大伯,裸體作著奇怪的動作。她的表情早已看得出神,更不自覺地吸著大拇指,兩眼呆呆地凝視過來。

被自己的弱智侄女,用那種純潔無邪的眼神,觀看我姦淫她的母親,這個事實為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連續抽插後,在貝絲震耳欲聾的尖叫聲中,我把自己火熱的生命種子,強而有力地注入弟妹的美牝穴之內。

精液的熱度與衝擊,似乎令貝絲狂奮不已。在高潮中,她發出了喜悅的哭叫,粉腿纏繞到我腰上,將牝戶內的肉莖緊緊夾住;陣陣熱燙的淫蜜,也像潮水一樣,沖刷著我的肉莖與睪丸。

經歷了激烈的性交,我們兩個摟躺在一起,感受彼此的體溫,一時間把什麼都忘記,直到我想起安莉莎的存在,這才焦急地提醒貝絲。

她嚇了一大跳,連忙站起來,顧不得精液與蜜漬在大腿淌出穢痕,貝絲披上睡袍,奔上樓去,把女兒帶回房裡睡覺。

我們的伯媳通姦就這樣開始,連著幾個月,貝絲每晚都與我同床共枕,像是一對真正的夫妻。

為了要哄弄她,我答應她過些時候會和她結婚,給她名分。貝絲也開心地讓孩子們改口喚我「爹地」。

跟著,我漸漸發現,安莉莎在女性該有的矜持上,欠缺自覺,貝絲顯然沒有在這方面教育好她。

不管是屋裡屋外,安莉莎常常只穿著單薄的內衣褲,就這樣高興地跑來跑去,有時候甚至是裸著身體跑出去。

這種情形一再重演,結果,每次聽到開門聲,我或著貝絲就得要趕過去,確認急著要出去玩的安莉莎,有沒有穿上足夠的蔽體衣物?

實在很難想像,一個六歲小女孩的裸體,會這樣美麗到幾乎性感的地步。我總是逼著安莉莎穿上衣服,然後才准她出去。可是,每次幫她穿衣服的時候,一面觸摸她赤裸的肌膚,我胯下肉莖就幾乎膨脹到痛。

對於這種念頭,我心中自責不已,可是仔細一想,真是不可思議,我在搞了弟弟的老婆之後,又對他的女兒有慾念……老天!她才只有六歲啊!

沒過多久,貝絲懷了我的孩子,肚皮像吹氣一樣膨脹起來,為著某些理由,這次的懷孕驚險萬分。

她的體重大為增加,腳、腿浮腫得像是一頭大象。本來就豐滿的乳房,此時幾乎是肥碩的巨乳了,不但乳暈渾圓腫大,更變成了一種咖啡似的巧克力色。

不知是否是因為與大伯通姦成孕的報應,一般孕婦都會有的晨間倦怠與孕吐,她犯得特別厲害。在生理與心理的雙重影響下,貝絲對性事完全冷淡下來。

之前連續數月,享受著那麼頻繁的性交生活,忽然之間說停就停,沒過幾天,我的性慾就累積到要爆發,幾乎飢渴到看見女人就想上。

最後,當貝絲開始陣痛,我連忙將她送進醫院。分娩的時間拖得很長,醫生告訴我,貝絲這次是難產,大量失血,身體變得很虛弱,但最後她還是努力地幫我生下一個胖嘟嘟、大聲啼哭的可愛女兒。

由於難產,貝絲還得在醫院裡多待幾天,回家之後也要休養上幾個禮拜。近一年來的首次,我一個人在床上孤枕難眠,輾轉反側,而我非常地厭惡這種感覺。

我現在需要的,不只是性生活方面的發洩,還需要一個熱呼呼的胴體,在夜裡睡在我身邊,給我溫暖,伴我安眠。

這時候,我就在想,為什麼我不讓安莉莎和我一起同床睡呢?至少我可以摟著一個舒服的肉體入眠,她根本不會在意,也不懂得在意。

安莉莎這幾天也哭著要媽媽,和她同睡可以安慰她,何況她是我的侄女,我不可能對她做什麼不該做的事,不是嗎?

考慮著這個想法,這晚,我幫安莉莎洗澡,這本來是貝絲的工作,這幾天由我代勞。當碰觸到她柔嫩的女性部位,我短褲裡的肉莖直頂著褲頭,呼吸也變得急促。

用毛巾沾著肥皂,我擦拭她雪玉可愛的平坦鴿乳、粉粉白白的小屁股,而安莉莎只是一直哼著小曲,玩著她的橡膠鴨玩具。

或許是因為我太渴望貝絲,幫安莉莎洗完澡後,我也脫光衣服,和這美麗的小妖精一起泡到澡盆裡去。

她看著我硬挺的肉莖,眼神裡充滿好奇,一面看、一面伸手碰觸自己胯間,好像在奇怪,為什麼她自己沒有這樣的東西?

我再次幫她打上肥皂,特別小心地用毛巾擦拭她尚未發育的纖幼雪奶,特別是峰頂那兩粒可愛的小紅梅。

不能理解我的動作,安莉莎笑著躲避,直嚷著︰「癢癢,爹地,人家癢癢。」

我幫她洗完胸部,接著就把目標轉移到她兩腿間,那光潔如緞的無毛小牝戶。安莉莎回應我的動作,主動把身體貼靠過來,好像很享受這份撫摸一樣。

「安莉莎,別動,爹地幫你把小屁屁洗乾淨。」

急切起來,我把陰莖放在她兩腿間,輕輕抵觸著她的粉嫩幼穴,來回摩擦。

難以形容的慾火,我激烈地喘著氣,在幾下痙攣後,幾道白濁的精液,噴灑在浴盆裡。

「爹地,好黏喔……」

安莉莎笑著靠過來,表情是那麼樣的天真、可愛。想起我剛才對她做的齷齪事,看著玷污了她光潔小屁股的精液,我打從心底地厭惡、詛咒自己。

抱她步出浴盆,我幫她擦乾淨身體,親親她、抱抱她,而安莉莎也很親暱地回親我……那種家人間的無邪親吻。

我帶安莉莎回到她房間,幫她換上她最喜歡的皮卡丘睡袍,但考慮良久後,還是沒有為她穿上內褲。這時,我還不住對自己說,這樣子安莉莎可以睡得舒服一點,畢竟,她從沒有過尿床的紀錄。

在這之後,我把她帶到我的房間。看見那張大床,安莉莎歡呼一聲,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

我走到床邊,她把兩手環抱住我的頸子,像小嬰兒一樣地吻我,而我則本能地摟過她,遲疑地把舌頭伸入她嘴裡。

安莉莎露出很訝異的表情,但仍然信任著我,讓我吻著她,並且伸出她小小的舌頭,回應我的動作。

無比刺激,要不是剛才在澡盆裡射過精,我現在一定會在褲子裡射上一炮。為了防止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我連忙與她分開,為這侄女蓋上被子,自己一個人走到樓下,弄了一杯烈酒,一飲而盡。

想著猶自睡在樓上的那個小天使,我就深切詛咒自己的墮落與罪惡。

也許我該打手槍自瀆,這應該會有點幫助,所以我放了一片黃色影碟,自己獨個在客廳手淫。一天晚上射精兩次、高潮數次,多少能減低自己的色欲吧!

我經常裸睡,而當我打完手槍,回到臥室,安莉莎也還沒入睡。她兩手放在胸前,看著我牆上貼的海報︰一個半裸的金髮美人,豐乳肥臀,以一個猥褻的姿勢坐在岩石上,兩手搓揉著自己的一對豪乳。

「爹地,奶奶大大……」安莉莎疑惑地看著我,笑問出聲,好像在奇怪,那個女人的胸部怎麼會這麼大?

面對小天使一般的安莉莎,我心中不住抽痛,為何自己像頭野獸一般地醜惡?上床後我背對著她,或許是連射兩次精,耗損過度的緣故,很快就入睡了。

再醒來已經是幾個小時後,我重新回復精神的肉莖,正抵著安莉莎的小屁股。她的小睡袍不知何時已經被掀高到腰部,讓我很輕易地就可以將肉莖伸進去,摩擦那令人瘋狂的光滑恥丘。

儘管心裡曉得不該,但意識上卻忍耐不住,我把侄女的睡袍拉高,婆娑那如剝殼雞蛋般的幼滑香臀,將肉莖夾在她腿窩,來回搓弄。

這時候,我還在心裡對自己說,這僅是單單的碰觸,並不是真的性交,應該沒有關係的!

安莉莎睡得很沉,任我怎樣玩弄,都沒有反應,沒有打擾到她的睡眠。片刻之後,她的小牝戶慢慢滲出了熱氣,不久,溫濕的黏液流了出來,我霍地一把拉開被子,將安莉莎轉過身來,分開兩條幼滑的小腿。

埋首在她腿間,嗅著那清新的肥皂味和幼女的香氣,我親著安莉莎的牝戶,慢慢地舔了起來,心中仍為自己的行為自責不已。

因為擔心再次噴出精液時,會沾洩到她身上,我從床畔拿了條手帕過來,隨時可以擦拭。

做好保護措施,我像是一個久未進食的饕客,在安莉莎的牝戶賣力舔吻,從肛門到幼穴,愛憐而珍惜的親吻。

「爹地……」

忽然聽見這樣的聲音,我抬起頭來,安莉莎已醒了過來,正瞪大眼睛,用她那童稚天真的表情,對著我笑。

在我意會過來之前,安莉莎主動分張開腿,但表情卻仍是一樣,渾然沒有任何改變。

既然她明顯地不在意,也不避諱我作的事,我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把肉莖前端放在她腿間,在這處女幼牝上摩擦。

當我把身體壓在安莉莎身上,龜頭也半插入她粉嫩的裂縫,她只是靜靜地看著我,任我持續挺入,不作任何抵抗。

直到我把半截陰莖強塞了進去,安莉莎才皺著眉頭,雪雪呼痛。

「爹地,好痛啊,安莉莎痛痛……」

肉莖入幼穴,輕易衝破脆弱的處女膜,奪取了她純潔的童貞,還沒抽弄,就已經苞開血流。

可是,她柔嫩的穴肉,卻夾著我的龜頭。前所未有的緊迫壓力,使我更加腫脹,跟著就像一頭野獸似的,讓陰莖在幼穴裡抽插進出。

安莉莎躺在床上,頭歪向一邊,手則垂在另一邊,毫不反抗地接受我的施虐。

把玩侄女兒的雪玉小奶,她仍是靜靜地躺著,既不明白我這樣做的用意,也沒有感到性愛的喜悅,眼中除了痛楚與不適,跟著就是茫然。

明明知道自己此刻的所作所為是何等醜惡,我卻難以自制,反而越益興奮,在許多下頂撞後,精液噴進了稚嫩溫熱的小幼穴,從穴口一點一滴的滲漏出來。

精疲力盡,我趴臥在她身上,這時,安莉莎小聲地叫道︰「爹地,安莉莎要噓噓、要尿尿……」

我把她帶到廁所,幫她洗滌沾上穢漬的小腿、幼穴口,把上頭的精液痕跡、處女血痕擦拭乾淨。

蹲坐在馬桶上小便的安莉莎,則是一個勁地抱怨,那裡痛得像是被火燒了。而在她小便的時候,我也看得很清楚,一滴一滴的白濁精液,聚合在她牝戶口,拉成一條猥褻的長線,滴落到馬桶裡。

狎玩親侄女的罪惡感,再次鞭笞著心靈,我走到浴室外頭,捶著牆壁,發誓自己再也不會作第二次。

連續幾天過去,我發誓的決心一點點地流失。每天晚上,當我覺得飢渴難耐,就會把安莉莎拐上床去。

神啊!我詛咒自己的墮落,但我真的克制不了!

對於我的施暴,安莉莎一直在叫痛,但卻沒有反抗,只是順著我的意思,分開兩腿挨插。

雖然不清楚她有沒有來過月經,不過以她這樣小的年紀,應該是不用擔心懷孕吧!

我是這樣相信著的!

貝絲不在,而我每次幹安莉莎的時候,小強不是已經熟睡,就是出門去,所以這件事完全沒有別人知道。

我曾經在小強的房裡,找到一些黃色錄影帶,也看到自瀆用的衛生紙,看來這小子倒是繼承了我們家的好色血脈。

也因為這樣,當我發現他在偷看我房裡的成人影帶時,我並沒有拆穿,僅把這當成孩童接觸性知識的一個過程。

這天,公司給了我一件工作,必須要出差到別州去。我吩咐小強,好好照顧他妹妹,我大概隔天就會回來。

一切要做的很簡單,我弄好了他們一天份的食物,也留下了錢,小強也表示一切都沒有問題,要我放心出門。

所以,我安心地開車去機場,等著我的班機。在機場還感到不放心,打電話回去查問,小強說大小事都平安,他會顧好所有的事。

出乎意料,由於天氣惡劣,班機在延遲兩小時後,宣佈取消,我無奈之下,只有打道回府。

當我開車進入車庫,非常訝異地,我發現房裡一點燈光也沒有。孩子們這麼早就入睡了嗎?像這種大人不在家的時候,他們應該會玩得晚一點啊!更何況現在才晚上八點……

從車庫開門進入廚房,在進到客廳時,一些奇怪的聲音讓我萌生警意,躡手躡腳地走進去,小心地不發出半點聲音。

怪異的聲響來自樓上,我緩緩地上樓,聲音也清楚起來。

不會錯,那種彈簧嘰嘰作響、啪啪擊肉聲,還有男女歡好所發出的喘息、呻吟,都只訴說同一個事實︰有人正在樓上做愛!

聲音是來自安莉莎的房間,我小心地來到門外,想像內裡所發生的事,心頭倒抽一口涼氣,當下轉開門把,微微將門打開一條縫隙。

而我看到的景象,一如我先前所料的那樣,極度震驚著我︰安莉莎赤裸地躺在床上,兩條粉腿高舉在半空晃蕩,她的親哥哥小強,趴伏在她身上,像幹一條母狗一樣地姦淫著她。

「你、你……哦!」

雪白可愛的小奶子,在哥哥的揉捏下扭曲變形,每一下抽動,安莉莎的兩腿就在空中狂搖,小屁股也像被狂風暴雨吹襲一樣,激烈地上下顛動。

看著兩具纖瘦的胴體交疊在一起,細小肉莖插著粉嫩幼穴,應該是天真懵懂的孩子,卻幹著最不可饒恕的罪行,我的心疼得糾結作一團。

安莉莎的雪臀上,已經沾洩了精液的穢漬,換言之,在我去機場的這段時間,小強起碼已經姦淫他親妹兩次了。

微張開小嘴,安莉莎的笑容還是那麼樣地空洞無神,誰也知道她之所以躺在那裡,只是因為不想讓哥哥不開心而已。

而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衝進房去,把小強從他親妹身上拉開,不由分說,給了他一記重重的耳光。

怒氣勃發,我想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禽獸不如的小子,可是,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他已經捂著面頰,大聲嚎哭起來。

「爹地,不要!求求你別打我!」小強哭道︰「你、你自己不是也對小妹這麼做嗎?我又沒有弄痛她,是安莉莎自己願意脫掉衣服,躺在床上任我搞的!」

恍如晴天霹靂,剎那間我怒意全消,無力地跪倒在床邊,臉上不知何時也流遍淚水。

「小……小強,我們不該這麼做的,你知道我們做了什麼嗎?神明會懲罰我們的!」

氣氛緊繃,我們叔侄倆彼此對望,眼中都有著羞愧與憤怒,但在我繼續開口說話之前,安莉莎躍下床來,很親暱地摟吻著我們,先是我,再來是小強。

她的吻很純潔,不帶半分猥褻意味,可是在那之後,安莉莎又跳回床上躺下,對著我們分開兩腿。

看得很清楚,她小小的幼穴口,沾滿了精液、蜜汁的穢漬,還有一部份正從稚嫩的肛門口緩緩流出……天殺的!小強剛剛居然在搞他親妹的屁眼!

「來玩嘛!爹地,來陪安莉莎玩……」聽見這樣純真的呼喚,我的心像是要裂開來了,整個人跪倒在地上,淚水在面上狂流。

「哥,來玩嘛!陪安莉莎玩好不好?」小強呆了一下,跟著也大哭起來,頭也不回地跑出門外。

我摟過安莉莎,親親她天使般潔淨的臉蛋,再吻了吻她濕潤、柔軟的唇瓣,本來的用意是想安慰安慰她,但是,邪惡慾望很快就佔領了我的心靈。

彷彿受到某種魔力操控,我沒法自控,開始舔起她纖弱的肢體,親吻那不足一握的晶瑩鴿乳,之後來到她胯間,舔弄那可愛柔嫩的窄小肛菊。

在安莉莎的童稚呼喚中,我攀上她的嬌軀,肉莖亦熟悉地頂入她緊窄若處女的幼穴,賣力地抽插。

我教導安莉莎,當肉莖插進幼穴時,她該如何地扭屁股靠過來、夾緊兩腿,來讓男女雙方得到樂趣。天真聰明的她學得很快,沒幾下工夫,就懂得淫蕩地扭起小屁股了。

小強站在門外頭,赤裸著下半身,雙手不住套弄陰莖,等著接我的班,一起輪姦他的弱智妹妹。

兩個月之後,當貝絲抱著女兒出院回家,她所看到的,是趴在馬桶邊乾嘔不已的安莉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