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表姐來我家中時我大約三歲,她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的女兒,母親去世後由大陸來澳門來投靠父親,但不容於後母。她的父親唯有貼一點伙食費,想找親戚收留,但那時澳門社會經濟並不是那麼好,住的地方更是大問題,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最後是我母親看見她可憐,經常給後母打罵,就暫時收留她在我家中住,不想一住就是十年,離開後幾年又再搬回來。

她剛來時差不多十三歲,除了剛來時她父親來過幾次和放下生活費外,以後也沒有再來,聽說是後母很厲害,知道後大吵大鬧,後來更移民到南美洲去了。我母親也不在意那點生活費,更付學費叫她到夜校讀書。

她來時我對她沒有什麼印像,一來是年紀太小,對男女間的事不明白,二來她那時還沒有發育,只覺得她黑黑瘦瘦的,穿得很土。

她在我家是晚飯後上學,其他的時間就是照顧我。晚上我們睡在一張床上,日間家中通常是沒有人,她帶著我時怕我自己亂走,所以無論做什麼,洗澡、換衣服,都是放我在她前面,可能是那時我還小,她一點也不避我的目光看她的身體。這樣一直維持到我六、七歲時,我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見她的身體,後來我年紀漸大,因為還是睡在一起,所以她換衣服也只是側著身,不正面對著我,但一點也沒有介意我的目光,我看著她身體這七、八年來的發育,一直維持到我十一歲她出嫁而止。

她的發育比較遲,但很快。當她十六歲時,胸口漸漸隆起,下體也開始生出茸毛。我每天一睡在床上就開始摸她的乳房,她一點也不以為意,任我摸個夠,有時我摸得太過份,太用力,她也只是輕輕的打我的手一下,帶笑的罵一聲「鹹濕」就算了。但她不喜歡我摸她的下體,每次我摸到陰毛後,她就會將我的手拉出來,叫我不要鬧,但也沒有發怒的意思。

我通常都是等她睡熟後再大摸特摸她的下體,但始終不敢將手指插入陰道裡面。因年紀太小,對性事還沒有認識,只覺很得摸她下體時有點怪怪的感覺。心中好像要跳出來,下體變硬。她的下體也自動變得濕淋淋的,分泌出滑滑淫水。有時給她發覺了也只是半睡半醒的拉我的手出來,叫我別鬧,並沒有罵過我。

當我七、八歲開始,更多了一種娛樂,就是每天偷看她洗澡。我們住的是舊樓,窗口是向天井的,浴室的窗和我書桌的窗斜斜相對,因為用石油氣熱水,所以窗是一年到晚半開著,我坐在書桌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全身,但因為是角度關係,下體只能看到陰毛,陰唇和陰道只能在她沖洗時看到一下,但不大清楚。那幾年間我看到她剛開始發育到成長,乳房由扁扁的長大到32B,下體由光光的長到黑黑的,內衣也由土布變成乳罩三角褲。

到她十七、八歲時已長得亭亭玉立,一頭長髮,因為腰很細小,所以顯得上下圍很大,面孔也很漂亮。那時她已經開始在一間咖啡室工作,引來了無數的男人追求,一天到晚也有人打電話找她,最後她在廿一歲時嫁了一個駕計程車的青年。他自己有一架計程車,沒有家累,經濟很好。她結婚後我也見過她多次,她變得更漂亮,衣著很新潮,身裁變得更誇張。

娟表姐也過了年多兩年好日子,後來她的丈夫認識了一班損友,轉行做走私大陸的生意,初時做得很好,計程車也不開了,生生活很風光。但好景不常,終於失手,雖然逃回澳門,但已一無所有,還欠下了一屁股的債務。為了不連累娟表姐,只有和她離婚,自己跑去行船。娟表姐變得孑然一身,唯有再到咖啡室工作,因經濟問題,又再到我家借住。

這三年間我也由五尺不到,長到五尺六寸高。上了初中。和同學們經常一起看黃色小說,偷看他父親的小電影,滿腦子的色情思想,但始終不敢真的去找妓女一試。

一聽到娟表姐搬回來住真是喜出望外,當天晚上偷看她洗澡和幾年前的感覺完全不同,我的小弟弟脹得發痛,她的乳房已變成34C,陰毛長多了,很整齊的遮著陰部,內衣也換成最新潮的迷你半透明厘士三角褲,和小得不可再小的厘士乳罩。

這晚當然沒有睡在一起,長得比她還高大也不好意思跟她說,但還是住在同一個小房間,分開兩張床中間有三尺通道。她的睡衣令我整晚睡不著,是一件頭差不多全透明的睡袍,一眼就可看到內褲和內面黑黑的陰毛,最要命的是她一上床就將乳罩脫掉,只蓋一張薄被,她睡熟了踢掉就像全裸睡在我幾尺以外。

我除了每天看她洗澡外,真是無計可施。每天晚上看著她半裸的睡在我旁邊也只有失眠,但她對我完全不在意,雖然知我醒著也只是背著我換衣服。有時早上看見我隆起的短褲,只是笑一笑說︰「不知道幾年間長得這麼大了!」我也不知道她是說我的體型還是我的陰莖。

我等了幾個星期,終於忍不住了,開始等她睡熟了摸她。她好像睡得很死,我越來越大膽,幾天以後我每晚都將她的睡袍推上到胸口,整對乳房暴露在我前面。三角褲也推過一邊,下體看得清清楚。有幾天是經期,更看見一條白線由陰道口垂下來。

她的乳房很大,雖然睡著也呈半球形突起,乳頭很小,只有一粒豆的大小,很淺的粉紅色,每次我玩弄了一會,它就會變得硬硬的,顏色也變得鮮紅一點。她的大陰唇很緊密,只看見一條縫的樣子,很白很豐滿,那小陰唇一點都不露出來,掰開它才看見薄薄粉紅色的小陰唇,陰核小小的一點,陰道也是粉紅色有很多褶紋,只要摸一會就開始流出滑滑黏黏的淫水,很快床單也濕了一大片。但始終不敢再進一步,每晚摸一會就回自己的床上打手槍再睡。

那天晚上合該有事,她去喝同事的結婚喜酒,喝醉了給同事送回來,同事幫忙她換掉衣服後就走了,她昏昏沉沉的就睡在床上,雙腳張開,睡袍也退到胸口上。

我看見她睡得很熟,就開始摸她的乳房,不一會乳頭就變得硬硬的。更將她的內褲脫到膝蓋下,玩弄她的陰毛和大小陰唇,更用手指她的陰道和刺激她的陰核,只一會兒她的淫水流得屁股也濕了一大片,陰核充血脹大變得紅紅的,呼吸也變得很急促。

我越來越大膽,將小弟弟拿出來想一隻手摸她一邊打手槍。她突然用手按著我的手,張開眼怔怔的看著我,我怕得動也不敢動,差不多有一分多鐘。

突然她哭起來,斷斷續續的告訴我,一早她已經知道我摸她,也知道我每晚打手槍,每晚她也睡得不好,我摸得她想起以前的丈夫,因為怕羞也不知怎樣阻止我,又怕鬧了出來大家不好看,她更不能在我家住下去。又叫我以後不要每晚打手槍,對身體不好。

我看見她沒有發怒的意思,又怕羞又怕別人知道,把心一橫繼續將她抱著,一面用手摸她的乳房和下體,她口中不停說「不好」,但也沒有多大的抗拒。我用身體壓著她,想把小弟弟放進去,但我的性知識只是從書本和影片上學來,試了多次只是在她的大腿、小腹和陰阜擦來擦去,她又不停的動,一急之下,更不成功。

最後她動得累了,不大抗拒,只是口中不停的說︰「不要……不要……我們不能……這樣……啊……啊……啊……」我乘勢握著小弟弟,向著她的陰戶一插到底。

我一插入之後,她也不再抗拒了,只是睡在那裡,口中不停「啊……啊……唔……唔……唉……唉……不要……很辛苦……」不成語法的叫著。

我用力地不停抽插,最後她用手抱著我的背部,我不停的吻著她的口唇,手上粗暴的搓揉著她的乳房,只覺後腰的酸麻感越來越大,小腹一陣空空的感覺,精液排山倒海的注入她的陰道裡去,我的小弟弟一跳一跳的射了很久。

完事後,大家抱在一起喘氣,我壓在她身上十多分鐘,直到小弟弟軟下來才分開。我看見一大灘白白的精液從她的陰道慢慢的流出來,她用手遮著叫我不要看,用毛巾清潔後再給我抹乾淨,然後叫我回自己的床睡覺,我不肯,她也由得我抱著她,一手撫著她的乳房,兩人沉沉睡去。

半夜醒來,真的嚇了一跳,睡得暈暈沉沉的,突然感覺到一個軟軟的身體在自己身旁,手上拿著的是一個豐滿的乳房,呆了一會才慢慢的記起昨晚的事,這時也不再害怕,爬起來將她的衣服脫光,仔細欣賞她的身體。

這一次和平日偷看大不相同,平日是偷偷摸摸的看,用手摸也是很輕,更不大敢用手張開她的陰部。但既然已有一次的肌膚之親,她也沒有不高興的表示,我更暢所欲為的大力撫摸她的乳房、玩弄她小小的乳頭。

不一會乳頭開始發硬,乳頭和乳暈也充血發紅。這時她已醒來,口中低聲的叫我不要,我見她沒有嚴拒,立刻開了燈,強行張開她雙腳,玩弄她的下體。

她的陰唇這時微微張開,外陰部變成粉紅色,小陰唇因充血的關係變成桃紅色,陰核突出外陰部,由小小的一點變成鮮紅色尾指頭的大小。我用中指插入她的陰道扣挖了一會,她哼哼哈哈的低聲亂叫,淫水已流得床單也濕了一大片。

我的小弟弟也脹得發痛,就爬上去一插到底,不停的抽送。她口中不成語法的叫著︰「啊……啊……嗯……嗯……不要……很難受……啊……我不成了……啊……」只見她雙眼反白、小口微張、滿面通紅,汗下如雨達到高潮。她高潮時抱著我的背部亂抓,抓出多條血痕。

我繼續抽送,她口中不停的低聲亂叫,也聽不清楚她叫什麼,不久又達到第二次高潮。

可能幾小時前才射過精,這次比較持久,直到她有了四次高潮後,我才覺得小弟弟一淋,將濃濃的精液直射到她的子宮裡。過後我們兩人抱得緊緊的,小弟弟還留在她體內,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一早醒來,睡著時小弟弟已軟化並掉出她體外,但這時又已一柱擎天,我有想小便的感覺,輕輕的板開她抱著我肩膊的手,卻把她弄醒了,唯有把她抱著和她說話,繼續撫摸她的身體。

她說,她不是拒絕我,只是她年紀比我大,是沒有結果的,給別人知道也不好,更對不起我的父母,像昨晚的激情對我的身體也不好,她也不知道要怎麼樣才好。我只是癡癡纏纏的告訴她,我很喜歡她。她歎了一口氣說,身體黏黏的想起來洗澡,我乘機要求她一同洗,她也沒有拒絕的意思,默默的擦乾淨浴缸、放了熱水,好像小時候一樣,仔細的洗乾淨我的身體,但多了一樣,就是將我的小弟弟很小心的洗乾淨。

我也幫她洗,將小穴洗乾淨後不停撫摸她的乳房和小穴,不一會她也開始動情,抱著我的腰將頭埋在我的胸前,口中哼哼哈哈的低聲呻吟。

經過昨晚之後,她對我真是千依百順,無論我要吻她、摸她的乳房和小穴,用手指扣挖她的陰道,或叫她張開大腿給我看清楚,她也只是羞羞怯怯的讓我去做。

我突然想起了黃色小說上所形容的口交,將她的頭按下,把小弟弟放入她口中。最初她只是含著我的陰莖,什麼也不懂,我將小說中所說的教她做,不一會她已很熟練的用牙輕咬我的龜頭,用舌頭舔我的龜頭和陰莖間的小溝,我的下體有一種酸酸淋淋的感覺,真是令我欲仙欲死,雙腳軟軟的要坐在浴缸邊,叫她跪下來繼續和我口交。定一定神後再讓她繼續跪著,我站起來在她口中抽送。

過了一會她說口很累,我叫她伏在浴缸邊,我站在地上從後面進入,她很柔順的照著做,這時她的淫水已流得整個陰部和大腿黏黏滑滑的,很容易一推就插到底。

我開始用力抽送,她口中不停的叫著︰「啊……啊……嗯……嗯……快……快……我不成了……不要停……嗚……嗚……哎……」配合著我的大腿不停地碰著她屁股的「啪啪」聲,交織成一首交響樂。

她很快達到了高潮,這時她雙腿發軟,雙手扶著浴缸也站不起來,要我用手抱著她的腰部。我看也差不多了,而我也有想射精的感覺,連忙叫她跪下,將陰莖放入她口中,再抽送了幾十下,將白白的精液全部射入她口內。

她泠不提防讓我將精液全部射入口,想吐出來又給我將頭按著,只能不斷的搖頭。我看見精液從她口的兩邊流下,令我更加興奮,強要她吞下去,她很辛苦的吞下一部份,其他的趁我不留意吐在洗手盆中。我們又要再洗一次澡,然後再雙擁著回到床上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來吃午飯。

從這一天開始,她不再拒絕我,每天晚上我們都是做完了愛才相擁在一起睡覺。那時我的父母已搬到擴充了的店裡,家中只有我們兩人,她照顧得我無微不至,每天弄早餐,給我洗衣服、煮晚飯,就像我的妻子一樣。我也不像以前那樣經常向街外跑,我的父母也很放心她照顧我,晚飯也不用規定一定要回店裡吃。

這樣過了一年多,我的身裁開始長高,有五尺八寸,陰莖也長大到六寸多。我從一個移民的同學家中接收了大量的黃色小說和雜誌,很多是圖文並茂的。我們經常照著圖片和文字照著做,有些是很有感覺,很有新鮮感,但有些一點也不實用,做起來辛苦更沒有感覺,我想那些都是作者想當然或是做個樣來拍照,這個不用深究,但確實令我們增加了很多樂趣。

娟表姐搬回來住了一年多後,越發長得漂亮,乳房漲滿了,腰仍然很小,屁股充滿彈性,面孔豐滿了一點,活脫脫是一個大美人。又開始有大堆的青年人追求,每天都有人打電話約她出外。但娟表姐說她學乖了,經過上次的婚姻,她怕了那些年輕英俊的男人,她要找一個老實有事業基礎的作終生的依靠。每天放工後多是留在家中,用心照顧我,和我做愛。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我們真的是什麼性交姿勢都試過了。有天當我正進行後進式時,看見她白玉似的屁股,有一股衝動想幹她的屁眼。用手板開她的屁股一看,只見屁眼長得很緊密,淺紅色,有菊花紋在周圍,我沾了一些她的淫水,順勢將陰莖插入,可惜她的屁眼長得真緊,只能進入一寸多。她不停的叫痛,我的陰莖也給她的屁眼夾得發痛,看見她痛得滿面淚痕,心中不忍,只好作罷。

之後我又試了兩三次,因不懂用潤滑劑,她又很怕痛,一緊張就不能放鬆,雖然她很合作,始終不能成功,只好不了了之。但徐了這個之外,其他的我們都很配合,更很有默契,我想到什麼她也很快能迎合。她也漸漸很享受我們在一起的日子。

上文說到我和娟表姐在一起這一年多來,過得真是像神仙一般的生活。徐了開始這幾個月,我們天天都做一兩次,後來娟表姐擔心我的健康和功課,告訴我如果想長久和她一起,要硬性規定每星期只可做三次,我也答應她,但有時候興奮起來,壓著她用強摸她一會,她就會全身發軟,淫水長流,只好由得我為所欲為。

我也有點小聰明,書讀得很好,我的父母更經常多謝她照顧我,改變了我以前那些經常跑街和散漫的態度。

但好景不常,娟表姐找到一份新的工作。是在賭場附近一間高級餐廳,收入很好,單是小費,已經比以前那份咖啡的工資高。但是廿四小時營業,要輪班工作。她因為是新人,所以經常要上夜班和加班,工作也不定時,很多時候她下班時我已差不多是上學時間,我放學她又要趕著上班。雖然她仍然盡量抽時間陪我一起,一有機會就和我做愛,但以前那種生活,每天晚上就算不做愛,也抱在一起接吻愛撫、一同洗澡。

現在每星期最多是一兩晚,我的情緒變得很低落、多疑,心中很不好受。她也看出我的心情,更加細心的對我,做愛時更賣力奉迎,更對我解釋這只是一時的現象,等她做得久些,就可輪到較正常的班期,以後多了新人,也不會不好意思不加班,但我始終未能釋然。

再過了個多月,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她的好姊妹︰介紹她到那餐廳工作的領班紅姊和另一個和她一起過去的映雪。因為住得遠,夜班上下班不便,問准我母親後每天放工後到我家休息,只有休息那天才回家。這對我們的親熱形成更大的障礙,在幾個星期的時間裡,我只能痛痛快快的親熱了兩次,其他的時間只能偷個空檔快快的親熱一下,有時只是吻一下摸一下就算了。因為她們有時不同班期,很多時也有人在家。

最初我對她們有很大的敵意,對她們不啾不睬的。但相處下來,她們對我很好,也很勤快,什麼家務也搶著做,也代我煮飯洗衣,將家中弄得一塵不洩,漸漸混熟了,也就和她們言笑不禁,相處得很愉快。但我和娟表姐的事,始終未能解決。

紅姊大約三十二、三歲,身裁不高,大約是五尺一寸吧,一點也不肥胖,但體型屬於珠圓玉潤那一種,全身圓圓的不見骨,皮膚白裡透紅。身裁很誇張,乳房有34D。屁股很大,配著一條細腰,放工後脫下制服喜歡穿半透明恤衫和低腰褲。經常不扣兩三粒紐,從半透明的恤衫裡看見半透明的厘士乳罩,紅紅的乳頭若隱若現,在旁邊可看見大半個乳房。她彎下身時可以看到十分之八的乳房,和從後面看到小小的透明三角褲。面孔也很漂亮,圓圓的面有一對大眼睛,留著一頭新潮的短髮,走起路來胸前一跳一跳,但不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映雪很年輕,只有十七、八歲,一頭長髮,面孔很漂亮,真是面容如畫,很有書卷氣,皮膚很白,但沒有什麼血色。一年到晚都是穿著寬寬鬆松的T恤牛仔褲,身裁好壞一點也看不出來。

和她們交往多了,對她們的事情也知道多一點。紅姊已婚,有一個六十歲的丈夫和一個九歲的兒子。丈夫有一間建築材料店,生意做得很好,孩子交給母親帶,聽說當日她是為了弟妹的學業,拿了一大筆禮金,送了弟妹到美國讀書。現在丈夫年紀已大,也不大碰她,她悶得不得了,就跑到外面重操故業,她丈夫是晚年得子,只要她經常回家,也由她自主。她也很自律,多年來也沒有桃色新聞鬧出來。

她人很精明,很熱心助人,在姊妹中是大家姊。但是人很豪放,又喜歡喝兩杯,經常口沒遮攔,什麼也敢說,對黃色話題更有所好,亦有點暴露狂,喜歡穿得很性感,也不怕別人看。在我家休息時經常都是只穿半透明的內衣,在我面前一點也不避我的目光。

映雪生長在一個兒女多的家庭,家境很差,居住環境狹窄,弟妹又多,所以紅姊才想到陪她來我家休息。她以前有一個男朋友,來往了一年多,上個月才分手。那男朋友品格不大好,一天到晚只想和她做愛,給他騙了到公寓一次後她不肯再去,立刻就和她分手。每次見到她都好像很多愁善感的不大說話。

她們相處得很愉快,很多時間日班下班後,不在餐廳吃包飯,到外面買些外賣回來和我一起吃,紅姊喜歡喝一點啤酒,又迫她們陪她喝,我也跟著喝一點。

喝了幾杯後,說話也開放得多了,紅姊開始講那些也不知是真是假的黃色笑話,很多都是她自己的親身經歷,引得我和娟表姐哈哈大笑,映雪也泯著嘴低頭輕笑。有時還拿我和映雪開玩笑,要介紹我給映雪,看我的身裁,保證比她那個分手的男朋丈更長更粗,羞得映雪要低著頭說要立刻回家。有時又說要吃我的童子雞來補身。越講越興奮時更講她未婚時和男友的性事,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她們看見映雪這一陣不開心,想開解她一下,令她開心一點。

有一天是星期天,映雪休息回了家,娟表姐和紅姊昨天晚上是夜班,半夜才回來,今天上中班,要下午才上班。

我一早起來回學校打籃球,娟表姐想起床給我弄早餐,我因為整個星期找不到機會和娟表姐做愛,早上剛起來也脹得利害,一見她出來,立刻抱著她伸手入她衣服內搓揉她的乳房,她也很敏感,可能是我已有一個星期沒有碰她。不一會她的乳頭已發硬,伸手向下一探,她的下體已是春雨如油,整條內褲已濕了一大半。

我繼續吻著她,她全身發軟的將頭埋在我胸前,又不敢大聲說話,只是用手指指房中。我那時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用力半推半抱的向著屋後的洗手間走去,她也半推半就的也不敢發出聲音,怕紅姊聽到。

一進入洗手間,我已急不及待脫下短褲,連她的衣服亦不脫就將小弟弟放入她口中。那天我特別興奮,她用舌頭舔了我的龜頭和肉溝一會,我已開始很粗暴的在她口中抽送。看見她跪在地上,滿面通紅,我用手抱著她的頭,看著她極力忍著不發出聲音的神態,更激發起我的獸性。

拚命的用力抽送了一會,將她伏在浴缸邊,也不脫她的睡袍,將內褲褪到腿彎處,兩手伸入睡袍內用力握著她的乳房,她不敢大聲叫痛,只是用很小的聲音說︰「不……痛……不要這樣……痛……痛……」

我那天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可能是惱她一個星期也沒有機會做愛,也可能是那天有別人在家,偷偷摸摸的又看見她極力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令我特別興奮。我發狂似的用盡全身之力,由後面向她的陰道抽插。她用力地抓著浴缸邊,兩隻手的手指全部發白,牙咬著下唇,只用很低的聲音叫著︰「唔……唔……嗯……嗯………痛……不要……痛……」

我很快就有想射精的感覺,連忙一手抓著她的頭髮,一手拿著她的下顎,將小弟弟放入她口中,一洩而注,將儲了一個星期的精液全部射入她口中。我強迫她將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她很辛苦的吞下去了,我又要她將我的小弟弟舔乾淨,她也默默的照做。

完事後我仔細看清楚才大吃一驚,只見她滿面淚痕,下唇咬出一條血痕,乳房和屁股上佈滿了紅紅的指印。我連忙向她道歉,並保證以後不會這樣瘋狂,哄了她很久她才破涕為笑。並告訴我她也知道我內心不痛快,這次她不會怪我,但她不希望有下一次,因為這一次真的令她很痛苦。我們一起洗澡後我才回到學校打球。

下午三時多,我拖著疲倦的身軀,帶著一身汗臭,回到家中後立刻到浴室沖了一個泠水浴,因家中沒人,我照往常一樣被著一條毛巾,光脫脫的準備到廳中拿瓶汽水。不想一走到廳中,看見紅姊只穿內衣坐在梳化上看電視,她斜著眼似笑非笑的看著我,這時我不知怎樣才好,想走又不是。

她拍拍梳化叫我坐在她身旁,說有話問我,叫我不用怕,要看今天早上她已看了一場好戲。我嚇得不知怎樣回答,她笑笑說︰「看不出你這小鬼頭,人小鬼大,連我們的冰山皇后也給你弄上了,平時見她不苟言笑的,見到男性客人和工友,一副三貞九烈的樣子,想不到反便宜了你。」

我嚅嚅的也不知怎樣回答,只有求她不要說出去,她只是笑不回答,我看見她的這個態度,留下來又不知再說什麼好,唯有告訴她我很累,想回房間睡覺。她見作弄得我夠了,告訴我她不會說出去,如我覺得累,她能給我按摩,保證一會就不累,我推辭了幾次她都不肯,只有由她。

她首先叫我伏在床上,毛巾蓋著屁股,她跪在我旁邊由腳開始,一路按到脊部跟著是肩膊和頸,我覺得很舒服,不知不覺睡著了。昏昏沉沉的覺得她在按我的大腿內側,手脊不斷的碰我的陰囊,我立刻變得一柱擎天,但給身體壓著,很不舒服。

跟著聽見她說︰「好了,轉過身來。」我側著身用毛巾蓋著下體轉為向天躺著,她不知何時已將乳罩脫了,我這時緊張心情已過去,開始欣賞她的身裁。她的乳房面積很大,像兩個大海碗蓋在胸前,乳頭紫紅色有一粒紅棗大小,她按摩時白裡透紅的乳房加上紫紅色的乳頭,在我面前一跳一跳的不停晃動,看得我目紅耳赤。

這時她吻了我一下,再吻我時便將舌頭伸入我口中,慢慢的攪動。我一伸手就開始玩弄她的乳房,乳頭很快就開始發硬。她放開我的嘴,用嘴和舌頭吻我胸口,一路吻下去,將小弟弟放入口中,用舌頭舔和吞吞吐吐,弄得我很興奮。

這時我看見她內褲已濕透,就叫她繼續用口,但背對著我,抬高屁股。我將內褲拉下,開始玩弄她的陰部。她的大陰唇很厚,小陰唇很大,從微微張開的大陰唇突出來,陰核像一粒大黃豆的露了在外。小陰唇和陰核已是紫紅色配合著陰道的鮮紅,令我愛不釋手,不停的扣挖,她的淫水流得兩條大腿都濕了,口中哼哼哈哈的吭不停。

我幾次想起來開始做愛,都給她按住說等一會,跟著她吐出我的小弟弟,用舌尖舔我的乳頭,這令我全身發軟,輕飄飄的欲仙欲死。她一坐上來,將我的小弟弟一套,已全根盡沒到她陰道裡。

她兩手按著我胸前,讓我的陰莖全根套在她陰道裡,也不抽送,只是用下體壓著我身體前後擺動,我的龜頭在她陰道裡刮著她裡面的摺紋,有一種很酸麻的感覺。她口中好像唱女高音一樣叫著︰「啊……啊……操死我了……不成了……啊……頂到肚裡去……啊……我要死了……啊……」動了幾分鐘她就兩眼反白,滿面通紅達到高潮。

她伏在我胸前休息了一會又開始動,如此幾次後,我小弟弟一陣酸麻,忍不住將精液全部送入她子宮裡。射精後我全身軟綿綿,她也疲不能興,兩人抱著就此睡著了。

朦朦朧朧間覺得有人在吻我,我今天經過兩場大戰,又打了半天籃球,累得眼也不想睜開,小弟弟也是軟綿綿的不想動。她見我醒了也不想動,就用舌尖舔我的乳頭,含著我的小弟弟用舌頭打轉。但我真是太累了,沒有什麼反應。

最後她將我推到側身而睡,用舌尖舔我的屁眼,好像小蛇一樣向裡面鑽,我好像觸電一樣,小弟弟立刻變成怒目金剛。她立刻用口上下套弄,可能是已射了兩次精,這次她套弄了差不多半小時才射了入她口裡去。她立刻全部吞下並舔乾淨我的小弟弟,但她已經累得只會伏在我的肚皮上喘氣。兩人都不想動,就待在床上休息了大半個小時,起來一起洗澡後一看表已是晚上九時多,肚中已咕咕作響,立刻一起到外面去吃晚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