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來了,趙宇沒有像其它同學那樣回家或出外旅游,而是在一家專營醫療器械的公司找了一份差事,因為他要把下一個學期的生活費攢出來。

趙宇來自一個貧困山區的農村,他是村里考出來的第一個大學生,當整個村子知道趙宇考上大學時,就像出了一個狀元一樣,大家奔走相告。

趙宇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沒有什麼文化,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從來也不知道外面世界的精彩。

趙宇離開家上大學的那天,趙宇的爸爸把東拼西湊來的幾百元錢塞到了趙宇的手中,從那天起,趙宇發誓一定要自己攢錢來上大學。

趙宇長得很健壯,也很英俊,一米七六的個頭,戴了一副近視鏡,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一看就知道是一介書生。

大學里的同學很多已談起了戀愛,但趙宇的性格卻很內向,和女孩子不太說話,即使是說上幾句,有時臉也會紅,更別說接吻和拉女孩子的手了。同時也由於有經濟上的原因,趙宇還沒有女朋友。

趙宇所在的那家醫療器械公司規模不大,趙宇負責公司零售業務,因為老客戶較多,趙宇一般負責小型業務的送貨工作。

公司的經理姓王,是一位三十左右歲的美女,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一種修長秀美的感覺,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女性的味道。

听說王經理的丈夫長年在香港做生意,當初和趙宇一起來公司應聘的有好幾個人,但王經理唯獨選擇了文質彬彬的趙宇。

初來公司的時候,趙宇經常見到王經理,但也只是踫面時打一下招呼而已,但王經理卻總是對趙宇笑咪咪的。

直到有一個周未,王經理把趙宇叫到了自己的家里,趙宇從來也沒見過這麼大、裝飾得這麼豪華的房子,趙宇卻怯生生的不知道王經理把自己叫到家里干什麼。

王經理笑著對趙宇說:「趙宇,你隨便坐,我進去換一下衣服。」

趙宇老老實實坐在上不敢亂動,直到王經理從臥室走出來。換過衣服的王經理穿了一件白色帶小綠格子的小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到第二粒,剛好露出一點乳溝卻沒有露出乳罩的邊,更顯出了乳房的高聳;下身穿了一條杏黃色的短裙,露出了膝蓋以下兩條雪白的大腿。

看到王經理出來,趙宇忙站起身來,說道:「經理……」

話沒說完,就被王經理打斷了,只听到王經理略帶責怪的口吻說道:「現在也不是在公司,就我們兩個人,你就叫我的名字。噢,你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王語菲,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就叫我語菲,或叫我菲姐吧!」

趙宇紅著臉叫了一聲:「菲姐。」

王語菲看了看紅著臉的趙宇,就像看到了一件屬於自己的東西,曖昧地笑了笑,說道:「你來公司也有好幾天了,工作干得不錯。今天我們兩個都是單身,你今天就在我這兒吃飯,噢,對了,你是不是餓了?我去煮飯。」

趙宇紅著臉忙說:「經理,不,菲姐,我……我……不……不餓。」

其實趙宇平時很少和女生說話,今天面對著經理,又是一個大美女,心跳得厲害,臉色通紅,額頭上也滲出少許的汗珠,說話也有些結巴。

王語菲看到趙宇的眼楮總是偷偷地瞄著自己,心里不禁樂了,故意在趙宇的面前轉了一個圈,展示了一下自己優美的體形,對趙宇說道:「我好看嗎?」

「好……好看……」趙宇忙收回了自己的視線,臉色更紅了,垂頭回答道。

語菲看到趙宇的窘相,微微笑了,說道:「你先自己看看我的房子,我去把飯煮上。」說著進了廚房。

趙宇坐了一會兒,感覺到很不自然,就站起來來到語菲擺滿各種酒類的廚櫃前看。

不知什麼時候語菲來到了趙宇的身後,說道:「你看什麼?」

趙宇感覺到一個溫熱的身體貼在了自己的背上,尤其是兩個鼓鼓的肉球緊緊地壓在自己的背上,語菲口中呼出的熱氣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癢癢的。

這麼近距離地感受女人還是第一次,不但可以感覺到女人身體的溫暖,還可以嗅到女人身上傳來的幽香,趙宇一下子不知所措了。

他感覺到語菲的雙手已經向前抱住了自己,耳邊傳來語菲輕輕的話語:「趙宇,姐姐從第一天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姐姐的男人不在身邊,姐姐每天都很寂寞的,你能陪陪姐姐嗎?」

趙宇不知從哪兒來的勇氣,一轉身就抱住了語菲。

因為在這樣近距離看到美麗成熟女人的臉,趙宇感到很耀眼。語菲的眼楮也盯著趙宇看,趙宇在語菲的注視下臉色更紅了,半閉起了眼楮。語菲的呼吸帶著潮氣,噴到了趙宇的臉上,有說不出的芳香。語菲慢慢把嘴壓上來,舌頭伸入了趙宇的嘴里。

「噢……」趙宇發出輕哼聲,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女人的舌頭,使趙宇覺得又柔軟又甜美,要說天下的美味,可能就數女人的舌頭了。

語菲貪婪的在趙宇的嘴里舔遍每一個部位,唾液在語菲的貪婪的吸吮中流進趙宇的嘴里。趙宇品嘗著少婦略帶香味的舌頭和唾液,把語菲口中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吃進了肚里。

二人經過了很長時間的熱吻才分開,語菲凝視著趙宇,用滿足的口吻說道:「你有女朋友嗎?」趙宇紅著臉搖了搖頭,「那你和女人還是第一次……」

趙宇又點了點頭。

語菲輕咬趙宇的耳垂,一只手拿起了趙宇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在他耳邊輕輕說:「傻瓜,你姐姐今天就是你的了,你不會主動一些嗎?」

雖然隔著一層衣服,但趙宇仍感覺到乳房的柔軟和堅挺,手感是那樣的好,這種感覺是從來沒有的。雖然兒時摸過媽媽的乳房,但都沒有這麼令人興奮,趙宇禁不住用手揉搓起來。

語菲被搓得軟在了趙宇的懷里,輕輕呻吟道:「啊……到臥房去……」

趙宇半抱著語菲來到語菲的臥室,語菲推開了趙宇,用命令的口吻說:「脫了衣服,躺在床上。」

說著,語菲自己也開始解開自己裙子的鈕扣,房間內一下就充滿成熟女人的體香。只穿著小內褲的語菲看到趙宇還沒脫衣服,不禁有些著急地說:「你听沒有?听到我的話快把衣服脫掉,躺在床上。」

看到語菲不高興的神情,趙宇生怕惹惱了這位美女,急忙脫下上衣和褲子,同時,語菲的美麗的臀部和修長的大腿也使趙宇也感到頭昏目眩。

「這個也要脫。」語菲指著趙宇的內褲說。

仰臥在粘有語菲體香的床上時,趙宇看到語菲一件件地脫掉了衣服,還來不及細細觀察她的身體,語菲已赤裸的壓在趙宇的身上。當語菲的舌頭在趙宇身上移動時,趙宇敏感的顫抖,還忍不住發出哼聲。

「果然如我想像的,你很敏感,肌膚也很柔滑。」語菲用滿足的口吻說道,嘴也吸吮到趙宇的乳頭。這里也是感到特別刺激的地方。語菲邊吸吮過用牙齒輕咬著趙宇的乳頭,並發出「吱吱」吸吮的聲音。

「噢……」趙宇感覺一波波的快感從自己的兩個乳頭傳遍全身,兩腿中間的肉棒也站立起來。

語菲舌頭繼續向下移動,在趙宇的身上留下很多唾液的痕跡,熱熱的呼吸噴在身上,使得趙宇忍不住輕輕扭動身體。

不久,語菲的嘴來到趙宇的兩腿中間,語菲抬起頭,分開趙宇的雙腿,凝視因過度興奮而勃起的肉棒,火熱的呼吸噴在趙宇的大腿根。

「太好了,這樣大,又是美麗的粉紅色。」語菲心里說。可能由於太長時間未做愛的緣故,語菲的臉色紅紅的,小肉洞中已滲出了蜜液,就連握著趙宇肉棒的小手也有些顫抖。

語菲火熱的目光凝視著趙宇勃起的粉紅色陰睫,童男子的龜頭散發出新鮮的氣息,從龜頭中間的尿道口滲出少許透明的粘液,鼓出青筋的肉棒在輕輕顫動。

語菲的丈夫是一個事業型的男人,語菲雖然和丈夫很恩愛,但在性愛上卻沒有得到什麼真正的樂趣,可能是夫妻之間分別太久的緣故。當語菲第一次見到趙宇時,就產生了性的沖動,語菲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對一個大男孩發生興趣,可能是由於趙宇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大男孩的羞澀讓人心動,所以語菲總有一種想把趙宇緊緊握在手里的渴望,總有一種自己成為這個大男孩的主人的感覺。每次在公司里看到趙宇的時候,總是不自覺地想到男孩裸體是什麼樣,每當這時,自己總是覺得兩腿中間熱乎乎的,每次都不得不把雙腿夾得緊緊。

語菲用手握住陰睫的根部,伸出香舌輕舔龜頭,「啊……」意外強烈的刺激使趙宇全身的肌肉不自覺地收縮。肉睫上有一只溫熱的小嘴緊緊地吸著,小舌還在肉冠上來回地舔著,趙宇無法相信這是事實,平時高貴而美麗的語菲竟然趴在自己的身上,像妓女一樣吸吮著自己的肉棒,肉棒已漲到極點,又大又硬。

語菲在肉棒上舔了幾遍後,張開嘴,把陰囊吸入嘴內,像小孩含糖一樣滾動著里面的睪丸,然後再沿著陰睫向上舔,最後再把龜頭吞入嘴里。

強烈的快感使趙宇的身體不住地顫抖,語菲這時也用嘴在趙宇的肉棒上大進大出,每次都把趙宇的肉棒整個的吞進口中,使龜頭頂到自己的喉嚨;吐出來的時候,舌頭上粘上的粘液在舌頭和肉棒之間形成一條透明的長線。

「你忍不住的話就射出來。」語菲抬起頭來看著全身緊張的趙宇,趙宇雙手緊緊地抓著床單,粗大的肉棒在語菲的嘴里微微跳動,憑經驗語菲知道這是男人射精的前兆。說著,又把趙宇已呈紫紅色的龜頭吞入到喉嚨深處,並用舌頭纏繞著陰睫有節奏地吞吐。

「噢……要射了!」趙宇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陣痙攣,強烈的刺激使他向美麗的少婦的喉嚨深處噴射出大量精液。

「唔……」語菲發出了哼聲,當年輕人把大量的處男精液射入自己嘴巴的時候,少婦把嘴唇緊閉,不讓精液溢出。

趙宇得到的那種快感強過手淫幾百倍,還難以相信現在把精液射在美女嘴里的事實。很快的,語菲嘴里便擠滿了精液,由於第一次射得過多的緣故,雖然語菲努力的吞著,但仍有少量白色的精液順著語菲的嘴角流了出來,滴落到趙宇的腿上。

趙宇看著語菲的樣子,全身產生無法形容的興奮和感動。射出最後一滴,趙宇像在夢境里,全身也開始松弛。

語菲帶著滿足的神情,沾著趙宇精液的臉微笑著,說道:「你剛才噴出好多喲!味道又那麼濃,差一點把我嗆著了。你舒服嗎?」

趙宇滿臉興奮得羞紅了臉,輕輕的點了點頭說:「舒服……」

語菲嬌嗔地說道:「你剛才舒服過了,現在也該讓姐姐舒服一下了。」

說著仰躺下來。

語菲有著一雙碩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艷紅色的乳暈上面。趙宇望著成熟少婦的裸體,禁不住吞下了口水。

「不要光看,你想摸吧?來呀!」語菲用話語引導著少年,並伸出雙手,把趙宇的雙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

趙宇像個饑渴的孩子,雙手一邊抓住一個語菲的大奶子,覺得軟綿綿,又覺得有彈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揉,左右的擺動。

語菲感到如同蟲行蟻咬,全身癢得難受,趙宇越用力,她就越覺得舒服。

語菲禁不住抱住了趙宇頭,像喂嬰兒吃奶似的把乳頭送入了趙宇的嘴里。趙宇先吸一下,然後用舌頭輕舔兩粒粉紅色的葡萄,語菲身上甜美的味道使趙宇陶醉。

由於剛剛射過一次精,趙宇感到身上很舒服,並沒有過多的緊張,漸漸地也學會了怎麼愛撫女人。趙宇由語菲的乳房慢慢向下舔,舔過肚臍的時候,趙宇感覺語菲的肚臍處有一種牛奶的芳香。

語菲身上如觸電般的,那種美妙的滋味叫她難以形容,雙腿一會伸直,一會兒曲起,兩手無意識地掩住胯下。趙宇用手拿開了語菲的雙手,並把語菲的雙腿大大地向兩側分開,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陰部,趙宇不禁興奮得雙手直抖。

只見在一片烏黑的陰毛中間有一條像發面一般的鼓鼓肉縫,一顆鮮紅的水蜜桃站立著,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的在張合,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經充滿了屁股溝,連肛門也浸濕了。

趙宇用雙手的食指拉開兩片粉色的陰唇,看到了肉縫里面,肉縫里面早已濕透,肉洞口周邊粘著許多發白的粘液;語菲的肉洞有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復雜的璧紋,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紅色小小的尿道口,再往上是一粒已經腫大的花生米。

語菲在趙宇目光的注視下更加興奮了,臉頰緋紅,嘴里輕聲淫叫道:「好弟弟,別……別看了,除了我丈夫,那……那里還……還沒讓……別人看過。」

當趙宇的臉靠近語菲的陰部時,聞到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並有少許的尿味,混合起來就像酸牛奶的味道,這種味道刺激著趙宇,使他的肉棒再度勃起。

趙宇先用嘴含住語菲那已經腫大成紫紅色的陰蒂,每舔一下,語菲的全身就顫抖一次,同時嘴里也發出「啊……啊……」的呻吟。

趙宇的舌頭再向下,當輕輕滑過小小的尿道口時,感覺到語菲的小肉洞里涌出了一股粘液。趙宇最後把舌頭按在了語菲的小肉洞上,細細的品嘗著肉洞中粘液的味道,舌頭也在肉中慢慢地轉動去磨擦肉洞中的粘膜,並在里面翻來攪去。

語菲只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頭昏昏的,拼命挺起小屁股,把小湊近趙宇的嘴,好讓他的舌頭更深入穴內。語菲從未有過這樣說不出的快感,雖然以前丈夫也曾舔過她這里,但都沒有這次這麼強烈。她什麼都忘了,寧願這樣死去,

禁不住嬌喘和呻吟:「啊啊……噢……癢……癢死了……好弟弟……啊……你…

…你把姐姐的小穴……舔得……美極了……嗯……「

語菲拼命地挺起小屁股,用兩片陰唇和小肉洞上上下下地在趙宇的嘴上磨蹭著,不斷地溢出新鮮的蜜汁很快使趙宇的嘴巴和鼻尖變濕淋淋了。語菲在一次猛烈的挺動中,一不小心把肛門挺到了趙宇的嘴上,趙宇當然一點兒都不討厭,他現在覺得語菲身上每一處都那麼香甜。趙宇用手拉開像野菊般的肛門洞口,看到里面的粉紅色的粘膜,小小的肛門在趙宇的注視下一張一合,趙宇把嘴巴湊到肛門邊,伸出舌頭輕舔那粉紅的折皺。

趙宇的舌頭剛踫到粉肉,語菲猛的一顫:「別……別踫那里,壞弟弟……你怎麼連……姐姐的……屁……屁眼……都舔……」說著,全身猛烈地顫抖,陰戶內涌出大量的淫液,語菲達到了高潮。

小肉洞中流出的大量淫液順著語菲的陰部流到了粉紅色的小屁眼上,閃閃發亮,趙宇忙伸出舌頭把那些粘在陰唇和肛門上的粘液吸進嘴里。

「快……快……插進來,姐姐……的里面……癢……癢得不……行了!」

在語菲小手的引導下,粗大的肉棒終於一點兒一點兒地進入語菲的肉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語菲從下面抱住了趙宇。

趙宇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動起來。

「好弟弟,你的雞巴真大,干得姐姐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

語菲在趙宇耳邊熱情的說著,並抬起頭用她的香唇吻住了趙宇的嘴,丁香巧送進趙宇的嘴里。

語菲的雙腿緊勾著趙宇的腰,那小巧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陽具更為深入。

趙宇雖然第一次進入女人的肉洞中,但也逐漸地掌握了抽送的技巧。肉洞中不斷緊縮的緊迫感和肉洞深處不斷地蠕動,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著龜頭,使趙宇的全身進入快感的風暴之中。

語菲的兩片肥臀極力迎合著趙宇大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不停在趙宇的胸前和背上亂抓,嘴里也不停地叫:「弟弟……嗯……喔……唔……我愛你!」

這種刺激促使趙宇狠插猛干,很快地,趙宇感覺到語菲的全身和屁股一陣抖動,肉洞深處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地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自己的龜頭,趙宇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雞巴頂住語菲的子宮口,一股熱流往子宮深處射去,二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趙宇無力地趴在語菲的身上,任由肉棒在肉洞中慢慢變小,白色的精液順著已縮小的肉棒和肉洞的間隙流了出來,流過語語菲的肛門,流向了床上。

語菲忽然把趙宇推倒在床上,然後跨騎在趙宇的臉上,使自己的肉洞對著趙宇的嘴,以命令的口吻對趙宇說道:「張開嘴。」

趙宇听話地張開嘴,只見從語菲紅紅的肉洞中流出的粘液和精液一滴一滴地流進了趙宇的嘴里,趙宇也很乖地把這些東西都吞進肚里。當最後一滴流盡的時候,語菲用力地坐在了趙宇的臉上,濕濕的陰部緊貼著趙宇的嘴和鼻子,趙宇立即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語菲命令道:「用嘴給我舔乾淨。」趙宇乖乖地伸出舌頭,把粘在語菲陰唇上、肉洞中以及小屁眼上的粘液和精液全部舔得乾乾淨淨。

連續的幾天,下班後語菲都把趙宇叫到自己的家里,二人淫蕩地不停性交。

趙宇對於女人的身體不再陌生,對於怎樣取悅女人也有了一定的體會。

一周後,趙宇從語菲的公司里領到了第一次工資,除了應得的工資外,還有額外的一千元錢,趙宇知道這是語菲對自己額外的補償。同時,趙宇也感覺到語菲玩的花樣越來越多,已超出普通男女兩性之間的單純做愛關系。趙宇也知道,自己除了男人的特長外,什麼也沒有,因此只有更加地順從語菲,滿足語菲在性欲上的一切要求。

一天,語菲又把趙宇叫到家里。語菲今天穿了一件緊身的牛仔褲,上身穿了一件很短的T恤,露出了雪白的腰部。牛仔褲緊緊地繃在圓翹的臀部,顯示出美好的體型,同時也顯出修長的雙腿。

趙宇一來,語菲就把牛仔褲脫掉,露出了雪白的小內褲。語菲讓趙宇躺在床上,自己騎在趙宇的臉上,用手將兩腿中間那部份的內褲拉向一側,著急地說:「快……快舔……你不是喜歡味道濃一點嗎?人家已經兩天沒洗澡了,就等著你來。」說著,把陰部壓向了趙宇的嘴。

當趙宇把兩片已經略微充血的陰唇向兩側拉開時,頓時一股腥騷的味道撲鼻而來。語菲的陰道口和兩片陰唇的內側粘上了不少了白色的分泌物,濃重的味道刺激著趙宇,當趙宇的舌頭舔到陰唇上時,語菲從鼻子發出撒嬌的哼聲,並用光滑的大腿根夾住了趙宇的頭。

趙宇把粘在陰唇和陰道口的白色分泌物全部吞進嘴里後,就像接吻一樣把語菲的兩片陰唇含入了嘴里,舌頭再次伸入了語菲的陰道內。趙宇抱住語菲不住扭動的屁股,舌頭在肉洞里進進出出,雖然趙宇對語菲的肉洞已經很熟悉了,但每一次舔弄的感覺仍不相同。語菲又從肉洞深處流出了甘甜的蜜汁,同時語菲的雙手不覺地握住了自己的雙乳,輕輕地揉搓。

趙宇為了取悅自己身上的女人,用雙手姆指把主語菲的臀向兩側分開,舌頭從肉洞沿著臀溝向後吻上了女人的粉紅色的菊花上,頓時一股汗味和稍感神秘的特殊味道混合著進入了趙宇的口中。

語菲的屁股不住地抖動,當舌尖貼上菊花粘膜的一剎那,語菲嘴里發出了很大聲的呻吟:「啊……好舒服……別……別舔了……」又一股濃濃的陰液涌向了趙宇的下嘴唇。

語菲的肛門很細小,看上去嫩嫩的,呈粉紅色,粉紅色的肛門也在隨著肉洞不停地張合。趙宇輕輕拉開像野菊般的肛門洞口,露出里面的粘膜,由於肛門上粘滿了唾液,粘膜上閃閃發亮。當趙宇的舌尖觸踫到里面的粘膜時,語菲的全身開始猛烈地顫抖,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當語菲高潮時,不但前面的肉洞中分泌出大量的淫液,就連小屁眼里擠出了少量的粘液,趙宇討好地用嘴把語菲兩個肉洞中分泌出來的液體全部清理乾淨。

高潮後的語菲滿臉是一種庸懶和滿足的表情,她騎在趙宇的臉上休息了一會兒,讓趙宇抱著來到洗澡間,在溫水的滋潤下,語菲彷佛又恢復了精力。

趙宇用蓮蓬把二人身體沖洗乾淨,語菲讓趙宇仰躺在地上,自己站在趙宇的身上,把腳放在趙宇的臉上輕輕蹭著,最後把腳趾頭伸進了趙宇的嘴里。當小巧的腳趾放入自己嘴里時,趙宇立即聞到一股酸酸的味道,雖然和女人肉洞和屁眼的味道不同,但趙宇的心里卻沒有一點兒討厭的感覺,伸出舌頭舔著,最後連腳掌和腳跟也都舔了一遍。

趙宇從下向上望著赤裸的語菲,只見白晰修長的雙腿、圓翹的屁股、烏黑的陰毛、聳起的雙乳,每一處都顯出了年輕少婦的美。這麼美的少婦讓自己玩弄,趙宇心里也挺得意。

語菲站在趙宇的頭上,微笑著讓趙宇張開嘴,趙宇正不知道語菲要干什麼,從語菲的嘴里流出了一大口唾液,一直落在趙宇的臉上和嘴里,同時一股溫熱的液體也從語菲的兩腿之間噴灑下來,落在了趙宇的胸部、腹部、雙腿、肉棒上。

語菲一面尿尿,一面故意的前後擺動腰部,讓尿流落在趙宇的全身。

就在尿的力道衰弱時,語菲已蹲坐到趙宇的臉上,濕淋淋的肉縫對著趙宇的臉,少量的尿液流進了趙宇的嘴里。最後,語菲將整個尿道和肉縫壓在了趙宇的嘴上。

趙宇只覺得流進嘴里的液體酸酸的,同時帶有女人特有的尿騷味,當把粘在陰唇上的最後一滴尿液吸入嘴里,並吞入肚中,趙宇感覺到語菲的肉唇上已沒有了尿味,又出現了蜜汁特有的淡淡酸味。

當尿到趙宇身上後,語菲再次興奮,臉頰變得紅潤,蜜穴中再次濕潤,望著身下的小男人,語菲真的很喜歡和滿意。語菲轉過身,再次騎到趙宇的身上,用手扶著趙宇那粘滿尿液的粗壯肉睫,對準自己的小肉穴坐下去,把粗大的肉棒整根吞了進去。

趙宇立即感覺到肉洞的緊窄,快感從男根傳向全身各處,不自覺地抬起屁股向上頂了頂,使肉棒更加深入。語菲的臉上掛滿了淫蕩,小屁股不停地一上一下地套弄,似笑非笑地看著趙宇,趙宇則用雙手抓著語菲的胸前的兩只大乳房。

語菲輕輕哼道:「好弟弟,今天……今天姐姐讓你……讓你嘗……一嘗……你從來沒……嘗過的滋味。」說著又套弄了幾下,讓趙宇的肉棒粘滿了自己的粘液,這才抬起屁股,用手扶著肉棒向後對著自己的細小屁眼坐了下去。

當肉棒進入細小屁眼的一剎那,趙宇感覺一個小小的肉環緊緊地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比肉洞更加緊縮的壓迫感,同時語菲也「啊……」地叫出了聲。

語菲的屁眼很窄,趙宇以前只舔過語菲的屁眼,卻從來也沒想過連這麼細小屁眼也能進入,一剎那心里充滿了對語菲的感激。語菲自己心里也不太明白,自己的老公曾幾次要求要插進自己的後庭,但都被自己拒絕了,沒想到自己屁眼的第一次卻心甘情願地給了一個比自己小很多的大男孩。

語菲開始輕輕地套動,粗大的肉棒進入美麗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圍的肌肉一陣痙攣,隨之而來的是一種疼痛和充實的快感。隨著自己的套動,肉棒觸踫到直腸粘膜上的酸脹感更加明顯,那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是比肉棒進入前面的肉洞更加刺激的一種快感。

「啊……啊……太舒服了!」語菲一面搖著屁股,一面呻吟道。

趙宇的肉棒被語菲細小的肛肉夾得已接近高潮的邊緣,但趙宇拼命抑制住射精的欲望,享受摩擦帶來的美感,並不斷地抬高屁股,使肉棒更深地進入語菲的肛門。前面肉洞溢出的蜜汁順著他的陰囊流向大腿根部,語菲的肛門中不時傳來「噗吱、噗吱」的淫糜聲。

十分鐘後,語菲的身體開始向後仰,並隨之出現了一陣陣的痙攣,前面的肉洞中更是涌出了大量的淫液。

「唔……」趙宇再也抑制不住了,把肉棒緊緊地頂住語菲的屁股,肉棒在語菲的直腸內一跳一跳地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語菲仰起頭,深深感受到精液打在直腸上帶來的灼熱感,然後突然失去力量似的趴在趙宇的身上,任由趙宇的肉棒在自己的屁眼內變小。

當趙宇的肉棒變得很小,從語菲的屁眼中脫落出來的時候,語菲站起來,再次蹲坐在趙宇的嘴上,風騷地說道:「好弟弟,給你吃點兒營養品。」說著,任由從屁眼中的流出的精液一滴一滴地滴落到趙宇的嘴里。

趙宇望著語菲那黑紅色的屁眼,在肉棒的擴張下,尚未完全縮小到以前緊緊閉合的程度,仍留有手指粗細的黑洞,白白的精液從小黑洞中落入嘴里,趙宇再也分辨不清是什麼味道,是甜蜜還是苦澀,還是其它味道。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