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無事,且六月初夏晴朗天,遂與我夫人前往附近的古城游玩。

那古城,是我小時候隨長輩們經常前往踏青燒香的地方,長大了卻反而去得少了。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對那古城太熟悉,反而失去了要去探索的動力。

而另一方面即使閑暇有空,也總想飛個十萬八千里的,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長點見識才行。因此,那個古城也就漸漸疏遠了。

然而此次,之所以會偕夫人一同前往,是因為听了好友的介紹,他說那古城如今舊貌換新顏了。

昔日的古城為謀發展,在其邊上重開爐灶,再築新城。且日新月異,一天一個樣,三年大變樣。惹得海外客商紛至沓來,在那一方寶地上生產築窩,賺錢生活。

此番景象,喜得當地政府那些當官的眉開眼笑。于是再接再厲,在那外商的生活區附近又專門建了一條商業街。

雖然叫做商業街,那短短兩百多米的路段上,大大小小的酒吧、夜總會卻一家挨著一家。一到夜里,但見霓虹閃爍,人流接踵,一派繁榮景象,儼然有了紅燈區的模樣。

所謂耳听為虛,眼見為實。好友所言,也讓我心動化為了行動,于是我和夫人商量好決定到此一游。

也許會有色友疑道︰那男人玩耍的地方,你夫人怎麼也會如此起勁?

其實,我夫人同我一樣,也是個好玩之人。

我和夫人結婚數年,性事完美,恩愛有加。緣由在于婚前便有了默契——個人頭上自有天。因此,她有她的男性朋友,我亦有我的女性朋友。如此一來,我和我夫人反而相處得波瀾不驚,安逸悠閑。

也許又有色友會問道︰既然如此,那麼你夫人紅杏出牆,你也任其所為?

關于這一點,我想要說的是︰社會在發展,人類在前進,人的觀念也應該有所改變。雖說現在女權運動尚未達到頂峰,這個社會還是一個男權的社會。但是,既然男女都一樣了,甚至在某些領域中,女人比男人更有出息。那麼作為男人,還有什麼權利不讓女人做出她們也想做的事呢?講得再難听點,既然男人能夠在外面狂蜂亂舞,野花亂采,那你還能強求女人為男人守住貞節,待字閨中?或許有人認為,現在這個社會,有形無形的綠帽滿天飛。而我個人以為,除了有些職業工種還需要帶綠帽之外,我已經看不見有誰帶綠帽了。

吾之謬論,尚待各位色友商榷。只是我和我夫人之間的性事平等,諸事互參,卻是不爭的事實。

當然,對于此次攜夫人同行,我還是有想法的。一是犒勞一下夫人,畢竟她也忙碌了多時,身心有些疲憊,出去逛逛散散心也好。二是我也可借此機會,觀察一下夫人對于異性的愛好,為今後的多P生活打點基礎,積累點經驗。

閑話少說,進入正題才是。

周末那天,我和夫人駕車前往古城新街。到達目的地時才發覺時間尚早,店門未開。我和夫人相視哈哈大笑,彼此都感到似乎有些心急了。

于是兩人先找了一家靠近新街附近的賓館休息了一會兒。等吃過了晚餐,夫人又洗漱打扮了一番,將近晚上八點左右來到了霓虹閃爍的商業街上。

此時的商業街上,並不象我好友所言那樣人流如注。除了在一些夜總會門前,有些日本人模樣的男人在徘徊之外,好像並沒有多少人在街上流連。

因為是第一次到貴處,所以我和夫人挑來選去的,最後選擇了一間看上去裝潢得比較考究的日本式酒吧,作為我們踏點獵艷的好去處。

一走進開面並不大的酒吧大門,頓覺眼前一亮。那酒吧並非暗幽之格調,而是燈火通明。若大的廳堂內,幾十個客人散落各處,席地而坐。

而讓我眼前再次一亮的,卻是那些陪伴在客人身旁正在打情罵俏的姑娘們。

很顯然,那些姑娘是酒吧里養著的小姐。明亮的燈光下,但見小姐們個個身著綿薄的吊帶短裙,坦胸露背,一片肉色生香。

見我和夫人進來,從吧台處走過來一位長得眉清目秀、身材高挑的年輕男侍。

他微微弓身,輕聲輕氣地問道︰「先生和太太是否在此用餐?」

「哦,不用了,我們已經吃過飯了,只是到這里來坐坐。」我心不在焉地答道。因為我的眼楮此時正目不轉楮地看著一位長得肉滾滾的小姐,被一個客人猥褻地玩弄著兩團已經裸露在空氣中的肥白的奶肉。

「那……請先生太太跟我來。」

那個我看上去有點象鴨子似的男侍,說話間,竟然用手輕撫著我夫人此時也裸露著的雪白肥嫩的手臂往前帶路。而我夫人居然任憑那小子長得象女人般的手指對她肉體的戲弄和侵擾,接著就嬌靨緋紅地輕輕靠在了她似乎有些心儀的男侍身上。

我操!夫人今天在我面前似乎很放得開嘛!難道她喜歡小白臉類型的?

……

那大堂蠻大的,我邊走邊看好象還走了一會兒。

走到盡頭,那男侍撩開了一塊寬大的布簾子,將我和夫人帶到了一方幽靜之處。原來那大堂的盡頭又是一條寬大的走廊,但走廊的兩邊卻是大大小小的十幾間日式包房。

拉開移門,但見那間我和夫人選中的包房里,裝飾得非常溫馨舒適。落地宮燈,光線柔和。器皿擺設,一應俱全。

我和夫人剛脫鞋落座,那男侍便兩眼色咪咪地看著我夫人問道︰「請問,太太需要些什麼?」

我操!這兔崽子不懂規矩。也不先問問我有什麼需要,就開始挑逗起我夫人來了。

「嗯……」果然,我夫人臉色緋紅,不好意思回答。

「不急!你先叫老板來一下。」我的聲音似乎有些生硬。

說話間,我偷眼瞄了一下夫人。但見她那雙已經色波蕩漾的杏眼,此刻正情誼綿綿地看著那男侍。

我操!夫人啊!你也未免太心急點了吧!不知何故,我的心情居然有些郁悶起來。

「那好,請先生和太太先休息一下,我這就去請我們老板來。」

那個鴨子似的男侍在弓身退出包房時,還不忘朝我夫人深情地看上一眼。而我夫人被他的色眼盯得嬌靨暈紅,羞澀地低下了頭。

我操他媽的!難道就在剛才走進來的一會兒,我夫人就被這個男侍上下其手猥褻過了?

雖說我和我夫人各自都曾和異性上過床,但畢竟沒在一起玩過。對于夫人在其他男人面前所表現出來的媚態騷樣,我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吃起醋來,這不禁讓我感到有些難堪。

我對我夫人尷尬地笑了一笑。

「怎麼?你吃醋啦?」夫人緋紅的臉蛋上流露出些許埋怨。

「哪里,我才不會吃醋呢!今天我們到這里來,不是說好要玩得痛快一點的嗎?」

「那你吃哪門子醋啊?老公啊!我不知道你會這麼在意的,如果你覺得不妥,那我們坐一會兒就走!?」

「NO。既來之,則安之。我想今天肯定有好戲看嘍!」

「呸!你們男人都一樣!都想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

夫人羞澀得說不下去了。她那漂亮的杏眼里淫波流轉,而絲帶連衣裙里高聳的胸部,也開始乳波蕩漾起來。

老婆此刻嬌羞的模樣,讓我看得心醉。我操她的時候,都不曾見過她有這種欲拒還迎的媚態騷樣啊。

「那小子剛才摸過你了?我開始亢奮起來。

「嗯……」夫人的聲音很輕,一雙白嫩的小手開始擺弄起幾案上的小擺設來。

「怎麼樣?刺激嗎?我看你今天好象很騷啊!」

「我也不知道今天怎麼了?可能是要來」老朋友「的原因吧?身體好象特別敏感。剛才我和他走在你身後,他見你東張西望地看人家,就乘機用手伸進裙子里捏我的屁股肉。我被他一弄就身體發燙了,不知不覺還流……」

說話間,突然一股香氣襲來。轉頭一看,包房外走進來一位豐韻標致的妙齡少婦。

但見她同我夫人一樣,一襲黑色絲織吊帶短裙著身,將其豐滿的肉身襯托得雪白一片。兩只肥膩的大奶子有一大半裸露在外,沒有帶乳罩,因為很明顯就能看見兩粒高聳的大乳頭的凸影。而下身暴露在外的兩條大腿,均勻有致,雪白肥嫩,決不遜色于我夫人的兩條美腿。

然而,讓我感到有些遺憾的是,這個女人的風塵味略微濃了點。

憑我的直覺,這個女人不是老板,也不是老板娘,應該是個媽咪。

「先生太太好,我是這里的媽咪。兩位有什麼要求,盡管講哦,我絕對會滿足你們的。」

果不其然,說明我的眼力猶在。雖說我不太滿意媽咪的風塵味,但她一口吳濃軟語卻讓我听得非常舒服。

「我和太太第一次到你這里來玩,請媽咪多多關照哦。」我一邊瞥著媽咪坐在塌塌迷上露出綿薄三角底褲的豐腴底盤,一邊裝腔作勢地謙虛道。

「哪里哪里,先生你過獎了。先生和太太一起出來玩,我不知道先生想玩些什麼?儂能告訴我嗎?」

媽咪看到我正好色地盯著她幾乎裸露的下身,知道自己故意袒露的一身雪白的騷肉,已經起到了吸引男人眼球的作用。于是,她一邊故意拉扯了一下已經露出了少許逼毛的三角底褲,一邊發騷似地問道。

「那!你們這里有哪些好玩的東西啊!」冷不防,包房里響起了我夫人憤怒的聲音。

我連忙轉頭去看我夫人。只見她兩只漂亮的杏眼微張著,用一種我認為是鄙視的眼光正盯著對我發騷的媽咪看。

我心里不禁暗笑,夫人啊,你也吃醋啦!

「太太,你想怎麼玩?我這里都能辦到的哦。」媽咪立馬恢復了本色,又用手拉了拉遮掩不住三角底褲的裙擺,一本正經地回答我夫人的提問。

我夫人听到媽咪的回答,一時間反而有些尷尬。因為要一個女人來提出色情的要求,似乎有些不合情理。

當然,這個時候就是男人說話的最佳時機了。

「這樣吧,你把剛才那個帶我們進來的少爺叫進來,再叫一個小姐過來讓我看一看。」我深知夫人已經喜歡上剛才那個調戲她的男侍了,而我卻可以慢一點進入狀況,女士優先嗎。

我回頭看了一下夫人,本想再征詢一下她的意見。只見她低著頭羞澀地擺弄著幾案上的擺設不吭聲,我知道夫人同意了。

媽咪戀戀不舍地看著我,慢慢地退出了包房。我操!媽咪一身豐滿的白肉倒是蠻讓我動心的。

一會兒,媽咪帶著那個男侍和一個小姐走進了包房。

「先生,你看看這個妹妹可以嗎?她剛剛到這里來沒多久。」看來,這個媽咪還是很懂規矩的,畢竟這里是男人玩的地方。

我正想著,就見那個男侍喜形于色地一下子坐在了我夫人的身旁,一只手竟忙不迭地摟住了我夫人的縴腰。

我操他媽的 裁揮姓餉醇鋇難劍∫膊豢純茨懵諾吶 說睦瞎 諗員?呢!

但是我突然領悟到,這個盤子看起來是非常安全的。不然,這里的人是不會如此地放肆。當然,如果等會兒要在包房里做事情,我就不知道是否會有干擾。

「先生,你要我嗎?」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那個被我冷落在一旁的妹妹開口了。

「哦,對不起,你坐下來吧。」

那妹妹的姿色只能算中等,但肉色非常健康,白里透紅。兩只奶子雖然不是很大,但是渾身上下卻是肉滾滾的。尤其是裸露出來的腳趾形狀長得很好,白白嫩嫩的,套在透明的高跟拖鞋里,顯得非常肉感。不錯,是我喜歡的類型。

「先生,你要喝點啥?」渾身充滿肉感的小妹妹一坐下來,就躺在了我懷里嗲聲嗲氣地問道。

我操!職業選手。

小妹妹見我點頭要她,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一開口就想要我買酒單。我操她媽的!

但是小妹妹一身香氣襲人的白肉緊貼在我身上,卻讓我褲襠里的東東開始硬了起來。

我對還痴痴地站在門外,正貪婪地欣賞著滿屋春色的媽咪說道︰「媽咪啊,這樣吧,麻煩你給我拿瓶清酒來,年份要長一點的。」

「哦,好咯,好咯。」

媽咪很不情願地扭著滾圓肉感的肥白屁股走了出去。我心里明白,媽咪是看上我了。因為憑她的風月經驗,她應該看得出我也是一個經常在花圃里走動的人物,更何況我長得一表人才?

……

「哎喲,你輕一點好嗎?」這不是我夫人軟綿綿發騷的聲音嗎?

正在撫摩著躺在我身上那個小妹妹肉鼓鼓屁股的我,猛地抬頭朝我夫人的方向看去。

但見我夫人此時秀發已亂,嬌顏緋紅。兩片肉感的嘴唇正被那個男侍貪婪地掠奪著。而男侍一只有些女性化的手,已經伸進了我夫人的下身。雖然有裙擺遮著,但我知道,男侍的手肯定正在我夫人那個淫汁分泌旺盛的鮮嫩肉鮑上肆意地猥褻著。

「哎喲,你好會玩哦。我都被你弄得騷死了。哦!……」夫人杏眼緊閉,又發出了淫聲蕩語。

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夫人當著我的面,被別的男人玩弄得嬌喘連連,我內心深處情不自禁地升騰起一股強烈的醋意來。但我同時又覺得,這樣淫亂刺激的場面,難道不就是我和夫人夢寐以求的結果嗎?

我褲襠里的東東迅速膨脹起來。我急忙拉開褲襠拉鏈,把漲得青筋畢露,有些騷臭味的雞巴暴露在了空氣中。

我一把挽住小妹妹雪白的脖子往我褲襠上按,示意小妹妹為我口交。

小妹妹經事不多,此時似乎被我夫人的淫態所感染,多P的淫亂場面亦刺激得她淫欲高漲。當我用手指伸進她那近乎白虎般的小肉逼里摳挖時,我發覺她的陰道里已經是淫浪滾滾了。

小妹妹的職業素養還是蠻高的。口交了一會兒,她見我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別的男人玩弄而變得騷得要命時,便討好地脫下了自己的吊帶短裙和乳罩。接著,手捧著兩個乳頭還凹陷在內的雪白肥嫩的奶子讓我吸吮。過了一會,她見我又有些心不在焉了,便附身用她肉滾滾的肥白奶子夾著我的雞巴開始為我乳交起來。

我見之不禁大喜。雖說這個小妹妹是個剛從鄉下上來打工做事的,但是看得出她還是非常聰明的。而且從我的手指頭探索她的陰道緊密度來看,這個小妹妹還是個嫩頭。因為她小肉逼的顏色還是粉粉的,小屁眼也又緊又嫩,說明還未曾被過多的男人摧殘過。看起來,今天我要動點心思了,否則就做不了她那嬌嫩菊蕾的世紀開元者了。

一想到這些,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沾著她流出來的淫液,在她粉嫩緊閉的屁眼上涂抹起來。

「噢!噢!先生,求求你,你不要弄我那里好嗎?我那里被你弄得又酸又脹的。噢!噢!」

小妹妹的陰道里是淫液漫溢。近乎透明的分泌物,就象黃河決堤似地從兩瓣微開的肥厚陰唇的縫隙中奪道而出。又在我兩根手指的不斷抽插牽引下,順著她那滑膩肥嫩的大腿流到了塌塌米上。

不算很大的日式包房內,此刻充斥著女人的淫蕩聲浪。而潮濕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烈的、酸酸的、女人體液的氣味。

我操!我真的沒有想到,此時此刻的淫亂情景,會這樣地讓我感到刺激萬分、亢奮無比!或許這就是因為自己是第一次與夫人一起淫亂的真實感覺?

……

「太太,你的皮膚好白好細膩哦,你的兩個奶子也好肥好大哦。太太,我這樣摸你,你喜歡嗎?哦,太太,我好喜歡你哦。你也摸摸我這里好嗎?你喜不喜歡我的雞雞?」

正在與我乳交的小妹妹,听到那個男侍象女人般發嗲的聲音不禁抬頭笑出聲來,我亦轉頭苦笑著朝我夫人作愛的方向望去。

我操!但見我夫人一張俏臉紅暈滿布,杏眼緊閉。那條她晚上特意穿上的絲織低胸連衣裙,已經被那個男侍撩到了脖頸上,而綿薄的乳罩也已旁落在塌塌米上。夫人原本雪白高聳的胸脯上,那兩團豐腴肥嫩的奶肉居然被那個男侍揉捏得粉紅一片。

我操!你別看這小子年紀輕輕的,玩弄女人的手段倒是有一套。應該說,我夫人平日里閱人亦頗多了,但今天居然被這小子玩弄得如此失態,我倒是沒有想到。看起來,我夫人今天對這個小白臉真的動情了。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這幾天正好是我夫人的排卵期呀!我清楚,夫人一到排卵期,她的肉身就會變得極其敏感。一旦被異性上身,她就會變得軟柔如綿、騷蕩無比。平日里,我就嘗到過如此美味。而現在,我夫人在那男侍的猥褻玩弄下,我可以肯定地說,只要再過一會,我夫人就會象肉圃團似地被他壓在胯下嬌喘呻吟,欲仙欲死!

果然,那男侍朝我這里瞥了一眼,見我正在忙于自己的「工作」,便一轉身將我夫人豐滿的肉身摁在了塌塌米上。一邊拉開自己的褲襠拉鏈,把我夫人白嫩的小手往他褲襠里拖。一邊又附身在我夫人粉色的胸脯上,輪番吸吮起她那兩粒因充血而迅速膨脹起來的美國香提。

被男侍如此猥褻玩弄,雖然我夫人騷得要命,但她肯定也感到了自己此刻騷蕩的樣子,對我而言有所不妥,她怕我接受不了。

盡管我也知道,她所發出的極其騷浪的呻吟以及施展出來的極其靡亂的淫樣,是她迷惑男人的一種手段。但她此時此刻被男人玩弄而體現出來的騷態,畢竟是第一次暴露在我的面前啊!

因此,當男侍伸出舌頭想攻擊她那淫漿滾滾的肥嫩肉逼時,我看到,我夫人開始掙扎起來。只見她舉起兩條修長豐腴肉感的大腿,在那男侍的身前胡亂地比劃著,似乎想抵擋住男人對她禁地的侵犯。

但是,可能嗎?

我非常清楚。此時,夫人正被劇烈的淫亂欲火所燃燒。此刻,夫人正被強烈的背德恥辱所煎熬。她能支撐多久?

果不其然,夫人她一邊掙扎著一邊往我這里看。當她看到那個小妹妹正趴在我的下身,拼命吸吮著我那已經漲得發紫的龜頭時,她閉上了淫波蕩漾的杏眼。

但見我夫人兩條粉藕般的手臂,只是象征性地推擋了幾下後便摟住了男侍的頭。緊接著,她那豐滿肉感的嬌軀便象肉蒲團似地一下子就軟癱在了塌塌米上,而那淫汁滿溢的肥嫩肉鮑瞬間就被那男侍貪婪的舌頭佔有了。

也許那男侍以為我和夫人只是一對偷情的男女,竟然不顧我在場,抬手就將我夫人的兩條修長肥嫩的大腿摁成了一個大大的M型。頓時,我夫人的一抹艷紅暴露在眾人的眼前。男侍附下身,繼續用舌頭拼命撩刮吸吮我夫人兩瓣肥嫩充血的大陰唇,並用手指揉捏起已經從肉鮑中鑽出來的猶如珍珠般閃亮的大陰蒂。

這下,我夫人再也經受不住了,尤其是這幾天正好是她排卵期的敏感體質。

此時被身前的男人如此地猥褻玩弄,我夫人真的要騷死了!

但見夫人雪白的肉體被欲火燒得粉紅。她豐滿的肉身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

那兩個高聳肥膩的大奶子亦隨著身體的劇烈起伏而掀起陣陣乳浪。而裸露在外的白嫩的腳趾頭也開始誘人地抽搐起來。

……

「哎喲!我吃不消了,我騷死了!噢!我的小老公啊!快!快!快進來!我要!……」我夫人終于忍不住發出了淫糜的信號。

我操!我夫人是在叫我操她?還是在叫那個玩弄她的男侍操她?

不得而知!但我心里明白,作為一個女人,當其淫欲澎湃時,她只需要男人能夠幫助她釋放出強烈的欲望就行了!根本無所謂是自己的男人還是別的男人。

那男侍的確會玩女人。他見我夫人被他情挑得淫欲勃發、騷蕩得失態,便伸出雙手緊緊地掐住了我夫人兩粒充血突起的美國香提。迫使我夫人檀口大開,嬌吟不止。而他從嘴里迅速勻出一大口骯髒的唾液,在與我夫人接嘴熱吻的當口,一下子布進了她那噴香的小嘴里。

而此時,我夫人已經情動得令利智昏了。她不僅沒有拒絕這種讓我看起來極其惡心的舉動,反而心甘情願地摟著男侍的頭,張開香噴噴的小肉口將那臭哄哄的口水一飲而盡。並且還伸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讓那男侍品嘗。

我操他媽的!平日里只有自己才會享用到的鮮美嫩肉,現在居然玉體橫陳在別的男人懷里。而且還被他上下其手、為所欲為地玩弄到如此地淫蕩失態。

面對這極為刺激的淫亂場面,我心里的酸痛感覺不禁又涌了上來。現在我總算明白了,要想玩得痛快,玩到出格,那不僅要付出自己嬌妻肉體的代價,還要闖過自己心理障礙這條鴻溝。

由于過去我和夫人都是各自為戰,所謂眼不見為淨,因此我不會在心里產生出這樣的酸痛感覺來。而今天直面妻子的失身,我有那麼多的感想,我認為這也在情理當中,因為妻子畢竟是自己最親近的人。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當面污辱玩弄,心里沒有抵觸情緒才怪呢!

看到這里,色友們肯定又會笑道︰既然你說你是花道上的人物,不怕妻子紅杏出牆。現在怎麼樣?還不是一樣醋缸子打翻?

對不起各位,就象剛才我在前面講到的一樣,就是因為我和我夫人過去都是各自為戰,從來沒有在一起玩過。而今天我是第一次面對妻子的失身,所以我才會產生出那麼多的感想來的。同時我又認為,當一切成為了事實,我和我夫人都跨過了心理障礙的這條鴻溝,那前途就是一片光明了。當然在這件事情上,我發覺,我夫人要比我放得開。她能夠盡情地釋放出她的情欲,從而也就獲得了精神上和肉體上的巨大滿足。這一方面說明了女人身體的反應要比男人強烈的多,而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一旦女人放開了道德的禁錮,那她肯定會成為男人最容易獵取的美物了。

……

「哦!寶貝啊,快!快插進來!求求你了,快插進來!我要!哦!我現在就要!」

只見我夫人軟癱在塌塌米上,兩條粉嫩的充滿肉感的大腿已被那男侍架在了肩上。男侍手扶著粗長的雞巴,正用因充血而發亮的大龜頭戲弄著我夫人淫液滿溢的嫩肉逼口。

那男侍見我夫人騷得急不可耐,兩條豐腴的大腿此時又緊緊地裹住了他的腰往自己的下身攥,知道我夫人已經被他挑逗到了淫欲的極點。但這小子還只是用大龜頭頂開我夫人兩瓣肥厚的陰唇,磨擦著她那因充血過度而賁立得幾乎透明的肉蒂,就是不肯插進我妻子的陰道里去,把我夫人玩弄得求饒聲不止。

「哦!寶貝啊,求求你了。你快插啊!哦!你快插進來啊!我,我騷死了!」

就在我想提醒那小子不要太過放肆的瞬間,但見那男侍的雞巴突然一下子深深地插進了我夫人已經騷得發紅發燙的肉逼里去了。

「啊!」只听見我夫人大叫一聲,接著便悄無聲息了。

我知道夫人被那男侍玩弄得時間太長了,她那敏感異常的肉身已經無法再承受這樣強烈的刺激了。而這次雞巴的突然深入,肯定又踫到了她那深藏不露的花心。可以想象,我夫人敏感的身體,如何能夠抵擋得住這種突如其來的強烈的刺激?泄身後的短暫昏迷,那是必然的。

……

門外響起了輕微的敲門聲。

「你們好了嗎?我可以進來嗎?」是那媽咪的吳儂軟語。

听到聲音,那男侍迅速起身,趕緊整理好我夫人被他操逼時弄亂的衣裙。接著,扶起我夫人被他奸得軟綿綿的肉身,將她緊緊地摟在了自己的懷里。並且不斷地親吻著我夫人肉感的小嘴,並且還往她的口中布氣。

而那個給我又是口交又是乳交的小妹妹,也忙不迭地穿起了剛才脫掉的乳罩和吊帶短裙。

「先生你看……我們……」小妹妹面露難色。她一邊系著乳罩,一邊問我。

「沒關系,等會兒我們再玩。」我一邊回答她,一邊將她摟在了自己的懷里。

我知道小妹妹見我仍未射精,她那一行的職業道德促使她想盡快了解我下一步的打算。她哪里知道,待會兒我還要插她嬌嫩的屁眼呢!怎麼會隨隨便便地就向她交出自己的私糧?

媽咪輕輕地拉開一點移門,把頭探了進來。

「媽咪啊,你進來好了,我們第一場游戲剛剛結束,正等著你來請我們喝酒呢!」

我見媽咪看著我夫人的尷尬樣子,有意想緩和一下此刻似乎有些凝重的氣氛。

我沒有想到,這里的弟弟妹妹這麼怕媽咪。

「阿健啊,老板叫你到吧台上去一下。」媽咪一邊推門走了進來,一邊對那男侍說道。

「噢,知道了。等會兒好嗎?你沒看見太太累了?」

那個叫阿健的男侍倒是蠻有職業道德的。他見我夫人軟綿的肉身依偎在他的懷里,依舊閉著眼楮無聲無息,便緊摟著我夫人。一邊用力揉捏著我夫人尚未遮掩起來的肥白的屁股肉,一邊又在她白嫩的脖子上親吻起來。

盡管媽咪在一旁催促著,只是那阿健堅持己見,非要把我夫人弄醒不可,因此大家也只好做壁上觀。眼看著那男侍在我夫人的肉身上又摸又捏,又舔又吮的。

……

「哦,好舒服哦。」我夫人在男侍不斷地摸弄親吻下,終于甦醒過來了。

朦朧中她似乎看見大家正看著她,便一下子推開男侍的摟抱坐直了身體。接著,神態嬌羞地低頭整理起自己的衣裙來。

「好了,太太恢復過來了,你可以去了。」媽咪又催促著男侍。

「太太,你先休息一下,待會我再來服侍你。」男侍臨走之前,還不忘在我夫人豐滿高聳的胸脯上摸了一把。

「去!誰還要你來!把人家都弄得……」我夫人看見大家都盯著她笑,剛才被男侍奸得昏死過去而發白的俏臉上又升騰起紅暈來,她羞澀得說不下去了。

夫人一邊將滑落在胳膊上的短裙絲帶拉到肩上,一邊環顧四周好象在尋找著什麼東西。

……

「先生,你的雞雞好大哦!」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嫂子偷情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局長與老婆
舞廳艷遇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
公司制服
蕩婦美如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桌面版 | 切換到行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