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現代篇

「啊,今天看來天氣不錯!」紫水影下了床,來到鏡子前,準備穿衣服。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從內心里發出一種感嘆︰「作為女孩子,我的身材也算可以吧.」水影不由的感慨到。「哥哥怎麼都沒有注意到呢?」

由于紫水影長得漂亮,身材又好,又有個有錢的家底,所以身邊總有一些追隨者纏著,而每一個人的結果都是被狠狠的拒絕了。因為有個秘密一直埋藏在她的心底。

「哥哥,哥哥,起床了……」紫水影沖進了紫蘊的房間。

「哥哥,你說今天要陪我的,哥哥,快點起床了……」紫水影撲到紫蘊的身上想要把他給拉起來。沒有想到紫蘊睡得很熟,絲毫沒有清醒的跡象。

紫水影看著床鋪上的紫蘊,眼里泛著異樣的光彩,不自覺伸出手來沿著他的鼻梁,慢慢地撫摸到了他那柔軟的雙唇,頭低了下去,看著那稜角分明的面孔,水影有種想要吻下去的沖動。

于是紫水影仿佛被蠱惑般的低下了頭吻上了去,就在快要窒息的一剎那,突然感覺有股熱流涌了進來,濕熱的舌頭輕輕的舔蝕著自己的唇,即陌生又熟悉的氣息圍繞在鼻間,這是哥哥的味道。紫水影猛的從意志模糊中驚醒,睜開的雙眼看到的是紫蘊那無比俊秀的臉。此刻他象對待戀人般的深情和溫柔,小心翼翼的,為什麼他會有如此的表情?難道哥哥也喜歡……

此時,紫蘊為自己的舉動懊悔不已,為什麼會情不自禁的去吻這小鬼?心里深處仿佛有什麼連自己都不清楚的東西正在生根發芽,而且還快速繁殖越掩越裂之勢。迷茫和驚慌佔據著大腦……

「咳,水影?恩,你來我房間干什麼?」紫蘊掩飾自己的沖動。

「我這是在干什麼,我們可是兄妹啊……」紫水影在心底吶喊著。

「呃,沒有,沒什麼,呃,哥哥,快起來,你說今天一整天都要陪我的!」

「哈哈,好好,今天陪你,說吧,要去哪?」說著摸摸水影的頭發。

「哼,老把我當小孩子,我已經長大了,我要你今天帶我出去兜風!」

「沒問題啊……」

吃完王媽做的早飯,紫水影與紫蘊兩兄妹準備出發了,他們來到了車庫。

「哥哥,今天不要開寶馬出去了,我要做你的『哈雷』,好嗎?」

「怎麼你平常不是都不喜歡我飆車的嗎?你天怎麼想嘗試了?不過既然我的寶貝妹妹開口了,我的『哈雷』可要第一次載美女了!」

「哥哥,真的嗎?連文文姐也沒有坐過嗎?」紫水影激動的問到。

「不要提她了,水影!」

水影看著紫蘊有點失落的表情,心想不會是分手了吧?不過她也沒有支聲。

「來上車,今天要好好的玩。」

「恩……」

水影坐上了機車,飽滿的胸部緊緊的貼著紫蘊的後背,柔軟的觸覺,分明是告訴的他,心愛的妹妹已經是個大人了。

兩人的眼里都泛著異樣的情愫,卻也模糊的如同幻影,水影覺得此刻的她居然有著淡淡的哀思永無止盡。而紫蘊心最柔軟的地方也被觸動了,亦如自己正身臨其境。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嗎?」聲音從紫蘊那片有性格的雙唇傳出,卻也讓人情不自禁被牽引。

那份遙遠的記憶……

紫蘊的回憶︰一個如精靈般甜美的女孩坐在秋千上,秋千輕輕地搖晃著,少女的頭發上的花瓣,泛著清香。搖晃著的秋千上,小女孩的裙擺隨風蕩漾著,時間仿佛停止了。紫蘊知道這少女便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看著那張絕美的臉,紫蘊感覺自己快要被融化了,那是被火熱的陽光照射的感覺。隨著年齡的增長,發覺自己對妹妹竟然有種異樣的感情,自己也嘗試的和別的女孩子交往,可是每次都把身下的人幻想成自己的妹妹,連關系最久的文文,也是因為眼楮長得像妹妹,為什麼,為什麼,你是我妹妹!

紫水影此時回憶著。

從前的自己一點也不了解自己,直到有一天……

「水影,我看見你哥哥昨天晚上從酒店出來,把一個女孩扶上車,那個女孩還親了他一下呢!」死黨曖昧的對水影說著。

不可能!哥哥不會的!听到這個消息,紫水影臉變得慘白。莫明的心痛感覺,告訴自己很在意。

「哥哥和一個女孩?哥哥不要我了嗎?」紫水影拼命忍住眼淚,問著自己。

為什麼我那麼在意呢,難道?不,不可能,可是這心痛得厲害,紛亂得很,黑夜遮去了光明,又掩藏了多少迷情。感覺靈魂備受煎熬,精神縮水,能在忍受更多的壓力,所以選擇逃避,卻依然改變不了無奈的現實……

一陣尖銳的車鳴聲,驚醒了紫蘊與紫水影。

「啊……哥哥……」

只見迎面駛來一輛集裝箱貨車,「 」地一聲巨響,白光閃過,再也找不到兩兄妹的蹤影……

 

 

 

 

 

 

(二)穿越篇

紫蘊微微感到有些寒意,睜開眼,恩?啊,頭好痛,對了,今天開車帶妹妹出去玩,結果車子……啊,水影,水影呢?呼,看到倒在自己懷里的水影,紫蘊長舒了一口氣,才意識到夜深了。

準備站起身來,一抬頭卻呆住了,這貌如原始森林般的樹林子,還是自己熟悉的街道嗎?

「啊,啊,哥哥,哥哥……」水影睜開了眼楮。「怎麼樣了,水影,身上有沒有受傷?」

「恩,沒有,哥哥,我們這是在哪?」「我也不知道」

四周黑洞洞,靜悄悄的,他們兩個因為寒冷而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

後來,一直到他們走出了森林,才知道原來他們穿越了時空,到了古代。

紫蘊為了日後的生活,充分發揮了他哈佛博士的才能,終于由當初的兩手空空,發展到一個規模較大的商號,也在當地建了一個屬于自己的大庭院。

一切看過去都那麼好,可是兄妹二人仍然保持著那種曖昧的關系,誰也沒有捅破那層紗,直到那件事情的發生……

「水影,你在家里乖乖地呆著,這次哥哥要去京城進一批貨,大概要半把月……回來我給你帶好吃的。」

「不要,哥哥,我也要去,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水影哭著說到。

最終扭不過水影的磨,答應了,就帶上一批護衛上路了。

可是沒想到,就要快到京城的竹林官道上,闖出了一批山賊攔住他們的路。

兩批人對抗了起來,到最後剩下了3個山賊圍著紫蘊。水影看到紫蘊被打出血,在馬車上不禁叫出了聲。

「呀,車上還有個小美人啊。」說著那個山賊老大,叫剩下的了個山賊接著教訓紫蘊,朝紫水影走了過來。邊說邊用手推水影的胸部,水影氣急了,不禁給了他一個耳光,然後猛的推開他然後跑出了馬車.就在她快跑出去奔向紫蘊的時候,那個山賊老大一把抓住了水影的長發!水影不禁害怕起來驚恐的望著他︰「你……要作什麼?」「干什麼?難道你不明白嗎?」那個山賊老大沖水影壞壞的笑著。

邊搓手邊向水影走來.水影怕極了,不由得不停的後退.這時慌亂的她被石頭拌倒了,無路可退.「救命呀!」水影大聲叫起來。

「住手!你們干什麼」,紫蘊看到水影被人欺負,想要沖過去。身邊的兩個山賊見紫蘊叫喊,都迅速的沖上來,一個從後面抓住紫蘊的雙手,另一個則毫不留情的在他的腹部上打了一拳,這一拳大的好重,紫蘊被打的說不出話來,身不由己的將身子向下縮緊。

另外一邊,那個山賊老大就水影倒下的當刻,順勢壓在了水影的身上,將她的雙腿分開推倒兩邊,用腿頂住,然後說︰「美人,你不知道男人看到美女的時候,最想要做的事情嗎?」說著,他將手抓住了水影的領子,用力的向兩邊一扯,听見「嚓」的一聲,水影的衣服被扯破了,包裹在紅色肚兜下面潔白的肌膚出現在空氣中,水影這才明白過來,哭泣的大喊著︰「救命!不要,不要啊……哥哥……」好拼命的抵抗著。

紫蘊听到水影的呼喊,發了瘋似的和那兩個山賊搏斗著。

這時那個山賊老大用手把水影的肚兜扯掉,包手放在了水影的乳房上面。那一對乳房好似迫不及待似的彈出來,水影羞極了紅著臉說︰「這樣是犯法的,不要,求求你們.放了我,放了我和哥哥吧!」誰知道他不但不听反而哈哈大笑起來,更是一下子抓住了我右乳︰「哇!竟然這麼大哎!」他大聲叫起來.然後把右乳含進了他的口里,不停的用他的舌頭舔弄著,水影感覺到乳房被他不停的摩擦著,而且他還不停的逗弄著水影的乳頭,在乳頭四周畫著圈圈。

「不,不要啊不……」水影著急了,不由得用力的把手向下拽想把他推開,不想他的力氣實在是太大,水影好扭動著身子一期望可以擺脫這尷尬的局面.。

這時那個山賊老大看著面前水影的巨大無匹的胸部,因為抗拒而搖晃著的雙乳,像兩個小西瓜似的,雪白的肌膚,令人感到無比青春氣息。這極大的刺激了他,下面也隆起了小山。

「不要,不要,嗚嗚,哥哥……」■■這時那個山賊老大粗暴的扯掉了水影的長裙,又一把撤掉了水影的內褲,一個完美無暇的身體展現在他的面前。整個陰戶便毫無保留地顯露在他面前。大陰唇內是陰毛稀疏,兩片深紅色的小陰唇由于充血硬硬地向外張開,就像一朵初開的花,粉紅色的陰蒂微微腫漲,下面的小洞更是不斷涌出絲絲淫水,一張一縮地動著,依稀看見里面淺紅的嫩肉。

他雙手用力的撫摩著水影的雙乳仿佛要把它們捏爆一樣。

「哈哈,看起來還是個雛兒!」他奸笑著對水影說,「今天就讓大爺我替你開苞。」

按賴不住內心的沖動,說著把自己的褲子脫掉,只見跨下的陽具勃了起來,變得又粗又紅,青筋畢露,龜頭不住地跳動。看到此景,水影有一種窒息感,頭腦一片空白。他的手掌慢慢撫弄水影的大腿,另一手則繼續用來捏著水影的乳房。

毫不憐惜的、盡情的、肆意的揉弄著。「唔……呀……啊!」受到他粗暴的玩弄,水影不禁發出了痛苦的呻吟,眼中流出了屈辱的淚水,身體也掙扎得更厲害了。他猛烈地加強撫弄,停止在水影胸前的動作,手集中在水影的腿上活動。他貪婪地摸著水影的每一分肌膚,慢慢將手移到大腿內側,將手慢慢上移,不一會已停到大腿跟部。手指玩弄著水影的陰部,水影拼命的題著雙腿,無奈根本無濟于事。

水影臉上的淚水雨點般地落向地面,嘴里大聲呻吟著。「啊……啊!啊呀……嗚嗚……啊啊!」水影的呻吟變成了痛苦的叫喊。都幾乎使水影昏過去,只是胸部和陰部傳來的痛總使水影回復清醒!「唔……呀……啊!」水影不禁在心里吶喊到︰「哥哥,我的哥哥,我的第一次要給哥哥……」

「哈……哈……哈,果真是處女啊,想不到當山賊一輩子,還能夠遇到這種貨色,哈哈……」看到我痛苦嬌吟的樣子,那個山賊老大爽得不得了。

看著拼命掙扎的水影,及大的觸動了那個山賊老大血液里的那種粗野、狂暴,而這種肉體和心理的感覺剌激得他的肉棒不住發抖,看著水影的玉體,他突然心中沖動,加快了手下的動作。用指尖將陰唇撥開,陰唇上又磨又擦,輕觸嬌嫩的陰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里攪動,出入不停。最敏感的幾個部位,都被這個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水影感到全身就像有無數的蟲蟻在爬動,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感。最要命的陰戶在被人蹂躪著。

水影全身打顫,心理的反映抵擋不了身體的本能,只覺小腹一緊,一股淫水憋不住就從陰道口往外流了出來。

「哇,這麼多水,怎麼,美人,很爽吧,大爺我會操得你爽得哭爹喊娘的!」說著便用手提著陰睫,把龜頭在陰唇上拼命地磨著,將蘸滿了黏滑的淫液的龜頭,對其桃源洞口往里一插水影慘叫一聲。「啊,好痛,嗚,痛,哥哥,哥哥……」

「處女,果然是處女啊,這麼緊,都進不去……」山賊老大一點一點的想要把自己的雞巴推進水影的小穴,為了下一步更加順暢,他拼命地在洞口與處女膜之間的通道中來回抽搐著。

當他拔出雞巴,想要來一個直導黃龍時,水影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淒愴的哀鳴著︰「哥哥……」

山賊老大已經蓄勢待發,弓起身子,做俯沖勢,「砰」的一聲,一個竹子穿過了山賊老大的胸堂。

原來,紫蘊擺平了那兩個山賊手下後,看到紫水影的情景,悲憤的沖了過來,把竹尖插進山賊老大的胸膛,而水影受不了這種刺激,暈了過去。

「水影,是我沒有用,是我,是我害了你……」紫蘊抱起暈厥的水影,把她緊緊的抱在懷里。兩行血淚劃了下來。

而倒在地上的山賊老大已經氣絕身亡了,只是下體還依然聳立著,我想他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是這樣死法。

在京城的一座民房內,紫水影躺在一間臥室里,紫蘊背對著她在沖藥水。

「呃,咳……咳……」「啊,水影,你醒了,來,快點把這藥喝了!」

水影幽幽轉醒,發呆似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可怕的噩夢還沒有解脫,全身禁不住顫抖著,嘴里喃喃自語︰「哥哥,哥哥……救我,哥哥……」

「哥哥在這,哥哥在這里,水影別這樣,來把藥喝了,睡一覺就好了。」

「啊……」「啊……」水影尖叫著,「我,我要洗澡,我要把別人的味道洗掉,我好骯髒,我要洗澡!」

「水影,水影,別這樣,水影……」紫蘊懊惱與悲憤的淚水奪眶而出。

「哥哥,不哭,哥哥……」

無比脆弱的水影看著悲憤的紫蘊,抬著頭,閉上了眼楮,慢慢的往紫蘊的眼楮吻了上去。

「哥哥,我是如此愛你,原本想要默默地在你身邊,看著你,愛著你,可是,可是,現在我連愛你,呆在你身邊的資格都沒有了,沒有了……」水影哽咽的幾乎暈了過去。

「不,我也愛你啊,水影,你沒有資格的話,誰還有資格呢!我愛你,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我不能沒有你啊,水影!」明明說過要讓他幸福卻還讓他哭泣。明明「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緊抓住水影的手喃喃不停的自責,現在除了說這三個字已經沒辦法表達自己失控的情緒。

「哥哥,要我,哥哥,在我身上留下你的味道,哥哥……」

話還沒有說完,炙熱的呼吸撲鼻而來,強烈的悲鳴席卷而來,那是徹底絕望的哀號。下一刻,火熱、滾燙的唇已經貼了過來。專注的眼神直直的望向對方眼眸直至到達靈魂的最深處。

「相信我,水影!」紫蘊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她那受傷的靈魂。不容拒絕的直闖進去,直直的發旁銀無法忍受的幽怨和思念。

火辣辣的狂吻著,直到唇被咬破也不停下。雙臂擁的更緊,仿佛要將懷里的身體容入自己的身體之中,死死的不肯放松一刻。

水影輕輕的笑了,頭靠上那具溫暖的胸膛閉上雙眼享受這一刻的寧靜和溫馨。長長的睫毛上閃動著未干的淚珠,晶瑩剔透。紫蘊將那珍珠般的淚水含到嘴里,去享受那咸咸又帶有甜意的味道。水影的笑容里包含了太多東西……

濕潤火熱的舌溫柔的沿著那完美的唇線輕舔,一直到翹開了貝齒探入口中才依依不舍的離開。美妙的味道比想象中的還好,那樣的清香和甜蜜。不由的加重這個深吻,靈活的舌頭去糾纏,去挑逗水影極力壓制的情欲,貪婪地奪取所有屬於她的味道,彼此的濾液完全的在口腔內散開,伴隨著舌頭的酥麻,一陣陣的快感翻天俯地的向兩人襲來。

紫蘊慢慢的解開水影的衣褲,光潔的脖子下面是裸露出一大片白膩,一對雪白、飽滿的豐乳彈了出來,就在她那雪白的乳球上,乳暈淡淡,就在那淡淡的乳暈上,各自聳立著一個淺紅色的,幾近透明的小乳頭。

她腰肢婀娜縴細,盈盈一掬,小腹平平坦坦的,微微地襯托著她那隆起的陰阜,陰阜一讓烏亮的恥毛零星地分布著,惺惺然地卷曲著,往外伸延著。

她兩腿修長、渾圓、雪白,微微翹起的臀部……充滿著青春的氣息,也讓人感覺到,野性正從那里往外擴張;透過她那雙長開的玉腿,我完全清楚地看到她那水蜜桃的春光!

「天啊,這就是自己的妹妹,太美啊!」紫蘊心中感嘆著。雪白的肌膚,紅色的情朝。迷離的雙眼,和完美的曲線。造成的視覺效果強烈的沖擊著紫蘊的神經。

「哥!」看著哥哥用一種從未有過的眼光看著自己,水影又羞又喜,連忙喊道。

紫蘊大手撫摩那光滑醉人的肌膚。沿著後背若有似無的愛撫,挑逗,感到懷里的身體被強烈刺激的輕輕顫抖。輕輕的拉起她鉛筆般大小的乳頭,直到那可愛的櫻桃因刺激而挺立起來。手繼續更加放肆的下滑,直到指尖來到後面那隱蔽的穴口……

紫蘊用他的手把我的兩片陰唇剝開,並把右手食指的插進水影的小穴,還在水影的小穴攪動著,跟隨而來的是由她喉中傾出的呻吟聲。

但是被強暴的陰影,敏感的地方遭到突然的襲擊,頓時讓水影從醉夢中清醒,一把用力的推開緊擁自己的身軀,那明亮清澈的雙眼猛盯住還未從激情中反應過來的紫蘊。

「哥哥,我怕……疼……」

「乖,別怕,哥哥會輕輕地……」

說話的同時,紫蘊的雙手還是不斷的繼續愛撫,而且他的嘴也跟著加入戰局,對著水影的陰部湊了過去,開始用他的舌頭伸入水影那未經人事的陰部,開始又舔又吸又吹,時而用手指搓揉水影的陰核,弄得水影騷癢難耐,越來越燥熱,意識也已經渙散。全身的血液全部集中到了下身那敏感的地方。

水影的洞穴是緊緊的,但也已經是熱呼呼而淫液橫流了。很快的,紫蘊可以伸入三根手指,為待會將發生的美妙情事做座備。

然後紫蘊就脫掉他的內褲,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就在水影的面前一抖一抖的呈現,於是紫蘊就握著他的肉棒在水影的穴口一直摩擦,不久後忽然噗滋一聲,將肉棒插進水影的下體內,而水影因為肉棒塞滿她的陰部而有一種撕裂般的痛楚,而眼淚隨即流出。

「啊,哥,疼,好疼啊……不行,快出來……」水影拼命的叫紫蘊拔出來。

紫蘊強忍著沖動︰「乖,一會就不疼了。」

他知道長痛不如短痛,于是越插越深,並且開始一進一出的規則運動,然後他忽然用力一頂,水影忽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痛楚,大叫一聲,她知道她的處女膜破了,她真正的屬于了紫蘊。

紫蘊停了下來,肉棒還插在水影的陰道里面,待水影適應了這種感覺,接著就是一陣推送和愛撫,他的肉棒在接著就是一陣推送和愛撫,在水影的體內時快時慢,而水影的痛楚也漸漸的變成了快感,就不知不覺的開始呻吟了起來。

「哦……哦……不要……哦……哦……哦……哥……哦……哦……我愛你……哦哦。」而他听到了水影開始呻吟後就更加快了插送的速度,「哦……哦……哦……不行……啊……」而他的速度越來越快,不久候他們就達到了高潮,水影感覺下身有種一瀉千里的感覺,「吱」地噴了出來,而紫蘊也將又熱又黏稠的精液在水影的體內散播了出去。

「我愛你……」兩人同時說道。

靜靜的房間里有沉重急劇的呼吸聲和律動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