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位獨生子,今年21歲,媽媽在生出我後,不久就不幸的去世了,留下我和爸爸一起生活了有18年之久。

爸爸因為媽媽的離去,足足傷心了好幾年,一直在怪媽媽為什麼那麼快就走了,留下他一個人。所以啦,從我小時候他就一直學習著照顧一個小嬰兒、一個脆弱的小生命,直到我上小學、國中、高中,也一直沒有再行娶妻的念頭。

在我14歲那年,我就叫爸爸再去娶一個老婆,並告訴他,我已經夠大了,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請爸爸不要因此而浪費自己寶貴的春青。起初爸爸還不同意,但爸爸也才35歲左右,還很年青,所以我死命的左勸右勸,使爸爸不堪其擾,終于在外頭正式交了一個女朋友,並且在我16歲那年又結了婚。

我當然很高興爸爸終于被我感動了,所以才又娶了一個老婆回家,我也直向他們兩位獻殷勤,叫他們再生個弟弟或妹妹來,家里才會更熱鬧,他們兩人也含羞的點頭同意了。但後來爸爸私下偷偷告訴我實情,我才知道,爸爸竟然已不能生育了,他說在我上小學時,就私底下跑去結扎了,害我差點沒有昏倒呢!還一直罵爸爸怎麼那麼「笨」呢!沒想到後來我與繼母……

我的繼母是一位很年輕、又很貌美出眾的成熟女人,她叫方文淑,她才24歲,身材又好,我從外表看到的三圍大概是35、24、35吧!初時看到繼母的身材及面貌,我的心就狂跳不已,久久不能停歇。

讓我知道爸爸不能生育,是發生在爸爸與繼母結婚的半年後,爸爸親口跟我說的,他還暗示我,叫我跟繼母生個小孩子。起初我沒注意听,但爸爸又再說一次時,頓時讓我驚訝不已,直說︰「爸……那是不可能的,她……她是我的母親呀!」

而爸爸仍直說沒關系,他說他還想要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並叫我看著辦,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著爸爸離去的背影,我了解男人不能生育的痛苦,想著如果爸爸當年沒有做出如此笨拙的決定就好了,他一定想不到他會再婚吧!他也想不到他還會要生兒育女吧!確實生母的突然去逝帶給他無限的消沉及無限的空虛、痛苦,為了專心照顧我及為了表示對母親的一份愛所使然,他才會斷然跑去結扎吧!自己也為爸爸的無奈搖了搖頭,就去做我自己的事了。

如此這般的,我與爸爸、繼母三人相安無事的又過了一年多,我也快十八歲了,我沒有對繼母做出任何越軌的情事,但對繼母的一舉一動卻留上了心,心中逐漸對繼母產生了不應有情感。我認為繼母不是一個淫蕩的女人,至少她沒有在我面前表現出來,雖然她在平時都會用一種深情的眼光注視著我,而我也沒有刻意回避,反而任她在旁注視,只是我沒有理她而已,但我的心中也不期然的生出一股莫名的興奮感呢!

而爸爸自從娶了繼母回家後,就跟死人一樣,每天晚上我都會在他們房外偷听動靜,但一點聲音都沒有。唉!父親真鐵了心,要把繼母交給我嗎!他每天都很晚才回到家,每次一回家也不管繼母如何倒頭就睡了,一點也不像個稱職的丈夫,難道這是在給我制造機會嗎?我心中的壓力隨著一大堆的猶疑而加大了。

就在我十八歲那年,繼母的生活開始有著重大的改變,連我也感到很驚訝。

我就先把繼母平時在我在家的時候做的一些事情說出來讓大家分享一下吧!

隨著我與繼母相處的時間因父親晚回而拉長,日久生情這句話一點也沒錯,起初繼母在家都穿戴得很整齊,即使不出門依然是如此,全身總是穿著厚重的身褲、裙般,完全讓人看不到里面的內容。但久而久之,她的穿著便慢慢地一天天的不同起來,服裝也性感了起來,她有時會穿著露出肚臍的超小背心配上超短褲(會露出屁股那種),或者穿著寬松的無袖洋裝配上超短及臀的迷你裙等,讓我看得眼花撩亂起來,心也跟她的移動飛來飛去,眼楮更因此而環繞在她那傲人身材四周急馳著。

就這樣,讓我一下子不是看到繼母因衣服松露出了胸罩、深深的乳溝,就是看到繼母因彎腰而露出的兩片肥臀,穿著性感的各式各樣的蕾絲內褲等,差點讓我有想要佔她的沖動,也差點讓我忘記她是我母親一事。

起先我不知道繼母為何突然有著大轉變,但我確實被她所影向,我終于正式把繼母當成我性幻想的對象了,每天都讓我躲在房中手淫不下四、五次之多,以解我對繼母的愛欲。

事情就有如爸爸在背後計劃般,由幕後一直推動著,我與繼母的情感也一直發展下去,而爸爸好似真的變成了隱形人般,在我與繼母的日常生活中消失,過了不久,爸爸的影像也逐漸在我腦海中消失不見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我的腦海中還是一直在問著。

由于繼母的關系,我真的逐漸愛上了她,在平時除了靠幻想繼母的景像手淫外,我還愛上了繼母所穿過的內褲,當然就是從浴室拿的。繼母每次洗完澡後,她不像平時般,將換洗的內衣、褲緊藏在換洗衣物箱的最底層,而是故意把當天換掉的內衣、褲放在最顯眼的頂層,尤其是內褲放得最明顯,這也是我因一時好奇,拿起了繼母的內褲手淫多次後,我才清楚的發現到,繼母她是有意到讓我看到才放得那麼明顯的!

她的內褲都是當天換下了,非常新鮮,味道也非常的獨特,有著奇特的香水味滲合著日常大小便所留下來的分泌物所構成、一股既刺鼻又清香的味道,讓我久久無法從深深的思欲中回復過來,這更加刺激著我的性欲,讓它無邊的滋長。

啊!我想我是真的愛上了繼母了吧!

繼母的內褲便因此而成為了我每天手淫必用的工具,我的頭通常都會套著她的內褲,把罩住她下體的部份對著我的鼻子及嘴唇間用力的呼吸著、舔著或者把她的內褲套在我的陰睫上,體會著繼母的陰部與內褲摩擦時的快感及幻想著插入繼母陰道時的情景,並手淫著。要不然就是穿上那件小小內褲,而且只能穿到大腿上勉強的罩著突起的陰睫,感受著繼母那細致的腰圍、平坦的小腹等,所以有好幾次內褲都被我的大陰睫給撐破了。

就這樣經過了半年多,我也觀察有一段時間了,而繼母也一直沒說什麼,只是在平時當她看到我時,也變了會臉紅害羞了。于是,我也決定把剛射在繼母內褲上的精液連件原封不動的放回換洗衣物箱的最上層,讓繼母也能夠享受一番。

到了我滿十九歲後,繼母就更加大膽了,她通常在洗澡的時候都會緊閉著門窗的,當我到浴室要拿繼母換下的內褲時,沒想到她現在竟然連門及窗戶都沒有關緊,還故意留下讓人夸張的大縫隙。

「難道她不知道有個兒子在家嗎?一個如狼似虎、血氣方剛的少年人嗎!」

這不禁讓我既驚且喜,腦海泛起異樣的情緒,心中又不禁想著︰「這……這……繼母難道……怎麼會這樣呢?!再發展下去就不得了了啊!」

理性的高漲,頓時讓我止住往前的腳步,拿了繼母的內褲,便轉頭走回房中手淫去了。

看著繼母這樣已有一個月之久,而我仍然不敢去偷看繼母洗澡。就在某一天星期六的晚上,我經過父母的房間時,我听到一聲呻吟聲︰「啊……啊啊……」

我不禁好奇的要打開門偷看,我猜想一定是爸爸自己受不了了,正與繼母在做。

但是當我伸手正要偷偷把門打開時,門卻不聲不響的往前移了,露出了一條縫隙,我嚇了一跳,不敢呼吸,但是听到呻吟聲音並沒有中斷,反而更加的大聲了。我安心的大力喘著氣,才把眼楮湊向門邊看,沒想到不看還好,一看竟然是繼母一個人躺在床上手淫,並發出淫叫聲,而爸爸竟然不在那里!

一看是這樣,看不禁猛然把眼楮閉了起來,極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去看,但身體卻毫不爭氣的急速變化,一會兒,我的臉就發熱了起來,心髒一直大力的「噗噗」跳著,讓我的呼吸急促起來;在褲底的陰睫更是漲得發痛,恨不得有個大洞能鑽出來找東西發泄一下;腳也不听我使喚了,一動不動的直釘在地上,而全身更是一直微微顫抖著,發出喜悅的訊息,腦海中充斥著剛剛看到的繼母的裸母片段,揮之不去,反而興起讓我想要偷窺繼母手淫的欲望。

許久,我的腦海「轟」了一聲,我的欲念終于把我的理性給干掉、銷毀了,頓時我被欲念纏身,緊閉的眼楮被欲念所控制,立刻睜著大大的雙眼,直望向門內去!

當我望向門內時,門突然「咿呀」一聲被打開了!此時繼母已穿上睡衣走了出來,我們面對面的彼此驚訝的看著對方,並同時發出「啊!」的一聲,就站在那邊一動不動了。

我驚訝的是這麼一回事︰「繼母怎麼那快就好了,難道是我站在這里很久了嗎,錯過了好戲一場?啊!繼母怎麼穿得那麼少,睡衣還是透明的,兩顆渾圓的大乳看得好清楚喔!下面的私處黑黑的一片,若隱若現的,好不吸引人喔!怎麼樣……現在怎麼樣……」

而繼母驚訝的則是這樣一回事︰「他怎麼還在這里呢?已經看那麼久了,他怎麼還不回房去呢?啊!他……他的老二好突出喔,一定很大吧……他……他怎麼還在看我呢!難道……難道是想……喔!雖……雖很想……但我……我還沒準備好啊!現在……現在怎辦呢?」

還是我最先恢復過來,我尷尬的對繼母說︰「母……母親……我……我正經過你的房間……沒……沒想到你走了出來……母……母親……晚安……我先去睡了……」說了一堆連我也不知道的話,轉身就溜回房間的。

繼母看著我跑回房間後,很小聲的說著︰「沒……沒關系……我……我正要去洗……手間……晚……晚安……我的兒……我……的……愛……人……」

話愈說愈小聲,最後的四句根本就以听不到的聲音默念著,隨後她又回房了。

當天晚上,跑進房間後,我的心一直在高速跳動著,久久不能平息,並隱約听到繼母在說話,說完後又听見她關上房門,我才松了一口氣,回想她剛剛的說話,我也听不清楚,索性就不管了,大力的將自己臥倒在床上閉上眼楮,想要睡覺了,但一直不能入眠,腦海中繼母的裸體一直浮現著並逐漸清晰起來,我不禁回憶著剛剛的片段。

繼母的身材竟是好得不得了,從她脫光衣服後,我才能得窺到繼母的完整身材,竟是那麼美艷動人,全身散出一股吸引人的聖潔氣質,身體更被燈光照耀的發出層層的蒙蒙光暈,讓人看得是那麼深刻,但又那麼令人感到迷蒙,就像霧里看花,愈看愈模糊,除非緊貼著臉看著她,否則都是霧蒙蒙的看不真切;除非你抱緊、抱實了她,否則你抱到的永遠是迷漫在空氣中的水份──霧。

就這樣一整夜的幻想,讓我不由得又悄悄到浴室里拿著繼母的內褲回房,罩在頭上,一手壓住內罩使它緊貼在我的鼻與唇間,一手握著陰睫手淫著,一邊又幻想繼母的種種,讓我一整夜共泄了五次之多。

手淫其間我也突發奇想著︰「我……我要得繼母……我要……我要成為她的男人……爸爸既然早先就跟我說了,而繼母也愈來愈……我要……我一定要得到繼母……這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媽媽……再過不久……我……我一定……一定要佔有你……你那有如女神般的肉體……我……我一定會……會讓你得滿足了……我……我要讓你生兒育……女……讓我們……共……共赴巫出……吧……啊啊……泄……泄了……媽媽……你看得到嗎……我又為你……為你射精了……我們又少了……少了一個兒子……或女兒了……媽……哦……我的愛人啊……你知道嗎……我已……深深的愛上你了……媽……你知道嗎……你知道嗎……爸爸都已經默許了我跟……跟你……了……你……你懂嗎……文淑……哦……我的愛人呀……」

我一直傾力的在腦海中訴說著對繼母的深深愛慕話語,讓我更增加面對繼母的信心與決心,也因此而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陽光已照亮了我的房間,照了我身體發熱時,我才精神恍惚的醒來,慢慢的睜開眼楮,光線充斥在眼內,害我眼楮感到疼痛並一陣頭暈目眩,不禁舉手擋在眉毛前遮住不讓陽光直接照射到眼楮,許久才能稍微適應陽光的沖擊。抬頭看了看時間,已上午十一點了,還好今天是星期假日,否則我到學校後,穩被同學笑了,伸了伸懶腰後,撐著身體從床上跳了起來,著地時差點站不穩,兩腳還在微微顫抖著,可能因為昨天晚上手淫過度吧!

出了房間,摸了摸饑餓的肚子,走到了廚房,看到繼母在那邊忙著,正好繼母的眼光也向我這邊看來,我好硬著頭皮向繼母打了聲招呼︰「早……早安,媽!」

「不早了啦……都中午了……還早安……」繼母馬上邊紅著臉邊低下頭切著菜邊說著。

「那……午……午安媽……」我也很不好意思的說著。

「好……好啦……不要再說了……都餓了吧?媽……媽媽很快就做好飯了,兒……你等一下吧!」繼母送了兩盤菜到餐桌上說著。

「哦……好……媽……不急啦!」說著說著,我轉頭看了看四周,竟然沒有發現爸爸的蹤影,于是就問繼母道,「咦!媽……媽……爸呢?他不在嗎?還是在休息?」

「虧你還記得你爸呢!你爸呀……他現在已經是公司的董事長了……星期例假日都出去和朋友交際應酬了,更何況在平時。你呀……你真是的,你……你都沒注意到嗎?……你……你爸的用……用心良……良苦啊!」繼母放棄了衿持,對我加以暗示的說著。

「我……我……也知道爸……爸很忙……他很照顧家里的……我知道他很辛苦……很辛苦的一個人把我扶養長大……我……」我也知道繼母在說什麼,所以我把眼楮注視著地上,也大著膽說出心中的想法。

「沒錯……所以你要好好孝順你的父親,他說什麼……你就要做什麼……這樣才是一個听話的好孩……子。」繼母打斷我的話,背對著我說著。

「是……是……媽……你……你說的對……我應該……應該听爸爸的話,做個乖兒子才是……」我很尷尬的低著頭,向背著我的繼母說著。

接著倆人有一段期間的沉默,我靜靜的看著繼母做飯的模樣。當繼母背對著我做飯時,這才發現繼母只穿著一件昨天看到的透明睡衣,胸前圍著廚房用的圍巾,罩住了上下半身,而背後卻露出她的透明睡衣,她今天已把乳罩及內褲穿上了,但在我眼內,繼母好似整個人裸露在我的眼前,她的傲人胸脯、迷人的雪白肥嫩的臀部,及那片濃濃的黑森林地帶,不禁讓我的陰睫急速的膨漲起來。我急忙轉身,以手按著下體,深呼吸著。

「好啦!兒……啊……可以吃了……肚子一定很餓吧?快來吃吧!因為只有我們倆……人,所以媽煮的比較簡單,快呀!」繼母在我背後突然的出聲說著。

「啊……啊……哦……好……好媽……馬上來!」我被嚇了一跳,急忙轉頭回應著。

坐到桌上一看,不禁說出︰「哇!媽……這……這是滿漢全席嗎?怎……怎麼那麼豐富呢?有人參、有鮑魚、還有魚翅在里面呢?你看!」

「傻……傻瓜……媽……看你平時都那麼用功,這樣身體會累壞了,所……所以媽特地去準備……準備要讓你補一補的……怎麼樣……好吃嗎?」繼母紅著臉,用深情的眼光看著我說著。

對于繼母的用心我已能體會,為了討好她,我夾了一大堆菜來吃,並發出贊美的語句︰「唔……唔……嗯……嗯……好……好吃……媽……非非……常好吃呢!」

我故意吃得漬漬有聲。

繼母臉一紅,比剛剛更紅了,她交叉手拖著下巴看著我大力的吃著,並媚笑的說道︰「嘻……好吃也不用那麼夸張嘛……來,再嘗一嘗這個……」

繼母又夾了一塊豬腳給我。

「媽……你……你怎麼不吃呢?」我抬頭看到繼母並沒有動碗筷,所以我問道。

「不……不急嘛……媽……媽喜歡看你吃呀!反正等一下我邊收拾還可以邊吃飯呀!」繼母笑著說。

「媽……這……這樣對你不好吧!?你……你這樣……我……我……」

「沒關系啦,不要管我……來盡量的吃,這對你身體有好處的。」繼母又端了一碗燕窩給我。

「唔……唔……好好……媽……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大力的吃著。

繼母還是在桌旁看著我吃飯,直到我吃飽了,她都還沒動過碗筷,她看我吃完後,跟我說︰「碗筷就放在桌上,你先去休息吧,讓媽來收拾就好了。」

「嗯……嗯……媽……那我先回去房間了……謝……謝謝媽……我……我愛你……」說完,我就一溜煙的跑向我的房間,留下繼母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廚房深思著我的話。

到了晚上,吃晚飯時,氣氛也是很尷尬,繼母還是一直靜靜看著我吃並夾菜拿湯給我,我則是默默的吃著。當吃完飯,繼母整理完廚房後就準備去洗澡,而且她每天都很準時的到浴室里去報到,而我為了繼母一事已躲在房中一整天了,想要換一下氣氛,于是打開電視,看著綜藝節目,先把繼母的事拋開,專心的看著電視,確實,節目的內容讓我笑翻了天,也稍微沖淡了我對繼母的種種思念情感。

但不久後,繼母的聲音從浴室里傳了出來︰「小仁……你幫媽拿一下浴巾好嗎?」

「哦……哦……好了,馬上來。」想也不想,就馬上到父母的房間去拿毛巾了。

「媽……浴巾拿來了……」我將抓著浴巾的手伸入浴室去,說著。

「仁……幫媽拿進來好嗎?媽……媽正在淋浴……」繼母在浴室里說著。

「哦……啊……什麼……媽……這這樣好嗎?」我小心的問道,但腦海就像早已受不了控制般,掙脫了我的身體似的飛進了浴室中,幻想著繼母在淋浴時的情景。

「傻……傻瓜……你……你都看過了……還……快啦……快拿進來……」繼母又在浴室里說著。

此時,我的意志力已消失的無影無蹤,茫茫然的舉起腳,推開門走了進去。

「媽……媽……我拿浴巾來了……」我低頭說著。

「傻瓜……」繼母說道。

忽然,我被一股熱氣所圍抱,我的眼前出現了繼母那張美麗動人的臉龐,我的身體正被繼母用力的抱著,胸前被繼母那兩顆豪乳頂著,我再也受不了了,雙手也抱緊了繼母的身體,低下頭就向繼母的嘴唇吻了下去,繼母也熱情的回吻著我,而浴巾正往地上掉落著,時間就那樣停頓了。

許久,許久……我們分開了,我們互視著,眼神均射出火熱的愛的情焰,我們都想大干一場,來解決幾年來的餓渴及思念。

我抱著繼母一起躺在浴室的地上,讓我無法想象的是,繼母的熱情,她急忙的脫掉我全身的衣服,兩手抓起我那早己挺直的大陰睫,趴下幫我吹了起來。

我一時竟呆了,直說︰「哦……哦……媽……媽……這樣……這樣不……不可以……不……媽……媽……哦……我……我……愛……你……好……好……」

到了最後,我不得不承認我也愛著繼母,既然繼母已拋開一切不惜跟我做那回事,我當然也順其自然發展了。

「嗚……嗚……仁兒……啊……媽媽……已受……不了……多……年……來……對……你……的……相……思……我……我……也……愛……你……嗚……嗚……」繼母邊吸著我的陰睫邊說著。

「哦……哦……媽……都……都是我……我不好……我……沒有听爸……爸的話……沒有跟你……跟你……」我因為繼母的表白,不禁喜極而泣的說著。

「仁……不要說了……都是媽……不好……媽……不好……沒……沒有什麼……好……說了……」繼母也流著淚說著。

我邊享受繼母的吹功,邊看著繼母那頭秀發,激動的說道︰「媽……媽……我知道你……的意思……這應該要怪……我……但……現在……我……們……不是已經……在做了……嗎?……哦……哦……媽……媽……你好……厲害……哦哦……哦……」

我知道繼母在說什麼,因為爸爸從結婚前後都沒跟她行過房,繼母早已受不了這種日夜沒有人慰藉的日子,她心中不禁起了很大的疑問,經過爸爸私下跟她說明又叫她放手去做,她才勉為其難的答應爸爸,她也才敢做這樣的事,要不然打死她都不敢做呢!但雙方都礙于倫理,所以都不敢真的去做這樣的事,如今,繼母的主動,打破了雙方長久的隔閡及理念,正要結合在一起了。

繼母不斷的吸、舔、咬著我的陰睫,並上下、上下的在她的喉嚨間抽插著,不時的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

「媽……媽……文……淑……好……好……我……我……要……射了……要……要……射了……哦……哦……哦……哦……」

我的陰睫被繼母吹得受不了了,身體一顫,一股熱熱的精液直沖入繼母的小嘴。

繼母不但沒有起身,反而持續的吹著,順著繼母的嘴內流出了一堆精液,讓我的陰睫一下子就沾滿了我自己的精液,而繼母的吹功讓我的陰睫不但沒有萎縮反而更見壯大,讓我持續的享受射精後的高潮。繼母見我的陰睫還是如此強壯,便張口吐舌在我的陰睫根部逆流而上專心的舔著表層的精液,她把它吃了下去,讓我看得不禁對繼母更加愛憐了。

「媽……文……淑……我愛……愛你……我們……我們……來做吧?」我愛憐的看著繼母說著。

「兒……仁……不急嘛……我們的心防都……都已經打開了……不急在這一時……我……我們先一……一起洗個澡……你……你說如何呢?」繼母抬起頭坐在我的旁邊說道。

听繼母這麼一講,也對,不如先跟繼母洗個鴛鴦浴吧,于是說道︰「好啊!文……淑……」

「謝……謝謝……你這麼叫……我……喲……我很高興……仁……」繼母說完,突然向我熱情的一吻,先起身去淋浴了。

此時我的心中忽然明悟到︰「繼母因為這次的事,開始變得活潑起來了,而我沉重的心情也突然輕松了許多,順其自然吧!不要再讓爸爸及繼母失望了。」

于是,我也跳了起來,從後抱著繼母,吻著她的頸項,繼母也回吻著我,我們的心靈互相結合了。我的心靈開始活躍了起來,兩只手正上下撫摸著繼母的肉體,而繼母則左閃右閃害羞的叫我坐在小板凳上,她蹲在我的前面幫我洗刷著身體。

看到繼母這樣,我也拿起沐浴乳往繼母身上擦著,頓時她的全身都被我的手給摸遍了,每當我的手在繼母的陰部游走時,繼母總會叫出聲音,動作便停頓的許久,她也沒叫我停手,只是臉已呈火紅狀態。而我的陰睫正持續的挺立著,每當繼母的手握住陰睫上下移動時,就讓我感到比自己動手做還來的舒爽,我們兩人都陶醉在肉體的撫慰中,誰也不想馬上結束。

「文淑……文淑……好了嗎?該沖洗干淨了……」我打破寂靜的說著。

「啊……啊……好……好……」繼母尚回不過神來的斷斷續續說道。

沖洗之間,我們也免不了要再調戲一番啦!

洗完澡後,繼母本想穿回衣服,我一看便馬上抱起繼母,往我的房間走去,而繼母則害羞的縮在我的胸前,讓我看到繼母那前所未有的嬌羞姿態,使我的心神已急速的飛往房間急候著了,我想繼母應該也是一樣吧?

把繼母抱進了房間,輕輕的把她的嬌驅放到了床上,二話不說的我馬上就撲了上去,一邊親吻著繼母,一邊用手指抽插著繼母那已潮濕的陰道,繼母被我這麼一逗,忍不住「嗚嗚」了起來,身體急速的顫抖,兩手則緊緊的抓住床單,兩腳不安份的弓起並左右擺動著,我知道我已讓她開始爽了起來。

離開了繼母的嘴唇,我開始往下進攻,先是用兩手抓住繼母的乳房擠壓、搓揉著,並用手指捏了捏乳頭,讓繼母發出了「啊……啊……啊……」的聲音,接我用舌頭舔繞、吸吮著乳頭,不久繼母的乳頭更突出、乳房更堅挺了。

舔著舔著,舔到了肚臍上,我就用舌頭舔著凹洞的周圍,讓繼母一直說著︰「啊……啊……癢……癢啊……快……快停啊……啊……」

直到繼母的手用力的把我的頭往力一推,我才放過了肚臍。

被繼母這麼一推,讓我的鼻子直接插進了她的兩片陰唇間,哦!實在太迷人的香味了,比內褲的味道好上幾百倍,繼母的獨有體香加上淫水的味道,不禁讓我將鼻子頂入她的陰道里吸著。

這時繼母的兩腿夾了起來,把我的頭夾的緊緊的,一只手抓著我的頭發,扭動著豐臀,讓我的鼻子完全進入了陰道中,害我差點沒法呼吸,急忙將頭往上頂起,伸出舌頭後,對準陰道就這麼一插,靈動的在繼母的陰道內翻攪著,讓繼母又忍不住的大叫著︰「啊……啊……停……停啦……哦……好……好……哦……仁……好……厲害啊……喲……喲……快……快……哦……哦哦……」

「哦……哦哦……哦……仁……仁……我……喔喔……爽……好爽……喔哦……我……我要……要泄了……要泄……哦……哦……哦……哦……」繼母就在我靈動的舌頭調戲下,她達到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高潮。

濕熱的淫液,洪水般的由陰道急流了出來,頓時讓我的舌頭及兩片嘴唇猛力吸吮著。喝下從繼母的陰道中流出的淫水,這也是我第一次經驗,味道不用說也知道,棒極了!

「嗯……嗯……啊,文淑……你那……味道棒極了……比果汁還好喝呢!」我不禁抬頭說道。

「嗯……嗯……人……人家不來了啦……都不知害羞是什麼……給你……給你……舔那里……我已經……很不好意思了……還說……還說……仁……你……你好壞喲……唔唔……」繼母雙手捂著臉,身體側了過去說道。

「文淑……我愛你……嫁給我好嗎?我想……我想爸爸一定不會反對了……好……不好呢文淑……唔唔……唔……」也不等繼母的回答,雙手移正她的身體,扒開了她的雙手,低下頭親吻著她。

許久,繼母雙手把我推開了,喘了一口氣紅著臉說道︰「仁……我……我想要了……」

「文淑……哦……」我激動了抱緊了她。

于是,我移動身體,將繼母的兩腿抬放在我的肩上,一手扶著陰睫,一手扶著她的臀部,「滋」的一聲,將龜頭插進陰道中。

「啊呀……痛……痛啊……啊……」繼母忽然左右大力的搖動頭部,身體急速的扭動著。

我的龜頭前端才進入一半而已,繼母便如此喊叫著,不禁又大力的一插、一抽又用力一插下,整根陰睫完沒入了陰道中,被肉壁緊緊的吸住了。繼母用比剛剛還大聲的呻吟聲呻吟著︰「啊……啊……痛……啊……啊……終……終于……啊……痛……痛……啊……啊……」

我開始慢慢的抽插著,我忽然看到龜頭帶出了一絲絲的血跡,不禁驚訝的問道︰「淑……文淑……你……你流血了……你……你還是……」

繼母身體配合著我的擺動而在擺動,正感受著我的陰睫在她體內擾動、沖擊著,她含羞帶淚的說︰「對……對……沒錯……我還是處……女……你……爸爸……都沒有上過……我……他……他說要留給……你用……所以……我才……我才沒有破……身……啊……喲……你的……你的好大……我……我受不了……受不了……喔……我……那里……那里好熱喲……哦喔……快……快干……快……干我……哦哦哦……」

「唔唔……文……文淑……你的……你的陰道……好……緊喔……夾得我好……爽……呼呼……我要干……死你……爽死……你……愛……死你……呼呼……文淑……你的淫水好……好多喲……嗚呼呼……好……好爽……真的……很爽……」我邊插著繼母的小穴邊爽道。

「喲……喲……啊啊……啊喔……喔喔……仁……仁……喲……佔有我……快……佔有……我……嗚嗚……喲……我……我快被你干……干死了……哦哦喔……抱緊我……喔……喔……快……抱緊我……用力……用力的干我……啊……啊啊……」

繼母邊說著,邊要我抱著她、干著她,于是我將她的兩腳放下,然後將繼母抱起,我坐到床邊,讓繼母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扶正我的陰睫對準小穴後坐了下去,雙手纏繞在我的後腦勺,並讓兩個大奶緊夾著我的臉部摩擦著,我雙手也緊緊抓住她的細腰,將繼母的身體直上直下的讓陰道能垂直抽、插著我的陰睫。

「啊啊……喲……爽爽……爽死我了……喲……喲……這樣……好……好爽喲……啊……啊啊……啊……喔喔喔……仁……我愛死你了……你……你真強壯……啊……啊……這……這樣好……很好……啊啊……啊……」

繼母急扭動全身,享受做著干的樂趣,不時的發出淫叫聲,聲聲悅耳。

繼母的雙手緊抱著我的頭,壓在她的胸前,兩顆奶子正左、右、左、右的拍打著我的臉頰,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陰道正持續「噗滋!噗滋!」的吸入、吐出我的陰睫,我的頭則左右左右的搖動,用舌頭舔著繼母胸前那兩顆一直搖晃的大乳房,我的嘴中也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讓整個房間充滿了淫的氣息,更充滿的有如交響樂般,你一聲、我一聲的發出了愛的呼喚聲,讓我們兩人互相干的渾然忘我。

手有點酸了,于是我抱著繼母的腰站了起來,而繼母的雙手及雙腿隨著我站起,分別抱緊了我的脖子及夾緊了我的腰部,身體向後蕩著,讓她的陰道以45度角插著,這也讓我比較好抽、插,我們將姿勢擺好後,我臀部一挺、一縮間,又將繼母送到另一高潮了。

繼母的頭及烏黑的秀發,正隨著我下身的突擊,上身受到憾動而亂擺著,我緊咬著牙,努力的干著她,讓她欲仙欲死地好不快活,看到她的嘴角已不自主的流著口水,兩眼翻白起來,嘴邊還持續的發出高潮的淫叫聲︰「啊……啊……啊啊……啊……愛人……啊……好……好強……好厲害……喲……喲……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快了……快泄……高……潮了……哦哦喔喔……」

繼母的淫叫聲也憾動著我,我也不禁說著︰「哦……哦……淑……文淑……我……我……干……干……愛……你……哦……老……婆……好……好……老婆……哦……哦哦……呼呼……我……我……也要……要泄……了……啊……哦哦……呼……呼……呼……喔喔……喔……」

這時,我們兩人同時泄了,一股灼熱的精液直沖向繼母的子宮中,而淫水則順著我的陰睫流出,我抱著繼母「踫」的一聲,一起倒在床上,我的陰睫還在她的陰道並沒有拔出來,而繼母仍緊緊抱著及夾著我的身體,整頭縮在我的胸部里一動不動的,我們正靜享受著彼此高潮後的快感、刺激感。

良久,我們倆人對視了一眼,才分開彼此的身體,我看著繼母那美麗動人的肉體,想不到繼母的第一次就那麼給了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既後悔及興奮的情緒,抬起頭向繼母說道︰「媽……文淑……你……你還好吧?會……不會很痛呢?」

「還……還好痛……但……是你……我就不會……那麼感到……痛了……」繼母也含羞說著。

「淑……爸……他呢?……他會怎麼樣呢?他的感覺……」我還是認為爸爸這樣做,真的很不智才這樣問道。

「仁……不要管你爸了……他因為被你吵得沒……沒辦法了,他才……他才……他……他沒有真正的跟我結……婚……他……他也沒跟我睡在一起……他都睡在床下的……他什麼也沒有跟我做……讓我……讓我……仁……你忘記了嗎……那天結婚時,沒有請半個親戚朋友啊!也沒有辦理登記……一切……一切都是假的……你爸他的用意是……幫你……幫你找個老婆……是要我們兩人……等你大一點時,再讓我們……我們結婚……這……這當我看到你後……我才願意的……才答應你……你爸的……所以我跟你爸才……才……」繼母怕我不高興,說到一半後就低頭不語了。

「啊……媽……不……文淑……是……是真的嗎?我……我還無法接受……接受事實……爸他竟……竟然沒有跟你結婚……哦!天啊……那麼爸他……爸他……喲!可憐的爸……為什麼會是這樣呢?他……他不打算再……再結婚嗎?」

說著說著,我忍不住的流出淚來。

「嗯……」繼母響應了我一聲,接著她忽然抬起頭凝視著我說道,「你爸說……說他這一輩子愛你媽一個人……他不想再結婚……他的心中放得下你媽一個人而已……他說他想要抱……抱抱孫子……讓他……讓他能安享快樂的晚年……才千辛萬苦的找……找到我幫他完成心願……我……我也勸過他……他還是不改初衷……」

「媽……淑……不要再說了……我全都知道了……我知道爸爸的苦心了……媽……我對不起爸爸……也對……對不起你……你們的苦心,兒子以後會好好的……好……好回報你們的……真……的……」

「沒……沒關系……你爸爸一點也不怪你……他真的很照顧你……連你的將來……他都一手包辦好要……交給你來繼承……所以……所以你不要讓你爸爸失望才好……至于我……仁……你沒什麼好對不起的……是……是我自己要這樣的……不能怪誰……嗚……仁……」

繼母說著說著,不由得已撲到我的懷中哭泣著。

我手輕撫摸著繼母的秀發,輕聲的說道︰「文淑,我的心情好很多了,從前的事不要再提了……一切的一切都是爸爸一個人在幕後推動的,誰也不能怪誰,自從母親早逝後,爸的心態有很大的轉變,連我也不能看透他的心,一切也都是因為我……我是一個獨子……所以爸爸才會這樣做的……現在……我心中再也不會怨任何人的,文淑……」

我輕托著繼母那秀麗的臉蛋,吻了一下光滑的額頭,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她說道︰「你……你願意……嫁……給……我……嗎?」

「……嗯……嗯……」無言的對視,又讓繼母的眼眶流出濕熱的淚水,不知所措的搖搖頭又頭頭。

「淑……我要你親口說出……你願意……嫁……給……我……」我又堅定的說,眼楮里迸發出渴望的火焰。

「……我……我願……意……我願意嫁給你……」說完後,馬上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繼母最後的一句話,終于讓我听清楚了,我不禁狂吻著她,吻著她的身體各部份,又抱著她跳了起來,讓她不知所措的始終不敢看我一眼,是隨著我的呼喊狂笑而流下大量的淚水,代表著她心中的喜悅也不下于我。

一切的煩惱痛苦也隨風而逝,我又跟文淑兩人大戰了一番,才又一起到浴室清理淫穢的身子,兩人又不禁在浴室搞了起來。這一天仿似撥雲見日般,讓我們的心徹底受到解放,共同狂歡了一夜。

事後,我們等到爸爸回來,我親自跟他說明了一切經過,爸爸當下也激動不已,直抱著我們二人一直說︰「好……好……好……」

我知道爸爸的苦心已有了成果,接下來便是我的回報了。

過沒多久,爸爸幫我與文淑兩人舉行了場面隆重盛大的結婚典禮,隔天我便和她去辦理登記注冊,我們兩人便成為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說起來還真奇怪,我們兩人竟同時愛上從前那種令人覺得變態的舉動,我還是會每天拿起妻子換下的內褲手淫、偷看她洗澡、在房間手淫;而她也是一樣,是又愛上了偷看我躲在房間、浴室手淫的模樣,她也會在門外手淫著。隨後我們才在一起做著愛,無論是在房間、浴室,甚至在廚房、客廳……任何地方我們都嘗試的做過,這讓我們覺得更加的新鮮、刺激呢!

而爸爸也很配合,比較以前都更晚才回家,讓我們有更寬裕的時間相處在一起,狂歡在一起。

一年之後,文淑正式的產下了一對雙胞胎,兩個可愛的小男生,讓爸爸笑得合不攏嘴呢!

而我呢?我還在修習學業,等我大學一畢業後,才會正式到爸爸的公司里實習。現在的我還真慶幸當初沒有交女朋友呢!要不然,我也娶不到那麼好的老婆──文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