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國時期,有一個傻小子,人長得是身材魁梧,高大健美,就是不懂得男女之間的事情。他家里條件還很好,竟然給她娶了一個很漂亮的媳婦,可他就是不知道和媳婦同房,可把這個小媳婦給急壞了,她就和這個傻小子的嫂子商量,嫂子給她出了一個主意。

于是小媳婦就把傻子最愛吃的點心給鎖了起來,傻子管他要,她就說,必須到晚上才能吃,白天不行。

到了晚上,那傻子又管她要吃的,媳婦說︰你必須脫光了衣服到我的被窩里來,我就給你吃,傻子照辦了,脫光了衣服鑽到了媳婦的被窩里,媳婦給了他一些點心,媳婦早已經把自己的內衣內褲全脫光了。

媳婦把傻子緊緊的摟住了,可傻子還是沒有反應,她就開始擺弄傻子的雞巴,不多久,那傻子的雞巴就硬了。這時候傻子的點心吃沒了,又向媳婦要,媳婦說︰你必須爬到我身上來,我才能給你,傻子很听話的爬到了媳婦的身上,媳婦又給了他一點吃的。

這個小媳婦從開始懂得男女之間的事情起,就一直盼望能有一個男人來干自己。多少回夢見有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她焦急的等待那個男人把雞巴插到自己的身體里了,可無論如何也插不進來。她醒了,自己的身子下邊濕漉漉的一片。

現在真的就有一個男人壓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早已經受不了了,洞穴里邊早已經流水了。她劈開了兩腿,然後告訴傻子說,你把屁股抬起來點,要不我就不給你東西吃了,傻子很听話,就把屁股翹了起來。

小媳婦就把傻子那個硬硬的東西對準了自己的小穴,她又對傻子說,你把屁股放下來吧,傻子早已經厥累了,猛地把屁股放下來,著實的爬在媳婦的身上,他感覺自己身下的這個肉棍子一下子插到了媳婦的肚皮里邊,好像是把媳婦的肚皮插了一個窟窿,窟窿里邊很熱,很濕,很緊,把自己的那個東西緊緊的給箍住了。

他急忙嗖地一下把自己的東西拔了出來,光著身子就跑到了哥哥的屋子里,哥哥經常出差不在家,只有嫂子一個人,他就驚惶的對嫂子說︰“可不好了,我把我媳婦的肚皮插了一個窟窿,你看我這肉棍子上都沾滿了血。

傻子的聲音有些哭啼了︰你說咋辦那嫂子,我是不是把她插死了……“

嫂子笑著說︰實話告訴你吧,我們女人身下都有一個窟窿,就是讓男人來插的,而且我們都願意讓男人來插,這對于女人來說是很舒服的。

傻子說︰我才不信呢,你有嗎,拿出來讓我看看。

嫂子遲疑了一會兒,突然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

傻子看到嫂子脫下來褲子,露出了那個地方,他先是一驚,然後伸手摸了摸說,還真和我媳婦的一樣。

他又問︰你這里邊也是一個窟窿嗎?嫂子說︰是的,不信你把手指頭插進來一個。

傻子就把一個手指頭伸了進去。

嫂子說︰你再伸進來一個也沒有問題。

傻子就又伸進去一個,還來回動了一下,嫂子身子一陣哆嗦,她有些來情了,還呻吟了幾聲

在那個年代,女人都是很少出門的,除了自己的丈夫,幾乎就不接觸別的男人。

再說她的丈夫是一個身材矮小,面容枯瘦的小男人,雖然性欲也很強烈,可總不如小叔子這樣魁梧英俊,人高馬大,她真想體味一下這個傻男人是一番什麼味道。

傻子問︰我這個東西也能插到你這里邊嗎?

嫂子說︰能的,不信你就插插試試看。

嫂子用個濕毛巾把傻子的雞巴給擦干淨了。

讓她這一弄,傻子的那個東西很快就又硬了起來。

嫂子把自己所有的衣褲都脫光了,躺在了炕上,分開兩腿,扒開自己的陰唇說︰你看看,就是這個窟窿,是不是和你媳婦的一樣啊,來把,上來插一插就知道了。

傻子很快的就爬到了嫂子身上,把那個東西狠狠地插了進去,嫂子啊了一聲,身子往上一挺,就把傻子的屁股抱緊了。傻子突然感覺很舒服,他說道︰嫂子,我感覺不錯,挺舒服的,往下還怎麼辦?

嫂子說︰你把屁股上下來回動,讓你這個東西在我這里來回抽插,只要不拔出來就行。

傻子照樣辦了,他一邊抽插,一邊說︰好,好,太好,太好了,很好玩的呢。

嫂子說︰你的體力比你哥哥好,你就快點動。

傻子開始加快了速度,而且越來越快。

嫂子開始呻吟了,身子也開始扭動,傻子感覺更舒服了。

嫂子說︰你就用力干吧,有多大力氣使多大力氣。

傻子說︰不能把你給壓壞了嗎?

嫂子說︰沒有事的,女人生來就是讓男人壓的,越沈越好,你哥哥就是太輕了,我感覺不舒服。

傻子開始用上了全身的力氣,一下一下的干著嫂子,就連那土炕都發出來咕咚咕咚的響聲

他把嫂子給干的直吭哧,她不停的呵呵的叫著,傻子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從沒有過的刺激,他瘋狂起來,那種瘋狂,是正常男人所不具備的,嫂子這回才算真正的享受到了猛男的刺激,她不停的蠕動,不停的喊叫,體驗到了從沒有過的舒服。

傻子突然感覺身子一震麻木,那是一種他從沒有體味過的感覺,這感覺比吃什麼東西都香甜,都舒服,這舒服的感覺隨著他在嫂子身上的沖擊而越來越強烈了。他突然大聲喊了起來︰啊啊,嫂子,我這是怎麼了,怎麼了,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嫂子說︰那就往我這里尿吧。

傻子說︰我不行了,嫂子,就是不讓我尿我也的尿了。

他身子一陣抽搐,大喊一聲,就緊緊摟住嫂子不動了,感覺有很多的東西射到了嫂子的身體里,嫂子也緊緊的抱住了他的屁股。

就這樣,兩個人靜靜的停了好一會,傻子才翻身倒在了一邊說到︰尿尿那會兒真好受,太好受了,我的媽呀,好死了,比什麼都好,你們這個東西叫什麼名字?

嫂子說︰我們這個東西叫逼。

傻子說︰好吃,好吃,比什麼東西都好吃。

嫂子說︰這不是吃的,是操的,不能說是吃逼,應該說是操逼。

傻子看了看自己那個濕漉漉的東西,奇怪的問︰嫂子你這里怎麼沒有出血啊?

嫂子說︰女人第一回都要出血的,但不是很多,就一點點,往後就再也不會出了。

沒有多久,傻子的那個東西又硬了起來,就對嫂子說︰我還要操逼。

嫂子說︰可千萬不能讓你哥哥知道,我這個逼是屬于他的,是不許別人操的,要是讓他知道我這個逼給別人操了他會殺了我們兩個的,必須他不在家里的時候,你才能偷偷的操。

傻子說︰我知道了。

他就又壓倒了嫂子的身上,很熟練的把自己那個東西插到了嫂子的逼里。

他感覺這插入的一瞬間也是非常舒服的,感覺是嗖的一下,感覺嫂子的身子一動,感覺嫂子的屁股往上一挺。他感覺是把自己這一根肉棍子都插到了嫂子的身體里,他知道這就是操逼了,操逼真好。

他瘋狂的操了起來,她更愛听嫂子那呻吟的聲音。就在他身子往下壓的那一瞬間,他的嘴和嫂子的嘴踫到了一起,他感覺到和嫂子嘴唇相踫的那一瞬間也很舒服,就把自己的嘴緊緊地貼了上去,嫂子摟住他的脖子,和他接吻了。

他現在才發現,男女兩個人操逼的時候是兩個焦點,一個是自己的肉棍子插在嫂子的逼里,另一個是自己的嘴和嫂子的嘴緊緊地擠在一起,嫂子還把舌頭伸進他的嘴里,他更興奮了。

他又在嫂子的逼里尿了一次,他感覺自己是欲生欲死,快樂如仙。

嫂子發現傻子有些困了,就說︰趕快回你媳婦屋里去吧。

傻子回到媳婦那里很快就睡了。

早上,他很快就醒了,發現自己是在媳婦的被窩里,他仔細的摸索著媳婦身體的各個部位,感覺和嫂子的差不多,不過媳婦胸前那兩個饅頭要比嫂子的高,比嫂子的硬,媳婦的肚皮要比嫂子的光滑,也不像嫂子那樣軟。

這時候媳婦已經醒了,她靜靜等著傻子,看他下邊會如何動作。傻子把手指伸進了媳婦的逼里,感覺比嫂子的緊多了,不像嫂子那樣松軟。

他現在才發現自己是有感覺了,開始想和媳婦操逼了,他操了嫂子的逼兩次,感覺很舒服,可媳婦的逼是什麼感覺呢,他全忘了,因為當時就是一陣驚慌。

他記得嫂子告訴她說,媳婦的逼就是屬于他的,他可以隨便操。

他大膽的爬到了媳婦的身上,她發現媳婦和嫂子動作一樣,很自然的就把兩腿分開了。傻子就把自己的那個硬硬的東西插了進去,媳婦啊了一聲,也像嫂子一樣,把屁股往上一挺。

他發現媳婦的逼很緊,第一次根本沒有插到底,他繼續用力往里插,媳婦說,太痛了。你往外拔一點,別全拔出來,然後再往里插。

他照辦了,很快就插了進去,他發現爬在媳婦身上,比嫂子身上還舒服,嫂子身上是軟乎乎的,媳婦的身上有些硬度,可這硬度感覺更舒服,和吃東西相比,還是自己媳婦好吃。

但媳婦也有不如嫂子的地方,比如嫂子那扭動的身體,那不停的呻吟,那瘋狂的叫喊。總結一下,媳婦比嫂子漂亮,比嫂子身體感覺好,可不如嫂子會動會叫。

他摟著媳婦那嬌嫩的身體,想著嫂子那放浪的呻吟,他終于在媳婦的逼里也尿了一次,他發現自己往媳婦逼里尿尿那一瞬間,媳婦也動了,也呻吟了,也喊叫了,甚至比嫂子還有味道。

傻子嘗到了甜頭,開始天天糾纏著媳婦要操逼,媳婦總是很順從的讓他操。

媳婦來例假了,她記得媽媽告訴她說來例假是不能讓男人干的,他知道傻子是不能控制的,她只好回娘家了。

到了晚上,傻子一個人,翻過來掉過去,根本就睡不著,他發現自己現在要是離開那個逼就活不了,他爬起來就去找嫂子,她急急忙忙的推開嫂子的房門。

他發現哥哥正趴在嫂子的身上,不停的喘著氣,呼哧呼哧的,嫂子還是那樣的呻吟著,哥哥抬頭看了看傻子,他知道傻子在這方面沒有感覺,就沒有理會他,繼續在嫂子的身上抽插著,他把自己的弟弟當作是進來一只狗。

嫂子發現了傻子,仿佛受了刺激,動作更瘋狂了,叫喊聲更大了。

哥哥大喊了一聲,爬在嫂子身上不動了,傻子知道哥哥是往嫂子的逼里尿尿了,他實在受不了了,突然跪在了哥哥面前說︰哥哥,求你了,讓我也操一下嫂子吧,等我媳婦回來,我也讓你操她。

哥哥萬沒想到傻子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驚呆了。

嫂子提醒哥哥說,你沒听明白嗎,傻子說現在想要操我,等他媳婦回來讓你隨便操。

其實哥哥早就垂涎自己的兄弟媳婦了,但自己作為哥哥必須要控制的,現在弟弟自己找上門來,他當然求之不得,就急忙說到︰弟弟你說話算數?

傻子說︰算數,一定算數。

哥哥說,那你就上來吧。

嫂子吃驚的望著哥哥說︰你讓我們兩個當你的面干啊?

哥哥說,就當面來吧,人生就是這麼回事,今天活明天就不知道怎麼樣呢,我也想看洋戲,就看看別人是怎麼干我媳婦的。

嫂子說︰那就來吧傻子。

傻子可不害羞,他那個東西早就硬了,他躥到炕上,就壓到了嫂子身上。

嫂子很配合的分開了雙腿,他就對準嫂子的小穴插了進去,嫂子啊了一聲,下意識地摟住了他,他開著猛烈的抽插,那瘋狂,那迅猛,讓嫂子銷魂,讓哥哥吃驚。

哥哥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一對男女在他的面前做這種事情,他發現弟弟比自己還猛,他知道老婆在弟弟身下,享受著弟弟那比自己大一號的雞巴,一定非常的幸福,他多少也有點不舒服。

但是當他想到兄弟媳婦回來後自己也可以嘗嘗鮮的時候,他感覺也很舒服,也很痛快了。但現在眼前就一個女人,還壓在弟弟的身下,他們進入了瘋狂的狀態,弟弟喊叫著,老婆呻吟著,那是一種特殊的刺激,當老婆和弟弟雙雙進入高潮時,哥哥已經是實在受不了了,那雞巴硬的要爆炸了。

弟弟剛剛從老婆的身上下來,他就瘋狂的壓了上去,把自己的那個雞巴狠狠地插了進去,弟弟的精液還在往外躺,他感覺老婆的逼里黏糊糊的,但是更滑了,他抽插了幾十下就一瀉如注了。

他也沒有想到,就這一陣子瘋狂的抽插,讓弟弟看在了眼里,弟弟很快又硬了。哥哥剛剛下了,他又撲了上去。

嫂子的陰道似乎被哥兩個的精子給裝滿了,不停的往外流淌,炕上的褥子已經濕了一片了,嫂子似乎感覺到了屁股下面的潮濕,不停的動著屁股。

傻子看嫂子的屁股不停的動,他更來勁兒了,他不停的抽插,那黏糊糊的東西被他的雞巴不斷的從嫂子的陰道里帶了出來,嫂子的陰道還有她自己的浪水,讓傻子這一干,發出來呱唧呱唧的響聲,傻子終于又在嫂子的逼里尿了一回,最後倒在了一邊。

嫂子看看自己身邊躺著兩個男人,感覺自己很幸福。

哥哥在盤算著如何干自己的兄弟媳婦……

小媳婦的例假結束了,很快就回來了。

弟弟瘋狂的撲了上去把媳婦給扒了個精光,他本想自己先干一次,再去找哥哥,誰知道哥哥早就在觀察弟媳的動向了。傻子剛把媳婦扒光,剛剛在乳房和陰部摸了幾下,哥哥就進來了。

小媳婦慌忙的躲到了炕的角落里,把衣服擋在了兩腿中間,傻子只好向她說明了一切。

她很無奈,哭著點了點頭,總算是答應了。

哥兩個把她遮羞的衣服扯了下來扔到了一邊,都上去摸她,她只好閉上了眼楮。

傻子摸乳房,哥哥摸陰部,弟弟來摸陰部,哥哥又來舔她的乳房,當她睜開眼楮時發現這哥兩個都已經脫光了,他們的雞巴都硬硬的挺挺的了。

感覺是哥哥自己先脫光的,他搶先一下子就把小媳婦抱在了懷里,摸她的陰部,親她的嘴。

弟弟喊著說︰哥哥,咱們兩個要單雙吧,誰贏了誰先操。

哥哥說︰還是讓我先操吧,反正你已經干過了,我還一次沒有干呢,你去我屋里干你嫂子吧。

哥哥說著把弟媳按到了炕上就插了進去,然後就開始不停的抽插,嘴里還搗鼓著說︰你看這啥感覺,你看著啥感覺,真好,真好,太好了。

小媳婦也開始呻吟起來。

傻子受不了了,他真想把哥哥推下去,他感覺如果現在要是有個老母豬,自己也會把她插一下的。

就在這時,嫂子來了,他瘋狂的撲了過去,扒光的嫂子的衣服把她抱到了炕上,嫂子也非常的機靈,很快分開了雙腿,傻子握緊雞巴,對準嫂子的小穴就插了進去。

他一邊猛烈的抽插,一邊說︰你干我媳婦,我干你媳婦,看誰能干,看誰干得時間長。哥兩個真的就比賽了,兩個媳婦似乎也在比賽,不停的呻吟,不停的叫喊,不停的蠕動,屋子里充滿了淫蕩的聲音。

到是哥哥先泄了,弟弟還在呼哧呼哧的干著。

傻子干著干著,發現自己的媳婦在望著自己,他知道哥哥的體力不行,自己的媳婦是沒有享受夠。想到這里,他就把雞巴從嫂子的逼里拔了出來,趴到自己媳婦身上猛地插了進去,小媳婦緊緊你的摟著他,拼命的吻著他,他感覺還是自己的媳婦干著舒服,就瘋狂起來。

傻子在叫喊著,小媳婦在呻吟著,哥哥和嫂子很無奈的看著他們,都露出了羨慕的眼光。

弟弟終于射精了。哥哥迫不及待地壓了上去,把雞巴插到了弟媳的逼里。

嫂子瘋狂的摟住了傻子,竟然用嘴含住了傻子的雞巴,傻子愣住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在舅媽家寄宿的日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