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A市,夜已深,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地下室正燈火通明。

「說不說?!」

「哼!」

在房間的正中央,有一張床,又或是說一架精密的儀器更為確切,一個美貌的年輕女子平躺著雙手朝上伸開被固定在「床」上,雙腳也被箍住。不光如此,全身赤裸的她,雙乳被兩個金屬罩罩住,陰部同樣被一層設備覆蓋,特別是半個腦袋被鐵盔罩住,這些器械上連著密密麻麻的導線,和床下的儀器接合起來,這副狀況叫人看著覺得詭異。

床邊站著三個黑衣人,其中兩男一女。「再不說,老子不客氣了!!」一個容貌粗的男子喝道。

「休想!!」床上的女子堅決的回答。

「梅小姐可要想清楚了,水姐的設備可不是鬧著玩的哦。」另一個長相較文雅的男子有點戲的說,然後瞥了瞥站在旁邊的女子。

這男子旁邊的女子長相極其秀美,鼻臣上架著副無框眼鏡,使她透出相當高雅的氣質,面上沒有一絲表情,讓人覺得有些冷傲。這時女子發話了︰「霍銅,一級。」

容貌粗的男子點了點頭,按下床邊的一個開關,相貌文雅的男子不禁搖了搖頭。只見床上的女子一陣抽搐,表情痛苦到極點,卻一聲不吭。被稱作是水組長的女子又發話︰「停。」接著說︰「梅小姐夠堅強,不過我勸你不要做無謂抵抗,這套設備是專門從總部運來的,它會用電流刺激你最敏感的部位,剛才只是一級而已。」

床上的女子大口喘著氣道︰「你們這群沒有人性的混蛋,不要妄想了!」

「二級!」水冰道。

「啊!」梅小姐的身體劇烈的抖動起來,要不是被固定住了,肯定會跌下床去,電流刺激著她的乳頭,陰蒂,陰唇等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使她忍不住叫了出來,「我、說、停!停!」

霍銅道︰「這又何必呢,早說哪用受這苦?」

「你怎確定她說的是真的?」霍銅身邊的男子問。

「她頭部的儀器可以接受她的腦電波,相當於測謊儀。」水冰淡淡的說。

「呵呵,有水姐在,真是進展神速啊。」相貌文雅的男子笑著說。

霍銅瞪了他一眼說︰「你韓羽怎能跟水組長比,你他媽的除了打槍還會干嘛?」

旁邊的水冰一言不發,走到床邊,按下開關,「啊!」床上的女人發出比剛才更淒厲的慘叫,掙扎了幾下就不動了。霍銅看的目瞪口呆,水冰冷冷道︰「她已經沒用了!」

霍銅暗忖,這女人好狠。韓羽看看霍銅,對他擺擺手,然後對水冰說︰「水組長,這件事情已了,我們先回去了?」水冰點了點頭。

走出地下室,霍銅對韓羽說︰「想不到這女的比我還狠!」

韓羽搖了搖頭說︰「我看是水小姐不想見到那女的被淫辱吧,我以前听過她的傳言,好像她不喜歡那些強暴的鏡頭,搞不好她是受脅迫才加入組織的吧。」

「你小子什時候開始喜歡探听這些東西了?」霍銅道。

「呵呵,不說這些了,今晚去西區尋樂子。」韓羽道。

「最近還是小心些,听說國際方面下來人了。」霍銅神情有些謹慎。韓羽笑著擺了擺手。

市公安局,刑偵處辦公室,會議正在舉行著,只听一個中年警官發話︰「關於這些案子,我想已經不是一些簡單的綁架案,而是有組織有預謀的犯罪,近幾年時有年輕女子失蹤,我早就有所懷疑,想不到竟是國際性犯罪,這位是嚴清蕙小姐,國際刑警組織派來我市協助調查的代表。」說著手指向旁邊一個面貌極其清秀,英氣逼人的年輕女子,接著對她說,「嚴小姐,歡迎!」

說著與會人員鼓起掌來,嚴清蕙笑著說︰「李處長客氣了,這的情況畢竟是你們比較解,以後還要請大家多多關照。」

刑偵處處長李景然,憑借其高超手段破了不少要案,以40不到的年紀當上A市刑偵處長,為不少同行所羨慕。李景然笑著說︰「這樣吧,請嚴小姐先把國際方面的情報談一下。」

談到工作,嚴清蕙馬上嚴肅起來,緩緩道︰「今年來,國際上冒出一個叫做黑鵲的組織,專門擄掠漂亮年輕的女性,並培養成女奴,賣給一些富豪,有少許資質好的也有被培養成殺手,從事刺殺活動……」

A市西區,紫金花園別墅區。

少女躺在浴池,享受著溫熱浸泡,不自覺的閉上了眼楮,心想父母最近外出,自己在家可以隨心所欲真是幸福啊。

剛沐浴過的少女,只披著件白色的浴巾,露出雪白的肩膀,潔白光滑的胸脯在燈光照耀下,發出誘人的光澤。少女撫著濕漉漉的頭,打開浴室的門,突然一片黑布出現在眼前,一陣怪異的氣味傳來。「啊!」少女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栽倒下去。

少女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燈光昏暗的房間那,四肢被固定在床上,床邊站著個黑衣男子,正在自言自語︰「嗯,跟姓梅的差不多了,能達到剛剛的效果了。」

少女驚恐的問︰「你是誰,我在哪……」

黑衣男子正是韓羽,韓羽乖戾的笑道︰「我是城市獵人,小美人你現在是我的獵物,現在到了享用獵物的時候了,嘿嘿。」

「什?不要,快放開我。」少女掙扎著。

「好氣味,嗯,不錯。」韓羽猥瑣的笑道,手拿著一條白色的小內褲,放在鼻子上嗅著。

「啊,不要!」少女看到韓羽正拿著自己白天穿過的內褲,還把鼻子放在曾緊貼自己最羞人之處的部位,少女的臉唰的紅了。

韓羽一手拿著內褲,一手捉住少女較小的乳房。少女的乳房非常柔嫩,抓在手柔滑異常,韓羽俯下身去,餃住另一乳頭,用力的吮吸著。少女美麗的大眼楮潮濕了,忍不住抽泣起來。「為什會這樣?」少女哭著問。

「要怪就怪姓水的吧。」韓羽恨恨的說,剛才在審訊的時候,韓羽內心遠不如外表冷靜,他早就想上那個姓梅的女子,因為那是他抓住的臥底,之所以沒動她,是因為水冰要親自審訊她,好不容易審訊結束,水冰果然殺掉了她。韓羽一直克制著自己的旁望,最終還沒能得到發磐,所以今晚才捉一個少女回來髓欲。

韓羽不顧少女的掙扎,在少女的胸腹上舔舐著。少女的陰戶很飽滿,但毛很淡,只見淡淡的毛間一條小縫隙微微張翕著,內中情形若隱若現。

韓羽兩根手指分開陰唇,仔細觀察起來。少女感覺到最敏感的部位失守,身體抖動了一下,開始哀求,「求求你,放過我吧。」

韓羽也不理她,用舌尖舔弄著少女的陰蒂。少女只覺得一陣癢癢的感覺從下體傳了上來,忍不住嬌呼了一聲。韓羽更把把頭埋在少女雙腿間,整個嘴堵上少女的陰部,用力的舔著,吮吸著,少女急促的喘息著,感覺下身不斷傳來陣陣麻意。韓羽站了起來,脫下褲子,露出胯下巨物,少女知道馬上要發生什,眼中充滿懼意,大叫︰「不要,放過我吧,不要……」

韓羽毫不猶豫,將胯下分身插入少女羞處。韓羽悶哼一聲。整個身子伏在少女身上,抽動起來。少女隨著他的進入發出一聲慘烈尖叫,然而韓羽根本不去理會,瘋狂的抽插著,毫不留情,每次都深深的進入,少女只能發出痛苦的呻吟。

瘋狂的獸行持續了近30分,韓羽感覺下身一陣酥麻,不想再忍,「喝」韓羽低喝一聲,精液噴射了出來,完全射入少女子宮內部。少女只覺得一股股熱流燙灼著自己的身體,暈了過去。

韓羽長呼口氣,起身看著躺著的少女,嬌嫩的陰部略微紅腫,還有少量的淡紅色液體從陰道口流出,心著實快慰。

走出房間,韓羽正考慮如何善後,突然電話鈴響了起來。

「喂,阿羽,是我。」

「啊,大姐是你啊,哈哈,這晚還沒睡啊。」

「想你呀,怎最近都不來找我?」

「最近忙啊……」

話還沒說完,那邊女人就嚷了︰「今晚你必須過來陪我,不然那件事……」

「好好,我算怕了你了,我馬上過去。」

電話那頭的女的叫蕭筠,30多歲,跟韓羽同屬於一個組織。這個中年女人正處在如狼似虎的年齡,一直纏著韓羽,以前韓羽曾欠了她一個人情,所以還不能不答應她。

剛進門,未待韓羽反應,蕭筠便抱住韓羽吻了起來,面對香玉滿懷,韓羽並沒有多大望,一是剛發遣,二來他本就不喜歡這個女人,他喜歡的是那種不馴服的,對這種風騷女子,他向來不喜歡。

蕭筠感覺抱著的男人似乎沒什動靜,於是蹲了下來,拉開韓羽的褲鏈說︰「是不是剛玩過哪家的姑娘?讓我驗驗彈藥。」

韓羽笑著說︰「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不就知道了。」

蕭筠笑了,說︰「面坐,我們先聊聊。」

兩個人走到客廳沙發邊坐下,蕭筠故意坐在韓羽旁邊,將手伸入韓羽的褲中,隔著內褲撫摸著,「最近忙什?」蕭筠問,兩個人雖然是同個組織,但不同的部門互相是不解具體情況的。

「最近組織好像出了叛徒,正在清理。」

「是嗎,那你豈不是……」蕭筠別有意味的看著他,她覺得一邊聊天一邊摸著韓羽的器官,有種把這個有個性的男人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覺一樣。

「雖然事情是這樣,但我不會背叛組織。」

「跟我還說什廢話。」說著,她把手伸進韓羽的內褲一下抓住了韓羽的陰睫,愛撫著。

「大姐,我的事你又不是不清楚,不說這個了,你最近忙什?」

「沒什,組織新進了幾個女的,要調教,真無聊。」說著又抓住韓羽的陰囊,把玩著,「好大的兩顆丸子啊。」

「大姐,我想問你件事情。」

「說啊。」

「你沒考慮找個人嫁了……」

蕭筠一邊听他說,一邊握住他的陰囊,並把包皮褪下,另一手將他的陰睫從內褲中拿了出來,使韓羽的器官暴露在空氣中。

蕭筠一邊欣賞著韓羽的裸露的龜頭,一邊媚笑說︰「阿羽,你在開玩笑嗎?我這年紀哪還嫁得出去啊,再說我身在組織,有這打算又能怎樣?喝,真是好東西啊!」說著蕭筠俯下身去吻了韓羽的龜頭一下,韓羽只盯著電視屏幕,沒有回話。

蕭筠看到愛撫了這久韓羽的陰睫仍然沒完全勃起,就張開嘴將韓羽的龜頭含在口中,吮吸著,舌尖不時的舔著龜頭的溝冠部位,還用舌頭繞著龜頭的下邊緣來回運動,韓羽正想著蕭筠的話,漸漸覺得龜頭有種麻酥的感覺,他盡力的忍耐著,然而陰睫還是不自覺的慢慢勃起。

韓羽只感到陰睫好像被包圍在一個溫泉中,無比舒坦。

「喝!」韓羽終於忍耐不住,陰睫一顫,完全勃起。

蕭筠吐出韓羽的龜頭,只見雄起的陽具前端沾滿唾液,在燈光下閃閃發亮,握住滾燙的陰睫,蕭筠笑著嘆道︰「好大,好燙,阿羽真有男性雄風啊。」

蕭筠邊說,邊套弄著韓羽的分身巨物,「來吧,阿羽!」

韓羽脫下自己的褲子,掀開蕭筠的裙子,其實蕭筠還是有幾分姿色的,韓羽要說一點動沒有那是騙人,將蕭筠的內褲粗暴的扒下,然後將她狠狠扔到沙發上。對這粗魯的做法,蕭筠非但不生氣反而還很高興,「阿羽快來,快!」韓羽二話不說,將蕭筠秀美的雙腿扛了起來,端住蕭筠的腰,抽插起來。

蕭筠也十分瘋狂的配合著韓羽,雙手箍住韓羽的臀部,發出陣陣浪叫。過了十分,蕭筠說要換個姿勢,讓韓羽坐在沙發上,她坐到韓羽胯部上下活動著,這種姿勢讓蕭筠覺得自己完全征服了這個男人。

過了會,蕭筠又要韓羽躺下,自己蹲在沙發上,肛門對其屎羽的陰睫坐了下去,跟著是劇烈上下的活動,韓羽甚至覺得她要把自己的陰睫插到她胃。蕭筠感覺越來越快慰,終於達到了高潮,一屁股坐在韓羽胯上,雙手緊緊握住韓羽的手,大量淫水從陰道流出,順著韓羽的陰睫流了下來。

稍作休息後,蕭筠將韓羽的陰睫納入自己的陰道,再次上下動了起來,這種姿勢讓韓羽十分享受,他漸漸感覺自己快把持不住了,突然,蕭筠一個翻身蹲到地上,手握住韓羽的陰睫,瘋狂的套弄起來,使包皮發出這響聲,韓羽在這劇烈的套弄下,強忍著動。

蕭筠笑著說︰「這次我要親眼看你的噴射。」說著把嘴龜頭放進嘴吸著,手上速度以更快的速度套弄,韓羽只覺得陰睫一陣發麻,忙用力挺住,蕭筠感覺嘴的龜頭膨脹著,估計韓羽已經把持不住了,便放慢了速度,並把龜頭吐出,韓羽感覺自己的忍耐已經達到極限了。

蕭筠看著韓羽拚命忍住的樣子笑道︰「這次不到40分啊,阿羽怎不濟了。」韓羽用力憋住快意,沒有力去回答她的話,蕭筠這時候突然放開手,只見韓羽的陰睫一陣抖動,蕭筠仔細觀察著,結果什也沒發生,只覺得韓羽的龜頭比剛才更大了,而且發紫,估計是強行忍耐動的結果,蕭筠輕輕按摩著韓羽的丸,韓羽只覺得剛要退去的動又回來了。

蕭筠似乎不想讓韓羽射出,停止了按摩,韓羽的陰睫尤自抖動著,蕭筠憐惜的說︰「阿羽忍耐力好強啊,龜頭已經漲得發紫了,快要射精的時候還能憋這久。」說著,用衛生紙擦拭著韓羽胯下的汗珠。

蕭筠再次把韓羽的龜頭放在嘴吸吮,然後緊緊握住韓羽的陰睫,只覺掌中巨物似乎在抖動著,出來了嗎,蕭筠想,只覺得嘴有點淡淡的咸味。蕭筠吐出陰睫,用力一握,只見龜頭的縫隙中有一絲乳白色液體滲出。韓羽由於忍耐噴射的旁望,使整個陰囊縮成一團,蕭筠把玩著說︰「好緊啊,完全不像剛才那松弛啊,男人的身體還真是奇特啊。」

連續的間歇性玩弄,使得韓羽德龜頭不斷滲出液體,大概連續四五次之後,蕭筠說︰「呵呵,出來吧,50分了。」然後快速套弄起來,只見韓羽的喉結慢慢向上滑動,臀部忍不住緊收。

突然一股白色液體從龜頭前端噴射而出,蕭筠見狀把韓羽的包皮完全褪下,仔細觀看著龜頭在這噴射過程中的抖動,先滲出了那多,還能噴射,而且還射了這多,韓羽的生殖器果然不一般,蕭筠暗想。

強力的噴射結束後,韓羽的陰睫還處於半勃起狀態,蕭筠看見完全裸露的龜頭,還在淌著少量的液體,憐惜的把舌頭湊在龜頭前端,輕輕舔著韓羽的龜頭。韓羽喘息著道︰「呵呵,大姐,你滿意了。」

蕭筠笑著說,「我就喜歡你忍耐的樣子,很有男子氣概啊。」

想到韓羽那壯碩的陰睫在自己的撫弄下射精,蕭筠心興起一陣快感,又將韓羽的龜頭含到口中。

A市公安局招待所。看著室內的裝潢,嚴清蕙不禁嘆,A市到底是國內一流大城市,一個招待所就有如此排場,同時也感慨國內的官場風氣,臣管已有準備,還是應付不來,要不是李景然還真難以招架,一天下來搞的自己疲憊不堪,但想到李景然的熱情招待,還幫自己疏通不少關設,頓時心舒服不少。

沐浴後,嚴清蕙正備休息,這時響起敲門聲,開門一看原來是李景然,嚴清蕙忙道︰「李處長,這晚還不休息啊,今天真是麻煩你了!」

李景然笑著說︰「哪哪,打擾你休息了,不見外的話叫我老李就行了,呵呵,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周麗,我們刑偵處的,這幾天就由她配合你工作,生活上有什不適應的找她就行了。」

說完轉身對身後一個穿制服的年輕女子說︰「小周,好好配合嚴小姐搞好工作。」

周麗也跟嚴清蕙打招呼,嚴清蕙笑著說︰「進來坐會吧!」

三人進到間,聊了一會兒,李景然說︰「我去方便一下,你們先聊。」

走進衛生間,李景然四下觀察著,果然他找到了他想找的東西。

他第一眼看到看到嚴清蕙就被她的氣質深深的吸引了,雖然她不是絕頂的美女,但是她那獨特的氣質是別人無法取代的,一身休裝,神情冷淡,似乎對世俗有某種看法,加上眉宇間的英氣,更顯得她如高山上的雪蓮般典雅高貴,讓男人看了有一種征服感,白天他刻意表現自己果然贏得了她對自己的好感,可是剛才自己邀請她夜宵被拒絕,使得李景然更覺得這女子的特別。

剛剛在聊天過程中,看到嚴清蕙迷人的玉足,想起白天嚴清蕙不是穿的這套衣服,所以想到浴室一試,果然在浴室面上看到嚴清蕙換下的衣服。李景然登時頭腦發熱,拿起一件紅色的T恤一聞,有股淡淡的體香,下面是潔白的胸罩,李景然忙拿起來用力的嗅著。

啊,李景然暗呼一聲,原來是嚴清蕙的內褲,粉紅色,看起來十分小巧,一定是緊緊貼在嚴清蕙下身的,李景然想,並把貼近女人陰部的部位放在鼻子上仔細的聞,遺憾的是,沒有什異味。李景然暗想,好乾淨的女人啊。

仔細端詳發現內褲貼近陰道口的部分有點濕,估計是女人體內分泌物,用舌頭舔舔,略有點咸味。想到嚴清蕙白天發言時嚴謹的樣子,興奮的想︰她講話的時候這個就貼著她的陰道口啊,說不定是那時候分泌出來的。又想到不少渴的眼神,想不到那有個性的女子的內褲竟被自己品味到了,下身不由起了動。

壓在最下面的是嚴清蕙的灰色短絲襪,想起嚴清蕙白天穿的阿迪的女鞋,李景然猜想應該捂出汗了吧,拿起來看看,不出所料,絲襪前端底部發潮,放在鼻端仔細的嗅一下,有股淡淡的酸味,李景然衛火大起,原來氣質這好的女人,襪子也有味道啊。想著白天嚴清蕙那有節奏的步伐,李景然想︰這可就是套在那腳上的啊。

李景然差點抑制不出當場打手槍的動,想到這是在招待所的衛生間,呆久了會引起嚴清蕙懷疑,這才戀戀不濾龐把衣物原樣放好離開衛生間。李景然走到內屋,看到兩個女人正聊的開心,笑著說︰「你們很談的來啊!」

嚴清蕙笑著道︰「是啊,周小姐是很有見解的人啊。」

李景然看著嚴清蕙,暗想,好漂亮啊,可是你的貼身衣物都被我嗅到了,你的味道我很解,嘴上卻說︰「好啊,反正時間多的是,要不明天不著急辦事,讓小周帶你四處轉轉。」

周麗也說︰「行啊,明天我陪嚴小姐出去逛逛。」

嚴清蕙笑著說︰「呵呵,你們太客氣了。」

飛馳的警車內,兩男一女,坐在後排的男女低聲交談著,仔細觀察會發現那女警臉上的表情有點不自然。

「你這幾天就跟她混熟,越親密越好。」

「是……李處,別。」周麗急促的說。

「好的,今天按照我說的做了嗎?」

「不,啊,是。」周麗估計自己的臉已經紅了。

李景然的手從周麗的警裙下探進去,食指按住周麗的陰蒂不停的揉著,感受著這個漂亮女警的下體。周麗算是A市警局的局花之一,不少人追求她,能把她掌握在自己手中,李景然深感滿足。

「緊張什,都是自己人。」

司機小劉的確是李景然的親信,但周麗畢竟是女孩子,怎都會覺得不好意思。「在這,不要,到您家吧。」周麗用極低的聲音說道。

警車停在一個豪華別墅前,小劉轉過頭沖李景然點點頭,李景然方才牽著周麗的手下了車,怎說他一個處長的收入也不可能買下這樣一棟房子,李景然的原則是小心為上。

李景然坐在沙發上,周麗很熟悉的去廚房泡茶。李景然端著茶看著拘謹的坐在對面的周麗,說︰「來,坐到我旁邊來。」

周麗很順從的坐到李景然旁邊,李景然隔著絲襪摸著周麗的大腿內側,笑著說︰「你的腿越來越迷人了。」周麗默默的低著頭。李景然手向上摸著,隔著內褲摸著周麗飽滿的小腹,「急嗎?」周麗雙頰通紅,輕輕點了點頭。「那我陪你去方便。」李景然拉著周麗走進衛生間。

周麗忍不住道︰「李處,你……,這樣我不行啊。」

李景然不答,只是蹲下去,雙手從裙下伸入,抓在周麗內褲的邊緣,褪到她腿彎處,李景然將鼻子湊到白色蕾絲內褲中間,一股年輕女子的氣息傳入鼻中。李景然贊到︰「好味!」周麗更加不好意思了。李景然說︰「來,讓我幫你脫下來。」周麗依次抬起雙腿,讓李景然除去自己的內褲。

李景然從後面抱起周麗將她的雙腿分開,像抱小孩子撒尿一樣的姿勢,周麗羞的將臉轉到一旁。李景然用手輕輕分開周麗的陰唇,在周麗耳邊輕輕說︰「來吧,不要害羞。」

周麗雖然照李景然的命令憋了一整天,但在上司面前,這種姿勢也很難排出來。

過了一陣李景然見周麗沒什反應,便用指甲輕輕刮周麗的尿道口,周麗忍了好久,在車上就快到極限了,只覺一陣尿意涌來。

「不要……」周麗急促的喊道,嘩,一股淡黃色的液體,打在便池白色的內壁上,由於忍了好久,周麗排了很長時間才排盡,李景然仔細觀察了周麗排泄的全過程,並在周麗排尿時候將中指插入周麗的肛門內,感受周麗肛門的收縮。

周麗排泄完方感受到肛門被放入手指的強烈感覺,不好意思的說︰「不要,那不乾淨。」

「不,你全身都是乾淨的。」李景然吻著周麗的頭說。周麗漸漸覺得身體傳來一陣快感……

韓羽躺在床上想︰早晚會被那母老虎軋干。手機響了,韓羽想該不會又是那女人吧。「喂,韓羽。」

「是霍銅啊,什事?」

「收到確切消息了,國際那邊的確派人來了,叫嚴清蕙,你應該听過這個名字吧,搞掉我們不少人,這次要小心了。」

「是她……」韓羽楞了一下。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組織也派人來了,要我們配合特使拿下那女人。」

「組織派誰過來?」

「羅雀。」

「什!!」韓羽又吃了一驚,「這下可熱鬧了。」韓羽陰沉的笑著說。(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意外的一天
校長吃肉,我喝湯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女友不穿內褲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