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和我的老婆是在大學校園里面認識的,感情一直非常好,我們在一起已經八年了。

我妻子按照類型應該屬于那種知性女性的,本科學歷,外語很好,很溫柔也很賢惠,大學校園里面就有很多男生追求的。

我妻子身高162公分,結婚後比以前胖了一些,大約有一百斤了吧,不過今年27歲的她其實更有了成熟的味道。

她喜歡染陶瓷色的波浪頭發,長著很清純的臉龐,戴了金邊的近視眼鏡,勻稱的體形,34C的罩杯,擦了很適合自己的脂粉以及眼線,完全一個知性的白領。

可能真的是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太久了吧,我逐漸失去了跟她性愛的激情,後來在網絡上看到有很多關于交換夫妻和獻妻的文章,我深深地被那些文字所描述的場景和心理感受打動了,我感覺如果讓自己的妻子被別的陌生的男人玩弄,真的非常的興奮和刺激。

開始我總是自己幻想一下,不過隨著看的越來越多,發現自己真的已經著了魔了,無法自拔,平時跟妻子做愛也沒有興趣了,後來自己就偷偷地上網找了一些聊友開始交流起來。

起初,說實話我還是比較理智的,我只是想以上網聊天的方式跟不知道我身份的陌生人傾訴我的想法,發泄我的欲望而已。我知道這是個不道德也不現實的想法,甚至是出賣了自己的妻子,很對不起她,因為我發現我根本不喜歡交換伴侶,我喜歡的就是白白的讓別人玩弄我的妻子,而我什麼也得不到,只有這樣我才興奮異常。

可是網上的男性聊友知道了我的傾向之後總是想方設法地引導我、刺激我,讓我越發感覺強烈地需求。

他們要求我一點一點的發展,開始要我詳細介紹我妻子,後來要求我給他們看妻子的照片,再後來要求在視頻里面看看我妻子。每次我都想拒絕,都想就此停止,可惜每次都抗拒不了那種強烈的心理誘惑,一次一次地滿足了那些網友的要求。

他們都說是為了幫助我有心理需要的快感,其實我也知道他們真的想要的是我妻子而已,但我心里還是答應了。

每次在妻子不知情的情況下滿足了他們的要求,我都有種強烈的羞辱感和負罪感,而且我逐漸發現就是這種羞恥的感覺才是我追求的快感。

過了一段時間,我在QQ「絕對隱私」的房間里面偶然認識了一個聊友,他42歲,跟我在同一個城市,是個企業的管理層。

以前我聊天都是刻意回避在同個城市的人,可是這個中年男子好像非常了解我這種人的心態,每次都給我非常強烈的羞恥的快感和刺激。

經過一段時間的交流,我跟他建立了信任關系,也固定地只和他在網上交流了。

為了讓我放心,他告訴了我他的一切情況,在視頻里面我們也見過多次,後來一般都是語音交流。

他說我是個喜歡心虐和視奸的人,說我只有讓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也就是我妻子,被別人玩弄和侮辱的時候,才能刺激我內心的興奮神經。

我也接受了他的評論。

他要我給了他我妻子的很多照片,也在視頻里偷偷給他看了幾次我妻子,並且我也如實告訴了他我妻子的姓名。

這里,我就叫我妻子為「燕子」吧!

每次我給出我妻子的東西,我都覺得非常的興奮和不安,但卻無法抗拒。後來每次他都要在語音里面對著我說一些侮辱我妻子的下流語言,並且告訴我,叫我不用假裝不喜歡,他說他知道我喜歡他這麼做。

他會直接告訴我,他在看著我妻子的照片手淫,並且叫著我妻子的名字,還要我說一些很恥辱的感謝他侮辱我妻子的話。我整個人都迷失了一樣,竟然配合他侮辱我的愛妻。

就是聊著這些,我發現我的下面卻是出奇的堅硬。

他告訴我這些內容只是游戲,游戲之後就不存在了,我也接受了。

後來玩的內容越來越夸張,我經常被要求跪下請求他侮辱我妻子才可以,否則他就不聊了。我還按照他的要求,自己用數碼相機拍了很多妻子的家庭隱私照片給他欣賞,而我妻子以為只是我喜歡拍,也沒有拒絕我。

她很愛我,而且她對于性也是很理解的,她願意讓我有快感,就讓我隨便地拍。每次我都感覺很對不起她,因為她還不知道,我拍了後是送給別的男人欣賞的。

(二)帶妻子見面

經過一段時間的網絡獻妻之後,我也習慣了這種半真半假的游戲方式,這段時間我也獲得了許多快感和興奮,有時跟妻子做愛的時候會不自覺地幻想著他被別人玩弄的場面。

有一天他突然要求我帶妻子去跟他見見面,大家認識一下。開始我覺得這樣不妥,可是他解釋說就當作是朋友一起吃飯的聚會,只有四個人,他也會帶他妻子去的,算是大家交朋友。後來我答應了。

那是一個周六的晚上,我跟妻子說要出去跟一個朋友吃飯,妻子問是什麼朋友,我解釋說是最近接觸的一個客戶,關系不錯,約了一起吃飯。妻子並沒有懷疑,開始上妝準備隨我一起去赴宴。

妻子很仔細地化妝,她本來就很漂亮而且有氣質,化了妝之後更加美麗了。然後妻子換上了一套白色的西服套裝,這是她過生日的時候我買給她的,布料很好,套裙很貼身,也很顯身材。

看著打扮得如此美麗的妻子,不知道為何,想著待會我帶她去見的人是一個喜歡猥褻她的男人,我就覺得心理格外的興奮。

到了約好的飯店,我發現他們夫婦已經坐在里面等我們了。一陣寒暄之後就上菜開始吃飯了,也沒有什麼異常的,就跟普通的朋友吃飯一樣。

席間他不停地夸我有福氣,娶了這麼漂亮的妻子,中間他多次悄悄問了我妻子今天所穿的內衣,並說看到真人比照片里的還要漂亮,他很想干她。

(三)第一次嘗試

其實就在上次普通的見面之後,我就感覺我的心理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當時我也說不好是什麼變化。之後我跟他還是保持著網上的聯系。

有一次周末的晚上我們聊了很久,他問我是否想真的嘗試一次?我說想,可是這種事情我沒有辦法對妻子開口的。他表示理解,但說他有辦法可以實現,就看我是否真心願意把妻子獻給他了。

我讓他把想法說給我听听,如果的確可行,我表示願意配合他嘗試一次。

他讓我首先給妻子講講現在很多夫妻交換的事情,讓我妻子有個初步認識,然後要我在跟妻子做愛的時候問她是否肯願意交換,只要我妻子有一次失口答應了,就可以進行嘗試了。

其實他告訴我,根本不是跟我交換夫妻,只是他玩弄我妻子,不過要我告訴妻子是交換的,這樣我妻子心理比較容易接受和平衡。

我听後表示可以按他說的試試看,于是我真的首先給妻子說了從網上看到很多交換夫妻的事情,也說了一下那種感覺。

妻子表示非常驚訝,並且問我是否接受這種?我說我感覺非常刺激,妻子于是明白我比較喜歡這種了,也沒有說什麼,可能認為我只是說說而已。

後來接著幾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都跟妻子談論這方面的話題。妻子本身素質很好的,對性其實也算是比較開放和理解,不過只限于對我,後來我總追問她對于換妻的態度,她說她不反對別人這麼做,不過她自己接受不了,而且她不願意我跟其它女人做。

跟妻子交流了幾天之後,我上網把妻子的想法告訴了他,他要求我給妻子看一些交換夫妻的色情小說,然後找個合適的機會提出我的想法,于是我就從網上下載了幾篇寫的比較刺激的,故意叫妻子過來一起看看別人怎麼做的。

我讓妻子自己一個人坐在計算機前看,我走開了,不過我發現她也看得比較投入,把我下載的幾個都看了。

等到晚上的時候我又問她,看了感覺怎樣?她說很變態,不能接受這樣做。

就這樣過了一周左右,一天晚上我跟妻子做愛之後擁抱在一起,我覺得這個時機可能不錯,于是就告訴她我很喜歡交換夫妻的玩法,覺得很刺激,可以增加性愛的激情。

妻子听了覺得非常吃驚,然後不說話了,顯得很不高興。我當時知道自己這種話說出來肯定會傷害她的感情,可是話已出口,沒辦法了。

我說了一句對不起,然後彼此沒有繼續交談,關燈睡覺了。

當晚我覺得自己很不應該真的說出來,現在肯定傷害她了,我很後悔。

第二天妻子沒有跟我說話,我們兩個人變得沉默起來,就這樣一連過了好幾天。

到了周五的時候,我們仍然照常沒有多說什麼話,我的心情變得很郁悶,晚上10點就上床準備睡覺了。

不多久妻子也上床睡了,我們關了燈,彼此還是沒有多說話。

突然妻子問我︰「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不是,我真的愛你!相信我!」

妻子突然抱住了我,一臉柔情,「我看到你這幾天沒有理我,我知道你因為對我說的那些話而感到苦惱,我也很難受。我不願意你為了我難受,你真的喜歡交換的做法嗎?」我听到妻子溫柔地對我說道。

我說︰「是的,坦白說我的確很喜歡那種感覺,但你接受不了。算了吧,不說這個了。」

「你知道這幾天我為什麼覺得很難受嗎?其實並不是因為你說的話,而是我覺得你喜歡交換是因為你不愛我了!」

「燕燕,不是的,我真的愛你,跟以前一樣。我喜歡這個不是因為不愛你,你知道嗎?」

「那你為什麼?你愛我,難道還願意我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嗎?」

「燕燕,我真的愛你,跟以前一樣,一點沒變,不過我的確覺得時間久了,好像沒有從前的激情了。你也看了那些網上的文章了,我覺得很刺激,我只是想喚起以前的那種沖動和激情。說實話,如果你真的跟其它男人做,我很心痛的,但同時我也會有莫名的興奮,感覺可以喚起我的激情。我就是這麼想的,所以那天才會跟你提出來,希望你不要誤會我。」

說完我們又是一段沉默,但妻子還是抱著我。

「我不怪你了,我能理解你。」

「真的不怪我了嗎?」

「是的,我不怪你了。只要你真心愛我就可以了。如果你真的很想,我可以答應你,但是我還是不喜歡這樣,我只是為了愛你才願意的。」

我當時心里一陣顫抖,妻子居然答應了!

第二天我就上網告訴了他,說我妻子已經答應交換夫妻的做法了。

他听到也非常興奮,當時就在網上看著我妻子的照片手淫了。

他告訴我,要我盡快落實一次,並告訴我妻子,交換的對象就是他,他隨時有空。

又過了半個月吧,一天晚上我告訴妻子︰「如果我找到合適的對象了,你真的願意嗎?」

「只要是你愛我,你願意我做我可以接受。但我並不喜歡這樣,只是為了你找到你喜歡的感覺。」老婆好像察覺到我已經找到對象了,接著問我︰「老公,你真的找到對象了嗎?」

「是的,找到了。」

「那你是喜歡跟他的妻子做嗎?」

其實我根本沒有交換別人的妻子,只是為了老婆能心理感覺平衡一點,我就說︰「是的,他老婆雖然年齡比我大,可使我有沖動的感覺。他也同意跟我交換了,我現在想問你是否還願意?」

「我上次已經答應你了,只要你真的喜歡就行了。我只是為了愛你才這麼做的。」

我看妻子真的同意了,就趕緊說︰「那我跟他們約在這個周六,可以嗎?」

「隨便你了。」

我當時心理感覺很復雜,既有妻子答應的興奮,又有馬上將讓妻子被其它男人佔有的痛苦,總之是比較復雜的。

當晚我就上網告訴他,這個周六可以進行。

我問他在哪里做比較好,他說就在我家里。開始我覺得這樣不好,我怎麼能讓妻子就在家里被別的男人佔有呢?可是他堅持如此,並說只有在我妻子熟悉的環境里,對于她才比較能夠放松心情的接受。

我覺得也是有道理,于是就答應了。

當晚我怎麼樣也睡不著,我居然會讓一個陌生男人進入我的房間佔有我的妻子?太可怕了!但我卻沒有拒絕,我到底怎麼了?

轉眼到了周六,我們約好他下午5點鐘來我家里,在這吃晚飯,然後開始。

我妻子問我為何他一個人來?我明白她問這話的意思,我妻子是認為我們是交換的,為何對方的妻子不來呢?我趕緊解釋說︰「他周六來我家,讓我周日去他家的。」這樣,我妻子才沒有再說什麼了。

我妻子穿了一條花色的緊身七分褲、一件短袖T恤衫就開始做飯了。

我真的覺得自己很下賤,讓妻子給別人做飯,還要妻子陪他上床。

(四)獻妻感受

他來得很準時,下午快到5點的時候,門鈴響了。

這次我听到門鈴的時候心里一陣顫抖,因為我知道我開門迎接進來的這個男人是來玩弄我妻子的。

當時妻子在廚房,我進去跟妻子說了一聲︰「他來了。」

妻子看了我一眼,什麼都沒有說,我看到妻子的表情此時也是十分復雜,不知道她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

跟妻子打了一個招呼之後,我就去接了門鈴電話,問了一下果然是他,于是我就按下了樓下單元門的電鈕。

我家住在11樓,不久這個讓我既熟悉又陌生的中年男人就出現在了我家的門口。我並沒有關門,只是外面的鋼精防盜門關著,他來到門前沖里面招了一下手,我看到就過去打開了鐵門,我心里感覺似乎他已經攻破了我的最後一道紡線一樣。

他進來首先跟我寒暄了一下,緊接著就問我太太在哪里,我說在廚房做飯,他露出很滿意的笑容,說︰「你妻子真的好賢惠啊!你好福氣哦!」

我看著他臉上的表情感覺心里在發抖,是啊,就是這麼賢惠、美麗的妻子,我卻要主動讓別的男人來佔有!

他好像比較自然,似乎很有經驗一樣,坐了一會他起來說要去廚房跟我妻子先打個招呼,然後推開了廚房的門對著我妻子說道︰「你好,在做飯啊,需要幫忙嗎?」

我沒有听到妻子是如何回答的,只見他很客氣地點點頭,然後關上門退了出來,又坐下跟我聊天了。其實我當時根本就是魂不守舍,感覺很迷茫,心里也一直很緊張的感覺。

他跟我說了幾句閑話之後就進入了主題,就好比以前跟他在網上聊天一樣,只不過現在是面對面而且是在我家里進行,而且他對于我的心理把握得很到位,他很清楚我追求的就是一種被羞辱的羞恥感。

他問我︰「晚飯後我和你妻子就在你的臥室里面做,你同意嗎?就在你們平時做愛的床上。」

「可以,我同意。」

他可能覺得這種普通的對話都已經不過癮了,于是問我︰「我們可以到另外的房間談嗎?免得在這里會受到你太太的干擾。」

我表示同意,就領他去了我的小書房,而且從里面鎖上了房門。

進去之後他首先坐了下來,然後對我說︰「我現在希望你跪在我面前跟我說話,你跪下吧!」

我當時突然感覺懵了,不知道為什麼立刻就跪了下來。

他滿意地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喜歡這種屈辱的感覺。告訴我,對嗎?」

「是的,你說得對!」

「等下我跟你太太做的時候,你希望看著還是回避呢?」

「我希望你可以讓我看到你們做。」

他又笑了笑,說道︰「其實我也喜歡你看著我干你老婆,不過今天不行,因為第一次我怕你在場你妻子會不適應,待會我跟你妻子進臥室之後我會把房門從里面反鎖起來,你就在客廳听著她的呻吟吧!同意嗎?」

「好的,我同意。」

「嗯,那麼等會你希望我對你妻子溫柔一點還是粗暴呢?」

「我不知道,隨便你好了。」

「如果你隨便我的話,我肯定下手不會客氣的,你妻子會在我的身下很辛苦的,你不感謝我給你帶來的快感嗎?」

「是的,謝謝你!」

「如果多讓我干幾次,你妻子總有一天會甘心地當我的泄欲工具的,你願意這樣嗎?」

「我願意。」

說到這里,我妻子在客廳里面叫我說可以吃飯了,于是我們就結束了這次對話,開門走了出去。

客廳的桌子上菜飯已經擺好了,他極力地夸獎我妻子,不過我妻子的表情並沒有微笑,顯然心里也是十分的復雜和尷尬,因為他知道這個男人並不是普通的客人。

三個人吃飯時候並沒有什麼多余的話說,氣氛顯得有些尷尬,倒是他好像很放開,不停地找著一些話題。

不多久,用餐完畢,我像平時一樣幫著妻子收拾桌子,不過今天卻多了一個人,他也客氣地幫忙。

一切都結束之後,他悄悄地跟我說︰「我現在已經有點忍不住想馬上干你妻子了,她真的很標致,你叫她先去洗個澡吧!」

我點頭答應了,然後我悄悄地跟妻子說︰「燕燕,時間不早了,要不你先去洗澡吧?」

我看到妻子輕輕咬了一下嘴唇,很猶豫也很矛盾,但她什麼也沒有說,站起來去臥室拿衣服準備洗澡了。

等妻子進了衛生間後,他就問我︰「你老婆洗澡後換下來的衣服會放在哪里啊?」

我听了,心里又是一陣慌亂,他的確很會玩弄女人,連我妻子的內衣褲都不放過。我告訴他,妻子一般洗澡換下來的衣服都會放在衛生間的全自動洗衣機里面,晚一點再洗,今天會不會一樣就不知道了。

我說完只見他起來輕輕地走到浴室的門口,就當著我的面把耳朵貼在門上偷听里面我妻子洗澡的聲音,听了一會,他居然公然趴在地上通過門板與地面之間的縫隙往里面窺視。

我對于眼前發生的一切保持著我的沉默和忍耐。

過了一會他又走過來對我說︰「你現在帶我去看看你妻子的衣櫥,像你妻子這麼有檔次的女人的內衣肯定是非常值得欣賞的。」

我覺得這個時候他提出任何要求我也許都會答應的,我現在連妻子都願意獻給他了,還在乎其它的嗎?于是我就帶他進了臥室,打開了妻子放內衣的抽屜。

他看到我妻子的衣服後顯得格外的興奮,說︰「你妻子果然是個很有品味的女人啊,衣服都是很有檔次的,我喜歡。」說著他就動手拿出了一件妻子的黑色蕾絲內褲,就在我面前使勁地嗅了起來,然後竟然掏出了陰睫,把我妻子的蕾絲內衣包在上面套弄了起來。

搞了幾下,他突然又要求我在他面前跪下,然後要我拿著妻子的內褲給他套弄陰睫,而他卻騰出手又拿了一件妻子白色的內褲,用舌頭舔了起來。

我卻始終沒有說話,也沒有拒絕他的一切要求,眼前這個42歲的中年男人讓我感受了前所未有的恥辱感,但我心里卻奇怪的興奮異常。

我看了一眼他的陰睫,真的非常粗大,可能有我的兩倍,我真擔心妻子會受不了。他的陰毛非常濃密,身體有些發福,可能是生活得好,肚子凸出。

不過很快他就要求結束了,因為他目前還不希望我妻子看到這種場面,怕她會一下子崩潰。

我站起來放好妻子的衣服,關上抽屜,跟他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等待妻子洗澡出來。

大約又等了十分鐘左右吧,妻子終于洗完打開門走出來了,她換上了一件咖啡色的吊帶睡衣,頭發濕濕的,渾身散發著迷人的香氣,看得我都非常心動了。我突然發現妻子原來這麼美,而且現在的樣子也很嫵媚,可能她自己不察覺吧!

妻子出來後經過客廳的時候用很深邃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通過眼神我能看出妻子真的非常愛我。她現在心里肯定也是非常復雜的感覺,她今天就要在我知情而且允許的情況下,並非出自本意的跟一個42歲的陌生男人做愛,地點就是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臥室。

我妻子當時並沒有在客廳停留,也沒有說話,默默地走進了臥室,但是她卻並沒有關門。

這時他要求也借用一下我的浴室去沖一下,我給他拿了一條新的毛巾,他進浴室之前跟我說︰「我很快就洗好,叫你妻子化一下妝可以嗎?我喜歡女人化妝之後的樣子,而且你太太的妝化得很好,顯得很有檔次,很高貴的女性。」

他很快進了浴室洗了起來,我想他現在可能是在里面翻弄我妻子剛剛換下的內褲吧?

趁他不在,我走進了臥室,看到妻子默默地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鏡子發呆,我把雙手輕輕地放在她肩上,柔聲地說︰「燕燕,對不起,我真的喜歡這種另類的感覺,但是如果你真的接受不了,現在就告訴我好嗎?現在反悔還來得及的。」

妻子沉默了一會說︰「你希望我反悔嗎?就這樣吧,你也不用再說了。」

我听妻子這麼說,其實心里有一種特別的痛楚感,深入心扉的痛。說實話,當時我的心跳得非常快。

過了一會我告訴妻子︰「燕燕,你化妝吧,我喜歡看你化妝的樣子,我希望你任何時候都保持美麗的狀態。」

妻子沒有作聲,不過我看見她拿起了粉底開始上妝了……我看了一會就轉身走出臥室,並且替她關上了門,因為我心里感覺現在這個臥室已經不屬于我了。

我剛出客廳坐下,他就洗好出來了,他穿了一件我放在浴室里面平時穿的白色的浴袍。

我告訴他,叫他等一下,我妻子現在在里面化妝。

他卻反問我︰「你妻子有說不讓我看她化妝嗎?」

我說︰「沒說,不過……」

「你別不過了,我喜歡看女人化妝的動作。」他說完根本不在乎我的看法,直接推開了門,走進了臥室,他並沒有關門,可能是希望我現在看得到吧!

我就坐在正對著臥室的客廳沙發上,只見他走到我妻子的身後看了一會,我妻子並沒有任何反應。

他說︰「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很喜歡看女人化妝的動作,我覺得很美,甚至比化妝後還美。我可以也叫你燕燕嗎?」

我妻子還是沒有說話,于是他也沒有再說話了,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看著妻子一點一點的化妝。

我感覺過了很久,妻子終于化好妝了,只見她接著拿起了電吹風,開始吹頭發。

這時他走過去對我妻子說︰「燕燕,可以讓我來給你把頭發吹干嗎?」

我想這個男人的確對于女人有著很豐富的經驗啊!我的心幾乎要蹦出來了,緊張地看著妻子的回應。

妻子仍然沒有作聲,不過那個男人已經伸手過去要拿電吹風了。隨著他們手的接觸,我妻子把手松了,這樣他就拿到了電吹風,開始給我老婆吹頭發了。

我妻子的頭發很好,染成了陶瓷色,波浪的發型一直垂到肩膀下面一點。他右手舉著吹風機,左手撫弄著妻子的長發,很仔細地吹了起來,我妻子還是沒有動,只是坐在那里,任由他擺弄自己的秀發。

大約吹了十分鐘吧,可能我妻子的頭發已經干了,他關上了吹風機,放在了桌子上。然後他雙手扶住了妻子的肩膀,開始輕輕地吻著剛剛吹干的秀發,很溫柔地說︰「燕燕,你真的好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心動了。能有跟你在一起的機會,是我這輩子的榮幸。」說著,他抱住了妻子,一點一點地開始親吻她的脖子、肩膀。

此刻我無法看到妻子的表情,只是她一點也沒有反抗和回避,我想她已經決心承受今天將要發生的一切了。

正在我發呆的時候,他突然一下把妻子抱了起來,然後轉身對著我,我當時突然有種心碎的感覺。

這是我第一次看著妻子就穿著性感的睡衣,被別的男人抱了起來,而且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我妻子臉是對著外面的,我可以看到她的臉,不過妻子已經緊緊地閉上了眼楮。他就這樣抱著我妻子,看著我,並且朝臥室的門口走來,我當時已經傻了,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當他抱著我妻子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對著我詭異地笑了笑,然後用腳把門關上了。「喀嚓」一聲房門關上,緊接著我又听到「卡噠」一聲,臥室的門已經從里面反鎖了,我已經被鎖在了外面。

這時我感覺自己現在心里特別的復雜,卻異常的興奮、也有心痛、後悔、恥辱、激動……總之我知道現在的感覺就是我之前想要體會的。

房門關上之後,說實話,我真的覺得那種刺激的快感遠遠超過妻子被玩弄的心疼感。

我突然有一種沖動,我站起來,走到臥室的門邊,把耳朵緊緊地帖子門上,我想要听到里面他對我妻子的一舉一動。

我剛走到門邊就听到了我妻子在臥室里面發出的第一個聲音︰「啊……」

我听到後心里一顫,真的不知道他做了什麼,讓我妻子發出了一個「啊」的聲音。但我可以肯定,他現在已經開始佔用我的妻子了。

我真不知道燕燕她現在怎樣了?不過我還是非常的興奮,我不自覺地開始了手淫。

明明知道自己的妻子在房間里面被人玩弄,我卻趴在門口窺听著手淫,我簡直不敢相信我自己了。

我一邊手淫一邊趴在門板上仔細地听著,希望可以通過里面發出的聲音猜想到里面的場景。

作為老公,我的妻子居然在家里的臥室被別的男人當著我的面進行玩弄,而且我被甘心地鎖在了房間的門口。

我現在可以听到那個男人粗重的喘息,我想他肯定在貪婪地親吻和品嘗著我妻子的每一個部位。我妻子卻沒有發出聲音,至少我沒有听到,就算有也非常微小,她肯定是在咬牙忍受的。

過了幾分鐘,我再次听到妻子「啊」了一聲,接著就是床墊起伏的聲音,我知道他肯定已經把他那根粗大的雞巴插入了我妻子的體內,正在劇烈地抽插。

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了,手淫的速度也隨著加快,我潛意識里居然非常希望他粗暴地蹂躪我妻子,不要絲毫的憐香惜玉。我已經瘋狂了,我拋棄了所以道德的束縛,心里喊著︰干她吧!盡情地干她吧!讓她被你征服。

里面一直持續了很久,「不要……」又是我妻子的聲音。不過這兩個字說得听起來非常短促,彷佛還沒有完全說完,嘴就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

是的,我知道了,肯定是他快要射了,于是強行讓我妻子給他口交,或者說是那個男人強行將他的陰睫塞入了燕燕的口中,堵住了她說話的嘴巴。

是的,我想我猜測得沒錯,接著就听到我妻子連續地從鼻腔里面發出的呻吟就可以判斷出來了。他太粗暴了,平時妻子都很少給我口交的,今天居然會被她強行插入嘴里,而且是剛剛性交之後的陰睫,而且還不知道他是否帶套子了,這一切都是我事先忘記考慮的了。不過現在說什麼已經晚了,我只能接受和忍受發生的一切。

大約又過了十分鐘左右,只听到那個男人哼了一聲,我妻子也隨著呻吟了好幾次,我想他肯定是直接射在妻子的嘴里了。這時我也終于忍不住,自己手淫射了出來,我射了很多,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滿足,罪惡的快感。

(五)獻妻之後

我在臥室門口听到那個男人射精的叫聲之後,自己也手淫射了出來。這時里面一下安靜了下來,我知道他肯定是趴在我妻子的身上休息。我的心情似乎稍微平靜了一些,于是我又走到客廳的沙發坐了下來,等著那個男人何時走出我的臥室。

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吧,我面前這扇關閉了近一個小時的房門終于打開了,我看到他帶著非常滿意的表情走出來了,隨手又關上了門。

我當時大腦感到一片空白,只見他走到了我的面前說︰「我剛才已經把你妻子操了,你興奮嗎?」我好像都是程序一樣地回答他︰「是的,我很興奮。」

他的表情突然變得非常嚴肅,說︰「跪下!你這個下賤的男人!」我不知道為何,听到他的話腿一軟就跪在了這個男人的腳邊——一個剛剛奸污了我妻子的男人。

我感到血液一下涌到了頭頂,我感覺自己在這個男人面前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尊嚴,我感到空前的恥辱。

就在這時,他接著道︰「現在是你感謝我的時候了,說幾句吧!」

我此刻已經失去了意識,用顫抖的聲音說︰「是的,我感謝您奸污了我的妻子,謝謝!您辛苦了。」

他听了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對著我分開了雙腿︰「你妻子真的很美啊!皮膚細膩、白嫩光滑,乳房很有彈性,而且幾乎沒有乳暈,只有兩個小乳頭。沒生過孩子,所以陰道很緊呢!我今天很爽,射了很多,就射在你妻子嘴里了,而且讓她吞下去了。呵呵……你現在可以去看看她了,不過要從我胯下爬過去。」

我听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正在猶豫的時候,他又對我喊道︰「爬啊!」我覺得好像有不可抗拒的力量,讓我如此屈辱地從這個剛剛奸污了我妻子的男人胯下爬了過去。

他看我爬過去了,滿意地笑了笑︰「好了,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顧她,下次我還要干她。」說完自己打開門離開了。

我愣了一會才又好像清醒過來,我慢慢地推開了臥室的門,我看到床上一片凌亂,妻子光著身體抱著毯子趴在床上,頭發散亂,一看就知道她的頭發被人使勁地拉扯過。她的臉深深地埋在了毯子里,好像不願意再面對這個世界。妻子的一條粉色的內褲被扔在了地板上,咖啡色的睡衣也被扔在了不遠處,顯然他對我妻子真的是沒有客氣。

看到眼前的一切,我的心疼得厲害,可是這也是我最初意料之中的事情。我走過去抱住了妻子,這時妻子突然撲到我的懷里哭了起來,我什麼話也沒有說,我也不知道說什麼。

過了一會,妻子逐漸平靜下來了,她把頭埋在我的懷里不願被我看到︰「你真的還愛我嗎?」

我撫摸著她的頭發說︰「燕燕,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我只會更加愛你的,真的!」

說完我扶起了她的頭,妻子的臉上布滿了羞辱的表情,我反而覺得她現在好美。我輕吻了一下她的嘴唇,感到了精液的腥味,我的心痛了一下,但我並沒有說什麼,我只希望妻子可以盡快地恢復過來。

過了一會,妻子說︰「我想去洗澡。」我感覺她似乎已經從剛才迷茫失落的狀態恢復了,「好的,你去吧,不要多想了。」就這樣,我的第一次獻妻算是結束了。

當妻子洗澡出來以後,我回想她今天被別人玩弄的情景,突然異常的興奮,拉過妻子就猛烈地做了起來……

第二天周日,我騙妻子要去那個男人家里見他老婆,然後離開家里出去轉了一晚,回來後妻子也沒有問什麼,之後幾天我們的生活又恢復了平常。

過了幾天,一個深夜我又一個人留在了書房上網,遇到了那個男人,他問我想不想知道他是怎麼干我妻子的?我說很想知道。

他說,他關上門之後把我妻子放在了床上,我妻子只是緊緊地閉著眼楮。他首先隔著我妻子的睡衣撫摸了她的全身,接著舔吻了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然後脫了我妻子粉色的內褲,這時我妻子的臉一下羞得通紅。

他拉起妻子的睡衣下,一下就撲上去吮吸起我妻子的陰部,驚嚇得我妻子「啊」的叫了一聲,他听到妻子的叫聲顯得更加的興奮,不顧我妻子的回避和掙扎,強行把舌頭伸進妻子的陰道內拚命地舔吸。他說我妻子起初還有點掙扎,後來全身酥軟,躺在床上扭動呻吟。

不多久,他發現我妻子下面已經流出了許多液體,他知道我妻子雖然心里不情願,但畢竟肉體本能的刺激是她無法抗拒的。我想妻子陰道流出愛液的那一刻開始,她已經被迫將身心投入了這次另類的性愛。

他發現我妻子的陰道已經濕潤之後,便毫不猶豫地將他那早已勃起的粗大雞巴一下連根插入,我妻子痛得叫了起來,她還從來沒有被如此粗大的陌生陰睫插過。他當時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反而抬起我妻子的腿,好插入得更深。

他跟我說,他看到我妻子的表情越是痛苦,他就越是興奮,越是有征服的快感。

他壓在我妻子身上插了十幾分鐘就一下子把我妻子抱在了他上面,讓我妻子坐在他上面,接著又換了背後式。他說我妻子趴著的時候屁股很白、很性感,手感也很好。

他說最後是抱著我妻子屁股操的,後來實在忍不住要射了,他就突然拉起我妻子的頭發,妻子被突然拉頭發,不由得「啊」的一聲叫了出來,他就乘機將陰睫塞入了她的口中,而且上面沾滿了陰道里面的液體。

他說看著我妻子化妝之後精致的臉,以及涂了水晶粉色口紅的嘴含著他的雞巴,覺得特別興奮,立刻就射了出來。我妻子此刻掙扎著要把嘴移開,可是頭部被他死死地按住,只能任由這個男人的精液一股股地射入口中。

射完後他仍然沒有將陰睫從我妻子嘴里抽出來,而且要求她把精液吞下去,我妻子當然不願意,他說︰「你不吞下去,我就永遠插在你的嘴里。而且這里是臥室,你可以把精液吐在哪里呢?難道不怕被你老公發現嗎?你願意讓他知道我在你嘴里射精嗎?」

我妻子听完猶豫地還是吞下去了,他接著又抽插了幾下,終于拔了出來。我妻子就躺在床上抽噎,眼里充滿了羞辱的淚水。而且他說看到我妻子哭了,他反而覺得特別興奮和滿足,叫我盡快安排下一次。

(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