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備戰全省運動會,市體育局召開了游泳隊全體教練員會議。

「這次運動會,游泳隊的目標是九塊金牌。這是上級領導的要求。」負責游泳項目的副局長馬岷說。

「我們有困難!」多歲的年輕教練傅凱率先表示,「我們蝶泳隊自從梅穎退役後,小隊員沒有成器的,奪金牌根本不可能,前八名也很難說。除非……除非梅穎復出。」

馬岷沉吟著。梅穎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妻子。

梅穎是一名游泳天才,一直保持著全省紀錄。她天生麗質,美艷不可方物,擁有數不清的追求者。然而,令人吃驚的是,她拒絕眾多追求者,嫁給了離異不久、年過半百的副局長馬岷,並在歲事業的頂峰時宣佈退役。

馬岷不想讓梅穎復出。梅穎年輕貌美,是泳壇一枝花,馬岷想盡辦法才獲得她的芳心。馬岷知道自己年老體衰,唯恐梅穎被別的男人搶走,就連哄帶騙讓她退役,兩年來,天天把她關在家裡。更讓馬岷不放心的是傅凱,這個年輕的教練以前和梅穎是隊友,一直追求梅穎,馬岷擔心他們擦出火花。

「改天在議。」馬岷宣佈散會。回到家,馬岷仍在思考,梅穎不復出就完不成任務,自己的烏紗帽……馬岷下意識地摸了摸腦袋。

「爸,你在想什麼?」兒子馬偉突然出現。馬偉是馬岷和前妻的兒子,23歲,在傅凱的蝶泳隊當助理教練。

馬岷突然眼前一亮,心想「有兒子在,不怕他們出事。」於是決定讓梅穎復出。當晚,馬岷和兒子談了好久,馬偉全部答應,臉上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

梅穎得知回歸蝶泳隊的消息,興奮得一夜沒睡。和馬岷結婚兩年來,她就像關在籠中的鳥,失去了自由。更讓她心煩的是,比她大幾歲的馬偉始終不歡迎自己。梅穎總覺得他的目光有些怪怪的。

梅穎第二天一大早就到蝶泳隊報到,傅凱不溫不火地接待了她,提出了從嚴從難訓練的要求。梅穎不怕吃苦,表示要盡心盡力,一定要拿回金牌。

一個月的艱苦訓練很快過去,梅穎的成績雖然天天提高,但比原來差好多。這天,傅凱、馬偉和梅穎一起研究訓練計劃。

「這樣練下去不行,提高太慢。」馬偉首先發言。自從梅穎進入蝶泳隊以後,他對梅穎的態度發生了大逆轉,平時有說有笑,緩和了兩人尷尬的關係。

「你有什麼好主意?」傅凱問。一個月來,他一直很少說話。

「我想,我們應該到海上進行封閉集訓。」馬偉說,「海上風浪大,適宜鍛煉臂力。」

「好啊!」梅穎高興地說,「我贊成!」她還年輕,很願意離開枯燥的游泳館。

「好,就這樣決定。」傅凱說。到海上去,是他一直想做的一件事,他一直有個心願……馬偉也露出笑容,因為他有個美妙的計劃……

經馬岷批准,蝶泳隊九名隊員加上兩名教練,一周後開赴海濱城市,進行封閉集訓。

傅凱選擇了一處較為偏僻的地方,這裡環境優美、海浪較大、遊客較少,是理想的訓練場所。他看著在海浪中快樂遨遊的梅穎:梅穎肌膚如雪,身材苗條,結婚後又增加了幾分性感和嫵媚。梅穎一直是他心中的痛,直到現在他也不明白梅穎為什麼會嫁給年邁的馬岷。

「這樣的美女應該屬於我。」傅凱想,「馬岷有什麼資格天天摟著這樣的嬌軀睡覺!」傅凱露出一絲奸笑。

馬偉走了過來,拍拍搭檔的肩膀,「我覺得應該給梅穎制定單獨的訓練計劃。」

傅凱有些詫異,雖然他和馬偉是好朋友,但關於梅穎的事從未給他說過,馬偉似乎總是給他創造機會。

「嗯。」傅凱默默點頭,心中暗想「他要怎麼樣?」馬偉說:「這裡遊客越來越多,不宜訓練。我發現東面有不少小島,風浪較大,普通人游過去很不容易,很適宜訓練。不如明天到那裡看看。噢,對了,我帶來一種新式泳衣,是美國的,非常輕便,不如讓梅穎試試。」

傅凱答應了。第二天下午,傅凱、馬偉和梅穎一起到東面訓練,其他隊員自由活動。梅穎換上馬偉帶來的新式游泳衣,這種游泳衣是白色的,前胸有藍色大朵印花,質的較薄,十分窄小,梅穎婀娜的身軀全部顯露出來。馬偉和傅凱換上泳褲,三人一起下水向東面的小島游去,距離大約有一萬多米。馬偉體力最好,率先上岸。十幾分鐘後,梅穎氣喘吁吁游到岸邊,傅凱一直跟在她身後,兩人一前一後也上了岸。

岸邊有塊岩石,梅穎筋疲力盡,撲倒在岩石上喘著氣。傅凱跟過來,突然發現梅穎的泳衣經水一浸,居然變得透明,從後背到臀部如同赤裸。傅凱甚至感覺到,梅穎白皙渾圓的屁股伴隨著喘息而產生的顫動。傅凱的陽具立即豎了起來,他悄悄看看四周,馬偉不知道哪裡去了,心裡稍安,將手伸進內褲調整了一下陽具的位置,讓它緊貼著腹部。

梅穎突然轉過頭,看到傅凱異樣的眼神,感到奇怪,「傅導,您看什麼?」

「哦……」傅凱收回貪婪的目光,「我……你沒事吧?」他發現梅穎泳衣的前胸因為有印花,並沒有暴露。

「原來她還不知道。」傅凱想,「要不要告訴她呢?」傅凱對梅穎的裸體一直很嚮往,忍不住還想再欣賞一會兒。

梅穎沒有注意傅凱的變化,她站起身,望著小島的景色。「偉偉呢?」她一邊說,一邊向島上走,傅凱緊緊跟著。

梅穎習慣走貓步,腰肢一扭一扭的,平時穿著衣服也讓人產生遐想,何況現在露著屁股呢。傅凱的眼睛已經離不開梅穎的臀部了,他感覺到自己的陽具分泌出了汁液。

「嗨!」馬偉突然從一棵樹後竄了出來,嚇了梅穎一跳。

「你要害死我啊!」梅穎嗔道。

馬偉一笑,剛才的一切他都看到眼裡了,他為自己的計劃即將成功感到高興。

「那邊有個山洞。」馬偉說。

「是嗎?」梅穎立即感興趣,搶前一步,向遠處望去,「在哪裡?」

「啊!」馬偉突然一聲驚呼。

「幹什麼,大驚小怪的?」梅穎轉過頭問。

馬偉指了指她的身後。梅穎扭頭向後背一看,立即一聲驚叫,她突然明白傅凱的眼神為什麼那麼奇怪了。

梅穎躲到了樹後,「怎麼辦?怎麼辦?」她也沒了主意。

「真沒想到這種泳衣是這樣子。」馬偉歉疚地說,「這樣吧,我游回去拿件衣服來,你們在這兒等著。」說完向海邊跑去。

「你快點回來!」梅穎囑咐著。

「知道了。」馬偉縱身跳進大海。

小島上只剩下梅穎和傅凱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梅穎先說話了,「你……你偷看我。」她已經羞得滿面通紅。

「我……」傅凱不知如何回答,「對不起,你太美了。我忍不住就……」

梅穎敢不再說話,只盼馬偉快點回來。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過去了,馬偉仍然沒有回來。夕陽西下,海風吹來,讓人感到絲絲涼意。

梅穎打了個噴嚏,雙手抱住肩膀。她已經渾身冰涼,更難堪的是一股尿意襲來。

「小梅。」傅凱說話了,「剛才馬偉說那邊有個山洞。我們不如到那邊去。」

梅穎想了想,也只好這樣了。

傅凱在前,梅穎手捂屁股在後,向山洞走去。傅凱始終沒有回頭,這讓梅穎心裡充滿感激。

兩人來到山洞前,傅凱先鑽了進去。過了一會兒,梅穎聽傅凱叫道,「小梅,進來吧!」就雙手抱在胸前,跟了進去。

山洞不大,有兩米見方,卻有五六米高,洞頂黑漆漆的。夕陽下可以看清地上鋪滿雜草,看來有人來過。

「大概有遊客在這裡住過。」傅凱說,他手裡還拿了一個塑料袋,裡面有香煙、火機和吃剩的一些小食品。

「你……」梅穎背靠石壁不好意思地說,「先出去一下好不好?」

傅凱一笑,明白她要做什麼了,閃身走了出去。

梅穎長出一口氣,尿意更急。她四下看了看,走到最裡面,又犯了愁:泳衣很緊,怎麼尿呢?實在憋得難受,她一狠心,拉開拉鏈將泳衣脫了下來……

傅凱沒有走遠,就站在洞口,他聽到了梅穎撒尿的聲音,自己也有了尿意。他只穿著一件泳褲,十分方便,向牆邊站了站,將泳褲褪到膝下,拿著陽具,一股熱流噴射而出……

「啊!」梅穎一聲尖叫,傅凱剛尿了一半還未明白過來,就見梅穎赤條條地衝出山洞。她撲上來雙手抱住傅凱的脖子,雙腿躍起夾住他的腰,嘴裡叫著「蛇,有蛇!!!」

傅凱的尿噴了梅穎一身,趕忙忍住,雙手也抱住梅穎。

梅穎驚魂未定,沒有發覺兩人都赤裸著,伏在傅凱肩上嗚嗚地哭了起來。傅凱鎮定自若,輕拍著梅穎的後背,他感到自己的陽具豎了起來,甚至頂倒梅穎的蜜穴上。她的蜜穴上還沾著傅凱噴出的尿。

傅凱的雙手托在梅穎柔軟的臀部,就這樣抱著梅穎挪進了山洞。

洞中沒有蛇,只有一條長籐從洞頂掛著,左右搖擺。

傅凱沒有說話,就這樣抱著梅穎。他感覺到梅穎的雙乳緊貼在自己的寬闊的胸脯上,自己的陽具已經接觸到她的小穴洞口,忍不住臀部一挺,將龜頭插進梅穎蜜穴。

梅穎「啊」的一聲驚呼,這才發現兩人都赤裸著,而傅凱地陽具正要向自己的下體插入。

「你幹什麼?!」梅穎驚叫,奮力掙扎,想從傅凱身上下來。

傅凱已經控制不住,他想得到這個女人很久了,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於是,雙手死死抱住梅穎,臀部用力將陽具強行插了進去。

梅穎感到下體一陣劇痛,眼淚都流了下來,拚死掙扎,兩人雙雙倒在地上。傅凱立即將嘴吻上梅穎的雙唇,舌尖撬開她的牙齒,允吸著她地香舌,雙手開始撫摸她的胸部。

梅穎只掙扎了幾分鐘就嬌喘連連了。她是個年輕的女人,受不了傅凱的挑逗。她下體的疼痛越來越小,麻癢的感覺遠遠襲來。她逐漸忘記自己是馬岷的妻子,開始配合著教練的動作。傅凱讓她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性愛,這與那個年老的馬岷決不一樣。她的蜜穴泛出滾滾蜜汁,緊緊包住教練的陽具。她的雙臂摟住教練的脖子,雙腿夾住教練的腰……

三周後,蝶泳隊回到市內。

馬偉半夜醒來,他偷偷起床,看了看熟睡的妻子,走出臥室。

馬偉將一盤錄像帶打開,畫面出現一個山洞。這是三周前他精心拍攝的。那天,他早就游回小島,爬上洞頂,支上早已準備好的攝像機,等待兩個進入圈套的人。他知道,兩個乾柴烈火的人忍不住。

畫面出現梅穎的雪白裸體。馬偉動了動。這盤錄像本來是要交給父親的,他希望父親拋棄這個年輕的女人,把自己的生母接回來。他一直認為,是梅穎毀了自己原本幸福的家,讓父親拋棄了結髮妻子。但馬偉看過錄像之後,改變了主意,自己留下了錄像帶。

錄像帶繼續播放著,梅穎的肉體是那麼完美無瑕,足以讓任何男人動心,她在傅凱身下扭動著蛇一樣的腰肢,嘴裡發出銷魂的呻吟。馬偉把手伸進內褲,上下擼動著陽具,「哦!」他發出愉快的呻吟,一洩如注……

最近三周對梅穎來說是人生最快樂的,因為她品嚐到了人生最大的樂趣。她每天都在傅凱帶領下,到小島上單獨訓練。當然,每次都要到山洞去「快樂」一下。自從回來後,馬岷天天來蝶泳隊視察,這種機會就沒有了。梅穎十分煩惱,更讓她煩惱的是,她收到一盤錄像帶,一盤讓她羞愧和恐懼的錄像帶。她猜到是誰幹的,她想把錄像帶要回來。

馬偉在屋裡等梅穎,他接到梅穎的電話就笑了,這個女人不笨,知道是自己錄的。他在茶杯裡放了一點藥,這是一種讓人銷魂的藥。

梅穎來了,她一臉憂慮,有些憔悴,進門就說,「偉偉,我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嗎?」

馬偉關好門,插上。

「梅姐。」他一直這樣稱呼梅穎,儘管梅穎是他後母,年齡還比他小。「我不知道你說什麼?」他裝出無辜的樣子。

馬偉的神態讓梅穎噁心,但梅穎還是客氣地說,「希望你把錄像帶都給我,我知道你有好幾盤。」

「什麼錄像帶?」馬偉故作鎮靜,給梅穎到了一杯茶,「先喝點水。」

梅穎端起茶,喝了一口,「明人不做暗事,你……在山洞裡拍的。」又喝了口水。

馬偉臉上露出笑意,「哦,那件事。我只是和你們開個玩笑,會給你的,你放心。」

梅穎心裡稍安,「你還給我,我就和你父親離婚,你可以把你母親接回來。我知道你一直為這件事恨我,不要怪我,我那時不懂事,你父親天天給我打電話,我就被他感動了,糊里糊塗地嫁給了他。」

馬偉心中一動,看來這個女人喜歡上傅凱了。

「你……」梅穎突然說,「你屋裡這麼熱!」

「是嗎?」馬偉說。

「熱得人頭暈。」梅穎說。

「脫掉上衣就不熱了。」馬偉站起來,幫梅穎解上衣的扣子。

「不,不要。」梅穎拒絕著,但上衣還是被馬偉輕易地脫下來,露出紅色胸罩和雪白的肌膚。

「還熱不熱?」馬偉問。

「嗚……」梅穎無力地說。

「把褲子也脫掉吧!」馬偉笑著說。

「不。」梅穎伸出雙手想推開馬偉,但馬偉把她抱了起來,解著她的腰帶。梅穎意識到馬偉的意圖,想掙扎但一點力氣也沒有,只得任憑他脫掉自己的牛仔褲。

馬偉抱起梅穎,「到床上躺一會兒吧。」向裡屋走去。

梅穎的意識是清醒的,心中充滿恐懼,但四肢無力。她被馬偉抱到床上,眼看著他脫掉自己的胸罩和內褲。

馬偉看著赤裸的梅穎,口中發出「嘖嘖」讚歎,「真是美妙,美妙。怪不得老爺子那麼喜歡,傅凱那麼神魂顛倒。」

梅穎的眼睛裡流下痛苦的淚水,她沒想到馬偉會這樣做,「我是你什麼人?」她問,「我是你父親的妻子呢!」

「是嗎?」馬偉說,「你又是傅凱什麼人?在山洞裡,你想到我父親嗎?」

梅穎無話可說,只得慨歎自己命苦,自己的處女之身給了他父親,沒想到還要被兒子強姦。

馬偉飛快地脫光自己,騎了上去……

梅穎睜大雙眼,看著身上這個卑鄙的男人。他賣力地上下忙活著,嘴裡發出快樂地叫聲。

「你別射到裡面!」梅穎突然意識到,「今天不是安全期,你會讓我懷孕的。」

馬偉不管那些,繼續抽動著。

梅穎更害怕,「我是你父親的妻子!你別射到裡面。」馬岷年齡大了,已經不能讓梅穎懷孕,假如梅穎懷了孕,必然要鬧個天翻地覆。

馬偉也意識到這一點,停止了動作,命令道,「張開嘴!」

梅穎知道他要幹什麼,心裡一陣噁心。「你敢……你敢伸進來,我……我就給你咬斷。」她威脅到。

馬偉也怕她真咬,不敢將陽具插到她嘴裡,就雙手捧起她的雙乳,將陽具夾在裡面抽插。精液很快沾滿梅穎的乳房,馬偉感到異樣的快感,下身一鬆,一股濃精激射而出,噴了梅穎一臉……

梅穎最終沒有離婚,馬偉的錄像帶始終控制著她,她終生成了馬家父子兩人的玩物。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把清純的曹敏莉干到欲仙欲死
和網絡女孩做愛
暗夜中出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玲,你已睡了?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