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兄弟換妻

家仁和家義是一對親兄弟,二人正在各自的家中干著女人,可是干的卻不是自己的老婆。

家仁是大哥,三十三歲,此時正抱著家義的老婆張小美的細腰,肉棒正不停地在她的嫩旁里抽送著。小美今年才二十二歲,長得細腰豐臀,此時正兩手扶著床,叉開雙腿,翹著雪白的大屁股,家仁站在小美的屁股後面,肉棒從小美的的屁股下面捅進去,在嫩噪里進進出出。

小美興奮地呻吟道︰「大哥,你的雞巴好粗啊!操得我好舒服。」一面說,一面不停地向後聳動屁股。

家仁雙手從小美的兩側胯骨繞過去,一只手抓捏著小美的乳房,另一只手揪著小美的陰毛,說︰「怎麼樣,我的雞巴粗吧?是不是比家義的粗?操起來是不是很舒服?」

小美仰著頭,閉著眼,嘴里不斷哼哼著說︰「真粗,把人家的小貓咪塞得滿滿的,這可比家義的雞巴好多了!」

家仁一面向前挺動,一面說︰「小美,你的小肉穴好緊啊!夾得我的雞巴麻酥酥的。」

小美回答道︰「那是大哥的雞巴太粗了,真有點兒受不了!」

一會工夫,兩個都氣喘噓噓了。家仁此時瘋狂地抽送著,說︰「小美,我快射出來了。」小美也高聲叫道︰「我也不行了。」

只見二人飛快地抽動,操臣時那特有的「咕嘰、咕嘰」的聲音越來越響,家仁又抽插了幾下,猛地全身一抖,陰睫內涌了一股股的白漿,全部打在了小美的花心處,小美也哆嗦了幾下,雙腿一陣抖動,子宮深處流出了一些陰精。此時小美再也站立不穩,向前面的床上趴去,家仁也跟著趴在小美的背上,大雞巴仍然插在小美的肉洞里,二人一動不動。

好一會兒,只見家仁的雞巴已變小變軟,從小美的小肉洞里脫落出來,小美的兩片小陰唇因充血變得肥大,充血雖然褪了一些,但仍呈紫紅色。小肉洞在小美的年齡來說,應該是閉合的,可是小美的肉洞卻是略略張開的,可能是家仁的雞巴太粗的緣故,此時正從張開有小手指粗細的小肉洞內向外流著白色的精液,順著雪白的大腿流去。

家仁把手伸過去,揉著小美的豐乳,說︰「小美,你說你老公和你大嫂現在能不能干完呢?」

小美回答道︰「我看肯定沒完事,我大嫂身體那麼豐滿,性情又那麼騷,我要是男人,我也想干干她的肉仳。對啦!大哥,你是喜歡操我呢,還是喜歡操我大嫂?」

家仁忙說︰「當然喜歡你啦!你年輕,漂亮,身材又好,小啾沐嫩又緊,我恨不得天天操你才好呢!」

小美說︰「那人家的小肉穴可等著你來操啦!」

***    ***    ***    ***

家義此時正抱著家仁的老婆,也就是自己的大嫂王琳。家義平躺在床上,王琳騎在家義的身上,二人正劌用69式互相舔著對方的陰部。

家義今年二十五歲,小伙子長得挺帥。王琳今年三十二歲,長得也挺美,就是微微胖一些,是三思公司財務部的經理。

王琳此時雙腿跪在家義的臉上,包子似的陰部正對著家義的嘴,家義左手揉著王琳左側的肥嫩雪白的屁股,右手玩弄著王琳濃密的陰毛,說︰「大嫂,你的陰毛好像比以前更多了。」王琳一邊吸著家義長長的肉棒,一邊說︰「還不是讓你們這些臭男人給操的!」

其實家義和家仁的肉棒各有千秋,大哥家仁的肉棒比較粗,但不是很長,而家義的肉棒卻細而長. 此時家義用手扒開大嫂王琳那二片紫黑色的陰唇,把手指頭伸進去亂捅,一會兒,王琳的大肉洞里就變得濕漉漉,一滴粘液拖著長長的細絲從肉洞口滴落下來,家義忙張開嘴接住。

王琳呻吟道︰「二弟,你不是最喜歡吃大嫂的旁?怎麼還不吃?」說著把大肉仳巰命地壓向家義的嘴。

家義張開嘴,把兩片陰唇全部包在嘴里吸吮著,說︰「阿琳,你的旁玄的味道比小美的濃多了,太好吃了!」

王琳說道︰「你大哥每次吃人家題的時候,總是說人家的旁誣一股騷味,二弟,你說人家的的旁真的很騷嗎?我可是每天都洗的。」

家義笑道︰「其實,每個女人的旁玄都有騷味,只是你的比別人的味道濃一些,而且不光是騷味,還有一點兒和酸,還有別人劌里沒有的一種特殊味道。

大嫂,我這個人就是喜歡吃女人的旁,而且最喜歡味道濃一點的。有一次小美出差,好幾天都沒洗澡,回來後我就吃她的旁,味道可真爽。」

此時王琳已欲火高漲,說︰「好二弟,別再吃了,快點操人家吧,我挺不住了!」說著爬起來仰躺在床上,兩條大腿向兩側大大張開,家義用手扶著長長的肉棒,對準肉洞,「噗哧」一聲就插了進去,開始快速抽動起來。

王琳一邊扶著家義的腰幫一把力,一邊享受著快感,媚聲說道︰「二弟,我就喜歡你的雞巴,長長的,插進人家的旁玄舒服極了,尤其是龜頭每次都能頂到人家的花心上。不像你大哥,每次干人家的時候都要在人家的屁股底下墊一個枕頭才能踫到人家的穴眼。」

家義笑道︰「那你就多來幾次,讓我多操幾次唄!」

王琳雙手抓著家義的腰大聲道︰「二弟,使勁操,再使勁,把大雞巴都插到小妹的穴眼里……再快點……哎喲!舒服死了……」

一時間,屋里只有「噗哧、噗哧」的操麻聲音,王琳不時地把大屁股抬起來去迎合家義的抽插,叫道︰「啊!死鬼,你的雞巴太長了,都插進人家的子宮里去了……哎喲!我不行了,我要泄精了……快活死我了……」

這時家義也使勁地抽插了幾下,用大雞巴頭頂住子宮口,一陣抖動,射出了精液。

(二)母女共夫

星期六,小美的媽媽淑芬正在廚房里炒菜。淑芬今年45歲,是某大學的副教授,知識女性懂得保養自己,每天都堅持做鍛煉和美容,因此身段和容貌都很好,看上去也就在三十七、八歲差不多,只是屁股看上去略微有些肥大,但更增加了她的性感。

因為淑芬夫婦就小美這麼一個女兒,因此每個休息日,小美夫妻都要回來看望父母。

家義來到廚房,用力吸了吸鼻子,大聲說︰「好香,媽,你在做什麼?」嘴上說著,手卻悄悄地伸到淑芬那肥嫩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淑芬嬌嗔地扭動了一下身子,大聲說︰「你和小美一樣是一個小饞貓,鍋里食魚. 」說著悄悄扭頭看了看坐在沙發上正看著報紙的老公,低聲說道︰「明天你爸爸出差,你們回來住吧!」

家義把已經隆起的肉棒頂在淑芬的肥臀上蹭了幾下,又用手在淑芬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才回到客廳.

淑芬被家義摸得小穴里癢癢的,肉洞內已經濕潤。其實在家義和小美還沒結婚時,淑芬就已經被長得很帥的家義給上過了,淑芬一來覺得家義年輕身體好、做愛的時間長,二來也對家義長長的雞巴特別喜愛。家義也覺得丈母娘表面上很端莊,可骨子里卻騷浪得很,尤其是那多肉肥美的旁,無論是吃起來還是插進去都舒服。

家義和自己媽媽之間的秘密小美也知道,可她並不介意,反而一想起來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媽媽亂倫就不自覺地興奮,反正也都不是外人,自己媽媽的便宜讓自己老公給掩,這也叫肥水不入外人田嘛!

第二天,小美的爸爸出差了,淑芬特意打扮了一下自己,等待夜晚的到來。

晚飯後,家義和小美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淑芬整理好家務,也坐在沙發上,家義一把摟過淑芬,手伸進了衣襟里,撫弄著淑芬肥碩的乳房,說︰「媽,這麼多天想沒想我?」

淑芬扭動著身體,嬌嗔道︰「不來了,你總是當著小美的面兒欺侮人家。」

家義把岳母抱放在自己的雙腿上,一只手仍揉捏著淑芬的雙乳,另一只手伸進了岳母的短裙里,隔著內褲輕揉著兩片大陰唇,一會兒,小內褲就濕透了。

家義對小美說︰「小美,你看媽多騷,出了這麼多水。」

小美笑嘻嘻地也在淑芬的肥胖的大上摸了一把說︰「媽,是不是我爸好多天沒操你了?你才騷浪成這個樣子。今天讓家義好好操一操你吧!」

淑芬呻吟道︰「你們兩個小鬼頭就會折磨媽,我們快到床上吧!」

三人互相摟抱著來到淑芬的大床上,各自快速脫著衣服。家義望著兩具白白的身體說︰「快,我要吃肉汁。」小美和淑芬異口同聲地說︰「又要吃我倆的肉汁啊?」家義分別在兩個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說︰「我給你倆先來個熱身,誰要是表現不好,我一會兒就少操她幾下。」

小美和淑芬不情願地並排跪在床上,各自翹起雪白的粉臀。只見小美的屁股小而圓,兩片陰唇薄薄的,屁眼小小的,陰唇和小屁眼都呈粉紅色;而淑芬的陰唇較厚,屁眼也較大,陰唇和屁眼都呈黑褐色,一看就知道被人操過多次。

家義分別在小美的小嫩噪和淑芬的大肥上吸吮了一陣,說︰「好久沒吃媽的大騷俜了,味道好極了。」說著又把嘴貼在淑芬的肥旁上。

淑芬也呻吟道︰「啊……好兒子,把媽的旁舔得美死了,媽的大已經很長時間沒被人這麼舔了,又流出來了……」說著,一股粘糊糊的浪水涌了出來。

小美催促道︰「好家義,快點操人家一下吧,人家題玄癢得好難受啊!」

家義說︰「可是我還沒吃完媽的淫穴呢!」

小美央求道︰「好老公,你先給人家止止癢,再慢慢地舔嘛!」

家義極不情願地放開淑芬的身體,仰躺在床上,說︰「你自己來吧!」小美爬上床,騎在家義的身上,用手扶著家義已經勃起的肉棒,塞進了自己的小肉洞中開始套動起來,「噗哧、噗哧」之聲不絕於耳。

淑芬也爬上床,騎在家義的頭上,使自己的陰部正對著家義的嘴,慢慢坐了下去。小美套動了一陣子,淫聲浪語也就出來了︰「好老公,你的雞巴真是又粗又長,捅得人家題玄得勁極了。」

家義這時只覺得肉棒上傳來陣陣快感,不自覺地雙手抱緊了淑芬的大屁股,伸舌在丈母娘的黑紅色的屁眼上舔了幾下,又使勁地吸吮了幾口,吸得淑芬渾身直抖才放開淑芬。

家義爬起來把小美按在床上,雙腿向兩側大大分開,用紅紅的大雞巴頭對準小美的旁祥處,一挺腰,「噗哧」一聲就齊根插進去了,問道︰「小騷貨,舒服嗎?」

小美一邊扭動小屁股迎合抽插,一邊說︰「好家義,你可真會操,操得人家題玄漲漲的,像有小蟲在爬。」

好一會兒,小美已經泄了三次陰精,家義這時也覺得快感連連,雙手用力抓住小美的小細腰,肉棒在充血的小肉洞中飛快地進出,家義邊操邊道︰「哎喲,來了,射精了……」說著又猛地操了小美幾下,就趴在小美身上一動不動了。

小美只覺得家義的雞巴在肉洞里一挺一挺,一股一股的精液都打在自己的子宮口上,身子一抖,暈了過去,癱在那也一動不動了。

淑芬推著家義從小美的身上翻下來,家義仰躺在床上,雞巴已經縮小。淑芬一手揉著自己的陰唇,一手分開小美的雙腿,打量著女兒那略有紅腫的陰部,說道︰「死家義,這麼使勁,把我女兒的陰唇都給操腫了,干人家的時候怎麼不見這麼賣力!」說著趴在小美的兩腿間,張嘴含住了女兒的陰唇,吸吮了起來。

由於剛才家義在小美的穴里射了很多的精液,所以小美的陰道口盡是流出來的家義的精液,淑芬將嘴湊上去,伸出舌頭,探到小美的陰道口,在自己女兒的穴口舔了起來,將女兒陰道里流出來的淫湯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家義躺在那兒望著淑芬笑道︰「好吃嗎?」淑芬咂咂嘴,說道︰「好吃!」

家義說︰「那你也舔舔我的吧?」

淑芬又爬到了家義的身邊,用嘴含住家義的雞巴吸吮了起來。一會兒,家義的雞巴又站立起來,家義讓淑芬跪在床上,大屁股高高翹起,家義跪在淑芬屁股後面,用手扶著長長的雞巴對準淑芬的肉穴口插了進去抽動起來。

淑芬身子被家義操得一聳一聳的,嘴里哼哼嘰嘰的喊道︰「哎呦!太舒服了……好哥哥……使勁操……把妹妹的穴操得舒舒服服的……再使點勁,把雞巴往妹妹的陰道深處捅。」

家義用手在淑芬右側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說︰「好芬妹,你也夾得我好緊. 」

這時小美也醒了過來,學著家義的聲音說︰「好芬妹,好肉麻喲!」淑芬一听小美這麼一說,粉臉一紅.

家義對小美說︰「不叫芬妹叫什麼?沒準你爸爸操你媽媽時也這麼叫呢!」

小美扭頭對媽媽說︰「媽,爸爸操你的時候也這麼叫麼?」淑芬臉更紅了,忸怩說道︰「羞人答答的,這種事怎麼好說. 」

家義一听淑芬不願說,就抱住淑芬的屁股使勁向前頂了幾下,說︰「你說不說?」說著又使勁頂了幾下,頂得淑芬張著嘴直喘粗氣,呻吟道︰「好人……輕一點兒……人家說還不行嗎?你爸爸每次同人家做愛時,都叫人家小芬。」

家義不再說話,只是使勁操著淑芬,二人之間發出操穴時那特有的「噗哧、噗哧」的聲音,淑芬也使勁地向後聳動屁股,使肉棒進入得更深。

家義邊操著淑芬,一邊對小美說︰「小美,你看你媽現在騷不騷?」小美笑著爬過去,一手揉搓著母親的兩個大乳房,一手揉搓著母親的陰戶道︰「老公,你輕點操媽,你看你的大雞巴那麼長,那麼粗,別把媽的旁操壞了,操壞了你就沒什麼操了。」

家義說︰「還有你的小嫩噪可以操嘛!」小美說︰「那我爸可就沒什麼操了嗎?」家義笑道︰「你媽的大肥都讓人操了二十多年了,還能操壞?」

淑芬哼哼道︰「你們兩個就會笑話媽,我哪有你們說的那麼騷. 」

小美舉起手掌說︰「家義,你看我媽都流了這麼多的淫液,弄得我一手都是水。」說著攤開手掌,果然手掌中濕乎乎的,家義笑道︰「小美,那是你媽太騷了。」說著使勁操了淑芬兩下,問道︰「媽,你說是不是?」

淑芬被家義操得往前聳了兩下,神智已有些不清,哼嘰道︰「哎呦,是……

是……我太騷了。哎呦!舒服死了我了……好哥哥……再使點勁操……」邊說邊將屁股向後猛頂。

家義也覺得快感來臨,將自己的大雞巴死命地往淑芬的穴里操著。兩人狂操了半天,只見家義抱著淑芬的腰將屁股猛聳了兩下,便趴在淑芬的背上不動了。

淑芬只覺家義的陰睫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陰道深處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自己同時也不禁渾身顫抖,快感傳遍全身,只覺穴口一開,陰精狂泄而出。兩人不約而同地叫了一聲,雙雙癱倒在床上,氣喘噓噓地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二人歇了半天,才漸漸喘勻了氣。三人躺在床上,小美對淑芬說︰「媽,你今天的模樣好騷啊!」淑芬俏臉一紅說︰「還不是讓你老公給操的,媽的便宜都讓你老公給卮了。」家義笑著說︰「我看你們娘倆都夠騷的了。」

淑芬白了家義一眼說︰「我們娘倆要是不騷,你能操上嗎?還說風涼話。」

家義忙說︰「芬妹你別生氣,以後小美做我的大老婆,你就做我的小老婆。」說著把手伸到淑芬的兩腿中間,用手在淑芬的大肉穴中捅了幾下,手指上已經沾滿了淫水,再把手指向下摸到了淑芬的屁眼上,淑芬騷浪地打了家義胸口一下說︰「美得你。」

小美說︰「那我爸怎麼辦?」家義說︰「那你爸做媽的大老公,我做媽的小老公,兩個老公一起操你媽的肉穴。」

淑芬急忙說道︰「要死了,我們之間的事不能讓你爸知道。」家義邊用手揉著淑芬的屁眼邊笑了笑說︰「我知道了。對了,媽,你屁眼是不是好多天沒讓人操啦?明天讓我操一下吧!」說著手指頭已經插進了淑芬的屁眼里︰「你喜不喜歡粗一點的雞巴?哪天我介紹我哥給你認識好不好?我哥的雞巴比我還粗,我們哥倆一個操你的大肉仳,一個操你的小屁眼,好不好?」

小美也說︰「媽,是真的,他哥的雞巴可粗了,上次插得人家舒服死了。」

淑芬紅著臉說︰「那種羞人的事情怎麼做呢?」

(三)姐妹同樂

王琳的爸爸王大毫和她弟弟王剛正在一座別墅內,王大毫是維思特公司的總裁,今年55歲,長得很高大,身體狀態仍很好,只是下腹有些肥胖。王剛今年28歲,長得很帥。

王大毫對王剛說︰「小剛啊,最近你媳婦說你總是操她的屁眼,已經很長時間沒操她前面的肉洞了,害得她最近幾天跟個妓女一樣,天天來找我操她的小嫩噪。你知道,爸的年紀大了,不像你們年輕人,怎麼能天天操你老婆呢?你以後要多操一操你老婆的旁,別淨操屁眼了。」

王剛說︰「爸,你不知道,我媳婦那騷貨雖然長得很漂亮,但她的旁已被好多人操過,已經很松了,不像她的屁眼那麼緊,操起來舒服。對了,爸,我們什麼時候再一起操她一次好不好?她最喜歡同時被人干她的小肉仳和小屁眼了。」

王大毫說︰「你媳婦也夠騷的了,明天怎麼樣?」王剛說︰「那就這麼定下來吧,今天我告訴她準備一下,準樂死她了。」

王大毫說︰「怎麼文文和芳芳還沒來?」正說著,開門進來了兩個少女,年紀在十八、九歲,帶著一股青春氣息,二人長得都很漂亮,牛仔褲把滾圓的屁股兜得緊繃繃的。

二人是一對親姐妹,大一點兒的是姐姐,今年十九歲,叫孫曉文。小的是妹妹,今年十八歲,叫孫曉芳。二人的家在一個偏僻的鄉村,父母親5年前在一次車禍中不幸去世,王大毫在報紙上看到姐妹的情況後,主動地把姐妹接來,承擔起撫養姐妹的義務,提供二人的衣食住行及上學的費用。

起初,王大毫還真是以奉獻愛心的想法,可是隨著姐妹的成長發育,二人越來越漂亮,終於在2年前的一天,王大毫找了個機會,操了姐妹二人。沒想到的是,姐妹遠比想像的騷,以後竟然主動要求操穴,最後連王剛都被她們勾引過去了。

王大毫看到姐妹二人,忙走過去,拉住了姐姐文文,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手伸進了文文的內衣中,摸到了那已經發育成熟的乳房,在上面一陣揉搓,揉得文文嘴里直哼哼。那邊芳芳也直接撲到王剛的懷里,說道︰「好哥,好幾天沒見面,人家都想你了。」

王剛則把手放在芳芳的小屁股上撫摸著,說道︰「你不是想我吧?是想我的大雞巴吧?」芳芳在王剛的懷里扭了幾下,說︰「那還不是一樣嗎?」

這時王大毫和文文已經互相脫光了衣服,王大毫將乾女兒文文的兩個乳頭揉搓得像兩顆葡萄似的堅硬起來後,又把她推倒在床上,一俯身,伸出舌頭在小文的陰戶上舔了起來。小文舒服得哼哼唧唧的嚷道︰「哎喲……親爸呀,你的舌頭舔得女兒的小嫩穴好癢,癢死我了……啊……好舒服,把我的騷穴都舔出淫水來了!」

那邊小芳也把王剛的大雞巴從褲子里拿了出來,含在嘴里. 王大毫舔了一陣兒,小文哼唧道︰「親爸呀,別舔女兒的騷穴了,不如快點操女兒吧,女兒的小嫩穴都癢死了!」

王大毫看著大腿向兩側用力分開的小文,只見她的兩片粉紅色的陰唇已經向兩旁張開,那只有小手指粗細的小肉洞正向外吐著淫水,笑著說︰「小騷貨,你看你的肉洞現在變得這麼大,已經不是小嫩穴了,而是大騷俜了。」說著用手扶著黑黑的老肉棒,在小文的陰道口磨了兩磨,「噗嗤」一聲,就把粗大的陰睫藉著小文分泌出的淫水齊根操進小文的穴里.

小文一咧嘴,滿足地哼了一聲,王大毫就前後晃動屁股,把大雞巴在比自己女兒年齡還小的小文的嫩穴里來回抽插起來。

小文被王大毫的大雞巴頂得一聳一聳的,呻吟道︰「好粗的大雞巴呀……乾爹,使勁操女兒的穴……哎喲……爽死女兒了!」

王大毫一邊用手在小文的肉穴口沾了一下淫汁抹在小文粉紅色的乳頭上,一邊說︰「小騷穴真緊哪,水也比以前多了。」小文哼道︰「水多還不是被你們父子兩人給操的!」

王大毫賣力地干著小文,說︰「小文,我昨天到學校找你時,和你手拉手的那個男的是誰?」小文臉一紅說︰「是人家同學啦!」王大毫問道︰「同學就可以手拉手啊?小騷貨,你說不說!」說著使勁用肉棒在小文的陰道里捅了幾下,每次都捅到了小文的子宮口上,頂得小文「啊啊」直叫說︰「輕點兒……好人,我說,他是人家的男朋友。」

王大毫扭頭對王剛說︰「小剛,你看這個小騷俜經有男朋友了。」王剛這時已經讓小芳跪在地毯上,屁股高高翹起來,正從後面你鑰「隔山取火」的姿勢在干著小芳。听到王大毫說的話,說道︰「爸,你可得很很地操操這個小騷貨,平時有我們兩個人干她還不夠,還要再找男人。」

王大毫听王剛說完,雙手抱住小文的細腰,大雞巴用力地抽插,每一下都那麼重,又那麼很,只听見陰部和小文的屁股「啪啪」的撞擊聲,每頂一下,小文的身體都猛地一顫。

小文被頂得不住求饒,說︰「好人……人家受不了……你的大雞巴把人家的肉洞頂穿了,求你輕一些吧,人家再也不敢和別的男人來往了……啊……別把人家的小嫩噪給操爛了。」

王大毫動作輕了一些說︰「你和他上過幾次床?」小文粉臉一紅,回答道︰「也就五、六次。其實他的雞巴沒有你倆的大,不過人家有時候讒了,只好讓他操一操解解讒嘛!」說著全身一抖,一股陰精自子宮里噴了出來,燙得大毫也全身一顫,精液幾乎就要射出來,好在他經驗老到,猛地一咬舌尖,把射精的意念給淡化了。

大毫抽出了肉棒,對王剛說道︰「小剛,咱們兩個換一換,讓她倆壓一饉輪奸的滋味。你來操文文,我去操操小芳,已經很長時間沒操小芳的嫩旁了。」

王剛說︰「行!來吧。」說著便走過來把小文放在地上,挽起小文的兩條大腿,跪在小文的兩腿中間一躬腰,便把粗大的陰睫插了進去,捅了起來。大毫則讓小芳站在王剛的身後,雙手扶著王剛的腰,兩腿分開,屁股翹起,大毫站在小芳身後,從小芳的屁股下面把大肉棒捅進了小芳的小肉洞中,抽插起來。

四個人互相連在一起,一個人動,其它人也跟著動。小芳被大毫操得乳房漲得跟小饅頭一樣,兩片陰唇也因為充血而變得又硬又紅,嘴里胡亂叫著︰「哎喲……乾爹……你操死人家了……操得妹妹的小肉洞好舒服啊!以後你天天來操我吧!我嫁給你好不好?」

小剛一面操著不停發抖的小文,一邊說︰「你這個小騷芳,你要嫁給我爸,那不成我媽了嗎?那我不就得天天和我媽做愛了嗎?」說著把怨氣全部發泄在姐姐小文身上。大肉棒很打猛刺,一會兒小文就泄出了第二次陰精,連續泄了二次陰精的小文身體像散了一樣,躺在那兒一動也不能動。

王剛還沒射精,回頭對大毫說︰「爸,咱們倆一起干小芳吧?」大毫笑道︰「好啊!」說著,主動躺在地上,小芳則不情願地說︰「又要同時插人家的兩個洞,上次干人家屁眼那麼用力,回去每次大便的時候都痛呢!」說著騎跨在大毫身上,用手扒開自己的兩片已略有紅腫的陰唇,對著大毫的大雞巴坐了下去,把大毫的大雞巴整個吞進去後,開始套動起來。

大毫則在小芳的乳頭上捏了一下說︰「小芳的肉洞挺緊的,比你姐的強。別看小芳的年齡小,屁股也不大,可這個大肉洞不小啊,能把我的雞巴全部吃進去啊!」小芳則扭動身子說︰「你的雞巴也好大啊!撐得人家里面漲漲的。」

王剛這時從小文已經松弛的藐中抽出了肉棒,上面沾滿了粘液,走到小芳的身後,半跪在那兒,對著小芳的屁眼,說︰「小芳,使點勁。」小芳一使勁,小屁眼就張開了一個小洞,王剛把大雞巴對著小洞慢慢插了進去,小芳則不停地哼哼道︰「太大了,人家里面好漲啊……」

王剛一面抽動,一面說︰「小芳,你的屁眼好緊哪,讓男朋友操過沒有?」

小芳此時也正在興頭上,不停地向後聳動小而圓的屁股說︰「人家哪有男朋友,人家就被你們兩個操過……啊……使點勁……再操得深一些……對,就這樣……

別停……」只見隨著王剛的大雞巴一抽一送,小芳的小屁眼也一張一合,張開的時候可以看見肛門里粉紅色的粘膜。

父子二人拚命地抽送,一會兒,小芳只覺得小啾和屁眼里快感連連,欲仙欲死,口中叫道︰「快,再快一點兒!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全身一陣顫抖,小嫩噪和小屁眼內的肌肉一陣抽動,陰精噴射而出。大毫和王剛被小芳的肌肉一夾,也都射出了白白的精液,全部都打在了小穴和屁眼的肉壁上。

四人都躺在地上睡去,醒過來之後,父子倆仍不免又同時操了小文的肉仳和屁眼。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